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1005章 人妖有别






  

  发现木哥在看着自己笑,兰澜马上转移话题:“对了,你一大早去了哪里?怎么不叫我?”

  “叫、叫你多难为情——”木哥嘿嘿道,兰澜又瞪了他一眼,听他继续说:“当然是帮你打水了。”

  “打水?做什么?”兰澜感到腿下有些发酸,直了直身子。

  “您说呢——”木哥偷偷的瞄了瞄兰澜的身体,她光洁的皮肤上好像镀了一层羊脂,细腻白皙,微微散着的光晕,看得木哥猛猛的咽了几口唾沫。

  兰澜这才想起此刻自己的身子还光着,惊呼道:“你、你——”,手一挥,一层水雾就绕在了她的身上,木哥苦叹道:“我本来还想打些水,让你好好洗洗呢,却忘了咱们女王大人洗澡向来不用麻烦别人——”他又挑了挑眉毛,“女王陛下,需要搓背么?”

  兰澜青着脸儿啐了木哥一口:“一夜之间,你们怎么变得这么油嘴滑舌?”

  “你也说了,还不是都是那一夜之间…”木哥嘿嘿的笑,“你和我的关系改变了,再相处自然要有些情趣——锥子不是常说么,打情骂笑,恋人圣药!”

  “恋人?”兰澜愣了愣,“就像你的那些小恋人一样?”

  “嗯!嗯?我、我可没——”木哥忙解释。

  兰澜却微微一笑:“呵呵,别担心,不管你有多少小情人我都不会介意——因为,我才懒得去管你们人类那么多伤神的情事——”她眼睛一瞪木哥,脸色变得有些严肃,不过还是掩饰不住一丝娇羞:“昨晚…你是为了寻求大义。为了朋友解毒…为了兄弟两肋插刀…为了同伴舍身取义…为了——嗯…总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你救了我,我欠你一条人命。日后必定想办法回报…”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不愿意欠别人的人情——”木哥转身要往门外走,“我去找花王后。”

  “你、你找她干什么?”兰澜一愣。

  “找她要点儿那个什么‘难生难死散’,我给自己用用,也好让你也救我一次,咱们这不就两讫了——”木哥忍着笑说。“做兄弟不就该这样么,互相帮助,你来我往…”

  “你、你——”兰澜“你”了半天也再没吐出其他半个字,最后叹了一声,幽幽道:“木。你牙尖嘴利,我说不过你,不过我是从心底里往外感激你,如果不是你,我怕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我了…你我是兄弟也好,是朋友也罢,或者是…唉!总之现在我想不明白,也说不清楚…你也看到了。这几日我们水族内部大乱,外面又有强敌压阵,我、我真的是没有心思——”

  木哥用手指挡住了兰澜的嘴。面色渐渐变得沉静:“兰澜,想不通的就暂时放在那儿,说不清的就不要再耿耿于怀,等所有的事都了了,我们一起去想、一起去琢磨,肯定能参出一个道理。好啦。你先洗漱一下吧,换件漂亮点儿的衣服。等会我带你去瞧瞧热闹——”

  “热闹?”

  “呵呵,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木哥笑着转身。刚走了两步,就听兰澜在后面叫他:“木,你先等一下——”

  “嗯?怎么——”木哥的脸上露出了一副贱兮兮的表情,“女王大人是不是需要我搓背?”

  “去!”兰澜又娇嗤了一声,“别总没正经的,我想问问你昨晚…哎呀,你又色眯眯的,不是那件事儿——”她凤目翻动,白了木哥一眼,“昨晚,你不是已经走了么?怎么又赶了回来,难道看出我是故意激走你的?”

  “傻子看不出来——”木哥笑道,“咱们这一路上披荆斩棘、跋山涉水,共处的日子也不短了,就算没完全看透你,我对你的脾气秉性也了解了不少,你多次救助人类也就不多说了,单是对善恶的评判就绝不会像你这几日表现的这么肤浅,‘临渊宫’里危机重重,这或许是你回来前也没预料到的,而且你们‘澜王殿’的势力受到大创,各殿虎视眈眈的妖王终于找到了与你为难的机会,你自身尚且难保,又哪有精力保护我们,所以,气走我们就是你唯一能想到的办法…”木哥苦笑着摇头:“只不过兰澜,当局者迷,你这事儿办得太傻了。”

  兰澜的神情既激动又叹服,轻轻笑道:“呵呵,是啊,天下间又有几个能像木大师这么精明的——精明得都有些奸猾了。”她的手微微扬起,浑身上下的水雾突然一阵翻涌,皮肤上的汗渍和血渍就瞬间尽数被洗去,木哥从雾气的缝隙看到了白花花的几道儿,感觉小腹又有热血涌动,连忙把脸别到了一边,又听兰澜问道:“可就算你去而复归,又是如何破了我族宫门的呢?”

  木哥笑着从怀里取出一只发簪,在兰澜身前晃了晃:“靠它呀,你留在上面的气息可不浅,‘寻位定穴’是我们驱邪人的专长,位置找到了,剩下都就全都交给这件小东西了。”

  “难怪,我当时听说你只取走了这么一件‘酬金’,还难过了好半天呢——”兰澜笑道。

  “怎么,怕我太过痴情,无法自拔,只能睹物思人?”

  “不,心疼你拿走了我最心爱的东西。”兰澜“咯咯”笑道,美颜轻展,娇艳如花。

  “之后,我和锥子就避去阳气,潜伏在了‘临渊宫’里——”木哥回忆道,“先是去你的婚礼现场偷喝了几杯水酒,哦不,是他们的婚礼…”木哥见兰澜眉头微皱好像困惑不解,笑着继续往下说:“在那儿正好看到花女王酒醉回寝宫,我们便在半路拦截——当然没动手,锥子最近的‘催眠术’可是炉火纯青,先是迷倒了她的几个随从,随后趁着她半睡半醒就将之制住,哦,当然了,她也不愧是个妖王,就算醉了酒也是相当彪悍,如果不是锥子及时发现了她身上藏着的东西,我们恐怕还很难无声无息的得手。”

  “发现了什么东西?”

  “药丸、药水,以及各种药粉。”

  兰澜心中一动。

  “上面都标着名,幸好是古篆字,我们还认识一些,比如‘断肠烂肺丸’、‘噬脑化髓丹’、‘生肌续骨膏’…等等等等,锥子用‘催眠术’和她相抗,我就趁机布了一个小阵,花王后还要作困兽之斗,锥子就只好从她身上搜下了一包药粉,给她塞进了嘴里,然后…然后她就被制服了。”

  “什么药粉?”

  “难生难死散…”

  “……”兰澜。

  “随后,我们就赶到了莽括的洞房,当时,那个混蛋正要对你下手,锥子先用‘催眠术’控制住了他,但马上就被他警觉了,正要回击时,我就招出了那只小狐狸…那小家伙的媚术着实了得,终于,莽括在酒精、催.情药、催眠术和媚术的连番作用下,心智被彻底蒙住了,眼前看到的一切也只是幻觉,哦,也不全是幻觉…”

  兰澜感觉木哥马上就要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因为当时在那混蛋对面的,确实是个人,而、而且摸样长得还不错…”木哥苦笑一声,“不过,这、这可都是锥子想的损招,他说也是为了救人…”

  “啊?难、难道——”兰澜怔怔道,话还没说完,就听屋外一阵大乱,七吵八嚷的叫骂一片。

  木哥笑笑:“好戏来了——”

  木哥在屋外等了不到十秒钟,兰澜就已换了一身新衣裳推门而出,木哥知道,这个女妖王洗漱打扮、换装配饰的过程只不过在挥手之间,她之所以还耗费近十秒,该是因为那句话——女,为悦己者容。

  果然,兰澜今天穿的是一身淡蓝色的紧身裙,修长的大腿被纱裙紧紧包裹,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那惹火的身材差点儿让木哥鼻口窜血,他瞪大了眼睛打量面前的姑娘,喉结又变得有些干涩。

  “怎么,不好看?”兰澜斜眼瞄着木哥。

  “好、好看——”木哥猛地咽下一口唾沫,“兰、兰澜…”

  “干什么?”

  “我、我总感觉你体内的毒好像还没去干净——”木哥痴痴道,“要、要不,我再帮帮你?”

  “你、你——”兰澜狠狠的瞪了木哥一眼,转身往前走去。

  木哥在后面嘿嘿一阵贱笑,提步跟了上去…

  好戏。

  确实是好戏。

  木哥和兰澜到了那里的时候,“蟒王殿”的寝宫外已经围得是人山人海,各殿的大妖小妖,强怪弱怪几乎都聚到这里了,他们关注的是一个共同的目标——蟒王莽括的住所——这间临时布置起来的洞房门口还贴着两张巨大的喜字,依稀记述着昨夜的般般美好…

  木哥挤进人群就愣住了,因为他能清楚的听到屋里依旧不停不歇的传出娇喘和呻吟声,兰澜就站在他的身边,他红着脸偷偷的斜眼看了兰澜一眼,女妖王面无表情,淡淡的说:“不用自卑,人和妖终究是不太一样的。”(未完待续)

友书小说:
小友~酒莫贪杯,书莫贪欢。
注意用眼哦,休息一下眨眨眼吧!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