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119章 喜欢狗?






  

  叮———

  一声金铁交撞的脆响,子弹正打在牛七毛肩头的金色匕首上,激出一片火星儿,火星儿四溅之下,几点落在牛七毛身上,牛七毛刚想举叉扎向牛老汉,突然感到肩头一阵热辣,随即忽的一团烈火腾然烧起,牛七毛似是极为惊恐,他哀叫着扑打,火焰却瞬间遍布他的全身,他惨嚎悲呼,顷刻间便被熊熊烈火烧的支片不剩———

  随后一股松油味儿在院中散开,空气渐渐回暖,雨水又簌簌落下。

  牛老汉轻轻吹吹还在冒着白烟的枪口,一脸淡定:“还好,咱的枪法没扔下———”他似被白烟呛到,突然一阵咳咳猛咳。

  木哥没想到一直以民兵排长自称的牛老汉,倒真也不全是自吹,他赞了牛老汉两句,就急忙冲向后院。

  警察们已经从刚才“遇鬼”的惊吓中反过味来,纷纷包扎伤口,他们有好几个在火车上见过木哥,只知道他是“市局”的同事,这当下也不便细问,忙着去搜捕牛六宝。

  牛结巴已不见了踪影,牛老汉说,牛结巴醒过来正看到牛六宝带着两个丫头逃走,已经追了出去,木哥和金佳子急着找些蛛丝马迹,牛老汉又说,牛六宝那混蛋也不傻,大概是怕穿着白衣服太显眼,已经在后院换了一身———刚才我透过窗子都看到了。

  “哎呀我的老爷子———那当时你怎么不一枪给他撂了———枪法那么准!”金佳子急问。

  “这———枪不是得校校么———”牛老汉支支吾吾道,但大家也猜到了,牛老汉是多年不碰枪,心里没个准儿,怕伤到两个小姑娘。

  木哥到后院发现金佳子昨晚换下的脏衣服果然不见了,他一眼看到趴到屋里还有些发晕的乌乌,马上想到了一个办法———

  ………………

  地窖里一片阴暗,两根蜡烛发出微弱的光亮忽明忽灭,好像随时都能熄去,两个靓丽的女孩子躲在一角,把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惊恐的看着缓缓走来的彪形大汉。

  “牛,牛大哥———你,你没事吧———”牛艳珠满脸泪痕的看了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牛结巴,哭喊着。

  苏娇娇把牛艳珠挡在自己身后,也盯着牛结巴,眼泪哗哗往下淌———刚才如果不是牛结巴及时出现,恐怕她已死在牛六宝的刀下,牛结巴从洞口下来,就和牛六宝撕打在一起,但毕竟他只是个朴实的庄稼人,干活倒是有把子力气,可真碰到穷凶极恶好勇斗狠的人,牛结巴又怎么会是对手,只几下就被打翻在地。

  之后,牛六宝还想去欺负两个小姑娘,牛结巴又晃荡着站起来连抱带拽,给她们争取逃走的时间,可牛六宝太过凶狠,又是一阵拳脚相加,猛捶狠踢………

  但每次过后,牛结巴都强挺着去阻拦,一次次又被打倒在地,最后牛六宝不耐烦发了狠,一刀戳在牛六宝的胸口上………

  苏娇娇看着越走越近的牛六宝,心中的恐惧却慢慢消失了,她回头小声对牛艳珠说:“姐姐,等会我缠住他,你快跑出去找人———”

  牛艳珠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摇头,“不,不,我们一起———”

  “别说了!否则谁也活不了!”苏娇娇打断道,“如果,如果我死了———你见到我哥哥———哦,就是那个最帅的———替我传句话———说我其实一直喜欢———”

  “狗?”牛艳珠不知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字。

  “啊?不,不是,你别打岔,我喜欢的是———”苏娇娇急道。

  “小狗!”牛艳珠也不听苏娇娇辩解,眼睛一直盯着洞口。

  苏娇娇愣了愣,回头也跟着看,只见那地窖的盖子已露出一道窄窄的小缝儿,一直毛茸茸的小狗正把脑袋挤进来,往里面看,它吐了吐舌头,使劲儿的往里钻,身子进来大半却不跳下,而是像人一样,前爪抓着盖儿沿,后脚四处够着地,最后终于落下。

  “乌乌?!”苏娇娇惊喜的大叫,她用力的摇着牛艳珠的手,“是乌乌,我们有救啦!快过来,乌乌!”

  乌乌没精打采的看了眼苏娇娇,又低下头,舌头努力的往外伸着,咳咳的往外咳着,好像在干呕。

  牛艳珠以为苏娇娇吓傻了,她盯着比自己巴掌大不了多少的乌乌,颤声道:“你,你是说小狗能救咱们?”

  “它不能———我能!”地窖外有人大喝,牛六宝一听这声音,腿都吓软了,他刚想跑过去抓苏娇娇,地窖的盖子嘭的被砸得四分五裂,随即一大半盖板儿横着飞来,正拍在牛六宝的后背上,牛六宝一口鲜血窜出,手扶着墙才强站住。

  木哥和金佳子走下地窖,见苏娇娇和牛艳珠没有大碍,都放了心,金佳子直奔牛六宝走去,被木哥拦住,“等等,我先问点事儿———”

  牛六宝几乎吓瘫在地上,见过来的是木哥,才暗暗松了口气,木哥走近了问他那个生意人到底在哪,牛六宝都带了哭腔,一个劲儿的摇头说不知道,他说刚才只是怕那人以后找他麻烦,才不得已催动符纸,而且也想借此给自己争取点逃跑的时间,至于抓苏娇娇,只是想吓吓她,并没有真想伤她………

  木哥也懒得听他??拢档玫挠惺涤行椋??孟裾婧湍歉錾?馊嗣皇裁刺?嗟牧?担?俨幌肜硭??筛兆??恚?只赝肺柿艘痪洌骸岸粤耍?阒?八迪虢?嚼铮?殖隽耸裁床碜印?p>  “哦,那边下了暴雨,我坐的客车刚开了百八十里地就被山洪挡住,估计这会儿正扎在跟前儿的??4宓扔晖!?p>  原来车还没走远!木哥心里一乐。

  苏娇娇这次没有跑上来和木哥撒娇,她和牛艳珠一起蹲在地上呼唤着牛结巴,木哥走上去试了试牛结巴的鼻息,叹了口气———

  苏娇娇一见木哥这神情,眼泪顿时又流了下来,哭道:“哥,你能想办法救救他么?”

  木哥奇怪的看了已经哭成泪人的二女,问道:“救他?用不着吧?!”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