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1313章 对敌






  

  方乔的蛇形短剑、金佳子的*棍、方乔的阵丸、乌乌的光箭,最后再加上方祥武手中的伞骨,几股大力凝成一股,猛地向前方冲去——

  轰!

  与巨大的荷花光影撞在一处发出了震天轰响,大地为之一颤,几个人顿感一股滔天巨力迎面扑来,身子“噔噔噔”往后退了十多步才停下,个个气血翻滚,方祥武的嘴角都溢出了血,不过幸好还是阻住了青荷,那女人也往后飘了几米,荷瓣再次闭合成小小的一朵,她微微皱眉,胳膊也有些哆嗦。

  金佳子扭了扭脖子,“嘿嘿”笑道:“老女人,单挑不成,爷爷们就来个合击,怎么样?还对你胃口么?”说着往身侧看了看,众人挺身又要上。

  青荷牙关紧咬,指上戒指的光芒渐渐暗去,小荷也在快速萎缩,她忙催动阳气灌进去,戒指再次缓缓耀出白光,同时,她回头瞥了一眼张欢姻和袁二爷:“你们两个,上来帮忙。”

  “呃——这——”张欢姻怔了怔,有些犹豫,袁二爷眉间儿挑了挑,“张族长,姓木的小畜生惯于勾结妖鬼,这次更是用邪法鬼附人身,有违天道,我们绝不能再放过他们!”他见张欢姻还是不动手,而是一直看着躺在地上的“粽子”和远远站着的依瑾,又道,“况且,刚才是青荷大师救了你我,她遇困境,我们不能视而不见…那两个恶女人已经黔驴技穷了。我们不如先和大师一起制住姓木的一伙,然后再降服恶女,救助同道…”他说道“青荷大师”的时候。特意加重几分,张欢姻会意,狠狠的点头,“好!今天就让我们替天行道,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姓木的败类!”

  木哥也听见了那边的对话,感到身后有冷目看过来,不过他却懒得去理。身形疾动,转眼就到薄介的跟前。那个小服务生使劲儿拽着铁锁链,却根本扯不动薄介那宽厚的身板,只能扔下链子就往后跑,却被木哥一把抓住后领。高高的抛了起来,身体还在空中,就被木哥一脚踢中腰侧,咔嚓嚓一阵碎响,也不知肋骨折了多少根,飞出了十多米才掉落地上,口吐血沫直翻白眼。

  薄介手中的铁钩就停在自己的咽喉上,刚才木哥祭出“两仪乾坤袋”的同时,他突然感到身体里胀动的蛊虫全都冰冷了下来。随后从他的嘴巴里、鼻孔耳朵中窜出了无数的甲虫,身体为之一清,顿感蛊毒解去了大半。所以也就停了手,现在眼见木哥就站在自己的面前,重重的吐口气,放下了铁钩。

  “薄大哥,你怎么样?”木哥紧张的问。

  “我…还…好…”薄介说完这三个字就往前栽到,刚才他全靠一口气在撑着。这下放松了神经,立马就再无依撑。昏死了过去,可就在闭上眼睛之前还是说了一句——

  “当、当心——”

  “什么?”木哥连忙扶住他…

  袁二爷在自己的手脚胸腹上都贴了不少灵符,动作变得奇快,转眼就到了方乔的面前。

  张欢姻也在后面拉弓上箭,对准了金佳子。

  “袁二货,欺负女人算什么能耐,来,爷爷会会你!”金佳子冲过去,棍子向袁二爷的脑袋上砸去,可那家伙手脚都加持了符法,出手是相当的快,只一闪就到了金佳子的背后,猛地踹出一脚,直踢他的腰椎,这一招可真够缺德的,那脚上的力道足有千斤,别说是血肉筋骨,就是大树也能给踹断了,这要是真被撩上,金佳子的后半生恐怕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不过幸好他之前在“驱邪大会”上和袁九门有过对招儿,对于他们的狠辣路数也早有防备,发现袁二爷转眼不见了,就猜到那老东西肯定没憋什么好屁,十有*要偷袭,也不用回头看了,转身就是一棍子——

  嗡!

  *棍带着风抽过去,却被袁二爷轻松躲开,好像只猿猴跳到了一旁。

  “张族长、袁、袁门主——”扬道人躺在不远处的地上大叫,“您、您二位请先快住手,我、我们现在不可再起内斗,应、应该先全力对付共同的敌人,否、否则——”

  袁二爷眯着眼睛冷笑,暗暗催动法咒,身上的灵符纷纷燃起,嘴里同时说,“诸位同道,你们应该不知道,这姓木的一伙勾结妖鬼,戕害同族,可谓坏事做尽,你们都被他蒙骗了,等下我亲自抓下他一问便知,大家好好调息,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交代你奶奶个熊——”金佳子大骂,“你和张家老娘们儿狼狈为奸,不就是想趁着那老女人在,找找我们的晦气么?哼哼,自己打不过,就只能靠着别人帮手,你们两个老东西的脸也真他.妈厚,废话少说,动手吧——”

  袁二爷被金佳子一句点破用心,脸上还真有些挂不住,大喝一声又冲了过来,依旧来势如疾风迅雷,刚猛强横。

  金佳子嘴里骂得痛快,可心里却泛着一股股苦水儿,袁二爷的功法确实不简单,以前从来没有和他正面交锋,一直是借着巧劲儿才胜了他的,可这次…想到这儿,金佳子突然记起了一件事儿——

  当时那个转运石碎掉的同时,霉运被袁二爷和“水灵岛”的东方拓“平分”了,导致这老东西一度倒霉到了家,但现在怎么又好了,难道…

  呼!

  袁二爷打来一拳,太快了,金佳子躲闪不开被砸中肩头,是一阵剧痛,龇牙咧嘴的往后退…

  张欢姻已经瞄准了金佳子,可刚要开弓射箭的时候,就感觉手中的小弓一震,一道艳红色的光在弓身上连撞几下都没撼动它,又去挑弓弦,还是没反应,转而一晃,伏到了张欢姻的手腕上,只轻轻一闪,那女人就惊叫出声,只见此刻的腕子上竟留下了一条寸长的伤口,虽然不深,但也也是血流入住,她这才看清了“咬”自己的那东西,竟是个一尺来长的短剑,状如小蛇的信子,细细尖尖,竟没有剑柄,剑身时软时硬,翻跳乱窜…

  大怒间,张欢姻用小弓猛地向前砸去,短剑身子柔柔的一扭,向回倒飞,叮!镶到一只剑柄上,微微摇晃,像极了蛇信…

  方乔收回手,轻轻抚摸剑身,对着姬晓晓笑道:“嗯嗯,丫头,你们集上的东西确实不错,嘿嘿,要不以后有时间给姐姐办张打折卡?”

  “哎呀,小心——”姬晓晓大叫,只见对面的张欢姻满脸怒气,突然拉弓射箭,嗖嗖嗖!几只小箭划出寒光直射过来,她同时大喊:“死丫头,我废了你!”

  箭身上闪着符文,显然是加了咒法,一只惊起的麻雀正好飞过,却不巧被射穿了翅膀,小鸟在空中就燃烧起来,还没掉到地上便燃成了黑灰…

  姬晓晓脸色微微一变,忙闪身躲开,可还没站稳,又听“嗖嗖嗖嗖”一阵破空之音,更多的短箭激射过来,她,有些慌了…

  木哥把晕死过去的薄介放平到地上,一把抓住“粽子”后领,拖着往依瑾那边走,依瑾面不改色,还是在笑着,手中却偷偷摸出了几把喂了毒的飞刀,木哥边走边说,语气冷冷的:“是你一直在后面跟着我们?”

  “那么笨的法子,我可没时间去做。”依瑾笑着道,“对你恨之入骨的人很多,我恰巧碰到了一个。”

  木哥目光闪动,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出来吧——”依瑾向着小旅馆那边笑道,“挺大个男人,还偷偷摸摸的,来,让咱们木大师好好认识认识——”她的脸朝向那边,可眼睛却一直在偷偷的瞄着木哥,袖中的飞刀已经滑进了手掌。

  旅馆的门再次被推开,一个脑袋贼兮兮的探出来,看到了木哥,他登时眼中冒火,噌的跳出门口,大骂道:“姓木的,你夺我法宝,害我女人,我要让你挫骨扬灰!”

  那声喊也惊住了金佳子等人,纷纷调头去看,只见门前站着的那人长发蓬乱,面色疲惫,金佳子一愣:“卧靠,原来是你这杂种!”

  他刚骂完,又感到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的痛,原来一不留神儿被袁二爷踹中了,他更是气恼,大叫道:“你个老变态,男人的屁股你也感兴趣,滚!摸你老相好的去——”他一指张欢姻。

  袁二爷也火了,动作更快,招招逼向金佳子的要害…

  张欢姻“躺着中枪”,怒火中烧,手头也就偏了偏,正好给了方乔喘息的机会,她稳了稳神,朝乌乌大喊:“精灵犬,先别发呆,快试试你的宝贝——”

  自从“四不像”被打得粉身碎骨之后,乌乌就哭成了“泪狗”,这会儿被点了名字,犬牙一咬,猛地催动“望及”,登时,十几道光箭破空而去,直向张欢姻。

  那女人也不知乌乌用的到底是什么家伙什儿,总之想到既然能合力逼退青荷,那就肯定不是一般的法宝,当下也不敢大意,忙往一旁闪去,可抬头一看,脸色还是变了……(未完待续)

  ...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