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1321章 尸蛊魔人






  

  木哥从树林那边把目光收回来,对着青荷道:“大师,我们的事一会儿再说——”他语意诚恳,也带着试探,“先一起对付邪物!”

  “杀人夺宝!还有比你更邪的么?”青荷手上更快,胀得巨大的花瓣闪着冷冷白光当头朝木哥罩下——

  木哥一个侧翻就跃了出去,可荷花如影随形跟随而至,离他越来越近。

  方祥武看着着急,朝那边大喊:“青荷前辈,其、其实郎兄弟不是我们伤的,他的两条胳膊虽然被扯断了,不过应该还尚在人世…至于郎小姐,也是因为做了太多恶事才招了报应,我们只是借用她的身体…”

  “行了!”方乔打断道,“傻小子,你没见那女人已经疯了吗,和她说那么多有什么用!”

  “我、我觉得我们应该帮帮木大师。”方祥武喏喏道,抖抖破碎的大伞,哗哗一阵响。

  “得了,咱们老实的在这儿待着别动,别给他添乱扯后腿儿,就算最好的帮他了——”方乔撇撇嘴,斜了一眼方祥武,“尤其是你。”

  小伙子大红着脸,把脑袋低下去,掌中一热,已被一只小手攥住,是姬晓晓…

  “扯断双臂?!”果然,方祥武的话没有安抚住青荷,反倒更大的激起了她的怒气,心里一阵的心疼,也不管是谁做的,把那火全都撒到木哥身上,一时攻势更猛…

  木哥的心思一半儿留在她身上。另一半儿却紧紧的停在那片林子里,躺在地上的“粽子”已经奄奄一息,脑袋偏着。眼睛却一直也盯向那里,渐渐的,生气退去,目光越来越黯淡…

  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咚!

  大地一阵剧烈的震颤,随即,一个人影冲出了林子,身材和正常人类无异。身体却好像重逾千斤,每踏出一步。都震得地面直晃。

  那人浑身上下一片黢黑,好像披着一张巨大的斗篷,头脸也被黑色的连衣帽罩住,看不清相貌。不过身子虽重,却显得灵动异常,转眼就到了近处,他突然停下,血红的眼睛四处扫视,先看了看那些驱邪人,又瞄了木哥和青荷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在“粽子”身上,停下久久不动。

  “粽子”生气渐无的眼睛里突然又闪起光亮。也回望着那人,血色的泪从眼角处留下,喉咙中发出一阵“咯咯”的声音。不知想说什么,一个字都听不清。

  那人就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她,眼中有困惑、有迷茫,还有更多的是怜惜…

  周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从那人身上散出来的浓浓戾气,似妖非妖、似鬼非鬼。

  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避开人们的视线。偷偷的往前走,那是岳靖伦。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悬在空中、还在鼓动不止的“两仪乾坤袋”,离得越近,眼中得光芒越狂热,他下定决心必定要取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趁现在大家都在关注别处的时候!

  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他甚至都能感受到那狂猛的吸力把自己的长发挑拨勾起,幸好他不是妖鬼,否则不等靠得这么近就早被撕碎扯烂吸了进去,他在暗暗庆幸,同时也兴奋不已——这件神奇法宝的主人就要改弦更张了,有了它,就会横行天下,再无顾及;有了它,就有金山银山,荣华富贵;有了它,或许也可以像自己的废物师父一样,自立门派,弟子无数,有了它…

  岳靖伦越想越兴奋,两只眼睛里冒出了熊熊亮光,见大家都在看着那个怪人,也没人注意自己,心中暗喜,轻声念了几句法咒,打出指诀一指空中的那只“大口袋”,呼!“两仪乾坤袋”应声而落,被他一把抄在手里,那些小蛊虫还没有彻底被清除干净,有的正在空中扭动,有的刚刚钻出人体,法宝的术法一被终止,它们登时又挣扎着往回爬,众驱邪人这才反应过来,岳靖伦勒住袋口调头就跑,驱邪人个个伤重也动不了,就在金佳子准备追上去的时候,突然感到一股劲风从身前刮过,眼前一花,只听“噗嗵”一声,岳靖伦已被扑倒,在泥水里滑行出老远才停下,那个家伙惊慌的跳起来,回头一看,登时就吓呆了,那一身黑的人就停在他面前,斗篷缓缓张开,像巨大的翅膀,而再往那人身上看去,他的脸上瞬间就变得惨白,满是惊恐…

  那人背冲着众人,大家也看不见岳靖伦到底见到了什么,只发现他好像异常恐惧,所遇之物似乎超出了妖鬼,金佳子很好奇,想偷偷绕过去瞧瞧,却见岳靖伦在绝望中突然打出“两仪乾坤袋”,可那法宝刚升到空中还没完全展开,黑衣人就猛扑过去,一阵“噗噗”乱响,那威能奇大的法宝竟然瞬间被撕了个细碎,布条漫天飞舞,其中的蛊虫也洒落出来,没进斗篷之中…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岳靖伦吓得浑身发软,见那人缓缓欺近,他忙向依瑾求助:“快、快救救我…”

  依瑾不为所动。

  他又看向“粽子”,可那女人气息微弱,只有眼睛还在灼灼放光。

  岳靖伦浑身颤抖的往后退,脚下突然绊到一块石头,又摔在地上,在泥水中倒着爬,可还没爬出半米,就见对面的人忽的冲到眼前,那张大斗篷猛的合拢,他只感觉眼前一黑,连声惊叫都没发出来,整个人就被罩了进去…

  人们都看向那边,见黑斗篷是一阵的疾动,里面的岳靖伦好像在死命的挣扎,发出不似人声的“呜呜”声,恐怖凄惨,好像待宰的狗被勒住了脖子,可也就两、三秒钟,那声音却突然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咔嚓卡擦”的怪响,好像骨头错动,大斗篷同时也憋了下去,众人惊慌的瞪大了眼睛…

  呼!

  斗篷张开,有东西噼哩啪啦的往下掉,大家一看,更感到背后发凉,那竟是一堆白骨,筋肉不见,竟然连血都没留下一滴,唯一能辨别出身份的,就只剩下了岳靖伦那长长的头发…

  “那,那是什么怪物?!”方祥武惊道。

  “呆子,刚才那女人不是说了么——”方乔道,“‘尸蛊魔人’。”

  “可、可那又是个什、什么东西?”方祥武又问。

  “是用巫谷的一种禁法炼制出来的魔物——”姬晓晓皱着眉道,“据说已失传了几千年,最初用一种妖力堪比千年妖王的蛊虫做引,以其他蛊虫喂食,由此以蛊养蛊,最后培育出一只邪气极重的‘蛊王’,再将它植入人类的尸骸中,可肉白骨、生肌血,将死者复活,当然,所谓的复生不是根本意义上的活过来,只是空有一个躯壳,而大脑早已被‘蛊王’吃干净了,好比行尸走肉…”

  金佳子听了直咧嘴,又见那黑衣人收紧大斗篷,慢慢的转过身,身上鼓荡的气息越来越重,把帽子也掀起来,这回金佳子总算看清了,那人的脸毫无生气,干干瘪瘪,就像一张皮套在骨架上,皱皱巴巴的往下垂着,极是骇人,不过眉目之间还是看着有些眼熟,金佳子挑挑眉间说:“他、他是——”

  “乌尔达——”方乔也皱紧眉头,“巫谷的前任谷主。”

  金佳子总算想起来了,当时在驱邪大会上,那个穿的像“粽子”一般的女人趁乱把乌尔达的尸体带走,之后就再没了动静,却没想到原来她竟找出禁法把老姘头“复活”了,看着那张令人心寒的怪脸,金佳子感觉胃里一阵翻滚,对着“粽子”喊道:“老娼妇,你也真他.妈恶心,用这法子留住人的臭皮囊,让他生不如死,还不如当时就一把火烧了呢!”

  那女人眼中的光芒再次暗淡下去,不过竟然好像听清了,胳膊轻轻动了一下,五指张开够向乌尔达,却哪能触碰得到。

  乌尔达冒着血色暗光的眼睛似乎还是一片迷茫,愣愣的站在原地。

  “不止是恶心,还相当歹毒——”姬晓晓咬着牙道,脸上尽是愤恨,“‘蛊王’邪戾之气很重,更是需要源源不断的能量补充,所以无论是人类还是妖鬼,甚至是法宝灵物,都能成为他的魔力之源,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出来攫取‘猎物’,我想刚才那些鬼物就是被它害死化戾而生的…他们血肉精华尽被吸去,只剩下骨头和皮囊,死得好惨…”

  “啊?那、那得害了多少人——”方祥武想到刚刚外围那些成百上千的鬼魂皮囊,不由打了个冷颤,脸白如纸。

  “我们见到的,恐怕只是九牛一毛——”姬晓晓眼圈儿都红了,“人体和妖鬼的精华凝炼出来,最多不过就几十克,而、而它重得好像铁塔…”

  其他人也都本能的看向乌尔达深入泥水之中的双脚,瞬间,个个眼中喷出怒火。

  “可恶的女人!”金佳子指着“粽子”大骂,“你、你竟然害了那么多人的性命——死一百次、一千次也不足惜!”

  没想到,这话竟然被他说中了……(未完待续)

  ...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