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541章 峰回路转






  

  “不要!”宫妍突然一声大喊,一步挡在了木哥身前,用自己的胸口堵住了张成强的枪口,“强哥,你到底要做什么?你说过的,木,是你的兄弟,是你最信得过的人,可是你现在却拿枪对着他——你也说过,要替我爸爸照顾好我,可你的枪口又顶向我!”她抽泣着、呜咽着,声音都有些沙哑,“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为什么突然之间我好像就不认识你了,好吧,开枪吧,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姐姐再没有亲人,最亲近的几个人今天都在这里,我不想看到你们任何一个再受伤害,就让我挡下这一枪吧,我好累也好苦——”

  一番话把张成强的眼圈儿也说红了,他咬咬牙道:“小、小宫,你让开,我今天谁都不想伤着,有些事儿你不明白,我也没时间解释,快点让我走,否则也别怪强哥手不留情!”

  宫妍满脸悲伤的猛摇着头,抬起手去擦眼泪,可就在手刚一放下的时候,猛地扣住张成强的手腕,“咔吧”一声,手腕就脱了臼,张成强吃痛,再握不住枪,被宫妍一把夺去,他惊慌的想往外跑,却被木哥一腿扫倒,死死的按在地上。

  宫妍趁机抢过木盒,见张成强还在挣扎,忙把木盒和手枪塞到桂伯手上,一个招擒拿手将张成强胳膊扭到了身后,张成强“哎呦”一声大叫,连呼“轻点儿,轻点儿”,却再也不敢动弹。

  木哥和宫妍把张成强从地上拽了起来,木哥在他身上一阵摸索,桂伯好奇的问道:“小木,还找什么呢?”

  “手铐啊,给他铐起来,咱们得亲自把他送回警察局,境界出了这种败类,怎么也得毙他几个来回!”木哥说道。

  “不用啦,不用啦——”桂伯突然笑道。他一手抱着小木盒儿,一手颠了颠枪,在手上陀了几个圈儿,说道:“嘿。好多年不摸枪了,也不知道枪法有没有退步——”说完,他脸色一冷,枪口直朝向木哥,阴笑道:“放开他!”

  “桂、桂伯伯,你、你在干嘛?!”宫妍瞬间惊呆了。

  “妍妍,你们放开这个人,他对我有大用,如果不想让你的心上人死,就按我说的做!”桂伯冷冷说道。

  “桂、桂伯伯——”宫妍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快放手!”桂伯突然怒吼一声,“咔嚓!”,枪被拉起了撞针。

  宫妍马上放开手,呆呆的看着桂伯。

  木哥也松开张成强,拉着宫妍慢慢往后退了几步。

  桂伯一见两人退远。满意的笑了笑,把枪口一调,又对准张成强:“把解药拿出来吧,你让我做的事儿,我都办到了,否则不止这个你拿不到——”他拍了拍小木盒儿,“今天你也别想再活着离开。就算拼个鱼死网破,我也让你给我全家偿命!!”

  “好,解、解药——”张成强把手往怀里伸。

  “手别动!”

  “解、解药在衬衫兜里,行,你自己来拿!”张成强把手举得老高。

  桂伯往前走了一步,狐疑的看着张成强。把手伸了一半,又猛的缩了回去,大喊道:“不对,你不是‘蛇头’!身上怎么会有解药?”

  蛇头?!木哥身子微微一震。

  “我不是‘蛇头’,又是谁呢?”张成强笑了笑。

  桂伯又开始阴阴的笑:“别装了——”他瞄了一眼张成强的手。“‘蛇头’的手,只有八根指头。”

  “是他让我来的,你把盒子给我,他自然会给你解药。”张成强说。

  “那他怎么不自己来?或者不让他女人过来?”桂伯死盯着张成强的脸。

  “他多忙啊,他女人也闲不着,就只有派我来喽,好了老领导,怎么还像当年审犯人似的啊——”张成强笑着说,但能看出来,他笑得有些心虚。

  “他女人?!他不是说最烦女人吗?什么时候身边又多了一个女人?”桂伯冷冷笑着,把枪握紧。

  “唉——”张成强长叹了一声,回头看了眼木哥,苦苦一笑,“木儿啊,怎么办,穿帮了,下一句台词该怎么说?”

  “你就不是当演员的料!”木哥哼道,白了一眼张成强,“该这么说,‘蛇头’最近去看了心理医生,已经对女性的认识观有了大幅度转变,现在被大家公认为‘妇女之友’……”

  “呵呵,你们果真在演戏给我看?”桂伯冷笑道,“小木,我倒真是小看了你。”

  “桂伯,您老的戏演得也很不错,如果不是昨天晚上的一个电话,我还真就让你骗了。”木哥笑道。

  “电话?什么电话?!”桂伯奇道。

  “你、你们在说什么?”宫妍现在是彻底懵了,“蛇头?女人?演戏?电话?我、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桂伯?强哥?我该相信谁?”宫妍猛地抓住木哥的手,“木,我能信你吗?这、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宫妍急得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木哥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轻轻捏了捏宫妍的手,“相信我,相信你自己!”他掏出了手机,递到宫妍面前,“看看吧,这是临济大学那个电脑天才给我发的——其实昨晚我们刚走没多久,他那儿就来电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拿到了我们想要的东西——”

  “机密档案?!”宫妍看到木哥手机的屏幕上是这样一张截图,轻声自语道。

  “嗯,是电子扫描件。”木哥小声说道。

  宫妍再翻到第二页,是一大段文字,这些她都看过无数遍,是那个“举报人”对她父亲的负面证词,当然最让她关心的是文字的落款处——那里清晰写着“举报人”三个字,冒号后面根本就不是什么警员编号,那里有手印儿,更有签名,等到宫妍看清了签着的名字后,登时呆立当场,她的脸色瞬间变得飒白,缓缓抬起头,呆呆的看向桂伯:“桂、桂伯伯,你——”

  “我、我怎么了?”桂伯迟疑道。

  宫妍把手机屏幕翻转过来,朝向桂伯,“这、这确实是你的字迹。”

  桂伯看了一眼,顿时双目发直,惊慌的说道:“妍、妍妍,你别被姓木的骗了,那份‘举报信’是伪造的!”

  “桂老伯,您当真老当益壮,眼神儿好过我们这些年轻人太多,离得这么远,只瞄了一眼,就知道上面是什么,或者——或者你对这个非常熟悉?是不是做噩梦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啊?”木哥冷笑着。

  “我、我——”桂伯有些慌张,随后脸色一狠,“跟你们费这么多话干嘛,都给我别动!”他举着枪,朝着三人瞄了瞄。

  “唉!老领导还真是太长时间不摸枪了——”张成强突然笑道,他放下手,缓缓往前走了两步,“枪里有没有子弹都感觉出来了么?”

  “什、什么——别过来!”桂伯用力的用枪口一点张成强,见他走得更近,枪口下移,瞄着他的脚下猛地勾动了扳机,“咔”撞针打了个空。桂伯见枪里果真没有子弹,连忙一把丢开,把身旁的拐杖抓起来,往身前一横。

  张成强上去劈手就要抓,但听木哥在后面大叫一声“强子小心!”,人已经高高冲起。张成强反应也快,知道木哥定是发现了什么,连忙撤身往后退,可却发现身前突然多了一个人影,还没认出是谁,一把闪亮的尖刀就冲着他的脖子划来——

  叮——

  一声脆响,尖刀被挡开,木哥手握着金翎,立身在张成强身前,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人影。

  “屠布的‘鬼尸’?”木哥瞄了一眼桂伯,“这也是你的杰作吧?”

  桂伯有些慌恐,也不言语。手握着拐杖轻轻一转,杖身上就发出阵阵白光,“鬼尸“也闪起同样的光芒,一时间阴风阵阵,木哥横刀护住身后二人,也不往前冲,但见桂伯把小木盒递向”鬼尸“说了句“快去,交给你的主人。”身子便往门口退。

  宫妍惊急,想扑过去,却被木哥偷偷拉住,正当“鬼尸”就要退出门口的时候,木哥竟然慢慢放下了金翎,嘴角微微一挑,笑了起来。

  桂伯一直盯着木哥,见他神色有异,登时感到不妙,正惊疑间,却见木哥随手打出一个指诀,轻声急念了几句咒语,桂伯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就听身旁的“鬼尸”嗷的一声惨叫,他惊慌的转头一看,立刻呆住了——

  只见那个小木盒子周身已亮起耀耀青光,无数密密麻麻的符文符字在盒子上浮腾缠绕,“鬼尸”想甩开盒子,却发现那些闪着光芒的符文疾速串成数道光线,好像锁链一样缠住了它的双手,甩落不开……

  “这叫‘缚尸索’——”木哥微微笑道,“本来呢,是对付僵尸用的,没想到施在‘鬼尸’身上,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强子,拿本记着点,这就叫理论指导实践。”

  “哼!我让你卖弄!”桂伯冷哼了一声,举起拐杖就往木盒上砸落……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