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书小说APP下载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609章 自虐狂






  

  木哥身上的血洞不足以致命,但却足能致残,因为更严重的是,他的手筋脚筋外露,已经断了……

  大胡子的目的已经达到,他狂喜的看着木哥,却见木哥摔落地上还在挣扎向他扑来,他眼珠一转,就势被木哥撞倒,二人滚到一处,木哥挥舞拳头向他打来,可筋断使不上劲儿,拳头也攥不住,打在他身上不疼不痒,他翻身把木哥踏在脚下,随后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拳脚相加——

  噗噗噗——

  拳拳凶狠,脚脚势猛,一时间,鲜血飞溅,皮肉滚翻,不一会儿,木哥的脑袋就被打成了血葫芦,大胡子舔着脸上迸溅上来的血水,冷冷的小声笑道:“怎么样?你不是能打么?我让你一辈子都是个废人!”他又把脸贴近木哥一些:“你不是聪明么?我让你大脑出血,变成傻子!”

  他见木哥口吐血沫,奄奄一息,小声道:“我想你已经猜到我是谁了吧,呵呵,那好,就记住我的名字,因为这就是你后半辈子的梦魇!”说完,抬起一脚重重向木哥的脑袋上踢去——

  咔嚓一声——

  一声惨叫……

  “踢断你的脖子,让你瘫在床上,再也不能——咦?!”大胡子突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刚才听到木哥的惨叫怎么那么像自己的声音?

  随后,他发觉自己的脚下有些发疼,而且疼痛感愈来愈烈,正惊疑间,感觉身上各处也开始传来阵阵痛楚,脸上、肩头、手上、脚上,越疼越钻心,越疼越挨不住,他有些慌了,正想低头查看。却听到耳边有人说话:“兄弟,捐肾么?”

  “谁?”他猛地一转头,就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正对着他贼兮兮的笑,他惊道:“你、你是谁?刚才说什么?!”

  “我问你是来给娇儿捐肾的么?”白大褂问。

  “谁是娇儿?捐什么肾?”大胡子疑道,“谁让你上台的?”

  “上台?上什么台?”白大褂也是一愣,随后就想明白了,“哦,你是说手术台吧!那是你上,又不是我!”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正在斗法。快给我滚下去!这斗台也是你来的地方——嗯?这是哪里?”大胡子正说着,无意中往别处一看,这才发现,原来周围的景致已经都变了,雪白的墙壁,一列列病床,哪还是大会上的样子。

  “兄弟,人家都说嘴上没毛,办事儿不牢。你说你这一脸的大胡子怎么也这么不靠谱?!”白大褂撇嘴道,“来都来了,还推三阻四的,快点洗干净上床吧——嘿。你那什么眼神?别误会,我对你没兴趣,我说的的是上病床,我给你手术!”

  “不对。不对,哪里不对!”大胡子急摆着头。

  “不对个毛啊,快点吧。等会儿娇儿又吵吵要‘拔管儿’啦!”

  “哦,对了,我是娇儿的大胡子欧巴,是来给救她的——”大胡子脑中一晃,想起了一些,“可、可娇儿到底是谁?!”

  斗台下观战的人们都惊呆了,确切的说,他们从那些水虫水妖向木哥扑过来的时候就惊呆了——

  就在漫天扑地的水族妖虫往一处聚集的时候,大胡子突然古怪的笑了,他猛地收起手诀,身前的那团妖物也就缓缓垂下了手,刹那间,水族妖类全都停了下来,又开始东张西望,来回游晃……

  随后大胡子站在台上,当着场下众人的面,做出了一系列的疯狂举动——

  他先是朝着木哥大笑了几声,随后打马步列架子,摆出了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之后左躲右闪,呼号叫唤,对着前方的空气比比划划,这还不算完,他独自舞闹了一阵后,突然一把抓住自己的脖领,抡起拳头照着自己的脸就是一拳,噗——,拳头还真硬,一下便鼻口窜血,两下就皮肉翻起,三下就血肉模糊,可他仍旧吃吃的笑着,口中还念念有词:“哼哼,你不是能打么……”

  场下的观众们登时就懵了,他们见过狠的,没见过这么狠的,你说比斗比试,有狠招用一用也不为过,不过那是往对手的身上用,哪有出手就扇自己嘴巴子的,而且扇得还狠,直接攥了拳头往脸上招呼,或许感觉还不太过瘾,又从掌中翻出一个蓝色的小圆珠,打出一股犀凌的蓝光就往脚面上射,噗的一声,脚掌上就被烧出了一个血窟窿,他龇牙咧嘴的喊着疼,可转瞬又咧嘴狂笑:“哈哈,我打残你,让你一辈子都是个废人……”

  “这人有病吧?”场下有人呆呆问道。

  “还挺严重。”有人接茬。

  “不像,我看倒好像是中了迷术。”又有人说,“或者是真幻!”

  “真幻?!”主席台上的几人也在谈论着这个话题,石引梁惊奇的说道:“袁二爷说那只精灵狗会释放‘真幻’?”

  袁二爷点点头还想说话,张欢姻却突然你插嘴道:“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她一直盯着台上的木哥,木哥依旧站在破败的台子边缘上,稳稳不动,气定神闲,脸上带着微笑,一手提着金翎,另一手轻轻的抚住胸口。张欢姻就盯着木哥的这只手,她眼中精光乍现,冷冷笑了笑:“哼哼,没想到哇,今天这宝物竟然就要聚齐了,呵呵,这下有好戏看了——”说罢,眼神中竟露出浓浓妒色,有意无意的看了施书礼、东方拓和乌尔达三人一眼,施书礼还好一些,目光中明显带着一丝惊喜,但另外两个人呢面色古怪,阴晴不定,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尤其是东方拓,眼看着自己的门人在场上丢人现眼的“自虐”,一张脸感觉火辣辣的,他想暗中帮助大胡子解去困境,却也不敢当众违反斗法的规则,以落下更多的笑柄。

  看着斗台上的大胡子已被自己打的好似一个血葫芦,台下的观众可有些沉不住气了,他们也感到有点血腥,在台下高喊着:“下去吧,下去吧!”,可这倒彩声却好像更加激发了大胡子的“斗志”,他一把抓住自己的大胡子,用力往下一扯,嘶啦一声,胡子竟带着半张脸皮被扯了下来,眼见从鼻子以下已经露出了极不协调的白皙下巴,台下众人惊呆了,大胡子紧接着再揪住自己的上半边脸往下一拽,呼,这回一张新的面孔就露了出来,白皙面庞,帅气英俊,竟是一个年纪轻轻的男子,台下有年轻女驱邪人发出惊叹,似乎也被那张俊朗的脸镇住了,苏娇娇此刻也长大了嘴巴,倒不是因为看到了帅哥,而是遇到了熟人——

  “何、何云枫?!”苏娇娇呆呆的说。

  “怎么?这个人你认识?”旁边的黄西西问道,见苏娇娇的脸色惊慌不定,又问:“难道,他是厉害人物?”

  “或者说是个厉害鬼物……”苏娇娇愣愣的答道,她记得清楚,木哥和金佳子不止一次提起过,何云枫已经死了——等等!当时死的还有依瑾,但是那个狠毒的女人刚刚还出现在了台上,那也就是说,何云枫也——

  “这个姓何的也没死——”方家堡的方阵里,方乔对方蓓儿小声的说着话:“姐姐,没想到,他们给咱们演了一出偷梁换柱。”

  方蓓儿点了点头,也回想起了那天夜里在郊外的一幕——

  就在她们的人把何云枫和依瑾的尸体搬运走过的时候,她们都闻到了一股淡淡腥臭气味。

  “原来当时用的也是那招——”方乔显然也回忆起来了,“‘仿鲛’的尸油!”

  何云枫的相貌一变,台下众人就又惊住了——看来还有故事!

  果真,不到半分钟,一个邪恶得令人发指的小故事就在每个人的耳朵里传响了——

  东海水灵岛的何云枫与同门师妹依瑾偷情,在一次出海打妖中,到了一处荒岛上,正在行苟且之事时,却被小师妹肇莱撞见,何云枫二人见奸情败露,便要害人灭口,幸好有渔船经过,肇莱才得以逃脱,一路向西,就到了内地,可何云枫二人阴魂不散、紧追慢赶的竟也跟了上来,就在肇莱即将被二人害死的时候,恰巧木哥出现,来了个英雄救美拔刀相助,于是肇莱就感激无限,芳心大动,以身相许……后来的事儿,就和刚刚传过的故事能接上了,依瑾终于害死了肇莱,变成她的摸样,而何云枫怕门派追究,也化装成了一个同门,当然,那个同门想必也是凶多吉少,早就死翘翘了……

  这段故事一出,大伙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个个豪义之士差点挫碎了口中牙,气炸了胸中肺,纷纷指着台上浑浑噩噩的何云枫大骂,且更是给木哥鼓劲儿——

  “木大师,打死他!打死他——”

  一时间群情激愤,吵闹不休。

  “搞定!”黄西西扑了扑手,回到苏娇娇身边,向她使了使眼色。

  苏娇娇笑道:“你编故事的水平,和乌乌有一拼,还真不靠谱。”却没听道黄西西回话,她转头一看,发现黄西西此刻正歪着头,盯着一处看,嘴里还在嘟哝着——

  “奇怪,怎么好像是金大师?嗯?还被拖着走……”(未完待续……)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