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书小说APP下载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03 会对你好,同归于尽






      赵琳身子哆嗦一下,丑事被人直接揭开,那种心虚那种害怕瞬间笼罩在她的心头。  但是几秒种后她就冷静了下来,此刻也顾不得汤水洒在身上面了。  “纪衡山,你发什么疯啊,你在胡扯什么,什么野男人!你别往我身上面泼脏水。污蔑一个女人,你特么的算是什么男人啊。”赵琳扯起了嗓门,声音很大,但是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在极力的掩饰着她的心虚。  她越是大声,越是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我发疯,你自己看看你脖子上的都是什么,简直淫荡!”纪衡山嗓子干得冒火,还要扯起嗓子,那公鸭嗓子,真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赵琳却慌乱的捂住脖子,下意识的举动,直接印证了纪衡山的说法。  纪衡山额头上青筋突突突直跳,这顶绿帽子真是油光锃亮!  “这就是……”  “怎么?你要告诉我是蚊子咬的么?呵呵……”纪衡山冷笑,“这个蚊子真是好本事,能咬这么大一口,还这么红。”  “纪衡山,你被污蔑我,我根本没有……”  “什么你没有,你自己问问你儿子,他亲眼看见你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赵琳,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不甘寂寞?你这种女人真是让我恶心,简直下贱,不知羞耻,贱人!那个野男人到底是谁!和你在一起的奸夫到底是谁!”纪衡山简直怒不可遏。  赵琳扭头看向纪泽衍,纪泽衍已经被这个场景吓哭了,他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死死地咬住嘴唇,肩膀一直在抽动,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泽衍,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我哪里和什么人在一起了。”赵琳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看我这个靠山倒了,所以就准备寻找新的靠山了,赵琳,你要脸不,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去勾引男人,你特么的也不撒泼尿照照镜子,你满脸皱纹的,你还准备去勾搭谁!”  “还是说你准备拿着我的钱去勾搭小白脸。”  一想到自己刚刚将自己的最后一点资产都告诉了赵琳,纪衡山只觉得心头一阵恶心,尤其是赵琳刚刚的虚与委蛇,惺惺作态。  纪衡山前几个小时,是真的打算和赵琳好好过日子的,但是生活往往就是喜欢这般作弄人。  “那和你没关系,泽衍,我们走!”赵琳本来是打算在这里套套话,看看纪衡山这里是不是还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没想到,刚刚到这里就被他点破了。  而此刻病房门口已经有许多人围观,开始指指点点了。  这赵琳虽然事情做了,但是被人这么指责围观,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不舒服的。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和爸爸在一起,你肯定不要我了,你要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了!”纪泽衍直接甩开赵琳的手,直接跑到了纪衡山的床边,死死地扯住纪衡山的胳膊。  “泽衍,跟我走,你留在这里做什么!”赵琳伸手去拉扯纪泽衍这个死孩子,真是气死她了。  但是纪泽衍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蛮劲,一直死死的拉扯纪衡山。  “赵琳,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就是到了这一步,纪衡山还是十分纠结,赵琳能够攀上谁。  肯定不会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赵琳的名声在外本就糟糕透了,这种女人那些上流社会的人是看不上的,他们大可以花钱去包养年轻漂亮的,谁会喜欢这样一个老女人。  和那些年轻姑娘相比,她就低了好几个档次。  “不用你管!泽衍,跟我走!”赵琳虽然自私,不过儿子是她身上面掉下来的肉,她不可能不管不顾。  “赵琳,你真是不要脸到家了,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纪衡山气得心脏位置一起一伏。  “怎么?要和我比不要脸么,纪衡山,你以为你是个什么好东西啊,踩着女人上位,忘恩负义,以怨报德,你算什么好人么,现在来指责我,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赵琳说话本就刻薄,“要是我变成你这样子,我就直接去死好了,活着也是受罪!”  “混账,混账——”纪衡山想要伸手打赵琳,可是使不上力气啊,只能把自己气得要死,就像是在垂死挣扎的人,显得那么无助可怜。  “骂吧骂吧,你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你做了那么多亏心事,这些都是报应而已,被亲生女儿迫害到这个地步,纪衡山,你这辈子活得真是够窝囊的!”  赵琳知道纪衡山太多的事情,所以说话更是一针见血,每一个字就像是毒箭,剜在他的心口。  “赵琳,你以为你做的亏心事不多么,你迟早会得到报应的,迟早会的!”纪衡山怨毒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赵琳。  就像是一条毒蛇,眯着眼睛,吐着信子,似乎下一秒就能够将你吃掉一般。  或许纪衡山由来已久的积威,让赵琳多少还是有些害怕,但是她瞬间稳定心神,“那又如何,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我不知道我以后会是什么下场,但我知道,你肯定没有好下场。”  “赵琳!”纪衡山咬牙切齿的教出这个名字。  “别叫我,你知不知道,我根本就不爱你,和你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让我觉得恶心透了,你一直没把我当回事,觉得我是靠你上位的,从未给过我任何好脸色,在你们家,你们都把我当做下人,你何曾把我当做是你的妻子。”  “难道你今天的一切不是我给你的么!”那种被人背叛的滋味,真心不好受。  “是啊,我今天的一切是你给我的,但是我拥有这一切,代价呢,我把我最好的青春都给了你,你看上我的年轻貌美,而我就是图你的钱财地位,我们之间哪里来的感情,不过是异常交易而已,你还真的指望我对你有什么感情么!”  自从进入社会之后,赵琳就知道,没有人会对你无缘无故的好,就算是爱你的人,对你好,也不过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她从来都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你这种女人在古代就该被浸猪笼!”纪衡山被她气得一口气没上来,堵得脸都涨得通红。  “那你呢,活脱脱的现代陈世美啊,是不是该被处死啊!”赵琳冷哼,“说实话,丁慧这个女人真是瞎了眼了,好好地大家闺秀,随便找个男人都比你好,怎么偏偏看上你这样的人了,不过这都是命,怨不了任何人。”  “不许你提她。”丁慧就像纪衡山心口的一根刺,就算是拔出来了也会隐隐作痛。  这几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生的操心事太多,纪衡山总是会想起丁慧。  丁慧这个女人长得温婉秀气,貌美动人,光看纪暧和纪卿就知道了,而且气质出众,真的是男人的梦中情人,纪衡山对丁慧不能说是没感情的,只是和他在一起,那种强烈的自卑感,会让他无时无刻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有人说门当户对是一种歧视,其实这真的关系到很多东西,这话到今天大家还在说,肯定还是有它存在的价值。  “我还就提她了,纪衡山,你说你做人失败不失败,两个女人都背弃你,我看你就是死了都没人给你收尸!真是可悲啊!”  纪衡山觉得心脏猛然收缩了一下,疼得要死。  “我跟谁都和你没关系,反正你也从来没把我当做是你的老婆!”赵琳说着说着也觉得自己挺可悲的。  前半辈子将所有的精力都花在这个男人身上,结果呢,搭上了自己的青春,最后却落得这种下场。  纪衡山的霸道强势,嫌弃鄙视自己,和邹峰的温柔体贴根本没法比,更加坚定了赵琳要离开他的决心。  “我没把你当做老婆,那我还把你接回纪家做什么!”纪衡山觉得这么多年的苦心真是喂了狗了。  “你把我当老婆,那你什么时候都瞒着我做什么,名下的房产,还有各种资产都是这样,我甚至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少财产,难怪你迟迟不和我领证,其实就是怕我知道你的真实资产是不是,我们都一样自私,你没资格指责我!”  “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纪衡山倒是很想知道,什么样的人让赵琳这般急不可耐的要离开自己。  “和你没关系。”赵琳冷哼。  “泽衍,你说,她和那个叔叔走得比较近!”  “就是经常来我们家的邹叔叔!”纪泽衍哽咽着。  赵琳一听邹峰被抖了出来,身子一僵,有些害怕的看着纪衡山,纪衡山此刻却显得异常平静。  他终于尝到了被人背叛的滋味,而且是两个人他十分亲近的人,一个是自己工作上最信任的秘书,另一个则是自己的枕边人,这一刻心里的痛是无法形容的,或许是痛到极致了,反而让他显得异常冷静。  而此刻赵琳直接抱住纪泽衍,就往外面跑。  房间门口堵着许多人,都纷纷退让,感觉被她碰到以下,都会掉块肉一般。  “哎——这女人真是心狠啊,就这么走了么,这纪总也真是可怜啊,听说半边身子都瘫痪了,这以后怎么过啊!”  “能怪谁呢,这都是命啊,前半辈子欠的债,都是要还的,这人啊,前半辈子造孽太多,哎……也是活该。”  “这女人该不会是捐款潜逃了吧,不过看样子是找到更好的金主了,这人现在半身不遂,是个正常男人都比他好太多了,也难怪这女人要跑!”  纪衡山闭眼躺在床上,这一切不是命又是什么,他之前不肯和赵琳结婚,怕离婚分财产,现在好了,没有这层束缚,赵琳走得也很是潇洒。  赵琳刚刚出了医院就拿出手机,给邹峰打电话,邹峰的电话却迟迟没有接通,赵琳咬了咬嘴唇,身旁的纪泽衍一直在哭,让她心烦意乱。  “好了,别哭了,烦死了!哭哭哭,就知道哭,你还知道什么!”赵琳死死地瞪了一眼纪泽衍。  纪泽衍年纪不小了,很多话他都听得懂,但是他毕竟是个孩子,这一切就是个成年人都会觉得受不了,更何况是个五六岁的孩子啊。  纪泽衍死死地咬住嘴唇,伸手死死地攥紧衣服,不去理会赵琳,硬生生的将眼泪往肚子里面咽。  赵琳看着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可是邹峰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赵琳决定先回去收拾一下东西。  而此刻在一家咖啡馆内  邹峰在离开了纪氏不久,就在一家小公司找了份不错的工作,本来先做着,再慢慢找别的工作,可是被赵琳这么一鼓动,他直接辞了工作,就等着以后开公司当老板了。  这一想到以后的自己可以做老板,不用再看人脸色,这邹峰心情那叫一个愉悦啊,他找了个咖啡馆准备等赵琳找自己。  这天是周末,加上天气燥热,咖啡馆的人特别多,邹峰好不容易找了个位置坐下,忽然一个清亮的女人声音从他头顶响起。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可以拼个桌么?”  邹峰下意识的抬头看过去,女人一身宝蓝色雪纺衫,黑色短裤,一双黑色平底鞋,大波浪卷发,显得妖娆妩媚,她冲着邹峰一笑,邹峰脸一红,只是点了点头,“嗯嗯,可以,请坐。”  女人直接坐到他的对面,从口袋中摸出手机,神情显得异常愉悦。  邹峰注意到女人脚下还有一个行李箱,而且听她说话的口气不像是本地人。  女人是典型的丹凤眼,化上细长的眼线,眼线尾部还微微上翘,显得异常妩媚,鼻子秀气高挺,嘴唇是浅浅的橘粉色,看上起十分的诱人,她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注意到邹峰的视线,报以一笑。  “有事?”女人声音也是那种娇滴滴的,就像是能够掐出水来,话语中带着一种勾人的魅惑力。  “没事,听你的口气不像是本地人,来旅游么?”  维城本来并不是什么旅游胜地,只是前几年新建了一些游乐场,倒是吸引了周边一边年轻人纷至沓来。  “不是,访友。”女人指甲涂成豆蔻红,她下意识的伸手拨弄一下头发,露出了圆润饱满的耳垂,细碎的流苏耳环,十分精致。  “看您也不像是本地人。”邹峰极少和女人相处,更何况是这种长得十分美艳的人,这顿时觉得有些词穷,这是想要搭话却无从开口。  对面的人早就看穿了邹峰的心里,她直接放下手机,双手支撑着下巴,眉眼弯弯,细细盯着邹峰,似乎早就看穿了他的窘迫。  “这个点不是应该在上班么?怎么有时间在这里喝咖啡啊。”女人伸手搅动手中的咖啡。  邹峰心里思量了一下,他跟着纪衡山好几年了,这个女人浑身上下虽然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就单单手上那款手表都是限量版,气质出众,估摸就是哪家的千金小姐,他挺直了腰板。  “我自己办了个小公司,今天不忙,来喝杯咖啡,你做什么啊?”  女人眼中闪过一抹诧异,“我啊,无业游民喽,和你可不能比。”  “我就是小公司而已,刚刚起步。”邹峰说谎倒是脸不红先不跳。  “那也挺好的,像你这样的青年才俊,肯定很多女人喜欢吧,有女朋友么?”女人的眼神直勾勾*裸的,声音越发柔媚。  “没有,平时太忙了,哪有时间交女朋友啊。”  而此刻女人的电话忽然响了,她直接起身,忽然伸手放在自己嘴唇上轻擦一下,慢慢纤纤玉手慢慢靠近邹峰。  那抹橘粉色的口红定定的落在他的衬衫领子上,“有缘再见喽。”  女人声音直直的勾住邹峰的心,“那个……”邹峰起身叫住她。  “嗯?”  “可以留个电话么?”邹峰支支吾吾的开口。  女人却对他一笑,“有缘吧。”  “吱——”一辆黄色的跑车停在了咖啡店门口。  车上的男人深棕色的卷发,穿得十分随意却又不失优雅体面,他戴着黑超,淡漠的看了一眼邹峰,女人直接将行李箱放在车后,直接上车,车子瞬间冲了出去,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邹峰心情瞬间有些失落,那个是她男朋友?  虽然没看清楚那人的脸,可是那轮廓也看得出来长得十分帅气,邹峰有些失落的坐下,低头看了看衣领上的口红,似乎还残留着女人身上淡淡的香味。  “你又勾搭小帅哥?这次的品味不咋滴啊?”男人声音慵懒,一只手撑着在头,一只手开车,悠闲自得。  另一侧的女人则是直接拿出了镜子口红,开始补妆,“姐姐的眼光这么高,能看得上他?这个男人看我的眼神动机不纯,而且满嘴谎言,我就戏弄一下他而已。”  “你把口红抹在他身上做什么,不是勾引?”  “首先声明是他想找我说话的,而且当我询问他职业的时候,他居然和我说他开了家公司?”女人语气轻佻。  “呦呵,公司小开啊,不错啊!”  “他身上的衣服、裤子和鞋子,加起来也不过500,最值钱的估计就是他的那块手表了,300多,一个开公司的人,会穿得这么low?”女人轻笑。  “可能人家在体验生活。”  “我又继续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回答我没有?”  “他想泡你呗。”  “他的脖子处好几处吻痕,都没遮掩一下,这个男人要不就是有女人的,要不就是喜欢搞三搞四,胡乱泡妞,长得倒是老实本分,我抹口红上去,若是他有女友,就当给他一个教训,是女人对这个都很敏感的。”  “恶女。”  “多谢夸奖!”  西郊别墅书房  莫其学在书房中来回走动,纪卿和莫七则是坐在一边,这已经过去一刻钟了,沉默得有些可怕。  “阿七,你俩……”莫其学处理公务倒是还不拖沓,这遇到这种事,还真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二叔,有话您就直说,不过我和卿卿是正式合法的夫妻。”意思就是你别搞破坏。  “我知道,我就是……”莫其学微微叹了口气,看了一眼纪卿。  作为下属,纪卿无疑是很优秀的,但是同样作为军人,莫其学深知作为一个军人的责任,这份职业固然很光荣,但是肩上的责任很重,而且很危险。  莫七现在身体又是这个样子,其实他们私心想要找一个能够有大把时间陪着他的女人。  所以莫其学心里纠结啊。  “二叔,我知道你很疼我,我很想得到你的祝福。”莫七眸子清明,语气坚定。  “你做的决定,谁能拦得住你啊。”莫其学叹了口气,“纪卿,你和莫七在一起,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啊。”  “首长,我……”纪卿也是回到维城才知道莫七的身份的啊。  “二叔,我和卿卿在一起的时候,她并不知道我的身份。”  “哎呦,怎么,玩起隐藏身份了?”  “这不是怕把她吓走么?”纪卿本就不是那种会为了你的身份和你交往的人,莫家这个招牌固然好用,但是这种大家族,也会让一部分人望而却步,纪卿或许就是第二种人。  “你们年轻人真会玩。”莫其学冷哼。  “就是这样人家也没看上我,我这不还在死缠烂打么!”  “纪卿,这件事情我就要严肃批评你了!”莫其学一听自己侄子被嫌弃了,立刻板着脸,这纪卿完全就是下意识的挺直腰板,就差站起来给他行军礼了。  “我家阿七在京城那可是香馍馍,多少姑娘想要嫁给他啊,你看他,也长得人模人样的,家里条件也好,我们老莫家的男人别的都不提,绝对疼老婆啊,遇到这样的男人你还犹豫什么……”  纪卿顿时觉得头大,其实谈论这个问题也没什么。  只是莫其学语气那叫一个认真啊,而且和领导聊情感问题,还真是头一遭。  “你听我说话没!”  “我在听!”纪卿回答得一板一眼。  “既然在一起了,那就好好过日子,别整天搞东搞西的!”  纪卿简直想哭,首长,你不是很严肃的么。  莫七慵懒的笑着,纪卿坐得笔直,动也不敢动。  “听见回答!”  “是!”  “首长训话你在开小差么!”  “没有!”  “能完成任务么?”  “啊?”纪卿张大嘴巴,什么任务。  “啊什么啊,我让你们好好过日子,听着没!纪少校!”  “听见了!”纪卿最后的回答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他终于知道莫召南和莫攸宁的性格遗传自哪里了,她心中开始祈祷,莫七的父亲可千万不要是这样的,这未免太破坏她心中首长们光辉高大的形象了。  “听见就好,阿七,你先出去,我和纪少校聊两句。”  莫七狐疑的盯着纪卿,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扭头转动轮椅出去了,纪卿顿时想哭了有木有。  看着纪卿这么紧张,莫其学抓了抓头发,“你别太紧张,你和阿七在一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是你首长没错,但是私底下我也是个普通人,别太拘谨。”  这么拘谨,这让他如何和她谈心啊。  “我很放松!”  莫其学简直想回她一句:胡扯!  这坐得直挺挺的做什么,算了,估计她还没适应自己身份的转变。  “其实我留你下来就是想和你说,阿七刚刚也说了,是他追的你,我相信他的眼光,而且一路走过来,我对你也有所了解,我并不怀疑你对阿七有别的企图。”之前莫召南的事情,他还旁敲侧击的问过纪卿,按照他俩相处的时间,纪卿若是攀附权贵的人,也不会一直坚称和莫召南就是普通朋友了。  “我就是想你多关心一下阿七。”莫其学站在窗口,高大的背影忽然显得有一丝落寞。  “我们家的孩子其实什么都不缺,钱财地位什么都有,但是你也知道我和大哥,就是阿七的父亲都是当兵的,常年不在家,对他们的关心都比较少,所以这几个孩子都比平常孩子早熟。”  “阿七从小就聪慧过人,更多的时候,他体现的是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成熟,这一度让我们很担心,怕他心里出问题。”  纪卿咬了咬嘴唇。  “其实他们都很缺乏关爱,阿七更是如此,大哥比我还忙,平时也就是他们兄弟几个作伴,所以感情也比一般兄弟好,我们都觉得亏欠他们很多,所以我希望你能多关爱他一些,阿七对什么都装作无所谓,其实心里比谁都在乎。”  “我知道。”  “他从不要任何东西,除了家人,他鲜少护着一个人,我看得出来他对你很特别,希望你别辜负他,这不是命令,我只是作为一个长辈对你的一些期许罢了。”  “嗯。”纪卿点了点头。  “好了,你也别太紧张,我没那么吓人,不用一口一个首长的,直接跟着阿七叫我二叔就成。”  纪卿嗫嚅了一阵子,还是吞吞吐吐的喊了一句:“二叔!”  结果某人一拍脑袋,纪卿抬眼看他,他一脸懊恼。  “也没给你准备礼物什么的!”  纪卿嘴角抽了抽,“这个就不用了吧。”  他给了,她还不敢要呢。  纪卿和莫其学一起下楼,小元还被周仪搂在怀中,“其学,要不你叫上召南,我们今晚约亲家一起吃顿饭吧。”  沈筠身子一僵,她都没有来得及和家里人打招呼,是不是太匆忙了啊。  “伯母,这个不急的。”  “我知道不急,可是我家这个老头子平时工作很忙,这吃了饭就得立马回军区了,估摸着又得有大半个月见不到人了,我看啊,就择日不如撞日。”  沈筠身子一僵,这未免太突然了吧。  只是她还没有开口反驳,莫七居然直接开口:“张叔,让厨师别准备二叔他们的饭了,莫离,帮二叔他们在维景酒店定位置吧,要最好最安静的包厢。”  沈筠嘴角抽了抽,看了看纪卿。  你家男人这是准备干嘛,这么神速。  纪卿则是耸了耸肩,表示她也无能为力。  然后沈家父母就接到了沈筠的电话,他们是完全没有准备,这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距离饭点就剩下两个小时了,这未免太匆忙了吧。  等到他们离开,小元才真的解脱,直接蹬去拖鞋,直接爬到莫七腿上,双腿岔开,直接骑坐在莫七腿上。  莫七伸手护着小元的腰,“看你一脸委屈的,有人疼你还不好么?”  “可是她乱摸啊,摸摸脸就算了,还捏我屁股!”小元一副贞洁不保的模样,逗乐了莫七。  “爹地,你还笑,你居然笑得出口,你都不疼我!”小元撅着嘴巴。  “哪有,谁让你长得这么可爱呢,这么惹人疼。”莫七捏了捏小元的鼻子。  “我们长得这么想,是不是爹地你也长得很可爱,很惹人疼啊!”小元反驳。  莫七轻轻咳嗽一声,这话用在他身上面就显得很违和了。  “对了,你干嘛那么匆忙的定位置啊,你没看见沈姐姐很窘迫么?这毕竟是召南和沈姐姐的终身大事啊。”  “二叔本就不能在这里多待,这事儿速战速决最好了,况且你和小元都显得不太自在。”  后面的这个才是重点吧。  小元搂住莫七的脖子,在他侧脸吧唧一口,“爹地,你最好了,我就知道,你是心疼我的。”  莫七指了指一边的脸,看了看纪卿,“你看你儿子多主动,你不准备奖励我一下么?你看我多温柔体贴。”  莫七只是说笑,按照纪卿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只是没想到纪卿居然直接走过去,俯身。  小元和莫七都是睁大眼睛,纪卿怎么和莫其学谈了一阵子,性子都变了。  莫七忽然显得有些紧张,小元更是死死地盯着纪卿。  纪卿凑近他的脸,在他侧脸浅浅印上一个吻,“莫七,我会对你好的。”  莫七的脸忽然一红,而小元搂着他的脖子,感觉更加明显,因为爹地的体温在不断升高。  “卿卿,你抢了我的台词。”莫七伸手勾住她的脖子。  两个人鼻尖轻触,莫七嘴角邪邪的翘起,“我会对你们母子好的。”  “话说我能下去么,受不了,太腻歪了!”小元挣扎下爬下轮椅。“妈咪,你变了。”  “我哪里变了。”纪卿轻笑。  “你以前都不会这么随便的。”  纪卿伸揉了揉眉角,“这不是你一直希望的么?”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个臭小子一直站在莫七那边,极力撮合他们。  “妈咪,你真的知道我想要什么么?”小元双手撑着下巴,一脸天真。  “不是我们在一起?”  小元摇摇头,一脸嫌弃的看着纪卿,扭头往楼上走,“我想要个妹妹!”  纪卿脸一僵,倒是莫七兀自一笑,“你什么时候满足你儿子的希望啊。”  纪卿瞪了莫七一眼,脸登时红了,混小子,居然调侃起她了。  孙令柔和沈贯中急匆匆的换了衣服就往酒店去了,他们是东道主,总不能让莫家的人等他们。  “这家人性子还真是急,也不提前通知一下,弄得我们措手不及。”沈贯中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  “听小筠的口气他们平时挺忙的,不过人家既然都到维城了,也是有心意的。”孙令柔对莫召南很满意,加上沈筠年纪不小了,女儿固然不愁嫁,但是能看着她出门也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心愿吧。  “嗯嗯,可不能失礼了。”  孙令柔和沈贯中到酒店的时候,询问了一下前台,知道他们还没到,心里松了口气。  而此刻门口忽然有四五辆车前后停下,维景酒店是维城顶级的酒店,平时来的人都是有钱有地位的,这种排场很常见,但是这明晃晃挂着军区牌照的几辆路虎还是让人不得不侧目,这是哪个大人物来了么?  从车上下来几个穿西装的黑衣人,下车之后,似乎在观察周围的情况,接着他们居然看见沈筠从车中下来。  孙令柔和沈贯中对视一眼,都有些惊讶。  周仪随后下车,衣着朴素,却难掩华贵,目不斜视,只是对着沈筠耳语了几句,气质高雅,而随后下来的男人,虽然一身便服,但是浑身那种气场,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那小子不是说他父母就是普通人么?”  “这我哪里知道。”沈贯中也是一头雾水。  沈筠已经看见自己爸妈了,“爸妈,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早。这是召南的父母,召南还有点事,待会儿过来。”  “亲家母,不好意思哈,我们时间比较紧,所以才这么冒昧打扰你们,真的不好意思了!”周仪虽然平时有点抽,不过遇到这大事的时候,还是很沉稳的。  只是周仪这句亲家母,让孙令柔心里咯噔一下,本来看架势还以为会和难相处,这一声亲家母,算是认定沈筠了吧。  “是我们太失礼了,早知道你们过来,我们应该提前准备的。”  “我们来得比较突然,正好碰见了小筠这孩子,我就想着择日不如撞日,可能太冒昧了。”  “不会不会!”  两个女人客套了一下。  莫其学终于忍不住开口,“进去聊吧。”  “你看我,一激动就忘了场合了,亲家母,赶紧走吧!”周仪笑着说,孙令柔对周仪印象挺好,随和点的婆婆,至少沈筠嫁过去不用受气。  “首长,莫中校到了。”一个人走过去,对莫其学说。  “还不让他滚过来,慢吞吞的!”莫其学这完全就是不怒自威。  沈家父母倒是一愣,不过对他的身份也不好猜测什么,只能先忍住疑惑。  莫召南正在开会呢,就被自家老爹一通电话告之让他赶紧过来,他衣服都没换,这一身军装显得分外惹眼。  莫召南推门进去,“伯父伯母好!”莫召南看到沈筠父母顿时显得有些局促。  “这么慢,你爬过来的么!”莫其学瞪了莫召南一眼。  “有点事情耽搁了,伯父伯母,你好意思啊,让你们久等了。”  “没事没事我们也刚刚到。”  周仪很长时间没见到自己儿子了,忽然想起了前段时间听说莫召南受伤的事,直接拉住莫召南的胳膊,“怎么瘦了啊,是不是最近太辛苦了啊。”  “没事,最近军演嘛,有点累而已。”  “你个死老头子,这次他明明可以休息的,你非要安排他参加!”  “这是组织的安排!”莫其学一本正经。  “你少拿组织打哈哈,你看把儿子都折腾瘦了。”  “男人嘛,吃点苦是好事!”  “那你干嘛不去行军打仗。”  “我也是这么过来的啊!”莫其学看着护犊的妻子,显得很无奈。  “那你当时也没这么瘦啊,真是的,我们家南南之前可没这么瘦!”  “咳咳……”沈筠被一口水呛住了,莫召南蹙眉,伸手给她递了章面纸,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吧。”  “没事没事,不好意思,伯母!”  “没事没事。”周仪笑了笑,“亲家母,亲家公,我们赶紧点菜吧。”  其实沈筠是被周仪那一句南南直接雷到了。  这头的邹峰接了赵琳的电话,急匆匆到了他们所在的公寓,他没想到,迎接他的居然是赵琳、纪泽衍还有一大堆行李箱。  “你这是做什么啊?”邹峰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能说他心里的第一感觉就是拔腿就跑么?  “我和纪衡山闹掰了,准备搬出去。”  “怎么会闹掰了呢!”  “反正房子已经在我手里了,他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我迟早是要搬出去的,你那里……”  “我就是自己租的单身公寓,你一个人还行,可是……”还带个孩子,多多少少不太方便吧!  赵琳自然明白邹峰的考量,“那这样吧,先找个宾馆住下,然后我们再找大一点的房子吧。”  “嗯嗯,我帮你们拿行李!”邹峰弯腰去拿行李,赵琳眼睛无意中一瞥邹峰的衣领,赫然发现那抹口红印。  “这是什么!”赵琳忽然揪住邹峰的衣领。  邹峰当时以为赵琳有急事,急匆匆的过去,完全忘了口红这事儿,“就是……”  “邹峰,你这样对得起我么!”赵琳刚刚和纪衡山吵了一架,心里本来就很憋屈,被邹峰这么一刺激,完全爆发了,扯着他的衣领就不撒手了。  “你干嘛啊,松开!”邹峰和赵琳拉扯着衣服。  赵琳此刻完全是泼妇本质毕露,邹峰心里懊恼得要死,怎么和这种女人拉扯不清的。  “邹峰,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对你还不够好么!”  “赵琳,你松开,大家在看!”  邹峰看见有路人指指点点,觉得脸都快丢光了。  “我就不松,邹峰,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我是不会松手的!”  “你要什么说法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的,你要什么说法!”  “邹峰,你混蛋!”赵琳使劲撕扯着他的衣服。  而他们并未注意一辆车子停在了路口,从车上下来几个警察,手中拿着照片,看到他们直接走过去。  “请问你们是赵琳和邹峰么?”  “警察同志,我们就是闹着玩的。”赵琳压根忽视了,这警察是认识他们的,以为他们争执被巡警看见了。  “我问你们是不是赵琳和邹峰。”  “嗯,是!”赵琳好邹峰纷纷点头。  “那就带走吧!”  “你凭什么抓我们啊!”邹峰急眼了。  “就是啊,我们又没犯法,你凭什么抓我们!”  “纪衡山自首说自己挪用公款,你们两个人也有共犯的嫌疑!”  赵琳和邹峰脑子瞬间炸开了。  邹峰是是完全一头雾水的,而赵琳此刻双腿一软,她没想到纪衡山居然会选择同归于尽!  ------题外话------  好吧,赵琳把纪衡山逼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纪衡山这种人,既然他都这样了,自然不会让赵琳好过的!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