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04 渣父领盒饭(戳戳戳)






      这一夜纪暧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都睡不着,刚刚睡下,忽然被噩梦惊醒,当她猛然睁开眼睛的时候,额头上都是冷汗,她洗了个脸,下楼去喝水。

  为什么她总是觉得眼皮在跳呢!

  她和钟叔回来之后,解散了家中大部分的佣人,只剩下一个做饭一个打扫家务的阿姨,所以偌大的纪家显得格外空旷,到了半夜时候,似乎还透着一丝诡异。

  这段时间过得无比轻松惬意,说实话,以前的她总围绕着沈穆清转,难得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现在喝茶逛街,真的很舒适。

  而此刻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沉闷,纪暧心里咯噔一下,拿起电话,“喂——这里是纪家。”

  “纪先生突发脑溢血,现在正在抢救,你是不是他的家人!”

  “哐当——”纪暧手中的水杯瞬间掉落,“我是,他想在怎么样?”

  “他的病情很危急,我们联系不到纪太太,只能联系你了,现在医生正在给他进行抢救,需要家属签署同意书!”既然说到这话了,纪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嗯,我马上过去!”纪暧说着穿上外套就往外面走。

  此刻已经是深夜,医院很安静,纪暧到达抢救室的时候,一个护士立刻走过来,“纪小姐,纪先生的病情无法拖延了,需要您立刻签字。”纪暧想也没想,就在手术同意书上面签了字,而此刻抢救室门口居然坐着两个警察。

  气氛很凝重,走廊很安静,足足等了三个多小时,医生才出来。

  “病人的病情已经基本稳定了,不过他这辈子估计只能在病床上度过了,所以需要有人专门护理,有条件的话,请个护工吧!”

  纪暧呆愣的点了点头,纪衡山之前就有这种病症,只是之后稳定了下来,纪暧没想到,这怎么忽然就……

  “那他什么时候醒?”警察追问。

  “麻药过后估计一个多小时就会醒了,不过他的口齿可能不会很清晰,所以……”医生显得很无奈。

  “那好吧。”

  纪衡山被送入了观察室,纪暧则被警方带到外面进行调查。

  “纪小姐,请问您知不知道你父亲涉嫌非法挪用公款的事情。”纪暧一脸懵的看着他们。

  “你们在说什么呢,挪用公款?”

  “是您父亲自己打电话报警的,他自己给我们提供了证据……”其实他们就是有几个细节需要和他核实一下,不过鉴于纪衡山现在的身体情况,也许他们直接调查取证会更快吧。

  纪暧身子僵硬,似乎很难消化这个事情,更何况还是自首,“怎么可能呢,公司是我们家的,他为什么要挪用公款?”

  “具体的原因我们就不懂了,如果你有什么情况随时和我们联系吧。”纪衡山这个样子是不可能带回去接受调查了。

  警局

  “赵女士,纪先生对自己犯罪行为完全供认不讳,在七八年前你还是他的秘书,你们利用公司职务之便,从公司非法挪用资金高达千万,用于私用,这些都是犯法的,不知道赵女士对这一切如何解释?”

  审讯室内,赵琳脸色刷白,她完全没想到纪衡山居然出手这么狠。

  赵琳这么有恃无恐的离开他,不过也是仗着她手中握有纪衡山挪用公款的证据,这个事情若是被揭发出来,纪衡山能够将牢底坐穿,握着他的弱点,赵琳才安心离开,没想到纪衡山居然会选择这么惨烈的办法。

  她的脑子都是懵的,审讯室内灯光很暗,对面的两个警察面色冷凝,空气中仿若都漂浮着一股让人窒息的味道。

  “赵女士,这些款项都是经过你的手的,我们已经在寻求和丁氏,也就是以前的纪氏配合调查了,很快那边就有情况反馈回来,趁着现在还来得及,你还是趁早认了,不然到时候就迟了。”

  “你在说什么呢,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东西若是认了,她这辈子就毁了,她不能这么做,绝对不能。

  “赵女士,纪先生已经将你们挪用的证据都移交给我们了,你现在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等天亮,警方就会进入公司,这些账目只要核对上来,我们立马就能将你定罪了。”那人看了看手表,“还有三个小时天就亮了,你能考虑的时间不多了。”

  “您若是现在招认的话,我们可以在提交诉讼的时候,酌情考虑向法院申请对您进行一定量的减刑,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您要考虑清楚。”

  赵琳哪里会不懂这个道理,可是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刺激了一下纪衡山,纪衡山居然就会这般报复自己,而且还是同归于尽这样的方法。

  但是此刻赵琳根本不知道警方的手里到底有多少的证据,也不知道纪衡山到底供认了多少,这要是自己说漏嘴了,这可怎么办啊!

  赵琳的心里面自然又有了自己的一番计较。

  “我之前不过是纪衡山的秘书罢了,我根本没有实权,你让我如何挪用公款啊,我和纪衡山刚刚闹掰了,他这明显就是想要拖我下水,他就是见不得我离开他,警察同志你们不能偏听偏信啊。”赵琳极力反驳。

  “虽然说我是总裁秘书,但是我平时的工作不过是帮他整理文件,安排一下工作活动而已,我怎么可能接触到公司账务呢!”

  那两个人对视一眼,“赵女士,您的儿子还在外面坐着,你现在若是招了,或许你能少坐几年牢,多陪陪他。”

  警方一提到纪泽衍,赵琳身子一僵,双手死死地攥紧衣服,纪衡山,你好狠,你居然连儿子都不顾了。

  对面的两个警察对视一眼,起身准备离开。

  赵琳心里一紧,纪泽衍真的是算是她的软肋,她父母去得早,对于他来说,唯一的亲人就是儿子了。

  “等一下,我能见见我儿子么?”

  “不好意思,现在不能。”

  “那纪衡山呢,我能不能见见他!”

  “他在抢救,生死未卜!”

  赵琳身子一软,靠在座椅上,脑子一片空白,她完了,彻底完了!

  其实挪用公款的秘密,算是她和纪衡山之前彼此牵制的一个筹码,她有这个筹码,这么多年才能稳居纪太太的位置,而这也算是她最后的保命符,没想到,现在居然变成了催命符。

  纪卿第二天刚刚睡醒,就接到了公司的电话,说是警方一大早就来查账。

  纪卿直接从床上起来,简单洗漱了一下,就急匆匆赶往公司。

  “爹地,妈咪连早饭都没吃,部队有紧急任务么?”小元吧唧吧唧的喝着牛奶。

  莫七若有所思的盯着纪卿的背影,纪家的事情,总算是要做个了结了。

  “估计是吧,吃早餐,待会儿和你一起研究模型。”

  “欧耶!”小元低头吃东西,莫七会心一笑,伸手揉了揉小元的头发。

  纪卿没有任何管理公司的经验,现在管理公司的人,都是莫七推荐过来的,能力已经得到了股东的认可,所以纪卿也很放心。

  “到底是什么情况。”警察不可能无缘无故过来的啊。

  “前任总裁自己检举自己挪用公款,警方现在要求调查公司十年之内的账务,进行调查取证。”

  此刻一个警察过来,“纪小姐,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您,能不能麻烦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好的,没问题。”纪卿点了点头,虽然有些不明就里。

  因为公司很配合,所以调查取证显得异常顺利,而纪卿也在警局看见了一个人蜷缩在审讯室外的纪泽衍。

  “怎么把孩子一个人留在这里?”纪泽衍小小的身子,死死地蜷缩在门边,那般可怜。

  “我们本来准备带他去休息室的,可是这孩子脾气别扭得很,说是要等她妈妈,赖在审讯室门口就是不走了,我们也没有办法。”警察叹了口气,他们也很忙啊,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照顾他。

  “这孩子也是够可怜的,这事一闹出来,这父母都犯法了,他年纪还这么小,倒是真可怜。”

  纪卿走过去,第一眼见到纪泽衍的时候,他是个被父母娇惯坏了的小少爷,嚣张跋扈,不可一世,还口口声声叫嚣着要把自己赶出去,而此刻他就像流落街头的猫咪,灰败可怜。

  纪泽衍看见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停在自己面前,他缓慢抬头,脸肿得异常厉害,眼睛红肿得像是金鱼的眼睛,看到纪卿,他一开始并不是害怕,而是有一种压抑已久的害怕和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

  “哇——”他直接抱住了纪卿的大腿,开始大哭。

  这段日子他是真的被吓死了,从富贵人家的少爷,落魄之后,接下来又是父母不和,争执,到现在在警局蹲了一夜,就是成年人都会觉得吃不消,更何况他不过是个孩子。

  纪卿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纪泽衍的脑袋,“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呜呜……”纪泽衍完全听不见纪卿的话,只是死死地抱着她,哭了十几分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纪卿才蹲下身子,伸手帮纪泽衍擦了擦眼泪,“没事了,都过去了,乖!”

  纪泽衍身子忍不住抽动,颤颤巍巍的点了点头。

  “爸爸,妈妈,他们……”纪泽衍不知道如何描述,只是指了指审讯室。

  “别担心,我会处理的,你现在和这个叔叔去洗个脸好不好。”纪卿指了指站在自己身后的公司财务经理。

  “小少爷,跟我去洗个脸吧,好不?”男人四十出头,在纪氏做了十几年了。

  纪泽衍却死死的抱着纪卿的胳膊,愣是不松手,他现在就像是惊弓之鸟,受不得一点惊吓了。

  “但是我得去看看你妈妈啊,那你乖乖在门口等我好不好?”纪卿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温柔。

  纪泽衍想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赵琳没想到,第一个见到的熟人居然是纪卿。

  “都是你,全部都怪你,我们家才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这个扫把星,你来这里做什么,你给我滚啊,滚开!”纪卿进入审讯室,一句话都没说,赵琳劈头盖脸对她就是一顿臭骂,纪卿只是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径直坐下。

  “你来做什么,看我的笑话么,纪卿你赢了,我现在是阶下囚,弄不好还得在牢里度过余生,这样你还不满足么,你到底还想怎么样!”赵琳显得有些歇斯底里。

  “呵呵,这都是命啊,到头来都是要还的,还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拿着钱逍遥快活,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到最后还是变成这样了!哈哈……”

  赵琳自言自语说了一大堆,刚刚警察已经将证据摆在了赵琳面前,她就是不想承认都不行。

  纪卿双手抱胸,看着赵琳。

  这个女人从前那般不可一世的出现在她们母女面前,年轻漂亮,带着自傲和嚣张,而此刻沦为阶下囚,憔悴不堪,脸上皱纹都看得清清楚楚,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啊。

  “你真可怜。”

  “我不需要你可怜我,我根本不需要你的同情和可怜,你现在看完我的笑话了,你可以走了吧!”

  赵琳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而纪卿则一直冷眼旁观,那种冰冷的视线,淡漠的神情,让赵琳有些无所适从。

  “我没有同情你,可怜你,今天这一切都是你活该,是你应得的!”

  赵琳给他们家造成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这个女人就算是下场再凄惨,对于她,纪卿是不会有任何一丝怜悯和同情的。

  “那你来做什么,真的是看我的笑话?”赵琳冷哼。

  “我只是来看看你而已,看到你过得不好,我也就安心了!”纪卿起身就准备离开。

  她的手刚刚放在门把手上,“噗通——”一阵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传来了一阵沉闷的声响。

  纪卿的手顿了一下。

  微微侧过头,赵琳就跪在她的身后。

  “纪卿,我求你一件事!”

  不用赵琳开口,纪卿也知道她想要说什么。

  “泽衍还小,我求你……”

  “再怎么说也算是我弟弟,我不可能看着他流落街头!”激情说完拉开门。

  而身后的赵琳则是对着纪卿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

  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纪泽衍了。

  从她怀孕开始,纪泽衍就是她的筹码,和纪衡山交易的筹码,对于这个孩子,赵琳亏欠得太多,一直以来她想到的都是她自己,她可以被人唾弃,可是纪泽衍也在承受着被人的指责,小三儿子的污名一直伴随着他。

  她自己进去就算了,可是纪泽衍呢,他就剩下他自己了,这是赵琳此刻唯一惦念的。

  “纪卿,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妈妈!”

  “砰——”审讯室的门已经被合上了。

  纪泽衍又一次扑过来抱住了纪卿的大腿,纪卿低头看着他,他此刻就像是一个受惊的小鹿,可怜兮兮的盯着纪卿,仿若纪卿就是他唯一的依靠一般。

  “走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去医院看看……”爸爸或者父亲,纪卿是无论如何都叫不出口了。

  “看爸爸么?”纪泽衍脸上露出了一些喜色,纪卿点了点头。

  当他们到医院的时候,纪暧就坐在病房门口。

  “姐,你怎么过来了?”

  “警察去公司了,他怎么样了?”

  纪暧摇了摇头,脸色有些灰败。

  很快的医生从病房出来,“病人醒了,你们可以进去看看他,不过最好别聊太久!”

  纪卿和纪暧点了点头,带着纪泽衍一起走了进去。

  纪衡山眯着眼睛,当他看见姐妹两个人同时出现的时候,眼前顿时一亮,脑海中浮现起她们姐妹两个人小时候,每次他下班回家,两个人就会跑过来让他抱抱,可是一晃这么多年了,这种事是再也不可能发生了。

  就是几天的功夫,纪衡山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有些形销骨立一般,整个人瘦得不成样子,他的手臂上还带着吊瓶,身边有很多仪器在跳动,他只是冲着纪卿和纪暧招了招手。

  那双手干瘪,暗灰没有一点血色,颤颤巍巍的,就剩下皮包着骨头了。

  不过几天的功夫,他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姐妹二人对视一眼,走了过去,纪衡山眼眶顿时有些湿润了,他伸手想要够什么,可是他的手刚刚抬起就瞬间掉落,如此反复,纪暧上前拖住了他的手,骨瘦如柴,摸起来都硌得慌。

  “小暧……”他的喉咙干哑,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嘴唇发白,干裂的嘴唇因为他张嘴幅度过大,渗出了一些血丝。

  “嗯,我在。”纪暧死死咬住嘴唇,她明知道这个男人做了什么事,可是看见他这个模样,她还是心酸得莫名。

  或许就是她再恨眼前的这个男人,也改变不了他是她生父的事实吧,这种关系是她一出生就注定了的,血浓于水。

  “爸爸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卿卿……”纪衡山看向纪卿,纪卿扭过头,不去看他,只是放在口袋中的双手却在微微颤抖。

  “我真的不是人,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

  纪衡山的声音颤抖,哆哆嗦嗦的,而且声音极其细微,听得出来他说话很是艰难。

  “我这辈子做了太多错事了,落到今天妻离子散的下场是我活该,我这辈子真的白活了,明明妻子温柔,女儿懂事,我还不知足,真的是自己在作死,变成这个样子,有好日不过,我偏偏要动歪心思,我真的不怨任何人,就是对不起你们了。”

  “你们明明可以像一般孩子一样过得幸福的日子,都被我毁了,我就是个人渣,我不用你们任何的同情,我本来就该死!该死啊……”

  纪衡山老泪纵横,看得纪暧心酸不已。

  “我该去向你们的母亲赎罪了,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们的母亲还有你们这个三个孩子,其实钱财什么的,真的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就是带进棺材里,那又如何呢,人这一辈子吃穿不愁就够了!”

  纪衡山经过赵琳的事情,是真的看开了,可是也太迟了。

  “作为父亲,我不能给你们带来任何的东西,我是个不称职的父亲,我从来没有好好疼爱过你们,我……”

  “你别说了,医生说你需要好好休息。”纪暧是在听不下去了,相比较纪卿,她对纪衡山的感情似乎更深一些。

  “我不奢求你们再叫我一声父亲,我只想你们好好的,遇到喜欢的人就嫁了吧,尤其是小暧你,沈穆清其实不适合你……”

  “我……”纪暧死死咬着嘴唇,但是眼泪却一直在往下落,声音颤抖,“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卿卿……”纪衡山伸手想要去拉扯纪卿。

  纪卿站在那里愣是不动弹,她是根本迈不动,身体和内心都在抗拒和他靠近。

  “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你……”纪衡山老泪纵横,眼泪一点一点落在头侧的枕头中。

  纪卿站在那里,这个他恨了五年的人,此刻就躺在那里。

  当她在部队第一次射击的时候,教官和她说,你就把面前的靶子当成是你敌人,匪徒,可是她却把眼前的靶子,当成了纪衡山。

  那段日子真的很难熬,有的时候甚至整宿整宿的睡不着,在西郊别墅的时候,失眠更是常事,她如果直面纪衡山,或许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掐死他吧。

  “曾经我真的很希望你去死,你这种人真的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不过看你现在这样子,也算是报应吧!”纪衡山毕竟才五十出头,而他这辈子已经注定要和床终身为伴了。

  纪衡山苦涩的一笑,“是啊,我不配活着,真的不配……我也不配做一个父亲,死了倒也干净。”

  纪卿受不了这种煽情的画面,直接走了出去,靠在墙边,深深吸了口气,她完全没注意到纪衡山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她,直到纪卿消失在门口,他眼中的挫败绝望无助,纪卿一概视而不见。

  只要想到母亲,纪卿就绝对原谅这个男人。

  “小暧,我要是走了,你们姐弟三人要好好相处,我这种人不值得你掉眼泪,真的不值得……”

  纪暧死死咬住嘴唇。

  纪泽衍在一边只是一个劲儿的擦眼泪,他看见纪衡山这样,眼泪就是止不住。

  “我能再听你叫我一声爸爸么?”

  纪衡山殷切的看着纪暧。

  纪暧蠕动嘴唇,话到嘴边却愣是没有吐出来。

  “我好累了,我睡会儿!”纪衡山淡然一笑,闭上眼睛。

  纪暧点了点头,带着纪泽衍往外面走。

  “对了,住院手续你们来办理一下吧。”护士正好走过来。

  纪卿和纪暧此刻内心都很沉重,都不想面对纪衡山,“姐,我去办理手续吧。”

  “嗯,那我去买点吃的。”

  两个人一起走到电梯口,电梯很慢,两个人均沉默不语。

  病房中的纪衡山一个人孤单的躺在病床上,陪伴他的除了冰冷的机器,就是淡漠稀薄的空气。

  他看了看一边不断跳动的机器,手胡乱的摸着。

  摸到了电线一样的东西,他用尽全力一扯!

  “滴滴滴——”机器瞬间归于平静,而他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要被抽干了。

  就想害死一条死鱼一样,他面色却无比平静,缓缓闭上眼睛。

  “小惠,我来向你赔罪了!”

  而十几秒后,一群人忽然涌入病房,“1209号病房的家属呢!”护士大喊。

  纪卿和纪暧同时快步走过去。

  “怎么了?”

  “病人去了。”

  姐弟三人顿住了,纪暧直接跑进了病房,纪泽衍则是跟着纪暧跑了进去,纪卿则呆愣的站在原地,她的双腿有些虚脱,她伸手扶住墙壁,只觉得胸闷的难受。

  走了?就这么走了?他居然就这么走了!

  留下了这么一堆烂摊子,他居然就这么走了,纪衡山,你果然是个渣男,生前不负责,死了也这样,纪卿嘴角泛起了一抹苦涩。

  “啪嗒——”一滴眼泪从她眼角滑落。

  病房中传来了纪暧的哭喊声,她一遍一遍叫着爸爸,撕心裂肺。

  纪卿背靠在墙边,深深吸了口气,走了也好,呵呵……

  纪卿处理完纪衡山的事情,已经是下午了,纪泽衍跟着纪暧回家了,还是回到熟悉的地方比较好。

  “姐,不留下一起吃饭么?”纪暧伸手摸了摸纪泽衍的头,他此刻就像是受惊的小兽,死死地攥住纪暧的衣服,愣是不松手。

  “不了,莫七还在等我,我部队也有事情,可能过段时间会比较忙。”纪卿弯腰,伸手捏了捏纪泽衍的小脸,“乖乖听姐姐的话。”

  纪泽衍使劲点了点头。

  纪卿从钱包中拿出了一个护身符,纪暧眼睛一亮,“这不是……”

  “从前母亲求的,一人一个,你的早就被你扔了吧,这个是我的,泽衍,这个送你,可以护你平安的,有了这个,以后都不会你都是平平安安的。”

  “姐姐不用么?”纪泽衍盯着这个小东西,似乎很好奇。

  “姐姐已经有了一个护身符了,这个就送你!”

  “谢谢姐姐。”纪泽衍小心翼翼的接过护身符。

  纪卿回到西郊别墅的已经已经是傍晚五点多了。

  莫七正在坐在院子中看书,小元则拿着遥控器,在操控着一个飞机模型。

  “你可算是回来了?累了吧,已经让人做饭了,你去洗个澡吧。”

  莫七什么也没问,该知道的东西他都知道了,没必要问那么多。

  纪卿点了点头,她忽然觉得其实就这个样子她就很幸福了。

  纪卿洗了澡出来,发现莫七居然在她房间,“你怎么过来了?”

  “想你了呗,过来。”莫七随手扯过毛巾,纪卿蹲在床边,莫七伸手帮她擦了擦头发,“等你军演结束,我们回京城吧。”

  纪卿只是一笑,“想家了么?”

  “我想把你介绍给我的家人。”

  “你爸爸可凶了。”

  “没事,他不会对你凶的,你应该知道的,我有两个叔叔一个姑姑,姑姑常年在国外,姑父是外交官,所以他们不常回来,二叔二婶你都见了,攸宁和召南都很好相处,我的爸虽然很严肃,但是不难相处,母亲在大学当老师,人很随和……”

  莫七不疾不徐的介绍着,纪卿只是点头。

  “那你三叔呢,一直没听你说起过。”纪卿扭头看着莫七。

  “他和三婶去了很远的地方。”

  “难怪不常听你提起,今天我把母亲留给我的护身符给泽衍了,那孩子太可怜了,或许是做了母亲的缘故,我真的看不得他那么可怜的模样。”

  “没事,以后有我呢,我一直都会陪着你的。”莫七从后面搂住纪卿的腰,他将头靠在纪卿的肩膀处,侧头吻了一下她的侧脸。

  “是啊,以后你就是我的护身符了。”纪卿别过头,吻住莫七的嘴唇。

  莫七顿了一下,反客为主,直接搂住了纪卿的脖子,这回纪卿是想要退步都不能了,而莫七则伸手捂住纪卿的眼睛。

  “你这么可怜兮兮看着我,会让我更想欺负你,更容易心猿意马的。”

  纪卿闭住眼睛,莫七吻得很温柔,让人不自觉的就要沉溺其中。

  两个人都太沉迷于这个吻了,完全没注意到门口有个小人已经注意他们很久了,小元一只手捂着眼睛,一只眼睛偷瞄。

  低头看了看手表,五分钟了,两个人不需要喘口气么?

  而此刻周仪正好从外面回来,看到小元、莫离和张叔鬼鬼祟祟的站在纪卿门口,她放轻脚步,走过去,这一看可不得了。

  “咳咳……”周仪没想到是这个画面,这一声咳嗽,直接唤醒了房间中的两个人。

  纪卿有些脸红,而莫七则是瞪了周仪一眼。

  “二婶,你回来做什么?不是随军了么?”

  “你二叔忙着呢,没空管我,再说了,和你二叔都老夫老妻了,多处一天少处一天都没事,不过你家这个小包子,我可是喜欢得紧啊……”

  小元一听这话,想要逃跑的时候已经晚了,被周仪从后面抱了个满怀。

  “对了你们两个人要不要吃了饭再继续啊。”

  纪卿显得很尴尬,“不了。”

  “怎么能不吃饭呢,不吃饭哪有力气干活啊!”

  纪卿扭过头,她发现莫七二婶的脑回路永远和她不在一个频道上,她想说的是不用继续了,结果人家理解成不能不吃饭……

  “那吃了饭我们再继续?”莫七伸手扣了扣纪卿的手心。

  “一边去。”纪卿瞪了莫七一眼。

  吃饭前,周仪却忽然拉着莫七到了一边。

  “二婶,怎么了?”

  “我昨天和你二叔去见了沈家的父母。”

  “看你神情,应该不错啊。”莫七笑了笑。

  “你知道沈筠的弟弟和卿卿……”周仪觉得关系有点混乱,一会儿是卿卿的未婚夫,一会儿是她妹妹的未婚夫,这两家的关系很混乱啊。

  “这都和卿卿没关系了,二婶,你就别想那么多了,以后沈筠肯定跟着召南回京城的,这边的事情你也别操心了。”

  “可是我刚刚听说这沈家和陆家又有点关系,前段时间我可是听说了,晏子和李家闹翻了,这李家和陆家是一条船上的,晏子可是向着你的,你说说这该怎么处理。”

  “二婶,你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操心这个做什么啊,我处理事情你还不放心么,反正不会把你媳妇儿弄没的。”

  “你这臭小子,我是关心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二婶,操心太多的话,很容易长皱纹的。”莫七摇了摇头。

  “算了算了,这事儿我不管了,你们自个儿闹腾去!”周仪叹了口气,“那你和我说实话,你这是打算动陆家?”

  “谁和你说的?”莫七苦笑,“陆家又没招惹我。”

  “那你动了李家,不照样是打了陆家的脸,你让陆家的人怎么想。”周仪从小就看不懂莫七,他心思重,她哪里看得透他啊。

  “这事儿本来就是李家做得不对,况且我还没出手呢,是晏子做的,陆家凭什么赖在我身上。”

  莫七双手一摊,准备置身事外。

  此刻正在看会的晏司慕冷不丁打了个喷嚏,他哪里知道莫七就是挖了个坑,而他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跳进去了。

  周仪叹了口气,“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管不着,但是陆家这几年风头正劲,你很久没回京城了,对京城的形式或许不太了解,在政界,陆家已经和东方家平起平坐了。”周仪虽然不掺和这些事,但是京城的局势还是很了解的。

  “二婶,东方家这几年不过是韬光养晦而已,前几年刚刚换届,东方家不想太出头罢了,陆家这几年锋芒确实无人能敌,但是就像是这个盆栽。”

  莫七指了指一边的盆栽,随手拿起一把剪刀,“你看这一枝,长得这么好,可是和整个盆栽却格格不入了,这么突出,迟早会被……”

  “咔嚓——”莫七直接将花枝剪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东方家根深蒂固,在政界的关系更是盘根错节,若是哪天振臂高呼,陆家嘛……”

  周仪无奈的摇了摇头,莫七这人虽不在京城,不过对几个大家族的形式还是了如指掌。

  “什么时候回京城,老爷子念了你很久了,这么长时间都不会去,老爷子虽然嘴硬,其实心里是想你的。”

  “我知道,等军演结束的,卿卿会有一段时间的假期,而我……”莫七伸手摸了摸腿,“到时候会回去的。”

  周仪看了一眼莫七的腿,眼中满是惋惜,莫七在京城的锋芒是无人能比的,可是偏生在最好的年纪发生了这种事,没有人不为之惋惜的。

  纪卿此刻准备吃饭,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这种特定的铃声已经好久没有响过了。

  就是小元都竖起了耳朵。

  纪卿接起电话,“喂——”

  “亲爱的,你在哪里呢?”女人声音柔美,“你个坏人,都不知道人家很想你么?怎么一回国就不联系人家啊,害得人家孤枕难眠啊!”

  纪卿瞬间满头黑线,“正常点好么?”纪卿揉了揉太阳穴。

  “正常点?好啊。”女人声音轻快,“死鬼,人家想你了!”

  那娇媚的声音,尾音还故意拖得很长,弄得纪卿身子一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手机外音有些大,周围的人都听见了那头女人的撒娇声。

  纪卿将手机拿得远一些,伸手掏了掏耳朵,那边等了十几秒,那边愣是没动静。

  “卧槽——纪卿,你几个意思啊,居然无视我,你信不信我立刻杀过去啊,你是不是这段时间找到新欢了,所以准备对我始乱终弃啊!”

  莫七此刻转动轮椅过去,直接从纪卿手中拿过电话。

  “这位小姐,请你没事别对我的夫人进行性骚扰,这样我们会很困扰的,而且我夫人性取向很正常,谢谢!”说完莫七就将电话挂断了。

  另一头的女人彻底懵了。

  “怎么了?”一旁在玩游戏的男人侧头过去。

  “男人?”女人疑惑的睁大眼睛,显得有些惊悚。

  “老大毕竟也是女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也是很正常的。”男人继续低头玩电脑。

  “那个人叫老大夫人?”

  “啪嗒——*!”男人咒骂一声,“按错键,死了!”

  他转身看着女人,“夫人?老大结婚不可能不通知我们的,你是不是听错了啊!”

  “滚一边去,我怎么可能听错啊,这人还威胁我来着,老大那么单纯,被人拐走就糟了。”

  男人抓了抓头发,“其实老大很聪明的,就是有点高冷,再说了,老大找到幸福不是很好么!”

  “老大是我的啊!”

  男人嘴角抽了抽,女人又一次拨通了电话。

  西郊别墅

  因为刚刚的电话,气氛已经有些尴尬了。

  “莫七,其实那个人是……”

  “魅力挺大的,居然有女人追上门了……”莫七说话酸酸的,他就是不想任何人多看纪卿一眼,女的也不行。

  周仪和莫离对视一眼,选择观战模式。

  “那人是我的……”

  电话又响了,纪卿低头看看电话,莫七冲着她诡异一笑,“开外音。”

  纪卿没办法,按下接听键顺便按下了外音。

  “纪卿,你什么时候嫁人的,你特么的都不通知我?你不会是和人私定终身了吧,纪卿,你的三观呢,你的道德观呢,你的贞操观呢……”

  那边劈头盖脸就是一大段话。

  纪卿嘴巴抽了抽。

  就是莫七都没想到,这女人居然直接把纪卿指责了一通。

  “我真不是,你听我说……”

  “不用了,真的,老大,说真的,你也是个女人,独自抚养一个孩子不容易,再说了,你也要解决正常生理需求,我都理解!”

  “对啊,老大,我们都理解你,哈哈,话说小元没捣乱么!”男人插嘴,莫七皱眉,怎么还冒出一个男人,“说实话,你家这只小狐狸,一般人制不住他!”

  “你们胡说,我才不是小狐狸!”

  “哎呦,炸毛了!”女人娇笑,“来,给阿姨亲一口!”

  “老不正经!一把年纪了,难怪找不到男人!”小元冷哼一声。

  那头立刻沉默几秒,传来了男人的大笑。

  “老大,我和你说真的,这女人听说你找了个男人,都要跳脚了,要去找那人火拼呢!”

  “哦?谁想找我火拼?”莫七声音清泪温润,听声音明明是那种温润如风的男子,可是那声音中偏生透着一股隐约的霸气,尤其是那一个“哦”,带着一丝威胁,还有一丝轻蔑,让对面的女人心里咯噔一下。

  对面的两个人敌视一眼。

  老大该不会找了个老狐狸吧,这家是掉狐狸窝了么!他们怎么觉得背后寒碜碜的,这个男人看样子很不好欺负啊!

  ------题外话------

  渣父可算是领盒饭了,写得快憋死我了!

  有人问过我这两个人是谁,其实从小说开始,我就有提过的,一般都是从小元口中说出来的!这两个人设是很早之前就有的!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