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06 机场偶遇,军演夭折






      刚刚从警局录完笔录,纪卿开车,载着Ada和艾斯直接往军区。

  “老大,我们就是想去找你蹭个饭而已,不过这也算是歪打正着,不然今天铁定出事,不过你和你妹妹长得真的好像啊,双胞胎果然很神奇。”艾斯手肘有些受伤,他伸手搓揉,一脸讨好的盯着纪卿。

  “我和你们说过,到维城直接去军区报道。”纪卿脸上看不出悲喜。

  “不过卿卿,你的速度够快的啊,你和那个男人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你有照片没,给我们瞅瞅啊!”Ada从后面伸手直接按住纪卿的肩膀,对于莫七她好奇得紧。

  纪卿冷眼扫了一眼那涂满豆蔻红的指甲,“你的指甲要剪了。”

  “老大,别啊,我留了好久的。”

  “我们是参加军事演习,不是去参加演出,你的指甲不符合规定,而且指甲太长,到时候影响操作。”纪卿说得一脸严肃。

  Ada看了看指甲,“我知道啦,待会儿就处理,你别岔开话题啊,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啊。”

  “我觉着肯定是像莫中校那样的,那样的男人才配得上我们老大啊。”艾斯冲着纪卿挑眉。

  “我听那声音觉着这个人肯定不是莫中校那种没脑子的人,听听那天那种威胁人的口气,铁定腹黑。”

  “老大这么单纯,会吃亏的。”

  “你眼瞎啊,你什么时候看见老大吃亏过!”Ada觉得这孩子简直没救了。

  而此刻纪卿的电话忽然响了,纪卿戴上蓝牙耳机:“召南。”

  “立刻到军区报道。”

  “马上到!”

  说话间纪卿已经加快车速。

  等到他们到军区的时候,大部分的人都已经集中起来,纪卿一看这架势也知道军演估计是提前开始了。

  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和莫七说一声呢,他会不会担心自己啊。

  会议室中坐满了人,除了圆桌周围,就是下面也是端着板凳坐得满满当当的,清一色的男兵,所以当纪卿和Ada出现的时候,大家纷纷觉得眼前一亮。

  “赶紧找地方坐下。”说话的是周济,但是坐在上首的人是莫其学,一脸严肃,身子英挺,莫其学这样的人极少出现在他们这样的军区,所以大家都屏气凝神,只是安静的等着。

  莫其学看着纪卿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陌生人一样,这装得还有模有样的。

  莫召南身侧留了位置,不然纪卿三个人还真不知道坐哪里。

  “既然人都到齐了,我就和大家说一下这次军演的具体情况!”周济说着拿着遥控器打开了一边投影,上面立刻出现了一副地图,纪卿只是认真的抬眼看着。

  “这次军演的主要作战范围就是在这里,我们这边主要负责的是从这边拦截敌方的进攻……”周济将大致情况分析了一下,“不过这个地方从来没有进行过军事演习,所以没有任何的经验可供参考,都要依靠大家平时积累的经验了。”

  “这个地方逼近边境了,在这个地方演习……”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立刻就有人提出了质疑。

  维城这个地方再往北边一点,就是和别的国家接壤的地方,这个地点未免过于“暧昧”了,而他们这次演习的地方正好就是维城以北这一块,这个地方这几年毒贩很猖獗,而这一杯有一块还连接着海域,很多境外偷渡,或者通过船只运送毒品,这个地方曾经一度被称为“死亡地带”。

  这个选择地点,是不是有些不妥当,毕竟不是实战,而是演习。

  这个地方弄不好真的会出事的。

  “这次的地方为什么定在这里,其中有一部分也是因为这里匪患猖獗,也许你们面对的敌人并不是我们的战友,而是真正的匪徒,所以我让你们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这次的演习,就是实战!”

  “这是我们国家的地盘,是我们应该守护的土地,别告诉我,你们怕了!”莫其学语气低沉,扫了一圈众人。

  “不怕!”众人挺直腰杆,莫其学满意的点了点头。

  周济说得慷慨激昂,而纪卿和莫召南对视一眼,似乎对这次的演习都有了进一步的考量。

  顺理成章的,纪卿三个人还是在莫召南所在的分队,纪卿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勘察和联络工作,属于后方支援,纪卿是不用直面敌方的。

  会议结束之后,他们就直接进入了封闭式的管理,这期间和外界是完全断绝联系的。

  纪卿忙活了一整天,忙着修检设备,检查各个操作系统,还有维护自己这边的系统安全,等到忙完天都黑了。

  纪卿揉了揉脖子,起身准备去食堂,还没到食堂门口,就碰见了莫其学。

  “首长好!”纪卿挺直腰杆,行了个军礼。

  “嗯,才吃饭?”莫其学虽然一脸严肃,不过首长主动找人搭话,倒是惹得来往的人注目。

  “嗯。”纪卿目不斜视。

  “一起!”

  “是!”纪卿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啊,想趁着吃饭时间休息一下的,没想到遇到首长了。

  莫其学刚刚进去,食堂的人全部起身,冲着他行了个军礼,“首长好!”

  “嗯。”莫其学颔首点头,“坐下吃饭!”

  “是!”只是本来热热闹闹的食堂,瞬间变得异常安静。

  就是吃饭的声音都小了很多,大家都纷纷将饭扒进嘴巴中,都没咽下,就急吼吼的往外走,弄得纪卿更是觉得头大。

  这吃饭的时候,纪卿更是觉得有些如芒在背。

  “你怎么只吃青菜啊,看你瘦的,吃点肉!”莫其学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盘中的红烧肉夹了两块放在纪卿盘中。

  “谢谢首长。”纪卿暗自叫苦,其实她根本不爱吃红烧肉好么!

  “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不用这么客气,我们什么关系啊,还这么客气,吃饭!”莫其学动作很快,纪卿只能埋头使劲扒饭,他现在只想有个人来救救她。

  “你和阿七说过了?”莫其学一边喝汤一边盯着纪卿。

  “还没有来得及,他应该会理解的吧。”

  以前若是有演戏,Ada和艾斯都不会全部参加,小元都是交托给他们的,也不知道莫七和小元两个人怎么样了。

  “你知道我们红方的总指挥是谁么!”莫其学忽然发问。

  “不是您么?”莫其学的在军中的地位已经很高了,而且刚刚的会议也是他坐镇的,大家理所当然认为是他。

  莫其学摇了摇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莫其学忽然笑得一脸诡异,弄得纪卿心里发毛。

  西郊别墅

  莫七打了几通电话,均是无人接听,小元一边组装模型说:“妈咪应该是开始封闭式集中训练了,军演前都这样。”

  “那之前她参加演习,你怎么办?”莫七低头盯着小元。

  “就被扔给叔叔阿姨呗,我就是个没人疼的孩子了,真是可怜啊!”小元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妈咪每次结束之后,都会有一次比较长的假期,她会带我出去玩。”

  “这样也不错。”莫七已经开始盘算如何利用纪卿的假期了。

  莫离此刻急匆匆的拿着一份文件递给莫七,“七少,陆玖似乎还在打那个新区地皮的主意,貌似是想分杯羹。”

  “他不是想分杯羹,他是想借着这个讨好一下沈家,陆玖以前不会这么沉不住气的,这次是怎么了。”

  “那怎么办?现在陆玖毕竟是市长,我们的势力又不在这边,这陆玖若是不松口,这块地皮岂不是……”

  “沈家无非在打建成之后商场的主意,能够建大型商场的企业可不止他这一家。”

  莫七说着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晏司慕此刻刚刚下班,正准备回家,一看来电,倒是乐了:“喂——”

  “有个生意感兴趣不?”

  “你介绍生意给我?确定没炸?”晏司慕低声闷笑。

  “当做是还你帮我对付李家的人情,我之后把项目发你邮箱,你自己琢磨一下。”

  “嗯。”晏司慕点了点头,“对了,最近京城关于你的流言挺多的,有兴趣听一下么?”

  “说吧。”莫七倒是有些兴趣。

  “传得最多的无非是你快回来的消息,不过他们说你有儿子了!”莫七沉默,“我就说不可能啊,你这人平时就是女人都不碰,居然说你有儿子了,简直乐死我了,我们都说你这辈子铁定打光棍,我和人打赌,你要是有孩子,我就把我最爱的那辆跑车……”

  “爹地,拼好了!”小元举着模型,冲着莫七挥手。

  那头的晏司慕一脸见了鬼的神情,只是手死死地攥着电话,嘴巴一张一合,愣是没说出一个字。

  “晏子,你还在么?”莫七狡猾一笑,“你升级做叔叔了!”

  “卧槽,莫七,你特么的不够意思啊,你这什么速度啊,老婆找了,居然连儿子都生了!”晏司慕有些要跳脚了。

  “注意形象!小元,过来!”莫七招呼小元过去,“叫一声晏子叔叔!”

  “晏子叔叔好!”小元对着电话喊了一句。

  那奶声奶气的声音,一听就是个萌物,晏司慕身后扶额,“乖,等你过来,叔叔给你大红包!”

  小元不会随便要人红包的,所以他看了看莫七。

  莫七冲着小元点了点头。

  “谢谢叔叔!”

  “不客气!”晏司慕简直想要仰天长啸了,上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啊,他们这圈子里的人,莫七虽然看起来最温润清贵,看起来人畜无害,可是却是最难相处的,能入他眼的男人都不多,更别说女人了。

  这忽然间人家儿子都能打酱油了,他真的心都碎了。

  军区这边

  第二天一早,纪卿一行人就拍安排去了他们负责的区域,刚刚到达那里,他们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好像根本无人涉足过,没有可供行走的路,周围杂草丛生,还有各种不知名的蚊虫,周围都是虫子的叫声,只能听见他们踩踏草地发出的沙沙声。

  完全就是野生丛林啊,这个地方要待几天的话,估计回去之后,浑身都是包了。

  而且这一路,莫召南已经拿刀子处理了三条蛇了,其中一条通体花纹鲜艳,一看也是有毒的,这地儿不安全啊。

  “怎么选的这地方啊,我看晚上根本没法过!”Ada一伸手直接拍死一只盯在自己脖子处的蚊子,“就连这蚊子都特别大只。”

  莫召南走在最前面,不断观察着地形,一边走一边和手中的地图进行对比。

  “就在这里埋伏吧,再往左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就是境外了。”莫召南指了指左边,那边都是参天的大树,静谧得有些可怕。

  “那就在这里吧!”

  包括纪卿这个小组的三人,还有另外的四个人,都是莫召南的手下,一行人立刻开始对周围进行了一番勘察,找了个相对平坦的地方,就直接进行伪装。

  纪卿则是直接拿出了设备,开始调试频道,将对讲机递给了莫召南,“已经和大本营联系好了,可以直接对话。”

  莫召南点了点头,他们都是满脸油彩,若不是莫召南那双白得渗人的牙齿,纪卿还真有可能认错人。

  “呼叫本部,苍狼已经到达指定位置,一切准备就绪!”

  “收到收到!”那边立刻做出了回复。

  “队长,你说你为什么叫苍狼啊,而不是叫笨熊呢,这个名字更适合你!”说话的是个第一次参加军演的士兵,貌似只有19岁,叫做钱牧,单是看那双眼睛都透着一股天真。

  “混小子,要死是不是,调侃我!”莫召南冷哼一声,一个拳头砸在他的脑袋上,“都给我打起精神,别给我嘻嘻哈哈的,这次要是输给蓝方,回去之后,你们以后训练都增加一倍。”

  “队长,不带这样的!”钱牧可怜兮兮的盯着莫召南。

  “没得商量!”莫召南检查了一下装备,“纪卿,这里有什么情况么?”

  “目前很安静。”纪卿的显示屏就像是一个雷达系统,不断地在刷新着,中间的红点就是他们所在的位置,“周围若是有信号源闪现,立刻就能反馈回来,不用担心。”纪卿神情严肃,脸上虽然涂着油彩,也挡不住她浑身散发着魅力。

  “纪少校,您多大啊,婚配了么!”钱牧贼兮兮的靠过去。

  “我们老大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你说呢!”Ada冷哼,“小屁孩,毛都没长齐呢,就想泡妞!”

  “我不是!”钱牧脸一红,幸亏涂着油彩看不出来,“我就是好奇!”

  钱牧也是临时分配过来的,对纪卿只听过却不熟悉。

  这种潜伏是十分熬人的,他们足足等了四个小时,所有人维持一个姿势已经很久了,纪卿的屏幕上忽然一个光点闪动,就是几秒的功夫就瞬间消失了。

  “我去,蓝方那群家伙,是不是偷懒了啊,这么长时间才开始行动,特奶奶的,真是等死老子了!”莫召南啐着口水,“我去,怎么虫子都到我嘴里了!呸呸呸——”

  而此刻电脑屏幕开始出现一些不规则的跳动,一会儿在北方一会在东方,一会儿居然就在他们附近!

  “这是怎么回事?”莫召南压低声音,周围只有风声。

  “看样子对方也不是吃素的,这个人在隐藏自己的真实位置。”

  “这跳得我眼花缭乱的,我们的系统不会被入侵了吧。”

  “应该不会,估计是我们这边有小队已经遇袭了,系统被对方截住,他们就是植入了一些代码病毒而已,没事的!”

  “那你赶紧解决,老子手都痒了,再这么等下去,我非全身瘫痪!”莫召南伸手“啪——”的一下,一只蚊子被拍死在他的脸上,都是血。

  纪卿嫌弃的看了莫召南一样,扭头继续操作电脑。

  “艾斯,你负责追查信号源,Ada,你负责继续排查信号源,检查是否附近还有对方别的分队,我得把我们这边的联络加密一下,免得我们所有的行动部署都被对方察觉。”说着三个人就开始分头行动。

  纪卿动作很快,他们这边的安全系统被加固之后,屏幕上那些不规则闪动的点瞬间消失了。

  “老大,我这边的信号源断了,不过可以确定是在东南方。”

  “应该只有一个分队。”

  纪卿直接拿过对讲机,“呼叫大本营。”

  “收到。”

  “请问我们这边有没有队伍遇袭。”

  几秒种后,“有两个分队在地图上已经失去了联络。”

  纪卿紧皱眉头,“你别发呆啊,现在怎么办啊,我们就在这里伏击么?”莫召南现在手痒得厉害。

  “既然他们想要入侵我们的系统,那我们就将计就计!”纪卿手指飞快的转动,艾斯和Ada对视一眼。

  “老大,你这一招太贼了。”

  “怎么了?”莫召南对计算机这一块就是个白痴。

  “就是刚刚过来的时候,你不是掉一个沟里了么!”Ada说完,周围几个人都是捂嘴偷笑。

  这个地方很多地点都没有人走过,地图不过是根据卫星发回来的信息进行整理出来的,并不是很靠谱。

  而莫召南是带头走的,这一脚不甚,整个人直直的栽入了前面一个沟里,他们就听见莫召南一声惨烈的叫声,然后人就没了。

  那个沟早就干涸了,上面都长满了各种植物,而且藤蔓丛生,莫召南拿树枝试了试,是没问题的,可是一脚踩过去,就踏空了。

  而此刻纪卿已经将他们的位置设置在了那个地方。

  而此刻艾斯惊喜的发现,“老大,那边又有动作了,已经定位了他们。”艾斯将自己的屏幕挪向纪卿面前。

  “我这不是贼,是机智,莫中校,待会儿就看你的了!”纪卿冲着莫召南一笑。

  莫召南冲着纪卿点了点头,一行人就看是慢慢往那边挪动。

  半个小时左右,一阵窸窣的声音打破了丛林的寂静。

  莫召南示意所有人敛声屏息,这边太安静了,就是虫子的叫声都格外的刺耳,而那种窸窣声,有东西摩擦草地的声音就显得格外清晰了。

  而对面的人显然还不知道此刻他们已经走进了他们的陷阱中。

  纪卿悠闲地躲在一边,静静等着作战结束。

  忽然一声枪响,从草丛中冒出了一缕蓝色的烟,而莫召南的开枪,让对方立刻警觉起来,可是他们已经完全没有退路,不过好在对方也不是太蠢,立刻进行了掩护,准备让一部分人先走。

  但是莫召南可不打算这么让他们走,攻势越发猛烈,Ada啧啧两声:“我去,莫中校真是越来越猛了。”

  纪卿低头看了看时间,没说话。

  而很快的,莫召南就将对方最后一个人活捉了。

  “真特么的倒霉,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见你!”对方的人显然认识莫召南。

  “那还真巧,说吧,你们的大本营在什么地方!”莫召南举枪对着他。

  “莫中校,本人当兵的基本素养也是有的,要不你就一枪崩了我,特么的,这才第一天啊,就嗝屁了,老子还没玩够呢!”那人恨恨的说,“还有你这个臭小子,你不是说百分之百没问题的么,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说着踢了一下在地上撞死人的屁股。

  那人趴在地上,继续装死!

  “哎呦我去,臭小子,你刚刚不是很能说么,怎么现在哑巴了!”

  “队长,我已经死了,死人是不能说话的!”那人说得一脸认真,气得那个队长要跳脚。

  “算了算了,反正要命一条,你们想怎么办吧!还以为带了个电脑高手,这次能多活一点,没想到第一天就死了!真特么的丢人,你们一个个听着没,丢死人了!”那人嗓门很粗。

  而此刻纪卿嘴巴里面叼着一根草从树后面走了出来,神情悠哉,穿着宽大的军装,虽然涂抹油彩,但是她的身量在军中算是娇小的,尤其是那咯咯咯的笑声,悦耳却又刺耳。

  “你们队的这小子其实并不笨!”纪卿声音清冽,惹得对面那群“死人”纷纷抬头!

  “卧槽!刚刚给我装死,看见女人就这个样子,你们的脸呢!”

  “队长,我已经半年多没见着女人了,你就让我看看呗!”一个人嬉笑。

  “滚蛋,特么的,假期都取消取消!真给我丢人!”

  Ada捂嘴一笑,“只是你们遇到的对手太强了。”

  “纪卿?”那边的队长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没想到居然敌方还有人认识我啊。”纪卿百无聊赖的拨弄着嘴巴里的草,整个一个女流氓。

  “纪少校,我是你的粉丝,求签名!”那个“死去”得小屁孩瞬间跳了起来。

  “哎呦我去,你是死人,死人啊,给我蹲下!”莫召南一脚踹在他屁股上,“行了,你们等着你们的人来接你们吧,我们得走了,没时间和你们耗着。”

  “莫召南,太不够意思了。”那人叹了口气,而他刚刚说完,胸口就被莫召南一枪贯穿,蓝色的烟瞬间从衣服中冒出来,那人面色一僵。

  “看在我们这么熟的份上,我就给你个痛快,够意思吧!”莫召南冲着他挑眉,那人闭着眼睛,直接不搭理莫召南。

  “把战利品都拿着,正好无聊,我也入侵一下他们的系统好了!”

  纪卿这话说完,对方的人差地从地上跳起来,是不是太嚣张了啊!

  “把衣服也扒了!”莫召南嘿嘿一笑。

  “莫召南,你特么的别太过分了!”

  “你是死人,闭嘴,放心,不会让你裸着的,给你留条内裤!”

  然后对方八个人,最后就只剩下八条内裤了,莫召南挑着他们的衣服,笑得分外得意,Ada看着那些人身上面的腹肌,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瞧你这德行,擦擦口水去!”艾斯嫌弃的看着Ada。

  “你不懂,别碍事,闪开!”

  “莫召南,把扑克牌留下,我们好打发时间!”

  莫召南从他们包中居然真的发现了扑克,“你们可以啊,来军演的,居然带扑克。”

  “本来以为这块区域我们肯定拿得下,准备赢了之后打个牌来着,没想到……”

  “信号弹也给你们,天黑受不住了,就发个信号,你们的人估计很乐意把你们接回去!”莫召南说着将其中一个包扔给他们,“我们走吧!”

  说着他们八个人就开始朝着他们走过的方向走过去。

  “为什么他们方阵会有女人啊。”其中一个人仰头睡在草地上,“真是羡慕嫉妒恨啊,人比人气死人!”

  “队长,你认识那个人。”

  “那是我偶像,你们真是孤陋寡闻!”

  “你给我滚蛋,要不是你,我们会死得这么快么!”队长又踹了一下他的屁股。

  “我也没想到能遇到我的女神啊!”

  “纪卿是特招入伍的,在计算机方面天赋异禀,帮助军方破获了许多犯罪组织的网络系统,不是说她不会参加这次行动么,真特么的醉了,情报果然是假的!”

  那人开始碎嘴!

  而几个人无聊,就开始打扑克了,荒郊野岭穿着内裤打扑克,也是没谁了。

  而“歼灭”对方一个队伍的消息瞬间就传到了大本营。

  此刻坐镇红方大本营的除了莫其学,还有一个和他长得有五成像的男人,沉稳内敛,端坐在那里,虽然不说话,可是气场却不容忽视,一身军装,松枝绿色肩章底版上,缀有金色枝叶和三颗金色星徽。

  “大哥,这个纪少校,虽然年纪不大,可是能力很突出,你觉着呢!”莫其学用余光打量着自家大哥。

  “重点。”那人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莫其学伸手点了点桌子,“我就是觉着吧,这姑娘很不错。”

  “你年纪很大了,别总盯着人家小姑娘,弟妹会吃醋的!”某人说得一本正经,莫其学简直想哭,他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好么!

  “大哥,你知道我根本就不是……”

  “召南要订婚了,你没看上那家姑娘,看上纪少校了。”

  “大哥,我不是……”

  “小辈的事情你别操心这么多,省得弟妹说你为老不尊!”

  莫其学每次面对这个大哥,都是觉得自己的智商在一点点的被削弱,他明明就不是这个意思啊。

  “我就是觉着他人不错,我们莫家又不是只有召南一个男孩!”

  而此刻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竖起了耳朵,纪少校莫非要嫁入莫家了,这可不得了了。

  “你是想把他配给谁?老三家的?”某人继续老神在在的喝茶。

  “算了吧,那小子一年也不回家几次,也不找个正经工作,不能坑了这么好的姑娘!”莫其学心里这个着急啊。

  其实莫七的性子有很大一部分是遗传了莫老爹,莫老爹此刻完全一副你说什么他都无所谓的样子,莫其学其实就是想要给他点暗示,结果人家好了,愣是不接招,他能不急么?

  “召南那性子恐怕驾驭不了这种姑娘,你就别想了。”莫老爹继续喝茶。

  “我说的是你家……”

  “砰——”莫老爹将茶杯放在桌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吓得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莫其学叹了口气,“你不会还和阿七置气吧,和孩子还较真了。”

  莫老爹不说话,“那小子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是活该!”

  “是是是,打光棍,你也就在我面前说说,你要是在老爷子面前说,看他不打断你的腿!”莫其学这话说完,莫老爹脸都黑了。

  “你们在看什么,这是在演习,你们当做在玩游戏啊!”

  莫老爹这口气不能撒在弟弟身上啊,只能拿手下撒气了。

  他们只能继续低头盯着各方的动静,愣是不敢抬头,首长发威太可怕了。

  莫其学则悠哉的喝了口茶,大哥跳脚的样子果然好看。

  机场

  而此刻的纪暧、纪泽衍和钟叔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出国一趟。

  纪泽衍似乎是被前段时间的事情吓坏了,变得有些沉默寡言,甚至不上学不和外界接触,纪暧咨询了心理医生,医生建议带着他去外面散散心,加上纪暧发生的劫持事件,纪暧也想着出去散散心。

  他们三个人刚刚到了机场,“泽衍乖乖陪着爷爷,姐姐去办理登机手续。”

  纪泽衍乖乖点头。

  纪暧刚刚穿过大厅,去服务台办理登记手续,忽然一只手她侧脸穿过来,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巴,纪暧心下大骇。

  没等她反应过来,她整个人已经被拖到了一个休息区。

  “陆既明?”纪暧伸手挪开陆既明的手,“你干嘛啊!”

  “先帮我挡一下!”陆既明说着伸手将纪暧搂入怀中,两个人调转了一下位置,纪暧眼睛睁得很大,然后一群黑衣人从纪暧面前闪过,看见这里就是一对情侣,也没多看。

  而纪暧双手撑在两个人胸口,陆既明心脏跳得很剧烈,纪暧也跟着紧张起来。

  “那个……”纪暧伸手戳了戳陆既明的胸口,“人走了!”

  陆既明此刻累得要死,这忽然找了个依靠,这软玉温香在怀,忽然就有些不想撒手了,“也许待会儿还会过来!”陆既明说得异常认真。

  纪暧愣了愣,“那我去帮你看看吧!”说着就要挣脱。

  就算是和沈穆清之前,这种怀抱也不常有,纪暧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紊乱,这种不受控的感觉,真的不太好。

  “不用,会被发现的!”陆既明双手箍住她的腰,纪暧身子一僵。

  “那你的手能不能……”

  “不好意思!”陆既明的手只能往上挪了挪,两个人都显得很尴尬。

  “那些人是谁啊,要不要报警。”纪暧抬头看着陆既明。

  “不用,大哥想让我回京城,我暂时不想回去,他就准备让人押着我回去呗。”陆既明没想到陆玖这次居然会这么认真。

  陆玖对自己一向很好,而且自己之前就算是提出了什么过分的要求,陆玖都不会拒绝的,可是这次居然反应这么强烈。

  到底是因为纪家姐妹,还是因为莫家的关系,陆既明看不懂了。

  “为什么啊?”

  陆既明根本没法和她解释。

  “人呢!怎么没了,刚刚还在这里的!”那几个人忽然又蹦出来了。

  “休息室检查了么!”忽然有人指着这边。

  纪暧身子一僵,陆既明直接捧住纪暧的脸,低头……

  纪暧睁大眼睛,那群人从他们又一次掠过,他们的嘴之间就只有一个的大拇指横着,鼻尖对着鼻尖,气息纠缠,气氛瞬间就变得有些紊乱。

  “可能是出去了,去外面找找!”几个人说着就往外面跑去。

  陆既明这时候才松开手。

  “刚刚不好意思!”陆既明也显得有些尴尬。

  纪暧摇了摇头,只是脸却红得越发彻底。

  “对了,你到机场做什么?要出去?”

  “嗯,带我弟弟出国散散心。”纪暧低头看了看时间,“我得赶紧了,有机会再见,拜拜!”

  纪暧说着就像是一只翩跹的蝴蝶,从陆既明身侧飞过。

  陆既明低头看看自己的大拇指,上面还沾染着一抹粉色的唇膏,草莓味的。

  纪暧好不容易赶在飞机起飞前弄好了手续登机,因为起了个大早,纪泽衍已经哈气连天了,纪暧找空姐要了个毛毯,就让纪泽衍想睡觉了。

  “麻烦给我一杯牛奶!谢谢。”纪暧冲着空姐说,空姐点了点头,转身给纪暧准备牛奶,纪暧则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一杯牛奶已经递了过来。

  “谢谢!”纪暧伸手接过。

  “不用谢!”熟悉的男人声音。

  纪暧一抬头就看见纪泽衍居然直接坐到了她的身边,“你……”

  “出国避难。”陆既明说着对着空姐一笑,“麻烦也给我一杯牛奶。”

  纪暧侧过头喝着牛奶,她怎么觉得这个气氛很诡异呢,出国避难,有必要么?

  丛林中

  自从纪暧入侵了他们的子系统之后,他们一行人就十分迅速的找打了他们的落脚点,而随着蓝方一个个小分队被摧毁,那边的人都开始跳脚了。

  “什么情况,怎么一个个的生命体征都消失了!”在他们的身上面都配备有能够随时追踪的装置,以便在发生意外的时候,能够随时随地知道他们在哪里。

  “不知道啊,都联系不上了!”

  “被谁‘杀’了,这么大地方十几个小分队都没了么!”这损失的人都快要一百了,而且这都打头阵的,都是精英啊。

  “貌似是被一个地方一个分队干掉的!”

  “特娘的,见鬼了!”

  这边急得跳脚,而纪卿这边则悠哉悠哉的开始在这个区域进行清扫。

  一边清扫残余,一边等着大本营的下一步指示,这绕来绕去,居然又绕回来了。

  “莫召南,你是路痴啊,这个地方我们来过!”纪卿指着一棵树上的标记,为了更好地行军和作战,他们会隔一段距离,做上特殊标记。

  “这一片走过去了,上头还没有指令,我们要不找的地方歇会儿吧!”一行人也累了,而且现在天色慢慢暗了,在这种丛林中,似乎有一种莫名的紧张和压抑感瞬间侵袭而来。

  “行吧,休息一下,你再去和上面请示一下,问一下有没有别的作战安排。”纪卿背着仪器也累得要死。

  只是她刚刚将仪器放下,忽然不远处传来了枪声。

  众人心下大骇,这周围他们已经看过了,并没人啊。

  莫召南立刻示意他们全部隐藏起来,片刻之后,有一阵嘈杂的声音,居然还有汽车声,他们几个人对视一眼,而纪卿则打开仪器,“发现不属于我们的信号源!”

  众人顿时提高了警觉。

  因为是军演,虽然双方用的信号不是同一个,但是都是属于军方的,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信号顿时让所有人心里大惊。

  “走看看!”一行人说着将身子潜伏在草中,慢慢的朝着那个方向行进。

  而途中发现了车辙痕迹,艾斯低头检查,“根据车间距还有车轮碾压的痕迹看,这次估计是越野车一类。”

  “走吧。”顺着车辙他们慢慢的走过去。

  “等一下!”

  莫召南忽然叫住他们,他直接起身,天色黯淡下来,晚霞染红了天空,这一片区域仍旧安静得只能听见一些虫鸣鸟叫。

  “队长,怎么了!”

  “你们看!”

  他们走到前面,地上面散落着扑克牌,而且还有血迹……

  “不是军方的人!”

  莫召南和纪卿对视一眼,想到了在作战会议上面,周济一直在强调的,这里处于边境,匪患猖獗,可是他们居然敢对军人出手,胆子真是够大的。

  “我去通知大本营,卿卿,你立刻追查信号源,务必找到那群人的落脚点。”莫召南说着拿出了对讲机。

  而接到了这个消息的大本营,气氛瞬间变得凝重。

  “通知老孙,这次的军演取消,我们需要进行实战了,通知各个分队,立刻回到大本营,将装备更新,这次不是演习了……”莫老爹神色凝重。

  “召南那边要不要唤回来。”

  “让他们远距离跟踪,切勿打草惊蛇,有任何消息都立即回报,现在开始彻查所有人的生命体征,确认失踪人数!”莫老爹双手撑在桌子上!

  简直嚣张至极,动他的人……

  而随着这一声枪响,这次的军演算是彻底结束了,而转为实战,势必优惠发生许多波折!

  纪卿看着莫召南面色愈发凝重,“怎么说。”

  “演习结束,现在进入实战模式,卿卿,你先继续侦查,所有人原地调整一下,现在是实战,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这些人在我们的地盘上这么挑衅,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必须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最主要的是,他们带走了他的战友!

  莫召南双手紧握,猎鹰般的眸子充斥着凌厉。

  ------题外话------

  明天或者后天,纪卿或者莫老爹见面,其实莫七的腹黑是遗传了莫老爹,嘻嘻……

  军演结束之后应该就会开展在京城的版图了,晏司慕和攸宁,还有神秘的莫家老三的那个哥哥也会陆续出现的,哈哈……

  对了支持小暧和小明同学的举个手看看,我准备将他们配个对,没人反对吧……

友书小说:
小友~酒莫贪杯,书莫贪欢。
注意用眼哦,休息一下眨眨眼吧!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