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12 做坏事被抓包






      东方舒歌此刻坐在车中,伸手若有似无的在手抓包上面摩挲,指甲修剪的圆润好看,泛着通透的光泽,细长的丹凤眼微微眯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此刻电话忽然响了。

  “喂——爷爷。”

  “看过了?”那边的人倒是直接。

  “嗯,见到那个女人了。”东方舒歌的语气显得十分随意。

  “怎么样?”

  “我觉得也不怎么样,也就是和莫七生了个孩子而已,我还以为会是什么大家千金,那举止做派,小门小户,真不知道莫七怎么看上她的,莫家人看样子也挺乐意接受她的。”东方舒歌语气轻蔑。

  “这女人我查了,和莫召南关系匪浅,估计是军部的人。”

  “是谁我根本不在乎,我只在乎结果。”东方舒歌语气轻蔑。“况且还是个父母双亡的,处理起来连后顾之忧都没有。”他的口气中带着一抹势在必得。

  “其实莫擎苍人也不错……”

  “爷爷,我说了,我只要莫七!莫擎苍虽然各方面都不错,可是这个男人没有野心。”

  她东方舒歌这辈子一定要嫁人上人,莫擎苍固然不错,可是这个男人对军政方面丝毫不感兴趣,整天都是在玩游戏,她……

  看不上。

  “莫七现在这个样子,他也不可能有……”

  “爷爷,他的腿并不是废了,听说他也在进行复健,站起来的日子指日可待,况且这莫家迟早是莫七的,莫擎苍嘛……除了玩游戏还能做什么,况且还是个没爸没妈的,若是莫老爷子一走,这莫擎苍连个依靠都没有。”

  莫七就不一样了,莫其琛在军中有很高的威信。

  东方舒歌这人一切都是朝着利益看齐,她这辈子最想做的就是人上人,虽然现在也是,可是她还想更好。

  “莫七现在毕竟有家室,你还可以考虑别人啊,最近风头正劲的陆家,或者晏家!”

  “爷爷,陆家不过是昙花一现,蹦跶不了多久,晏家嘛……我不喜欢商人,你是知道的,身上金钱味太重。”东方舒歌这人一向心高气傲。

  “莫七这人谁都清楚,心机太重,你根本把控不住。”

  莫七这人就是他都看不透,心思太深沉,这样的男人过于可怕。

  “爷爷,你一直都说,我若是男儿身,肯定是个合格成功的政客,你还不相信我么?”况且就是有难度才好玩啊,那种随便勾勾手指就能上钩的男人,她也看不上。

  “我只是觉得就算是莫七真的和你在一起了,也只能是二婚,你完全值得更好的。”

  “爷爷,我认定的就是最好的,这事儿您就别担心了,那个女人我见过了,根本不足以构成威胁。”

  东方舒歌挂断电话,看了看窗外,从小到大,就没有她得不到的东西,若是她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东方舒歌刚刚和纪卿握手的时候,明显感觉到纪卿指腹有薄薄的茧子,这种东西可不应该出现在家境殷实的人身上面,所以东方舒歌一早就断定,这纪卿出身一般,估摸着也就是为莫七生了个孩子而已。

  这种女人她见过了,自认为靠一个孩子就可以在大家族生根,可是骨子里还是小家子气,京城这地儿想来踩高捧低。

  纪卿是吧?

  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莫家

  纪卿双手抱胸站在窗边,看着莫七:“不需要和我解释一下那个女人么?”这才刚刚回来,这女人就迫不及待的过来,这摆明了是在和自己示威啊。

  “东方舒歌?”看到纪卿这一脸愠怒的模样,莫七倒是一乐,难道看见纪卿吃醋。

  “不然呢,爷爷不是想撮合她和擎苍么?”

  “这事儿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擎苍的性子你也看见了,和她根本不合,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不过是爷爷推脱不过而已。”

  “所以爷爷一提这事儿的时候,你和攸宁才一脸不可置信?”

  “东方舒歌这个人你也看见了,绵里藏针,而且作为女人,她心思过重,太有主见了。”甚至有些可怕。“你知道她喜欢你?”纪卿俯视着莫七。

  莫七点了点头,“很多年前的事了,只是没想到我都结婚了,她还不死心。”

  “她家境显赫,长得也好看,你怎么对她……”

  “我是你老公,你这是几个意思啊,我是那种人么,我很专一的好么!”莫七叹了口气,“东方舒歌这人我比你了解,从小到大我看得很清楚,她不会喜欢谁,只在乎谁能给她带来更大的利益,她能够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或者物,若是在古代,她就是武则天那样的女人。”

  “野心这么大,为什么不从政?”东方家在政界绝对能说得上是第一把交椅。

  “很多年前一起政党风波,差点将东方家连根拔起,之后的东方一直韬光养晦,东方舒歌也想从政啊,可是时局不允许,不然今天的政坛绝对能见到她的身影。”

  “这刚刚回来,就遇到这样一朵烂桃花,莫七,你真够可以的。”

  而且若是别人就算了,这女人今天过来,摆明就是过来试探自己的,一方面是告诉她,自己是谁,另一方面也告诉她,她比自己优秀太多,想让自己知难而退?

  “我发誓,我的人和心都属于你!”莫七说得笃定,倒是惹得纪卿一笑,“你若是想要,我随时可以为你献身。”

  “还不害臊啊你!”

  “就我们俩,害臊什么。”莫七眸子顿时一亮,微微往后挪动轮椅。

  “怎么了?”纪卿不知道莫七要做什么。

  “你就在那里别动。”

  莫七稍微调整了一下距离,双脚试探性的离开了轮椅的踏板。

  纪卿眸子死死地盯着莫七的腿,她知道莫七的腿复健很有成效,可是从未见过莫七离开过轮椅。

  “你别过来,我过去……”莫七的腿离开轮椅,没有任何的支撑,其实他骨裂的地方,还是有些疼,不过那种双脚落地的感觉,那么的真实,莫七顿时有些莫名的兴奋。

  “医生不让你乱动,你别伤着自己。”纪卿显然有些担心。

  “这两步路还是可以的。”莫七双手慢慢离开轮椅,他的身子慢慢绷直,可是却显得格外的艰难,纪卿不自觉的往前迈了一步,莫七的腿颤颤巍巍的,就如同蹒跚学步的婴儿一般,颤抖着,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双腿,神色无比凝重。

  整个房间的空气似乎都是凝滞的,莫七就这样站着,佝偻着背,他微微往前挪了一步,钻心刺骨的疼痛瞬间侵袭了全身,他的身子一抖,嘴角忽然扯起一抹苦笑。

  莫七抬头看了看纪卿,“过来!”

  纪卿走过去,莫七一把就将她楼入了怀中,虽然整个身体的重量都依附在纪卿身上面,可是这种感觉……

  第一次!

  第一次两个人可以这般拥抱。

  他们的拥抱,都是纪卿弯腰搂抱莫七,从来都是纪卿在迁就他,就算是在床上,相拥而眠,也从未像现在这般让纪卿悸动。

  莫七的手死死的箍住纪卿的腰,恨不得将她搂在怀中,“这次是一步,下次就是两步三步……总有一天我可以走向你,不用你再迁就我。”

  对于莫七来说,这般抱着纪卿,他真的想了很久,莫七个子其实很高,估摸能有一米八五左右,纪卿能够将头埋在他的胸口,那种被人呵护的感觉,很特别,很好。

  “卿卿。”

  “嗯?”纪卿抬头,莫七低头封住纪卿嘴唇。

  “这种姿势很不错!”莫七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相濡以沫,某人的味道实在是甜美了,他想要更多,更多……

  纪卿没想到莫七的吻这般激烈,就好像是要将自己拆骨入腹一般,她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可是莫七却死死将她搂在怀里面。

  这种姿势,纪卿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某人的身体变化,她的身子一僵,却不敢动了。

  这吻得激动了,莫七伸手就想要撩纪卿的衣服,可是这一动弹,他的重心不稳,两个人齐齐的栽倒在身侧的大床上。

  莫七一脸懊恼,特么的,等他腿好了,一定要加倍的补偿回来!

  纪卿看见某人阴沉的脸,顿时乐了,“好笑?”

  “还行吧。”纪卿轻轻咳嗽一声,莫七顿时将纪卿压在身下,伸手摸了摸纪卿有些红肿的嘴唇,“等我的腿好了,你以为你还跑的了么?”

  “那你就快点好喽,我都迫不及待了!”纪卿顺势撩了莫七一把。

  莫七顿时恨得咬牙切齿!

  “纪卿,你行,你给我等着!”

  “一直在等着你呢!唔——”

  话音未落,莫七低头咬住纪卿的嘴唇,还真是嚣张哈。

  莫攸宁和晏婉兮在楼下等得着急了,准备上楼喊纪卿,门是虚掩着的,两个人就看见了吻得难分难舍的两个人。

  两个小姑娘顿时脸都红了,尤其是晏婉兮,整个脸都红得冒烟了。

  “七哥真是禽兽啊,都这样了还白日宣淫!简直禽兽!”莫攸宁嘴巴说着,可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两个人,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别看了,好害羞!”晏婉兮伸手扯了扯莫攸宁的衣服。

  “婉兮,你接吻过没?国外的男人不是那方面都很厉害么!你在国外就没有谈个?”

  莫攸宁这人胆子本来就很大,晏婉兮的脸已经红得不成样子了,连忙摇头,“我不知道!”

  “真是太可惜了,我要是能出国,怎么说也得去看看!你说你,好不容易脱离了晏哥哥的掌控,都不知道好好利用身边的资源。”

  莫攸宁哪里会知道,就晏司慕这种妹控的性格,就是自己不能不能实时监控,也会进行远程监控的,杜绝一切“恶势力”接近晏婉兮。

  “攸宁,我们赶紧走吧。”晏婉兮根本不敢偷看,小脸就像是红透了的苹果。

  “看看嘛,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了,不看白不看!”莫攸宁说得一本正经。“这种现场直播可不是随时能见到的。”

  “走吧,被莫七哥哥发现我们就惨了!”晏婉兮拉着莫攸宁就往外面走。

  纪卿嘴巴肿得厉害,这出门似乎有点……

  所以这次外出就泡汤了,只能在家陪着莫七,看到某人笑靥如花的脸,纪卿觉得这个男人绝对是故意的。

  而莫攸宁则说要送晏婉兮回家,拖着晏婉兮就往晏家跑,晏家父母正好出门访友,不在家。

  莫攸宁拉着晏婉兮就到了他们家的电影放映室。

  因为晏婉兮从小身子不好,很少出门,所以晏家几乎具备了外面的一切娱乐设施,包括小型的电影放映室。

  “攸宁,你干嘛啊。”

  “这个……”莫攸宁从包中翻出了一个U盘,冲着晏婉兮挑了挑眉。

  “什么东西。”晏婉兮天真的看着莫攸宁,“你要和我一起看电影么?”

  “当然啊,不然来这里做什么,这些都是我从战友那里要来的,都是绝版的,绝对好看,他们说了,都是他们精挑细选的珍藏版,网上都找不到的。”莫攸宁说着飞快的插上U盘。

  “禁片么!”晏婉兮睁大眼睛,这晏司慕平时对她管控很厉害,就是看电影的影片,都是经过他精挑细选的,稍微尺度大的都被pass了!

  “对啊,绝对好看!好东西一定要和好朋友一起分享!”

  晏婉兮顿时来了兴趣,可是当她看见屏幕里的画面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攸宁,你是不是放错了。”晏婉兮低垂着头,画面中的男女纠缠在一起,莫攸宁抓起手边的零食,“没有啊,就是这个!我要了好几部呢,各个国家的都有。”

  “这个……不好吧。”晏婉兮脸通红,光是听声音就面红耳赤。“我们还是别看了,要是哥哥回来我们就惨了。”

  “现在才四点多,晏哥哥还在上班呢,不可能回来,再说了,这有有什么不好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你要不去问问你哥,他肯定和我家几个哥哥一起看过这种片,就是装得一本正经罢了!”莫攸宁说得理直气壮。

  “可是……”晏婉兮一抬头,就立刻捂住眼睛。

  这个未免太害羞了吧。

  这莫攸宁其实懂得也不多,可是一看晏婉兮这一脸呆萌的样子,她这心里就有了一股莫名的责任感。

  “婉兮,你总归要教男朋友的,看一点对你有好处的!”

  整个放映厅就听见莫攸宁嚼薯片的咔嗤声还有影片中男女的叫喊声。

  晏婉兮全程低着头,呈鸵鸟状,期望着这片子能够早点结束。

  晏司慕刚刚下班回来,“小姐在家?”

  “嗯嗯,和攸宁小姐一起回来的,莫少爷!”原来莫擎苍刚刚出门就是去找晏司慕了,他俩约着出去喝酒来着,晏司慕又说家里面有好酒,所以两个人就打算先折回来取酒。

  “人呢。”晏司慕倒是挺久没见到莫攸宁了,看到某人眼睛顿时发亮,莫擎苍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看电影呢,进去有半个小时了。”

  “嗯。”晏司慕说着朝着电影放映厅走去,“待会儿要去先带我妹妹和攸宁出去吃个饭吧,反正时间也早,空腹喝酒也不好。”

  “随你。”莫擎苍没所谓。

  电影放映厅的隔音效果特别好,就是到了门口也没察觉到里面的异样。

  晏司慕直接伸手推开门,屏幕中的画面瞬间出现在两个男人的面前,还有那种娇喘的声音,晏司慕和莫擎苍饶是两个见过大世面的人,此刻都愣住了。

  随着光线照进来,莫攸宁和晏婉兮两个人身子一僵,僵硬的扭过头。

  看到来人的时候,两个人都恨不得直接一头撞死得了!

  “晏婉兮,你在做什么!”晏司慕直接上前,直接将放映机关掉,晏司慕顺手将手边的灯打开,莫攸宁嘴巴里面的薯片嚼了一半,却硬生生的咽不下去了。

  “晏哥哥……”

  晏婉兮整个人的脑子都是懵的,她的脑子里面全是莫擎苍,她的形象啊,为什么总是这种情况被他碰见啊!

  “这个东西是谁的!”晏司慕将U盘拔出来。

  莫攸宁和晏婉兮对视一眼,晏司慕都不用想,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莫攸宁,自家妹妹是不可能有这种东西的。

  “莫攸宁,跟我出来!”

  “晏哥哥,我……”

  “擎苍,你介意我……”毕竟这是莫擎苍的妹妹。

  “你随意。”莫擎苍耸了耸肩。

  “擎苍哥哥,你要救我啊!”莫攸宁哭丧着脸看着莫擎苍。

  “咎由自取!”莫擎苍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擎苍哥哥,你不能见死不救!”

  “揍死了我会送你去医院!”

  “哇——”莫攸宁简直绝望了,晏司慕一见这丫头不肯走,直接拖住她的衣领就往外面走。

  “晏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想要带坏婉兮的,你别生气啊……”莫攸宁觉得自己都没脸了,做这种事情被别人看见就算了,偏偏是晏司慕,莫攸宁恨不得出来个地缝让她钻进去。

  而此刻莫擎苍正打算转身离开,忽然衣角被人拉住了。

  莫擎苍扭过头,小姑娘垂着头,本就娇小,此刻更是显得越发小了,“嗯?”

  晏婉兮不说话,只是眼泪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看到晏婉兮这耸动着的肩膀,莫擎苍顿时了然,小姑娘哭了。

  “哭什么!”莫擎苍声音仍旧冷凝得不带一丝感情,甚至有一些不耐烦。

  “我不是……我……”晏婉兮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口解释,这急得眼泪掉得更厉害了。

  “别哭!”莫擎苍声音冷冽,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平日里他就是这么教训那些小鬼的,电竞玩家其实都是有年龄限制的,因为年纪大了,你的反应速度自然就会慢下来,所以俱乐部小鬼很多,每次这招都是百试百灵的。

  可是这一次……

  晏婉兮忽然哭出了声音。

  莫擎苍整个人的头都大了。

  “你别哭了!”莫擎苍伸手摸了摸口袋,“你再哭我这里也没有糖给你啊!”

  “哇——”我要的根本不是糖啊!

  晏婉兮觉得委屈极了,她觉得莫擎苍肯定讨厌自己了,觉得她是个坏姑娘了,她不要!

  莫擎苍此刻心里恼怒,他怎么没装点糖在身上呢!

  此刻晏家书房

  莫攸宁被晏司慕拖拽着到了书房。

  “那个晏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莫攸宁立刻举白旗投降。

  “从哪里要来的。”晏司慕眸子发出了一丝危险的光,莫攸宁忍不住往后退了退,可是后面就是墙壁,她根本无路可退。

  “我战友那里。”

  “男的?”

  “是啊,部队有几个女人啊。”莫攸宁顿时有些蔫了,抿着嘴唇,垂着脑袋。

  “抬头看着我!”晏司慕命令道,而莫攸宁格外听话,一抬头就撞进了晏司慕那双鹰隼般眸子中。

  “晏哥哥,我就是好奇……”

  “好奇什么!”晏司慕步步逼近,莫攸宁整个后背都贴在墙上了。

  “我也是成年人了,好奇这个也很正常吧,再说了,婉兮也成年了啊,晏哥哥未免管得太多了吧!”莫攸宁似乎找到了理由,瞬间变得理直气壮。

  “哦?”晏司慕又一次逼近。

  “晏哥哥……你……”可以离我远一点么,呼吸都能感觉到了。

  晏司慕本就气场强大,此刻这么压下来,莫攸宁简直要哭了,她只是身子死死地贴在墙上,愣是不敢动弹。

  “我怎么了?”晏司慕挑眉一笑。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吧,我这是为以后交男朋友做准备!我也一把年纪了,总要谈恋爱的啊!”

  晏司慕眸子滑过一抹异色,伸手撑在莫攸宁脸侧,低头,两个人的脸靠得很近,呼吸交缠,晏司慕低头就看见某人的喉咙动了动,紧张了?

  “有喜欢的人了?”

  “那个……”

  “嗯?”

  “算是吧。”

  晏司慕深深地看了一眼莫攸宁,两个人的鼻尖相触,莫攸宁身子都僵了,不敢乱动,眼睛睁得大大的,晏司慕却一直盯着她的眼睛,“那个人是谁?”

  “什么啊!”

  “我问你你喜欢的人是谁!”

  “我……”莫攸宁语塞了,她总不能此刻抱着晏司慕说喜欢他吧,晏司慕估计能直接把她扔出去。“我暗恋不行么!”

  “哦?”晏司慕意味深长的盯着莫攸宁。

  “晏哥哥,我觉得这事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呵呵,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我……”莫攸宁刚刚想要从另一侧离开,“砰——”晏司慕另一只撑过去,直接将莫攸宁圈在怀中。

  莫攸宁脸顿时红得厉害,“晏哥哥,我错了还不行了,你别这样了。”

  “那个人是谁?”

  “你干嘛非要知道啊,难不成你要找他决斗么,我哥都没你这样的!”

  “如果我说我要去找他决斗呢!”晏司慕声音低沉,那种低沉嘶哑的声音,让莫攸宁觉得耳朵都要怀孕了,整个人的双腿身子都酥麻了。

  莫攸宁喜欢上晏司慕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声音,这种声音对于女人来说,就是那种可以直直可以钻进你心里面的。

  莫攸宁因为晏司慕的话一愣,伸手推开晏司慕。

  “晏哥哥,别开玩笑了,我就是和你说着玩的,我哪有喜欢的人啊!”莫攸宁红着脸往外面跑。

  “别回去,待会儿一起吃饭,你敢跑我就把这东西寄给莫首长!”

  莫攸宁的脚一顿,扭头死死地瞪着晏司慕!

  “你卑鄙!”

  “多谢夸奖!”晏司慕嘴角噙着一抹志在必得的笑。

  电影放映室

  莫擎苍对哄女孩子从来不拿手,小时候晏婉兮很乖巧,倒是莫攸宁和野小子一样,经常惹事,经常哭,就是这样,莫擎苍也从来不哄,反正哭着哭着就不哭了。

  可是等了十几分钟了,这小姑娘的眼睛是水龙头做的么,怎么还停不下来了!

  “过来!”莫擎苍拉着小姑娘坐下,从一侧的零食堆里找出了几张面纸递给晏婉兮。

  晏婉兮刚刚是真的觉得莫擎苍嫌弃她了,一想到自己和莫擎苍以后不可能了,这晏婉兮就难受啊,此刻已经好了很多。

  而莫擎苍看着小姑娘情绪稳定了一些,还是觉得因为安慰他一下。

  “你24了吧。”

  晏婉兮点了点头,忽然一喜,擎苍哥哥居然知道她的年纪,他果然关注自己了么!

  其实就是几天前晏司慕这么一提,而莫擎苍本人记忆力又特别好而已。

  “我12岁的时候就在电脑上看过这种片了,你都24了,看这个也很正常,你不用觉得害羞。”

  “我……”晏婉兮低头摆弄着手指。

  “再说了,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有生理需要,这个很正常,你要是喜欢,我那里也有资源!你喜欢哪国的……”

  晏婉兮睁大眼睛,根本不是这个问题啊。

  而且和莫擎苍讨论这种问题,晏婉兮觉得世界都玄幻了。

  “不用不好意思,我和你哥差不多大,你也叫我哥哥,以后要是有什么困惑,可以直接来找我!”莫擎苍此刻简直化身知心大姐姐了。

  “我根本不是……我不喜欢这种东西。”

  “小姑娘害羞很正常,这是每个人成长阶段必然会经历的阶段,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其实你还是蛮晚熟的。”莫擎苍想要安慰小姑娘。

  想到了安慰别人都是要摸摸头什么的,所以某人第一次伸手拍了拍晏婉兮的头,这种感觉对于莫擎苍来说有些特别,他的手指僵硬,根本不知道该干嘛,只是胡乱摸了摸晏婉兮的头发。

  “擎苍哥哥,我真的不爱这个东西。”

  “行了,我都懂!”莫擎苍礼服我已经了然的样子,晏婉兮险些要哭了,你根本就不懂啊。

  “好了,不哭就出来了,这么点事儿也用得着哭么,难看死了。”晏婉兮伸手擦了擦眼泪,真的很难看,还很丢人。

  莫擎苍从口袋中摸出了一张名片,“这上面有我的地址,这几天我都会这里,你要是有这方面的……咳咳,可以来找我。”

  “啊?”晏婉兮脸红了,这个……“找你做什么?”

  莫擎苍语塞了,晏婉兮则是一脸天真无邪的盯着莫擎苍。

  这话无论怎么听都觉得十分别扭,莫擎苍将手放在唇边轻轻咳嗽一声。

  “我给你进行心理疏导!”

  晏婉兮垂头盯着名片,默默地将上面的地址记熟了。

  纪卿本来以为莫攸宁出去之后,自己就能稍微安静一点,好不容易抽出点时间写一下上次军演的报告,这还没写几个字,楼下就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这京城的人早就知道莫七回来,他们平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莫家,这下子倒好了,一窝蜂的都来了,这送的礼物更是一个比一个贵重。

  纪卿从电脑上移开视线:“不用下去看看么?”

  莫七喝了口茶,自顾自的翻着书,“让爷爷应付吧,我这腿脚不便,出去不方便。”

  纪卿嘴角抽了抽,明明是你自己不想应酬罢了。

  “没想到你在京城这么受欢迎啊。”纪卿抿嘴一笑。

  “就我这样,他们看中的不过是莫家而已。”

  此刻莫离推门进来,附在莫七耳边说了几句,“没想到陆家居然来人了。”

  “嗯?”纪卿疑惑的盯着莫七。

  “你猜是谁过来了?”

  “听你这口气,必然是我认识的,陆玖是不可能来的,就只有陆既明了。”

  莫七伸手敲打着轮椅上的扶手,眼中晦暗不明,似乎在在思考什么,纪卿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等到傍晚的时候,莫七和纪卿正在院子里聊天,下人就说李家的人来了。

  纪卿看了看莫七,说实话,她都快把这家人给忘了,没想到,人家居然巴巴的送上门了。

  “请进来吧。”莫七将手中的书放到一边。

  李桐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的就进入了莫家,他们其实就是过来碰碰运气而已,因为许多人都碰了一鼻子灰,所以李桐并没有想过会这么顺利的进入莫家。

  李柔嘉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景象,她只知道莫家在这里,却从不知道,莫家的占地面积这么大,“待会儿进去了,你别乱说话,我们这次是来赔礼道歉的,你别又把事情给搞砸了!”

  “我知道啦!”李柔嘉撅着嘴巴,“爸,这莫家也太有钱了吧。”

  “听说这是他们祖辈留下的地皮,京城这地方,寸土寸金的,很多人都盯着这块地呢,可是压根没有人敢动。”李桐也是头一次来莫家,他的身份地位是根本接触不到莫家人的。“上次我听说你在咖啡馆还惹事了,我告诉你,这次是在莫家,你别给我丢人!”

  “爸,我知道分寸的,真是烦死了!”李柔嘉叹了口气,“对了,爸,你知道莫擎苍么?”

  “怎么?”李桐对李柔嘉多了解啊,一看他那心花怒放的模样,心中已经了然,“看上莫擎苍了?那陆玖呢?”

  “你就别跟我提陆玖呢,上次在维城,我也跟你说了,要是他当时能够出现在警局,我也不至于被关进看守所,他就是不敢得罪莫家,其实得罪不得罪有什么区别啊,反正莫家看陆家不顺眼已经很久了!”

  “你这话从来听来的!”李桐蹙眉。

  “我……”李柔嘉极少见到李桐如此严肃的神情。

  “莫家看陆家不顺眼?这话你从哪里听来的!”李桐再次追问。

  “我们刚刚到维城,就遇到了袭击,救我们的人是莫七的老婆,所以在医院就看见了莫七,莫七和陆玖见面说话就听得出来啊。”李柔嘉小声嘀咕。

  李桐却在暗自思量,莫家随时军政世家,这些年却执着军部是,陆家一直在政坛,算是井水不犯河水,表面上看也倒是和睦。

  若是他们私下真的是明争暗斗,那自己今天进入莫家,势必要引起陆家的忌惮,陆家对他本就颇为不满,难不成自己要放弃陆家投奔莫家?

  可是莫家?

  李桐忽然觉得心头一直突突跳,那么多人拜访莫家,都被拒之门外,为什么偏偏自己被放进来了。

  “李先生,李小姐,里面请吧!”张叔笑呵呵的招呼两个人进去,莫家这做派放在古代也是雄霸一方的诸侯啊,而且周围又都是持枪的守卫,显得格外庄严肃穆。

  两个人进入客厅,张叔只让人给他们到了茶水,就让他们等着。

  可是左等右等,却总是等不到人,又不能催促,弄得父女两个人很是尴尬。

  此刻的一家饭店内

  “攸宁怎么了?你欺负她了?”莫擎苍看着莫攸宁一言不发,倒是十分奇怪,这丫头平素最是话多。

  莫擎苍这话说完,莫攸宁立刻可怜兮兮的盯着莫七,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谁敢欺负她,攸宁,有人欺负你了么?”晏司慕这口气威胁意味十足。

  莫攸宁立刻摇头,“没有,绝对没有,谁都没有欺负我。”

  晏司慕耸耸肩,垂首看了看一侧的晏婉兮,“擎苍,你刚刚和我妹妹说什么,从刚刚开始就不太正常。”

  “我能说什么。”莫擎苍看了看晏婉兮,“就是给她普及一下性教育知识!”

  “噗——”莫攸宁一口茶喷了出来,“你说什么,你跟婉兮说什么了。”

  “随便说说而已,都是成年人了,这也没什么吧。”莫擎苍仍旧一脸无所谓。

  晏婉兮脸更红了,“我去一下洗手间。”直接夺门而出。

  晏司慕死死盯着莫擎苍,“你以后少和我妹说这些有的没的,她很单纯!”

  “那她以后总要嫁人的吧,这种东西难道不是早就应该学的么,我知道你疼她,什么事情都想替她完成,可是结婚洞房这事儿,你还真的不能代替!”

  晏司慕脸顿时一黑,“莫擎苍!你……”

  “你妹妹二十多了,还和小孩子一样,你做哥哥也有责任,你看看攸宁,什么都懂。”

  莫攸宁莫名躺枪,只觉得十分无辜。

  “擎苍哥哥,求你,别牵扯我,我就是我们家放养的野草,婉兮可是娇滴滴的小花,我们不能比。”莫攸宁可不想被晏司慕死死盯着了。

  “婉兮毕竟这么大了,你也不能什么事情都给她做主啊。她以后要是交男友什么的,看你怎么办!”晏司慕是妹控,这一点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

  “她以后的男朋友必须过我这一关,再说了,这事儿以后自然有她老公教她,用得着你多管闲事么!”晏司慕一想到刚刚莫擎苍是如何和晏婉兮说这种事的,心里就窝火。

  莫擎苍他了解,一本正经,估摸着就是谈论这种话题,都是面不改色,可怜了自家妹妹,被他这个禽兽荼毒了。

  莫擎苍耸了耸肩,“那行,我多管闲事了。”

  要不是小姑娘哭得太伤心,莫擎苍才懒得搭理呢。

  莫七拉着纪卿的手,“他们就这样,你习惯就好。”

  “我也去一趟洗手间。”纪卿说着起身除了房间。

  此刻的莫家

  李桐是在坐不住了,连忙拦住了在忙前忙后的张叔:“能不能请您去问一下,这七爷什么时候有空啊……”

  “李先生别急,我这就给你去问问!”张叔笑着上了楼,片刻之后就下来了:“七少正在复健,估计一时半会儿下不来,他说让您久等了,很抱歉,问您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晚餐。”

  “不用了不用,七爷若是在忙的话,我们改天再来叨扰好了。”李桐笑着拉着李柔嘉起身。

  “这多不好意思,让李先生等了这么久。”

  “没事没事!是我打扰了。”

  二楼书房

  纪卿和莫七就坐在窗边,看着父女两个人离开,纪卿狐疑的看向莫七:“既然人都来了,你不见干嘛又让他们进来?”

  “他们过来无非是为了一件事情,求我放了他们家,可是你觉得我有这么好心么?”莫七冷笑。

  “既然这样,拒之门外好了。”

  “我就是要让他们进来,让京城的人都知道李家的人在我们家逗留了一个多小时之久!”

  “你这么说,外面的人会以为他们家背后有你撑腰的。”

  “旁人会这么想,可是陆家呢?”莫七挑眉看向纪卿。

  纪卿无语,“老狐狸!”

  莫七只是一笑,陆家肯定以为这李家投奔他们家了,势必要放弃李家这可棋子,失去了陆家的李家,就是个蝼蚁,蹦跶不了多久,还不是任由着他折腾么?

  此刻的李柔嘉整个人腰酸背痛,刚刚在莫家,她动也不敢动,就那么僵硬的坐了一个多小时,脖子都疼。

  “爸,这莫七到底想干嘛啊,让我们进去却又不见我们,害得我们白白等了一个多小时!”李柔嘉抱怨道。

  李桐没有说话,李柔嘉看不明白,他却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鸿门宴,莫七擅于玩弄人心,果然不是说说而已,难道说李家真的要完了么!

  他们的车子正好停在莫家进出的大门口,这边需要等待检查才能通行,李柔嘉一打眼就看见一辆黑色轿车,车中的人不就是莫擎苍么!

  李柔嘉几乎是想都没想,直接就拉开车门下了车子,莫擎苍刚刚准备发动车子进入大门,就看见一个女人朝着自己的车子飞扑而来。

  晏司慕让他送莫攸宁先回家再出去喝酒,没想到这一回家,居然碰见了这个女人。

  莫攸宁坐在副驾驶,看见李柔嘉忽然眼前一亮:“哎呦——擎苍哥哥,这女人莫不是冲着你来的吧,看她面若桃花的样子,那眼睛贼亮,恨不得吃了你呢!”

  而此刻李柔嘉已经到了车边:“莫少爷,您还记得我么,我们上午还见过的!”

  莫攸宁探头过去:“李小姐,好久不见。”

  李柔嘉看见莫攸宁,身子一僵,莫擎苍迅速发动车子,车子直接飞了出去。

  “擎苍哥哥,你怎么认识这个女人的?”

  莫擎苍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莫攸宁,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她是谁啊!”

  莫攸宁努努嘴巴,撇过头!

  ------题外话------

  越来越觉得莫擎苍这人太没有情趣了,哎……

  最近两边牙龈忽然肿了,连带着两边的脸都疼,头也疼,心好累……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