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25 调戏婉兮,替罪羊






      陆家和李家的订婚宴,不算隆重,但是也请了一些贵客,莫家、晏家和东方家都在其中,莫七之前就说好了,陆珏订婚被备上厚礼,所以和纪卿自然位列其中。

  倒是莫攸宁因为之前和李家闹了一不愉快,所以这种日子就没去触霉头,晏司慕只能让自己的妹妹当女伴。

  “我说婉兮,你别一脸沮丧的盯着我看行么?怎么?有了莫擎苍就嫌弃哥哥了?”晏司慕看着自家妹妹一直都是魂不守舍的。

  “没有啊,你想多了,我只是不太习惯参加这种宴会而已!”他们两个人刚刚进入会场,立刻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

  晏婉兮一身粉嫩的连衣裙,衬得她面若芙蓉花瓣,小脸显得粉嫩异常,如墨长发,在柔和的灯光下加上那如兰的气质,倒是引来了许多人的侧目。

  陆勋骑立刻迎了上来:“晏少,真没想到您会亲自过来,真是让我们觉得蓬荜生辉啊!”

  “陆市长说得哪里话,令公子的订婚宴,理应到场祝贺。”两个人客套寒暄了一阵,陆勋骑将视线转移到晏婉兮身上面,他之前见过晏婉兮,不过这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晏婉兮不过是个小女孩,现在看起来成熟了许多。

  “晏小姐出落得越发标致了!”

  “陆市长过奖了!”晏婉兮说得十分客气。

  “里面请吧。”陆勋骑忽然觉得这晏婉兮似乎并不相识外界传闻的那样孱弱,虽然看起来娇弱了一些,可也并不是弱不禁风那种。

  此刻的陆珏刚刚换了衣服,正巧路过李柔嘉的房间,他斜靠在门边,看着化妆师在帮李柔嘉弄头发,“呵——还真是人靠衣装啊,这一打扮,还有几分姿色!”

  自从上次医院之后,他们就未曾见过。

  “陆珏!”李柔嘉面色阴沉,没有一点订婚的喜悦。

  “怎么?我的名字这么好听么?需要你一遍又一遍的喊么!”陆珏一副痞子模样。

  “你们都出去!”李柔嘉这几天消瘦了许多,本就不胖,现在那腰仿佛一只手就能够掐得过来,给人一种病态的骨感美。

  房间里面的人迅速退了出去,就留下他们两个人。

  “怎么?想和我聊什么!”陆珏悻悻地一笑,仍旧是一副痞子模样。

  “陆珏,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订婚是你们陆家提出来的,你不想和我订婚,同样的,我也不想和你订婚,今天我们就把戏演足了,你别来找我麻烦!”李柔嘉克制住内心的怒火。

  事情已成定局,她不想横生枝节。

  反正就是逢场作戏,等到订婚结束不久,估计找个由头,两个人就分道扬镳了。

  “怎么?看开了?”陆珏讥诮。

  “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李柔嘉恨不得杀了这个男人,就是他毁了她。

  “早这么乖不就好了么!”陆珏朝着李柔嘉走过去,顺手拿起了手边的项链,“乖乖坐着,我帮你戴!”

  陆珏的靠近,让李柔嘉整个人的身子一阵僵硬,她的身子动也不敢动弹。

  陆珏轻轻一笑,尽是嘲讽。

  李柔嘉只觉得异常恶心。

  陆珏只是慢悠悠的撩起李柔嘉的长发,将项链给她戴上,“李柔嘉,那天在医院里面,我拿刀划伤了我,这笔账要如何算!”

  陆珏的声音不温不火的,带着一种轻挑,同样的带着一种威胁,他的手在她脖颈处摩挲着,李柔嘉觉得脊背僵直,陆珏像是故意的一样,气息轻柔的喷洒在李柔嘉的脖颈处,惹得李柔嘉一阵反胃。

  他的手指有意无意的剐蹭着李柔嘉的脖子,让她觉得脊背发凉。

  而李柔嘉这幅担惊受怕的模样,陆珏倒是十分受用。

  “你对我做了那种事,我讨回一点利息不过分吧!”李柔嘉咬紧牙关,强撑着。

  陆珏长得不错,只是给人的感觉十分轻佻,而且面带桃花,一看就是那种风流成性的人。

  “上你和上妓女没什么两样!”陆珏压低声音。

  “陆珏!”李柔嘉握紧拳头。

  陆珏却轻轻一笑,两只手慢慢的掐住了李柔嘉的脖子,李柔嘉整个人动也不敢动谈,陆珏也没有使劲,眼中带着玩味。

  “瞧着脖子细的,仿佛轻轻一掐就会断掉一样。”陆珏语气带着揶揄。

  “陆珏,你别乱来!”李柔嘉声音颤抖。

  “放心,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我怎么可能会乱来呢,放心吧,就算是想要弄死你,也不会是现在的!”陆珏轻轻一笑,伸手帮李柔嘉脖子处的项链摆好。

  “弄好了就跟我出来了,乖乖听话!”

  李柔嘉死死地咬着嘴唇,只能僵硬的站起来。

  陆珏绝对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李若嘉那一刀,够他记住一辈子了。

  “我的未婚妻,你别这么僵硬啊!”陆珏伸手拉住李柔嘉的说,放在自己臂弯处,“走吧!记得笑一下,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我要强奸你一样。”

  简直无耻!

  “乖乖笑一下,高兴一点嘛,毕竟是我们两个人的大日子。”陆珏轻笑。

  李柔嘉却只能咬着牙,僵硬的从嘴角扯起了一抹微笑。

  难看得要死。

  陆珏刚刚下来,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晏婉兮。

  他本来以为自己和她不会再有交集了,毕竟京城这么大,没想到居然又再一次碰见了。

  李柔嘉感觉到了陆珏的异常,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人很多,她不确定陆珏是在看谁。

  “怎么?又看上哪家的姑娘了?你可别忘了,今天是我们的订婚宴,就算是想要勾搭小姑娘,也给我忍着。”李柔嘉虽然在笑,可是却给人一种十分阴沉的感觉。

  “李柔嘉,你未免管得太多了吧,就算是我们以后真的结婚了,你也管不着我,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

  陆珏话音未落,陆勋骑已经走了过来,他的脸上挂着官方的微笑:“走吧,我领着你们去见几个人。”

  陆珏自然不敢在自己父亲面前造次,只能点了点头,可是这见着见着,就转到了晏司慕身边。

  晏婉兮十分安静乖巧的跟在自家哥哥身边,而一向冷言冷语的晏司慕对她格外照顾,陆珏心下疑惑,难不成她的男朋友是晏司慕?

  “晏少,这是犬子和他的未婚妻,陆珏、柔嘉,这位是晏少!”

  两个人握了一下手,晏司慕的表情依旧是酷酷的,“路二少的大名在京城谁人不知啊,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接触!”陆勋骑也怕自己儿子给自己丢人,所以以前很多宴会都是陆玖参加,而陆珏自由惯了,不过就算是他参加这种宴会,也不会有机会接触到晏司慕这样的人。

  陆家父子都是面色一僵,陆珏却忽然一笑,“晏少的大名才是如雷贯耳。”

  晏婉兮此刻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陆珏,原来他就是陆珏啊,不过又看到他身边面色阴沉的李柔嘉,只觉得这男人也是可怜。

  “这位是……”陆珏的目光落在晏婉兮身上面。

  陆勋骑这种老狐狸,怎么可能看不透自己儿子的心思啊,“这位是晏小姐。”

  “晏小姐,您好,我们好像见过吧!”陆珏自然的伸出手。

  晏司慕眉头一皱,他是男人,自然看得出来陆珏看自家妹妹眼中的异样。

  晏司慕心里鄙视陆珏,还见过?见过你妹夫,见过……这种搭讪发誓未免过于老套了吧。

  “是么,我妹妹不经常出门,应该是看错了吧!”晏司慕伸手握住陆珏的手,晏婉兮只是冲着陆珏一笑,而晏司慕则伸手搂住晏婉兮的肩膀就往另一处走。

  “这个人你以后少接触?”晏司慕一扭头就警告晏婉兮。

  “怎么了么?”晏婉兮对这些东西向来不了解。

  “这个人是出了名的花心风流。”

  “是么!”晏婉兮轻轻一笑,伸手搂住晏司慕的胳膊,“放心啦,我喜欢的是擎苍哥哥。”

  晏司慕怎么觉得他还是不太开心呢。

  而陆珏看着走远的人,心中一阵落寞。

  “原来你喜欢的人是晏婉兮啊。”李柔嘉轻轻一笑,“你还是别白日做梦了吧。”

  “李柔嘉,你再多说一句试试看!”

  陆珏眸子森然,李柔嘉咬咬牙不说话。

  晏婉兮不习惯这种场合,借故去洗手间清静一下,而陆珏一看晏婉兮落单,就急不可耐的甩开李柔嘉的手,直接将她撇下了,弄得李柔嘉一阵难堪。

  晏婉兮刚刚出了洗手间的门,就看见陆珏靠在墙边,她只是冲他一笑,准备离开,陆珏却伸手挡住了她的去路。

  “陆少爷?有事?”晏婉兮声音很温柔很好听,自带一点苏苏的效果,听起来格外诱人。

  “那个……”陆珏却忽然像是一个毛头小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晏婉兮眼睛清亮,无辜呆萌的看着陆珏,陆珏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在不自觉得加快。

  “我们在医院见过,你还记得么?”陆珏伸手抓了抓头发,就像个没经人事的毛头小子。

  晏婉兮一笑,“我记得,你被你未婚妻划伤了手。”

  陆珏面色一黑,去也只能点了点头。

  “祝你订婚愉快,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晏婉兮牢记自家哥哥的话,不准备和陆珏多说话,可是李柔嘉却怒气冲冲的迎面走来。

  “还记得我么?晏小姐?”

  晏婉兮怎么可能不记得她,“李小姐是吧?还真是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上次的帐我还没有找你算呢!”

  “你准备算什么?对了,你把我的咖啡店弄成那个样子,我还没有找你赔偿呢!”晏婉兮虽然看起来柔弱,可真不是那种任人欺负的主儿。

  “你的咖啡店?”

  “李小姐没有打听一下那是谁开的么?”晏婉兮心中冷笑,这个女人还真是典型的有胸无脑。

  “李柔嘉,你到底要做什么!”陆珏可见不得自己意中人被人这么欺负。

  “陆珏,你可是我的未婚夫,你帮着外人合适么?”

  “你们俩的事你俩慢慢说!”晏婉兮刚刚准备离开,李若嘉就直接伸手扯住了晏婉兮的胳膊。

  “松开!”晏婉兮挣脱不开,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啊,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你又要做什么!”陆珏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李柔嘉完全无视陆珏眼中的警告,陆珏,你刚刚不是还信誓旦旦的要弄死我么,好啊,我现在就要看看,在你喜欢的女人面前,你到底要怎么弄死我。

  “晏婉兮,你偷偷摸摸的勾引我的未婚夫,你说我想做什么!”晏婉兮眉头一皱,这女人没事吧。

  “李柔嘉,你别太过分了!”陆珏伸手扯住李柔嘉胳膊,加重力道,试图逼迫李若嘉放手,可是李柔嘉眼神森然,他要用力是吧,那她就更加用力。

  “唔——”晏婉兮整个小脸紧蹙在一起。

  “你们两个人到底要做什么啊,李小姐,今天是你的订婚宴,你这个样子真的合适么!”晏婉兮本来就不是软柿子,此刻整个人的脸也沉了下去。

  “有什么不合适的!”李柔嘉就是个疯子!

  早在被送去医院的时候,她就已经疯了。

  “李柔嘉,你特么的给我放手!”陆珏真的是被她惹火了,她的那点心思他怎么可能不明白。

  “我就不,我……啪!”

  李柔嘉话音未落,陆珏直接松手,反手就在李柔嘉脸上印上了五个手指印。

  不仅仅是李柔嘉,就是晏婉兮都愣住了,话说这两个人根本不像未婚夫妻,反而像是仇人啊。

  “陆珏,你为了这个女人打我!”

  “找打!”陆珏此刻真的要疯了,该死的,居然让他在晏婉兮面前丢人。

  “陆珏,我和你拼了,我……”李柔嘉说着朝着陆珏扑过去,晏婉兮立刻退到了一边,这两个人简直疯了。

  “李柔嘉,我警告你,别来招惹我!”陆珏直接将李柔嘉一把推开。

  李柔嘉趔趄一下,整个人跌坐在地上面,晏婉兮摇了摇头,这女人做到了这个份上,也是够可悲的。

  “晏小姐,刚刚的事情,我向你道歉。”陆珏扭头看向晏婉兮,语气也变得分外柔和。

  “不必了,你还是去看看你的未婚妻吧。”

  “晏婉兮,你不用你假好心,难不成你看不出来他喜欢你么!”李柔嘉丝毫不理会陆珏铁青的脸,只是放肆的大笑,她的嘴角裂开,有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看起来格外疯狂。

  陆珏真的很想把这个女人直接掐死!

  晏婉兮只是呆愣的看着陆珏,整个人忽然被一股大力搂入了怀中。

  晏婉兮还没有反应过来,头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你们刚刚在说谁喜欢我女朋友?”莫擎苍的突然出现,让所有人一愣。

  “擎苍哥哥!”晏婉兮兴奋的仰头看向莫擎苍。

  莫擎苍的视线落在晏婉兮有些红额手腕上:“这是谁做的?”

  “没事啦,不过你怎么过来了!”晏婉兮扬着小脸,显得异常兴奋。

  “和阿七一起过来的,晏子说你一直没回来,我就来找你了。”莫擎苍声音显得异常理智和冷清,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面的李柔嘉和陆珏。

  李柔嘉完全没想到,莫擎苍居然会是晏婉兮的男朋友,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好命!

  她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为什么自己的人生却是这样的,为什么她却可以轻松地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

  “走吧。”莫擎苍伸手拦着晏婉兮的肩膀。

  “莫擎苍,你女朋友勾引我未婚夫!”

  晏婉兮身子一僵,扭头看向李若嘉,这人脑子没病吧,怎么在说胡话。

  “擎苍哥哥,我……”晏婉兮刚刚想要开口,却被莫擎苍阻拦了。

  莫擎苍只是看了一眼李柔嘉:“你的未婚夫就是这个人?”他打量了一下陆珏,陆珏个子算是中等偏上,可是在莫擎苍面前,根本不够看了。

  “无论是长相家世还是人品,请问你的未婚夫哪一点比得上我?我的女朋友勾引你的未婚夫?这个笑话有点冷。”莫擎苍语气中冷清,却带着不屑,他还真没看出来这个男人有哪一点比得上自己。

  李柔嘉咬咬牙。

  “看样子刚刚是你碰了她?”莫擎苍指的是自然是晏婉兮的手腕,他的眸子冷冽,死死地盯着李柔嘉,让李柔嘉不自觉的有些脊背发凉,“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即使你是女人我也不会客气的,不要再有下次。”

  莫擎苍大手直接搂住晏婉兮的肩膀就离开。

  留下错愕震惊的两个人,愣了好半天。

  莫擎苍看着晏婉兮一直笑眯眯的小脸,“这么开心?”

  “是啊,你都不知道你刚刚有多帅。”晏婉兮死死地搂住莫擎苍胳膊,那眼神中有崇拜,还有一种名为爱恋的东西,莫擎苍只觉得心情不错,伸手揉了揉某人的头发。

  “那你喜欢么?”莫擎苍微微俯身,靠近晏婉兮。

  “喜欢啊。”晏婉兮第一次觉得莫擎苍是在乎自己的,那种被人珍视的感觉简直不能再好了。

  “有多喜欢?”莫擎苍发现自己特别喜欢逗弄这个小姑娘。

  “特别喜欢。”晏婉兮说得异常郑重。

  “所以呢……”

  “嗯?”晏婉兮眼睛异常清亮,看起来十分的呆萌,就像个可爱的小兔子。

  “不应该亲我一下么!”

  晏婉兮微微红着脸,踮着脚,在他侧脸亲了一下,柔软的触感落下,莫擎苍不自觉的伸手指了指另一边。

  晏婉兮看了看周围,又异常迅速的在他另一边亲了一口。

  “好乖!”莫擎苍伸手牵着晏婉兮的手就往外面走。

  莫擎苍极少参加宴会,这次还是被莫老爷子逼的,说他整天就知道打游戏,把他撵出来了。

  晏司慕一看见自家妹妹那一张羞红的脸,还有莫擎苍那春风得意的脸,顿时脸一黑,我去,就是让他找个人,这人该不会有对自己妹妹动手动脚了吧。

  这次宴会来的人政客居多,而莫七以前从政,所以熟人很多,莫七刚刚到宴会现场,就被人围拢了,一时间居然抽不开身了。

  晏司慕端着酒杯,审视着莫擎苍:“你又干嘛去了,婉兮的脸怎么这么红。”

  言下之意,就是你这个禽兽,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就是做情侣爱做的事情呗!”

  晏司慕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擎苍哥哥……”晏婉兮脸更是红得厉害,这话说得未免太暧昧了吧。

  “莫擎苍,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果然是个禽兽。”

  以前只觉得他对男女这事儿完全不开窍,还总觉得和他一起,晏婉兮这条路肯定不好走,可是没想到这家伙现在居然这么禽兽。

  而此刻东方舒歌已经进来,她一打眼就看见了被人围在中间的莫七,没有过去,只是眼睛一瞥,看见了伸手搂着晏婉兮的莫擎苍。

  她的心里咯噔一下,据说这晏司慕已经和莫攸宁确定关系了,这莫擎苍该不会和……

  这样下去可不行,东方家族和莫家向来都是平起平坐的,所以东方家和莫家联姻,地位才能得到更好的巩固,可若是莫家和晏家联姻,这亲上加亲,岂不是表明了莫家将会更加壮大。

  东方舒歌眉头一紧。

  而此刻洗漱间的门口

  李柔嘉伸手扶着墙,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她的眼神阴鸷诡谲,皮肤苍白如纸,就算是涂抹了胭脂,也掩饰不住她的憔悴颓败。

  “咯咯咯……”从她的喉咙处发出了一种一场恐怖的声音,“陆珏,你也有今天啊!”

  “李柔嘉!”陆珏是见过莫擎苍的,只是这个男人神秘莫测,他还没有从见到晏婉兮的喜悦中回味过来,就被这么一个重磅炸弹砸中,陆珏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柔嘉的笑声弄得头皮发麻。

  “别叫得这么大声,我听得见。”李柔嘉这段时间虽然气色看上去好了不少,但是身体还是很孱弱,她伸手扶着墙壁,整个人靠在墙边,伸手揉着手腕,刚刚陆珏是下了死手,她的手腕都肿了一圈。

  “你是故意的!”陆珏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

  “陆珏,你看不出来么,我就是在报复你,你把我给毁了,我就要把你毁了!你不是喜欢晏婉兮么,我倒是要看看,晏婉兮可不可能喜欢你!”

  李柔嘉早就疯了,自从上次的魅色事件之后,她就疯了!

  “李柔嘉,我杀了你!”陆珏直接上前直接掐住了李柔嘉的脖子,李柔嘉根本无力反抗,而陆珏恨不得直接掐死眼前的女人。

  他的手骨节泛白,不断地加重力道,李柔嘉的脸色慢慢变得通红,她伸手不断的拍打着陆珏的手,“呃——你……放开……唔——”

  李柔嘉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陆珏的手死死地卡在她的喉咙处,让她呼吸都困难。

  而且她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陆珏的手在不断地收紧,收紧……

  “李柔嘉,你不是把我毁了么,你信不信现在就把你弄死!”

  “唔——”李柔嘉脸涨得通红,根本说不出来话,只是双手胡乱的挥舞着。

  陆珏眸子中闪过一抹杀机,他松开手,李柔嘉身子直接瘫坐在地上面。

  “咳咳……”李柔嘉脖子处出现了明显的红痕,她开始剧烈的咳嗽,眼泪都要咳出来了。

  “李柔嘉,我警告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今天暂且饶了你,你若是再敢插手我的事情,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陆珏说着直接抽身离开。

  脖子上的红痕过于明显了,李柔嘉没有办法,只能找了一条丝巾围上。

  而她和陆珏出现在众人目光中的时候,仍旧是手挽手,看起来亲密无间,实则各自心怀鬼胎。

  陆勋骑此刻已经登上了前台,拿起了话筒:“首先感谢格外的到来,陆某人觉得分外荣幸,今天是犬子和李小姐的订婚宴……”

  陆珏和李柔嘉就这么安静的站在陆勋骑身侧,而李桐站在一边,脸上面虽然堆着笑,可是却不那么的自然。

  “这两个人简直是疯子。”晏婉兮伸手摸了摸手腕。

  晏司慕看了看自己妹妹的手腕,“怎么回事?”

  “回去之后再和你说。”晏婉兮知道按照自己哥哥的性格,若是知道自己是被他们欺负,估计这场订婚宴又要再起波澜。

  不过莫擎苍只是淡漠的看着台上的几个人,扭头看向晏司慕:“陆家不能动么?”

  “怎么?你怎么忽然关心这个事了!”

  莫擎苍不说话,他只是心里觉得有些不爽而已。

  陆勋骑说完,现场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只是此刻一个下人神色匆匆的跑了进来,“老爷,老爷出事了……”

  “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没看见现场这么多人么,下去!”陆勋骑面色沉下来。

  “不是的,老爷,有警察来了!”

  那人的话音未落,石斌带着一群人就直接走进了宴会大厅。

  “石队长,您这是什么意思?”陆勋骑直接走过去,石斌在京城还算是出名,前几年破了好几桩大案,所以大家对他还是熟悉。

  “陆市长,不好意思,我们就是来办案!”石斌这人看上去似乎很好说话,但是若是遇见妨碍他办案的事情,他可不会看任何人的面子。

  “今天是犬子的订婚宴,石队长若是来讨杯酒的,我们自然欢迎,若是您有别的事情,能不能麻烦您稍后再说!”陆勋骑此刻心里已经很窝火了,现场来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所有人都是看戏一般的盯着他。

  “陆市长,不好意思,恐怕不能。”石斌说得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石队长,难不成就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

  陆勋骑这话明显有一些威胁的意味了。

  石斌只是摸了摸鼻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陆市长,真的不好意思,上头下了死命令,限期破案,要不然的话,我们也不想这个时候过来啊!”

  “石队长,您这话是不给我陆某人面子了?”陆勋骑冷笑,那笑容带着丝丝寒意。

  可是石斌是谁啊,他能过在警局待这么久,一没背景二没靠山,说实话,能够让他卖面子的人真不多,此人就是中立,不偏不倚,这么多年了,倒也无人敢动他。

  “陆市长,石队长,都没说到底什么事情呢,您也别太激动啊!”此刻跳出来的人居然是东方舒歌。

  东方家和陆家一向不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此刻大家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东方小姐,您是今晚的贵客,这种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吧!”

  陆勋骑话外的意思,就是东方舒歌,你特么的别多管闲事成么!

  东方舒歌却只是一笑,“石队长,进来这么久,您还没说,您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

  莫七只是伸手摸索下巴,不正常啊!

  东方舒歌可不是那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我们怀疑李柔嘉小姐和郑浩的死亡有关,所以烦请李小姐回去和我们协助调查!”石斌这话一出,众人静默。

  “不可能,你胡说,我怎么可能和他的死有关!”李若嘉难以置信的往后退了两步,面部神经僵硬。

  “李小姐,到底有没有关系,等我们调查之后才能下结论,不过现在还请你和我们回去一趟。把人带走!”石斌话音刚落,两个警察就直接冲过去,准备将李柔嘉带走。

  “石队长,这中间是不是有些误会啊!”李桐伸手护住李柔嘉。

  “李总,不好意思,这个事情等到调查结束我们自然会您一个合理的交代,但是现在麻烦您别拦着我们,妨碍警方办案后果您应该清楚!”石斌嘴角噙着一抹不咸不淡的微笑。

  李桐的身子一僵,而那两个警察已经一人扯住了李柔嘉的一只胳膊。

  “你们放开,放开我,我和郑浩的死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抓错人了,你们放开我啊!”李柔嘉死命的挣扎,却如同蚍蜉撼树,一点作用都没有。

  “陆市长,人我带走了,给您带来的不便还请见谅,我们走!”

  陆勋骑此刻的脸就如同被人狠狠地扇了几巴掌,这么多人给他面子才参加订婚宴,结果公告开始主角就被人带走了,这不是打他的脸是什么。

  若是别的事情,陆勋骑还能让石斌缓一缓,偏生是郑浩的死亡案。

  东方舒歌只是端着酒杯,嘴角噙着一抹淡笑。

  而这场宴会最后自然是不欢而散。

  车上

  纪卿看了看莫七,“李柔嘉会杀了郑浩?”

  “你觉得呢?”

  “我虽然对李柔嘉不太了解,这个女人就是那种典型的有胸无脑,虽然骄横跋扈了一些,不过让她杀人,估计还做不出来!”纪卿伸手将头发别在耳后,“况且若是李若嘉真的有胆子杀了郑浩,又怎么会在那晚还被陆珏凌辱了?”

  “李柔嘉不过是个替罪羊。”

  “那真正的凶手……”难不成是东方舒歌,因为今晚的东方舒歌挺反常的。

  “等着看吧。”莫七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陆家

  送走了宾客之后,陆勋骑直接就将手边的古董花瓶砸碎,片刻的功夫,陆家客厅的东西,已经被陆勋骑毁得差不多了。

  “爸,我就说了,这个李柔嘉根本就是个祸害,你还偏让我娶她!”陆珏心里那叫一个乐呵啊,无论李柔嘉到底杀没杀人,这个订婚宴算是被破坏了。

  “你给我住嘴!”

  陆勋骑这辈子还没有被人这么打过脸,石斌,你有种!

  “爸,你也别生气了,这不是好事么?反正李家算是完了,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和他们划清界限!”这样自己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接近晏婉兮了。

  “你给我闭嘴,你懂个什么!”陆勋骑怒火中烧。

  “爸,这不是好事么,你干嘛这么动怒!”

  “你知道什么,今晚的事情一出,明天别人议论的还是我们陆家,这种丑闻一出,你让我接下来的选举怎么办!”

  陆珏不太懂政治,只是坐在一边,不说话,而陆既明此刻站了出来。

  “大伯,我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

  陆勋骑只是坐在沙发上,神情肃穆,“你说!”

  “我觉得今晚的事情摆明了还是有人针对我们陆家。”

  “怎么说?”陆勋骑也是被气糊涂了,当中被人打脸,让他怎么不窝火。

  “郑浩的死亡快一周了,按理说,警方的查案速度按理说不应该这么慢的,若是知道郑浩的死和李柔嘉有关,早就应该把她带回去问话了,怎么拖了这么久!”

  陆既明是旁观者,自然看得比较清楚。

  陆勋骑此刻也慢慢冷静下来,发现了这件事情的蹊跷之处。

  “那你是怎么看的。”陆勋骑打量着陆既明,陆既明到了陆家之后,很低调,低调到很容易被人忽视。

  “大伯难道不觉得这件事情和东方家有关么?”陆既明这话一出,陆勋骑眸子瞬间迸发出了一道摄人的寒光。

  “东方舒歌我虽然不了解,可是听说并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刚刚她的举动明显是在落井下石,我虽然知道我们两家向来不和,可是东方舒歌也不用这么着急吧,她怎么就知道石斌是冲着谁过来的,也许是别的宾客呢?”

  陆勋骑慢慢的点上了一支烟,他的慢慢的吸了一口烟。

  “既明,你先上楼休息吧,这个事情我要好好考虑一下。”

  “嗯。”陆既明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上楼。

  陆珏此刻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陆勋骑:“爸,这个事情难道真的和东方家有关?”

  “可能是东方家坐不住了!”

  这几年陆家不断壮大,早就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所以这才将陆玖调派到了维城,就是为了缓和一下京城的紧张局势,没想到,还是有人坐不住了么?

  “有可能!”陆勋骑眸子幽邃,脸色黑得吓人。

  “那我们要怎么办?”

  “静观其变!”

  “那过一段时间的选举呢?”

  这也是陆勋骑担心的地方,对于他来说,能够构成威胁的竞争对手只有一个人,这个人是东方家族一派的,现在陆家出了这种事,无论怎么看,都指向了东方家。

  警局

  审讯室的灯光很暗,石斌只是双手抱胸坐在李柔嘉对面:“李小姐,听说郑浩出事的当晚,你们是约好了在魅色见面的吧。”

  李柔嘉点了点头。

  “那么请问你们为什么要相约见面?”

  “聊解除婚约的事情。”李柔嘉声音有些颤抖。

  “那之后呢,发生了什么?”

  “没有什么啊,我们双方都不想结婚,所以达成一致之后,我就离开了啊。”李柔嘉生怕石斌不相信,语速都明显的加快了,显得有些急切。

  “那之后呢。”

  “之后我就走了,我真的不知道郑浩为什么会出事,我真的不懂!”

  “可是根据监控录像显示,当晚只有你一个人进入了他的包厢,而他就是在你走后出事。”

  “不可能,我根本没有杀他,我也没有理由杀他啊!”

  石斌倒是一笑,“理由嘛,自然是有的,听说当时你们两个人是在晏家的宴会上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个我已经和晏少聊过了,听说当时您是被人陷害才和郑浩……”石斌顿了一下,“可是你看起来很排斥他,而且你自己也认为是郑浩陷害的你,对不对!”

  李柔嘉顿时有些慌了神,“你在说什么,我……”

  “你只要告诉我,你是不是怀疑,在晏家的事情,是郑浩陷害的你!”

  李柔嘉咬了咬牙,不说话。

  “所以你一直怀恨在心,而且你根本就不想和正好结婚,所以就想着约他出来,然后杀死他!”

  “你们胡说,我没有,我根本就没有!”

  “可是我们在郑浩房间的酒杯上发现了你的指纹,他的房间除了他就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

  “我……”李柔嘉有些急了,“对了,我要离开的时候,他让我喝了一杯酒,我怀疑他就是在这杯酒中下了药,所以我才……”

  “李小姐,该不会这是你欲盖弥彰的手法吧,郑浩给你下药?”

  “我说的这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可是郑浩的死因就是吸毒过量,我们也可以怀疑是你引诱郑浩吸食了过量的毒品。”

  “我根本就没有,你们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我真的没有……”李柔嘉急得直掉眼泪。

  石斌知道问得差不多了,合起桌子上的文件,“好了,今天的问话就到这里,在案件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可能要麻烦你在警局多待几天了。”

  李柔嘉只是埋头在桌子上大哭。

  石斌刚刚出了审讯室,就进入了一边的审讯隔间,里面站着几个人,还有几台机器,“李柔嘉说话神色可有异常。”

  其中一个男人一直看着李柔嘉,“不像是说谎。”他是一个微表情专家。

  “队长,这个案子到底和这个女人有没有关系啊,我们今天贸然去陆家抓人,估计以后陆家会找我们麻烦的。”

  “不用担心。”石斌点上一根烟。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这个案子到现在为止,就没有任何的进展了。”

  “魅色的监控视频分析出来了么?有什么异常么?”石斌扭头看向正在操作电脑的人。

  “我还没有看出来有什么异常,可能需要专家帮忙!”那人悻悻地垂下头。

  “队长,那这个案子总不能一直拖下去吧,指控李柔嘉的证据不足,可是郑浩吸毒这么长时间,不可能不知道毒品吸食过量会有这么后果,也不像是自己弄死自己的啊。”

  “先把李柔嘉扣着吧!”

  石斌在警局待了这么久,自然明白,这个案子根本已经不是他能管理的范围了。

  摆明了有人想要找替罪羊,拿李柔嘉开刀罢了。

  ------题外话------

  最近心好累啊,天气好热啊,只想每天睡觉睡觉睡觉……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