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29 虐渣(4)致命一击






      霍彪完全没想到自己和东方舒歌对话会被人偷听,而这个人他根本得罪不起。

  那似笑非笑的眸子,让霍彪整个人都脊背发凉,“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霍彪此刻额头上冷汗岑岑。

  “霍彪,我也不和你打哈哈,刚刚你和东方小姐的对话,我都听见了,并且……”他晃了晃手中的录音笔。

  “你……”霍彪心里大骇。

  “你说这个东西若是被警方知道了,东方家自然有本事为东方小姐开脱,但是你就不一样了!你可不是东方家的人,到时候势必要推一个替死鬼出来,你说会是谁呢!”

  “莫离,我们也算是有些私交,你需要赶尽杀绝么!”

  霍彪人如其名,人长得很彪悍,他穿着黑衣黑裤,整个人隐没在黑暗中,他的眼睛很亮,透着一丝精光,他的腿略微有些残疾,或许是阴雨天的缘故,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但是这人却是着实心狠手辣的主。

  “霍彪,既然你也说我们有些私交,那你绑架我们小少爷,难不成就够义气了?”莫离摇了摇头。

  “你摇头做什么!”霍彪眸子就像死人一般,沉寂得有些可怕。

  “我们也算是朋友一场,当初我就劝过你,别去东方家,你偏是不听!”

  “莫离,我和你不一样,我手上那个时候沾过血,莫家不会要我这种人的。”

  “那在东方家呢,这么多年,他们何曾善待过你,不过是给你点钱,让你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罢了!”莫离冷笑。

  “我们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霍彪冷笑,“你一定要阻止我么?”

  “七少早就知道,东方舒歌这个女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而这次的订婚宴,几乎京城的所有权贵都会到场,而这个女人这么不甘心,必然会有所动作,所以才让我监视她,果不其然,又开始不老实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就不怕我告诉老爷子?”霍彪神情默然。

  “你和我打过交道,东方家的人多疑你是知道的,你觉得你的话他会听几分,最主要的是,你觉得你还能在东方家待多久?”

  “你到底要如何!”

  “不如何,你就按照她说的做好了!”

  霍彪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莫家和晏家交好他是知道的,而且莫七和晏司慕更是私交甚密,居然不阻止自己?

  “别这么看着我,我不过是个听话办事的。”

  “条件是什么?”莫离手中有录音笔,若是被警察知道上次绑架小元的事情和自己有关,他就完蛋了,以莫家的权势,真会弄死自己。

  “条件就是宴会之后,你就和东方老爷子说,是东方舒歌让你做的。”

  “就是这样?”霍彪有些不可置信。

  “就是这样!”

  “可是……”东方舒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拿了钱直接走,定然是不想让老爷子知道的,那……

  “你大可不用担心东方舒歌会找你麻烦!七少的智谋你应该有所耳闻,你是聪明人,知道怎么做吧!”

  “我明白!”

  等到霍彪离开,从一个阴影中纪卿推着轮椅走了出来,“这样真的没事么?”

  纪卿有些担心。

  莫七只是勾了勾嘴角,“通知擎苍接婉兮,顺便告诉陆珏,婉兮行动不便,待会儿会先离开,记得不要做得太明显。”

  莫离点了点头。

  纪卿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不过莫七想事情总是会先于别人很多,估摸着东方舒歌这次又要栽了。

  “对了,视频你发给郑铭了么?”莫七扭头看向纪卿。

  “自然已经发了,就等着看好戏吧!”

  “走吧,估计要开始了!”

  莫擎苍本来正在俱乐部开会,就接到了莫离的电话,让他现在就过来,并且在靠近陆家的十字路口一定要接到晏婉兮,莫擎苍虽不懂为什么,可他明白,必然是莫七有动作了。

  而且这次居然牵连到了婉兮,莫擎苍直接关掉电脑就往外面走,雨越来越大了,让人心里愈发不安。

  纪卿推着轮椅往大厅走。

  此刻的宴会大厅已经很多人了,各色人等,大部分人都是看在东方家的面子上,不过其中不乏来看戏的好事者。

  “我说七爷,您可算是来了,你家这孩子我可伺候不了!”晏司慕叹了口气。

  小元直接蹦跶到莫七身边,“爹地,你可算是回来了,要开始了。”

  莫七摸了摸小元的头,只是微微一笑。

  东方老爷子今天并没来,整个东方家,也就是东方弈出现了,而东方弈和东方舒歌一向不和,今天是来帮姐姐撑场子,还是故意来看戏的,还不好说。

  陆家的人倒是悉数都到场了,只是忙着招呼客人,倒是无暇顾及别的。

  而此刻东方舒歌站在窗口,她亲眼看见霍彪在晏家的车子上动了手脚,这才心满意足的整理了一下礼服。

  你们不是想看我出丑么,我倒是要看看,明天的头版头条是我东方舒歌嫁了个二婚的人,还是晏家死了个小姐。

  她站在落地镜子前,仔细的整理着衣服首饰,她恨,恨自己不小心被人算计,她不甘心,不甘心嫁了个已经半个身子埋入黄土的人,她染成豆蔻色的指甲,格外的鲜亮,那耀眼的红,深深刺痛了她的眼睛。

  东方舒歌这个人,看起来很低调,其实她对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节都很苛责,她努力的想要成为人上人,想要找一个如意郎君,可是命运却一直在捉弄她。

  东方老爷子以前看好的人就是莫七,可惜她和莫七岁数差得有点多,而莫家这一辈,莫七最为出众,东方舒歌自然想要嫁给莫七。

  可是她终于等到莫七差不多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他居然出了车祸,一夜之间,双腿残疾,这都不重要,最要的是,他消失了……

  直接找不到人了,而东方舒歌却不甘心,她知道莫七一定会回来的,所以她在等,只是没想到居然等来的是别人的一家三口,这让她如何能够甘心。

  “东方小姐,老爷让我叫您下楼,说是客人来得差不多了!”

  东方舒歌只是点了点头,伸手摆弄着珍珠耳环,嘴角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了,今天注定不会太安生。

  东方舒歌刚刚走到门口,陆勋骑就迎面走了过来,陆勋骑今天一身黑色的西装,整个人显得越发的精明强干,无框眼镜让他整个人显得愈发的精明,其实陆勋骑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男子,而他看起来也比同龄人小了一些,只是和东方舒歌站在一起还是不配。

  “舒歌,我来接你下楼!”陆勋骑尽量让自己保持得自然一些。

  这几天他也想过了,事情已然如此,他能做的就是将这订婚宴,以及之后的婚礼举办好,虽然市长估计和自己是无缘了,但是和东方家成为姻亲,东方家总不会看着陆家没落。

  况且他不能委屈了东方舒歌,所以今天的婚礼也是极致的浪漫奢华。

  东方舒歌一听陆勋骑叫自己的名字,只觉得心里面一阵反胃,这个老男人,为什么要叫自己叫得这么亲切!难道不知道自己多么讨厌他么?

  陆勋骑又不是傻子,自然注意到了东方舒歌眼中的排斥和鄙夷不屑,他只是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攥住了东方舒歌的手。

  东方舒歌身子一僵,只觉得一阵恶心,但是她却无论怎么样都甩不开,陆勋骑将东方舒歌的手放在自己的臂弯处。

  东方舒歌伸手死死地攥紧他的衣服。

  “走吧,别让客人等急了。”陆勋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放得很温柔,可是对于东方舒歌来说,这个男人毁了自己一生,她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陆勋骑,我告诉你,就算是我以后嫁给你了,你也别指望我会给你好脸色!你应该有自知之明的。”东方舒歌压低声音,恢复了以往的端庄大气,对于逢场作戏,她自然是手到擒来。

  “我知道!”陆勋骑从没受过这样的憋屈,却只能受着。

  “爸!”陆珏此刻从房间出来,陆勋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而东方舒歌看见陆珏,自然更是对他没有一丁点儿好脸色。

  陆珏本来就想着在屋子里待到仪式结束的,可是他刚刚无意中听陆既明说晏婉兮要提前离开,这让他找到了接近她的机会。

  晏婉兮平素身边都有人,陆玖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她,这样一个好机会,他怎么可能白白浪费。

  “不是让你回房么!”陆勋骑冷哼,真是一点都不省心。

  “我不会给您添麻烦的。”陆珏微微垂着头。

  东方舒歌却是一笑,陆珏这个人她自然是认得的,关于他的风流韵事,在京城也传得沸沸扬扬,平素东方舒歌是根本不会搭理这种人的,可是现在她居然要变成陆珏的后妈了,还真是可笑。

  她固然知道当天的事情并不是陆珏所为,可是若不是陆珏,也根本不会发生那种事,所以她自然将责任也怪罪到了陆珏头上。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要不一起下去?”东方舒歌微微一笑,却让人遍体生寒。

  “不用了不用了,东方小姐,你们先去吧,我回房,爸,那个……我保证不会捣乱的!”

  “以后若是一家人了,按辈分来说,你应该叫我一声妈的!”东方舒歌明显就是故意找茬。

  陆珏嘴角抽了抽,妈?这女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你先回去吧!”陆勋骑示意陆珏赶紧离开。

  大厅

  莫七一直阴沉着脸,他的腿一直在抽痛,让他的脸色刷白,“要不我们先离开吧。”纪卿面露忧色。

  “再等等!”莫七伸手攥住纪卿的手,他们就坐在角落,小元则是安静的坐在他们旁边,莫七脸色不好,而且眼神冰冷,却也无人过来打扰。

  “东方小姐和陆市长下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楼梯处。

  盘旋的楼梯,可以清晰的让在场的人都看见两个人手挽着手一起下楼。

  东方舒歌本就是出了名的美女,今天更是打扮得格外艳丽,那一身大红色的中式礼服,胸口点缀着复古盘扣,衣服下面则是结合了西式衣服的风格,是一个大的裙摆,东方舒歌脸上面挂着若有似无的笑,依旧那么高高在上不容侵犯,似乎还是以前的那个她。

  “其实还是很般配的啊,珠联璧合,真是恭喜啊!”

  “对啊,对啊,很般配,爱情嘛,是根本不会在乎年级的,你看他们就十分般配嘛!”

  “东方家和陆家联姻,也是强强联合啊,可喜可贺啊!”

  ……

  宾客口中都是赞美的话,只是却没有几个人是真心的,毕竟关于前几天的闹剧风波的热议并未停止过。

  莫攸宁举着高脚杯,淡漠的看着台上,“珠联璧合?咯咯咯……”

  “什么事情笑得这么高兴!”东方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莫攸宁身边。

  “东方弈,你要吓死我么!”莫攸宁不自觉的往边上挪了一下,拉开和他的距离。

  “最近有一场赛车比赛,要不要一起去玩玩!”东方弈继续引诱莫攸宁。

  他们自然是从小就认识了,只是但是接触比较多的还是在赛车方面,莫攸宁喜欢各种跑车,自然也喜欢赛车,而东方弈则是酷爱各种惊险刺激的运动。

  “不用了,我马上要回部队。”莫攸宁抿了一口红酒。

  “我没有惹着你吧,总是对我这么冷淡。”东方弈说得露出了一丝难过。

  “东方弈,你再惹我信不信我揍你!”又不是在晏司慕面前,莫攸宁还是那个长牙五爪的小辣椒。

  “你真的舍得?”东方弈轻笑,带着邪魅和肆无忌惮。

  “今天是你姐姐的大日子,你惹事的话,她回头肯定收拾你!”

  “几天之后她就住到陆家了。”东方弈一笑,“还收拾我呢?那也要她的手够长啊。”

  “你们姐弟真是上辈子的仇人!”

  “那你信不信我们两个人是上辈子的恋人啊!”东方弈眼神格外认真,看得莫攸宁一阵心惊。

  东方弈不止一次这般调戏过她了,有意无意的,莫攸宁却从外放在心上,对于感情这事儿她一向神经大条,直到刚刚晏婉兮的一句话,让她似乎觉得东方弈愈发不一样了。

  “你脑子有坑吧!”莫攸宁轻哼,装作无所谓,只是端着高脚杯的手却下意识的收紧。

  “是啊,脑子有坑,才喜欢你!”

  东方弈这话半真半假。

  晏司慕本来正在和一些朋友说话,一抬眼就看见东方弈走到了莫攸宁身边,他眉头一凝,直接抬脚走过去,“攸宁。”

  “晏哥哥!”莫攸宁一听晏司慕的声音,顿时兴奋起来,东方弈眸子一暗,他的变化晏司慕自然看在眼里。

  “别喝太多。”晏司慕顺手将莫攸宁的红酒放下,拉着她的手就往另一处走,东方弈只是嘴角噙着笑,将半杯红酒一饮而尽。

  “欢迎大家来参加我和舒歌的订婚宴,今天……”陆勋骑口气带着一丝欣喜和雀跃,而东方舒歌站在他身边却一言不发,只是嘴角挂着官方的笑,真是假得透彻。

  毕竟是订婚宴,所以仪式很简单。

  “下面就由我和舒歌为大家跳开场舞……”陆勋骑说着十分绅士的走到东方舒歌面前,做出了邀请的姿势。

  后面的大屏幕在播放着各种温馨浪漫的背景音乐,现场都是粉红色的花瓣点缀,格外温馨浪漫。

  东方舒歌淡雅一笑,将手放到陆勋骑手上。

  “等一下!”一个声音忽然打破了宁静。

  众人将目光集中在门口。

  郑铭一身西装,头发湿湿的黏在额前,几天不见,他整个人显得愈发清瘦,只是眼神却带着杀气,一步一步的往里面走。

  走过的地方都落下了点点水渍。

  莫七伸手摩挲下巴,好戏终于要开场了。

  “你们都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给郑局长准备一条毛巾!”陆勋骑心里却没有表面上这么平静。

  因为郑铭的眼神带着杀气。

  明显来者不善。

  陆既明距离比较近,他直接走过去:“郑局长,我带您下去换个衣服吧。”

  “不用了,我讲完就走,不会耽误陆市长和东方小姐的大喜日子!”郑铭勾起嘴角。

  他的脸清瘦得异常厉害,整个人的颧骨都高高凸起,眼窝深深的凹陷下去,让他整个人如同地狱来的索命恶鬼,整个人显得愈发诡谲。

  “郑局长,您这样……”不太好吧。

  陆既明也显得很为难。

  东方舒歌放在裙边的手瞬间收紧,她明显能够感觉到从郑铭身上面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杀气。

  她顿时有些慌乱,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郑局长,有什么话我们待会儿再说。”陆勋骑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被耗尽了。

  “不用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儿子生前十分喜欢东方小姐,我承认我这个儿子不成器,从小没少给我惹麻烦,我老来得子,对他娇惯了一些,他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也是有责任的!”郑铭深吸一口气,谈及郑浩,他的还是不自觉的悲从中来。

  “郑局长,今天这个场合,您说这个不太合适吧!”陆既明看着陆勋骑脸色愈发难看,心中忍不住冷笑。

  “不好意思啊,今天的气氛确实不太适合谈论这个,我只是替犬子给东方小姐送份大礼而已,这是犬子留给我最后一点东西,送给东方小姐再合适不过了!”郑铭说着将说中一个U盘递给了陆既明。

  陆既明拿着U盘,抬眼看了看陆勋骑,陆勋骑的手放在衣侧,给他做了个不要的手势。

  “既然是郑公子的一片心意,陆市长就不要拒绝了吧!”有人开始帮腔。

  “就是啊,反正都是贺礼,大家就看看吧,郑公子对东方小姐一往情深,我估摸着啊就是告白视频吧。”

  “陆市长,郑局长衣服都湿了,您总不能拒绝别人吧!”

  东方舒歌却忽然一笑,上前一步,“既然是给我的东西,那么还是我自己看吧,毕竟是他留给我的,我这人不太喜欢和别人分享这种东西!”

  陆既明只能将东西递给了东方舒歌,东方舒歌站在台子的边缘,微微弯腰从陆既明手中接过U盘,死死捏紧!

  而此刻大屏幕却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东西。

  “咦——这不是郑公子么!”

  “对啊,这个背景好像是魅色啊,看着好熟悉啊!”

  “就是魅色啊,我经常过去,不过……”那人顿了一下,“郑公子不就是在魅色出事的么?怎么会出现这种视频!”

  东方舒歌此刻脸色煞白!

  “这是什么东西,还不赶紧关掉,关掉啊!”东方舒歌大喊。

  那边的负责操作屏幕的师傅刚刚准备将显示器关掉,忽然一直冰凉的手从背后伸过来:“别乱动,不然这枪很容易擦枪走火的!”

  暗色系的显示屏能够清晰的反射出他身后的人。

  莫离手中捏着一把银质小手枪,那把枪正抵在自己的太阳穴,吓得他手哆哆嗦嗦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显示器上面出现了李柔嘉,然后郑浩给李柔嘉下药,李柔嘉喝下酒,离开房间,这一切都十分清晰,只是在片刻之后,房间中居然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东方舒歌!

  东方舒歌整个人死死地咬着嘴唇,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这个……

  这个东西应该已经被销毁了,怎么会这样!

  东方舒歌不自觉的往后退,可是后面就是台子边缘。

  “啊——”她的脚落空,整个人往后栽去。

  “舒歌!”陆勋骑立刻跳下台,众人将她围住,“你没事吧,你怎么样!”

  可是东方舒歌的视线却越过陆勋骑看向大屏幕,郑浩看见东方舒歌整个人显得愈发癫狂,而他估计是毒瘾发作了,躺在沙发上,整个人的面部扭曲狰狞,可是眼睛却透着柔光。

  东方舒歌慢悠悠的从包中摸出了一个手套,拿起了郑浩丢在一边的一个没有注射完的针管,居然直接刺入了郑浩的手臂……

  整个过程干净利索,而她最后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脱下手套,擦拭了一下门把手,直接扬长而去!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在场的人大气都不敢喘。

  忽然东方舒歌直接推开陆勋骑,“不是这样的,这不是真的,这是合成的,全部都是假的,你们不要相信,这不是真的,不是的!”

  郑铭却如同嗜血的恶魔,一步一步朝着东方舒歌走过去:“放眼整个京城,还有谁和东方大小姐长得一模一样呢!”

  “是不是我没有接受郑浩,所以你就要破坏我的订婚宴,是不是啊!你这个人心肠好歹毒!”东方舒歌那眸子充血,恨不得直接上去将郑浩撕碎。

  “我恶毒?东方小姐?你有没有搞错,你害死了我儿子,把我们家弄得支离破碎,这就算了,我知道我玩不过东方家,你们家有本事,可以只手遮天,颠倒黑白甚至可以操控警方办案,我真的玩不过你们!”郑铭的冷嘲热讽,瞬间将大家的记忆拖回了几天前。

  同样是在陆家,李柔嘉被当众带走,说是涉嫌杀人,当时的东方舒歌可是一直在帮腔啊,而真正的凶手居然就是她。

  而东方家居然能够操纵警方,阻碍警方办案,不得不说,这让人不自觉的脊背发凉。

  “你胡说,这些都是假的,就算是我讨厌郑浩追求我,但是我也不至于说杀了他吧,你们都在胡扯什么!”被人说破自己的阴谋,让东方舒歌顿时恼羞成怒。

  “郑局长,这话可不能乱说。”纪卿推着轮椅,莫七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东方家世代荣勋,祖祖辈辈都是从政的,一向都是清正廉洁的,他们家在政界有很大的影响力,可是再怎么样都不会干预司法的,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就单单凭借一个视频,未免过于武断了吧!”

  莫七这话看似在帮东方舒歌开脱,可是字字句句都在说,东方家权势滔天,是有本事可以做出这种事情的。

  “七爷,我知道您和东方小姐从小一起长大,东方家和莫家也是私交甚好,可是您帮她,人家未必领情啊,您还记得你儿子被绑架的事情吧!”

  众人哗然,而莫七更是瞬间变了脸色。

  众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在小元的身上面,小元只是死死地攥住纪卿的衣服,纪卿冷笑:“郑局长,您就是想要挑拨我们两家的关系也不用这么报弄是非,拿一个小孩子开刀。”

  “莫夫人,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您的心里有数,难道你就不好奇到底是谁在背后操纵的这一切么!”

  郑铭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东方舒歌,众人因为小元被绑架心里已经很震惊了。

  这个事情当时都是保密的,所以知道的人不多,有人敢对莫家动手,也是实在大胆。

  “姐姐一向待人宽和,郑局长,我知道令公子的死对您来说打击很大,可是您也不能血口喷人啊!”纪卿继续说。

  “是啊,待人宽和,可是是不知道她一心想要嫁给七爷啊,莫夫人,您心地善良,自然不会明白这种人背地里面的恶毒心思,上流社会一直都说您是母凭子贵,除掉了小少爷,最大的受益人是谁,大家心里清楚!”

  众人顿时了然,而且纪卿和莫七至始至终都没有否认过小元被绑架的事情,这让众人将视线又一次集中在东方舒歌身上面。

  “你胡说,我什么都没做,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呢!”

  “是啊,你是不可能,可是邹忌市长可以啊!”

  现场又是一片哗然。

  “郑铭,你知道你说这话是要负责任的!”陆勋骑大吼一声。

  “东方小姐真的很厉害,利用邹忌打击莫家,然后利用我儿子打击陆家,你和邹忌互惠互利,真是下的一手好棋,陆市长,上次的事情您没忘吧,东方小姐表现那么积极,大家都心知肚明!”

  “你胡扯,来人,还不赶紧把他拖下去!”陆勋骑此刻震惊而又恼怒,可是这都是郑铭的片面之词,他不能将东方舒歌撇下,所以只能让人将郑铭拖下去。

  “陆市长,别急啊!”莫七轻轻转动轮椅,他一如既往的清润如玉,只是嘴角的笑意泛着冷冽,众人心里有数,今天这事儿恐怕是不能善终了。

  “七爷,您不可能因为这个疯子的片面之词就毁了和东方家多年的交情吧。”陆勋骑这话可真艺术。

  莫七只是扯了扯嘴角,“陆市长不是东方家的人,这事儿还轮不到您插嘴!”

  莫七毫不留情的驳了陆勋骑的面子,惹得陆勋骑脸色一阵青白,双手死死的握紧。

  “舒歌姐,我叫你一声姐,你告诉我,我儿子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说我就信!”莫七眼神异常的严肃,那是东方舒歌从未见过的认真。

  “我……”东方舒歌顿了一下,“和我没关系,真的和我没关系,阿七,我们认识这么久,你要信我,真的要相信我啊!”

  大厅中很安静,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而大厅的气氛越发紧张。

  “是么?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和你没关系!”莫七声音冰冷,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清润,这样的莫七是大家陌生的,就算是坐在轮椅上,也掩饰不住那浑身散发的霸气。

  “舒歌姐,我们一向交好,我真的不信你会做这种事情!”莫攸宁此刻从一侧站了出来,“小元还是个孩子,你难道真的这么残忍?”

  “我没有,真的没有,阿七,你要信我,我真的没有,都是他胡说,你自己死了儿子,你就不想让我好过是不是,你怎么这么恶毒!”东方舒歌眼睛睁得很大,看着郑铭,仿若要吃了他一样。

  “再说了,就算是你儿子纠缠我,我也没有任何理由要杀了他啊,你这是污蔑!”东方舒歌大吼,全完没有了往日的端庄大气。

  “你要理由是吧!我给你!”郑铭直接越过莫七站到了东方舒歌面前,“我现在就一条一条的和你说,首先就是我儿子曾经当中侮辱你,你好面子,大家都知道,可能这个时候你就已经怀恨在心了,而之后呢,就更不用说了,你和他的视频流了出来,当时你还打过电话给我们家,东方小姐不会忘了吧……”

  “就算如此,我也根本不用杀了他啊!”

  “但是只要他在一天,就是你的威胁不是!”郑铭这几句已经让大家将前前后后的所有事情都串联起来了。

  似乎很有道理。

  而此刻晏司慕看了看身边一脸震惊的晏婉兮,他可不想让晏婉兮听着这种污秽的东西,最主要的是他怕郑铭将晏家的事情说出来,吓到晏婉兮。

  “婉兮,我让人送你回去,待会儿估计这里会很乱。”

  晏婉兮脚后跟还疼呢,点了点头,她也不傻,已经知道,今天这事儿东方舒歌躲不过去,她向来不是喜欢凑热闹的人,“那哥哥你早点回来!”

  晏婉兮说完就在晏司慕的注视下往外面走。

  “阿七,我知道你惦念和姐姐往日的情分,可是若是小元的绑架真的和她脱不了干系,我过不去这个坎,姐姐说自己是清白的,那就交给警察吧,我相信警方这次一定会秉公处理的吧!”

  纪卿一字一顿,将东方舒歌的后路堵住。

  “不要,我不要……”东方舒歌不断地往后退。

  似乎有些事情已经呼之欲出了。

  东方舒歌还跌坐在地上面,头发凌乱,礼服也被乱七八糟,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而她此刻的模样,只让人觉得分外掉价。

  莫七深吸一口气,显得有些于心不忍:“交给警方吧!”

  “阿七,阿七,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这么爱你,你不能这么做,阿七……”东方舒歌仿佛疯了一般的朝着莫七爬过去。

  “舒歌姐,你别这样!”莫攸宁微微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对七哥有情,可是……”

  “我做一切都是为了你啊,阿七,你不能这么对我……”

  众人哗然!

  她承认了么!

  众人顿时觉得十分可怕,仿佛已经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好可怕的女人。

  陆勋骑此刻被人啪啪啪的打脸,根本不想上去堵住东方舒歌的嘴,这个女人在和自己的订婚宴上口口声声说爱着别的男人,这还没过门,陆勋骑已经觉得自己的头上面的这顶绿帽子开始发光了。

  而此刻一个人影直接挡在了东方舒歌面前:“起来!”

  东方弈和东方老爷子长得有五分相似,他此刻抿着嘴,神情严肃。

  “小奕,你和阿七说,我是爱他的,我真的是爱他的,我……”

  东方舒歌话音未落,东方弈已经直接将她从地上面拉扯起来,“你现在像是什么样子,你是东方家的大小姐,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不人不鬼的,是个男人都不会细化你的!”

  “你滚开,你和他们都是一伙的,你滚开……”东方舒歌猛然将东方弈推开,东方弈纹丝不动,倒是东方舒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

  “不好意思,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姐有些精神失常,刚刚她说的都是无心之语,大家别往心里去!”东方弈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违心的话。

  东方弈其实并不想管她,可是东方家能说上话的,只有他一个。

  这个事情显然会对东方家的名誉造成很大的影响,东方弈若是坐视不理,到时候回家估计自己也吃不了兜子走。

  大家心里已经有数,东方弈不过是为她开脱罢了。

  “霍彪!”对于大吼一声,从阴暗处走出来一个男人,那个人腿脚不便,而且一脸煞气,着实吓到了一些人。

  “二少爷,有什么吩咐!”

  “立刻带她回家!”

  “是!”霍彪说着伸手将东方舒歌从地上面拉起来,“大小姐,我们……”

  “走开,不要碰我,你是个什么东西,不准碰我!”东方舒歌大吼,“东方弈,你也给我滚开,你就是想要看我的笑话对不对,现在你称心如意了吧,我不要你猫哭耗子假好心,你们都不是好人,都不是好人,都滚开!”

  “你愣着做什么,带她走!”东方弈阴沉着脸。

  霍彪咬了咬牙,直接拉起东方舒歌就往外面走。

  “七哥,不好意思,这件事情我们家肯定会给你一个叫交代的,郑局长,这件事情我想还是交给警方处理吧,您说呢!”

  莫七只是一笑,“小奕,这个面子我给你!”

  “谢了!”

  郑铭只是扭过头不说话。

  东方舒歌被霍彪扭送到车子上,还在破口大骂!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碰我,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杀了那个男人,杀了他……”东方舒歌大吼。

  霍彪无奈的叹了口气,“大小姐,您还是别骂骂咧咧的了,还是想想怎么应付老爷子吧!”

  东方舒歌顿时安静下来,霍彪叹了口气,打开雨刷,雨越来越大,似乎一点都不见减弱。

  “前面的是晏家的车子么?”东方舒歌忽然眼前一亮。

  “好像是的!”

  “追上去!”

  “大小姐,这不好吧……”这要是真的出事了,他们又在现场,这……

  况且东方家和晏家根本不在一个方向啊。

  “你若是不去,我就去警局告发你!”

  霍彪咬咬牙,直接发动车子追了上去。

  他们和前面的车子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但是在一个路口晏婉兮居然直接下车了,而前面就是单行道,车子现在也没有办法掉头了啊,东方舒歌蹙眉,“怎么回事?”

  “我也不懂!那我们……”

  “若是撞上去的话,应该会很好看吧!”

  霍彪心下大骇,后面的车子还在不断鸣喇叭,霍彪只能发动车子直接开了出去!

  “我让你撞上去,你没听见么,你没听见啊……”

  东方舒歌居然开始和霍彪争抢方向盘。

  而霍彪眼睛陡然睁大,前面的车子开始失控,直接朝着前面的路牙转过去,“砰——”的一声,发出了剧烈的声响,吓得霍彪和东方舒歌都是一愣,霍彪立刻打转方向。

  这条路一侧是山体,而晏家的车子前面已经被撞得完全变形,而巨大声响过后,后面的车子陆续停住,而随着一声更加巨大的声响!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侧的山体开始滑坡,打量的沙土从上面倾泻而下!

  直接将靠近的几辆车子尽数掩埋!

  晏婉兮此刻撑着伞就站在不远处,莫擎苍听到动静,也是吓了一跳,知道看到那抹娇小的身影这才安心,他连伞都没撑,直接下车,到了晏婉兮身边:“怎么样,你没事吧!”

  晏婉兮摇了摇头,有些惊吓过度。

  “你没事就好!”莫擎苍看了看前方,本来的双行道被沙土掩埋了一半,显然有车子遭殃了,他立刻拿出了手机报警。

  “幸亏你没事!”莫擎苍看着她惊魂未定的模样,伸手将她搂入怀中,“已经没事了!”

  “可是……”晏婉兮伸手指着另一边的车子。

  “怎么了?”

  “我的车子出事了。”

  “嗯。”莫擎苍眸子幽深,“幸亏刚刚说了让你在这路口等我!”因为前面的是单行道,很长,莫擎苍没办法只能让晏婉兮下车等他,现在想想倒是有些后怕。

  “可是车子里面有人。”

  “就是山体滑坡,也不一定就会出事,放心,马上救援的人就会到了!”

  “可是那里面不仅仅有我家的司机!”晏婉兮显得愈发紧张不安。

  “还有谁?”

  “陆珏。”

  莫擎苍蹙眉!

  莫七,你到底在做什么!

  他明显知道车子会在前面的路段出事,他一直知道莫七行事风格,诡谲狡诈,只是这一次他身处莫七的算计之中,才觉得这个男人多么可怕。

  ------题外话------

  这几天真的要热成狗了,早上都睡不住了,热醒了,心好累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