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31 偶遇陆玖,小白兔调戏大神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莫攸宁坐在车中,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等她醒了之后,发现纪卿托着腮,看着窗外,她维持这个姿势已经一两个小时了吧。

  “嫂子,想七哥了么?”莫攸宁坐直身子。

  “阴雨天他的腿疾会发作,有点担心,你呢,难道不想晏司慕?”

  莫攸宁这人平日大大咧咧的,这提到晏司慕就会露出小女儿固有的娇羞。

  “这么喜欢他?”纪卿调侃她。

  “有么?我表现的很明显?”

  “特别明显好么?一提到他脸都红了!谁都看得出来!”

  “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他走到一起,真的,我没有想过!”莫攸宁就是现在想想都有点觉得像是在做梦。

  “有什么不可能的。”纪卿没想到莫攸宁这种性子火辣的人,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我从小学习就不太好,我们家也就七哥和擎苍哥哥学习比较好,大哥他虽然学习不咋地,不过考大学的时候走了狗屎运,居然上了军校!”

  纪卿恶寒,有这么说自己大哥的么?走了狗屎运……

  “而我嘛,平时就爱玩,小学初中学习还算可以,到了高中之后,成绩直线下降,急得爷爷都要拿鞭子抽我了,当时还让晏哥哥给我补习来着!”莫攸宁忽然一笑,“不过啊,那段时间成绩倒是真的有提高。”

  “你们家三个哥哥,不帮你补习?或者请家教?”

  “算了吧,他们几个嫌弃我嫌弃到不行,也就是我说被人欺负,他们能帮我出出头,帮我补习?不如拿把刀杀了他们好了!七哥是这么说我的,若是我能考上大学,母猪都能上树了!”

  “噗——哈哈……”纪卿实在没忍住。

  “嫂子,你还笑!”莫攸宁娇嗔的瞪了纪卿一眼。

  “他这比喻还真是……”

  “特别没有人情味有木有,我是他妹妹啊!”莫攸宁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形象生动!”纪卿实在憋不住,又咯咯咯的笑了好半天。

  “算了,你们这些学霸都不会理解我们这种学渣的痛苦!”莫攸宁微微叹了口气。

  “话说,你的晏哥哥给比补习,你进步了多少啊?”

  “从倒数第三,终于挤进了倒数第十!”莫攸宁那语气中透着一股骄傲劲儿。

  “嗯嗯,不错不错,进步了七名!”纪卿摇了摇头。

  “你说嘛,晏哥哥对婉兮多好啊,谁像我们家这三个哥哥啊,真是讨厌死了!”

  “所以你就喜欢他了?”纪卿揶揄的调侃道。

  “之前吧,就是很崇拜他,他对婉兮很好,体贴关心无微不至,我经常去晏家陪婉兮,一来二去的,就对他很了解,久而久之,我只知道他是特别的,只有看见他我会紧张不安,还会脸红心跳,嫂子,你说这是喜欢么?”

  纪卿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点了点头,这丫头是没救了。

  外面的雨很大,他们很快就和大部队汇合了,莫攸宁和纪卿本就不隶属于同一个部队,所以很快就分道扬镳了。

  纪卿到部队的时候,众人已经在操场上面集合了,“报告首长,纪卿报告!”

  “归队!”周济面色严肃。

  “是!”纪卿很快就回到了队伍里面。

  这次的任务就是前往受灾地区进行增援,只是纪卿没想到,自己要去的地方,居然是距离维城很近的一个城市,是隶属于维城下面的一个县城,维城地势较高,目前还没有受到影响。

  道路很多都被洪水淹没了,所以他们行军到了一半,只能下车行走,因为大雨淹没了道路,前面的车子因为被雨水浸泡,直接发动不了了。

  周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只能看见一些淹没在大雨中的房屋,还有一些露出水面的树木,水很脏,上面漂浮着杂物,还有一些车子居然也在车中浮浮沉沉。

  行军挺艰难的,尤其是纪卿,这段时间没有好好锻炼,加上每一步踩下去鞋子就被泥沙裹住,所以要比平时用更多的力气,纪卿身上面不仅有一些平时自己用的东西,还有一些仪器设备,简直要把累垮了。

  而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着,众人一刻都不敢松懈,走了约莫两个多小时,才终于到了目的地。

  周济很快分配好了任务,纪卿主要是负责通讯工作,所以坐镇后方,倒是不需要直接去前面进行救援。

  救援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的居然就在这里待了快七天,而第八天,洪水渐渐褪去,听说上面有领导要下来视察。

  “我就说啊,这些当官的,根本就不知道老板姓的疾苦,这地方都这么乱了,还要来视察什么工作,简直是添乱,看着洪水退下去了,就准备来做做表面文章。”一个士兵从地上面爬起来,他将湿哒哒衣服又重新穿上。

  “他们这些人就是喜欢做表面工作,现在来安抚灾民了,倒是做得一手好的表面文章!”有一个调侃。

  众人都是昨天夜里刚刚抢险回来,一回来就窝在一堆睡到现在,一顿饭还没吃,身上面的衣服一直都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好不容易洪水退了,想着好好睡一下,这又是闹得哪一出啊。

  “行了,都别bb了,都收拾一下,待会儿他们就要过来了!都各自整理一下。”因为大家这些天都累得不行了,这还没有好好休息一下,就被折腾起来,自然怨声载道。

  纪卿则忍不住打了个哈气,微微伸了个懒腰,精神显得有些不济。

  而此刻周济掀开帐篷的门帘:“陆市长,您请进!这里就是我们的指挥部了!”

  “首长好!”众人立刻集体起立,纪卿心里恶寒,她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和陆玖再一次碰面。

  “好了,别在意我!”周济脸上挂着官方性的微笑,“陆市长,这里有些乱,要不我们还是出去说话吧。”

  “没事,这次真的辛苦你们了,我从维城给你们带了一些吃的喝的!”陆玖脸上挂着笑容,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众人顿时眼前一亮,其实吃的还好,主要是喝水真的成了问题,有的时候渴得厉害了,就想着随便喝点雨水,可是这水脏啊,而且这地方断水断电,就是想要烧水都成问题。

  “纪少校,好久不见,不知道你还记得我么?”陆玖一进来就看见了纪卿。

  一路过来几乎没有女兵,而他进来的一刻,纪卿就坐在椅子上,眉目清亮,认真的盯着自己面前的通讯屏幕,齐耳短发依旧俏丽可人,她的眉眼轻灵温润,眸子沉静内敛,一如初见的时候,淡漠镇定。

  陆玖今天穿得倒是亲民,没有西装革履,而是一身休闲服,脚上居然还穿着一双雨靴,上面已经沾满了泥巴。

  “陆市长,好久不见!”纪卿口气波澜不惊,倒是让陆玖有些失望。

  已经好久不见了,没想到纪卿见到他的时候,还是那么冷漠。

  周济也是个老狐狸了,自然看得出来陆玖的心思,只是这纪卿是他老首长家的儿媳妇儿啊,周济轻轻咳嗽一声,“陆市长,您不是要看一下受灾群众么?他们就被安置在后面,我带您过去!”

  陆玖点了点头,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纪卿,“纪少校,不如一起吧!”

  “不太合适吧,首长对这边的情况最了解了,我不太清楚这边的状况!”纪卿推脱。

  “我就是想和你聊一下关于这边通讯的事情!”陆玖并不打算放过纪卿。

  “这边的通讯设施很快就可以恢复了。”纪卿口气生硬。

  “纪少校还真是冷淡,我只是关心这边的情况而已!”

  纪卿无奈,主要是周围的人都已经盯着他们看久了,纪卿不太愿意被人这么窥探,只能走了出去,这陆玖没事干嘛找自己麻烦,真是够了……

  她只是走在他们的后面,没事踢踢脚下的小石子,或者踩踩地上面的小水坑,不曾想,陆玖忽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陆市长不是要去视察灾情?”纪卿挑眉。

  “你对我还真是冷淡啊!”陆玖口气中带着若有似无的酸味。

  “还好吧,我对人一向如此。”纪卿耸了耸肩。

  “周首长说待会儿有一部分受灾群众和我一起转移,你们也要有一部分人跟我一起走。”

  “是么?”我可不想和你待在一起。

  “你不想走?”

  “还好吧,这里也挺好的。”

  “没事踩踩水花?这就是你的兴趣?”陆玖失笑,他倒是第一次看见一向冷言冷语的纪卿有这般孩子气的一面。

  纪卿轻轻咳嗽一声,“陆市长,请你严肃一点好么!”

  陆玖失笑,罢了,反正他们之间本就毫无可能,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执念罢了,只是遇到一个心动的人不容易,偏生人家早就名花有主了。

  陆玖快步跟上大部队,他们一路走就是慰问灾民的情况,不过嘛,随行的还有摄像的人,说不是作秀的,纪卿还真的不太愿意相信。

  纪卿则是漫无目的的四处看着,而陆玖他们则站在一个帐篷下面,正在和一个老奶奶说话。

  纪卿侧目看着陆玖,主要是纪卿对他的第一印象实在不怎么好,自大狂妄,目中无人,还看不起自己,而之后到了京城,陆家人给她的印象也不是太好,陆玖对于她来说自然也就给打上了“坏人”的标签。

  “老人家,您的身体怎么样,没事吧!”陆玖脸上挂着微笑,微微弯腰,模样真是和蔼可亲。

  “我没事!”老人家伸手擦了擦眼泪,“可是……”老人家的眼睛忽然飘忽到了远方,“我的家人……”

  “老人家,您别担心,我们正在进行搜救工作,也许您的家人正在别的地方等你汇合呢!”陆玖伸手握住她的手。

  “是么?”老奶奶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光亮。

  “是啊,所以您也要好好保重身子!”陆玖说得认真而又笃定,就像是真的一样。

  其实大家的心里都有数,被洪水冲走了,或许真的有生还的可能,只是希望渺茫了一些,而此刻整个城市陷入了汪洋大海之中,他们的不对已经在这种城市找了几天了,生还人大部分都在这里了。

  “嗯嗯,好,好!”老奶奶那深陷的眼窝立刻泛起了一丝泪光。

  纪卿无奈的摇了摇头,陆玖这个骗子!

  不过对于老人来说,有希望就有活下去的动力,在这种天灾*面前,人类真的很渺小。

  陆玖他们继续往前,纪卿则百无聊赖的跟在后面,只是纪卿忽然听见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她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异样啊。

  只是片刻的功夫,就在陆玖和周济不远处的一棵树直直的朝着他们倒下去!

  “小心!”纪卿大喊一声,本能的朝着那边狂奔过去。

  大多数人都被纪卿这一声大吼给吓住了,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那棵大树朝着他们倒下。

  作为军人,周济的速度就快一些了,而陆玖的眼睛只是定格在纪卿身上面,居然忘记了躲避!

  “我去,陆玖!”纪卿朝着陆玖大喊。

  陆玖心里一震,只是看着纪卿朝着自己狂奔而来,纪卿咬了咬牙,就在树倒向陆玖的一瞬间,纪卿已经将陆玖扑倒了。

  “嘶——”那棵树的斜枝重重的砸在了纪卿背部,疼得纪卿然不住蹙眉。

  陆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纪卿,纪卿……”

  刚刚那一下子,虽然不是直接砸在陆玖的身上面,可是那重物砸下来,猛地一震,就是陆玖这种男人都感觉到了那种撞击的力度!心口也被狠狠地震了一下。

  而此刻众人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立刻将压在纪卿身上面的树挪开。

  “纪少校,你没事吧!”周济此刻也走了过去,刚刚真是被吓住了,众人只顾着自己逃命,哪里还顾得上别人啊,而陆玖居然站在那里呆呆傻傻的一动不动。

  “我能没事了,疼死我了!”纪卿慢悠悠的从陆玖身上面挪开,可是她刚刚双手撑地,准备站起来,她的后背就撕裂般的疼。

  “砸到哪里了!”陆玖已经坐起身子,伸手按住了纪卿的肩膀。

  刚刚的一瞬间,让陆玖的思绪,瞬间被拉回了几个月前,自己被挟持,纪卿淡然自若的朝着自己走过来,那个时候的她光芒四射,浑身就像是带着一种耀阳的光芒,让陆玖移不开眼。

  而刚刚纪卿朝着他跑过来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是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陆玖的心脏不自觉的狠狠动了一下。

  “你丫别碰我,碰见你就倒霉,你给我松开!”纪卿冷哼,疼死她了!

  特么的,今年真是晦气,受了两次伤,都是败他所赐,纪卿心里顿时有些窝火。

  “去抬担架过来!”周济立刻吩咐人。

  原来这棵树的树根被大水泡烂了,但是大家也不知道这树下面已经腐烂,安营扎寨的时候,还将绳索固定在了树上面,这树早就已经承受不住这种重量,这才忽然倒下。

  然后纪卿就被人趴着抬上担架,后背还在隐隐作痛,简单的看了一下随行的军医,青紫了一大片,而且纪卿一直喊疼,军医建议还是去医院拍个片。

  所以不愿意和陆玖一起离开的纪卿,最后还是跟着陆玖一起离开了。

  “我说陆市长,您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纪卿简直无语了,自己趴在担架上,已经够惨了,偏生这陆玖还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医生说让我看着你,让你别乱动!”这要是伤到了脊椎,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要是半身不遂了……”

  纪卿话没说完,陆玖立刻接茬:“我负责!”

  纪卿无语,别过脸,以后真的要远离这个男人,遇到他简直就没有发生过好事!

  陆玖这人也不是那种不识趣儿的,纪卿是莫七的人,所以他一直和自己说要放弃她,可是就在纪卿刚刚冲过来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心脏狂跳不止,在胸口一直不安的躁动着。

  他知道自己或许根本就放不下她……

  也许从她第一次救自己开始就放不下了!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纪卿趴在担架上都睡了一觉了,这才发现陆玖居然盯着自己足足看了一个小时。

  “我说陆市长,您是不是闲的慌啊,您可以去坐您的车子,不用和我这个伤员挤在一个破车上面!”这上面不仅仅有纪卿一个人,还有一些伤员,怕在途中颠簸出现意外,所以都集中在一起照顾,而陆玖居然大大咧咧的坐到了她的身边。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有责任把你送到医院!”

  纪卿无语,懒得和他说话。

  他们去的地方就是维城,纪卿没想到再一次回到家乡,居然是被人从担架上抬过来的。

  沈筠没想到这批来的伤员,居然会有纪卿,诧异之余,还是立刻过去问了一下情况。

  “卿卿,你这是怎么了!”沈筠睁大眼睛看着纪卿,眼中满是震惊。

  纪卿趴在担架上,脸色白得有些吓人,嘴唇有些干涩起皮,眼眶还有乌青,感觉就是被人虐待过一样,沈筠却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一侧的陆玖,两个人点头示意了一下。

  沈筠心里诧异,这纪卿怎么又和陆市长搅和在一起了。

  因为陆玖这段时间和沈家走得比较近,所以两个人还是熟络,陆玖可不是那种会多管闲事的人。

  “别提了,光荣负伤了!”纪卿无奈。

  “都赶紧把人抬进去,立刻联络各个科室,给他们进行检查拍片!”沈筠有条不紊指挥着医护人员将人送进了医院里面。

  “召南说你是负责通讯工作的,怎么会受伤?”沈筠有点心疼的看着纪卿。

  “意外呗,对了,听说你和召南去了海城那边,怎么还在维城。”

  “海城那边救援结束了,我就回来了,而且召南他……”沈筠顿了一下。

  “怎么了?不会受伤了吧!”纪卿咧嘴一笑,莫召南这人一开始工作就和不要命一样,受伤都是小事。

  “没有,几天没吃没喝了,是被抬出海城的!”沈筠无奈的摇了摇头。

  纪卿倒是扑哧一笑,“哎呦——”可是这一拉扯到背后的伤口,又是疼得龇牙咧嘴。

  陆玖一直跟在纪卿后面,说实话,他有些嫉妒,嫉妒纪卿和别人聊天时候的轻松惬意,为什么面对自己她的戒心就这么重呢。

  纪卿很快就被送去了CT室,而莫召南听说纪卿被送来了,在病房里面大笑了三声,直接从病房跑了出来。

  “莫中校,您点滴还没打……”护士在后面追着他,可是莫召南速度快啊,一眨眼的功夫就找不到人了。

  沈筠正在医生交流纪卿的情况,纪卿则是趴在一边,脸色有些发白。

  “卿卿!”莫召南推门进来,沈筠凌厉的目光射过去,莫召南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咳咳……小筠啊,好巧啊!”

  “召南,进来坐吧!”纪卿失笑,这两个人还真是好玩,一看就是莫召南被沈姐姐吃得死死的啊。

  “大致就是这样,其实没什么大碍,就是需要卧床休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最好别乱动。”

  “那行,谢了!”沈筠笑了笑,惹得莫召南轻哼一声,整天都给自己摆脸子,这遇着对着男医生居然笑得这么灿烂,莫召南绝不承认自己吃醋了。

  “不客气,都是同事嘛,那我先出去了!”那人说着拿着手中的报告就走了出去。

  莫召南看了看坐在自己身侧的陆玖:“陆大少,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一直在这里!”

  “不好意思,我没看见!”

  陆玖嘴角抽了抽,这莫召南说话简直欠揍啊!

  “沈医生,卿卿是没事了么?”陆玖起身走过去。

  卿卿?这个亲昵的称呼,惹得病房里面的三个人都齐齐看向陆玖。

  “陆市长,不好意思,我们没这么熟吧,你这样叫,很容易让人误会的!”纪卿怎么觉着自己像是碰上了狗皮膏药。

  莫召南则是冷哼一声,“卿卿啊,你在哪里惹上了的牛皮糖!”

  “我去给你买点吃的!”陆玖倒也不是不识趣儿,就先离开了。

  沈筠立刻坐到纪卿身边:“我说,这陆市长是不是喜欢你啊!”

  “喜欢毛线啊,我特么的要不是为了就他,我能变成这样么!”纪卿一想到两次住院都是因为陆玖,这心里呕得要死!

  “为了他?”莫召南立刻走了过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吧,到底什么情况!”

  纪卿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下,“我去,还真是孽缘啊!”莫召南摸了摸下巴,“上次住院就是因为怕他中弹,这次又是为了他!”

  “你闭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纪卿冷哼。

  “你救了他然后他决定对你以身相许了吧!”

  “莫召南,你起床没刷牙啊,嘴巴这么臭!”纪卿无奈的别过眼。

  沈筠倒是一笑,“莫召南,今天的药吃了么?”

  莫召南轻轻咳嗽一声,别过脸。

  “点滴打了?”沈筠挑眉。

  “那个……我这不是战友叙旧么,这个不急吧!”

  “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么!”

  “小筠,有人在呢,给我点面子!”莫召南可怜兮兮的盯着沈筠。

  “你赶紧的,别磨磨蹭蹭的!我待会儿去你病房检查!”

  “小筠,你别……”

  “我数三声!”沈筠说着轻轻咳嗽一声,“一……”

  “我走!”莫召南叹了口气,“卿卿,你记得来找我玩!”

  “我这个样子,怎么找你啊!”

  “那我待会儿来找你!”莫召南用一种很受伤的眼神看了沈筠一眼,沈筠则狠狠瞪了他一眼,莫召南立刻乖乖走了出去。

  “沈姐姐,可以啊,他对你可是言听计从啊!”纪卿失笑。

  “好什么啊,他根本就不会照顾自己,上次忽然晕倒,吓死我了,结果检查居然是营养不良,我都无语了!”沈筠摇了摇头,“对了,你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啊!”

  “有啊!”纪卿似乎有些为难。

  “就我俩,你说吧,还是要上厕所!”沈筠说着居然从床底掏出了一个小盆。

  纪卿满头黑线,“不是这个!”

  “要洗澡?”

  沈筠也是从灾区过来的,她当时在那边待了整整半个月,阴雨连绵的天气,却一直是高热的天气,沈筠愣是半个月没有洗澡,回来之后,觉得浑身都是一股馊臭的味道。

  “也不是这个,而且我这个样子怎么洗澡啊!”

  纪卿觉得这事儿安全就是可以避免的啊,怎么偏生就让自己给碰见了。

  而且你又是可以救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砸死吧,况且在自己的军区出事,这估计事后还得追责,所以纪卿就直接扑了过去。

  树砸下来的瞬间,纪卿真的后悔了,真的太疼了。

  “那你到底哪里不舒服!”

  “我觉得胸被压得不舒服!”

  “喘不过气?”沈筠哑然失笑,居然是这个理由。

  她侧头看了看纪卿被压住的胸部,她深深地觉得很有可能被压坏!

  “你别笑了,真的不舒服!”

  “你的胸部挺小的,压不坏的!我找点东西给你垫着!”

  纪卿简直想哭,可是真的不舒服啊!

  莫召南慢悠悠的往病房踱着,他这人就是闲不住,这点滴一打就是两三个小时,能憋死他!

  而陆玖手中提着饭盒两个人居然就在走廊上相遇了。

  莫召南收起了刚刚的痞气,“陆大少,我觉得有件事情有必要提醒你一下!”

  “请说!”

  “卿卿是我们莫家的人,我想你很清楚吧,而且是我们莫家认定的人,你应该不会这么不识趣儿吧!”

  陆玖看着纪卿的眼神明显心怀不轨嘛。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报答一下救命恩人不过分吧!”陆玖说得冠冕堂皇。

  “自然不过分,只是提醒你不要过度罢了!”

  “我的心里有数!”陆玖听得出来他话中的警告意味,捏紧手中的包装袋,从莫召南身侧走过去。

  莫召南拿出手机,要不要和莫七说一声,想了想还是算了吧,最近南方雨势很大,京城那边也是阴雨不断,莫七的身子自己都照顾不过来,就别让他瞎担心了。

  京城

  晏婉兮今天在晏司慕的陪同下去医院看望陆珏。

  陆珏毕竟是为了送自己出事的,于情于理都是要来医院看望他的。

  晏司慕在半路碰见了东方弈,停下来聊了两句,晏婉兮则是提着水果篮先上楼。

  晏婉兮好不容易找到了陆珏的病房,伸手敲了敲门,怎么没动静,晏婉兮又敲了敲,这次终于有声音了。

  “我说了,都给我滚,滚出去——”接着就是一阵霹雳巴拉砸东西的声音。

  “陆少,您怎么这么大火气啊!”

  “最近来献殷勤的人太多,烦得慌!”陆珏话音未落,晏婉兮已经轻轻推开了门。

  门口掉落着一个碎裂的花瓶,水渍流了一地,一大束玫瑰花横七竖八的洒落在地上面。

  “我说了,滚——呃……”陆珏压低声音,可是吼了一半,就看见站在门口呆愣的人。

  晏婉兮的长发扎成了一个马尾,青草绿的及膝连衣裙,外面穿了一件白色的柔丝外套,灵动的小脸粉黛未施,却显得愈发的清姝轻灵,她眨了眨眼睛,似乎是被吓到了。

  陆珏身边的女人烈焰红唇,其实长得也是个美人,只是好晏婉兮相比,就想的有些俗了,尤其是妆容,硬生生的被晏婉兮压了一头,最主要的是陆珏看向晏婉兮的神情很不一样。

  女人的第六感向来很准的,她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对陆珏来说不一样,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有机会接近陆珏,她不想白白放手。

  “陆少,别生气!你怎么这么没颜色啊,陆少不是让你滚么!”

  晏婉兮轻笑,只是站在门口,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淡笑,尽是嘲讽。

  “你给我滚!”陆珏压低声音,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陆少,我……”

  “我不想说第二遍!”若不是晏婉兮在这里,陆珏估计要直接发飙了!

  “可是人家刚刚才过来!”女人说着伸手勾住陆珏的衣领,两个人的距离瞬间拉近。

  陆珏此刻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掐死,他只是靠近她的耳侧,女人心里一动,难不成他要亲她?

  “别让再说一遍,给我滚,立刻滚出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你……”

  “你知道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女人!”

  女人咬了咬牙,总不能得罪自己的金主吧,只能踩着恨天高,十分不情愿的从晏婉兮身边离开,临走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晏婉兮一眼,扭着杨柳腰带着一股刺鼻的味道,施施然离开了。

  晏婉兮揉了揉鼻子,“我就是来看看你!”

  陆珏双腿还不能动弹,只能咬了咬牙:“不好意思,我刚刚心情不好!你赶紧进来坐吧!”

  晏婉兮点了点头,将水果放在陆珏的床头,“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挺好的,没什么事,主要是你没事就好!”

  当时在车上,陆珏这是恼怒得要死,懊恼自己太急躁了,居然在半路在晏婉兮逼走了,可是他此刻却无比庆幸,晏婉兮当时就下了车。

  “嗯嗯!”陆珏抓了抓头发,忽然不知道该和晏婉兮说什么么!

  他平时面对女人话很多的,也总能找到一些可以聊的话题,可是面对晏婉兮他只觉得紧张躁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越急越抓狂。

  而我们的婉兮妹纸则十分淡定的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看了看病房,此刻已经有护工开始收拾被陆珏折腾得乱七八糟的病房。

  “对了,你平时都喜欢做什么啊!”陆珏问出这话,顿时又想打自己嘴巴,就不能问一些新颖的问题么?

  “我最近啊!”晏婉兮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嘴角轻扯,眼睛也格外清亮,整个显得越发灵动,“最近在玩游戏!”

  “嗯?”陆珏确实是没想到,脸瞬间僵硬。

  “没想到吧,其实我技术可烂了,就是无聊玩玩而已!”晏婉兮一笑。

  可是陆珏忽然发现他根本不在乎晏婉兮说的答案是什么,只要能够和他这么说话,他就十分满足了。

  “那你玩的是什么游戏啊!我平常也玩游戏,有时间我们可以一起玩。”

  “我有自己队友!”晏婉兮轻轻一笑,“而且我技术不好,会拖累你的!”

  “没事的,我……”

  陆珏话音未落,晏司慕已经推门进来,他一进来就看见陆珏那一张热切的脸,死死地盯着自家妹妹,这陆珏该不会是……

  “晏少!”陆珏立刻收起了自己那有些放肆的眼神。

  “不好意思,隔了这么久才来看你,前几天过来的时候,总是说你在检查,总是没见到!”晏司慕大大咧咧的走到晏婉兮身侧,坐下!

  “没事的,你们能来看我我已经很高兴了!”尤其是晏婉兮!

  陆珏完全就像是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他的那点心思自然是瞒不过晏司慕的。

  他也是男人,自然明白陆珏那种眼神代表什么。

  简单聊了几句,晏司慕就准备带晏婉兮离开。

  “那个……”陆珏顿时有些急了。

  “嗯?陆少爷还有别的事情么?”晏司慕搂着晏婉兮的肩膀。

  “晏小姐……我们下次还能再见么?”陆珏憋了好久,脸都憋红了,终于吐出了这几个字。

  晏婉兮歪着脑袋,似乎有些迷茫,“总会见的吧!”

  晏司慕则大手一挥,将自家妹妹搂入怀中。

  “等陆少爷伤好了,我们会再来拜访的!”晏司慕说着搂着晏婉兮就往外面走!

  陆珏有些懊恼的捶打着被子,他得赶紧养好身子。

  晏婉兮看着自家哥哥笑得一脸阴险,忍不住有些脊背发凉:“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挺好的!”晏司慕就是忽然想到,是自家妹妹追的莫擎苍,莫擎苍这家伙能知道珍惜么,对于妹妹倒追这事儿,晏司慕一直很在意。

  “那你怎么笑得那么的……”

  “我怎么了?”晏司慕微微侧头看向晏婉兮。

  “有点像是面部神经失调!”

  晏司慕脚下一个趔趄!

  面部神经失调?这个比喻真是……

  晏司慕看着车,回家,路过红灯,拿着手机给莫擎苍发了个信息。

  莫擎苍此刻正在大巴车上,刚刚带着队伍参加了比赛,又熬夜分析了一个各个队员数据,一整夜没睡,也就睡了几个小时,信息就来了。

  莫擎苍眯着眼睛,眸子中闪过了一道危险的光,周围的几个队员立刻闭嘴不敢说话,而莫擎苍则拿着手机,点开信息。

  “莫擎苍,今天有个男的一直对我妹抛媚眼,那纯情小男生的模样,我看着都觉得心动,虽然他样样不如你,可是人家年轻啊,有资本!”

  莫擎苍默默的将短信内容看了两遍,晏司慕!

  晏婉兮刚刚洗了澡,正准备睡觉,居然接到了莫擎苍的电话,她心里一喜,“擎苍哥哥!”

  “收拾东西!”

  “怎么了?”晏婉兮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一脸茫然。

  “我马上到你家。”

  “嗯嗯,好的!”

  晏婉兮立刻换了衣服,就听见了外面传来了一阵汽车声,她立刻跑下楼,莫擎苍依旧一身黑色的运动服,整个人冷若冰霜,“莫少爷,小姐马上下来!”

  “擎苍哥哥!”晏婉兮最后两给台阶直接是蹦下来的,看的莫擎苍一阵心惊,而转瞬间某个人已经直接跑到了他的怀里。

  “我身上脏!”

  “我不嫌弃!”晏婉兮已经很久没看见他了,她将头埋在他的胸口,“擎苍哥哥,你不是想我了?”

  “是你想我了吧!”莫擎苍忽然觉得有些别扭。

  就是看了晏司慕的短信,他就直接跑来了晏家,可是见到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是啊,我想你了,那你想我么!”晏婉兮抬头,冲着莫擎苍使劲眨了眨眼,一脸殷切的看着他。

  “我待会儿还要去俱乐部!”

  “我跟你去玩!”晏婉兮扯着莫擎苍的胳膊。

  “你哥不在家?”

  “他出门应酬了,我一个人在家也无聊啊!”

  莫擎苍点了点头。

  车中

  莫擎苍开着头,不时地透过后视镜看着晏婉兮,晏婉兮只是侧头看着窗外,脸上面堆满了笑意。

  “你喜欢小鲜肉?”

  “嘎……”晏婉兮愣了一下。“什么小鲜肉?”

  “你是不是比较喜欢小鲜肉?”莫擎苍目不斜视的开车,问得漫不经心。

  “怎么了么?”

  “晏子说今天有个男人喜欢你,是个小鲜肉!”莫擎苍说得无所谓。

  “你说他啊……”晏婉兮咯咯一笑,忽然伸手扶住莫擎苍的座椅,往前探身:“擎苍哥哥,你这是在吃醋么?”

  “我就是问问,毕竟对你来说,我可是大叔了!”

  年龄啊……

  晏婉兮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可是我就喜欢你啊,你是大爷我也喜欢你!”

  莫擎苍无语,自己怎么可能这么老!

  “啵——”晏婉兮侧头对着莫擎苍的侧脸就亲了一口!

  “吱——”车子忽然急刹车,幸亏这条路前后都没有车子,不然准出事!

  “别闹,我开车呢!”

  “哦!”

  晏婉兮乖乖的坐在后面,只是偶尔可怜兮兮的看着莫擎苍。

  莫擎苍无奈,这小姑娘该不会又要哭了吧,他直接从车下摸出了一个包裹,直接丢给晏婉兮:“这次出门帮你带的东西!”

  晏婉兮急切的打开包裹,居然是糖,“擎苍哥哥,我……”我又不是小孩子啊,这么爱吃糖。

  “我刚刚没有凶你!”莫擎苍解释道。

  “我知道啊!”晏婉兮一笑,“擎苍哥哥,你是喜欢我的吧……”

  “吱——”又一次急刹车,莫擎苍觉着以后和她坐一辆车子,务必要堵住她的嘴巴!

  这小姑娘怎么这么会来事儿!

  ------题外话------

  月初:擎苍大神,请问你这是在吃醋么?

  莫擎苍:吃醋是什么东西!

  月初:那你这么激动干嘛,小鲜肉却是比你年轻,比你有资本!

  莫擎苍:你再说一遍……

  月初:我就说说着玩玩!

  莫擎苍:小鲜肉有我成熟有魅力么?再说了,小鲜肉能吃么!

  (话说你也不能吃啊……)

  虐渣这么多天,稍微轻松一下哈,哈哈

友书小说:
小友~酒莫贪杯,书莫贪欢。
注意用眼哦,休息一下眨眨眼吧!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