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44 陆勋骑自杀,缜密布局






      检察院的人都震惊了,最主要的是还是和自己的弟妹,这种事情应该算是强奸了吧,而他们第一个找来的人就是陆既明。

  而这件事情自然也就不仅仅是检察院的事情了,石斌那边也得到了消息。

  “卧槽,队长,这个陆勋骑简直不是人,居然对自己的弟妹都能下手,简直太渣了!”所有人都义愤填膺。

  石斌抿嘴不语,他只是打开了检察院送来的光盘,有近百张,按照日期排列,有些日期挨得很近,有的甚至一天刻录了好几张,简直禽兽。

  陆勋骑在京城做官已经好多年了,很多人都认识他,尤其是最近,为了竞选的事情,他更是不遗余力的做着各种慈善工作,到处宣传,出现在各种场合,现在的京城,若是说不认识他?倒是没几个人。

  “简直是人渣啊,这种人怎么还能如此道貌岸然的装作无所事事,之前还装得一本正经的!就该千刀万剐啊!”

  “陆既明人呢?”石斌抬眼看着面前的人。

  “被带来了,在休息室,喝得烂醉!”那人叹了口气,“之前孙令芬身上面发现了伤痕,被判定是和人发生关系留下的,陆卓锋常年不在家,所以陆卓锋以为是她背着他偷人了,陆既明似乎也是这么认为的。”

  石斌叹了口气,“走吧,去看看!”

  石斌到达休息室的时候,陆既明斜靠在座椅上面,面色潮红,身上面还有未干的酒渍,睡得昏沉,他的面前放了一杯水,石斌直接端起杯子,冲着陆既明的面部就泼了过去!

  “唔——”陆既明被迫睁开眼,冰凉的液体刺激着他的神经,他看了看石斌,咧嘴一笑,“石队长,怎么是你啊,要喝酒么!”

  “给我过来!”石斌直接抓起陆既明就往洗手间走。

  陆既明神智混混沌沌的,整个人重心不稳,被他拖拽着,趔趔趄趄的到了洗手间,石斌直接打开了水龙头的水,将陆既明的头往里面一按!

  “啊——”冰凉的液体,让陆既明瞬间清醒,挣扎着,石斌见他清醒了不少,才松了手!“松开,松开,唔——”

  冰凉的液体,顺着陆既明的脸,头发,不断地往下滴。

  “清醒了么!”石斌冷着脸。

  “卧槽,你要做什么!你们还想要做什么!”陆既明冲着石斌大吼,“都结案了,你们拉我过来做什么!”

  “你母亲的案子有些别的进展!”

  “别的进展?难不成已经找到证据证明我母亲杀人了?”陆既明冷笑,“反正我都清楚了,我母亲这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污名了,人都死了,你们为什么还总要抓着这个事情不放!”

  “不是这个,还有别的!”

  “呵呵,反正有事一盆脏水!”陆既明伸手擦了擦脸,“说吧,什么事。”他明显有些不耐烦。

  “跟我来吧,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还需要准备什么?”陆既明冷笑。

  再痛苦的事情都忍过去了,他还有什么是承受不来的。

  石斌看着陆既明,心下更加忧虑,因为查案,他也了解陆既明和他母亲基本上是相依为命的关系。

  只是当他看见电脑上的视频之后,还是怒不可遏,他直接拿起了手边的水杯,直接砸向电脑,“不可能的,这都不是真的,不是!”陆既明伸手将电脑推开。

  “检查过了,视频并不是合成的,而且是光盘刻录,最早的是在两年前!”不过之前到底有没有发生关系,就不得而知了。

  “胡说,不可能,骗我!”陆既明像是发疯一样的看着东西就砸!

  “我擦,你们是死人啊,还不把他拦着,砸烂了东西谁赔?”石斌简直肉疼。

  “放开我,我要杀了他,杀了他,混蛋!”陆既明眼睛猩红,电脑上的女人眸子中都是泪水,而那个男人却一直在笑,一直在笑!

  为什么他可以做到这么无动于衷,为什么看见母亲那么哀求,他可以笑得那么肆无忌惮,难道折磨她他就这么开心,看着她痛苦,为什么他还能笑得那么欢快。

  “陆勋骑……”电脑上的画面还在继续,女人的声音微弱,陆既明停下了手下的动作。

  这么多视频中,孙令芬都是不曾开口的,她回答这一切的只有低声的抽泣。

  “怎么?有话就说!”陆勋骑并没有停止侵犯。

  “陆勋骑,等你做完了,请你告诉我,看着我在你的身下流血发抖,你有多快乐?等你做完了,请你告诉我,你这样的作践我,你有多快乐?看着我瑟瑟发抖的样子,你有多快乐……”孙令芬一边流泪一边说,“请你做完一定告诉我!”

  “那我就告诉你,我就是喜欢看你这可怜兮兮的模样!我就特别高兴,特别开心!”

  “为什么一定是我!”

  “谁让你是陆卓锋的女人!”

  众人错愕!

  石斌走过去,指甲将视频关掉,指了指一边的一堆光盘,“其实那里面不止有你母亲一个人,还有一个人!”

  石斌伸手,一个警察立刻送过来一个资料,石斌将资料递到了陆既明的面前,陆既明低头看了看,“认识么?”

  “自然认识!”陆既明冷笑。

  “你打算怎么做。”

  “让我想一下吧!”

  石斌点了点头。

  而陆既明冲出去之后,直接跑进了卫生间,电脑上的画面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男人的低吼嘲弄,女人的哭泣哀求,不堪入目的画面,每一帧他都记得格外清楚,他直接趴在马桶上,从胃中翻腾出了一种恶心的感觉,好恶心!

  “呕——”他直接吐了出来!

  石斌就站在门口,点了支烟,无奈的叹了口气,其实他不过是想看看,陆既明是否知情,看样子是真的不知道,那么孙令芬尸检的时候,身上面的伤痕就好解释了,除了陆勋骑这个禽兽,还真的找不出第二个人。

  而直到陆既明都要将胃中的酸水吐出来,才洗了个脸,缓步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此刻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陆既明打车到了陆家。

  这么久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回到陆家,虽然已经是凌晨了,但是陆家依旧是灯火通明,检察院的人来过,陆家的人此刻都睡不着,全部坐在客厅里面,他们不知道光盘里面有着什么,所以此刻只能等着。

  “既明少爷回来了。”有人通报,陆卓锋波澜不惊的眸子忽然动了一下,陆玖将手中的书放下,那是一本关于法律的书籍,他看得极为认真,有些地方还用笔做了标注。

  “他还回来做什么!”陆卓锋冷哼,“撵出去!”胳膊肘往外拐的混蛋。

  一想到在医院的时候,陆卓锋顿时觉得很窝火。

  佣人站在原地,似乎有些犹豫不决,陆玖开口:“让他进来吧,毕竟是陆家的人。”

  “这个混小子,早就说过了,他根本没把我当做是他的父亲,要他回来做什么!”

  “二叔,就算如此,他也是您的儿子,而且现在陆家处于非常时期,更加需要团结一致,况且他母亲刚刚去世,他心里自然不舒服,二叔,您也别太计较了!”

  陆卓锋冷哼一声,并不说什么。

  而此刻陆既明已经走了进来。

  他的衣服被拉扯的都是褶皱,而且身上面还都是酒味儿,眼睛猩红,一看就是从酒场回来的,更是惹得陆卓锋心里不畅快。

  “你到底回来做什么,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陆卓锋冷哼,“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简直是丢光了我们陆家的脸。”

  “丢脸?”陆既明握紧拳头,“再丢人也没有某人丢脸吧,大庭广众被人抓了!”

  “你!”陆卓锋跳起来,因为这事儿,陆家现在整个被架在火上烤,陆既明居然还敢提,陆玖只是轻扯嘴角,却并不说话。

  “难不成我说错了么?相比较而言,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可丢人的,对了,我听说你还在找人疏通关系?”

  “那个人是你大伯!”陆卓锋大吼。

  “他特么的就是个禽兽!”陆既明直接冲着陆卓锋吼了回去。

  陆玖直接起身,直接走到陆既明面前,一拳揍了过去。

  “滚出去!”

  三个字,没有一点感情,冰冷得有些吓人。

  陆既明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曾经的陆家,他以为陆玖对他是最好的人,“我曾经真的是把你当做是大哥,可惜啊,我错了,你的心里也就是是有陆家,只有权势和野心,对我那么好,有时候都超过了陆珏,你倒是说说,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简直是白眼狼,我真是后悔把你接回来!”简直是混账!“当年你回家,你大哥多你的好,你都忘了么,现在居然还来说这种话!”

  “这么多年了,我们好歹有一件事情是想法是一样的,当年我就不该和你回来,这样我母亲也不会死!”陆既明的眸子猩红,充斥着红血丝,他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你再说一遍!”陆卓锋直接上去。

  “我特么的说你不是个男人!”

  “砰——”陆卓锋上去就是一拳。

  陆既明只觉得牙齿都松动了,他啐了一口血,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怎么?难道不是?你若是男人,为什么要招惹我的母亲,招惹了不负责任,你特么的算个什么男人,别和我装什么深情,为了那个女人守节,也不看看那个女人是个什么人,口口声声说我母亲放浪,那个女人又是什么好货色呢!”

  “陆既明!”

  陆既明是一直在踩着陆卓锋的底线。

  他直接上去,冲着陆既明的脸就是猛地砸了几拳。

  陆既明脑子是清醒的,但是身体的动作却很迟缓,他想要反抗,可是他的身体跟不上脑子的动作,他此刻懊恼自己,该死的为什么喝了那么多的酒。

  “我今天要是不打死你,我就不叫陆卓锋!”

  “呵呵——”陆既明放肆的大笑,“打死我好了,你倒是打啊!打不死我你特么的就不是男人!”

  陆既明也是拼着一股酒劲儿,忽然伸手将骑在自己身上面陆卓锋一把推开。

  陆卓锋毕竟年纪大了,趔趄两下,腰撞到了后面的桌角上,疼得他顿时脸皱在一起。

  “二叔!”陆玖扶住陆卓锋,瞪着陆既明,“既明,我知道你喝了酒,我就当做你不是故意的,你现在和二叔道歉!”

  “道歉,呵呵——”陆既明扶着身边的凳子站起来,“我说的是事实啊,你守着的那个女人你以为她很干净么?”

  “陆既明,我今天一定要打死你!”陆卓锋说着拿起手边的杯子就扔过去,没砸到。

  陆既明冷笑,“当年我回来的时候,那个女人见着我也是笑眯眯的,嘘寒问暖,好像装得好像我母亲一样,但我毕竟不是她的儿子,而且我的出现就代表了你对她的背叛,那个女人装得一副慈母模样,背地没少给我使绊子。”

  “她不是这样的人!”陆卓锋根本不信。

  “你信不信都无所谓,不过你倒是很痴情,当年被她发现了我的存在,为了她,你去做了绝育手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你真的很痴情。”陆既明说着还拍手鼓掌,“就是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你为了这个女人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后来我就想,这个女人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能允许你将我接回来,后来我明白了。”

  陆既明轻笑,“这个女人很会玩弄人,她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昭示自己的大度善良,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将我看在身边,因为我是个不安定的因素,或许你会为了儿子离开她,再者……她没给你生孩子,就是临死了,这个女人还想着将我过她的名下,还真是异想天开!”

  “她这是想要给你一个更好的身份,你知道个p!”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想要夺走我母亲的一切,而我就是我母亲的一切!”

  陆既明自小的生活环境,就决定了他凡事都会留个心眼,就算那个女人对他再好,他的心中也是有顾虑的。

  “不过或许有一件事情你不知道吧,她为什么不能怀孕?”

  “你在胡扯什么!”陆卓锋气急,真是后悔生了这么个儿子。

  “其实很简单,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若是怀孕了,生下的孩子是谁的!”

  “陆既明,你再说一遍试试看,我不许你侮辱她!”

  “呵呵,我污蔑她?那我就告诉你好了,你最亲爱的女人,和你最亲爱的大哥,之间有苟且,而你这个男人,一直被蒙在鼓里!”

  “你在说什么!”陆卓锋整个人将在原地。

  陆玖只是死死瞪着陆既明。

  陆既明一看陆玖的反应,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大哥,你是不是也清楚这件事情,看你这个样子,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呢!”

  “陆玖,他在说什么,你告诉我,他都是胡说的,你告诉我!”陆卓锋死死地按住陆玖肩膀。

  “检察院的人不是在陆家取走了光盘么,那个男人也是无耻到家了,做出那样的事情,居然还刻了光盘,有这种恶趣味的人还真是少有,而且对自己的弟妹都能下得去手,这不是禽兽是什么!”

  “你说什么,光盘里面……”陆卓锋身子趔趄一下,他伸手扶住后面的桌子,稳定了一下身子。

  “这个事情关系到我母亲的清白,我会拿这件事情胡说么,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我母亲不清不白么,那我告诉你,就是那个躺在棺材里,你最心爱的女人,也被他玷污过,你告诉我,那个女人比我母亲高尚在哪里!”

  陆既明死死咬着牙,口腔中都是血腥味,这种腥甜的味道,不断刺激着他,他一步步朝着陆卓锋走过去。

  “她在你心里真的那么冰清玉洁?得了吧,他和陆勋骑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呢,你们做过检查吧,你们都可以怀孕?为什么她一直没怀孕,或许是怕生出来的孩子其实是你大哥的吧!”

  “陆既明,你闭嘴!”陆玖大声呵斥他。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打算说出真相么?”陆既明业揶揄的看着陆玖,“对了,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帮你父亲还债啊,你知道他不仅玷污我的母亲是不是?”

  “陆玖,这不是真的!”陆卓锋还是不敢相信。

  “那你去警局看啊,现在光盘就在警局,我刚刚从那里回来,你可以看看你的大哥是如何撕开你最心爱女人的衣服,是如何把她按在床上,是如何……”

  “闭嘴,我让你闭嘴!”

  陆卓锋大吼!

  “呵——对了,这个女人若是这么好,为什么还要从我母亲手里把你抢走?按照时间推算的话,小三也不是我的母亲吧!”

  陆卓锋嘴角抽了抽,并不说话。

  “所以,都别伪装了,都不是什么清高的人,什么冰清玉洁,还喜欢什么百合花,她也配那种花么?用当下最流行的话,那个女人就是最典型的绿茶婊白莲花!”

  “陆既明,你给我滚,滚出去!”陆卓锋气得浑身乱颤,他此刻心里很乱,陆既明的话信息量太大。

  “对了,你还要救你陆勋骑呢,你别忘了,也许那个女人死得这么早,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呢,现在想想,当年的葬礼,他似乎比你这个做丈夫的还积极!”

  “混账,逆子,滚——给我滚出去!”陆卓锋大吼。

  “放心,这个家乌烟瘴气的,我也不想待!不用你说我也会走的!真是让我觉得恶心!”

  陆既明说着就往外面走,刚刚走到门口顿住了脚步,他扭过头,看了看陆玖:“对了陆市长,您是有公职在身的人,真的可以在京城逗留这么久么?”

  “不需要你管!”陆玖压低声音,“我父亲的事情和你有关么?”

  “你不是早就防着我了么?你觉着呢!”

  陆既明像是一阵风一般离开,陆玖咬了咬牙,“二叔,你……”

  陆玖的手刚刚触碰到陆卓锋,就被他一把推开!

  “别碰我!”陆卓锋自己扶着扶手,颤颤巍巍的爬上楼,接着陆玖就听见了楼上传来叮叮当当砸东西的声音,他深吸一口气。

  靠在沙发上,沉重的叹了口气,终究是纸包不住火。

  K&Q俱乐部

  晏婉兮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碰见莫擎苍了,他们说在进行集训,所以不许别人打扰,昨晚接到了莫擎苍的电话,说是休息半天,她就直接冲了过去。

  刚刚进去就碰见了一个长得十分呆萌的男孩,晏婉兮记得他,“小嫂子好!”

  晏婉兮微微有些脸红,“你是晴天?”

  “小嫂子居然记得我啊,老大正在房间休息呢!”

  “我当然记得你!”

  他们几个人平时无聊会带着晏婉兮玩游戏,然后有一个游戏昵称叫住“一柱擎天”的,当时晏婉兮看见这个昵称,真的是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

  晏婉兮并不能将游戏昵称和他们的真人对上号,但是这些人的微博账号都是和游戏昵称有关的,而且这些人很多都是粉丝过百万的人,晏婉兮就准备搜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人。

  “一柱擎天”这个昵称被人占用了。

  但是相关的人里面,有个叫粉丝快一百多万的人,昵称赫然是,“我是一柱擎天本人”!

  晏婉兮顿时一阵恶寒,她默默的点开了微博,还真是那个人,她慢慢的翻着他的微博,基本上都是和游戏有关的,偶尔晒了几张俱乐部的合影。

  她才明白,这个名为“一柱擎天”的人,居然是俱乐部长得最呆萌的男孩子,这个男孩真的特别俊秀,唇红齿白的,一副小正太的模样,平时对着她也只是笑眯眯的,最主要的是她没能将人和游戏昵称对起来的原因。

  是因为无论在现实中,还是在微博下面,大家对他的称呼都是“一柱”!

  这是什么鬼称呼!

  其实他本人名字和他一样可爱,叫做晴天,十分女气的名字。

  “小嫂子,到了!”晴天带着她到了门口。

  “谢谢了。”

  “不客气,我还有事要去忙!”

  “怎么最近这么忙,集训不是要结束了么?”

  “对了,最近新招了一批人,老大挑人向来都不是光看他的历史成绩,而是集中训练他们一段时间,看看谁的进步最大,再结合以前的成绩进行挑选,老大没时间看着他们,只能让我们去了。”

  “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小嫂子,我先走了!”

  晴天走后,晏婉兮深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门,没动静,但是门似乎没锁。

  晏婉兮推开门,刚刚探头进去。

  整个人的胳膊就被一股大力扯了进去,她的面前一片黑暗,“啊——”她的身子撞到了墙上,冰凉。

  “砰——”门被关上。

  房间很黑,只有床头一个照明灯发出了微弱的光,莫擎苍整个人压在晏婉兮身上面,“怎么过来了?”

  “你不是说你休息么?我来看看你!”晏婉兮抬头看着莫擎苍,好多天不见了,这个男人是怎么照顾自己的,黑眼圈这么重。“你这几天都没睡么?怎么这么憔悴!”

  “别动!”晏婉兮被他大呵一声,吓了一跳,整个人像是受惊的小兔子,莫擎苍直接俯身吻住了她的嘴唇。

  “嗯?”莫擎苍蹙眉,“我喜欢草莓味的!”

  “啊?”晏婉兮错愕了一下,咬了咬嘴唇,“那我以后只买草莓味的唇膏!”

  “乖,张嘴!”

  晏婉兮红着小脸,慢慢的张开了小嘴。

  莫擎苍的动作一如他这个人,动作很快,而又急促,惹得晏婉兮娇喘连连,她伸手搂住莫擎苍的脖子,“好多天不见了,怎么体力还这么差,那以后怎么办!”

  晏婉兮脸一红,将头埋在他的颈侧,“我才不差!”

  “是么?”莫擎苍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头发似乎长了!”

  “对啊,所以你说我们是不是好久没见了,那你想我么?”

  莫擎苍顺手打开门边的灯,某人正仰着小脑袋,眼神殷切的看着自己,那湿漉漉的眼睛,倒是可爱得紧。

  “那你呢?”

  “我想啊,特别想你!你想我了么?”晏婉兮倒是毫不犹豫。

  反正她算是看明白了,莫擎苍的情商基本上可以化为负数,若是自己不积极主动一点,他就会被别的女人抢走了,所以晏婉兮一直以来都挺积极主动地,只要是有表白的机会,她就绝不会错过。

  莫擎苍不说话,只是吻了一下晏婉兮的额头,“陪我睡会儿吧!”

  晏婉兮看了看那张大床,这个人是有多喜欢黑色,这个床是黑色的就算了,就是床单枕头被子都是黑色的!

  “为什么这么喜欢黑色啊!”莫擎苍牵着晏婉兮朝着大床走过去。

  “耐脏!”

  晏婉兮眨了眨眼,好吧,这个理由特别棒!

  莫擎苍其实也没做什么,两个人仰面躺在床上面,晏婉兮局促不安的绞动着双手,扭头看了一眼莫擎苍,他居然这么快就睡着了?

  晏婉兮就这么看着他,不知不觉的居然睡着了。

  莫擎苍需要的睡眠时间不长,所以很快就醒了,晏婉兮就躺在他的身侧,她很白,她的皮肤在黑色的床单上,黑白对比十分鲜明,头发很长,随意铺洒在床单上,小脸柔和,莫擎苍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

  晏婉兮不安的扭了扭身子,就这么扭到了莫擎苍的怀中。

  莫擎苍身子一僵,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将她带入怀中。

  晏婉兮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莫擎苍的怀中,一阵羞赧,“那个……你为什么抱着我!”

  “是你抱着我!”莫擎苍双手举起来,他正在用手里回复邮件。

  晏婉兮松开手,轻轻咳嗽了一声,“那个……”她慌乱的看了看周围,“我饿了。”

  “嗯。”

  “嗯?”晏婉兮蹙眉,“这是什么意思?”

  “擦擦口水,我带你去吃饭!”

  晏婉兮下意识的就去擦口水,“你骗我!”

  莫擎苍不说话,只是掀开被子直接起身,拉开了窗帘,那些人正在操场跑步,虽然是电竞俱乐部,不过他也很注重成员的全身心发展。

  “你在看什么呢!”晏婉兮走过去。

  “唰——”窗帘被瞬间拉上,“我带你去吃饭!我们去外面!”

  晏婉兮本来还很好奇,下面在做什么呢,现在一听说要去外面吃饭,登时来了兴趣,使劲的点了点头。

  因为陆勋骑的事情,已经不单单是贪污受贿了,甚至是涉及到了强奸,所以直接被关进了看守所。

  而且都是证据确凿的事情,检察院和警方那边现在就是互相交换一下信息,下面的就是将所有的证据都移交司法而已。

  陆勋骑没想到陆既明居然会来看自己,一个专门的房间,中间一张桌子,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他们两个人,陆勋骑的双手双脚都拷着手铐,行动的时候,带着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果然小看你了!”

  因为这么长时间,除了检察机关,没有人来看过自己,陆勋骑的身份特殊,估计是在案子落实之前禁止探望的,而陆既明则是来探望他的第一人,这让他如何不诧异。

  “很惊讶?”陆既明靠在椅子上面,饶有趣味的看着陆勋骑,“真是可怜,堂堂京城的市长,居然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是你害我!”陆勋骑一口咬定。

  “不是我,是你自己,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做的,可不是我!”陆既明冷笑。

  “我真是小看你了,你果然是狼子野心!”

  “多谢夸奖!”陆既明也不藏着掖着。

  “害得陆家垮台,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也是陆家的人!”陆勋骑双手死死地握在一起,目光坚毅的看着陆既明。

  “若是说好处么,就是看着你痛苦吧!你最在乎不就是陆家么?还有你的声誉,不过你的事情都败露了,你这辈子只能在牢里度过了,陆市长!”陆既明似笑非笑的勾起了嘴角。

  “就是因为你母亲的事情!”

  “还不够么!”陆既明上前,两个人的脸瞬间拉近,“欺辱我母亲,陆勋骑,你特么的还是个人么!”

  一想到这个事情,陆既明更是觉得窝火!

  当时在医院听到陆卓锋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他面无表情,不过是根本不相信他的话,这个男人,直到看到视频,他才觉得自己做得并不过分,这个男人真的是该死!

  看到陆既明激动,陆勋骑嘴角扯起了一抹邪笑,“不过你母亲的味道不错!你都不知道,我每次都欲罢不能!”

  “禽兽!”陆既明上前,扯住他的衣领!

  “喂喂喂——干嘛呢,你再这样,只能请你出去了!”狱警走了进来,陆既明松开手!

  陆勋骑则嘲弄的一笑,“我真是后悔看走了眼,当年就不该接你回来!”

  “对啊,你看走了眼,你就应该直接把我们母子弄死!”

  “陆既明,你会后悔的!”陆勋骑眼睛猩红,“陆家若是倒了,你能有有什么好处,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得到什么!”

  “那得看看你能得到什么,现在我那个父亲已经知道你做的事情了,你觉得他和陆玖还能和平共存么?”

  陆勋骑死死咬着牙,因为过于用力,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只是想要看看他们自相残杀的场景罢了,应该会很好看吧!”陆既明嘴角扯起了一抹残忍的笑,“对了,陆玖一直都知道你做的好事,他对我那么好,不过是为了转移视线,他带着我,教会我如何在官场游走,教会我很多事情,我一心扑在事业上,总想着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也为母亲争一口气,殊不知……”

  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不得不说,你有个好儿子!”陆既明冷笑。

  “陆玖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等着!”

  “呵呵——那请问他要如何不放过我?他是你儿子,你不知道在官场最怕的就是流言蜚语么,你贪污受贿,强占弟媳,你觉得他们背后会如何说你的儿子,对了,你猜猜他的仕途会不会受影响呢?”

  “混账!”陆勋骑死死地等着陆既明。

  “你别瞪着我,要恨就恨你自己,都是你自己造孽,若不是你,也根本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我本来都想好了,过段时间接我母亲出去,我们单独生活,都被你毁了,你毁了我最重要的一切,那我自然要毁了你的一切!”

  “你和莫七联手了?”

  陆勋骑不是傻子,李桐是有自己把柄,可是并没有那么多,他能想到的人只有莫七。

  陆既明一笑,不可置否。

  “对了,前段时间,陆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也和我有关,不然的话,莫七怎么可能算得那么精准!”

  “你——”陆勋骑真的是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别激动啊,你的身体也不太好,这么激动很容易高血压的!”

  “孽障啊,孽障!”

  陆勋骑也曾经想过陆家是不是除了内鬼,可是他转念一想根本不可能。

  陆既明接触不到莫七这种人,可是他算错了,他们早就认识!

  “对了,你不是找了陆珏很久了,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呢?”

  陆勋骑瞪大眼睛,“陆既明,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陆既明——”

  “大伯,别激动,别把狱警招来了,那我就得走了!”陆既明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陆勋骑只能压住内心的怒火,他的呼吸急促,胸口不断地起伏,看得出来,很激动。

  “陆珏在哪里!”陆勋骑强行压制自己的急躁。

  “你真的很疼爱他呢!”

  陆珏不如陆玖争气,也能说是没出息吧,可就是这样,陆勋骑却宠得紧。

  有些父母就是这样,对于优秀的子女,他们或许给予的关系就会少一些,而对于那些相对来说比较弱势一点的子女,却给予了更多的关爱,而有些时候,这些孩子,并不会更加争气,有些却仗着父母的疼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有恃无恐。

  陆珏就是这样的孩子。

  “告诉我,陆珏在哪里,是你把他藏起来了,是不是!”陆勋骑不敢让自己声音太大,只能尽力克制。

  “我能有这个本事么?”

  “难道是莫七,是不是他,我和他无冤无仇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陆勋骑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你别诬陷别人好么?和莫七能有什么关系!”陆既明冷笑。

  “那陆珏在哪里!”

  “若是想你儿子平安无事也不是不可以!”

  “你要什么!”陆勋骑知道,陆既明是在和自己谈条件。

  “知道我母亲如何死的吧!”

  陆勋骑睁大眼睛。

  但是孙令芬从警局出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陆勋骑,他和她说了视频的事情,若是她不乖乖听话的话,他就把视频放出去,让她没法见人,也让她儿子没法做人。

  孙令芬在警局已经被吓得半死。

  而陆勋骑这番威胁,无疑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是想让我……”

  “我可什么都没说,只是你儿子的命就在你的手里,救或者不救,就看你的表现了!”

  陆既明说着轻笑着,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

  天气有些阴沉,却并未下雨,有些燥热,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陆既明的车子还没有到达酒店,就已经得知了陆勋骑在看守所自杀的消息,已经被送去了医院。

  陆既明冷笑,关心则乱!

  他哪里知道陆珏在哪里啊!陆勋骑派出去那么多人都没找到他,陆既明得京城又没权没势的,难不成真的可以藏一个人么?

  况且陆珏失踪的时候,他还在乡下考察了,陆勋骑也是病急乱投医,自己不过是随口威胁他而已!

  陆既明心里咯噔一下,他直接拿出了手机。

  莫七正在复建,莫离拿着电话过去,“是陆既明的。”

  “喂——有事?”

  “你知道陆珏在哪里?”陆既明直接开口,没有一丝犹豫。

  “怎么这么问!”莫七哂笑。

  “你提醒我了!”

  因为他要和莫七经常交流事情的进展,所以今早就和他通电话了,莫七说安排他见一下陆勋骑,然后又提起了陆珏,虽然就是随口一提,不过陆珏失踪这么久,派去找他的人不计其数,却都没找到,很奇怪!

  陆既明上了心,而他刚刚不过是那陆珏诈一下陆勋骑罢了!

  “你在说什么呢!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

  “你真的不知道?”

  “总不会是我将他绑架了吧,我可没这么无聊!”莫七耸肩,“发生什么事了!”

  陆既明简单地将事情叙述了一遍,“那你算是报了仇了!”

  “谢了!”

  “不客气!”

  陆既明挂了电话,也觉得自己多疑了,莫七怎么就算是再神机妙算,也算不到陆珏的去处啊,况且他也算不到自己会拿这个事情威胁他陆勋骑吧,陆既明叹了口气。

  真的是最近神经绷得太紧了,变得如此多疑。

  莫离看着莫七笑得诡异。

  “事情成了?”

  “陆勋骑在医院抢救!”莫七继续进行复健,额头上面都是细汗。

  “那陆珏那边?”

  “无所谓了!”

  莫离点了点头。

  莫擎苍刚刚送晏婉兮回家,到了俱乐部已经是傍晚了,他刚刚回到房间,刚刚招进来的那批预备队员正在进行训练,他靠在窗边,看着操场上的身影。

  这人又是哪里惹到莫七了。

  不过他到底进入自己的俱乐部又是想要做什么呢?为了什么?

  为了游戏还是为了……

  晏婉兮!

  一想到这个人对晏婉兮图谋不轨,莫擎苍就忍不住蹙眉!

  ------题外话------

  昨天才说了生无可恋,姨妈就来了疼死我了,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