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45 身高问题,陆勋骑吐血






      莫擎苍稍微处理了一下俱乐部的事情,便驱车回家。  他也好久没回去了,这段时间没有比赛,他都待在京城,而且爷爷三番两次警告他,召南的订婚宴,不许他不出席,他要是敢消失,他绝饶不了他,莫擎苍没办法,只能一直待在京中。  刚刚到家,周仪和郑沁兰,正投靠头在商量着什么,纪卿则是在边上听着,“大伯母,二伯母!”  “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郑沁兰看了看时间,“吃饭了没?我让人给你做饭。”  “吃了,阿七呢!”莫擎苍一向冷冰冰的,不言苟笑,大家也都习惯了。  纪卿指了指楼上,“在复健。”  莫擎苍正打算上楼,他只听见一阵嗡嗡的声音,忽然后脑就被一个东西撞了一下,“砰——”那东西直直的栽到地上面。  众人立刻垂头做事,这莫擎苍反正在莫家是个异类,平常除了老爷子和莫七,也没人会这么无端的去惹他。  莫擎苍蹙眉,低头看着在地上面打转的模型飞机,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小元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一脸控诉的盯着莫擎苍:“你弄坏了我的模型飞机!”  众人愕然,莫擎苍嘴角抽了抽。  恶人先告状啊,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我弄坏的?”他能不能把他逮过来揍一顿!  周仪和郑沁兰只是低头闷笑,反正莫擎苍也不会对小元怎么样,两个人只是低头商量事情,并不准备插手,纪卿此刻恨不得将头埋在沙发里,简直丢人啊。  这孩子怎么自从来了莫家,就变得越发无法无天了,家中毕竟就他一个孩子,难免娇惯了一些,性子愈发骄纵了。  “当然是你啊,你的头撞坏的!”小元弯腰将飞机捡起来,倒腾了一下。  “明明是你的飞机撞到了我!”  “可是我的飞机坏了啊,你的头又没事!”  简直是歪理。  莫擎苍不搭理他,往楼上走。  “别跑!”  莫擎苍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一小身子就直接朝着自己冲了过去,小元整个身子直接挂在摸清餐身上面,双手死死地抠住莫擎苍的胳膊,这姿势……  着实难看!  “下去!”莫擎苍显得有些不耐烦。  “你还不快点把我抱住!”小元撅着嘴巴,这人怎么这么无趣。  “为什么?”莫擎苍觉得分外无力。  “没看见我要掉下去了么!”小元的身子正在下滑,他可怜兮兮的盯着莫擎苍的脸,莫擎苍无奈,只能伸出大手,将他拦腰截住,拖着他的小屁股。  “其实你还是挺喜欢我的嘛!”小元伸手搂住莫擎苍的脖子,“看在你这么喜欢我的份上,我就原谅你撞坏我的飞机。”  莫擎苍嘴角抽了抽:“阿七小时候也不像这么无赖,真不知道遗传了谁!”  纪卿正在看戏,忽然脸一僵,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拿着杯子的手抖了三抖,“我小时候也不像这样。”  莫擎苍眯了眯眼睛,“也许是隔代遗传!”  这回换郑沁兰嘴角抽了抽,她只是轻轻咳嗽了一声,“那肯定说也是遗传他爷爷的。”  然后无辜的莫其琛就这么躺枪了。  莫擎苍抱着小元出现在复健室的门口,莫七拿着毛巾擦汗,愣了一下,心里想着刚刚准备给莫擎苍打电话,这人就回来了。  “爹地!”小元扭着小身子要下去,这下子可好了,莫擎苍愣是不松手。“哎呀,你让我下去啊!”  “刚刚不是要我抱着的么?这会儿就不要我了?”莫擎苍这话说得酸溜溜的。  这个熊孩子,果然是没心没肺!  “你这么喜欢我依赖我,让我很为难啊!”小元装作沉思状,惹得莫七一笑,莫擎苍这才弯腰放他下去。  小元迈着小腿冲到莫七身侧,莫七靠在扶手站在那里,身材颀长,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运动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一大半,脖子上搭着白色的毛巾,皮肤仍旧是透着一股病态的苍白,只是眼神依旧澄澈明净。  其实莫擎苍真的很好奇,莫七并不是一个干净的人,可是他周身的气质却永远都是那么的纯净无害,藏得够好的。  小元伸手抱着莫七的腿,还小心翼翼的摸了摸,“爹地,你到底什么时候可以不用拐杖走路啊!”  “快了!”莫七摸了摸小元的头发,“怎么了?”  “等你好了,给我生妹妹啊!”  莫擎苍轻轻咳嗽一声,别过脸,这莫七平时都是怎么和孩子说话的啊。  纪卿此刻上楼,抱着小元先去洗澡。  莫擎苍慵懒的坐在一边,看着莫七慢慢的做着康复训练:“陆珏的事情,不和我解释一下?”  “有什么需要解释的么?”莫七扭头看向莫擎苍,额角却不自觉地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每次的复健,都无益于是一次痛苦的折磨,双腿长久不锻炼,肌肉僵硬,筋骨僵直,而现在每天都要承受高强度的拉伸运动,他也不是十几岁的少年,身体的恢复能力差了一点,而且一把老骨头了,还每天做什么伸展运动,真是身心俱疲,但是每次也只能咬牙忍着。  “让我进行封闭式训练的是你,你什么时候插手我的事了?”莫擎苍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这是为你好!”莫七继续进行肌肉拉伸运动,“那小子不是对婉兮图谋不轨么?现在被你看在眼皮底下,不是挺好的么?”  “这么说的话,你还真是为了我好!”说得大言不惭。  “那是自然!”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莫擎苍本来也是心思深沉的人,只是他无心于搞这些,“我听说陆勋骑自杀了。”  “嗯,在抢救。”  “陆珏是他儿子,你让我封闭消息,陆家的人都要把京城翻遍了。”  “陆勋骑不会想到他儿子变卖了他的古董花瓶,是为了玩游戏,游戏里面买装备,倒是花了不少钱,他也是肯下本钱。”莫七看了看莫擎苍,“这小子难道不是冲着你去的?”  “冲着我?”莫擎苍失笑,“就他?”  说真的,莫擎苍真的没正眼敲过他好么?  “你平时也稍微关注一下京城的事,这陆珏喜欢婉兮,而婉兮喜欢你,所以这段时间我听晏子说,没事就在玩游戏,这陆珏知道晏婉兮在玩游戏,肯定是想着寻找另一种方法接近佳人啊!平常晏子看得严,他是没机会接近婉兮的,这游戏里面就不一样了。”  接近佳人,莫擎苍冷哼一声,嗤之以鼻,凭他?  莫离在莫家很久了,倒也没见过莫擎苍这么嫌弃一个人神情,因为莫擎苍平时都是没表情的。  此刻这傲娇的模样,倒是和唐家那位小爷有得一拼,莫离低头闷笑。  “我说你啊,人家这么积极,你别总是一副高冷的样子,婉兮现在和你在一起,你没事也多关心人家一下,别总让一个小姑娘围着你屁股后面跑。”  “我没有!”莫擎苍矢口否认。  “你有!”莫七直接堵回去。  “我说了没有!”莫擎苍别过头。  “行了,不和你争,不过我和你说真的,你别总是对她冷冰冰的,这婉兮现在是不喜欢陆珏,但是人家年轻,又肯付出,俗话说的话,烈女怕缠男,加上你又是一副面瘫脸,若是哪天婉兮真的扭头走了,你别后悔!”  “不可能,凭他?”莫擎苍冷哼。  “感情这事儿不好说,这婉兮也是晏家捧在说心里的,谁愿意整天围着别人跑。”  “我在和你说陆家的事情,你别扯开话题!”莫擎苍忽然发现,话题被莫七带歪了。  “嗯,那就说说陆家。”莫七伸手揉了揉双腿,“其实很简单,陆珏知道自己变卖古董花瓶的事情败露,回到家,势必是要受到惩处的,所以就想要找地方躲起来,不让家里人发现,正好你那边正好在招募新成员,封闭式训练,既可以不被家里人发现,又可以玩游戏,接近晏婉兮,一举两得!”  “封闭式训练,是你提出来的!”  “是我不想让他被他家人找到!”莫七也不避讳。  “为什么?”  “让他家更乱一些呗,对了,你那边的选拔不是要结束了么,留下他么?”  “你当我傻么?”莫擎苍冷笑,留个情敌在自己身边。  “那就让他趁早回家吧,别见不到自己父亲最后一面。”  莫擎苍点了点头。  小元刚刚回房就钻进了洗浴室,纪卿给他找了衣服,就推门进去:“妈咪,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给你送衣服。”  “我都这么大了,你这样我很害羞的!”小元说中捏着毛巾,死死地挡着中间那块儿。  惹得纪卿一笑,“你小时候光着屁股乱跑的时候,你怎么不觉得丢人啊!”  “妈咪,你怎么又提到这个事儿,真是讨厌!”小元跺着脚,小脸被水蒸气熏得红彤彤的。  “好了,洗好了就出来,你奶奶说你前几天出去玩,身上面都起痱子了,我给你抹点痱子粉!”  小元点了点头,这段时间天气一直很湿热,小元还总是喜欢往外面跑,居然惹了一身痱子回来。  第二天K&Q俱乐部  当时就宣布了淘汰的人,而陆珏自然就是被淘汰的那批,他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也没有办法,他的手速确实比不上这里的很大一部分人,他能够进入这个地方,也是走了后门了,这是国内最顶尖的俱乐部,从这里走出去的人,都很厉害。  他垂头丧气的收拾东西出了俱乐部,就像是从监狱中出来放风一样,忽然觉得整个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他径直打车回家。  刚刚到家的时候,就发现门口围堵了许多的记者,他小心的避开了记者,从后面溜进去,刚刚进去,就撞到了正准备出门的陆玖。  “大哥!”陆珏吓得半死,对于陆玖,他从心底是有些敬畏的,他和陆玖差了的岁数有点多,平时陆勋骑很忙,母亲去得早,所以对于他来说,陆玖不仅仅是兄长,更像是父亲。  陆玖什么都没说,只是看了看他手中的行李,又看了看他清瘦的身子,“进来!”  陆玖将手中的一个大包扔到沙发上,家中的气氛很诡异,陆珏有点怕怕的,“大哥,门口怎么这么多人。”  “砰——”陆珏话音未落,陆玖直接扭头就给了他一拳,打得陆珏眼冒金星,很久都没回过神。  “大哥,你要干嘛啊!”陆珏伸手捂住脸,嘴巴里面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  “去哪儿了!”陆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我……”陆珏嗫嚅着,却不敢说,若是说他去玩游戏了,估计要被大哥打死吧,“我就是出去……旅游了!”  “去哪儿了!”陆珏算是他看着长大的,是不是说谎他一眼就看得出来。  “我……我……”陆珏微微抬眼看着陆玖,“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  “你知不知道家里出事了!”  “家里出什么事了!”陆珏一脸茫然,简直让陆玖抓狂!  “你这段时间是被抓取坐牢了么!怎么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陆玖其实看到陆珏回来,也是松了口气。  这段时间家中派了无数的人去找他,居然连个鬼影子都找不到,陆珏平时喜欢和女人纠缠,就是他平时搞在一起的女人,他们家都挨个挨个找了,居然都说陆珏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他们了,这弄得家里人还以为陆珏被绑架了。  或者是直接死在哪里了,现在安然无恙回来,真是又喜又气!  “我……”陆珏咬了咬嘴唇。  “罢了,先不说了,你和我去一趟医院,路上我再和你详细说明!”  在车上,陆玖才和陆珏详细的说了,具体的情况,陆珏哪里知道这么点时间居然会出这么多的事情,而且父亲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他的身子僵硬,久久不说话。  到医院的时候,急救室的门口,还有几个警察在。  “我想问一下,我父亲的情况到底如何了?”  “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应该很快就可以出来了!”石斌打量了一下陆玖,侧头看了看陆珏,倒是也十分惊奇,这陆家二少爷,这段时间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陆家几乎将京城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人,没想到居然又冒出来了。  石斌当时还想着,是不是莫家和东方家将人藏起来了,想着也不太可能,藏着这么个小子能做什么啊。  此刻医生从里面出来:“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失血过多,还要多段时间才能醒过来!而且他年纪大了,身体很虚,你们若是想问话,不要耽搁太长时间!”  石斌点了点头。  陆家兄弟这才松了口气,而此刻走廊的另一头,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出来。  陆玖一看见陆既明,整个人气得牙齿都咯咯作响,他直接走过去,冲着陆既明就是一拳。  陆既明侧头躲过去,陆玖直接抬脚,两个人居然就在走廊上开始比划。  石斌无奈,“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赶紧去拦着!”  两个警察上去,才将陆玖抱住,陆既明只是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大哥,我来看看大伯,你不用一上来就这么对我吧!”  他的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带着一抹嘲弄。  “我父亲的自杀和你有关系吗!”陆玖此刻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沉着,恨不得上去将陆既明那副无所谓的嘴脸撕碎。  “大哥,你可别胡说,我哪有这个本事!”  “我听说我父亲自杀前,你去监狱探望过他!到底是谁给你的这个权利!”  因为陆玖上下疏通了许多的关系,那边愣是不松口,不准他探望,之前还有陆卓锋的帮忙,之后陆卓锋撒手不管,陆玖一个人更是显得力不从心。  石斌心中自然有数,陆勋骑的落马并不单纯,不过这也是陆勋骑自己做得太过火了,其实十官九贪,能有几个真的能够做到两袖清风,不过是陆勋骑这次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不过这人也是实在渣。  “大哥,你这话说的,你父亲做出了那样的事情,我想见见他怎么了?我只是想问问他,我的母亲到底做错了什么,他要这么对她,你的父亲自杀了,你来质问我,难道我就不能去质问他么?”  “别假惺惺的!”陆玖算是看明白了,这段时间的所有事情都和陆既明脱不了干系!  “说真的,我就是来看看,这个人渣到底死了没,死了都是便宜他的!”  “陆既明,我打死你!”陆珏说着朝着陆既明冲过去!  可惜了,这陆珏完全就是中看不中用,自己的拳头被陆既明挡回去了,还被陆既明一拳揍倒在地上面。  陆珏惊骇的睁大眼睛,“你居然敢打我?”  陆既明伸手揉了揉手,“我为什么不能打你?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在陆家一直夹着尾巴做人,你还总来惹我,其实我不是不敢动你,只是不想惹是非罢了,现在无所谓了!”  “你……”陆珏咬着牙,接连被揍了两拳,陆珏的脸都肿了。  “陆既明,你别太过分了!”陆玖挣脱两边的警察,径直走过去,将陆珏扶起来,“你也是陆家人,倾巢之下岂有完卵,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明白?”  这些大家族都是这个样子,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你也是姓陆的,陆家倒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话就不对了,我虽然姓陆,但是你们何曾把我当做是陆家的人,再者说,陆家除了给我带来了污名,还给了我什么,倒了才好!”  而此刻护士已经将陆勋骑推了出来,“病人需要好好休息!”  “居然没死,倒是便宜他了!”陆既明轻哼。  陆珏气得浑身乱颤,想要冲过去,却被陆珏拦住了,“大哥,我要打死他,他怎么敢说出这种话!”  一向逆来顺受的人,忽然开始反抗,陆珏自然心里不舒服。  “别过去!”  “对啊,别过来!”陆既明伸手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衣服,“警察都在呢,这么多人在这里,你若是再揍我,我就告你故意伤害,我想你们家也不想再出一个坐牢的人吧!”  “好一个你们家!”陆玖咬牙。  “陆既明,你特么的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不过是个私生子罢了,你凭什么在我面前这么嚣张!”陆珏气结。  “是啊,我只是个私生子,和你们这些大少爷不能比,况且我并不觉得我的出身比你们低一些,你们有了那么个禽兽父亲,你们现在又比我高尚到了哪里,别总是用鼻孔看人,装作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陆既明说完就径直往外面走,石斌却大步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我们谈谈!”  陆既明点了点头。  石斌想要了解的无非是他和陆勋骑到底说了些什么,居然能让陆勋骑自杀。  “石队长,说真的,我都不相信他会自杀,我能说什么。”  “除非他有把柄在你手里!”石斌一语道破,他想要从陆既明的脸上看到一丝破绽,可惜啊,他注定要失望了。  陆既明从小的生活环境,早就让他习惯了戴上面具示人,若是心思这么容易被人看穿,这么长时间就白活了。  “石队长,那到底是什么把柄呢,他已经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可以威胁他的呢,你未免太看得起我了!”陆既明哑然失笑,“说真的,我也想手中有他的把柄,这样根本就不用等到他坐牢,我就能直接把他弄死了,也不会让我的母亲这么遭罪!”  石斌想了一下,也是,检察院和警方联合调查陆勋骑,几乎将陆勋骑的老底整个挖了个底朝天,陆既明手中能有什么消息比起贪污受贿和那些淫秽视频更加劲爆的呢,能够让陆勋骑自杀?  “不过你们与其在这里和我纠缠,不如等陆勋骑醒了自己问他,而且听说我母亲当时被放出来,也是他第一个见到了我母亲的人,我听我姨妈说,他当时还口口声声说我母亲是被莫家逼死的,我倒是想问问了,他当时和我母亲说什么了,我母亲到底是不是他逼死的,若是我母亲的死和他有关系,是否构成间接杀人呢!”  石斌没想到会被陆既明反唇相讥,他只是勾了勾嘴角。  “这个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  “其实也没什么必要了,他罪孽深重,这辈子似乎出不来了,无所谓的!”  陆既明说着举步离开,只留给了石斌一个坚挺落寞的背影。  陆珏被打了两拳,他本就细皮嫩肉的,这两个人偏生又打得是同一边脸,他的脸肿得厉害,趁着陆勋骑还没醒过来,陆玖带着陆珏去下面看了一下医生。  “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体力好,还有精力打架!”医生伸手碰了碰陆珏的脸,疼得他龇牙咧嘴。  “嘶——”  “疼也忍着!”  陆玖去外面买了冰块,给他冰敷,陆珏一只手拿着用手帕包裹好的冰块敷在脸上,一只手搭在陆玖身上:“大哥,你下手也太重了,疼死我了!”  “疼死也活该,让你乱跑,你都不知道父亲都要急疯了!”陆玖叹了口气。  “我知错了,大哥,我以后肯定不敢了!”陆珏撅噘嘴。  陆玖电话正好来了,是维城那边的,“你在这里等着,别乱跑!”  陆珏点了点头。  他也是无聊,就到处乱看,居然瞥见了晏婉兮!  晏婉兮的身子不好,所以每个月都是定期来医院做检查,她的身边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另一边居然是个他没见过的男人。  男人的手搭在晏婉兮身上面,晏婉兮嫌弃的将他的手撇开,他还不死心的又继续搭上去。  陆珏已经好久没见到晏婉兮了,这鬼使神差的就追了上去。  “晏小姐,您是不是恋爱了啊!”医生打趣的看着晏婉兮。  晏婉兮脸一红,“什么啊,怎么扯到这个了!”  那医生经常负责晏婉兮的身体检查,一来二去的也就是熟了,“看你最近精神不错,而且面色红润,身体也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低血糖,你记得在包中常备一点糖果什么的,低血糖发作还可以应应急!”  “婉兮妹纸,什么情况,小爷我就出去了这么点时间,你就另结新欢了?”  “小唐同志,我谈恋爱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啊!”  “卧槽,小爷叫唐熙,唐熙!什么小唐同志!”  “我真想问问伯父伯母为什么不给你取名字叫糖块!”晏婉兮瘪瘪嘴,冲着唐熙做了个鬼脸!  “我靠,婉兮,你学坏了!”  “有么?”  晏婉兮就算是一个小白兔,也是不是一个纯良的兔子。  “别岔开话题,你先和我说,你不会真的始乱终弃,抛弃我了吧!”  此刻唐熙身边的男人附在他的耳边,说了个人名!  “我靠!”他伸手指着晏婉兮。  “干嘛?”晏婉兮无奈,“我心脏不好,你别一惊一乍的!”  唐熙轻轻咳嗽一声,“我靠靠靠——你看上莫擎苍哪里了,他哪里比得上小爷我!”  晏婉兮停止脚步,打量着唐熙,唐熙立刻挺直身子,还特别傲娇的挺了挺胸。  “你又不是女人,挺胸干嘛?说明你胸大?”  “噗——”唐熙身后的一群人要笑疯了。  “再笑我就把你们丢进海里喂鲨鱼!”唐熙恶狠狠回头瞪了他们一眼。  众人立刻闭嘴!  “行了,你别逗我了!”晏婉兮看着他这二货样,笑得快岔气了!  “小爷和你说正经的,你倒是说说,小爷我如此风流倜傥,风度翩翩,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莫擎苍了!”唐熙不干了!  “你挺好的啊!”晏婉兮伸手勾了勾唐熙的小脸,“很鲜嫩!”  “那是,小爷的长相那是绝色!”  众人绝倒,爷啊,您这么说自己真的不会脸红么!  “是啊,长得挺好看的!”  唐熙的样貌就是典型小正太的脸,呆萌鲜嫩,皮肤也是白里透红的,让人看上去就很想捏一把,主要是个子不高,总给人一种没有威胁的感觉。  “那不就是了,你说你看上莫七就算了,呸呸呸——莫七有老婆了,你说你就是选,也是先从我们唐家人里面挑啊,找什么莫家人啊,你说你找了找,还找了那么个!”  唐熙绝不承认,自己是在嫉妒莫擎苍。  “擎苍哥哥怎么了?”晏婉兮不开心了!  “死面瘫!”唐熙冷哼。  “是啊,他是面瘫,可是他个子高啊!”  “我靠,晏婉兮,小爷警告你,你再拿身高说事,你很容易失去我的!”唐熙不干了!  这群人中,他最讨厌的人就是莫擎苍了!  特么的,小时候是不是吃了激素啊,居然长了这么高!  晏司慕就很高了,可是莫擎苍硬生生的比晏司慕还高了一些,特么的,有一回他们几个人出去喝酒,唐家一向神秘,不认识唐家人的不在少数,有个人估计是他们的熟人,居然直接说!  他们带了个未成年出来喝酒!  我靠,简直不能忍有木有,你才未成年,你全家都未成年!  唐熙也是这么回答的,然后莫擎苍居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默默地说了一句!  “他智商未成年!”  唐熙差点暴走!  “好了,小唐同志,为了感谢你今天陪我来体检,我请你吃饭!”  “最贵的!”唐熙扭头。  “好,最贵的!”晏婉兮一笑。  一行人朝着地下停车场走去,唐熙本来和晏婉兮并排,他微微往后错开一步,“后面那个跟屁虫怎么回事?”  唐熙一早就注意到了那人。  “需要抓过来么?”手下询问。  “不用了,找个无人的角落揍一顿,跟踪我?不想活了么?”唐熙冷哼,“也不知道是谁的人,居然派出来这么个蹩脚的跟屁虫,他么的,他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么?派个残疾人过来!”  “属下立刻解决!”  “动作小点!”免得惊动了婉兮妹纸!  晏婉兮刚刚上车,似乎听见了什么动静:“怎么了么?”  “没事啊,能有什么事!我们走吧,吃饭!”  晏婉兮点了点头。  这晏家和唐家一向交好,当时唐熙和晏婉兮的预产期都差不多,当时两家还商量着给他们定个娃娃亲,所以取名字的时候,还专门取了一个读音一样的字,只是晏婉兮身子不好,根本不适合唐家的生活,加上这两个人对对方并没意思,这事儿也就搁置了。  唐熙这心里越想越是憋闷,特么的,为什么自己就是不长个子呢,郁闷至极!  害得还要被婉兮嫌弃!  “小唐同志,你这次在京城待多久啊?”  “不走了!”唐熙没好气的说。  晏婉兮一笑,伸手捏了一下唐熙的脸,“真是嫩!”  “晏婉兮,别随便捏我,小爷我好歹也是……”一方霸主啊!  唐熙要哭了!  最可怕的有一次交易,唐熙那次也是心血来潮,自己出面了,结果那边的一看唐熙,就来了一句:“你们唐家是没人了么?居然派个奶娃娃过来,小娃娃,看你这样子,还没成年了吧,赶紧回家喝奶奶,大人的事情少管!”  因为长相和身高,唐熙已经被人说过无数次未成年了,简直无语!  加上年纪不小了,家中的老妈也想着给他物色对象,结果好了,都给她介绍一些姐姐级别的!  “女大三抱金砖!唐熙啊,我这是为你好!”好你妹啊,小爷长得就这么需要人照顾么!  这刚刚到了酒店,点了餐。  “请问饮品需要什么,红酒还是?”  “我要果汁,给他牛奶吧!”晏婉兮看他一直很郁闷,又忍不住想要逗他。  “凭什么啊,小爷要红酒!”  “可是喝牛奶长个子!”晏婉兮双手撑着下巴,笑着看着他。  “那需要给您换成红酒么?”服务生站在边上,倒是憋着没笑出来。  “不用了,还是给我牛奶吧!”  “哈哈——”惹得晏婉兮笑得更加放肆了。  话说唐熙对个子这个问题真的是很纠结啊!  医院这边  陆玖接了电话,愣是没找到陆珏的人,询问了一下人,有人说看着他去了地下车库,他还以为这个混小子又要跑了,连忙往地下车库的方向追过去!  居然在角落里面看见了被人揍得面目前非的陆珏!  “你这是怎么回事!”陆玖看着陆珏身上面几乎没一处是好的,真是又急又疼。  陆珏疼得说不出话,陆玖立刻过去把他扶起来,“我不是让你别走么?你这是到底怎么回事啊?到底是被谁揍得!谁下手这么狠!”  陆珏摇了摇头!  他也不知道啊,他只是想要多看两眼晏婉兮而已,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群人,根本不许他说话,捂着他的嘴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他就是想要喊救命的功夫都没有!  陆玖叹了口气,连忙扶着他上楼。  那医生看见陆珏回来也是一阵诧异:“这是惹到了哪个仇家了,居然下手这么狠!”  陆玖叹了口气,只能看着医生帮他处理伤口,这脸上有许多的乌青,身上面也没好到哪里去!  “这个人下手够精准的啊!”医生感慨。  “什么意思?”陆玖追问。  “这脸上看起来很严重,身上面的乌青少了许多,其实是那人很会挑地方下手,都是一些很疼却不明显的地方,这个人也是练家子!”  陆玖更加好奇了,这陆珏到底是惹着谁了!  处理了一下伤口,两个人就上楼去看陆勋骑。  “你到底是惹到谁了!居然被人下了这么重的手!”  “我哪里知道啊,嘶——”陆珏说话都疼得难受,“那群人是突然冲出来的,我都没看清楚!”  石斌看到两个人上来,这不是去看病么,怎么越看越严重了?  “你们的父亲醒了。”  “走吧,跟我进去!”  两个人刚刚进入病房,陆勋骑就瞬间睁大了眼睛,当他看见陆珏那被人揍得面目全非的脸时,真是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心跳图忽然波动很大,倒是吓得护士立刻喊来了医生,检查了一下才说没什么大碍。  “爸,你感觉怎么样!”陆玖直接走过去,坐到床边,陆珏则是垂着头,他真的是没脸见自己的父亲。  “陆珏!”陆勋骑伸手招呼陆珏过去!  石斌也在屋内,他叹了口气,看着陆勋骑伸手颤抖的拉扯住陆珏,还是忍不住开口:“陆先生,我想请问一下,你到底什么会想要自杀?”  陆勋骑身子一抖,伸手摸了摸陆珏的手:“你感觉怎么样?”  陆珏愣了愣,“我……就是疼啊,爸,我错了,我不该把花瓶卖了的,我不知道那个花瓶居然那么值钱,我真的错了!”  “没事没事,你没事就好!”陆勋骑见到陆珏,心里的大石才真正放下!  陆既明,你居然和我玩阴的,好啊,既然这样,那我们就鱼死网破好了!  “石队长,是陆既明!”陆勋骑清了清嗓子。  “嗯?”不仅仅是石斌,就是在场的人都十分诧异。  “陆先生,这话您说出来就要负责啊,您的意思是因为陆既明您才自杀的么?”石斌倒是觉得有些意思了。  “因为他威胁我!”  陆玖和陆珏对视一眼,似乎都觉得不可思议。  “威胁您?他怎么威胁您的?”石斌好整以暇的看着陆勋骑。  “他绑架了我儿子,说是如果我不自杀,他就会……”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陆珏身上面。  “陆先生,您在说什么?绑架?”不可能吧,他们也是刚刚看见的陆珏,虽然失踪这么久,人也清瘦了一些,可是却不像是被人绑架的啊!  “爸,你在说什么呢!”陆玖也觉得不可思议。  “陆珏,你告诉他们,你失踪这么些天,是不是和陆既明有关,是不是他绑架你,你告诉警察!”陆勋骑急了,“你看你被打得,他怎么还怎么了狠毒!”  “我没有啊!”陆珏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父亲的节奏了,这都闹得哪一出啊!  石斌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觉得您需要看一下心理医生了!”  “我说的是真的!”  “爸,我真的没有被绑架!”  “那你这些天人呢,还有你身上面的伤!”  “我就是……”陆珏却忽然语塞。  “你还说不是,虽然你们是堂兄弟,但是你不用维护他,他就是白眼狼!”陆勋骑此刻恨不得吃了他的肉喝他的血。  陆玖叹了口气,父亲如此执着,陆玖多多少少猜到了一些,他被陆既明坑了。  “陆珏,你说实话,这些人你都干嘛去了!”陆玖狠狠剜了他一眼。  陆珏咬咬牙,“我就是玩游戏去了,参加了一个俱乐部,在封闭训练,不许和外界联系,这是真的,我并没有被绑架!”  “不可能,那你身上面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我刚刚看见晏小姐,我就想要上去和她说说话,没想到……”  “估计是晏家人以为你是个跟踪狂,把你给揍了!”陆玖叹了口气!  陆勋骑整个人都懵了,他还是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的,“不可能,怎么会是这样呢,他明明和我说了,他是……”  “陆珏失踪的时候,他还在维城,怎么可能把手伸到这边,他没这个能力,爸,你被他骗了!”  “噗——”  陆勋骑这次真的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染红了洁白的床单!  “医生,医生——”  陆勋骑此刻眼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他的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他陆勋骑什么东西没见过啊,什么人没接触过啊,居然被一个小辈坑了,而且还是被这么一个没有技术含量的慌坑了!  陆既明,你狠!  ------题外话------  其实小唐同志就是个萌货……  话说昨天的评论里面都是让我挺住的留言,说真的,我总觉得像是我得了什么大病,或者在生孩子……捂脸  听说今天是情人节啊,有男友的抱紧男友,没男友的就来抱我吧,哈哈

友书小说:
小友~酒莫贪杯,书莫贪欢。
注意用眼哦,休息一下眨眨眼吧!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