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63 大婚(上)后院着火






      大婚当天

  沈家因为并不在京城,所以莫家是从酒店接亲,然后车队绕着京城走一圈,最后到莫家举行仪式。

  当天早晨,莫家的人都起得很早,尤其是莫召南,几乎是整夜没睡,这一大早就开始准备了,纪卿和莫七也是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的。

  莫召南是纯粹激动的,昨天晚上一群朋友闹着要给他举行什么单身派对,他拗不过,就和那群人多喝了一点,这一折腾就到了后半夜!

  周仪打电话莫召南电话没打通,就让莫擎苍出去找他。

  莫擎苍稍微问一下莫召南的熟人也就知道他在哪儿了,他到酒店包厢的时候,莫召南已经喝得烂醉了,面色潮红,还端着酒杯不停的吆喝着众人喝酒,莫擎苍没有办法,叫了服务生,架着他就直接回了家。

  莫其学一见儿子婚礼前夕还喝成这个德行,心里自然不畅快,嚷嚷着要教训他。

  虽然周仪从中劝阻,可是莫其学还是将门直接扔到了他房间的浴池中,那里面都是冷水,现在是虽然是八月底,不过已经入秋,到了晚上还是有些凉的,这水冰得可以,莫召南发出一声惨叫,就瞬间醒了!

  可是莫家有些人已经睡着了,这大半夜的,又被弄醒了。

  “再睡会儿!”莫七伸手将纪卿搂入怀中,昨晚郑沁兰和周仪还在想着有没有什么东西遗漏的,再核对各种东西,包括宾客亲戚酒店入住的安排,宾客落座的位置,硬是折腾到了后半夜,又被莫召南那个混蛋折腾了一回。

  这一大早,又起来折腾,谁受得了啊。

  纪卿眯着眼睛,凭着感觉摸到了放在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六点多!

  “今天是召南和沈姐姐的大日子,早点起来!”纪卿打了个哈气,掀开被子就下床。

  走到床边拉开窗帘,莫家的院子中,花匠已经在用各种鲜花布置会场了,因为莫家很大,所以并没有选择在教堂举行仪式,就是在莫家的院子中,仪式之后的话,则是安排的自助餐,都是比较随意休闲。

  纪卿穿着白色的睡裙,她一边看着下边,下意识的伸手将而变得碎发别到耳后,露出了精致的侧脸,她的手腕纤细修长,在清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愈发白嫩,或许是刚刚睡醒的缘故,两侧的脸颊有些红晕,让她整个人显得越发鲜活,嘴唇很红,微微上翘别有一番诱人的光泽。

  纪卿安静的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副绝美的油画。

  “早点起吧,待会儿该陆陆续续有人来了!”纪卿扭头,就看见莫七一只手拖着侧脸,饶有趣味的盯着她看,莫七本就长得好看,此刻睡衣松松垮垮的斜着,露出了白皙的胸口,看的纪卿一阵眼热。

  莫七冲着她招了招手。

  “别闹了,赶紧起来,你还得先去复健!”纪卿说着就准备直接走进洗漱间!

  没想到莫七忽然翻身,整个人滚到床边,伸手直接扯住纪卿的胳膊,就将她往床上一扯。

  纪卿整个人落入他的怀中,他的前胸贴着她的后背。

  “好了,别闹!”纪卿伸手拍了拍莫七的手。

  “没闹!”莫七伸手捏住纪卿的下巴,将她的头微微转过去,吻住!

  只是等到这一吻结束,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纪卿站在洗漱间的镜子前,“嘴巴都肿了!”

  “口红都省了!”莫七打趣道。

  “哼!”纪卿无奈!

  等到纪卿和莫七下楼的时候,楼下已经来了一些人,和莫召南一起去接亲的人,都是莫召南的找有,大部分和纪卿都认识,都是熟人。

  “纪少校好!”众人立刻起身,穿着清一色的军装!

  纪卿冲着他们微微点头,扶着莫七坐到餐桌旁。

  “妈咪,你嘴巴怎么肿了!”小元一边喝粥一边抬头盯着纪卿看。

  “有么?没有吧!”纪卿狠狠瞪了莫七一眼。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这么多!”莫七白了小元一眼,“吃你的饭!”

  “哼,霸道!”小元低头喝粥。

  约莫十点左右,莫召南这边就准备好了要去接亲。

  莫召南此刻正在房间,整理着衣服,“阿七,你说我这样可以么?”

  莫七从杂志中抬头,看了他一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化妆了?”

  “我擦,你笑p啊,我的大喜日子,打扮一下怎么了!”莫召南脸上划过了一丝羞赧。

  “我说,你们能不能用粉把他脖子手啊,都遮一下,这脸上都不知道白了几个色度了!”

  “七爷,不是我们不帮他,召南少爷不让!说是太热了!”

  “卧槽,你就穿个衬衫,哪里知道我的痛苦!”

  之前计划好的,接亲的时候,整齐划一的穿着军装,这军装也分好多种,而最正式的那种,无疑不可能是只穿一件衣服的,此刻虽然是八月底,已经入秋了,可是天气还是很燥热,而且莫召南这心里紧张啊,额头上不时出汗,双手也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化妆师不时要给他补个妆。

  莫擎苍此刻穿着西装正好走进来!

  莫擎苍极少穿得这么正式,他本身个子很高,衣服也是专门定制的,合身妥帖,让他整个人的气质显得越发清高孤高。

  “你这怎么还没弄好,二伯母在下面催了!”

  “我紧张啊!”莫召南伸手扯了扯领带,觉得有点紧了,这扯得松了又觉得难看,反正无论怎么看,都是不对味就是了!

  莫七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把他脸上那东西都弄了,这接亲还要一段时间,等到回来还要换衣服什么的,出了汗弄得乱七八糟的,影响观感!”

  “莫七,我这辈子就结一次婚,我就让我打扮一下不行么!”

  这莫七皮肤太白了,本来就很白,加上自从腿伤了之后,极少出门,和莫召南站在一起,那完全是黑白双煞的对比啊!

  “你这脸得浪费多少粉啊,别费这功夫了,我觉得挺好的!”

  莫擎苍也点了点头,“你还是赶紧下去吧,二伯母都急了!”

  “知道了知道了!”化妆师将他脸上的粉弄了一些下来,莫召南也觉得整个人舒爽了一些。

  急匆匆的就往楼下跑!

  莫七看着他着急忙慌的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随手将杂志扔到一边:“你呢,穿成这样干嘛去!”

  “接婉兮一起过来!”

  “这算是正是见家长了么!”莫七嘴角扬着淡淡的弧度。

  莫擎苍不说话,只是扭头往外面走。

  莫七慢慢转动着轮椅走到床边,外面的婚礼现场已经基本成型了,莫七嘴角慢慢上扬,纪卿推门进来,直接走到莫七身后,“宾客来了,爸妈让我们下去招待一下客人!”

  “嗯,换了衣服就下去!”

  而莫召南此刻一行人已经坐到了车中,清一色的黑色路虎车,等到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现在酒店门口的时候,前来围观的路人和媒体都不自觉的嘴角抽了抽!

  统一军装接亲的还真不多,主要是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了接新娘的,而是来……

  抢亲的啊!

  莫召南从车中下来,抬眼看了看沈筠缩在楼层的位置,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特么的,杀人的时候都不紧张,怎么现在这么紧张!

  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朝着沈筠所在的楼层杀过去了。

  一路上自然有伴娘阻拦,也提了一些很刁钻的要求,只是这群人都是当兵的,一些俯卧撑什么的,那简直是太小意思了。

  这到了后面还不放行,这群伴郎登时急了!

  我擦,折腾了这么久,还不让见新娘,这怎么成!一群人直接把伴娘都拦到一边,莫召南就这么长驱直入的进了沈筠所在的房间。

  沈筠坐在床边,穿着红色的喜服,上面是龙凤呈祥的图案,她的双手交叠垂放在,她的头上带着珠钗,额头的红宝石垂落在她的眉间,红色金色的发誓,衬得沈筠整个人皮肤愈发白皙。

  沈筠已经听到动静,双手不自觉的攥紧,等了半天没动静,才微微抬头朝着门口看了一眼,莫召南就站在门口,那一脸痴汉的模样,倒是惹得沈筠一笑。

  顾盼生辉,顿时惹得又是一阵口干舌燥。

  古典精致的妆容,红色的宝石垂落在她的额间,头上戴着简单却又精致的朱钗,眼睛亮而有神,肌肤透着一种透明感,那鲜亮的大红色礼服,衬托得沈筠更是人比花娇,因为怕妆容花了,所以沈筠笑得小心翼翼,微微抿着嘴角,垂落在肩头两侧的金色链子也随之抖动,今天的沈筠,无疑是美得让人心惊。

  “新郎,怎么傻了啊!是不是新娘太漂亮了,所以看傻了吧!”有人打趣道!

  而此刻伴郎已经涌入了房间。

  “嫂子真漂亮,队长,你也太有福气了吧!”

  “嫂子,你有没有妹妹什么的,给我介绍一个呗!”

  “滚,就算是有妹妹也轮不到你啊,一边玩去,嫂子,你快点眼熟我,我和莫中校平时处得最好,以后他要是有什么情况,我肯定第一时间和你说!”

  “嫂子嫂子,还有我还有我……”

  “都给我滚一边去,我的老婆,你们凑上去干嘛!”莫召南立刻将众人推开,自己站在沈筠面前。

  沈筠捂嘴一乐,“那你想和我说什么!”

  莫召南顿时语塞,伸手抓了抓头发,憋了半天,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新郎官,你怎么这么呆啊,你当时是怎么追到我们沈医生的啊!”沈筠的伴娘都是医院的同事。

  “就是啊,怎么这么害羞啊,你这样可不行啊!”

  一群人闹了一阵,孙令柔才站在门口喊了一句,“快到时间了,都别闹了啊,要出门了!”

  众人都看着被围在中间的两个人,莫召南搓了搓双手,沈筠一乐,“你这是干嘛!”怎么弄得好像是要什么重体力活一样。

  “啊——”沈筠话音未落,莫召南直接伸手穿过沈筠的腿弯处,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沈筠也就顺手搂住了莫召南的脖子,沈筠的身上面很香,靠得这么近,莫召南更是心猿意马。

  登时脸就红得不像话了。

  此刻众人开始欢呼,弄得沈筠也红了脸,胭脂色的肤色,让人看着都觉得美腻。

  沈筠伸手捶了一下莫召南的胸口,“还不走!”

  莫召南这才轻轻咳嗽一声,抬脚往外面走。

  车队绕了京城一大圈,今天京城的人几乎都知道,莫家的莫召南结婚了,对于沈筠自然又是十分歆羡。

  莫七和纪卿正在楼下招呼客人,基本上熟人都来了,只是来的人很多,一时间有些招呼不过来,纪卿穿着浅蓝色的小礼服,只是略微化了淡妆,本就高冷的气质,此刻更是显得清姝脱俗。

  能够收到莫家请柬的人,自然都是权贵之流,对于他们来说,这不仅仅是一场婚礼,更是他们结交朋友的地方,许多以前见不到的人,基本上都会到场。

  简絮萦穿着天青色的礼服出现的时候,倒是引来了许多人的侧目!

  因为大家都知道简絮萦是东方翎的前妻,而今天这种日子,东方家是不可能缺席的,这前夫前妻碰面,自然会惹来许多的非议。

  “絮萦!”纪卿直接朝着简絮萦走过去。

  “我可来得算早了,就怕待会儿路上堵车来迟了!”简絮萦也是画了淡妆,这身礼服虽然素净,却将她本身那种高贵的气质衬托的更加出尘。

  “赶紧进来坐吧,待会儿人多了,估计招待不过来了!”

  “不用在意我,都是熟人了,我前段时间托人买了一些上好的烟叶,莫爷爷在楼上?”

  “嗯,和朋友下棋呢!”

  “那就待会儿再去看他吧!”

  纪卿一扭头,就看见莫笑然挎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那个男人长得不算是出众,眉目清俊,浑身带着一种十分儒雅的气质,走过来的时候,风度翩翩,架着一副眼镜,看不清楚眼镜后面那双眼睛到底在窥探着什么。

  只是那双眼睛不大,看着你的时候,总是微微眯着,会让人觉得他似乎在认真打量什么。

  因为有了莫七的描述,纪卿知道,眼前的男人,就是莫笑然的丈夫——崔航!是个外交官,所以他们夫妇常年在国外,有时间一年都不一定会回来一次。

  只是这对夫妇给纪卿的感觉都不太好,有些人就是第一次见到你就会觉得不合眼缘,他们夫妇在纪卿眼里就是这种。

  莫笑然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侧着头和崔航说着什么,不过眼睛却一直盯着自己的方向,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在说自己来着!

  莫七此刻已经到了纪卿身边。

  “姑父,好久不见了!”莫七先开口。

  “是很久不见了!”崔航打量着莫七,目光慢慢移到了纪卿身上面,“之前就听你姑姑说,阿七的老婆长得很漂亮,看样子还真是如此!”

  “姑父好!”纪卿叫了一声。

  崔航点了点头。

  纪卿注意到,莫笑然挽着崔航的手慢慢收紧,或许是在自己丈夫身边,莫笑然高昂着头,一身紫色的套装,衬托得她更加高贵大气。

  只是这种日子,你打扮得这么惹眼真的好么?

  毕竟是别人的婚礼,大家都打扮的比较低调,多是随性大方为主,都是精心装扮的,只是也怕抢了新娘子的风头,所以大家都很低调,莫笑然本就长得好看,今天更是好好打扮了一番,一出现,就引来了许多人的侧目。

  “是啊,长得好看,性格更是不错!”莫笑然笑着,嘴角噙着一抹嘲讽的弧度。

  “表妹没来么?”莫七看了看两个人的身后。

  莫笑然此刻嘴角的弧度更大了,“待会儿就过来了。”想到自己女儿,她的脸上露出了一种骄傲的神色。

  纪卿无所谓的挑了一下眉毛,没听莫七提起过这个表妹,就是莫攸宁都没有,估计和自己也处不来!

  莫七只是一笑,“莹莹这是找男友了啊,好久不见她了,莹莹从小就长得好看,心气儿高,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收了她!”莫七就是故意奉承她的。

  “毕竟莹莹也二十多岁了,找个男友也很正常吧!不过莹莹眼光一直很高,她身边也一直都有不少的追求者,很多人的条件都不错!”莫笑然那眼底的不屑和轻蔑,让纪卿无奈,我又不是没嫁人,你对着我冷哼个什么劲儿啊,真是不知所谓!

  莫笑然捂嘴轻笑,“对了,阿七,我听说你自己经营了一家公司,状况如何!”

  纪卿看了看莫笑然,这女人是不是健忘啊,那天刚刚被撵出去,现在这么明目张胆的和莫七套近乎。

  只是周围都是人,今天又是大喜的日子,闹得太僵不好。

  “就那样吧,我的身体状况不能操心那么多事,所以公司的情况一直都不太好,哎,也就是玩玩而已!不过莹莹今年应该毕业了吧,按照莹莹的学历,肯定很多大公司争着要吧,你也知道我的公司刚刚起步,这收益都不太好,我都想着要不要不开了,总是在亏钱!”

  莫七这是明显在说瞎话!

  莫笑然忽然说道公司的事情,该不会是想把莫笑然塞到他的公司吧,莫七才不要。

  莫七之前就把自己的什么银行卡,各种东西就扔给了纪卿,纪卿不要,之后莫七直接将卡直接过到了她的名下,这绑定了自己的手机号,三天两头就有信息提示有资金进账,公司收益不好,骗鬼呢!

  不过这莫笑然打得可不是莫七公司的主意,她只是一笑。

  “你和莹莹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这孩子从小学习就不错,今年不是刚刚毕业么,以前她总是跟着我们两个人跑来跑去的,对她实在不好,这次回来,我就想让她在京城定居,所以……”

  纪卿诧异,该不会那个人要住进来吧。

  纪卿的心里顿时有些排斥,儿女的很多言行潜移默化的都会受到父母的影响。

  这纪卿对莫笑然和崔航没有什么好印象,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表妹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感。

  而且莫笑然这语气中优越感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她倒是真想看看,莫七的这个表妹到底是长得多么貌若天仙。

  “姑父在京城不是有房子么,你们找人收拾了就好,现在这些专门做保洁的公司很多,你们若是太忙,我可以找人安排,肯定会让莹莹住得舒服!”

  莫笑然摆明了就是想要崔莹莹住在莫家,莫七居然直接开口就想要把她的想法挡回去。

  “那个房子都好久没人住了,而且莹莹又是一个人,我实在是不放心啊!”

  “莹莹岁数不小了,你们也不能照顾她一辈子啊,总要独立的,再者说,姑姑不是一直和我说莹莹很独立么,我觉得应该没事吧,难道你们那个小区安全措施不好?不应该啊,那是高档小区啊!”

  莫七说得一本正经,纪卿只是低头闷笑,这人还真是会忽悠。

  崔航这会儿开口了,“老爷子不是一直念叨着想见外孙女么,我是想让莹莹能够住在莫家,正好可以和老爷子培养培养感情!”

  纪卿无语!

  她可从来没听爷爷说想念什么外孙女,反倒是念叨絮萦姐和婉兮的时候比较多,毕竟她们两个人只要是出去,就会给老爷子带一些东西,人都是感情动物,谁对你好,你自然就对她多记挂一些,反倒是这位莫家姑姑!

  前几天莫七专程接她回来,一般女儿出嫁,隔了这么久才回家,空着手的着实不多,这个莫家姑姑就是这样的人。

  莫笑然还拐弯抹角的,这崔航倒是直接,而且说得像是真的一样。

  莫七只是伸手摩挲了一下下巴,“那要看爷爷的意思了,这个家我可做不了主!”

  纪卿看着对面夫妇的脸色难看,差点笑出来,说了这么久,你居然说自己没有权力做主,那聊这么久有什么用!

  “姑姑,姑父,你们先进去坐吧,我还得去招待其他人!”

  “阿七,其实房子的事情暂且放在一边,莹莹是你的表妹,她的工作我想请你帮忙一下,我们这也是没办法,这丫头心气高,一般工作她做不来!”莫笑然忽然开口。

  这人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什么叫做一般工作做不来,那个工作不是人做的,刚刚出社会就眼高手低的,倒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大小姐了。

  莫七挑眉,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腿,“姑姑,你看我都这个样子了,你让我帮什么忙啊,姑父人脉广,给莹莹安排一个工作不成难事吧。”

  “你姑父认识都是一些当官的人,你也知道莹莹学的是酒店管理!”

  莫七一抬头,正好看见晏司慕和莫攸宁手挽着手走过来,心下了然,敢情绕了这么大弯子,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姑姑到底想说什么!”莫七心下已经了然。

  “你和晏家的晏司慕不是很熟么!”纪卿诧异,这人……莫家怎么会出了这样的人啊!

  “阿七,你都拒绝过我一次了,这个小小的要求总不会拒绝我们吧,就是帮忙说一声而已!”崔航开口!

  纪卿耸肩,敢情前面那些都是为了这个找工作的事情做铺垫啊!

  此刻正好晏司慕朝着这边走过来,“阿七!”

  “晏子,你来得正好!”莫七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心中已经想好了对策。

  “姑姑好,好久不见了,姑姑还是这么漂亮!”晏司慕小时候经常和莫家几个人混在一起,和莫笑然也到过交道,一直都是随着莫七喊姑姑的。

  只是不太熟,不然的话,莫笑然也不会绕了这么个大弯子。

  “姑姑,姑父!”莫攸宁喊了一声,就乖顺的站在晏司慕身边。

  莫笑然看着两个人交叠在一起的手,心下有些嫉妒,莫攸宁自小性子就野,而且有什么说什么,她回莫家,最经常和她杠起来的人就是莫攸宁!

  在她眼里,莫攸宁就是个野丫头,没大没小的,和个野孩子一样,根本不像个女孩子,居然找了个晏司慕这样的人,还真是好命!

  不过幸亏自己女儿找的人也不差,莫笑然的视线从莫攸宁的身上面移开,带着一丝不屑。

  “攸宁这丫头真是有福气,你爸妈肯定很高兴吧,找了司慕这样的女婿!”这话明显透着一股酸味。

  “姑姑说笑了,若是以后能娶了攸宁也是我的福气!”晏司慕不动声色的搂住莫攸宁的肩膀,将她半边身子都搂入怀中。“对了,阿七,你刚刚找我是有什么事情么!”

  “就是我姑姑家的表妹,崔莹莹,你还记得么?”莫七直接开口,莫笑然夫妇没想到莫七居然这么直接,当着他们的面直接说。

  这晏司慕若是拒绝了,这得多丢人啊!

  “嗯!”晏司慕点点头,岂止是记得啊,简直是印象深刻好么!

  “莹莹今年大学毕业了,想在京城找工作!”

  “姑姑总是夸莹莹多么厉害,怎么没有留在国外发展啊,听说国外发展更好,怎么想起留在京城了!她不是总说京城这个地方污染严重,都不适合居住生活了,她那种娇滴滴的大小姐怎么受得了这里的!”莫攸宁满不在乎的开口。

  莫笑然以前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拿她和崔莹莹作比较!

  有什么好比较的,她就是个学渣,大家都知道,还非要用她来衬托崔莹莹,这也是莫攸宁一直和她不和的主要原因!

  “国外是不错,只是莹莹总要安定下来,不可能跟着我们跑啊!”

  “那倒也是,不过凭借莹莹的长相和能力,又是海归,在京城肯定可以找到很好的工作!哪里需要我们操心啊,晏哥哥,你觉得呢!”

  “嗯!”晏司慕轻笑。

  莫笑然脸上滑过一丝尴尬。

  莫攸宁这是准备直接拒绝自己了,崔家夫妇的脸色顿时都变得很难看。

  莫七只是伸手摸了摸膝盖,缓缓开口,“莹莹在京城毕竟没有熟人,她学的是酒店管理,晏子,你那边若是有好的工作,就帮忙安排一下!”

  莫攸宁和纪卿对视一眼!

  莫攸宁虽然有时候迷糊,可是在大事上面,绝不含糊,更何况莫七这话很明显,莫笑然是想让晏司慕给崔莹莹安排工作!

  这已经被自己挡回去了,这七哥到底是想做什么!

  不过莫七和晏司慕多年的好友了,莫七一个眼神,晏司慕就明白莫七心里所想!

  “可以啊。”

  莫笑然夫妇都是心下一喜,“那就谢谢司慕了!”

  “姑姑别客气,我和莹莹也是从小就认识,这点小忙还是帮得上的!”

  等到他们夫妇离开,莫攸宁就急不可耐的开口!

  “七哥,你干嘛让崔莹莹留在晏哥哥的公司啊,讨厌死了,我不喜欢她!”莫攸宁冷哼。

  晏司慕搂着莫攸宁,无奈的一笑,“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

  “本来就是啊,崔莹莹比她妈妈还讨厌,从小到大就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小仙女,各种班花女神了,烦死了!”莫攸宁冷哼。

  “你不会是嫉妒人家长得比你好看吧!”莫七无语,这都工作了这么久了,还这么幼稚!

  崔莹莹和莫攸宁只是相差了几个月而已,莫攸宁是高中毕业就去送去当兵了,崔莹莹不过才大学毕业,因为常年随父母奔波,比同龄人也迟毕业了一两年。

  “七哥,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嫉妒她了,难道我长得比她差么!”

  “不差不差!”晏司慕将她带入怀中,“不过你干嘛让我把她留下!”

  “这不是就近好看管么!”

  众人无语!

  晏司慕摇了摇头,“你怎么不把她看在你的眼皮底下,弄在我的公司干嘛!”

  莫七私底下经营着莫氏企业,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是经营成效斐然,这家伙就是典型的那种,不是为朋友两肋插刀,而是会插朋友两刀的人!

  “我这腿脚不便的,若是把她安排在我的公司,不就给了她来莫家的机会了么!”

  “难道你这是给她来晏家机会!”

  “这倒是不可能,估计按着她的性格,就是在公司找找你而已,还不至于能够找到你们家去!而且她不是挺怕你的么!”

  “怕晏子?”纪卿疑惑。

  晏司慕长得算是那种冷峻的人,不过接触起来倒是十分绅士斯文,怕?不至于吧!

  “崔莹莹这个人什么东西都想要和我比,她就是固定时间会回京,所以和我的关系一般,我和婉兮从小就玩得好,她就嫉妒呗,不过那时候小么,爸妈又说让我多照顾她,有一次我就带她去晏家找婉兮!”

  “结果她和我闹别扭,找婉兮撒气,结果就把婉兮的药给弄撒了,当时晏哥哥就在家!”

  “她肯定以为晏哥哥不敢动她,毕竟是客人嘛,结果晏哥哥直接把她给揍了!”

  “噗——”纪卿没忍住!

  “那是她活该,药是随便乱碰的么!”晏司慕现在想想还觉得自己打得轻了。

  “当时姑姑气疯了,还想去晏家闹来着,结果被爷爷训斥了一顿,婉兮那些药关键时候都是救命的,爷爷把姑姑和崔莹莹骂了一通,之后他们好几个月都没来过莫家,到现在崔莹莹和婉兮的关系都一般!”

  纪卿无奈的摇了摇头。

  果然这家庭教育,成长环境很重要啊!

  “她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人,而且姑姑姑姑绕了个大弯子,让我给她女儿安排工作,他们也会认准了我拒绝了第一次,总不好拒绝第二次,况且她的目的也很明显,就是奔着晏氏国际去的,那我就不如直接顺了她的心意。”莫七挑眉。

  “看在我的眼皮底下,总比让她在别人的公司好,毕竟我可以让人注意她的动向,崔莹莹什么时候值得你这么注意了!”晏司慕摇了摇头。

  “只是最近觉得京城的格局有些动荡而已!”

  “你有什么可担心的,过段时间新上任的书记难道不是……”晏司慕点到即止!

  莫七只是一笑,和晏司慕交换了一个眼色。

  “总要留点自己的人,以后才好办事,不然就会处处受制于人!”

  东方家的势力残留在军中,他自然也要在官场安排一些自己人!

  纪卿和莫攸宁此刻被郑沁兰喊去招呼女宾。

  晏司慕直接走到莫七身后,推着轮椅,两个人到了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

  “根据得到的确切消息,新上任的书记已经确定下来了,并不是从京城官员中选拔上来的,而是从外地调派来的!”晏司慕虽然经商,可是也需要时刻观察京城的时局。

  “嗯,我早就知道了!”

  “你别告诉我,这一切你早就计划好了!”

  莫七不可置否!

  晏司慕失笑,“什么时候开始的!”

  “回京就开始了!”

  晏司慕握着轮椅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我要回来了,必然有人按耐不住了,莫家在官场的人毕竟不多,所以当初我才会选择从政,只是……”莫七摸了摸自己的腿,无奈的笑了笑。“人算不如天算,我怎么会知道自己忽然出了车祸!”

  “这种事情没有人预料得到!”晏司慕想到莫七当时从车中被拖出来,浑身是血,他的腿都扭曲变形了,郑沁兰当时看见就直接昏了过去,他们都以为莫七肯定活不了了!

  “所以这次我回来,必然是要好好筹谋!”

  “东方舒歌,陆勋骑,以及当时炙手可热的邹忌,这个人东方家可是花了很多的心血,东方家没有人涉足政坛,邹忌算是东方家这么多年一步一步培养出来的心腹之一了!肯定是想要培养他直接进入中央的,难道你早就想要对付他了?”

  “其实这个事情还得感谢东方舒歌,莫家毕竟在京城,以前的书记都是比较中立的,这次无论是换上邹忌,亦或是陆勋骑,对莫家都不好,陆勋骑自私野心大,不好控制,邹忌是东方家的人,更不可能偏向莫家!”莫七轻笑。

  “所以你一早就想好了要把这两个人拉下马!”

  “京城这个地方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我若想以后不处处受制于人,这个位置上面的人就算是不是莫家的人,也必定不能是东方家的!”莫七眸子瞬间迸发出了一抹凌厉的光。

  “所以呢,这一切你都是早有安排和计划?”晏司慕觉得莫七真的是可怕。

  “有大计划,小计划都是临时安排的,邹忌这个人平时为人圆滑,不好接触,而且深受东方家的人影响,平时做事谨小慎微也没有什么把柄,我还想如何对付他,东方舒歌就蹦出来了,真是愚蠢!”

  “所以你就将计就计,只要他和东方舒歌合谋的事情触发,他不死也残!”

  “之后就是对付陆勋骑了,陆既明对陆家恨之入骨,不可能放过他,借着他手再好不过了!”

  “一下子书记的两位候选人都落马了!”

  “京城中有资历的人都不够格,只能从外省调入!”

  “所以你就安排了你的人!”

  莫七只是一笑。

  晏司慕自认为自己手段高干,可是和莫七相比,总觉得略逊一筹!

  晏司慕的手段都是用在了商场,不过是和对手玩一些谋略手段而已,而莫七从来玩弄的就是人心。

  从他回来开始,出手对付东方舒歌,到之后的陆家,看起来都是为了个人恩怨,或者是被逼急了,被人阴了不得不还手,殊不知这一切他早就计划好了。

  这一步一步下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争得京城书记这个职位!

  谁会想到莫七的心思会埋得这么深。

  不知道也就算了,明白了他的心思,你就会觉得一阵后怕,似乎所有人都是他手中的棋子!

  谁都在争权夺利,互相争斗,到最后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

  “东方家若是知道你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这个位置,肯定呕死了!”晏司慕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东方翎拉拢了陆玖,这次京城一下子失去了两位高官,连带着邹忌和陆勋骑的一手提拔上来的官员都受到了影响,京城的格局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尤其是在官员安排方面,出现了很多的空缺,东方翎这时候向陆玖示好,无非是想将陆玖变成他的棋子而已!”

  晏司慕点头,“陆玖这人不是那种会任人摆布的人吧!”

  “只怕他玩不过东方翎!”莫七低头看了看腕表,“过去吧,时间不早了!”

  晏司慕点了点头!

  纪卿、简絮萦、莫攸宁以及晏婉兮正站在一起聊天,基本上大家都是穿得偏蓝色调的礼服,显得格外的清新。

  纪卿的清冷出尘,简絮萦的端庄大方,莫攸宁的美艳动人以及晏婉兮的温婉灵动,吸引了许多人往她们的方向侧目,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七少,东方家的人来了!”莫离小跑着过来。

  莫离跟着莫七久了,对什么事情都是冲变不惊的,怎么这幅脸色!

  “怎么了?这么惊慌!”

  “就是……”莫离叹了口气,直接站到了莫七身侧。

  莫离让开身子,莫七看见迎面走过来的三个人,眸子眯着,迸发出了冷冽的光!

  站在东方家兄弟中间的人,不是崔莹莹还是还是谁!

  而反应最大的人还是简絮萦!

  为什么偏偏是她!

  莫攸宁更是睁大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怎么了?”这里就纪卿不认识崔莹莹,简絮萦和莫攸宁都一脸呆若木鸡状,纪卿只能扯了扯晏婉兮的衣服。

  “嫂子,你或许不认识她,她是七哥姑姑家的表妹,叫做崔莹莹,好长时间不见了,她怎么和东方家的人走到了一起!”晏婉兮歪着脑袋,“还挽着东方翎的手,这……”

  而此刻因为晏婉兮的话,大家将视线移到了崔莹莹和东方翎的手上面,那明显是情侣款的戒指,瞬间刺瞎了简絮萦的眼睛!

  东方翎的结婚对象难道就是崔莹莹!

  简絮萦此刻的心情用万箭穿心来形容也是不为过的!

  晏司慕倒是轻扯嘴角,“阿七,后院着火啊!”显得有些幸灾乐祸!

  “东方翎想让我后院着火,也得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啊,走吧,会会他!”

  ------题外话------

  大家都有当侦探的潜质啊,哈哈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