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66 蔫坏蔫坏的莫七






      黑色短发的男子坐在电脑桌子前面不同的敲打着键盘,手指纤长而富有节奏,电脑屏幕上面不断的闪现着各种代码,看得人眼花缭乱,男子游刃有余的破解着繁琐的代码。  只是紧缩的眉头却是透着一丝不耐,“艾斯,这个程序未免太简单了,你确定这是正确的!”  不远处的一个深棕色卷发男子没有抬头,“我刚刚截获的,这个终端每天都要处理上万个邮件,里面很多垃圾邮件或者是广告推销的,我已经做了筛查了,马上要到中秋了,期间这个终端接收了近千份邮件,有用的我已经发给你了,你不是也已经筛查出来了么!”  黑发男子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眼睛都不眨一下。  艾斯的电脑设置了自动筛查功能,自己则去倒了一杯咖啡过来。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女子走了过来,她的手上滴着水,顺手拿了张面纸擦手,从艾斯身边经过径直抢过了咖啡:“艾斯,咖啡不能和茶一起喝,茶和咖啡中的鞣酸可使铁的吸收减少75%,你上个月的体检报告显示你的身体缺铁!”  说完自己喝了一口,“还不错,就是太甜了!”  “纪卿,我就是比平均的值少了一点点!”艾斯立刻有些要炸毛了。  “为了我队友的生命安全着想,我有义务关心你们身体的各项指标,确保他们都在正常的运转!”  “被你说得好像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一样,谁的身体没什么小病小痛的啊,缺点什么营养元素也很正常吧。”艾斯手上的动作不停。  “上回你因为低血糖,走在大街上直接昏倒了,要不是有好心的路人给你送了一点糖,你还以为你能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纪卿挑眉。  “这都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好么?”艾斯无奈,怎么又提这事儿啊。  “八天之前,三点四十分我接到的路人电话,那是好久之前的事?”  艾斯无奈,何必这么较真嘛,一点都不可爱。  纪卿站在营帐前,利落的短发随风微微舞动,眉眼精致,皮肤比平常的人白许多,就像是白釉瓷器一般的白皙,面颊微微有些红晕却不甚明显,嘴唇微翘,却是十分的红润,就像是从古画中走出来的一般,手臂也是十分的白皙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她刚刚挽起的袖子下的青色小血管。  “卿卿,已经破解了他们的情报了,上面显示的爆炸地点不在北部,上头预计错误,而是在南边。”艾斯抬起头。  纪卿又喝了一口咖啡,走到了艾斯的身边,艾斯主动的让座,纪卿立刻在电脑面前操作起来。  “艾斯,你去通知上面,这次的目标地点是在蓝方的一个战争演习基地,我刚刚黑进了他们系统,他们估计已经在这里布防了,为了防止人员的伤亡,对了,你们继续确定炸弹的具体地点,争取把距离缩小!”  “好!”营帐中的另外几个人点头应和,手上的动作几乎没停过。  艾斯则是拿起了电话,眼睛却不自觉地盯着纪卿看了几眼!  纪卿则是浑然不觉,只是自顾自的喝着咖啡,细碎的阳光照在纪卿的身上面,仿若给她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泽,美不胜收。  这个时候虽然穿了一些迷彩的女人走了进来,虽然穿得良家妇女,也掩饰不住从骨子里透出的妖娆之气。  “艾斯刚刚注视卿卿超过零点一秒,这说明艾斯有事情想要和卿卿说,但是没有说这说明这件事情肯定和卿卿本人有关,但是却又是卿卿不想提及的事情!”女子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就你话多!”艾斯瞪了Ada一眼。  Ada笑着走到了艾斯的旁边,看了看艾斯的电脑,“这群人的胆子真大啊,居然将地点就这么设置在自己的演习基地内部,也不怕被一锅端了?”  “那个……卿卿啊,你注意到了这次演习的指挥官了么!”艾斯抬头看了困难纪卿,纪卿的手指正好挪到了那份名单上面,最上面的就是,“蓝方作战总指挥,最高指挥……”  莫其琛啊!  自己的公公啊,哎——这怎么就和他杠上了!  根据纪卿对莫其琛的了解,估计他已经想好了周全的对策,只是若想在这次演习中取胜,就必须去他们那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  只是不消一个钟头,就传来了自己这边失败的消息!  众人将耳机设备直接扔到桌上,神色都蔫蔫的!  纪卿刚刚出了营帐,就看见一身泥巴的莫召南,他在人群中也是分外惹眼,牙齿太白了!  “我擦,卿卿我跟你说,那边的人太贼了,居然偷袭我们的后方!”  “谁让你们全部都出动的!”纪卿无语,有点嫌弃的伸手将莫召南头上的杂草拿了下来,“你这是在草地里打滚的啊!”  “你以为我想的啊,要不是怕被活捉,我特么的能从山上滚下去么!”莫召南伸手拍打着身上面泥土,“你都不知道,那边的人根本没在别的地方布防,兵力都集中在了他们的演习基地还有偷袭我们的那部分人身上面,太特么贼了!”  “这招叫兵不厌诈,谁让你们太掉以轻心了,吃大亏了吧!”  “卿卿,你这话里话外的,怎么都是向着那边的啊,你说,你是不是奸细!”莫召南说着直接搂住纪卿的脖子!  莫召南本来就经历了一场“恶战”,浑身没劲儿,纪卿直接微微弯着身子,直接给了他一个过肩摔!  “我要是奸细,你还能活这么久?自己没本事,就别把责任推到别人的头上。”  疼得莫召南在地上面龇牙咧嘴,叫唤个不停。  “活该!”纪卿伸手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把我衣服弄脏了!”  “哎呦我去,就你干净!”莫召南说着直接伸手扯住纪卿的脚踝!  纪卿差点被他拽倒,幸亏一只手从后面伸出来拉住了纪卿的胳膊。  纪卿只当是自己的战友,也没有回头,倒是直接抬脚朝着莫召南踢过去,莫召南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一跃跳起来,纪卿哪里饶得了,两个人就比划了起来!  众人刚刚经过了几天的军演,也都累得不行了,有的人干脆直接蹲在地上面开始看戏!  更有甚者,直接清了清嗓子:“要不要赌一把,我赌纪少校赢,输的人回去之后绕操场十圈!”  “我还就不信了,我赌莫中校赢!”  “我也赌莫中校!”  这眼看着压莫中校的人越来越多,纪卿冷哼,而莫召南更是打得起劲儿,他可不会告诉他,自己还没有滚下山,就被蓝方那边布置的陷阱给捉住了,这才弄得这般狼狈,和那边的人基本没过几招。  心里憋着一口气啊,特奶奶的,还没有一次输得这么狼狈过!  最主要的是被捉起来后,莫其琛一直冲着他笑得高深莫测!那笑容和莫七简直如出一辙,让人看着就想上去给他一拳,可是他不敢啊!  “我压纪少校!”一个格外温暖舒适的声音响起,倒是惹得纪卿想要回头看一眼,可是莫召南步步逼近,纪卿没有机会回头!  纪卿根本不是莫召南的对手,况且她有段时间没训练了,就是格斗手法都显得异常生疏,慢慢的纪卿就落了下风!  “沈姐姐,你怎么来了!”纪卿忽然冲着莫召南后面喊了一句!  这莫召南也是个实心眼儿的,居然直接回头了,结果就是被纪卿直接按在了地上面!  “我屮艸芔茻,纪卿,你耍诈!”莫召南急了!自己老婆根本没来好么。  “你说你,刚刚军演就被阴了,现在还是学不乖,怎么样,服不服!”  “不服,有本事再来一场!”  “这要是在战场,你早就被人崩了,还再来一场,反正是我赢了!”  “纪卿,男子汉大丈夫,有本事你和我……”莫召南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不好意思,我是小女子,可不是什么大丈夫,也不是什么君子!”  “莫中校,输了就是输了,一个大男人,别输不起!”周围有人开始起哄。  “就是啊,就是输了呗,其实输给我们纪少校也不丢人啊,虽然是输给了一个女人,哈哈……”  “放你们的狗p,都给我闭嘴!”莫召南冷哼,从地上面起来,拍打着身上面的灰尘。  “你们刚刚压莫中校的人,回去记得十圈啊!”  “哎——”又是一片哀嚎声。  “幸亏压得是纪少校,看样子我的眼光不错!”又是那个男人!  这个声音混迹在一群军人中,显得太突兀了。  这里的一群大老爷们,大部分都是公鸭嗓子,平时喊口号,破了嗓子的时候很多,大部分的时候都显得很粗犷,而这个人的声音丝毫没有没有嘶哑,甚至是很清润舒适那种。  纪卿扭过头,就看见站在自己五步开外的男人。  居然是他!  这个男人在人群也是出类拔萃,鹤立鸡群那种,好像身上自带光源那种,你一眼就能够看得见,根本不用怀疑是别人。  他穿着军绿色的军装,看起来格外的干净,那衣服上面似乎一点褶皱都没有,一个大男人的,要不要生活得这么精细啊,莫召南站在他面前,根本就不能比啊,太糙了啊!  他的双手插袋口袋里面,眉目清秀俊朗,有着军人的英挺清俊,却又透着一股淡淡的书卷气,冲淡了他眉宇间凌厉之气,他的薄唇微微抿着,他长得就像是古装电视剧中的翩翩佳公子,就是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也足够入画。  他的嘴角扬着一抹十分好看的弧度,看着纪卿,就和第一次见面一样,丝毫不掩饰打量的目光,他的目光淡淡的,丝毫不会让你觉得被侵犯了。  “瑾行,你怎么过来了!”莫召南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走过去,就要和苏瑾行握手,苏瑾行却有点嫌弃的盯着莫召南那双满是污垢的手!  莫召南这次一拍脑袋,“我差点忘了,你有轻微洁癖!”  纪卿挑眉,有洁癖来当兵做什么,这不是找罪受么?  可是莫召南刚刚被纪卿阴了一把,这心里不舒服,这苏瑾行直接送上了门,就在苏瑾行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莫召南居然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直接上去抱了苏瑾行一下!  纪卿嘴角抽了抽,苏瑾行身后的一众随行人员,更是惊掉了下巴!  “瑾行啊,你说你要过来,也提前说一声嘛,你这是准备来给我一个惊喜么!”莫召南说着还好死不死的冲着人家的后背猛拍了几下!  苏瑾行的双手僵直的放在空中,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浑身的毛细血管都在遭受着侵犯!  一种难言的恶心感从他的胃里面升腾起来。  “瑾行,你怎么不说话!”  苏瑾行现在恨不得将眼前的人踹出去,简直太不要脸了有木有。  纪卿无奈,直接从后面拽住莫召南的衣领就往后面拖!  苏瑾行好不容易摆脱了莫召南的束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本来干净整洁的衣服,此刻脏得有些不像话,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卿卿,我和瑾行是好朋友,抱一下又没什么!”莫召南这厮绝对是故意的。  “谢了!”苏瑾行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看了看自己胸前的衣服,纪卿叹了口气,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包面纸,直接扔给了苏瑾行,“这么爱干净,怎么还来当兵!”  既然当兵了就是要不怕苦不怕累啊!  “我是军方检察院的,不用参加你们这样的训练,谢谢你的面纸。”苏瑾行抽出纸巾,一点一点的擦着衣服上的泥土,这莫召南身上面也是够脏的。  “不用客气,刚刚扶住我的人是你吧。”  苏瑾行点了点头。  “你来这里做什么,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莫召南刚刚走过去,苏瑾行就直接往后退了两步。  “我擦,你不用吧。”莫召南心塞。  “你别碰我就成。”  “以前就这样子,怎么到了现在还这个德行啊,苏瑾行,你没有老婆也是有原因的。”莫召南反正现在是有老婆的人,这三不五时就会秀恩爱,这不又开始了!  众人一看莫召南又开始,纷纷退了,回去收拾整理东西,估计待会儿就要收拾东西回军区了。  苏瑾行无奈,莫召南在军区举行婚礼的时候,他去凑了个热闹,沈筠长得不算是出众,不过按照苏瑾行对她的观察来说,这个女人绝对贤惠,对莫召南也不错,就是他们这群人闹得很凶,她也也是和颜悦色的,丝毫没有一丝不悦,脾气特别好。  “哎,苏瑾行,你说你岁数也不小了,长得嘛,也不错,这怎么就没个对象呢,你老实告诉我,你亲过女人么!”  “莫召南,你丫别太过分了!”苏瑾行无奈的别过头。  “我就是随便问问,看你着急的,我看你这种洁癖的程度,不会要求女人和你接吻的时候,还得把自己清洁干净吧。”  “莫召南,我只是对自己的生活有要求,不像你,糙汉子!”  “娘炮!”  “莫召南,你再说一句!”苏瑾行顿时有点急了。  “你来啊,你敢碰我一下,我就不说了!哎呦——”接过莫召南话音未落,苏瑾行直接抬脚冲着他的屁股就梦踹了一下,“我擦,苏瑾行,我和你没完!”  纪卿简直无奈,这莫召南怎么结了婚,还是一样,不成熟。  “没完就没完!”苏瑾行耸了耸肩,显得无所谓。  “你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拜托,我用得着酸你么?”苏瑾行无奈,这人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啊。  “你这种光棍,肯定是嫉妒我结了婚。”  “OK!OK!我嫉妒你可以了吧!”苏瑾行摇了摇头。  回去的时候,纪卿居然和苏瑾行被分配到了同一辆车子上面。  苏瑾行和纪卿都坐在车子后面,苏瑾行本来还想找纪卿聊两句的,没想到纪卿一上车就抱着电脑,敲打个不停。  直到三个小时过后,纪卿才揉了揉脖子,电脑快没电了,才保存了文件,合上笔记本。  “你对我还有印象么?我和阿七是旧识。”  纪卿点了点头,“记得!”  “召南婚礼的时候,我这边没请到假,所以也没过去。”  纪卿点了点头。  “我和阿七以前是同学,处得还不错!”苏瑾行继续开口,“没想到你对我还有印象啊。”  苏瑾行长得清隽,这种长相在军中本就不多,而且周身的气度也和寻常的军人不一样,纪卿对他自然影响深刻,更何况,纪卿当时可是被他关过,自然印象特别深刻。  “自然记得啊,当时你派个女人来询问我,自己坐在后面指挥,我自然是印象尤其深刻了。”  苏瑾行嘴角抽了抽,居然是因为这个。  本来还准备和纪卿好好聊聊的小火苗,顿时熄灭,叹了口气,看着窗外。  纪卿可不认为这个男人和表面看着这般无害,能够在军区检察院有一席之位的人,不仅仅对自身的素质才干有要求,估计身后的家世背景也够硬。  车子到了军区,莫召南急匆匆的去洗了个澡,就直奔纪卿的办公室。  而纪卿此刻正将手中的一部分资料移交给苏瑾行,最近不仅仅是军区的政治格局有变动,就是军部这边,也是人事调动频繁,而趁着这次人事调动,各个派系的人,都急着将自己的人扶上位。  自然就暴露出了一些想要靠着关系走捷径的人,所以苏瑾行这次过来也不是凑巧的。  “你俩还在忙?”莫召南说着就准备退出去。  “你等会儿,我把这点文件给他就行了!”纪卿说着不停操作着电脑,很快的将几份文件拷贝给了苏瑾行,拔下U盘,“这是你要的东西。”  “麻烦纪少校了。”苏瑾行将U盘收好,“怎么?你俩待会儿有约?”  “我老婆嚷嚷着让我把卿卿带回家吃饭!卿卿,收拾好了就走吧!”现在是下班时间,莫召南说话也就随意了一些。  “卿卿?好亲昵。”苏瑾行挑眉。  纪卿只是一笑,拿起了手边的外套,“我可以了。”  “瑾行,那我们就先走了。”莫召南没有邀请他的意思,苏瑾行自然不会自讨没趣。  只是点了点头,跟着纪卿走了出去,纪卿锁好办公室的门,就直接下楼了。  苏瑾行站在楼梯的阳台上,看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只是淡然的一笑。  “纪卿。”他的嘴巴里面呢喃的念叨着纪卿的名字,“挺有意思的。”  “对了,待会儿去花店给小筠买个花。”  莫召南这话说完,纪卿就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盯着他看,莫召南顿时老脸一红。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莫召南这开车的手都僵硬了,打方向盘都有点不灵光了。  “你居然会买花?可以啊。”沈姐姐真是把他调教得很好啊。  “还好。”莫召南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的红晕。  其实这事儿还是周仪和他说的,沈筠平时一个人在家,做军嫂多苦她比谁都清楚,莫召南又是个木头,不会讨好女人,周仪就和她说,最起码每次回去的时候,给她送上一束花,或者一份小礼物,沈筠肯定特别高兴,莫召南试了几次,果然屡试不爽啊。  车子是直接开到医院门口的,莫召南拿着玫瑰花就往医院里面冲。  纪卿无奈,话说,还能搭理一下自己么!  她是摆设么?  纪卿无奈,只能在车中等着,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最近莫七给他发的短信,虽然就是一些琐事日常,她的嘴角,还是不自觉的泛起了一丝微笑。  沈筠这边刚刚做完一个手术,回到办公室准备收拾东西去超市买东西,她和莫召南说了今晚带纪卿回家,她得早点回家。  她刚刚拉开门,一大束玫瑰花就直接塞到了她的怀里,沈筠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莫召南直接搂到了怀里。  沈筠脸一红,一只手抱着花,一只手轻轻拍了拍莫召南的后背,“很多人呢。”  “那我们进去。”  莫召南和沈筠也是新婚燕尔,就是蜜月期都没过,莫召南就频繁的出任务,两个人心里面其实都念对方念得紧。  莫召南伸手将沈筠带进去,轻车熟路的将门带上,反锁。  “你怎么直接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会直接回家呢,你要过来也提前和我说一声啊。”沈筠抱着花,那种幸福之情简直溢于言表。  沈筠脸红红的,今天一身橘粉色的套装,更是衬得她肤白赛雪,莫召南看着她一直死死的抱着花,心里恼火,这花难不成比自己还重要么。  莫召南想着直接伸手将玫瑰花从她怀中扯过去,“喂——你干嘛!唔——”  沈筠这嘴巴刚刚张开,莫召南直接堵住了她的嘴唇,这莫召南刚刚识肉味儿的时间也不长,这心里自然馋得紧,本来还想着沈筠这么高兴,肯定会给自己一个热吻来着,结果她对着这个破花笑个不停,莫召南自然不高兴了。  吻了半天,莫召南才稍微疏解了心中的郁结。  “你看你,差点把花弄坏!”  一吻结束,沈筠的第一件事情,居然就是关心花,莫召南深吸一口气,“这个破花有什么好看的。”  沈筠不是傻子,她和莫召南生活一段时间了,自然明白这个呆头鹅心里在想什么。  “要不是你送的花,你以为我会这么在乎么?”  莫召南眼前一亮,眼中满是柔情蜜意,直接将沈筠抱进怀里,“其实你还是很想我的,是吧?”  “是啦是啦,你还不赶紧松开我。”沈筠无奈,真是个木头,不过莫召南这样的性格也很好,什么事情只要解释清楚就行,他不会多想任何东西,无条件相信你,这一点让沈筠觉得格外有安全感。  “那再亲一口。”  沈筠无奈,看着某个撒娇的人。  “莫中校,你几岁啊,还撒娇呢。”  “那你亲不亲!”反正就他们两个人,这是自己的老婆,有什么可丢人的。  “好啦,我亲。”沈筠踮脚,亲了一下他的脸。  “不够!”  那好,再亲……  这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居然在办公室里面磨叽了整整半个小时。  “我不是和你说了,带卿卿回家吃饭么,你不会是忘了吧。”或许并不是每个女人都特别喜欢玫瑰花,可是总是抵抗不住玫瑰花的诱惑。  “她在车里啊。”莫召南说得理所当然。  “莫召南,你……”沈筠顿时无语,“你让卿卿在车中等了你半个多小时。”  “没事的,她不会生气的。”  “可是……”  沈筠伸手摸了摸嘴唇,这莫召南每次“下口”都没轻没重的,她自己都觉得嘴巴疼,纪卿肯定一眼就看得出来了。  沈筠和莫召南刚刚上车,纪卿才将视线从手机上转移:“沈姐姐,你脸好红。”  “是么?可能刚刚有点闷吧。”沈筠悻悻地一笑,抱紧手中的花,“都是召南,也没和我说,你在下面等着,让你等了这么久,饿不饿,你要是太饿了,我们今天就去外面吃,回家做饭,估计还要一点时间,家里没什么食物了,还得去超市一趟。”  “没事的,你不嫌麻烦我都无所谓,你安排就好。”纪卿要有趣味的盯着沈筠,眼中满是揶揄之色。  “那就去超市吧,反正你放假还得在家待几天,买点食材。”  “家里平时没东西,你吃什么。”莫召南忙起来,就和陀螺一样,而且有些时候执行任务不许和外界联系,自然对沈筠的关心就很少。  “你要是不在家,我一个人也懒得做饭,有时候就在医院将就一样,或者去我妈家蹭两顿。”  莫召南点了点头,心里对沈筠的愧疚变得越发大了,果然嫁给自己就是嫁给寂寞啊。  他们的房子就是一个简单的两室一厅,不大,却十分的温馨,房间里面还到处洋溢着新婚的气氛,沈筠直接去了厨房做饭,纪卿跟着打下手,莫召南则坐在客厅等着吃饭。  偶尔传来纪卿和沈筠嬉笑的声音,还有电视机的声音,莫召南在军区一直紧绷的神经,就瞬间放松了下来,靠在沙发上就慢慢睡着了。  直到被沈筠叫醒,三个人吃了饭,已经是九点多了,沈筠硬要留纪卿住宿,纪卿没办法,只能答应了。  纪卿刚刚洗了澡,回到房间,就给莫七打了个电话。  隔壁的两个人,也是刚刚洗了澡,莫召南这本来还有点睡意的,这一看见沈筠穿着睡衣出来,顿时有些心猿意马了,沈筠也不是小姑娘了,“等我头发擦擦的,啊——”  沈筠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莫召南拖拽到床上面,莫召南整个身子压下,“小筠,你都不知道我多想你!”  沈筠脸一红,“想我做什么。”  “想和你……”莫召南说着手就开始不老实了,他的十根手指都带着茧子,滑过沈筠的皮肤,惹得沈筠一阵轻颤,“小筠,你想我没?”  沈筠伸手抱住莫召南的脖子,娇羞的点了点头。  莫召南就像是顿时被打了鸡血一般,直接将沈筠的衣服脱下……  “你动作小点儿!”沈筠咬着嘴唇,这个人怎么还是这么鲁莽。  “我难受!”莫召南已经够放慢速度了。  然后床就发出了吱呀一声,沈筠立刻呵斥住莫召南,“让你动作小点儿,卿卿在隔壁呢!”  “怕什么,不是说隔音效果不错么,她也听不见啊。”莫召南说着又开始上下其手。  “莫召南,你别……”  只是沈筠的这点猫叫的声音,早就淹没听不见了……  而纪卿此刻拿着电话,嘴角不停抽搐!  莫召南,去你妹的隔音效果好,根本不隔音好么!  “卿卿?你在么?”莫七拿着电话站在阳台边,这说了一半的话,人呢?怎么没动静了。  “我在。”纪卿无奈扶额。  “怎么不说话,在想什么。”  “没什么,可能是有点累了!”  “是么,最近军演强度很大?”莫七有点担忧的问道。  “可能前段时间休息时间太长了,所以一时间有点不适应这么高强度的训练,你身体如何了,家里人都好么!”纪卿躺在床上面,仰面望天。  “都挺好的,我也挺好的。”莫七嘴角噙着淡淡的笑,“离开了这么多天,我特别想你,想得心疼。”  “得了吧你。”纪卿无奈,“你怎么不说想得肉疼。”  “其实也真的肉疼,就是我不好意思说而已!”莫七伸手摩挲着栏杆,此刻有车子驶入,莫七看着车子缓缓驶入车库,那是莫擎苍的车子。  莫七会不好意思?这人的脸皮多厚,纪卿心里有数。  “我很快就回去了。”  “嗯,我知道,我去接你。”  “好。”纪卿嘴角的笑容逐渐扩大。  “你累了就先休息!”  “嗯哪!”  只是纪卿刚刚想要挂断电话,墙那边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声音,纪卿连忙切断电话。  可是莫七已然听见了。  莫七嘴角的笑容逐渐扩大,莫召南,你这是让我老婆听你墙角?知道家里有人,知道你家隔音效果不好,你特么就不能消停一点么?  莫七直接走下楼,莫擎苍刚刚给自己倒了杯水,“还没睡?”  “刚刚和卿卿通了电话,你怎么这个点回来?”一般来说莫擎苍住俱乐部的时间居多。  “俱乐部出了点状况,刚刚处理完,想回家休息两天。”  “我说你完全可以找人帮你打理,何必亲力亲为。”  “你不懂。”莫擎苍坐到沙发上,“你不玩游戏,你不明白我对它的执着。”  “是啊,你对游戏的热情和执着我是不懂,但是我知道,你要是还想和婉兮走下去,就不要总是忽略人家,就算是婉兮对你抱着多大的热情,就你这冷冰冰的模样,总有一天也会被消磨殆尽的。”  莫擎苍捏紧水杯不说话。  “召南职业特殊,有人说女人嫁给了军人,就等于守活寡,难不成你也想婉兮这个样子?”  “俱乐部那边我放不开手。”  “那是你的事业,我明白,可是你也要清楚,有些事情是不等人的。更别说是人的感情了。”  莫擎苍点了点头,“我先上去。”  等到莫擎苍上楼,莫七拿出了手机,慢慢的调出了莫召南的号码,嘴角噙着一抹邪笑。  莫召南的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  沈筠伸手拍了拍莫召南的后背,“快接电话,也许是谁找你有事呢!”  沈筠面色潮红,莫召南更是喘着粗气,他就是来电显示都没看,直接接起电话,“谁啊,说话,你特么最好是有事!”  “呦呵——”  莫七轻挑的声音响起,莫召南那怒火顿时就熄灭了,特么的,他这辈子肯定是栽在莫七手里了,他这辈子就是惹不起莫七。  “我没事就不能找你了么?”莫七语气轻佻,带着一抹揶揄和嘲弄。  “这大晚上,你到底要干嘛啊。”莫召南语气显得很急躁。  而沈筠听着两个人对话的口气,猜得出来是谁,她直接拿起手边的睡衣,这个禽兽……  又撕坏她的衣服,沈筠无奈,又重新拿起了一件睡衣穿下,躺在莫召南身边。  莫召南看着沈筠已经穿好衣服,加上被莫七打扰,这本来心里还有点旖旎想法的,现在连个p都不剩了。  “找你聊天啊,我睡不着!”  “莫七,你特么的有病!”莫召南说着直接挂断电话。  可是电话又响了,莫召南又接起电话,“莫七,你到底要做什么啊!”  “我不会是打扰了你的好事吧。”莫七分明就是故意的。  “你说呢!”莫召南无语,这个混蛋,到底想做什么。  “那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个点儿你还在做那事儿!”  “你既然知道了,那我就挂了!”这点自觉总有吧。  “难不成你们还要继续?”莫七挑眉,眼中噙着一抹名为自得的笑意。  “和你没关系!”莫召南真是无语了,怎么有这种无良的兄弟啊。  “那算了吧,那就先挂了,你们继续!”  莫召南挂了电话,他打赌,莫七这厮绝对是故意的,忒坏了!  真是坏到了骨子里面,特么的!  “小筠……那个……”  “累了吧,我们早点休息!”沈筠说着直接拉下床头灯。  莫召南叹了口气,哎——睡觉吧,睡觉!  纪卿本来因为隔壁的动静就没睡着,正在用手机看新闻,忽然就收到了一条信息。  “夫人,我已经警告过莫召南了,你可以安心睡觉了,亲一个!”  纪卿这会儿才注意到,还真的没动静了,这莫七是如何警告莫召南的啊,莫召南正在做那事儿呢,这忽然被打断,会不会不太好啊。  纪卿兀自一笑,反复看了两遍信息,开始编辑短信。  “你也好好休息。”是不是太官方了啊,那加个表情好了,很好,发过去。  莫七收到短信,倒是一乐。  “夫人笑容甚美。”  “噗——”纪卿扑哧一笑,就一个表情,还笑容甚美?真是的……  这晚,纪卿是抱着手机睡觉的。  莫七自从打搅了莫召南的好事,这心情就像是做了云霄飞车,那叫一个美啊,反正自己没吃到肉,你们也吃不到才好。  所以说莫七这人真的是蔫坏蔫坏的!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纯粹是嫉妒啊,*裸红果果的嫉妒,可是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他心里一乐,慢慢踱步上楼。  等到卿卿回来,自己这都能走了,距离自己幸福的日子还短么?  哈哈……  纪卿自然不会知道莫七此刻内心邪恶的想法。  第二天,莫召南定了个黑眼圈从房间走了出来。  “你这是怎么了?”纪卿看着他的熊猫眼,这以前出任务,也没见他有过这么深的黑眼圈啊。  “昨晚没睡好。”  “在家还没睡好,难不成你还认床么?”纪卿失笑。  “认床?”莫召南无语,“还不是你家那位,卿卿,你也好好管管他,别大半夜打电话给我好么?我也有事要做的,他这种行为极其可耻,极其无聊。”  “他干嘛了,你大半夜的要做什么?”纪卿佯装不懂。  “卿卿,你学坏了。”莫召南叹了口气。  这好事被打断,沈筠是没想法了,可是他想啊,没办法,一晚上去冲了两回冷水澡,这身体冰凉,还被沈筠嫌弃,差点被踢下床,他能睡好才怪。  “我一直都这样啊,话说你待会儿要不要去补个觉。瞧你这黑眼圈重的!”纪卿指着莫召南的眼睛。  “嗯,你再睡会儿,中午来医院接我,我们回我爸妈家吃饭,听说你要放假了,昨天我妈还打电话念叨来着。”沈筠端了早饭出来,“卿卿,你今天做什么。”  “定了明天的飞机,待会儿去找小暧吃饭。”  “这么快回京啊。”沈筠和纪卿聊得来,还真有些舍不得。  “她不回京还想做什么!”莫召南整个就是一张怨妇脸。  “就是啊,我不回京的话,估计某些人这黑眼圈要挂到回部队那天了。”纪卿打趣道。  纪卿吃饭很快,吃饭就准备先走,“今天周末,泽衍也在家,我就先回去了。”  “让召南送你吧!”沈筠立刻起身。  “不用了,和我还客气什么啊,你们吃饭吧。”纪卿笑了笑,“不过沈姐姐也挺辛苦的,周末还要工作。”  “一个外地来的病人,约了周末手术,我不是主刀医生,压力小一点。”沈筠笑了笑,还是起身送纪卿出门。  莫召南心里对莫七十分怄火,就是送送纪卿都不愿意,早点走了才好。  沈筠看着莫召南这孩子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别搭理他,我送你下楼!”  “不用啦,你赶紧上去吃饭吧,对了召南,有个事情我要和你说一下!”  “你说!”莫召南难得抬头看了一眼纪卿。  “你这个房子隔音效果真的不太好!我的亲身体验!”  沈筠脸登时就红了,莫召南还眨了几下眼睛,这是什么意思啊。  等到纪卿下楼,莫召南才猛然明白纪卿的意思!  “纪卿,你真是学坏了!”  纪卿听着莫召南的大吼,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入秋的天气已经没了夏天的燥热,纪卿抬眼看了看一碧如洗的天空,笑容逐渐扩大,就如同她此刻的心情。  ------题外话------  最近脑子不够用了,感觉我距离傻子只有一步之遥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