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75 大神吃醋,泄露机密






      莫擎苍气得要死,晏婉兮,你好样的,居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出去,你不错,很好!  莫擎苍拿出手机,充电器被扔在行李箱中了,他差点将手机扔出去,心里想着晏婉兮可能会去的地方,按照那丫头的性格,应该不会跟着男人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吧。况且按照晏司慕这妹控的性格,怎么会允许晏婉兮跟着一个陌生男人单独出去,必然是安排了人跟着,或者是有熟人盯着。  想到这里,莫擎苍想到了晏婉兮的那家咖啡厅。  而此刻的咖啡厅内。  陆珏没想到晏婉兮会忽然约自己出来,兴奋之余又有些小小的紧张和不安,他换了一身自己最满意的衣服,还专门找人打理了发型,就想以一种最好的姿态出现在晏婉兮的面前。  陆珏刚刚进入咖啡厅,就看见坐在窗边的晏婉兮,她穿着白色的雪纺长裙,外面批了一件橘粉色的薄线衣,晏婉兮的脸色有些苍白,她的双手捧着咖啡杯,或许是咖啡的热度蒸腾的缘故,让她的小脸染上了些许粉嫩,她安静坐在那里,披肩长发随意的搭在身上面,美得如同一幅油画。  注意到有人靠近,晏婉兮抬头看了一眼,看到陆珏局促不安的模样,晏婉兮嘴角轻扯,陆珏忽然脸更红了,就像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  他忽然从身后拿出了一大束红艳艳的玫瑰花,直接捧在晏婉兮的面前。  “谢谢。”晏婉兮顺手接过花,放在身侧。“坐吧。”  陆珏点了点头,他的眼睛不敢直视晏婉兮,却又不自觉的想要多看两眼,所以他的眼睛一直在晏婉兮的身上面游离,整个人紧张到不行,就是服务生在一边站了许久,他都不曾察觉。  “你想喝什么?”晏婉兮出声。  “柳橙汁!”陆珏说完,服务生才笑着离开。  他只觉得现在自己就如同在做梦一样,这一切美得有些不真实。  等到服务生将柳橙汁递给陆珏,晏婉兮才缓缓开口,“你知道我有男朋友的。”  “我知道。”陆珏握着杯子的手猛地一僵,他以前是个花花公子,这种套路是什么他的心里很清楚,晏婉兮这是准备拒绝他么?  “陆珏!”晏婉兮显得有些不忍,想到纪卿的话,还是狠了狠心,“其实我不喜欢你的。”  陆珏身子一僵,脸色有些发白,“那个……我们可以聊点别的。”  “陆珏,我今天出来就是要和你说清楚的,我不想耽误你。”  陆珏不说话。  “首先我很感谢你喜欢我,但是我真的对你没感觉,你也应该知道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的心里有喜欢的人,我只想和他在一起。”  “那你告诉我,那个人有什么好的,我每天在你家门口守着,你们交往了这么久,约会过几次?”  晏婉兮语塞,这个问题确实是……  “不过我和你是不可能的。”晏婉兮清楚的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和陆珏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我承认论家世,我和莫擎苍没法比,我也确实配不上你,有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陆珏心知肚明,“但是追求你是我的权利。”  “我只是不想耽误你,你可以去找一个可以回应你的女孩。”  “可是我想要的人就是你啊!”陆珏有些激动,居然直接伸手握住了晏婉兮的手。  晏婉兮身子一僵,想要将手抽出来,可是陆珏太激动了。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不强求你,难不成就是默默守护你的权利我都不能有么?”  晏婉兮无奈,她本来以为自己只要说你没有机会的,这陆珏肯定会很受打击,然后直接离开,没想到这人居然会反应这么大。  “那个陆珏……”晏婉兮显得很无奈,“我们真的不可能,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做朋友。”  “我不奢求你和我在一起,我只是想看着你而已。”  “陆珏,我们是真的不合适!”  “婉兮,我……”  “谁给你的权利守护她,远远看着她?”莫擎苍清冷的声音忽然窜出来,吓得晏婉兮身子一僵。她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心虚,直接将手抽了出来。  陆珏没想到莫擎苍会忽然出现,只是他忽然想到了莫擎苍平时作为,忽然胆子大了起来,想到自己喜欢的姑娘,一直追着他跑,这个男人居然还这么高冷,他的心里就一阵憋屈。  “擎苍哥哥,你怎么……”晏婉兮直接起身,却被莫擎苍伸手按了下去,他直接坐到晏婉兮身侧,“你刚刚说你要守护婉兮?”  “是我说的。”陆珏的气势在面对莫擎苍的时候,明显弱了一头,可是他还是勇敢的抬头面对着莫擎苍。  不得不说陆珏的勇气可嘉。  “你有什么资格?”莫擎苍浑身散发着一股寒气,薄薄的嘴唇死死抿着,仿佛呼出的气流都是带着寒意的。  “擎苍哥哥,其实事情是……”  “我在和他说话。”莫擎苍心里窝火!  这个男人是从哪里窜出来的。  晏婉兮居然会和这样的人出来,简直了……莫擎苍这心里憋着火,弄得晏婉兮也是一阵尴尬。  “她是你女朋友,你就不能对她好一点么?”  “那是我们的事,和你有关系么?”莫擎苍挑眉,双手抱胸靠在沙发上面。  “我就是觉得很不公平!”陆珏纯粹是为晏婉兮打抱不平而已。  “所以呢。”莫擎苍倒是没想到这小子胆子挺大的。  莫擎苍毕竟经历了许多的事情,他本来以为这小子看见他肯定会知难而退的,没想到这小子还蹬鼻子上脸了。  “婉兮这么喜欢你,你就不能对她好点?”  “我对她不好?”莫擎苍挑眉看着晏婉兮,“我对你不好?”  晏婉兮瘪瘪嘴,低头喝咖啡。  “你别威胁她!”  莫擎苍无语,这小子哪只眼睛看见他威胁她了,就是询问而已,询问!  “那婉兮生病了作为男朋友你为什么不在身边,一次两次就算了,为什么三番五次你都不在。”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陆珏咳嗽一声,“我在晏家门口看见医生的车子进去的。”  “门口?”莫擎苍挑眉。  “反正你若是对她不好,总有一天我会把她抢走的。”  “咳咳——”晏婉兮是真的被呛着了,莫擎苍无语,这丫头还能小心一点么,这喝个咖啡都能出事,莫擎苍伸手拍了拍晏婉兮的后背,“没事?”  晏婉兮摇了摇头,因为猛烈咳嗽的缘故,让她小脸红扑扑的。  “你有什么资本从我手里将她抢走?”莫擎苍揶揄的看着陆珏,那眼中满是挑衅。  “我会努力的。”陆珏咬牙。  莫擎苍直接起身,双手撑在桌子上面,俯身,低头俯视着陆珏。  莫擎苍本来就是那种气场强大的人,而现在他的眸子凌厉,显得格外的肃杀,这陆珏双手死死地握紧杯子,“你要做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先别说别的,就是现在,你有时间在晏家门口转悠,不如想着怎么有机会才能进入晏家,怎么有机会才能用一种更加完美的姿态出现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而不是像个老鼠,只能躲在暗处,别和我扯什么以后,哪里来的那么多以后,我不喜欢说大话的人,是个男人就拿出本事,说得再动听,都不如努力干一件实事。”  陆珏咬牙,他确实是个官二代,而且之前陆勋骑对他过于宠爱,这让他更是不知道奋斗为何物。  “自古都说,莫欺少年穷,我不会瞧不起你,你追求婉兮我也给你权利,但是首先你得有资本和我竞争?你说你现在有什么,就算是没了莫家,我也能拍着胸脯说可以给婉兮最好的生活,而你呢,除却陆家,你还剩什么?”  “我从来不会看不起那些努力的人,我最瞧不上的是那些明明有手有脚却还在肆意挥霍父母积蓄的人。”  陆珏死死垂着头,这莫擎苍的轮番攻击,就是晏婉兮都替陆珏觉得可怜。  “就算是你家再有权有势,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迟早有一天你也会变得一无所有,等你哪天有资本了,我等着你来竞争,只是现在……”  莫擎苍轻笑。  “我还瞧不上你!”  陆珏眸子一紧,整个身子都是僵直的。  整个气氛都瞬间凝滞了,陆珏觉得周身的血液都是停止的,安静的可以听见自己心跳声,那他的呼吸急促,心脏仿佛瞬间被人收紧,让他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就像是有人在捏着他的心脏脉搏,那种被人狠狠踩在脚下的感觉,让陆珏周身的血液逆流。  沉默片刻,陆珏忽然起身,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莫擎苍,那种眼睛有着年轻人的勇敢和闯劲儿。  他的视线从莫擎苍的身上面又转移到晏婉兮的身上,“婉兮!”  晏婉兮点了点头,“你等着我,总有一天我会将你从这个男人身边抢回来的!”说着陆珏就直接转身离开。  好吧,对于莫擎苍来说,陆珏还是太嫩了。  对付完陆珏,接下来就是晏婉兮了。  晏婉兮忽然觉得有些头皮发麻,“擎苍哥哥,你怎么回来了?”晏婉兮深呼吸,纪卿嫂子说了,首先你的气势不能弱了。  “比赛结束了。”  “哦。”晏婉兮低头喝了口咖啡,“那你什么时候再走啊?”  莫擎苍眼睛死死地盯着晏婉兮!  这小妮子是吃错药了么,自己这才刚刚回来,就问自己什么时候走,以前不都是腻歪着让自己多留几天的么,这倒好,难不成自己离开了,她就能和这些小年轻约会!  莫擎苍可从未将陆珏放在眼里,除却他的年纪。  晏婉兮被他看得有些手足无措,伸手摩挲了一下陆珏刚刚送的花。  莫擎苍眸子一紧,直接伸手将花夺了过来,“啪嗒——”一下,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  “喂——你做什么啊?怎么扔花啊?”  “心疼?”莫擎苍挑眉。  晏婉兮努努嘴,“好歹也是他的一片心意嘛。”  “听说他经常给你送花?”  晏婉兮心里倒是一乐,大神莫非是吃醋了?  “还好啦,就是每天而已!”  莫擎苍恨不得将晏婉兮给捏碎了,这小丫头片子,莫擎苍直接拉着晏婉兮就往外面走,晏婉兮只是低头闷笑,大神这到底是不是在吃醋啊。  这两个人刚刚上了车子,莫擎苍心里不爽,自然就不说话,晏婉兮则是低头玩手机,自己一定要高冷一点,嗯,就是要高冷。  “停车!”莫擎苍叫了一声,晏家的司机停车,莫擎苍直接下车,等到他回来的时候,直接将一大束白色玫瑰扔进了晏婉兮的怀里。  “嗯?送我的?”这还是莫擎苍第一次送她花呢。  “抱着!”  晏婉兮双手抱着花,还是使劲儿的嗅着花的味道,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个花的味道格外好闻呢。  等到他们到火锅店的时候,这群人已经等不及了,已经涮了一锅菜了。  “老大,小嫂子,你们可来了,我们等你们等你得花儿都谢了。”  “让你们久等了,真不好意思。”晏婉兮笑着,双手还死死抱着花。  “哎呦,小嫂子,这是老大送的花么?真好看啊。”晏婉兮垂着头,莫擎苍已经拉着晏婉兮坐到一边,“吃饭!”  一群男人吃火锅,那叫一个生猛啊,这又涮了一锅,晏婉兮还没有动筷子,基本上锅里就剩下辣椒了。  看着晏婉兮那一脸憋屈的模样,莫擎苍将自己碗中的菜用水滤了一下,“吃吧。”  晏婉兮点了点头。  “老大,你要不要这么体贴啊!”晏婉兮是基本不吃辣的,所以他们点的是鸳鸯锅,只是这涮着涮着,怎么两个锅都是辣椒了。  “是啊,老大,你这是在虐单身狗么?我们也要谈恋爱。”  “就是啊,老大,你每天这么压榨我们,我们都没时间找女朋友。这以后要是打光棍了,你要负责啊。”  莫擎苍挑眉,扫了一眼众人。  “我有说过我要负责么?”  “老大,那你给我们放假啊。”众人附和。  “可以放假。”  “欧耶!”只是众人的欢呼声没落,莫擎苍就幽幽的吐了一句。  “放假没工资,你们随意。”  众人沉默,好吧,还是觉得钱更亲切一点。  吃了饭,莫擎苍送晏婉兮回去,只是这气氛一直都怪怪的,这好不容易到了晏家门口,“待会儿你送擎苍哥哥回莫家。”晏婉兮说着就要下车,这是晏家的车子,自然是晏婉兮做主了。  那个司机刚刚点了点头,莫擎苍就伸手按住晏婉兮的肩膀,“你先下车,我和你们小姐有话说。”  晏婉兮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身子却不自觉地朝着车门靠了靠,莫擎苍挑眉,也往那边挪了挪。  司机知道小情侣要说悄悄话,也就直接下车了,车内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晏婉兮又往边上挪了挪,莫擎苍紧跟着,这一来二去的,晏婉兮的身子直接贴在了车门上。  “擎苍哥哥,你要做什么?”晏婉兮有些防备的看着他。  “你说呢?”这丫头难不成不给自己解释一下么。  “我怎么知道啊。”晏婉兮悻悻地一笑,只是显得尴尬。  “今天的事情你不需要和我说一下么?”莫擎苍伸手把玩着晏婉兮的头发,显得老神在在,反正自己今天没事,有时间和她耗着。  “就是出去喝个咖啡而已。”晏婉兮双手不安的放在腿上,眼睛却不敢看着莫擎苍。  车厢内的光线很暗,但是莫擎苍的那双眸子却很亮,亮得有些吓人。  莫擎苍的手慢慢从头发滑到了晏婉兮的脸上,嘴唇,下巴,然后轻轻挑起晏婉兮的下巴,强迫着晏婉兮看着他,“晏婉兮,你是我的女朋友。”  “我知道。”晏婉兮眼神胡乱瞥着。  “看着我。”  “我……”不敢啊。  “我让你看着我。”  晏婉兮一咬牙,反正看一眼又不会掉块肉,晏婉兮直视莫擎苍的眼睛,而就在下一秒,莫擎苍欺身压下,直接稳住晏婉兮的嘴唇,晏婉兮整个身子都被莫擎苍压着,她有点喘不过气来,她的双手不安的抓紧了自己的衣服,却在下一秒被一双大手握住。  吻了几分钟,莫擎苍才缓缓抽身,他伸手摩挲着晏婉兮的小脸,“生病了?”  晏婉兮微微点头。  “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大神啊,你电话关机了好么!  “你电话关机了。”  莫擎苍孤家寡人习惯了,平常没事自己也不玩手机,这手机没电了,自己倒是浑然不觉,“以后我会记得充电。”  晏婉兮点了点头。  “既然我以后会为手机充电,那你呢?”  “我?”晏婉兮一脸茫然。  “不许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出去喝咖啡!”莫擎苍故意将后面的三个字咬得很重。  晏婉兮现在是百分之百确定,擎苍大神这是吃醋了。  晏婉兮一乐呵,本来有点紧张的,此刻却抬头盯着莫擎苍,“大神,你在吃醋么?”  “我?”莫擎苍冷笑,“吃醋?”  晏婉兮直接伸手抱住莫擎苍的脖子,“没吃醋?”  “你觉得可能么?就那种小屁孩,小鸡崽儿一样,我会放在眼里?”  小鸡崽儿一样?晏婉兮不得不承认,大神啊,你的这个比喻真的是……  太狠毒了!  陆珏若是听见这个比喻,估计会直接吐血吧。  “刚刚在咖啡厅,你就没生气?”晏婉兮靠近莫擎苍。  “我生气做什么?那种小屁孩,我会放在,唔——”  晏婉兮吻住莫擎苍的脖子。  等到这个吻结束,晏婉兮才发现自己是跨坐在莫擎苍的腿上的,这个姿势……  太羞人了。  晏婉兮立刻要下去,可是莫擎苍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吃了豆腐就要走了?”  “你是我男朋友,这哪里是吃豆腐啊,就是正常感情交流好么!”晏婉兮急着离开,可是莫擎苍又不肯,这一来二去的,推搡起来。  一直站在不远处的司机,忽然看见车子动了一下,他伸手揉了揉眼睛,直接背过身,“非礼勿视啊!”  两个人闹了一会儿,晏婉兮才下车,莫擎苍站在车边,“明天我接你出去。”  “明天我有事。”晏婉兮居然直接拒绝了。  莫擎苍心里顿时不乐意了,“什么事?”  “和絮萦姐约了去试香水。”  “推了。”  “这可不行。”晏婉兮轻哼,那傲娇的小模样,气得莫擎苍咬牙切齿,这丫头是不是就吃定他不会生气?“擎苍哥哥明天没事?”  “没事。”  “那你等我电话吧,我忙完了就找你。”  “等你电话!”这四个莫擎苍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咬出来的。  “不行么?”晏婉兮胆子倒是越发大了。  “可以。”莫擎苍倒是想看看,这小妮子到底玩的是什么把戏。  晏婉兮笑着踮脚在莫擎苍侧脸落下一个吻,“晚安啦。”  莫擎苍一脸憋闷的回到家,这丫头还是第一次拒绝自己,又想到陆珏,莫擎苍真的是憋了一肚子火。  莫擎苍刚刚到家,就发现莫七书房的灯还亮着,他敲了敲门,“进来!”  莫七一抬头就看见莫擎苍一脸阴鸷的走了进来,“什么时候回来的?”  “晚上的飞机。”  “一身火锅味,看样子是吃过了。”莫七轻笑,将手中的文件合上。  “你怎么还不睡?”  “卿卿睡着了,我睡不着,怕打扰她,就过来看会儿文件,你似乎不太高兴。”  “还行。”  “不会是和婉兮闹了什么不愉快吧。”  莫擎苍更是郁闷,难不成他表现得有这么明显么?  说起来也不算是闹矛盾,就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弄得他浑身不得劲儿。  莫七直接伸手出去,“手机给我。”  莫擎苍手机刚刚在车上充了电,直接递给莫七,莫七翻出了他和晏婉兮的短息记录。  近期的对话内容是这样的。  “擎苍哥哥,注意身体啊,最近晚上有点冷,记得多穿点衣服啊,要想我哦,么么的,晚安!”然后某人回了一句,“嗯!”  “擎苍哥哥,你的城市明天有雨,今天我……做梦记得梦见我哦,晚安啦,想你哦!”然后某人又是回了一个字,“好”!  “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都不陪我,你到底有没有想我啊,晚上记得早点睡觉,我会记得想你的,你回来一定要通知我哈,晚安,么么!”然后某人这次回了两个字,“ok!”ok也算是两个字吧,不过是两个字符!  莫七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短信若是被晏司慕看见了,不把他揍死才怪。  而这个时候晏婉兮的晚安短信来了,莫七眼中滑过一丝异色。  “擎苍哥哥,你今天是真的吃醋了吧,你吃醋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哈哈……你是不是太想我了,所以一下飞机就来找我了啊,我要睡觉了哦,晚安啦,爱你,么么!”  莫七手机编辑短信,挑眉看了一眼还在郁闷的莫擎苍,手指飞快的跳动。  晏婉兮刚刚吹了头发,刚刚进被窝,手机亮了一下,她心里还想着,这次回信息的速度真快啊,只是刚刚打开,她的脸顿时红成了一个苹果。  “我只是太在乎你了,我也爱你,早点休息,宝贝儿,么么!”  “哈哈——不行了,让我笑会儿,哈哈!”莫七抱着手机大笑。  莫擎苍快步走过去,从他手中夺过手机,“我擦,莫七,你都给我发了什么!”  “我只是发了宝贝儿而已,又不是发了老婆!你这么激动干嘛!”  “我……”莫擎苍简直无语,太丢人了,他刚刚准备打电话过去解释。  “我说擎苍,你要和她怎么说,你说,婉兮,刚刚的宝贝儿不是我叫的,是莫七叫的,哈哈,你要这么说么,还是说那个我也爱你不是我说的,你信不信她明天就不搭理你!”  “莫七,我杀了你信不信!”莫擎苍没想到莫七居然会这么做,他动手就要删除短信。  “删了就删了吧,反正她肯定看见了。”莫七笑得前仰后合,一想到莫擎苍这张面瘫脸说着宝贝儿,就乐得不行。  “你给我等着!”莫擎苍说着拿着手机就往房间走。  莫七笑了一会儿,眼泪都要笑出来了,“我那是帮你好么,真是不懂情趣的家伙。”  而此刻我们的婉兮妹纸抱着手机,看了左一遍右一遍,思索了片刻。  “大神,你的手机被盗了么?”  莫擎苍无语,低头编辑短信。  “没有。”可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和她说这个短信是莫七发的,那婉兮会不会很生气?毕竟有些短信对于情侣来说,还是很私密的东西,莫擎苍这会儿倒是情商在线了。  “大神,你是不是被刺激了?”其实晏婉兮很想说,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可是她怕莫擎苍直接飞奔过来杀了她。  “没有!”莫擎苍呕死,这丫头是几个意思,难不成自己说点好听的,就是脑子不正常了?  “我就是觉得不太习惯而已。”  “以后你会习惯的!”  “好吧,那晚安!”晏婉兮躺在床上,仰面朝天,大神今晚难不成真的是被刺激得不轻?话说自己还没做什么吧,自己都没开始冷着他呢,这怎么都叫上宝贝儿了!  晏婉兮一想到这三个字从莫擎苍的嘴巴里面叫出来,顿时脸一红,在床上开始打滚。  莫擎苍死死捏着手机,难道自己说这三个字很奇怪?  他直接开始编辑语音短信。  晏婉兮都要睡着了,信息来了,晏婉兮晕乎乎的点开了语音信箱。  “宝贝儿,晚安!”  莫擎苍声音略显低沉,带着一丝嘶哑,晏婉兮哪点瞌睡虫瞬间就没了,脸更是红到不行,她一遍一遍听着语音,乐得在床上打滚。  晏司慕刚刚和员工聚餐回来,推门准备去看看晏婉兮的情况,结果就看见某个裹着被子在床上打滚的人。  “哥,你怎么都不敲门啊?”晏婉兮娇嗔地说。  因为晏婉兮身子一直不太好,有时候甚至会忽然昏厥,所以她的房门基本上不上锁,方便有人进来照顾。  “你这是吃兴奋剂了?”  “哥!”晏婉兮紧紧裹着被子。  “好好睡觉,大晚上,疯疯癫癫的。”  “我知道啦!”晏婉兮嘻嘻一笑,晏司慕无奈,一想到极有可能是因为莫擎苍,他的心里更是不爽。  几天之后晏氏国际  今天是竞标结果出来的日子,晏氏国际的员工都是一脸兴奋,他们公司可是从来没有在这方面出国差错啊,而且晏司慕承诺过,这个事情通过了,年终奖翻倍啊,可是晏司慕刚刚到公司就一脸阴鸷的召开了高层的会议。  众人本来以为等到的会是好消息,可是没想到等到的却是晏司慕的怒火。  “啪——”晏司慕将文件重重的摔在了会议桌上面,众人纷纷低头。  “竞标输了!”  四个字,众人更是恨不得将头埋在会议桌下面,难怪boss今天从一进公司就这么可怕,可是他们明明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各方面的因素都考虑到了啊,各种东西都想好了啊,为什么还会输了?  “总裁,那么赢的是……”说话的是负责这次竞标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东方集团!”  “怎么可能,他们公司有什么能力和我们比,况且我们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包括各种情况都考虑到了,而且我们公司是大公司,在资金人力方面比别的公司更有优势,所以我们还将低价故意下调了一些,别的公司根本不可能比我们出价更低!”那人顿时急了。  “就是啊,如果说我们晏氏国际的低价高了,那别的公司也没有能力以更低的价格得到这块地啊!”  “总裁,我想知道他们的低价比我们低多少!”终于有人问了这个问题。  晏司慕却是一笑,“我专门找人打听了,只比我们少了一万的预算,我们就是败在这一万块钱上!”  众人愕然,面面相觑,这不可能啊,这明显就是……  故意的啊!  “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对方不是提前知道了我们竞标的标底,是不可能只比我们只低了一万块,这明显就是针对我们的!”晏司慕死死盯着在场的每个人。  “总裁,这个标书是我们一起做出来的,而且低价只有几个人知道而已,我们都是公司的老员工了,根本不可能……”  “总裁,你要相信我们啊,我们不会做出背叛公司的事情。”  “这个事情摆明了就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们公司的啊,一万块钱,这不就是故意打我们的脸么?这东方集团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更多的是在撇清和自己的关系,张秘书伸手拍了拍桌子,“都安静一下,晏少有话要说。”  “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的,如果有人知道是谁泄露标底的,可以直接找张秘书,我会处理这件事情,但是我不想你们因为这件事情却以揣测自己的同事,你们都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我信任你们每一个人,标底泄露也可能是别的原因造成的,既然城南的地拿不到,我们就去竞标另外的几块地。”  “可是……”众人不甘心啊!  “如果不是有确凿的证据,我不会随意处理任何一个人,输了就是输了下次注意就行,我不想因为这个事情影响公司的内部氛围,你们给我打起精神,这次去拍卖,你门给我估好价,我不想公司再次失利!”  “明白!”众人心里都是不甘。  众人退出去之后,张秘书才侧头看向晏司慕:“晏少,这个事情怎么处理?”  “等着。”晏司慕回到办公室,手中捏着一份政府文件,东方翎!  而此刻的东方集团正在进行集体庆贺,这次竞标成功,就是他们都没想到,本来以为有晏氏国际的加入,估计玄乎了,没想到结果居然会这样。  东方翎捏着竞标书,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  而此刻范倩已经拉扯崔莹莹到了晏司慕的办公室。  “晏少,我拦不住她们!”张秘书显得很无奈,只能让她们进去。  晏司慕放下书中的文件,“有事?”他的脸色十分不好。  “总裁,我要举报一个人!”范倩拉着崔莹莹,一脸的义愤填膺。  “范倩,你有病啊,松开我!”崔莹莹挣扎着。  “总裁,肯定是她泄露的标底,肯定是她!”范倩伸手指着崔莹莹。  崔莹莹一脸呆愣,不过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最主要的是面对晏司慕质疑的目光,她的眼神一直在闪烁不安的闪躲着。  “你胡说!”  “我胡说,你是东方翎的未婚妻,肯定是维护他的利益了,你说你自己的未婚夫有公司,你又要来晏氏国际是为什么,肯定是图谋不轨,总裁,肯定是她!”范倩伸手指着崔莹莹,一脸的笃定。  “我没有。”崔莹莹连忙摆手,“我现在是晏氏国际的员工,我怎么可能做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情呢!”  “范主管,我说了,有证据再来找我,你俩之前有矛盾吧,我不想以为了一己私利,而去打压别的员工。”晏司慕靠在座椅上面,脸色沉静,只是那鹰隼般的眸子不时的在两个人的身上面游离,透着打量。  “我根本就没有啊,晏哥哥,你要相信我!”崔莹莹急着辩解。“范倩,你要是没证据,你就别乱说,而且我根本就接触不到标书,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泄露了公司机密!”  “当天张秘书送标书,他出去打了个电话,而我也出去和他说了两句话,但是车中就只有你一个人吧,你难道没有偷看?”  “我没有!”崔莹莹脸色瞬间煞白!  因为她真的偷看了。  晏司慕又不傻子,他阅人无数,崔莹莹那瞬间变白的脸色,足以说明一切,不过他还是扭头看向张秘书,“张秘书,你说呢?”  “晏少,确实有这么回事。是我的疏忽,我忘了把标书带在身上面。”张秘书垂着脑袋。  “这个可是我们公司今年最大的项目了,肯定是崔莹莹故意泄露的,而且崔莹莹说得好听,什么一心一意为了公司,可是我给她分配的任务,她一次都没有完成!”  “你……”崔莹莹算是明白了,范倩这是挖了个坑等着她呢!  “我怎么了,你是员工,我是主管,我给你安排任务理所当然。”  “够了!”晏司慕打断两个人对话。  “其实想要彻底证实你有没有碰过标书也很简单,雁过留痕,你既然碰过了,必然会留下点东西的!”  范倩轻笑,“说不定就会留下指纹什么的!”  崔莹莹顿时脸色发青,她直接扭头看向晏司慕“晏哥哥,我就是看了一眼而已,就是一眼而已!”  晏司慕不悲不喜,只是伸手敲打着桌子,那滴答滴答的声音,就像是催命符一般,他的眸子凌厉的盯着崔莹莹。  崔莹莹本来就有点怕晏司慕,此刻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范主管,你没有能力约束好你的手下,按理说应该处罚。”范倩脸色一白,低头不语,“不过念在你用于揭发,功过相抵,这个事情你就当做不知道,我不想这个事情在公司内部造成不必要的影响,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范倩点了点头,“那你先出去吧!”  范倩出去之后,这崔莹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晏司慕那凌厉的眸子,简直让她不堪重负。  “晏哥哥!”  “我说了,在公司只有总裁,或者你可以叫我晏总!”晏司慕起身离开座位,“我不让范倩将这件事情说出去,不是给你留脸,是给莫家留脸。”  崔莹莹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崔莹莹,你知道泄露商业机密是要坐牢的么!”  崔莹莹身子一僵,“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偷偷看了一眼而已,真的就是看了一眼,而且我不知道后果会这么严重,我真是……”  “我看在阿七的面子上面让你进公司,你没有给公司带来一点点的收益就算了,可是你还泄露公司的机密,崔莹莹,我们公司是容不下你了。”  “晏哥哥,我以后真的不会……”  “你回去等着起诉书吧。”  “晏哥哥!”崔莹莹睁大眼睛,“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还不行么,求求你么,你放了我这一次好不好,我以后绝对不会这么做的,真的不会了!”  崔莹莹毕竟年纪不大,被晏司慕这么一说,自然很紧张,而且这种泄露商业机密的事情若是传出去,以后崔莹莹别说找工作有困难,更会成为整个上流社会的笑柄。  “你以为我会给你下次机会?”晏司慕觉得好笑,“你现在就可以去收拾东西了,我会让法院将传票送到你家的。”  “晏哥哥,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好不好,求求你了!”崔莹莹伸手拉着晏司慕的衣服。  晏司慕直接伸手将崔莹莹的手甩开。  “这个事情关系到晏氏最近几年的业绩,我不能不给公司所有员工一个交代,放心,我会让法官酌情轻判的!”  “晏哥哥,我……”  “张秘书,你还不送人出去!”  张秘书点头,“崔小姐,我们走吧!”  “我不走,晏哥哥我错了,我真错了,你放过我这一次好不好,求求你了!”这种事情弄不好会坐牢的,那么她这辈子就算是完了,她不要这样,不能这样啊!  “你还在磨叽什么!”晏司慕轻哼。  张秘书一咬牙,直接拖着崔莹莹就往外面走!  崔莹莹嘴巴里面还在呼喊着,张秘书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手,附在崔莹莹耳边,“你再嚷嚷估计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了,你还不如想想办法如何让晏少改变心意呢!”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事情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崔莹莹急得要哭了。  “其实晏少就是太生气了,毕竟这个事情是你不对在先,晏少的心意确实很难改变!”  “就是啊!”崔莹莹急得跺脚。  “不过看在莫家的面子上面,或许可能……”张秘书顿了一下,“有转机!你母亲不是七少的亲姑姑么,去找找七少吧,或许七少有办法,毕竟晏少不能驳了七少的面子,你去试试看吧!”  崔莹莹点了点头:“谢谢你了!”  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张秘书看着崔莹莹离开的背影,扭头回了晏司慕的办公室,“怎么样?”  “成了!”  ------题外话------  我要虐渣了,啦啦啦……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