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80 絮萦失踪,绝不能辜负他






      莫家

  一楼电话骤然响起,每个房间中的人几乎都是在那一瞬间醒了,莫七睡眼惺忪,伸手搂着纪卿的肩膀,“你再睡会儿,我下去看看。”

  纪卿现在是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点了点头,就往被子里面缩,莫七无奈的低头吻了一下她的发顶,眼中带着无限的柔情和宠溺,尤其是目光触及到纪卿胸口那深紫色的吻痕,眼底滑过一丝不可言说的喜悦之情。

  莫七掀开被子披了件衣服就往下面走,张叔刚刚挂了电话,就一个人呆愣愣的站在原地,嘴巴半张半合,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大消息。

  “怎么回事?”莫其琛也走了出来,眸子中带着一点惺忪,语气却十分生冷强硬,面部表情一如既往的刚毅。

  “简小姐出事了。”

  “什么事。”莫七飞快的跑下楼。

  “说是车祸。”张叔不安的打量着莫七的神色,又看了看莫其琛。

  “爸,你先回房,我去看看情况。”莫七说着就往房间跑。

  纪卿是被莫七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弄醒的,她直接起身,“出什么事情了。”

  “絮萦出车祸了,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絮萦?”纪卿的那点瞌睡虫都瞬间跑光了,虽然被莫七折腾得没什么力气,不过她还是掀开被子直接下床,飞快的换了衣服,莫七并未多说什么,两个人开车过去。

  此刻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夜色如墨,从莫家出去,只有路两边的路灯还在孤零零的亮着,那揉碎的昏黄色灯光,给人以一种沧桑无力的感觉。

  纪卿侧头看了一眼莫七,莫七过了一件米白色的外套,车窗大开着,驱散了纪卿残留的那么点睡意:“絮萦不会出事的,你别太担心。”

  莫七点了点头,侧头看着如墨的夜色,夜凉如水,这夜风自带寒意,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打个寒颤。

  他们的车子在半路就被堵住了,前面车祸封路,这边的车子正在进行分流,纪卿将车子停到一边,就和莫七下车。

  “你别太担心,不会出什么事情的。”纪卿伸手握住莫七的手。

  莫七的手很瘦,骨节分明,纤细修长,带着凉薄的温度,只有指尖带着点点温度,纪卿的手收紧,“阿七,你听见我说话了么?”

  “我知道。”莫七此刻心脏跳得特别快,仿佛往日车祸的场景又在他的眼前一一开始浮现,他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就是纪卿都听见了。

  走了半路,莫七的双腿显得有些吃力,额头上居然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纪卿心下微动,“阿七。”

  莫七继续往前走,纪卿终于扯住了他的胳膊,“阿七,你等会儿。”

  “怎么?”莫七语气轻柔,带着一点漂浮,让人觉得很是虚弱。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看。”

  “我想……”

  “等我!”纪卿态度强硬。

  “我就是想去看看情况,这个……”

  “我说了,在这里等我。”

  莫七不再说什么,点了点头。

  莫七就在车祸现场不远处站着,他伸手扶住了一边的路灯,心脏猛然加快,就好像是随时要跳出来一般,难受得紧。

  纪卿穿过人群,慢慢到了警戒线的边上,“不好意思,前边不能进入。”交警已经在进行管制了。

  “我是她的朋友,我想了解一下情况。”纪卿指了指已经被烧得几乎认不出来的车子,车子只是漆黑一片,基本上只能依稀看得见一个轮廓,纪卿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莫夫人?”石斌一打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纪卿,立刻示意那人放人进来。

  “石队长,麻烦了。”纪卿虽然穿得简单朴素,不过本身气质和常人也是不同,很难不引起注意。

  “队长,现场的火势已经被控制住了,鉴定科的同事已经进去勘察了。”

  石斌点了点头。

  “鉴定科?那人都救出来了么?”

  “你是说简小姐?”石斌的口气倒是很轻松。

  “没事?”

  “没发现她,按理说她是在这个车上的,但是我们没有找到她的人,只有司机,在车子被撞的时候,被甩了出去,后面撞上的车子因为反应快,驾驶人员也没事,都是只有轻微擦身,只是简家的司机,受伤比较严重,目前还在昏迷状态。”

  “人没事就好。”纪卿好在松了口气。

  “也不是没事。”石斌看着自己的队员进入车中检查,“好像是失踪了。”

  “失踪?”纪卿挑眉,“这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失踪。”

  纪卿的话刚刚说完,就有人从人群中冲了过来,一把扯住了石斌的胳膊,居然是东方翎。

  “石队长,絮萦呢,絮萦人呢!”东方翎居然只穿了睡衣就出门了,头发凌乱,整个人的眼中透露出了一丝慌乱无措,平时冷酷自制的男人,此刻就像是迷路的孩子。

  “东方少爷,那个……”石斌觉得自己胳膊快被人捏断了,疼得要死。

  疼得他说话的力气都要没了。

  “人呢,人呢!”东方翎的目光立刻落在了一边的车子上面,看到那烧得面目全非的车子,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完全是如遭电击一般,整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只是目光死死的盯着那辆车子。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东方翎嘴巴里面呢喃着。

  “东方少爷,其实简小姐的车子是出事了。”

  “到底是怎么出事的,她人呢,你告诉我,她人呢!”

  东方翎又一次伸手钳制住石斌的胳膊,石斌简直欲哭无泪,话说东方少爷,你能让我把话一次性说完么!

  纪卿倒是没想到简絮萦出车祸,东方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若是说东方翎不爱简絮萦,傻子都不信。

  看到石斌被东方翎晃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纪卿伸手按住了东方翎钳制石斌的手,“絮萦她应该没事。”

  “真的?”东方翎语气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好像失踪了,人不在车内,现在也没发现人。”

  东方翎这才松了口气,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冲着纪卿感激的点了点头。

  “队长,这边有个人说他知道一些内情。”一个人拉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男人样貌普通,肚子微微隆起,看到石斌,似乎还有些怯懦。

  “你说你知道内情?”石斌快步走过去。

  “嗯。”那个男人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眼睛总是有意无意的往车祸现场瞥过去,嘴唇微微发抖,估计是被吓得不轻,整个人显得有些飘忽。

  “那你和我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简絮萦现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不过既然没找到尸体,就说明人还是没事的,这让石斌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只是东方翎的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盯着这边,让他有点头皮发麻。

  “当时我的车子就一直在他们车子后面,后来的话,在经过了一个十字路口,他们的车子似乎和一辆车子发生了剐蹭,那车上面下来了人,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就是一分钟不到的功夫,然后他们的车子就在绿灯亮了之后,冲了出去,然后就出事了。”

  “剐蹭?”石斌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的监控视频。

  “队长,这边的路口的监控两天前坏了。”一个人解释道。

  “我去,这么巧。”石斌无奈。“然后呢。”

  “然后就没了。”

  “嗯。”石斌点了点头,剐蹭?可是现在车子出事了,那辆车子又去哪里找啊,真是头疼,这好不容易消停了一阵,怎么又出了这事儿。

  “那个,你跟我再去警局弄一份笔录,然后你就可以离开了。”一个警员对那位先生说,那个人又偷偷看了石斌一眼,忽然注意到石斌身侧的纪卿一直盯着他,忽然别过头,整个人显得有些紧张不安,快速扭过头,就准备离开。

  “不好意思,能等一下吗!”纪卿快步上前,挡住了那人的去路。

  “你……”那人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纪卿,眼中明显带着防备,“你要做什么!”

  “我就是想问问,你刚刚说你的车子就一直跟在那辆车的后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的。”

  “嗯?”那人显然没想到纪卿会忽然这么问。

  “我……”那人支支吾吾的。

  “虽然这里的监控是坏的,不过别的监控还是可以调取的,我们一查就知道了你该不会是跟踪了她的车子吧。”

  “不是!”那人立刻否认,只是眼睛却一直在闪躲。

  “是么?那你是从什么路段跟上来的。”

  “我就是……”那人眼神闪烁得很明显,就是正常人都看出了不正常。

  石斌立刻上前,“你要知道隐瞒实情,若是妨碍了警方办案,你可是要负责的,而且你知道这车子中的人是谁么?你知道这里面出人命了?”石斌就是故意唬他罢了,不过这男人倒也是老实人,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其实就是……”那人一咬牙。

  “我是出租车司机,本来在酒店门口,就是那个金丽酒店,想要拉完最后的客人就回家的,有个小姐上车之后,就让我跟着这辆车子,所以……”

  “队长,简小姐今晚的饭局就是在金丽酒店。”警方已经调取了简絮萦今晚的行车路线。

  “那位小姐你还记得长什么样子么?”

  “挺漂亮的,穿了一身白色印花的裙子,只是她还拿着相机对着那辆车子中的小姐拍了几张照片来着,而且嘴巴里面总是说一些……我还以为打趣道是不是这位小姐抢了你的男朋友,她也没说什么,之后出了车祸人就没了。”

  纪卿脑海中瞬间想到了一个人,崔莹莹。

  而东方翎已经快步离开了现场,直接让人开了车子直奔崔家。

  “那你还能记得她具体的长相么?”

  “你们等一下。”纪卿立刻拿出手机给莫七打了电话,让他发崔莹莹的照片过来,莫七自然就找到了莫离,莫离也是为难啊,不过好在当初莫召南结婚的时候,是全程拍摄的,所以有许多的影视资料留存了下来,所以莫离很快就找到了崔莹莹的照片。

  当纪卿将照片拿给那个出租车司机看的时候,他立刻点头,“就是她,就是她!”

  石斌简直头疼,这怎么又扯到了崔家。

  不过一想到这崔莹莹和简絮萦之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这让石斌心下也已经了然了,估摸着就是为了感情呗。

  石斌立刻让人拿着照片去询问一下是否还有什么目击者,很快就有消息反馈回来,说是这女人居然说了什么活该之类的。

  “去找人将她带回警局。”石斌无奈挠挠头。

  纪卿此刻已经回到了莫七身边,“絮萦失踪了,还没找到人,不过这个事情也许和崔莹莹有关。”这就让莫七早做准备了。

  莫七点了点头,只觉得双腿旧疾隐隐作痛,纪卿伸手扶着莫七慢慢走上车。

  这刚刚回去,莫家的人基本上都没睡,就是莫老爷子都起来了,“到底是什么情况?”

  “絮萦的车子出了车祸,不过人不见了。”纪卿解释道,扶着莫七坐下,张叔立刻给莫七倒了一杯水,莫七的脸色很苍白,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

  “人不见了?”

  “估计是被人……”很大的可能性是被绑架了,纪卿也没点破。

  “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啊,居然明目张胆做这种事情!”莫老爷子拿着拐杖狠狠的砸了几下地面。

  纪卿欲言又止,只是乖乖坐在莫七身边。

  “爷爷。”莫七喝了口水。

  “嗯。”

  “如果牵扯到崔家……”

  “你说什么?”众人面面相觑,脸上都是诧异之色。

  “我是说如果牵扯到崔家的话,爷爷你会保崔家么?”莫七眼神认真的看着莫老爷子。

  “那也得看是什么事情啊,如果这个事情真的和他们有关,你让我怎么办,我这辈子虽然说不能保证没做过一件坏事,可是最起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种事情别找我掺和!”莫老爷子想到莫笑然心里更是憋闷无比。

  “爸,您先上楼休息吧,不早了,剩下的事情,我们会处理的。”莫其琛示意郑沁兰扶着莫老爷子上楼。

  “对啊爸,您早点休息吧,絮萦这孩子福大命大,肯定不会出什么事情的,我送您上楼。”郑沁兰扶着老爷子上楼。

  莫其琛这才一脸正色的看着莫七,“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絮萦的车子出车祸的时候,崔莹莹的车子就跟在后面,车祸之后她就失踪了。”纪卿开口。

  “她这孩子骄纵了一些,不过胆子也不至于这么大吧。”莫其琛叹了口气,“罢了,有消息你们再通知我。”这事儿让莫其琛也无法插手啊。

  “阿七,我们上楼吧。”纪卿刚刚起身,莫七忽然伸手抱住了纪卿的腰,“怎么了?”

  “别动,让我抱会儿!”莫七的脸贴在纪卿的腹部,双手死死地搂住纪卿的腰,车祸现场几乎将他拉回了五年前那场事故,难闻的汽油味,空气中弥漫着重金属的味道,这一切让莫七觉得格外不舒服。

  崔家

  崔莹莹回到家,高高兴兴的洗了澡,她反正没看见有人走出来,简絮萦死了才好,这样就没有人和人来抢翎哥哥了,都是她活该,凭什么在她面前那么耀武扬威的,都是她自找的。

  崔莹莹刚刚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门铃就响了,她哼着歌儿去开门,“翎哥哥?”

  “啊——”

  崔莹莹还没有反应过来,东方翎就上前一步,直接将她按在了墙上面,“砰——”崔莹莹的手胡乱挥舞着,直接打落了一旁的牛奶杯,玻璃碎片落了一地,白色的液体在地板上肆意流淌。

  “翎哥哥,你做什么,啊——”崔莹莹话音未落,东方翎的手就直接遏制住了她的脖子,崔莹莹直接被吓傻了。

  “你对絮萦做了什么?”

  “我……”崔莹莹顿时脸色一白,“我什么都没做啊。”

  “我要听实话!”东方翎眼神散发着寒意,尤其是那嘴唇,似乎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冰冷,那眼中的凌厉,深深刺痛了崔莹莹。

  “我说的就是实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额——”东方翎的手收紧。

  崔莹莹觉得东方翎的手指就掐在自己的喉管两侧,好像他只要微微用力,自己的喉咙就会被他直接掐断,一股寒意从她的尾椎骨出慢慢升起,她的双手下意识的按住了东方翎的手腕。

  “翎哥哥,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崔莹莹可怜兮兮的模样,此刻已经激不起东方翎的一点同情了,他的眸子森然。

  “你跟踪她的车子做什么,你还说这个事情和你没关系!”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哎呀!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啊!”听到动静的莫笑然立刻从房间出来,一看这架势着实被吓了一跳。

  “东方翎,你松开,你这是做什么,你松开!”莫笑然伸手去扯东方翎的手。

  “那好,手机给我!”东方翎知道自己也不能对崔莹莹做什么,也松开了手,崔莹莹身子无力,虚软的靠在墙壁上,冰凉的墙壁也没有她此刻的身体冷,她盯着东方翎,心里满是愤恨。

  崔莹莹没说话,东方翎已经瞥见了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立刻走过去,密码是他的生日,所以马上就解锁,而在照片中也看见了简絮萦的照片,他拿着手机过去,“告诉我,这是什么?”

  “我就是偷拍了她几张照片而已!”崔莹莹嘴硬。

  “偷拍?”东方翎挑眉。

  “她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她凭什么来和我争你,你们都结束了不是么?她凭什么还要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她凭什么啊!”崔莹莹喊着,“你自己看,她为了钱,都去和这种男人眉来眼去的,这种女人就是不要脸!”

  崔莹莹疾声厉色的大吼着,东方翎只是轻嘲的一笑,伸手翻看着照片,眸子慢慢收紧。

  “崔莹莹,别自作主张!”

  “我就是想要让你看清楚这个女人的真面目而已,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在乎她,她不是……”

  “啪!”东方翎一巴掌直接甩了过去!

  崔莹莹的声音陡然收住,她只觉得脸上面火辣辣辣的疼,她的头发散落在脸上,她伸手慢慢的将头发拨开,被打的侧脸立刻红肿起来,她伸手摸了摸脸,眼中噙满了泪水,“你为了她打我?”

  “东方翎,你在做什么,莹莹,你没事吧!”莫笑然就是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本来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凭什么不许我说她,东方翎,你是不是真的还喜欢她,那你去娶她啊,你再去挽回她啊,你去啊!你去——”崔莹莹大吼着。

  “崔莹莹,这话是你说的!”东方翎捏紧手机,扫了一眼房间!

  直接将手机从窗口扔了出去,“絮萦若是出事了,我饶不了你!”

  说完东方翎就直接举步离开。

  阿力一直站在门口,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东方翎,“大少爷,您这样和崔小姐撕破脸不好吧。”

  “我忍了她很久了,我承诺给她婚姻,却从未承诺给她爱情,是她太贪心了!”

  东方翎说着就大步走向电梯。

  “莹莹,别哭了。”莫笑然真是有些无措,她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劝慰的话。

  崔莹莹扶着墙壁慢慢起身,刚刚和东方翎对峙,几乎用光了她所有的力气,她只是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她的嘴巴就是蠕动一下都很疼。

  “莹莹,这样的男人就分手吧,反正你们就是订婚,也没有结婚,你何必……”

  “他是我的,是我的,我凭什么要放手,我绝对不会放手的!”崔莹莹冲着莫笑然大吼。

  那眼中有着一种异样的偏执!

  凭什么要她放手,她爱了东方翎这么多年,从小就喜欢,现在他是她崔莹莹的男人,凭什么要她放手,她绝对不放手,绝不!

  “莹莹!”莫笑然忽然心里闷闷的难受,“东方翎不适合你,你根本驾驭不了他,况且这东方翎对简絮萦明显是余情未了,你这是又何苦……”

  “当初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也赞同的么,你还说他是难得的好男人么?”

  “我……”莫笑然承认自己当时确实这么说了。

  “你当时还说我一定要比莫攸宁嫁得好,妈,你现在要我放弃,那我不就输给莫攸宁了么!”

  “我这……”

  崔莹莹虽然是莫家的外甥女,不过和莫攸宁这种正牌孙女比还是差了点的,莫笑然承认,自己就是不自觉的将两个人放在一起比较,而且总是想着自己的女儿一定要得到最好的,所以也算是自己的虚荣心作祟吧。

  “反正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绝不!”崔莹莹咬牙,眼底的神色坚定无比。

  “扣扣扣——”有人敲门,崔家的门没有关。

  两个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进来,“不好意思,这里是崔家么?崔莹莹是你吧!”

  “你们要做什么?”莫笑然立刻警戒起来。

  “出了一起车祸,有目击者称当时崔小姐在现场,我们想请崔小姐回去问一下情况,崔小姐,没问题吧。”

  警察都上门了,崔莹莹根本没有不走的道理。

  这一折腾,已经到了后半夜,莫笑然在警局外面等了足足一整夜,石斌这边快要忙疯了,这到处都是来问情况的。

  这就罢了,这唐家的人怎么也来了。

  唐熙的出现让本来就拥挤的办公室瞬间被塞满。

  “唐爷,您怎么过来了?”石斌对唐熙心中很是忌惮。

  唐熙斜靠在座椅上面,双脚搭在石斌的办公桌上,神色悠闲,“车祸里面失踪的人有一个是我的手下。”

  “啊?”石斌完全不知道,简直一脸懵逼。

  “马上把人找到。”

  “唐爷,我们已经在努力了,您别急!”

  “我不急,就是你们的办案速度我比较怀疑而已,有消息记得通知我。”

  “一定一定!”

  这怎么还扯到唐家了,这莫非简小姐和这位唐家小爷真的有点什么关系?

  莫家

  这一大早的,小元已经被拖起来进行晨练,今天是周末,小元已经和莫其琛约好了吃了早饭去钓鱼,只是他刚刚下楼,就看见莫小呆居然就站在莫笑然身边,这个老巫婆怎么过来了。

  “姑婆好!”小元虽然不喜欢莫笑然,可是这礼貌不能少了,总不能待会儿让某人抓了把柄恶人先告状吧。

  莫笑然只是带你了点头,局促不安的坐在沙发上。

  “莫小呆,快过来!”莫小呆汪汪两声,直接跑到小元身边,跟着小元就往外面走。

  刚刚出了门,小元就直接蹲下身子,板着一张脸看着莫小呆:“莫小呆同志,你这是活腻了么,那种老巫婆的身边,你去做什么,你就不怕被她毒死么?”小元还是觉得上次莫小呆流眼泪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所谓的“中毒”!

  “汪汪——”莫小呆叫唤两声。

  “反正我告诉你,她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离她远点,不然她就会把你剁成了肉馅做成肉包子!”

  似乎是听见了肉包子,这莫小呆本来呆萌的眼睛顿时一亮,小元无语,“蠢东西,走吧,跑步去!”小元说着给莫小呆挂上项圈。

  莫其琛已经出门晨练了,因为莫七昨晚整夜没睡,天色微亮才睡下,纪卿就自己先起床了,莫笑然估计也没想到居然在莫家见到的第一个能和她说上话的人是纪卿。

  “姑姑怎么一大早过来了。”

  莫笑然嘴角抽了抽,脸色青白得有些难看。

  “少夫人,早饭和报纸!”张叔笑着招呼纪卿坐下。

  “爷爷和爸妈呢?”

  “老爷子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和老战友出去逗鸟儿去了,大老爷去晨练了,大夫人一大早就去学校了,说是有学术研讨会。”

  纪卿点了点头,“姑姑,这么早过来,还没吃饭吧,一起吃饭吧。”

  “不用了,那个……”莫笑然轻轻咳嗽一声,“阿七人呢?”

  “昨晚他的腿疾发作,刚刚才睡下,姑姑不会是有事吧。”纪卿故意问道,这莫笑然一脸焦虑,整个人坐立难安,明显就是有急事,她越是这般,纪卿越是淡定,反正又不是自己的事情。

  “你不能去帮我喊一声阿七么?我这边有急事!”几分钟过后,莫笑然终于憋不住了。

  “姑姑这又是发生什么事了?上次不是……”说好了有事情不会轻易来麻烦莫家的么?

  纪卿这话让莫笑然脸色更加难看。

  “姑姑您别生气,不是我不帮你,阿七刚刚吃了安眠药,这刚刚睡下,最起码得中午才能醒,也不是我不帮您,您要是太急,和我说也行。”

  “找你有什么用。”莫笑然轻哼。

  纪卿耸了耸肩,低头翻阅今天的报纸,头版头条是新上任的书记出席了一块土地的奠基仪式,纪卿随后翻看着报纸,立刻看见了昨晚车祸的报道,里面用的是化名,不过最后还是说警方目前已经锁定了初步的嫌疑人。

  按照报道来看的话,警方锁定的人应该就是崔莹莹了吧,敢情崔莹莹被抓了?

  纪卿和莫笑然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等了片刻,莫笑然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的出了莫家。

  而不消片刻莫其琛和小元就回来了,“听说笑然刚刚回来了?”

  “嗯,估计是为了这事儿。”纪卿将报道递给了莫其琛。

  莫其琛大致浏览了一下,“这事儿你们少插手。”毕竟牵扯到了东方家。

  “我知道。”纪卿点了点头。

  “妈咪,我饿了!”小元立刻凑了上来。

  “你这一头汗的,去洗一下,待会儿在下楼吃饭,你几天出门要带小呆么?”

  “带啊,我都想好了!”小元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纪卿揉了揉小元的头发,看着小元上楼,才转过头,发现莫其琛一直盯着自己看,这纪卿顿时有些紧张,“那个……爸,您有事?”

  “你的假期没几天了吧。”

  “还有两天而已。”纪卿低头吃饭。

  “我让人把你调到这边的军区吧,还是你想留在维城那边?”

  纪卿不说话。

  “你对那边也有感情,毕竟你以前的战友都在那边,不过你在这边的话,可以随时回来,你在那边没人照顾你,虽然召南和其学都在,不过你毕竟和他们不一样,小元慢慢年纪也大了,孩子需要大人陪伴的时间也就是这个时间段,你就不想多陪陪他?”

  “爸,我明白。”

  “还是你有想过退役?”

  纪卿只是抿嘴一笑,放下手中的面包条,“爸,我已经提交了申请来京城这边的军区了,而且我的职务会慢慢转到文职,您放心。”

  “嗯。”莫其琛满意的点头。

  并非他大男子主义,他虽然是一个军区的首长,按照部队来说,自然是想要留住人才的,不过他对莫七亏欠太多,他也想自己儿子身边有个人能够多陪陪他,而不是像自己这样。

  警局

  石斌这边有些头疼,这崔莹莹虽然在现场,也说了一些不适当的言论,她也有作案的动机,不过这些都不能成为直接的证据啊。

  最主要的是,崔莹莹的手机从十几层楼被扔了下去,四分五裂,照片的还原都出了问题,这石斌就是想要多关押她一点时间都没办法,而崔航已经急匆匆的从外地赶了回来,已经给她办理了保释手续,所以他们只能放人。

  莫笑然一见到崔莹莹,急得眼泪往下掉,“莹莹,那群人没有为难你吧,你怎么样啊!”

  崔莹莹这次也是被吓傻了,她还是第一次来警局,有些呆愣,更是惹得崔氏夫妇心疼不已。

  “好了,别说了,先上车吧。”

  “听说简小姐的失踪和崔小姐有关,是不是真的,麻烦你们解释一下可以么?”不知道从哪里冲过来一群记者,崔航立刻护住了被吓得花容失色的女儿。

  “是不是因为您和东方大少爷闹了不愉快,所以你才找简小姐泄愤呢,崔小姐,您能不能和我们说一下,简小姐的失踪是不是您做的啊,您是不是为情杀人啊。”

  “是啊崔小姐,听说您和东方少爷感情不和,这是真的么?在简小姐生日宴上您推她下水的事情是真的么?你们真的有这么大仇恨么?”

  ……

  崔莹莹此刻完全是惊弓之鸟,这警局的审讯室可不是谁都待得下去的,她此刻紧紧的扯住崔航的衣服。

  崔航轻轻咳嗽一声,“麻烦各位给我们让一条路,我女儿绝对清白,你们这种无端的猜测已经对我们造成了严重的伤害,而且你们的那些不实报道我已经看过了,我保留追究你们法律的权利,麻烦你们让一下,警局门口,你们也不想知法犯法不是?”

  崔航这话一出,众人这才让了一条路,崔航立刻护着崔莹莹上车,莫笑然紧随其后,一家三口在众人的目光中慢慢离开。

  而此刻人群中有人拿着电话,看着崔家的车子离开,“崔莹莹已经离开警局了。”

  “跟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那么一点轻佻和揶揄,似乎还带着一丝愉悦。

  倒是此刻的东方翎被东方老爷子骂了个狗血淋头。

  “你难道不知道现在东方家是什么情况么,你现在居然还搞出这种事情,你和简絮萦已经是过去式了,你明白么!”东方老爷子怒不可遏。

  东方翎只是站在书房中间,一言不发,东方弈则是伸手摸了摸鼻子,坐在一边,也不敢贸然开口。

  “崔莹莹没有胆子做这种事情,你自己不明白么,你还去崔家做什么,崔航刚刚打电话过来了,你这昨晚到底去干了什么。”

  “销毁证据。”东方翎声音冷清。

  “你说什么。”

  “崔莹莹跟踪简絮萦,手机里有证据,光是凭借这个,石斌就能将她抓捕,要不是我将手机弄坏了,崔航以后他能这么简单的将崔莹莹带回来么?”

  东方老爷子轻哼一声,“你也不应该用那么偏激的方法啊!听说你差点将她掐死!”

  “不然用什么办法,我直接和她说明?崔莹莹被警方一问,必然露馅,到时候扯到了东方家,又会不可收拾。”

  “那简絮萦的事情,到底是谁做的?”

  东方翎摇头,他确实是一无所知。

  “你以后做事别那么偏激,你打个电话去和崔航解释一下,东方家现在腹背受敌,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好!”东方老爷子坐在椅子上,“你做事我一向放心,你千万别让我失望。”

  “我明白。”东方翎说着弯腰将地上面文件捡起来,放在了桌子上,“爷爷,若是没事的话,我就想出去了。”

  “嗯。”

  “那我也先出去了。”东方弈跟着东方翎出去。

  “大哥,你确实是想要掐死崔莹莹的吧。”东方弈的手搭在东方翎的肩上。

  “放下去。”东方翎语气冰冷。

  “放就放呗,这么凶做什么。”东方弈轻嘲,只是他心下对东方翎的冷静自持还是有了新的想法,自己心爱的女人生死未卜,他居然还能想到手机的事情,想到东方家。

  若是放在自己的身上面,估计直接冲过去就把崔莹莹掐死了,她要是被警方抓了那才是正好呢,活该不是?

  不过崔莹莹毕竟和东方家绑在一起,一损俱损。

  甚至是东方弈忽然觉得东方翎真的像个机器,冰冷得不近人情,这种事情居然还能想到销毁证据,东方弈不得不说,他真的冷酷得有些可怕。

  莫家

  莫其琛和小元刚刚出去,莫擎苍居然回来了,也是听说了简絮萦的事情,回来问问情况,和纪卿聊了几句,他伸手指了指楼上:“还在睡?”

  “嗯,我在他的水里放了一点安眠药,不然他总是睡不着,有点心疼。”莫七整宿抱着自己,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让纪卿觉得莫七就像个迷路的孩子,心疼得难受。

  莫擎苍那清冷的眸子,盯着楼上看了半晌,“你和阿七什么时候认识的?”

  “五年前。”

  “五年前?”莫擎苍挑眉,眼中掠过一抹诧异的神色。

  “嗯,在维城,怎么了?”

  “你确定?”

  “是啊,怎么这么问?”

  “其实阿七当年出车祸的车子,是我在开的。”莫擎苍靠在沙发上,想到了五年前的车祸,他忽然觉得有些头疼,他闭上眼睛,那车子碰撞摩擦,还有鲜血汽油金属残片,一幕幕的从莫擎苍的眼前滑过,让他不自觉的紧蹙眉头。

  “你们在一起?”纪卿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事情,车祸的事情最近被频繁提起,纪卿固然好奇,只是莫七对其却是讳莫如深。

  “嗯,阿七要去机场,我当时正好在家,就说送他过去。”莫擎苍叹了口气。

  “然后呢。”

  “中途出了车祸,阿七把我推开了,他的身子被卡在了副驾驶位,双腿……”莫擎苍语气一颤,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纪卿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纪卿,你不明白!”莫擎苍忽然极其认真的看着纪卿,“纪卿,你这辈子都不能辜负阿七,你不知道他为你做了什么?”

  “嗯,我知道,我会好好对他的。”

  “你不知道!”莫擎苍伸手扯住纪卿的胳膊。“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你是指什么?”

  “当年莫七根本就是……”

  “莫擎苍!”莫七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

  “你怎么醒了?”纪卿直接起身,走过去。

  “安眠药对我没多大用处。”莫七嘴唇有些发白,冲着纪卿伸了伸手,纪卿快步上楼,就被莫七一把抱住了,“怎么了?”

  “卿卿,我梦到你了。”

  “我说什么呢。”纪卿无奈。

  “梦到你离开我了。”

  “胡说什么呢,我这不是好好的在这里么?饿了么?下楼吃饭吧。”

  莫擎苍和纪卿对视一眼,却被莫七了冷硬的目光给逼的直接上了楼。

  “你想知道什么,可以直接问我。”莫七轻哼。

  “我没什么想知道的,先吃饭。”

  莫七点了点头,莫擎苍扭头看了一眼餐桌上的两个人!

  纪卿,当年莫七去机场买的机票是飞往维城的。

  ------题外话------

  啦啦啦,作业写完的感觉好爽,浑身都神清气爽,哈哈……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