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87 家宴,所谓外人内人






      京城军区

  “纪少校,这里就是您的办公室了。”纪卿没想到,报道的第一天,接待自己的居然就是熟人。

  上次码头负责侦讯指挥的男人,三十多岁,留着两撇小胡子,显得有些滑稽可笑,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不过那双眼睛却显得异常的精明干练,眼睛不大,微微眯着,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直在打量你一般。

  “麻烦宋队长了。”纪卿调到这边,京城军区这边藏龙卧虎的,纪卿自然就要在别人手下工作了,宋霖则是纪卿的顶头上司。

  “你叫我宋霖就成,或者叫老宋,都可以,你叫我宋队长,我还真是愧不敢当。”队伍中来了一个技术过硬的人,宋霖自然是十分高兴,那两撇小胡子都一翘一翘的,倒是显得有些可爱。

  “还是叫宋队长吧,对了,上次的任务过后,不知道其他人的情况如何?听说都伤得不轻。”

  “嗯,尤其是那个吴伊丽,就是上次那个和你……那个的女的,伤得比较厉害,一条腿骨折了,幸好没伤到手,不然估计就要直接退役了。”宋霖笑了笑,“这间办公室是你自己一个人的,我的办公室就在你的隔壁,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来找我。”

  “麻烦了。”办公室不大,不过纪卿已经很满意了,纪卿本来都做好了和多人共用一件办公室的打算。

  “这么客气做什么,纪少校待会儿有安排么?”宋霖乐呵呵的,这人不出任务的时候,怎么有点傻的样子。

  难道说IT男都是有点呆傻的么?

  “宋队长,你别叫我纪少校,叫我纪卿就可以了,您待会儿有安排么?”纪卿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今天就是过来报道,并没有别的事情。

  “不是,你不是刚刚来么?所以我们组的几个人就想着一块出去吃顿饭,也好彼此熟悉一下。”

  “不好意思哈,我家中有点事情,要早点回去。”

  “那我们改天再约。”

  “嗯嗯。”纪卿拿起手边的公文包就准备往外面走,忽然就有人敲门,苏瑾行直接推门进来。

  “宋中校也在啊。”

  “苏检察长?”宋霖对苏瑾行的印象只有一个,就是洁癖厉害。

  这苏瑾行一行人刚刚到军区,部队中在食堂安排了伙食,当做给他们接风,这家伙倒好,到食堂愣是把桌椅板凳擦了一遍,弄得他们这些大老粗看得那是一愣一愣的啊。

  这一顿饭下来,谁的面前不是杯盘狼藉的啊,这家伙倒好,面前那叫一个干净啊,就是用过的碗都干净得不像话。

  “您有事?”宋霖是我手不敢和他握的,免得被嫌弃。

  “我找纪少校有点事。”苏瑾行冲着纪卿一笑,“嫂子准备回去?”莫七比苏瑾行大了一两个月,苏瑾行自然就叫纪卿嫂子了。

  “正打算回去,有事?”在部队,纪卿的脸上永远都挂着公式化的冷漠,就像是挂了一副牌子,上面明确写着:生人勿进!

  “嗯,出去说吧。”

  纪卿和宋霖道别就往外面边走,纪卿办公室外面就是技术部的公用办公室了,这苏瑾行在部队也是一号人物啊,毕竟谁都不想被检察组的人盯上,这些人每天都盯着他们,就像是在找茬一样,所以大家对他们都是唯恐避之不及。

  “头儿,这纪少校和苏检察长是什么关系啊,两个人好亲密啊!”

  “就是啊,这苏检察长刚刚调来,和谁都不太亲近啊。”毕竟是是负责检查督查的工作,苏瑾行工作都是需要避嫌的。

  “对啊对啊,刚刚苏检察长还帮纪少校那公文包,那两个人不会是……”

  “去去去,你们都在胡扯些什么啊,纪少校的丈夫和苏检察长貌似是熟识,你们可别胡说了,被他听了去,我都救不了你们!”宋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两撇小胡子,这纪卿到了自己的部门,到底是好是坏啊。

  纪卿的身份毕竟特殊,这是莫首长的儿媳妇儿啊,自己这到底该如何对待她呢。

  军中女的本来就很少,这纪卿长得又清姝温婉,这一出现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加上身边走的这位可是现在炙手可热的苏瑾行,回头率那叫一个高啊。

  “怎么来找我了?有事?”

  “明天不是莫爷爷的生日么。”苏瑾行举手投足都带着大家风范,十分的绅士,同时也有着世家公子哥儿的一些倨傲。

  “嗯。”

  “我也准备了一些礼物,和苏家的礼物一起,待会儿要麻烦你走我们家一趟了。”

  “你自己送过去不是很好么?”纪卿不解。

  “最近有个案子有点忙,抽不开身,待会儿去市里也是要去警察局走一趟,我这一去,莫爷爷估计要留我吃饭了,老爷子太热情了,实在吃不消。估计拉着我又得问一下我爷爷的情况,这一弄,估计我天黑之前都别想离开了。”

  纪卿点了点头,爷爷这几天也是高兴,这事儿还真的做得出来。

  “那成,我待会儿帮你跑一趟。”纪卿看了看手表。

  “有急事?”

  “十一点的时候要去机场接个人。”

  “那赶紧走吧。”

  “小心!”忽然传来一声大吼。

  纪卿和苏瑾行同时回头,一颗篮球居然直接朝着纪卿砸过来,速度很快,纪卿刚刚准备侧身躲开,没想到苏瑾行居然伸手扯住了自己的胳膊。

  纪卿整个人趔趔趄趄的栽到了苏瑾行的胸口,撞得鼻子酸痛。

  “苏检察长,对不起,对不起!”立刻有四五个人跑过来。

  “没看见这里有人么!”苏瑾行有些恼怒。

  “不好意思,那个……她没事吧。”

  纪卿连忙摆手,伸手揉了揉鼻子,“你们下次小心一点。”

  “嗯嗯!”

  “这么清闲,不如绕着操场跑十圈?”苏瑾行脸色有些难看。

  “我们立刻就去!”说着一群人拿着篮球就往操场狂奔而去,生怕苏瑾行反悔一样。

  苏瑾行低头看了看纪卿,纪卿这鼻子正好撞到了苏瑾行面前那铜制的纽扣上,疼得要死,眼泪都被撞出来了。

  “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纪卿深吸一口气,将眼泪硬生生的逼了回去,纪卿泪眼朦胧,秀气的鼻子微红,那细瓷般的皮肤在太阳下散发着柔和的光,相比较以前的冷漠,此刻的纪卿很有人气儿。

  “你力气挺大的啊。”纪卿伸手揉着鼻子,“疼死了。”

  “不好意思,刚刚太急了,你这若是在我这边出事,阿七绝对饶不了我。”苏瑾行眼睛的余光一直打量着纪卿,纪卿一边揉鼻子,小脸簇成一团,苏瑾行脸上忽然就掠过一抹化不开的笑容。

  “其实我自己可以躲开,还是谢谢你了。”纪卿倒是没察觉到苏瑾行眼中的异样。

  纪卿真是庆幸自己今天开的是越野车,后面宽敞一些,不然还真是装不下苏家的这些礼物。

  “我说你这是准备将你们家搬空么?”纪卿双手掐腰站在车边。

  “以前在沪上,不经常走动,正巧碰上莫爷爷的生日,所以家中就多准备了一些,对了,这里面还有给你和阿七准备的新婚礼物。”

  “我们孩子都那么大了,还什么新婚礼物啊。”

  “现在补上了,免得以后我结婚阿七这家伙,不随礼。”

  纪卿点了点头,随即开车离去。

  苏瑾行目送着纪卿的车子离开,他的手默默收紧,纪卿撞入她怀中的瞬间,他清晰地闻到了纪卿身上面那清爽干净的味道,有一些中药的味道,还有一点奶味,很好闻,苏瑾行一想到纪卿揉鼻子的模样,又是低头一笑。

  等到他反应过来,纪卿的车子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苏瑾行,你在想什么啊,那是莫七的老婆,你脑子是秀逗了吧。

  纪卿拖着行李刚刚到机场,就看见了莫七和小元,这两个人十分显眼,尤其是这一身亲子装,纪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军装,顿时有些不乐意了。

  “妈咪,你快点过来,飞机都到了。”小元冲着纪卿使劲招手。

  纪卿大步走过去,却被莫七一把楼入了怀中,对准纪卿的嘴唇就轻啄一口,“鼻子怎么有点红?”

  “这么明显?”纪卿揉了揉鼻子,“不小心撞到了。”

  “这么不小心。”莫七搂紧纪卿的腰肢,“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让你出去工作啊。”

  “别闹,待会儿沈姐姐和召南该出来了。”纪卿看了看出口,“飞机到了么?”

  “显示是到了,估计马上就出来了。”

  “妈咪,我也要亲亲。”小元伸手扯了扯纪卿的衣服。

  “你要亲亲?”莫七直接将小元一把抱起来,亲一口他的小脸,“这样可以了吧。”

  “我要妈咪,不要你。”小元的脸上明显有些嫌弃。

  “哎呦,你这是嫌弃我了?”莫七挑眉。

  “难道还不够明显么?人家都说要和擎苍叔叔一起来的,你干嘛跟来了?”小元算是看清楚了,这莫七自从腿好了之后,就变着法儿的剥夺自己作为儿子应有的权利。

  “哎呦,你这么粘着他?以后干脆跟着他去俱乐部过好了。”

  “才不!”

  莫擎苍绝对会虐待他的。

  这父子两个人斗嘴的功夫,沈筠和莫召南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婶婶,婶婶——”小元立刻招手。

  莫召南一身黑色的酷帅装扮,手中提着许多东西,沈筠则是背了个小挎包,一身浅蓝色的连体长裙,头发柔和的披散着,整个人似乎比结婚的时候更瘦了一些。

  “卿卿。”沈筠步履均匀,脸上的笑容随和而又大方,孕妇十足。

  而跟在他后面的莫召南似乎被彻底无视了,已经直接沦为沈筠的跟班。

  纪卿连忙过去,两个人拥抱了一下,“怎么样?累么?”

  “还好,在飞机上睡了一觉,现在精神不错。阿七,小元!”

  “婶婶,妹妹呢!”小元一脸的天真无邪。

  “在肚子里面哦。”沈筠摸了摸肚子,她的肚子还有显怀,只是衣着宽松一些,小元睁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沈筠的肚子,“妹妹真的在里面?”

  “是啊,不过也有可能是个弟弟哦,小元不喜欢弟弟么?”沈筠揉了揉小元的头发,或许是怀孕的关于,沈筠现在看到孩子,那叫一个母爱泛滥啊。

  “婶婶,弟弟会和召南叔叔一样笨的!”

  “我擦嘞,莫七,你儿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和我一样笨?”莫召南立刻不干了,莫离已经带人将莫召南的行礼搬上了车子。

  “你怎么还和小孩子一般见识。”沈筠瞪了莫召南一眼。

  莫召南立刻偃旗息鼓了,医生说了,必须要让孕妇保持心情舒畅,莫召南只能忍了。

  “我们家小元就喜欢说真话,你有意见么?”莫七牵着小元就往外面走,“车子都备好了,赶紧上车吧,爷爷还在家等着呢。”

  沈筠点了点头,扭头看了一眼莫召南,莫召南立刻屁颠儿屁颠儿的跟了上去,惹得纪卿笑到不行,这莫召南居然也有今天。

  莫召南和沈筠刚刚到家,果不其然,莫召南就被郑沁兰给批评了。

  “召南,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小筠比结婚的时候还瘦了,你是不是没照顾好她啊,军区没事的话,你就该多回家陪陪媳妇儿!你看小筠瘦的。”郑沁兰拉着沈筠就到沙发上坐下。

  莫七一家三口,自然也是自己做自己的事情,莫召南一时间就被冷漠了,话说这是他的家不是?怎么弄得自己像个外人了。

  “大伯母,不是的,我最近孕吐的厉害,所以有点吃不下,就瘦了一点,和召南没关系!”

  “对啊,她是自己吃不下!”莫召南这个没脑子的居然还在一边附和。

  惹得郑沁兰更加不满,“你还有理了?”

  “大哥,你闭嘴就好了,嫂子,辛苦啦!”莫攸宁直接一屁股挤到沈筠身边,倒是将门一下子挤开了。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觉得自己被排斥了。

  “都这样的,我生阿七的时候,孕吐得也厉害,卿卿,你呢?”郑沁兰扭头看向纪卿。

  “我还好,基本上没有孕吐。”

  “对了,叶酸吃了么?还有一些维生素之类的……”郑沁兰噼里啪啦的问了一大堆。

  “嗯,我妈都有准备。”沈筠笑了笑,忽然被围住,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莫家显然是把她当成了国宝级别的人物了。

  “我好歹也是孩子的父亲啊,你们好歹也关心一下我啊。”莫召南叹了口气。

  “对了。”郑沁兰一拍脑袋,“厨房我给小筠顿了汤,召南,你去看看汤好了没!”

  莫召南嘴角抽了抽,在众人揶揄的目光中朝着厨房走去。

  莫老爷子从楼上下来,自然对沈筠又是一番嘘寒问暖。

  莫其学夫妇要等到明天才能回来,莫其琛和莫擎苍前后脚回来,这一家人基本上都集中在了客厅中。

  郑沁兰和莫攸宁分坐在沈筠两侧,莫攸宁这手还放在沈筠的肚子上面,这让沈筠有些哭笑不得,“攸宁,孩子还小,现在都没有感觉的。”

  “没事,我就是想摸摸,嫂子,你别这样嘛!”莫攸宁冲着沈筠挤眉弄眼。

  “行了,你摸呗。”对这个小姑子,沈筠是很纵容的,毕竟自己没有妹妹,莫攸宁性子又讨喜。

  “我擦,莫攸宁,你可给我小心点,这里面是我儿子。”莫召南看着莫攸宁笑得贼兮兮的,这心里怪不舒服的。

  “大哥,就是摸摸而已,你那是什么表情。”莫攸宁还故意又摸了两下,沈筠简直哭笑不得。

  “不对,里面是妹妹,才不是弟弟!”小元朝着沈筠跑过去,直接整个人都贴在了沈筠身上面,“这里面是我的妹妹。”

  “莫元,那是我儿子,不是你妹妹。”莫召南一心想要个儿子,很多人说,侄女像姑姑多一些,他可不想生个和莫攸宁一样野的丫头。

  “就是我妹妹,哼!”小元轻哼。“婶婶,我也想摸摸。”

  “好。”沈筠拉住小元肉呼呼的小手,带着到了自己的腹部,这肚子还是瘪的呢,这孩子这么认真,沈筠只是闷头一笑。

  再抬头的时候,忽然发现莫家的几个男人都是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肚子,几个人注意到沈筠的视线,才别过头。

  沈筠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这些人该不会都想摸摸吧。

  莫家是很久没有新生命诞生了,自然都很期待。

  沈筠基本上都是被莫家几个女人围起来的,而且她还是怀孕初期,不用那么小心翼翼,这弄得沈筠都觉得自己快要成大熊猫了。

  直到睡觉了,莫召南才终于抱到了自己的老婆。

  “小筠,我觉得自己被抛弃了,这有了儿子这群人就不搭理我了。”莫召南搂着沈筠,那叫一个委屈。

  “你儿子还没出生呢,你就吃醋了?”

  “不是的,当然不会,我就是觉得我的地位岌岌可危罢了。”

  “你在家有什么地位?”沈筠这话让莫召南大受打击,背过身子,一脸不高兴。

  沈筠从后面搂住莫召南的腰,“召南,睡吧,反正……”

  “我爱你。”

  莫召南老脸一红,暗自窃喜。

  说到底那些都是虚的,那些人又不陪自己过一辈子,老婆爱自己最重要了,莫召南翻身将沈筠搂入怀中,这身子马上就有反应了,弄得沈筠脸一红。

  “你这……”

  “我这……”莫召南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小筠,你别管我了,我去冲个冷水澡。”莫召南可是记得医生的叮嘱,这前三个月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行房事的。

  “入秋了,洗澡太冷了。”沈筠抱紧莫召南的腰。

  “可我这……”不好受啊。

  “我帮你!”沈筠冲着莫召南一笑,莫召南又一次老脸一红。

  第二天

  莫其学夫妇是坐到早班机回来,见到沈筠,周仪自然是合不拢嘴,还专门买了金镶玉的小挂坠,拉着沈筠就说了许多的注意事项。

  “小筠啊,女人第一胎很重要,你一定要多注意,医院那边工作很繁琐,你就和医院请个假,在家好好养胎。”周仪握住沈筠的手就不撒开了。

  “我妈已经给我请假了,这段时间都是住在我妈那里,您放心。”

  “既然都请假了,不如就在这边住下吧,我也不和你爸随军了,就在家照顾你!”周仪这话说完,沈筠看了一眼自己的公公,发现莫其学的脸色果然变得有些难看。

  莫其学自从自己要有孙子之后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只是这有了孙子不能剥夺自己的福利啊,妻子不随军了,要在家照顾儿媳妇儿!

  好吧,他完全没有异议,他是不能有异议。

  “对啊,小筠,你就在这边住下,我和你婆婆两个人都在家,也方便,你也不能总是住在你母亲那里啊,毕竟你是我们莫家的人。”郑沁兰立刻附和道。

  “就是,这人多,都能照顾你,也很方便,就在这边住下吧。”

  沈筠看了一眼莫召南。

  莫召南倒是举双手赞成,“这个提议好,小筠,你在家我也放心,我一放假就会立刻回来的,你放心。”

  “那就这么定了。”周仪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莫擎苍此刻已经走了进来,晏婉兮挽着他的手,一身粉嫩的小洋装,头发上面还别了一个水晶的浅粉色水晶蝴蝶结,整个人显得愈发娇美灵动。

  “婉兮来了啊,赶紧过来坐。”莫家的人都集中在客厅。

  “莫爷爷好,莫伯父好,伯母好,还有小筠嫂子好,恭喜嫂子,我都听擎苍哥哥说了。”

  “谢谢。”沈筠脸上带着一抹绯红,这几天总是受到别人的祝福,不过沈筠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莫爷爷,这是我送您的礼物,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前段时间哥哥拍卖回来的一幅山水画,我就拿过来借花献佛了。”晏家出手的东西,又怎么会是不值钱的东西。

  “你过来就成,礼物真的不需要,坐吧,擎苍,你别怠慢了婉兮。”

  莫擎苍点了点头,搂着晏婉兮就坐到了一边,晏婉兮的虽然画了淡妆,抹了薄薄的一层腮红,可还是掩饰不住有些苍白。

  纪卿想到就是简絮萦的生日上面,晏婉兮也没出现,之后简絮萦出事,晏婉兮也没出现,按照她们的交情不应该啊。

  “婉兮最近身子不好么?脸色有些不好看。”纪卿还没有问出口,周仪就首先开口了。

  “可能是天气变得有些快,最近有点不舒服而已。”晏婉兮轻轻一笑,那笑容极淡。

  “擎苍,你怎么做男朋友的,都没有听你说起过。”周仪有些嗔怪的看着莫擎苍。

  莫擎苍不说话,倒是拉着晏婉兮就往楼上走,“我和婉兮先上楼。”

  “这两个孩子,去楼上做什么!”周仪无奈一笑。

  “你也是,孩子们也要有自己的空间啊,谁爱和我们这些人待在一起啊!”郑沁兰笑了笑。

  莫擎苍拉着晏婉兮刚刚到了自己的房间,“你生病都不和我说?”

  “就是觉得是小感冒之类的,就没和你说。我也是不想让你担心。”晏婉兮垂着脑袋,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你生气了?”

  “我是你男朋友不是?”

  “嗯。”晏婉兮忽然伸手搂住莫擎苍的脖子,“擎苍哥哥,我身体从小就不好。”

  “我知道。”莫擎苍忽然觉得今天的晏婉兮有些奇怪,这平时总是笑眯眯,今天怎么有些多愁善感了,他伸手轻轻拍了拍莫擎苍的后背,“怎么了?”

  “你会不会嫌弃我?”

  “你在胡说什么。”莫擎苍眉头一紧。

  “我就是觉得自己是个药罐子,从小就总是连累哥哥,哥哥每天忙着公司的事情,还得照顾我,我心里难受,擎苍哥哥,我以后若是一直这样,你是不是会嫌弃我?”

  不敢通知莫擎苍,说到底,晏婉兮也是知道莫擎苍是那种不喜欢麻烦的人,而她的身体……

  最近总是频繁的生病,医生说没什么,就说是换季的缘故,让她多多注意身体,可是晏婉兮心里总是不踏实。

  莫擎苍将晏婉兮打横抱了起来,直接坐到床边,晏婉兮就坐在莫擎苍的腿上面,垂着脑袋,整个人显得没有生气。

  “抬头看着我。”

  晏婉兮乖乖抬头,莫擎苍低头稳住晏婉兮苍白的嘴唇。

  并为深入,只是停留在唇边,晏婉兮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莫擎苍那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脸上面,他那张俊美异常的脸放大在眼前,让她的心跳陡然加快。晏婉兮眨了眨眼睛,扇子一般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灵动的眼睛带着一丝茫然,同时有一丝欣喜。

  莫擎苍张嘴啃咬着晏婉兮的小嘴,“你确实是个麻烦。”

  “嗯!”晏婉兮这边被吻得意乱情迷,忽然听到这话,这心里一紧,忽然举得鼻子一阵酸涩,这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

  莫擎苍离开晏婉兮的嘴唇,两个人额头相抵,晏婉兮的眼泪从眼角滑落,她的双手仍旧死死地攥住莫擎苍的衣服,有些颤抖,“擎苍哥哥,你觉得我是麻烦么?”

  “从你回国开始就一直缠着我,从俱乐部到海城,明知道我没法照顾你,你还要跟着,你说你是不是很麻烦!”莫擎苍声音压低,他伸手捧住晏婉兮的小脸,“委屈了?”

  “不用你管!”晏婉兮想要挣脱莫擎苍的手,可是莫擎苍却并不打算让他挣脱。

  “你知道我这辈子最讨厌麻烦的事情,而你……”莫擎苍这话没说完,晏婉兮就控诉一般的抬头看着他,那可怜兮兮的眸子,眼睛通红,明显委屈到不行了,莫擎苍心疼得紧,伸手安抚着晏婉兮的后背。

  “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是个麻烦。”

  “你是个麻烦。”

  “你……”晏婉兮没想到莫擎苍居然会这么直接。

  “我这辈子讨厌任何麻烦的事情,除却你。”莫擎苍低头吻住晏婉兮的眼睛,晏婉兮眼睛忍不住的颤抖,莫擎苍尝到了咸涩的眼泪味道,“乖,别哭,从小就爱哭,这么大了还爱哭,你这样下去,他们肯定以为我欺负你了。”

  “你本来就是欺负我了,你嫌弃我!”晏婉兮伸手捶打莫擎苍的胸口。

  莫擎苍将某个小姑娘搂进怀中,“你生病了都不告诉我,怕麻烦我?那我这个男朋友不是用来麻烦的么?”

  “也怕你忙啊!”晏婉兮委屈得很。

  “电话都是开机的,想找我直接打电话,爱哭鬼!”

  “你才爱哭,都是你闹得,你还敢说!”晏婉兮轻哼。

  “是我闹得成了吧!”

  “本来就是嘛。”

  “那……”莫擎苍伸手捏住晏婉兮的小脸,这小姑娘最近怎么下巴都都瘦出来了,晏婉兮本来脸上稍微有些婴儿肥,这怎么尖下巴都要出来了,晏司慕是怎么照顾她的啊。

  “什么?”晏婉兮红着眼睛。

  就算是她刚刚生气,那双手都还是死死攥着自己的衣服,这丫头还真是心口不一,嘴硬得很。

  “要不要继续接吻。”

  晏婉兮小脸一红,点了点头,闭着眼睛,扬起小脸。

  “哭得和小兔子一样。”莫擎苍吻了吻晏婉兮的眼睛,才慢慢下移吻住了那有些苍白的嘴唇。

  莫擎苍和晏婉兮下楼的时候,晏司慕和莫攸宁已经到了,“哥。”

  “你这眼睛是怎么回事!”晏司慕立刻一脸戒备的看着莫擎苍,莫擎苍就知道会这样。

  “刚刚有个虫子进眼睛了,我就使劲揉了揉!”晏婉兮伸手抱住莫擎苍的胳膊,生怕晏司慕对莫擎苍不客气一般。

  莫攸宁倒是一乐,“应该有两只虫子吧,不然怎么两只眼睛都肿肿的,还有啊,或许还有个蚊子。”

  “把婉兮姐姐的嘴巴都叮肿了!”小元举手回答。

  “小元太聪明了,姑姑亲一个!”莫攸宁立刻抱着小元就猛嘬两口。

  晏婉兮小脸通红,连忙躲进莫擎苍的怀中。

  一家人和乐融融,有了莫攸宁和小元在,气氛倒是一点都不会冷掉。

  直到快到饭点,张叔才急匆匆的进来:“老爷,笑然小姐和姑爷带着表小姐回来了。”

  莫老爷子喝着茶的姿势顿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既然来了,就让他们进来吧。”

  小元立刻躲进了纪卿的怀中,沈筠见气氛瞬间僵掉,伸手戳了戳纪卿的胳膊,“怎么回事啊?”

  沈筠当时和莫笑然一家人就是打了个照面,之后就匆忙回了维城,倒是不了解,怎么这气氛就变成这样了。

  “奇葩。”纪卿就给出了两个字。

  沈筠努努嘴,“难怪了。”

  “婶婶,你待会儿一定要小心那个老巫婆,她很可怕的,还想害我们家小呆。”

  “你们家小呆?”沈筠一笑。

  “他养的狗狗,这狗会乱跑,而且有狗毛,怕你过敏什么的,现在都养在后院。”纪卿解释道。

  “难怪昨晚听着狗叫,原来是你养的啊。”

  说话间,崔家一家人已经到了,本来以为就是莫家一家人,没想到晏家的人也在,这让崔家人很是尴尬。

  这崔莹莹被晏氏国际辞退不久啊,这对晏司慕心里面还是有些嫉恨的,连带着对晏婉兮都是怨怼不已。

  “外公,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这是我们一家送您的礼物,希望您会喜欢!”崔莹莹笑着上前,送上礼物。

  高管家立刻伸手接过,莫老爷子点了点头,“嗯,有心了。”

  再也没有多余的话,莫笑然显得有些尴尬,还是莫其学招呼他们一家坐下,“待会儿就吃饭了,难得我们一家人聚齐了。”

  “二哥,好久不见了。”相比较莫其琛,莫其学自然就好相处一些。

  “对了,听说你和二嫂要抱孙子了,真是恭喜啊。今天还真是双喜临门呢。”

  这一家人也是说着笑着,只是气氛显然有些怪异了。

  而到了饭桌上,这座位安排更是有些尴尬。

  莫老爷子身边自然是分坐着莫其琛和莫其学两家,莫擎苍的身边晏婉兮,偏生这崔莹莹就坐在晏婉兮身边,两个人心里都有疙瘩,坐在一起自然就显得有些不自然了。

  “外公,我经常在外面,也没有机会好好孝敬您,这杯酒先敬您,祝您生日快乐,福泽绵长。”

  “好好好,坐吧坐吧,喝茶就好,女孩子家,少喝酒比较好。”

  崔莹莹这酒到了嘴边,还是硬生生的放下了。

  接下来莫七这一辈开始敬酒,本来都是很正常的,只是到了晏婉兮这边,这崔莹莹顿时有些心里不平衡了。

  晏婉兮是和莫擎苍一起的。

  “莫爷爷,吉利话都被哥哥嫂子们说完了,我就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也希望来年您能再抱几个曾孙子。”一听抱曾孙子,莫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

  莫擎苍这个冷面煞神,只是憋了一个“生日快乐”!

  “你也学学婉兮,小嘴儿多甜,乖,多吃点菜,看你瘦的,你这孩子从小就乖巧,这以后擎苍小子若是欺负你了,你就和爷爷说,我肯定饶不了他……”莫老爷子忽然一下子说了许多的话。

  这对比敲打崔莹莹的一番话,这亲疏分明啊。

  而到了晏司慕和莫攸宁这边,更是如此,莫老爷子这口气,完全就是将这晏家兄妹当成了自家人。

  崔莹莹心下恼怒,自己今天还是专门打扮过来的,礼物也是精挑细选的,可是这莫家人对自己爱搭不理就算了,就是前段时间被绑架,他们也只是简单问候了几句,这让崔莹莹心里觉得落差很大。

  这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晏婉兮算个什么东西,明明她才是莫家的外孙女儿啊!

  崔莹莹伸手扯了扯莫笑然的衣服,“妈,外公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可是他的亲外孙女儿啊,他怎么对我爱搭不理的。”

  “没有的事儿,你别多想。”

  崔莹莹也感觉到了,莫家人明显对晏家人更加照顾一些。

  “这算个什么事嘛,看外公那样子,这晏家兄妹和他还没有沾亲带故呢,这算个什么情况嘛,这晏家人也真是的,这是家宴,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啊。”

  这晏婉兮就坐在崔莹莹身边,自然将她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有些不舒服,莫擎苍显然也听见了只言片语,他握紧晏婉兮的手,示意她别乱说话。晏婉兮就是心里难受也只能憋着,毕竟这是莫爷爷的寿宴,她不能一时冲动。

  “行了,你别乱想了,怎么说你都是莫家的外孙女儿。”

  “我知道啊,明明之前说好的是家宴,要是知道有外人在,我就不来了!”莫老爷子此刻更是将晏司慕叫到了身边,开始叮嘱他好好照顾莫攸宁,莫攸宁一脸羞涩,晏司慕仍旧是不卑不亢,微微弓着身子,不时点头,显得很是恭敬。

  莫笑然和崔航此刻心里也都不是滋味,毕竟当初莫笑然嫁给崔航的时候,莫老爷子可不是这样的啊,从未这般叮嘱过,莫笑然这心里本就不平衡,加上崔莹莹一直在边上叨叨,莫笑然顿时也不乐意了。

  “烦死了,有些人真是太讨厌了,人家的家宴爷巴巴的往上凑,难不成没吃过饭么!”

  “你……”晏婉兮已经忍不住了,这人是不是太过分了。

  莫擎苍伸手按住晏婉兮的肩膀,他直接放下筷子,筷子和杯盘碰撞的声音很大,本来热热闹闹的低头耳语的众人瞬间都安静下来,就是忙着上菜的下人都吓了一跳,擎苍少爷这脸色可真够难看的。

  “擎苍!”莫七冲着莫擎苍使眼色,这个时间闹什么事啊。

  “崔莹莹,这里是莫家,不是崔家!”

  莫擎苍声音本就冷冽,此刻刻意的压低声音,还带着一丝愠怒,加上那冰冷的视线,倒是惹得众人齐齐困惑不已。

  莫擎苍平素就是和崔莹莹有点矛盾,都是直接忽视的,毕竟莫擎苍是个很讨厌麻烦的人,这是怎么了。

  刚刚众人都在低声耳语,根本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

  “妈咪,擎苍叔叔生气了么!”小元今天还刻意穿了一身红色,显得格外粉嫩可爱,纪卿将小元抱到怀中,“嘘——”

  小元伸手捂住嘴巴,眼睛睁得很大,盯着莫擎苍的方向。

  “擎苍表哥,你在说什么啊!”崔莹莹脸色有些难看,她没想到莫擎苍会忽然跳出来。

  “你自己刚刚说的话难不成都忘了么?”

  晏婉兮看着莫老爷子脸色变得愈发难看,伸手扯了扯莫擎苍的衣服,“私下说吧。”

  “什么私下说,反正某些人本来就是不想来的,这顿饭估计也是吃不下的。”

  崔家一家三口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众人齐齐放下碗筷,都盯着这边。

  “擎苍表哥,你是不是有些误会。”莫擎苍从不会和她正面冲突,所以崔莹莹才会有些肆无忌惮,没想到莫擎苍这么在乎晏婉兮。

  “好了,就是有些误会而已!”晏婉兮起身,“擎苍哥哥,你跟我出来一下!”这好好一顿饭,这么被搅和了,晏婉兮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你坐下!”

  晏婉兮力气很小,根本拗不过莫擎苍,就被他按了下去。

  “谁要你假惺惺的了!”崔莹莹气得咬牙,明明是她的表哥,为什么不帮着她!

  晏婉兮舒了口气,罢了!好心当成驴肝肺,那就不管了!

  “崔莹莹,你刚刚说什么,这是家宴?”

  “本来就是家宴啊,不是应该一家人一起吃饭么,晏家过来,算个怎么回事嘛!”

  “你的意思是,他们不应该过来?”莫擎苍反问。

  “他们本来就是外人!凭什么过来啊!”

  “啪——”莫老爷子将筷子扔到碗上。

  吓得崔莹莹身子一僵,就是莫笑然都被吓了一跳,“莹莹,别说了,快和你外公道歉。”

  “这明明就是事实啊,我是莫家的外孙女儿,我来这里很正常,他们又不是莫家的人,为什么要过来,明明就是外人嘛,还这么殷勤!明显就是心怀不轨。”

  晏司慕的脸色也十分难看,他似乎已经猜到了,肯定是刚刚崔莹莹说了不中听的,还是故意说给婉兮听的,才惹急了莫擎苍。

  “放肆!”莫老爷子大吼一声,众人静默,“这里是莫家,还轮不到别人说话,人是我请你的,你们有什么意见和我说!”

  ------题外话------

  来来来,征集各种名字,大名小名男孩女孩,有想法的都记得给我留言哈,我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