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90 怀孕,意外还是人为






      京城唐家

  简絮萦这在唐家已经憋了好几天了,也不是唐熙不给她出门,是她自己不敢而已,这唐家的人都和疯子一样,就是那个疯女人来闹过之后,还来过几个人,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唐熙每次都是声色俱厉地将人打发了。

  这简絮萦伤口养得差不多了,就想着回家看看,毕竟公司不能这么长时间的不管啊。

  这唐熙是无所谓的,你要出门就出门呗,可是这个混蛋却不给她安排保镖,弄得简絮萦也不敢出门,愣是在唐家憋了两天。

  正好这天纪卿放假,简絮萦约了纪卿出去逛街。

  简絮萦一大早就开始准备,唐熙看着简絮萦那笑成了新月般的眸子,轻哼一声,“能出去这么高兴?”

  “当然啊!”

  “砰——”唐熙将手中的电视遥控器直接甩了出去。“手滑。”

  阿德低头不语,爷啊,您这理由真的是特别强大,特别好。您确定你真的不是不开心?

  “而且我好久没回家了。”

  “你们家反正没有人。”唐熙轻哼。

  “是没人啊,公司也有事情需要处理吧,我这都好多天没去公司了,也没去店里看看,也不知道公司情况如何了,光是电脑联系,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简絮萦双手撑着下巴,“唐熙熙,你该不会是不想我走吧!”

  “我擦,你这个女人,我都说了,让你别这么叫我!”唐熙差点从沙发上面直接跳起来。

  “熙熙真的是你的小名么?”

  “我说了,不许这么叫我!”

  “小气鬼,就叫怎么了,唐熙熙!”简絮萦见他跳脚却又拿她无可奈何的模样,乐到不行。

  这事儿还是前些天唐家的老爷子打了电话过来,是客厅的公用电话,简絮萦也没有多想,就直接接了,结果那头直接就冒了一句!

  “熙熙,你终于肯接电话了?”

  简絮萦当时差点石化。

  她其实也有想过唐熙的家人是如何称呼他的,只是没想到真的如此直接啊,熙熙啊,多么女性化的小名。

  “这么不华丽的名字,不许叫!”唐熙急了,这就是他的黑历史啊。

  “挺好的啊,很好听,我说你从小是不是被当女孩子养的啊,不然怎么会取了唐熙这么一个名字,小名还叫熙熙!”

  “我妈取的。”唐熙别过头。

  “那伯母呢!”

  “早就去世了。”唐熙轻哼。

  简絮萦显得有些尴尬,正好这时候有人通报说纪卿来了。

  纪卿一进门就看见了别扭的两个人,“还不快给嫂子倒茶,你们是死人啊!”唐熙抬脚踹了一下阿德。

  阿德心里委屈得要死,爷啊,您这在简小姐面前受了气,您不能总是找我们撒气啊。

  就算是端茶倒水也轮不到我啊,您这一脚还真特么的疼。

  “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和絮萦马上就离开了。”纪卿笑着看着盘腿而坐的唐熙,一脸的傲娇,脸上明晃晃的写三个字“不高兴”!

  “哦。”唐熙轻哼一声,“那还省了我的茶叶。”

  简絮萦和纪卿嘴角同时抽了抽。

  简絮萦上楼拿了件外套就和纪卿往外面走。

  “这些天谢谢你的照顾啦,改天请你吃饭。”简絮萦笑着和唐熙道别。

  “请客吃饭?”唐熙伸手摩挲着下巴,眸子中滑过一抹狡诈的光。

  “是啊,在你家蹭了这么久,可不是我的风格。”吃人嘴软啊。

  “择日不如撞日,那就今晚吧!”

  简絮萦一愣,纪卿则是闷头一笑。

  这唐熙不会是看上絮萦了吧,这还没走呢,晚饭就预订上了。

  “这个……”简絮萦手脚僵硬,这家伙怎么永远都不按常理出牌啊。

  “你有约会?”唐熙挑眉,只是那眼神明显有着一丝威胁的意味,简絮萦觉着如果她说有约会的话,唐熙能直接上来把她掐死。

  “没有啊。”

  “那就今晚,你们逛街结束,打我电话。”

  “不用这么急吧。”简絮萦怎么觉着自己有点摆脱不掉这家伙的感觉。

  “你一共在我们家吃了十三顿饭,不用你还多,就十顿饭吧,从今晚开始。”

  “什么!”简絮萦简直哭笑不得。

  “你刚刚已经说了没意见了,那我先回去补觉,等你电话!”唐熙说着大步往屋子里面走,完全不给简絮萦一点反驳的机会。

  简絮萦整个人呆愣在原地,这个家伙刚刚说了什么,还十顿饭!

  他们唐家就缺这么点饭么,我勒个去!

  “卿卿,刚刚不是我幻听吧,那个混蛋说了什么,让我还十顿饭?”简絮萦手脚发抖,显然还处于巨大的震惊中。

  纪卿伸手拍了拍简絮萦的肩膀,“你没听错,就是十顿饭。”

  “我擦,这个混蛋还真是无耻!他们唐家难不成就缺少这点钱!”简絮萦急得跺脚。

  纪卿轻轻咳嗽一声,“其实你和唐熙处得不错吧!”

  “我擦,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比如口头禅。”以前的简絮萦可是从来不会说我擦这种话的。

  简絮萦嘴角抽了抽,“罢了,走吧,上车,我都快被憋死了,先和我到店里去看看吧,也不知道店里什么情况。”

  两个人上了车子,简絮萦发觉纪卿总是用一种别样的目光看着自己。

  “我说卿卿,就是几天不见而已,你不用这么盯着我看吧!”简絮萦伸手摸了摸脸,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么?

  “不是,你最近气色不错。”

  简絮萦最近起色确实很好,白里透红的,而且她就是抹了一层轻薄的粉底而已,皮肤倒是出奇的好,穿着一件西瓜红的裙子,浅粉色的外套,倒是显得十分少女系。

  “哪里气色好了,整天都被要唐熙那家伙气死了,而且在他家总是提心吊胆的,上次你过来的时候不是都看见了么,这唐家就没几个正常人,我整天都怕又来几个疯子。而且他们家的那些个下人都是一张张面瘫脸。”简絮萦絮絮叨叨的开始诉苦。

  “不过有唐熙在,他们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吧。”

  “是不能啊,我这心里害怕啊。”简絮萦叹了口气,“没被吓死就不错了。”

  “有这么夸张么?我倒是觉得你们处得挺好的。”

  “那一定是你的错觉。”简絮萦耸了耸肩。“你都不知道,这唐家的下人每天都是不言苟笑的,这一个个的都装的二五八万一样,我这是去他家做客啊,不是坐牢啊,尤其还都是持枪上岗,我能不怕么!”

  纪卿见简絮萦似乎根本没想过那方面的问题也就不直接戳破了。

  两个人直接到了商场简家的商铺中,“卿卿,待会儿我给你推荐几款香水,都是那种香气很清淡的,应该很适合你。”

  “你的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能涂抹这些东西的。”

  “平时跟着阿七参加宴会什么的,或者平时出来逛街都可以涂啊,反正是我送你的,又不收你钱。”简絮萦拉着挽着纪卿的手就往专柜走去。

  纪卿今天一身宝蓝色的连体裤,加上她本身那与众不同的气质,瞬间就吸引了许多人的视线,宽大的阔腿裤,走起路来更是增加了一点灵动飘逸,帅气异常。

  纪卿倒是浑然不觉,她走路也是目不斜视,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对了,有一瓶香水应该给你特别推荐一下,这款香水才上市不久,是我们公司秋季主打的新款。”

  “什么?”

  “前调是紫丁香、菩提树花、木兰香、铃兰、中国橘、佛手橘等,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包容和亲和,花果的香气在第一时间吸引你的注意力;中调的保加利亚玫瑰、紫罗兰、茉莉、印度长梗玫瑰、桃花、丁香叶使得香味更加浓郁,富有层次感;后调的琥珀萃取物……”

  简絮萦是调香师,这说起香水就开始停不下来,可是纪卿那是门外汉啊,她听得那是云里雾里!

  “絮萦,你说这些我也听不懂啊。”

  “你闻了就知道了,肯定会喜欢的,走吧!”

  两个人还没有到店里面,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简絮萦指着那个熟悉的背影。

  “崔莹莹。”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简经理!”有店员已经看见了简絮萦。

  崔莹莹身子一僵,她手中捏着香水瓶,这简絮萦不是很久没有回公司了么,怎么忽然就回来了。

  “怎么了?”一群人都聚在一起。

  “是这样的,这位小姐想要我们店里的监控视频还有客人的资料。”

  来简氏购买香水的基本上都是简氏的会员,而且简氏的香水价位都不俗,一般都会留下一些刷卡信息或者是别的信息。

  简絮萦只是走过去,看到崔莹莹手中的香水,又是这瓶香水。而且崔莹莹还喷了一下,这种香水留香比较持久,更何况是简絮萦这种调香师,一靠近就闻到了,还喷了几种,香味混混杂在一起,香气显得很是浓郁。

  “客人的资料都是保密的,我们说了无法提供,这位小姐就不依不饶了,她还说是您的朋友,非要让我们提供,这不是为难我们么!”

  其实简氏的员工哪里会不认识崔莹莹啊。

  经理前夫的现任未婚妻啊,这明明就是情敌啊,说什么是朋友,还真是不要脸,她怎么有脸说的啊,若是换做旁人,路过简家的专柜,肯定绕道走,这崔莹莹倒好,还真是奇葩一枚。

  只是简氏专柜在这里,他们又是员工,也不能和客人发生冲突,影响会很恶劣。

  “也算是朋友吧,你要客户资料做什么?”简絮萦直接从崔莹莹手中拿过香水,“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上次你过来也是看上了这瓶香水。”

  “不给就罢了,我也不是非要不可。”崔莹莹说着就要往外面走。

  “给崔小姐包一瓶起来,上次你就看上这瓶香水了吧,应该挺喜欢的吧。”

  “不用了!”崔莹莹今天就是想要问问到底是谁购买了这瓶香水,她和简絮萦以前很熟悉,简家的香水一个季度只出售固定的数量,所以调查起来很容易。

  她以前是蛮喜欢这款香水的,那只局限于这瓶香水没有在崔航身上面出现过。

  “对了,这位小姐,你的包忘了。”店员立马递上崔莹莹的包,这女人实在是有些难缠,在他们店里面愣是消磨了快半个小时。

  “这个香水瓶好漂亮啊,味道也不错!”边上还有人在试香水,崔莹莹就是路过一下,忽然打了个喷嚏,忽然一阵反胃,她伸手扶住玻璃门。

  “呕——”崔莹莹立刻伸手捂住了嘴巴。

  “小姐,您没事吧!”店员立刻上去扶住了崔莹莹的肩膀。

  “没事!”崔莹莹伸手推开店员,忽然又觉得一阵恶心,拔腿就往洗手间跑。

  纪卿和简絮萦对视一眼,忽然有个声音冒了出来。

  “这个样子,怎么这么像是孕吐啊!”

  纪卿立刻想到了沈筠,这模样倒是真有几分相似。

  简絮萦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香水,将香水塞到了纪卿手里,“我去看看她。”

  “喂——絮萦!”纪卿微微叹了口气,看她做什么啊真是的!

  崔莹莹在洗手间吐了约莫一分钟,这才好受一些,她冲到洗漱台边洗了个脸,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她拿起口红正准备涂抹,镜子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

  “你来做什么!”

  自从知道东方翎救了简絮萦而不是自己,这崔莹莹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你身子没事吧。”

  “和你有关系么!”崔莹莹冷笑,扭头看着简絮萦,“你别来假惺惺的,你当初不就是说你是来抢走翎哥哥的么,你现在是不是特别高兴,翎哥哥选择了你,而不是我,所以你这是来找我耀武扬威的么!”

  说实在的,简絮萦之前和唐熙合作,是想着好好惩治一下这一对,可是她现在发现,根本不用她出手,崔莹莹自己就能把自己作死。

  “耀武扬威?有必要么!”简絮萦靠在墙边。

  简絮萦气色很好,带着白里透红的肤色,让她整个人都变得鲜活起来,倒是崔莹莹,脸色苍白的像是一张纸,和简絮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现在不是应该很高兴么!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翎哥哥要和我结婚了,你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看着她这剑拔弩张的模样,简絮萦只是轻笑,她忽然觉得甚是无趣,她只是双手抱胸。

  “那真是恭喜了,我听说了,什么时候办喜事!”

  “时间确定了一定会给你送请帖的,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崔莹莹骄傲的仰着头,就像是一只高傲美丽,却又空洞没有内涵的白天鹅。

  “一定。”

  “呕——”崔莹莹忽然又觉得一阵反胃,直接扭头朝着马桶跑过去,扶着马桶边缘就是一阵狂吐,只是干呕了半天,却是什么都没有。

  崔莹莹拿着面纸擦了擦嘴。

  “崔莹莹,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简絮萦这话就像是平地一声雷,炸的崔莹莹整个人都懵了。

  “你在说什么?”

  “你和东方翎做那事儿的时候,做措施了没!”

  “我们……”崔莹莹在心里推算着时间,该不会是那次……看到崔莹莹的神色由震惊转为巨大的狂喜,简絮萦的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滋味。

  倒也不是吃醋之类的,只是忽然觉得崔莹莹很可怜。

  “我就是想来提醒你,你刚刚是不是喷了那瓶香水?”

  “嗯。”崔莹莹低头看着肚子,她的心脏剧烈的震颤着,她的双手颤抖的摸上自己的腹部,怀孕了?怀了翎哥哥孩子?一种巨大的狂喜瞬间侵袭崔莹莹的四肢百骸。

  “那瓶香水后调有麝香的成分,怀孕前三个月胎儿很不稳定,你最好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崔莹莹立刻点头,脸上被巨大的喜悦充斥着,哪里还顾得上和简絮萦对峙啊。

  看着崔莹莹那副又惊又喜的模样,简絮萦扭头就往外面走。

  崔莹莹的身上面有她以前的影子,她以前也是这般模样,东方翎给的一点东西,她都能狂喜一整天,现在想来,真是可怜。

  卑微乞求来的爱情,那根本就不是爱。

  纪卿就站在洗漱间门口,将她们的对话听了个全。

  “你就是提醒人家了,人家未必领情啊。”

  “我就是不想她以后孩子有问题来找我算账,况且也是求个心安。”简絮萦说着拉着纪卿就往外面走,“走吧,说好给你推荐几瓶香水的。”

  “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们家有个孕妇呢,香水还是算了吧。”

  沈筠这才想起来,“召南的妻子回来了吧,我还没有去看看呢,上次婚礼也就是匆忙见了一次,走,陪我买点礼物,顺便去看看莫爷爷,他过寿,我都没来得及过去。”

  纪卿点了点头。

  京城莫家

  沈筠看着面前堆得满满当当的婴儿用品,再看看自己瘪瘪的肚子,顿时有些心塞塞。

  “简小姐,您这太破费了吧,而且孩子还不到三个月,这根本用不到啊。”沈筠嘴角止不住开始抽搐。

  “不用叫我简小姐,太见外了,你若是不介意,就随着卿卿叫我絮萦,而且我们岁数差得也不多。”简絮萦盯着沈筠的肚子,怀孕的女人身上总是有一种别样的光芒。

  “絮萦。”沈筠也不客气,简絮萦说了两次了,再别别扭扭的倒是显得自己有些矫情了。

  “其实你别看你肚子现在不大,这以后啊,肚子就和吹皮球一样,时间过得很快的,这些东西很快就能用得上了,到时候你再买就迟了,你看,就是奶瓶我都给你买了不少备用。”简絮萦拿着各种包装盒和沈筠介绍。

  沈筠一直朝着纪卿使眼色,纪卿无奈的耸了耸肩,她也没办法啊,这简絮萦想要买东西,她根本就阻止不了啊。

  “对了,小筠,还有啊,我给你买了一些钙片之类的,你可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子。”

  “我知道,这些家中都备了。只是让你太破费了,我这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啊。”

  “这有什么啊,我和召南都是一起长大的,你不嫌弃就成。”

  “只是实在太多了。”沈筠觉得需要单独用一个房间专门堆放这些东西。

  莫七正好从楼上下来,“这些东西哪里多了。”

  “阿七。”絮萦笑着和莫七打招呼,“我也觉得不多,都是用得上的必需品。”

  “是啊,用不完的话,卿卿也可以用。”莫七冲着纪卿使了个眼色。

  纪卿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个流氓,怎么说这种话。

  倒是逗得沈筠和简絮萦一乐,“对啊卿卿,你们什么时候有消息啊?”

  “一直在准备。”莫七走过去直接搂住纪卿的肩膀,卿卿伸手捅了一下莫七的腹部,“夫人,你这是准备谋杀亲夫么!”

  “谋杀的就是你,胡扯什么啊。”

  “来,我们上楼好好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莫七说着拉着纪卿就往楼上走。

  沈筠无奈的摇了摇头,“卿卿算是被阿七吃得死死的。”

  “指不定是谁吃的谁呢!”简絮萦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心里有欣喜也有酸涩,她扭过头,“对了,你怀孕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忌口啊,不过有些东西可以多吃点,我听说……”

  莫七拉着纪卿直接到了房间,“莫七,这大白天的,你准备做什么。”

  “你穿成这个样子是准备做什么!”纪卿这身衣服实在惹眼。

  纪卿直接伸手搂住莫七的脖子,整个人挂在莫七的身上面,“怎么?以后穿衣服都需要你的批准了?”

  “不许穿这么漂亮!”

  “这还漂亮么,况且我的衣服不都是你选的么!”

  莫七被一噎,好像真是如此。

  “那我给你准备的睡衣呢,你怎么不穿!”

  莫七眼中滑过一丝邪恶的光,纪卿身子一僵。

  流氓啊,禽兽啊!

  那是睡衣么,那特么的就是几块碎布好么!

  “夫人这么喜欢我给你准备的睡衣,不如今晚就穿我给你准备的睡衣如何?”

  纪卿咬牙,呵呵一笑,只是那笑里藏刀,绵里藏针,恨不得将某人直接戳戳戳戳的戳死,这个大色狼。

  “夫人,我们今晚继续努力呗,我就不信了,我这么辛苦的耕耘,要个孩子就这么困难。”莫七伸手摸了摸纪卿的肚子,“你好歹也争气一点啊。”

  “你急什么啊,真是的!”纪卿伸手打掉某人的手。

  “夫人你说我们以后的女儿叫什么好呢!”

  “也许是个儿子呢。”

  “那就继续生!”莫七咬牙,纪卿嘴角抽了抽,你丫以为生孩子是玩游戏么,还继续生,有本事你自己生去啊。

  “对了,让张叔腾个房间出来吧,估计絮萦的东西太多,会放不下。她刚刚买东西那架势,吓了我一跳,恨不得将人家母婴店的东西都清空了。”纪卿摇了摇头,“不过她倒是很仔细,几乎将所有沈姐姐要用的东西都买齐了,现在孩子用的东西比我那个时候好太多了,有些东西我都没想起来。”

  纪卿说着扭头就往楼下走,莫七却从后面一把将纪卿楼入怀中,往她颈部蹭了蹭。

  “怎么了?”

  “絮萦为东方翎流过一个孩子,孩子当时四个多月了!”

  “什么!”纪卿身子一僵。

  纪卿是生个孩子的,四个月打掉孩子是很危险的。

  “她很期待做个母亲,可是那个孩子终究是流掉了,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加速了她这么快结束了那场婚姻。”莫七语气沉闷,一字一句敲打在纪卿的耳膜上,一点一滴敲打在纪卿的心脏。

  “东方翎这么渣!简直是个混蛋!”

  “她虽然不说,其实心里还是很在意的。”

  纪卿深吸一口气,她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简絮萦就是再讨厌崔莹莹还是去提醒了崔莹莹要去检查身体,说到底孩子都是无罪的。

  “崔莹莹好像怀孕了。”

  莫七搂着纪卿的双手一顿,“怀孕?”

  “应该是的。”纪卿将刚刚的见闻和莫七说了一遍,“东方翎不爱崔莹莹,这个孩子从一出生就是不受期待的,何苦要用孩子将两个人绑在一起呢。”

  “卿卿,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将小元生下来?”莫七恨不得将纪卿揉碎在身体里。

  “当时觉得他会是我在这个是世上面唯一的依靠,最起码还能彼此支撑一起生活下去,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重新开始生活。”纪卿低头一笑,“不过当时也想着,我们的基因都不错,这个孩子应该也很漂亮吧,想着还是不要打掉了。”

  “夫人,你是不是见到我的第一眼就在贪图我的美色啊!”

  “你还可以再自恋一些。”

  “我觉得我可以再流氓一些!”莫七说着直接咬住纪卿的耳垂。

  医院

  崔莹莹双手捏紧报告单,她真的怀孕了,是真的!

  她怀了翎哥哥的孩子,是属于他们的孩子,崔莹莹将报告单收好,就直接约了东方翎出来。

  东方翎这边刚刚处理完一单业务,这心情也好了不少,他和崔莹莹也有几天没一起吃饭了,家中的老爷子最近还再说让他们早点将婚事办了。

  这拖得时间越久,这流言蜚语就越多,东方家已经和以前不同了,承受不起再大的打击了。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大家族的衰亡并不是一定要经历很大的变动,有些时候就是一些流言,就足以摧毁一个家族,流言可畏,三人成虎啊。

  崔莹莹和东方翎正好在酒店门口遇着了。

  “翎哥哥!”崔莹莹此刻满面春光,急不可耐的想要和东方翎分享这个好消息。

  东方翎倒仍旧是一副酷酷的样子,“先生小姐几位,有预定么?”

  “两位,没有预定!”崔莹莹的那种开心根本就不用说,谁都看得出来,倒真是个单纯的人。

  “不好意思,包厢都被预定了,大厅有几个位置。”

  “那就大厅吧。”吃顿饭而已,东方翎也没那么多讲究。

  莫七这个人倒是十分喜欢包厢,这个习惯也是他车祸之后养成的。

  “翎哥哥,你想吃什么!”崔莹莹那副娇媚的模样倒是十分可人。

  “你点吧,我都随意。”

  崔莹莹点了点头,点了几个菜之后,还是一脸激动的看着东方翎。

  “你有事情和我说么?”东方翎又不是傻子,更何况崔莹莹表现得这么明显。

  崔莹莹直接从包中拿出了一张B超单,直接放在了东方翎的面前。

  东方翎下意识的抬头看了崔莹莹一眼。

  崔莹莹本身就是长得十分好看,她的气质很好,是属于很干净那种,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在璀璨的琉璃灯的照耀下,更是显得愈发柔美动人,她嘴唇微微抿着,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她的眼中带着一丝期待和窃喜,一直紧紧盯着东方翎的一举一动。

  双手不安的搅动着,似乎有一丝喜悦,却又有些犹豫,东方翎低头看了看化验单。

  这个场景分外熟悉。

  东方翎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天气特别冷,尤其是京城,那年的冬天冷得不像话,下了两天的大雪终于停了,东方翎才得以从公司回家,那个时候东方翎退役不久,东方集团刚刚起步,事情也很多,这本来准备处理完事情就回家,没想到被大雪困了两天。

  只是他刚刚回到家,他预期的那个人却并未在家。

  东方翎只是将公文包扔到沙发上,就直接回了房间睡觉,他是被一阵饭菜的香味吸引,才幽幽醒来。

  他知道简絮萦在做饭,简絮萦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家务一般都是简絮萦在做,他每次回家,简絮萦也都会下厨。

  东方翎一下楼,就看见简絮萦在厨房做菜,他们当时住的房子是开放式的厨房,所以东方翎很容易就能够看见简絮萦那张温润的脸,在热气蒸腾的厨房,她的头发就是宽松的挽了个髻,挂着围裙,显得格外的温婉。

  “阿翎,睡醒了么,快坐吧,马上就能吃饭了。”

  东方翎只是直接坐下,扭头看了一眼简絮萦放在门口的鞋子,雪地靴边缘都是白雪,“你出去了?”

  “嗯。”简絮萦已经将饭菜端了出来,“你怎么不问问我出去做什么了?”

  简絮萦的眼神热切带着渴望,东方翎只是看了一眼,并未准备回答她的话。

  简絮萦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失落,东方翎并未看见,东方翎和她之间的交流本就不多,而这个时候简絮萦就掏出了一张化验单,“你看这是什么。”

  东方翎只是将化验单往边上一推,“吃饭的时候能不能别提这个。”

  简絮萦的笑容顿时僵硬在嘴角,她只是垂着头,隔了约莫一分钟才缓缓开口,“我去帮你盛饭。”

  “家中有佣人,你是东方家的少夫人,以后这种事情给下人做就好了。”

  简絮萦盛饭的手顿了一下,“你回来才做一次而已。”东方翎从未注意过简絮萦嘴角的笑容多么的苦涩和勉强,只是等他明白,这个女人已经从他的生命中抽离出去了。

  “别人会以为我虐待你了,莫家那个人,总是觉得我欺负你了。”东方翎说话语气平稳,简絮萦却听出了话语中的责备。

  “他们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你别放在心上。”

  “如果你不说,他们又怎么会知道。”东方翎凌厉的视线直勾勾的盯着简絮萦,就好像她做错事一般。

  简絮萦咬了咬嘴唇,“就是随便聊聊而已,我也没说什么。”

  “你也结过婚了,以后少和他们来往,免得有人说三道四的。”

  简絮萦死死咬住嘴唇,那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

  “吃饭吧。”

  和他们每次吃饭的时候一样,没有一个人说话,加上两个人教养都很好,基本上都没有杯盘碰撞的声音,气氛更是尴尬。

  东方翎吃了饭就往楼上走,简絮萦直接叫住了他。

  “阿翎!”

  “有事?”

  “我怀孕了!”

  东方翎顿了一下,说真的,他是第一次做父亲,他若是没有反应是完全不可能的,只是那个时候的东方翎将自己包裹的太严实了,简絮萦没有等到东方翎如约而至的喜悦,只是迎来了一个决绝而又坚挺的背影。

  那憋了许久的眼泪才终于滑落下来,简絮萦死死捏住化验单,多么讽刺啊。

  她哭着笑着,泪水打湿了化验单,模糊了她的视线。

  “翎哥哥,翎哥哥——”崔莹莹伸手握住东方翎的手。

  “嗯?”

  “你在发呆么?”

  “不是。”东方翎将化验单放在桌子上面,“今天才知道的么!”

  “是啊,翎哥哥,这样的话,父亲肯定不会再反对我们结婚了,你说对么!”

  东方翎抬头刚刚准备说话,视线忽然定格。

  唐熙和简絮萦正从门口走进来,简絮萦侧头和唐熙说什么,唐熙则是一脸傲娇的背过脸,只是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却分外和谐。

  简絮萦出事之后,东方翎曾经到过简家门口,可是简絮萦的房间一直都是黑着的,他以为简絮萦是住院了,后来打听才知道,简絮萦一直住在唐家。

  “翎哥哥?”怎么又发呆,崔莹莹这次扭过头,就看见简絮萦和唐熙,心里一紧。

  “唐熙熙,你说你怎么会这么可爱啊!”简絮萦刚刚在车上笑得快岔气了,这下了车子还不消停。

  “等会儿我就点最贵的,你带好钱。”唐熙轻哼一声。

  “放心,我都带足钱了。”

  “二位,这边请,包厢满了,不好意思!”

  “没事!”简絮萦说着扭头就往服务生指的方向走去,迎面正好有个服务生端着盘子过来,差点撞上,简絮萦身子不自觉的后退,唐熙顺手捞住了简絮萦的腰,简絮萦在唐家习惯了穿平底,他和唐熙的身高倒是差不多,唐熙比她似乎还高了几厘米。

  “唐熙熙,你是不是长高了啊。”

  “看你的路,走路都不会了么!”唐熙立刻松开手,就像是怕沾染上了什么瘟疫一样。

  “需要这么嫌弃我么!”简絮萦瘪瘪嘴。

  “你不会是故意想要朝我身上面靠得吧!”唐熙凑脸过去,“简絮萦,你说你是不是觊觎小爷很久了!”

  简絮萦直接一巴掌呼过去,就是佯装一样而已,“你想太多了好么,姐姐可没有吃嫩草的习惯。”

  “说得好像你经常吃一样。”

  简絮萦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唐熙眼疾手快,伸手扶住简絮萦的胳膊,简絮萦心里懊恼,怎么频繁出丑啊。

  “你说你走路都不会了,不让你出来也是有道理的,走路都能把你摔死。”

  “唐熙,没你这么咒人的。”简絮萦冷哼一声,伸手甩开唐熙的手,“不用你扶。”

  唐熙将手插在口袋中,轻哼一声,“你以为小爷想要扶你么,小爷我是那种随便的人么?我扶你,你就该感恩戴德。”

  “我需要烧香抱佛把你供起来么,唐小爷!”

  “这倒不用,有这个心意就够了。”唐熙轻轻咳嗽一声,示意简絮萦看另一个方向。

  简絮萦的目光触及到东方翎那双阴沉的眸子时,本来还满是笑容的脸顿时收敛起来,唐熙伸手扯住简絮萦的胳膊,“我们换个位置。”简絮萦本来的位置是正好可以和东方翎打照面的,现在变成了东方翎和唐熙。

  简絮萦心下懊恼,“怎么就碰了他们。”

  “怕了?”

  “倒也不是,好好出来吃顿饭,影响心情。”

  “那回家吃,你给我做。”为了感激唐熙,简絮萦的手好得差不多了,就给唐熙做了一顿饭,唐熙惦念好久了。

  “我说你是不是一早就打算好了。”

  “没有,毕竟我家里没有这么多讨厌的人。”唐熙耸肩,“如何?”

  “却之不恭。”

  唐熙笑了笑,直接起身,“对了,今晚就别回去了吧!”

  简絮萦嘴角一僵!

  唐熙,你大爷,你特么的是挖了坑让姐姐跳的是吧。

  “不太好吧,我都说好要回家了。”

  “我家空房间多,我也不介意多你一个人。”

  简絮萦认命的跟在唐熙后面。

  他们的对话基本上都被打了和崔莹莹原封不动的听了去。

  崔莹莹看着东方翎越发阴沉的脸色,虽然有些不甘心,却还是一笑,“絮萦姐和唐家那个人是同居了么!”

  “啪——”东方翎将手中的筷子直接落下,吓了崔莹莹一跳。

  “翎哥哥?”崔莹莹心里越发不安。

  “吃饱了么?”

  其实崔莹莹本来就没有什么食欲,就点了点头,“吃饱了。”

  “那我送你回家,刚刚想起来公司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东方翎这借口都找得十分敷衍。

  崔莹莹点了点头。

  只是刚刚上了车子,东方翎并没有直接让阿力开车,而是直接让阿力下车。

  “翎哥哥?”崔莹莹有些不解的盯着东方翎看。

  “孩子多久了。”东方翎忽然发问。

  “两个月左右。”崔莹莹低着头,脸上有些娇羞,她下意识的伸手摸着肚子,脸颊上掠过一抹绯红。

  “两个月!”东方翎似乎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崔莹莹,我们每次做事,都做措施了吧。”

  崔莹莹的脸色顿时煞白,血色尽褪。

  “翎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做好了措施,那么这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东方翎语气平静得有些吓人。

  “难不成你觉得这个孩子是别人的么,东方翎,我这辈子就只有你一个男人,你居然怀疑我!”崔莹莹睁大眼睛,“这个孩子就是你的,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说做好了措施没有意外么,你居然这么怀疑我!”

  “我没说这个孩子是别人的。”东方翎伸手摩挲着手上的戒指,才幽暗的车内灯下,戒指散发着幽暗的光,在东方翎看来,却极致的嘲讽。

  “那你是什么意思?”

  “是会有意外,可是你确定是意外,而不是人为!”东方翎忽然抬眸盯着崔莹莹的眼睛。

  崔莹莹捏着包的手瞬间收紧,她虽然心里怕得要死,可是还是强装镇定,“怎么可能是人为!”

  东方翎轻轻一笑,那笑容很轻,在车厢中来回回荡,不时的撞击着崔莹莹的内心,她绝对不能松口,绝对不能!

  “是意外啊,那就生下来吧!”东方翎眸子眯着,反正无所谓,只会让崔家更加死心塌地不是?

  ------题外话------

  东方翎估计想要掐死崔莹莹的心都有了吧,哈哈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