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92 小三vs正宫,孰是孰非






      甜品咖啡店内

  崔莹莹穿了一件很宽松的白色蕾丝连衣裙,乳白色平底鞋,头发随意的披散着,崔莹莹本身长得极为清新淡雅,她略施淡妆,眼睛微微的眯着,笑成了一弯新月,看着韩敏的眼睛带着一丝讥嘲。

  她看着韩敏,那不仅仅是讥嘲,更是带了一丝不屑,完全不把面前的女人看在眼里,那副高高在上趾高气昂的模样,让韩敏心里越发觉得不平衡。

  她路过这边纯属偶然,这怀孕之后,崔莹莹就觉得自己的口味变得有些奇怪,她也是过来准备打包一份柠檬水而已,没想到就碰见了这一幕。

  这女人倒是嚣张得很啊。

  “怎么?母女齐上阵?”韩敏的眼中带着戒备。

  崔莹莹笑了笑,“你居然知道我是谁?”

  这倒是让崔莹莹和莫笑然同时有些诧异,这个女人看样子还真的是有备而已。

  韩敏打量着崔莹莹,她的衣着品味不俗,而且她脚下的那双鞋子,就是她前些天在装柜看见的新款,本来也想买的,人家说,这是会员专享,韩敏可没有那个闲钱去办理一个会员,再打量着崔莹莹,心里不由得越发嫉妒。

  “莹莹,你怎么出来了。”莫笑然赶紧拉着崔莹莹坐下,“你出来做什么!”

  “这女人就是我爸那个三儿?”

  莫笑然没想到崔莹莹居然都发现了,只能点了点头。

  “你们这母女两个人一起过来,是准备做什么!”韩敏看着对面两个人那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这心里面更是觉得不爽。

  凭什么他们一生下来就能够得到一切,而她就算是如何的努力,都无法达到他们现在所有的水平啊,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啊。

  “你的心里难道没数么?这里是十万块钱。”崔莹莹从包中拿出了一张银行卡。

  韩敏一笑,“崔小姐,您在和我开玩笑么!”

  “我有这么无聊么!”崔莹莹笑着看着韩敏,“你的岁数不大,这小小年就出来做小三儿,你爸妈知道么!”

  “关你什么事!”韩敏提到父母,心里还是格外不舒服的。就是脸色都变了变。

  “我爸的岁数都能当你爸了,为了钱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那又如何,十万块钱就想要把我打发了?你们是不是太天真了?”韩敏伸手拿过银行卡,“崔航每次给我的钱都不止这么多,你们这是在打发要饭的么!”

  “打发要饭的我可不会给这么多,毕竟你可比要饭的高级一点,你也算是在劳动啊,我说对么!”

  “反正我是不会离开崔航的,为了区区十万块钱,让我放弃一棵摇钱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谁会这么傻啊。

  “不离开?”崔莹莹也想到了,“那你想做什么?转正?”

  “有这个想法!”

  崔莹莹一笑,直接端起了面前莫笑然的咖啡,直接泼在了韩敏的面前,韩敏尖叫一声,直接从椅子上面跳起来。

  “喂——你做什么,你疯了么!”

  “几位客人,发生什么事情了!”服务生立刻上前,刚刚就觉得这一桌的气氛不对劲了,这怎么还动起手了。

  “没事,手滑,咖啡洒了,麻烦给我们换一杯。”崔莹莹说得理所当然,拿起手帕擦了擦手指,“坐下吧,难不成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在当小三儿?”

  韩敏咬了咬牙,这事儿毕竟不光彩,她看着自己新裙子上面的咖啡渍,恼怒得要死,拿起一边的面纸就一个劲儿的擦拭。

  “反正我告诉你们,我是绝对不会离开崔航的,你们死了这条心吧,崔航说了,以后肯定会娶我的。”

  “呵呵——”崔莹莹笑了几声,“你是不是太天真了啊,你有什么资本值得我爸放弃我妈选择你,就凭你年轻?可是你要知道,我爸如果和我妈闹掰了,那他就什么都不是了,你在京城也这么久了,心里应该明白,这山鸡就像是插上了凤凰的翅膀也永远变不成凤凰的。”

  “你……”韩敏气结,“既然你们这么自信,今天又何必找我,你们就不怕我把崔航的事情抖出去,大不了一拍两散,反正我得到钱了,一点损失都没有,你们不一样,你们会身败名裂!”

  “果然心狠啊!”崔莹莹冷笑,“你们这些女人我见多了。”

  “话说崔小姐,你一口一个你们这些人,你们这种女人,我倒是想问问,你是如何抢了简小姐的未婚夫的,你以前也是个三儿吧。”韩敏笑了笑,嘴角带着嘲弄。

  崔莹莹的脸色一阵青白,这种事情她是如何知道的。

  “你知道造谣诽谤是什么罪么?”

  “你不用吓唬我,况且这根本不是造谣诽谤,这本来就是事实,人家简小姐把你当成是亲姐妹,你倒好,居然抢了别人的丈夫,就是你的命好一点,现在转正了,你那点龌龊的事情,还真的以为瞒得住么!”韩敏讥嘲。

  “你听谁说的!”

  “听谁说的重要么,我就是要告诉崔小姐,指责别人的时候,最好想清楚了,别连带着把自己都骂上了。”

  “还真是牙尖嘴利。”一直没有说话的莫笑然忽然开口。

  “崔夫人,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我还约了美容院做美容呢,崔航说你真的是贤妻良母,你们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都是省吃俭用的,不舍得花他的钱,崔夫人,有句话我得和您说一下。”韩敏眼中带着一抹嘲弄。

  “妈,这女人简直放肆!”崔莹莹呕得要死。

  “你别生气,小心点肚子里面的宝宝。”

  崔莹莹靠在椅子上面,伸手抚摸着肚子。

  “你有什么就说吧。”莫笑然现在觉得自己很可笑。

  她开始有些后悔了,她当初看中了崔航,就是因为这个男人老实可靠,并且十分本分,对她更是一心一意的,崔航就是个穷小子,他的父母就是普通的公务员,但是崔航对她是真的没的说,莫笑然当时就死心眼的认定了崔航。

  莫笑然深吸一口气,或许从一开始,父亲就已经看清了崔航的本性了吧,所以才这么反对,只是自己现在才后悔,是不是也有点晚了。

  “我就是想告诉你啊,这男人赚钱啊,就是给女人花的,你不帮他花,自然有人帮他花喽。”韩敏伸手抠弄着指甲,眼中满是快意。

  莫笑然和崔莹莹这种人就是她最恶心的人,自以为仗着自己出身好,就觉得优人一等,瞧不起她们,可是现在呢,还不是被她狠狠的踩在脚下,韩敏脸上划过了一丝快意。

  “就这些?”莫笑然仍旧没有生气,就是崔莹莹听了都觉得听不下去了,恨不得上去将这个女人的脸撕碎。

  她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说话。

  莫笑然此刻心里只有那么一句话。

  虎落平阳被犬欺!

  她的脑海中忽然蹦出了当初和崔航结婚的时候,父亲说的话:“若是被欺负了,就回家!”

  当时还觉得挺可笑的,她能怎么被欺负啊,父亲也真是没话说了,居然说了这么老套的话,只是现在想想,这何曾不是父亲对他的一种警告呢。

  若是她此刻还有莫家作为支撑,她又怎么会在这里被这样一个女人叫嚣,她大可以直接踹了崔航,甚至让崔航身败名裂,可是现在她也只能如此了。

  “崔夫人,还有事么?我这几天太累了,崔航总是缠着我要个停,我也是很为难的。”韩敏说着还故意伸手拉扯了一下衣领,那明显的青紫色吻痕立刻暴露在莫笑然的面前。

  “贱人,真不要脸,爬上别人丈夫的床,你就这么高兴!”崔莹莹真的是被气得跳脚,可是却被莫笑然拉住了胳膊。

  “崔小姐应该比我更清楚吧!”韩敏明显是抓住了崔莹莹的痛处。

  “妈,你拉着我做什么,看我今天不打死她,贱人!”崔莹莹真是快被气疯了。

  “和这种没教养的人计较什么。”

  莫笑然的淡然,让韩敏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啊?居然都不会生气的。

  莫笑然直接从包中拿出了一个文件,直接放在了韩敏的面前,韩敏看着那深蓝色的文件夹,只是一笑,“崔夫人,我说了不会离开崔航的,你就是给我开出任何优厚的条件,我都不会离开他的。”

  霸着这种摇钱树不要,韩敏又不是傻子。

  “这不是给你的条件,自己看。”莫笑然靠在椅子上面,神情恬淡。

  韩敏有些狐疑的盯着莫笑然看了几秒钟,还是打开了面前的文件,这是她的资料,甚至包括她的家人资料,而且还有她家里人现在的生活照。

  “你到底要做什么!”

  “韩小姐,你急什么?”现在急的人换成了韩敏。

  “你出生在一个相对闭塞的村子里面,你们家人辛辛苦苦供你念书,不过你在高中的时候和一个男生搞大了肚子,对方赔偿了你们家两万块钱,这个事情就私了了,不过你在学校也待不下去了,直接到了京城,辗转在几个地方坐过台,对么!”

  韩敏握着文件的手微微有些发抖,她还是太嫩了么。

  “你们家的人以为你在京城有了出息,高高兴兴拿着你寄回家的钱,还给你哥盖起了三层小楼,娶了媳妇儿,话说你们家里人知道你这些钱是哪里来的么!”

  韩敏死死低着头,她的呼吸有些紊乱,她忽然抬头,恶狠狠地盯着莫笑然。

  “你想做什么!”

  “你的父母都比较老旧古板,当年你高中怀孕的事情,在你们村子就传遍了,让你们家人丢尽了脸,你父母差点都被别人的流言蜚语逼死了,这个事情是真的么!”莫笑然语气平淡而又轻松,就好像是在和你唠家常一般。

  “崔夫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莫笑然还是没有回答她的话,“对了,你父母应该不知道,你这些年寄回家的人都是皮肉换来的吧,你们那个村子很闭塞,那些乡里乡亲的,虽然看着和睦好相处,但是都比较古板,而且喜欢看别人的笑话,韩小姐这么做,就不怕你父母被人戳脊梁骨?”

  莫笑然自然知道打蛇打七寸的道理,所以刚刚一直都没有和韩敏争执什么,她就是要让这个女人知道她刚刚说的话,是多么的可笑。

  “崔夫人,请你不要打扰我的父母,他们是无辜的。”

  “那也请你不要再打扰我们的生活了。”莫笑然笑了笑。

  “没想到你年纪不大,这私生活这么光彩啊。”崔莹莹冷哼,还以为真的是什么狠角色呢,原来也不过如此啊。

  “崔小姐,我在和你母亲说话,你自己做的事情有很光彩么!”韩敏冷哼。

  “韩小姐,已经不用我再多说了吧,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离开或者继续留下,是你自己的选择,可是如果你留下的话,我就不能保证这个消息会不会传到你父母的耳中了,或者是你们那个村子里面。”

  韩敏轻哼一声,直接拿起了面前的文件,“我会离开,希望崔夫人说话算话。”

  “当然。”莫笑然眼中带着浅浅的笑意。

  韩敏心里面气得要死,这个老女人居然还有这样的大招,那她刚刚还那般的耀武扬威,在她眼里根本就是个笑话嘛。

  韩敏抓起手包就往外面走,“对了!”莫笑然叫住韩敏。

  “崔夫人还有事?”

  “我就想和你说,年纪轻轻的,别做那么多缺德事,以后会遭报应的。”

  “这句话也送给你的女儿。”韩敏说着气呼呼的拿着包包就往外面走。

  崔莹莹气得要死,“妈,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冒出来的啊。”

  “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知道……”按照崔莹莹的性格,如果是第一次知道的话,根本不会这么平静,也就是说她早就知道崔航在外面偷腥。

  “妈,这个事情……”崔莹莹支支吾吾的。

  “说啊,你怎么知道的。”

  “就是你和爸吵架那天,他早上回来,我闻到他身上面有香水的味道,所以……”

  莫笑然点了点头,她还以为崔莹莹会比自己更早知道。

  “妈,您别生气,这种妖艳贱货,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瞧她那嚣张样儿,真是越看越反胃,你说爸怎么就……”崔莹莹看着莫笑然的脸色很是难看,也就住了嘴巴,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这种嘴,怎么提这事儿了。

  “好了,这事儿就别提了,赶紧回家了,你爸该回去了。”

  崔莹莹点了点头。

  “你现在是孕妇,别整天还这么浮躁,对孩子也不好。”

  “医生说我的孩子挺好的。”

  “那还是需要好好保护,对了,听说东方家的老爷子明天让你去他家吃饭?”

  说起来这个东方老爷子,对简絮萦就是不冷不热的,对崔莹莹更是没什么好感,这崔莹莹到了他家,都是冷着一张脸,估计也是觉得崔莹莹上位的方式有点下作吧。

  “嗯,他还是第一次邀请我去东方家呢。”崔莹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肚子,果然还是借了孩子的福!

  “无论是什么原因,你明天一定要好好表现,别丢了人。”

  “妈,瞧您说的,我怎么会丢人呢。”

  “嗯。”

  母女两个人说这话,慢慢往家里走。

  京城莫家

  这吃了晚饭,莫老爷子高兴,还要留媛媛过夜来着,可惜啊,人家父母打电话过来催了,莫老爷子只能叹了口气,“小筠,卿卿啊,你俩可得抓把劲儿啊。”

  沈筠脸一红,伸手扯住了莫召南的手腕,纪卿则是面不改色的继续吃饭,这老爷子催孩子这事儿,基本上和一日三餐差不多,沈筠不习惯,还会脸红,现在纪卿是完全没感觉了。

  “待会儿我送媛媛回家,媛媛,下次还来我们家玩。”纪卿伸手捏了捏媛媛的小脸,媛媛冲着纪卿一笑。

  “媛媛,我们家是不是很好玩。”小元吃了饭,拉着媛媛就往自己房间跑。

  “我说你俩别闹了,待会儿得送她回家了。”

  “我知道啦。”

  莫擎苍放下筷子,“要不待会儿我去吧,我要去一趟俱乐部,顺路。”

  “那就麻烦啦。”纪卿还没开口,莫七就直接应下了。

  莫老爷子立刻板着一张脸,“你又去俱乐部。”

  “有点事而已。”

  “你还真把那里当成是你的家了么!”莫老爷子说完,莫擎苍有些不自在的准备转身离开,老爷子要开始念叨了,“怎么?还想走,我和你说话,你都不乐意了?”

  “爷爷,我不是这个意思。”莫擎苍无奈。

  “那你是什么意思,反正你给我记好了,今年就把婉兮给我娶进门。”

  “啊——”众人纷纷抬头看向老爷子,这未免太急了吧。

  “爸,这擎苍和婉兮确定关系才几个月啊。”

  “现在还有几天就结婚的呢,几个月不短了,你们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怎么?太急了么!”莫老爷子询问郑沁兰。

  “这事儿也不是我们一头热的事情啊,晏家的父母过段时间不就要回来了么,这擎苍到现在没有正式去拜访一下他们呢,这晏家就一个女孩,人家那边乐不乐意还另说呢。”郑沁兰这话倒是提醒了众人。

  这无论是攸宁还是擎苍这事儿,人家另一头还没点头同意呢。

  “爷爷,妈说的没错啊,这晏伯父晏伯母都还没回来呢,你这也太急了吧。”

  莫老爷子叹了口气,“阿七啊,你说这事儿怎么办啊。”

  “您问我做什么!”

  “晏伯父最疼你啊!”莫召南忽然插了一句嘴。

  “什么意思啊?”纪卿似乎听出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就是这晏伯父最喜欢的人就是你家老公了,曾经和爷爷提过要把婉兮许配给你家老公呢。”

  莫召南就是个大嘴巴,结果就是被莫擎苍和莫七狠狠地瞪了几眼。

  “居然还有这事儿?”纪卿一笑。

  “阿七以前和晏子走得近,自然去晏家勤快了一些,这晏家总想着给婉兮找个知根知底的,生怕她受欺负,这就盯上了阿七,不过阿七和婉兮都没这想法,这事儿就过去了,说起来,召南,晏家的人也提过你吧。”

  “大伯母,不带你这么坑我的。”莫召南搂住沈筠,傻傻一笑。

  “那擎苍不是挺好的么?知根知底的。”纪卿看着郑沁兰。

  “你自己问问他,小时候把人家婉兮惹哭过多少次,晏家的人喜欢他才怪,婉兮父母这关啊,不好过,”周仪捂嘴轻笑,“擎苍,你可得好好准备一下。”

  “就是啊,你这个混小子,小时候就你最混蛋了,人家婉兮惹着你什么了,你就把人家惹哭,还每次都是你。”莫老爷子想到这事儿,又叹了口气。

  “她爱哭我能有什么办法。”莫擎苍也很无奈,这丫头跟自己一言不合就嚎啕大哭,莫擎苍每次除了被晏家父母责备,还得被自家的人嫌弃,他真的很无辜。

  他敢对天发誓,绝对没有私下欺负过那丫头,她就见着自己哭了还把鼻涕弄在自己身上面,他都没打小报告好么,莫擎苍表示自己真的很委屈。

  “你还敢说,你有本事在人家父母面前说,看人家会不会把女儿嫁给你。”莫老爷子轻哼。

  莫擎苍低头沉默,想到那个小丫头,倒是会心一笑。

  吃了饭,莫擎苍送媛媛回去,这小元愣是要跟着,莫擎苍没办法,两个小孩在后面简直像是两个唧唧喳喳的小麻雀,这都八点多了,两个小鬼居然一点都不困,还这么有精神。

  莫七和纪卿回到房中,纪卿一想到莫擎苍的事儿就是一乐,“没想到擎苍小时候就喜欢欺负婉兮啊。”

  “其实也不是吧,这婉兮小时候特喜欢粘着擎苍,擎苍从小个子就长得很高,她有想要让人抱抱,这总是缠着莫擎苍,莫擎苍那种面瘫脸,你应该想象得到。”

  “估计会被烦死。”纪卿低头慢慢解开衣服,往洗手间走。

  “所以喽,这擎苍不愿意,那丫头就哭,就把大人都引来了,那肯定是擎苍被责难啊。”

  “这么可怜。”纪卿将门关上,这刚刚打开水,发现换洗衣服居然没拿。

  “阿七,帮我拿一下睡衣,就在我的床头。”

  莫七伸手捏起纪卿那一身保守的睡衣,眼中满是嫌弃,他挑了挑眉,直接走到橱柜前,拿起了一直没动过的睡衣,敲了敲门。

  纪卿将门拉开一个缝,伸手出去,莫七将睡衣递进去。

  “嗯?是不是拿错了?”纪卿的睡衣是棉质的,这料子怎么这么丝滑,等纪卿看见那衣服时,恨不得将某个混蛋直接踹死。

  “我说是我床头的睡衣。”

  “夫人将就一下。”莫七笑着靠在床边。

  纪卿洗了澡,她也不能过着浴巾出去啊,不安全啊,最主要的是,某个混蛋只给她拿了一件睡衣,我勒个去,你洗了澡就穿一件睡衣么,我的内衣内裤呢,可是纪卿也不能喊他啊,只能先把睡衣穿上。

  丝滑的布料,虽然紧贴着纪卿玲珑有致的身子,可是却让她觉得分外没有安全感,这算个什么衣服啊。

  纪卿伸手将胸前的衣服扯了扯,我去,遮住了前面就露出了后面,这算是衣服么!

  “莫七!”纪卿喊了一句,居然没有人,该不会是出去了吧,想想自己在浴室也磨叽了很久了。

  “阿七?你在外面么?”

  等了十几秒钟还是没动静。

  天助我也!

  纪卿拧开门,就往自己的床边跑去,睡衣明明就在那里,那个混蛋。

  “啊——”只是纪卿刚刚跑出去,就被人从后面一把抱住,“夫人,你洗好了?”

  “你耍诈!”

  “夫人,兵不厌诈,这个道理你比我清楚吧!”

  “松开,我要穿衣服。”

  “反正都要脱了,不过这衣服真的很适合你。”莫七死死抱着纪卿,这美人在怀,哪有让她跑了的道理。

  “莫七,你再这样我可不客气了。”

  “我倒是想看看,夫人你如何对我不客气,你这个样子,是准备对我如何?”

  纪卿脸一红,这破衣服,穿了和没穿有什么区别么?

  “夫人,你穿着一身,真的……”

  “甚美!”

  莫七低头含住纪卿的耳垂,纪卿身子一软,两个人双双滚落在床上……

  两个小时之后。

  “夫人,需不需要再洗洗!”莫七单手撑着看着纪卿。

  “我想穿衣服,我需要穿衣服。”纪卿扭头看着地上面的几块碎布,她是猪,这几块碎布还真的不如浴巾遮羞。

  “那我帮你。”莫七拿起纪卿的睡衣,“其实裸睡有助于睡眠。”

  “可是我会有生命危险。”纪卿可不想再折腾了。

  “夫人总是觉得为夫不怀好意,为夫心里觉得很委屈,对于你这种无端没有任何证据的猜想,我表示要上诉。”

  “你没有权利上诉。”

  “为什么。”

  “是人才可以上诉,你算么?”

  莫七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不过想到今晚已经很满足了,倒也不再计较了,伸手抱住纪卿,“夫人就爱开玩笑。”

  纪卿冷哼两声,“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是在开玩笑了。”

  莫七反正无耻习惯了。

  莫七倒是自在了,还把小元推给了莫擎苍,可是莫擎苍这边就不那么好受了,刚刚送了一个小鬼,可是后面还有另外一个啊。

  “送你回家还是跟我去俱乐部。”莫擎苍透过后视镜询问。

  小元估计也玩累了,恹恹的趴在后面的座位上,“我想跟你去俱乐部,那边有好玩的。”

  “那里不是玩的。”

  莫擎苍开了一段路,再扭过头,这小子居然趴在后面睡着了,莫擎苍无奈的摇了摇头,放慢车速。

  好不容易到了俱乐部,莫擎苍伸手戳了戳小元的小脸,“嗯?”小元翻了个身,差点从座位上面栽下去,“小鬼,已经到了,快点起来。”

  “唔,人家不要,好困。”小元顺着莫擎苍的胳膊居然直接爬到了他的怀里面,还好死不死的蹭了蹭,莫擎苍无奈,只能抱着他朝着俱乐部走去。

  晴天听见有车子驶入的声音,立刻将这几天的训练资料送给莫擎苍。

  一看见莫擎苍怀中抱个孩子,顿时乐了。

  莫擎苍瞪了他一眼,他准备将小元放到床上面,可是这个混小子,愣是不下来,就像是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面。

  莫擎苍无奈,只能抱着他看完了资料,还有个视频会议。

  当众人看见莫擎苍怀中的孩子时,几乎所有第一时间做的事情就是截图截图啊。

  “擎苍,你太不够意思了,你家孩子都这么大了啊,这种事情都不通知我们,你这样可不行哦。”

  “就是就是,你家儿子长得挺不错的,眉清目秀,比你长得顺眼多了。”

  “就是就是,截图截图,擎苍,你这藏得够深的啊。”

  莫擎苍抽了抽嘴角,“这是我侄子!”

  众人明显不信啊。

  “开不开会了,不开我就要回去了。”

  “开开开。”众人调侃了一会儿就开始开会,只是这会议进行了一半,小元忽然调整了一些睡姿,嘴巴里面呢呢喃喃的吐了一句,“爹地……”

  众人静默,莫擎苍更是身体僵硬,这个混蛋是来克自己的么。

  “继续啊,开会吧,怎么不说话了。”

  “我擦,忘记录音了。”

  莫擎苍嘴角抽了抽,“我再说一遍,这是我侄子。”

  “我们知道啊,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啊。”

  “就是就是,我们也没说就是你儿子啊,瞧你激动的,这孩子声音都比他好听。”

  莫擎苍伸手扶额,他今天一定是脑抽了,还顺道送小鬼回家,真是自找麻烦,便宜了莫七了。

  崔家

  崔航刚刚下班就接到了韩敏的短信,就说她要走了,并且让崔航别去找她,崔航显得有点懵,他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这反复看了很多遍的短信,才发觉了这其中的异常。

  难道是莫笑然?

  崔航直接开车回家。

  他刚刚打开门,饭桌上面已经摆满了饭菜,“爸,您回来了,赶紧吃饭吧。”崔莹莹笑着拉着崔航进门。

  “笑然,我们谈谈。”崔航说着拿着公文包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崔莹莹显得有些担心,伸手拉住了莫笑然的胳膊,“妈,这是……”

  “没事,我去看看。”莫笑然伸手拍了拍崔莹莹的手背,示意她被担心,就直接往房间走,顺带将门关上。

  崔航拉着自己的领带,“你今天出门了?”

  “你是想和我说韩敏的事情吧。”莫笑然坐到梳妆台前面。

  崔航心里面本来还想着要不要旁敲侧击的问一下,所以他并没有直接开口询问,只是没想到莫笑然居然这么坦然,直接就说了自己去干了什么。

  崔航完全没想到韩敏的事情会被莫笑然知道,偷腥被妻子抓住,这让崔航觉得很丢人,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莫笑然直接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个盒子,“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是从哪里知道的?”

  崔航不可置否,他确实好奇。

  “因为这个。”莫笑然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来一根头发,“你身上面的。”

  果然女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那就是福尔摩斯啊,就是一根头发而已。

  “还有你的身上面有别人的香水味,还有那天早晨你回来的时候,你的领带打结方式并不是我的手法。”莫笑然直接起身,走到了崔航面前。

  “笑然,其实,这个事情……”

  “都已经过去了。”

  崔航一愣,看着莫笑然的脸,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憋了一肚子的话,可是莫笑然脸上带着轻柔的笑,恍惚间让他仿佛回到了他们年轻的时候,莫笑然家世好,长得漂亮,在他看来就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啊。

  “笑然,对不起。”

  崔航知道,自己和那个女人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他也就是玩玩而已。

  莫笑然直接走到崔航的面前,伸手帮他将领带解开,莫笑然的双手按在领带的两侧,崔航忽然觉得有些心里发寒,他生怕这莫笑然忽然拉扯领带,好像是直接把他勒死一般,所以说啊,这人就不能做一点亏心事。

  “崔航,不要再有下次了。”

  “不会了。”

  “你也应该知道,这种事情曝光了,你这辈子就完了,那种女人太脏了,而且这种女人就是吸血的虫子,不把你榨干,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崔航嘴角抽了抽。

  “你的衣服都皱了,待会儿给你好好整理一下,你看,还有头发!”

  “什么!”崔航大惊。

  “是你自己的头发,这么激动做什么。”莫笑然轻轻拍打着崔航的肩膀,“那个女人我会帮你处理的,崔航,千万不要再有下次了。”

  崔航忽然觉得自己很不了解这个和自己生活了这么久的女人,很陌生。

  “怎么发愣了,换衣服吧,莹莹还在等我们吃饭呢。”

  崔航点了点头,只是动作还是很僵硬。

  莫笑然的手死死捏紧了手中的领带,崔航,千万不要再有下次了,也许我真的会憋不住……

  “你应该不会再和那种女人纠缠不清了吧。”莫笑然忽然开口。

  “不会,不会!”

  “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管过你的工资卡。”莫笑然微微一笑,那笑声在崔航听着忽然觉得有些慎得慌。

  他们之前结婚的时候,崔航并没有多少钱,倒是莫笑然积蓄不少,补贴了他不少,这种公职人员的工资待遇都是固定的,所以莫笑然也从来没有找他要过什么钱,只是那个韩敏的那句话让莫笑然心里有很大的触动。

  是啊,你不花你男人的钱,就会有别的女人花。

  “我的工资卡……”崔航咽了咽口水,“待会儿吃了饭给你。”

  “好。”莫笑然笑着将领带整理好放在一边,“动作快一点,马上饭菜都要凉了。”

  看着莫笑然的背影,崔航才直接坐到床边,莫笑然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本来温婉可人的人,怎么会忽然变成这个样子,她以前明明并不是这样的啊。

  刚刚的莫笑然,眼神冰冷得有些可怕。

  这个事情被东方翎发现之后,崔航也想过如果被莫笑然发现的话,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他想过莫笑然会去他的单位大闹一场,也想过莫笑然会和他闹离婚,毕竟莫笑然这种富家小姐,想来都很自负,自尊心也很强。

  可是他唯独没有想到莫笑然居然会这么冷静。

  冷静地扔崔航觉得有些害怕。

  等到崔莹莹的喊声传来时,崔航才回过神,伸手一摸额头,都是冷汗。

  他刚刚是怎么了,居然会被自己的妻子吓出了一身冷汗。

  “妈,您和爸摊牌了?”崔莹莹还是很担心自己家庭出问题的。

  “这事儿过去了,以后别提。”

  崔莹莹点了点头,她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母亲手段这么高干。

  “对了,难不成你就这么放了那个贱人?想想我的心里就来气,那个女人简直太可恶了,真是不要脸,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你以为这事儿是一巴掌就能够拍得响的么!”莫笑然轻哼。

  崔莹莹努努嘴巴,是啊,崔航不愿意的话,也不会包养她了,“那肯定也是那个女人勾引爸的。”

  崔航这一出门就看见莫笑然和崔莹莹在咬耳朵,心里一惊,这种事情若是被崔莹莹知道了,她会如何想他这个父亲,就算是崔航这样的人,此刻也知道羞耻啊。

  “爸,您终于出来了,我都要饿死了,你这是准备饿死你的小外孙么!”崔莹莹笑着跑过去,拉住崔航的胳膊。

  崔航看了莫笑然一眼,莫笑然嘴角噙着笑意,就像是那件事情真的不曾发生一般。

  “你这孩子,你饿了就先吃,不用专门等我,饿着我的小外孙可怎么办!”崔航笑着。

  “好啦,赶紧吃饭吧。”莫笑然忽然觉得这个男人也很陌生。

  他到底是如何做到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一转身,还能对着自己这般坦荡的,甚至晚上还要搂着自己睡觉,莫笑然现在想想,忽然觉得有些反胃。

  韩敏最在意的还是自己的家里人,所以被莫笑然威胁之后,收拾了东西,就准备离开别墅。

  翠丽别墅这个地方,整天都有新人进,旧人出,所以对于这一幕,值班的保安都是见怪不怪的。只是让韩敏简单登记了一下,看了一眼韩敏填写的信息就不再说话了。

  韩敏没想到这边打车这么难,而且天色不早了,韩敏心里窝火,那个老女人,真是太恶心了。

  不过想到这段时间在崔航的身上面捞了不少钱,韩敏心里还是特别高兴的。

  想到这里,韩敏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妹妹,这么晚了准备去哪里啊!”忽然从一个转角冲出来一群流氓,韩敏自然知道这些人来者不善,看了看周围,居然都没有什么人。

  而这群人也不再说话,而是直接抢过了韩敏的行李箱和包包。

  “你们要做什么,我报警,啊——”韩敏刚刚拿出手机,手机就被一把夺了过去,而她整个人趔趔趄趄的差点栽倒,这群人直接将她围住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以后长点心,不是什么人你都可以惹的!”

  那些拳头就像是雨点一般落下,韩敏哪里受过这份罪,她大声呼救,路过了行人车辆就是看到了这种情形,也不敢轻易上去劝架啊,都纷纷绕道。

  这群人足足打了十几分钟,忽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路边,车窗摇下。

  “你们是哪个道上的,不知道这一片不许寻衅滋事么!”阿德靠在窗边。

  “你算个什么……”

  “老大老大,唐家,唐家的人!”

  “还不赶紧跑!”一群人跑得贼快,一转眼就直接消失了。

  “爷,这个女人如何处理,好像昏过去了。”

  唐熙摇下车窗,看了看躺在水泥地上的女人,“带回去。”

  “这个……”

  “阿德,你越来越不听话了。”

  “我马上让人带回去!”

  ------题外话------

  唐熙会是这么好心的人么……

  答案是否定的!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