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201 悲催崔家,顶罪自杀






      苏瑾行喝了点酒,接了上面的电话就急匆匆的往回走。

  他刚刚到会议室的时候,一推门进去,就看见了纪卿坐在那边,她的面前放着一台手提电脑,电脑的光将她整个人的脸照射得越发亮白,轻盈灵动的眸子里面盛满了淡淡的光亮,她伸手将碎发别在耳后,抬头看了一眼门口的苏瑾行,嘴角轻轻扯起,原来高冷的脸,瞬间绽放的笑容,让苏瑾行心里微动。

  而所有人都抬头看向苏瑾行。

  苏瑾行轻轻咳嗽一声,直接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怎么回事?有人开口了么?”苏瑾行揉了揉眉心,直接坐在上首。

  “还没有,全部都是一问三不知,只要是和我们的案子相关的东西,他们都是装着不知道,反正就是不承认也不否认,口风很严。真是醉了。”

  “你们想从东方翎的口中问出什么东西,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苏瑾行叹了口气,“他这个人我虽然不了解,可是作为一个聪明人都知道,我们这边证据不足,就算是路上发生了事故,也就是加深我们的猜想而已,并不足以作为一个致命的证据,面对全部都是需要证实的证据,他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若不然今晚的苏瑾行肯定会忙死的,可是那两个人愣是不说话,这弄得他们的工作根本无法开展。

  而他们针对两个人平时的活动进行得调查结果,也是出人意料的干净,阿力就是东方翎的贴身保镖,而到了每天基本就是去公司工作,作息时间十分的规律,而且这几年他就是和别的异性接触得都很少,他们现在是根本找不到案子的突破口。

  纪卿手指在电脑上律动:“这两个人都参过军,受过正规训练,你们这种审问模式,他们都知道如何应对。”

  众人面面相觑,陷入了沉默中,本来以为这会是个开始,没想到直接陷入了僵局。

  “那阿力那边,你们突审的结果如何?”苏瑾行伸手扯了扯领带。

  “也是不开口,拒绝配合。”

  “他有什么需要拒绝的,他的纹身呢,如何解释!”

  “他说就是随便弄的,没有特殊意义,而且根本不认识我们给他提供的照片上的人。”

  “还真是一个好手下啊。”苏瑾行就是小酌了几杯,所以脑子清醒得很,或许是酒精刺激,让他现在思维倒是比平常更加清晰。

  “队长,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已经有人在催我们拿出实质性的证据了,而且……”姚雪霏顿了一下,显得有些为难。

  “说下去。”

  “东方翎的律师说,我们如果再不拿出证据,他明天就会给东方翎办理保释手续,谁让我们拿不出来任何证据呢。”姚雪霏观察苏瑾行的神色,果然是立刻变得十分难看。

  “还真是着急,这才进来几个小时啊。”

  “石队长在那边顶着很大的压力,他们还不知道人已经被转移了,所以一直都强烈的要求探视东方翎,估计那边也扛不来多久了。”

  苏瑾行深吸一口气,“能拖多久是多久吧。”

  东方家果然还是不好对付啊。

  苏瑾行将视线转移到纪卿身上面,“纪少校,让你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么?”

  纪卿将电脑合上,“你们让我追查在路上的那辆黑色面包车,那辆车子走的路很偏僻,除却比较偏远的摄像头捕捉到了一点影像之外,这个车子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根本找不到任何一点线索,可见他们对京城很了解,肯定是避开了所有的摄像头,我分析了他们从那条小路可能走得行车途径,有六条之多,若是一一排查,就算是找到了,估计人也找不到了。”

  苏瑾行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唐家算是京城这里的地头蛇,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被人抓住呢,要做到将痕迹清理得干干净净,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队长,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你们都去审问过了?”苏瑾行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

  “都过去过了,那两个人根本就是油盐不进。”

  “是你们被人看穿了吧。”苏瑾行轻笑。

  “队长……”

  “因为我们证据不足,所以他们心里面都有些有恃无恐,而你们如果眼神有些游离,被他们看穿的话,他们就给我们来个打死不承认,反正没有证据,我们是不可能拿他们如何的。硬拖下去,对谁都没好处。”

  “可是……”

  “走吧,先去看看再说。”苏瑾行说着起身就要走,他扭头看了看纪卿,“纪少校,辛苦了,你现在要在部队休息,还是……”

  “已经很晚了,都要十二点了,回去的话,太晚了,今晚留在部队。”

  “有兴趣一起么?”

  纪卿点了点头。

  一行人先是到了东方翎所在的审讯室隔间。

  东方翎靠在椅子上面,仍旧是那身黑色的西装,可能是听见了外面走动的声音,他本来闭着的眸子,瞬间睁开,慵懒却有危险,他就是坐在那里,那浑然天成的霸气,还是让人觉得心里面很不舒服,你要审问他,首先得自制力很强大,不能被他影响才行。

  立刻有人将审问东方翎的资料递给了苏瑾行,不过那上面基本没有任何有用的欣喜,东方翎就是本着不开口不回答的原则,除却一些个人基本信息,和大众所熟悉的信息之外,他基本上没有说别的有用信息,弄得他们这边也是很为难。

  “队长,我们问了他很久,可是他根本就不开口,我们又不能来硬的,所以……”

  反正就是无功而返了。

  “走吧,看看另一个人。”苏瑾行捏紧手中的文件,其实他已经预料到了,东方翎若是轻易开口,他才会觉得有鬼吧。

  一行人又走到了阿力所在的审讯室隔间,相比较东方翎的从容淡定,宠辱不惊,阿力似乎趴在桌子上面,就像是睡着了,那破损的袖子,纹身能够清晰地看见。

  “这边也是没有任何的消息么?”

  “没有,一副干脆杀了他的样子,不拒绝不承认。”那人叹了口气。

  “你们都去问过了?”苏瑾行环视一圈人,众人点头。

  “我能进去和他们说几句么?”纪卿忽然开口,纪卿本来不涉足这个案子,但是因为要她调查那辆车子的行踪问题,所以纪卿也基本了解的案子的情况。

  “纪少校,这个恐怕不太方便吧。”姚雪霏开口。

  纪卿倒是诧异,这个人为什么对自己总是有些敌意呢。

  “为何?”纪卿语气不咸不淡。

  “因为这个案子也牵扯到了你的丈夫,你也间接和这个案子有关,按理说,你是应该回避的。”姚雪霏说得十分有道理。

  “我就是想要和他们聊两句而已,就当做是探望不行么?而且你们都在隔间中,或者你们可以派人跟着我进去,我不会随便乱说话的,也不会胡来的。”纪卿看向苏瑾行。

  这个案子现在是陷入僵局,苏瑾行点了点头,“你要去看东方翎么?那我们先……”

  “不是,看阿力。”

  众人纷纷疑惑,难道要看望的不应该是东方翎么?

  苏瑾行从纪卿微微上扬的嘴角,似乎读出了什么,“那行吧,我立刻安排你进去。”

  随着外面的门缓缓打开,发出了沉闷的“吱呀——”声,阿力本来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开,就像是蓄势待发的野兽,尤其是当他看见走进来的人居然是纪卿时,眼中还是有一闪而过的诧异。

  纪卿将门关上,直接走到了阿力的对面,阿力又闭上眼睛,完全不搭理纪卿,纪卿也不恼怒,只是坐了几分钟之后,她才缓缓说了第一句话。

  “阿力,你跟着东方翎多久了?”

  阿力还是不说话,纪卿微微一笑,“你以为你不开口,这个事情就可以这么揭过去么?我告诉你,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他们是没有人了么,居然让你这么一个娘们儿过来这个案子和你有半毛钱关系么!”阿力忽然坐起来,那眸子充满了杀意。

  既然是莫七布的局,那么连带着纪卿,他自然都是敌视的。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难道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么?”纪卿轻扯嘴角,笑容不带一丝温度。

  “没有。”阿力别过脸。

  “你和我们家是不是有仇?”

  阿力轻哼一声,并不说话。

  “其实你很衷心,是一个很好的手下,东方翎身边有你这样的人,真的是不错,就算是到了这个地步也不肯出卖自己的主子,阿力,东方翎如果知道你这么衷心,肯定会很高兴吧。”

  “莫七身边的莫离也很不错。”

  阿力咬牙,一想到莫离,这阿力当时就后悔了,不过也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莫离的意图会是那个,是他自己大意了。

  “这倒是真的,你应该很清楚吧,这个事情其实你们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全身而退。”

  “莫夫人,你别给我下套,别来套我的话,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就算是我知道也不会说的,更何况我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一个纹身而已,能说明什么!”

  阿力口吻那叫一个坦荡啊,就好像是对于他来说,真的是什么都无所谓一般。

  可是纪卿从他一闪而过的眸子中的异色还是看出来了,他在隐瞒什么。

  纪卿只深吸一口气,“是不能说明什么,但是为什么偏偏就是这个纹身,他们可是调查了许多的纹身大师或者是一些私人纹身的师傅,都说这个纹身根本没见过,你说你这个到底是在哪里弄的?”

  “这么多年的事情了,我怎么会记得!”

  如果说你是浑身都是纹身,这么一个小纹身是什么时候弄上去,或者什么地点弄上去的记不清楚就算了,可是阿力身上面据说就只有这么一个纹身而已,这种每个人的第一次,通常都会有很深刻的印象的,不记得了,骗鬼呢。

  “啪——”纪卿忽然伸手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

  饶是一直淡定的阿力都吓了一跳。

  “莫夫人,难不成你要打我不成。”

  “自然不是,我就是想和你说,这次纹身的事情,加上你们来得途中有和你纹有相同纹身的人出现,就必然预示着你们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

  “这是有人故意陷害,莫夫人若是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可以回去问一下你的丈夫。”

  纪卿面色冷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些人是来救你的,估计是东方家的人派来的吧……”

  “你胡说!”阿力一听到东方家三个字,整个人浑身紧绷,若不是他此刻双手双脚都有手铐脚铐的话,估计他此刻就跳起来把纪卿直接吃了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胡说的,不是东方家的人那就是你的?京城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这样的恶*件了,你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自然清楚,整件事情必然要有人承担责任,不是你就是东方翎。”

  “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力,你是个好手下,你应该明白的。”

  纪卿说完,就直接走了出去,苏瑾行直接拉开隔间的门,看到纪卿出来,直接走过去:“我们需要谈谈。”

  纪卿努努嘴,点了点头。

  两个人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你想说什么?”

  “你在故意诱导阿力。”苏瑾行的口吻是肯定的。

  “看出来了么?”纪卿轻笑。

  “为什么?”

  “其实大家心知肚明,整件事情和他们两个人都脱不了干系,但是我们缺少的就是实质性的证据,所以他们两个人任何一方如果不松口,我们都是定不了罪的,最多就是到了关押的最后期限,将他们放出去,那无异于是放虎归山。”

  “那你故意诱导阿力,让他一个人背黑锅?”

  “最起码比放两个人出去强吧。”

  如果这么说的话,倒是有道理。

  苏瑾行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夫妻两个人的思维模式都很像。”

  “这话如何说?”

  “莫七今晚还说,最起码两个人不可能全部都全身而退。”

  “其实不用我点破,如果我刚刚不去激阿力,你也会去的,东方翎那边是根本无法突破的,唯一的突破口就是阿力这边,既然他不肯出卖东方翎,就只有……”纪卿挑眉,“我只不过是做了你接下来会做的事情。”

  “其实女人太聪明,有些时候真的是很可怕。”

  “多谢夸奖,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家了。”

  “不是说太晚了么?”

  纪卿低头看了看腕表,“家里有安全感。”

  纪卿眼中掠过一抹狡黠,让她本就温婉动人的脸,更是显得神采奕奕,嘴角挂着清浅的笑,有人说她是一座终年积雪的雪山,常年不见阳光,其实她的动人魅力之处,或许就是这份清冷淡然吧。

  有几个人可以做到她看得如此通透呢。

  苏瑾行看着纪卿那笔直的背影,俏丽的短发随风舞动。

  他靠在墙边,微微叹了口气,脑海中忽然冒出了以前上学学过的一首很矫情的诗。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纪卿回到莫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莫家安静得不像话,纪卿并没有上楼,而是脱掉衣服,靠在沙发上就沉沉睡着了,她太累了,今天发生的一切太乱,太突然了。

  第二天张叔第一个发现睡在客厅的纪卿,“您怎么睡在这里啊?”

  “张叔,几点了啊。”

  “五点半,赶紧回房睡吧。”

  纪卿点了点头,屋子外面是深蓝色的天空,纪卿蹑手蹑脚的回到了屋子里面,这刚刚进去,就闻到了一股酒味儿,她忍不住蹙眉,这家伙,昨晚是背着自己去喝酒了么?还真是厉害哈,自己前脚出门,他后脚就出去找乐子了。

  纪卿弯腰将地上面散落的衣服捡起来,发现莫七怀里面居然抱着枕头,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衣服放在一边的椅子上面,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这时候的风有点凉,莫七不安的动了动身子。

  窗帘拉开,纪卿回过身,走到衣柜前,准备换衣服,莫七嘴巴里面呢呢喃喃的,不知道说着什么,将怀中的枕头一扔,继续睡觉。

  他的眼睛……

  纪卿趴在床边,伸手捏住莫七的下巴,我去,这是被谁揍了啊。

  下手还挺狠的。

  莫七忽然睁开了眼睛,“哎呦——”这还没有完全睁开呢,就发现眼睛右眼疼得异常厉害,他伸手要去揉,却被纪卿拉住了手,“青了,别揉了,我让张叔煮个鸡蛋,给你揉揉。”

  “我去,谁干的啊。”自己的脸招谁惹谁了啊。

  “不会是你昨晚喝醉酒,调戏了某个小姑娘吧,然后被人……”纪卿挑眉。

  “怎么可能,我心里只有你。”莫七冲着纪卿呵呵一笑。

  “少贫嘴了,你再睡会儿吧,还早。”

  莫七看了看天色,“这么早,就一起睡呗。”

  说着直接将纪卿扯入怀中,纪卿的头抵在莫七的下巴处,莫七伸手拍了拍纪卿的后背,“再睡儿……”

  纪卿点了点头。

  只是这刚刚睡了一会儿。

  就发现,某个禽兽在自己身上面蹭啊蹭的,混蛋啊,这一大早的,干嘛呢。

  “莫七,我能把你揍死么?”

  “夫人,昨晚就没有……”莫七咬了咬嘴唇,“早上补偿一下吧。”

  “补偿?”纪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如我给你的另外一只眼睛来个对称的好么?”

  “夫人,你这样就不可爱了。”莫七说得可怜兮兮。

  “我一直都不可爱。”

  “夫人,你看我都这样了,你都不安慰一下我么,都疼死了。”

  “有这么疼么?”

  “这是我的眼睛啊,能不疼么?”

  “我瞅瞅!”纪卿抬头,伸手捧住莫七的脸,还真是,主要是这莫七肤色太白了,这稍微有点青紫看起来都十分明显,更何况这人当时也是下了狠手啊。“还真是挺严重的。”

  “是吧,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要是被我知道是谁,我非……”

  “行了吧,少说点话,唔——”纪卿话音未落,就被莫七直接堵住了嘴巴,他一个翻身将纪卿压在身下,“夫人,晨练有助于身心健康。”

  一边说着一边脱纪卿的衣服。

  “运动过量对身体也不好。”

  “那也先运动完再说。”莫七说着直接低头吻住纪卿的耳垂,惹得纪卿身子一阵轻颤……

  所以说嘛,有老婆的日子,莫七的日子过得还是很滋润的,只是他一下楼,小元指着他的眼睛就乐开了:“爹地,你的眼睛怎么和熊猫一样啊,谁打你的啊。”

  “不知道。”莫七咬牙。

  “妈咪,是不是你揍的啊?”

  “不是。”

  小元瘪瘪嘴巴,“不然还有谁啊?”

  莫擎苍低头看报纸,完全不去看莫七,他怕看见莫擎苍那一张快要崩坏的脸,就会笑出来。

  “谁知道呢,不知道哪个混蛋,要是被我知道了,我肯定饶不了他。”这眼睛这个样子,可怎么见人啊。

  “我觉着就是你昨晚喝醉酒,对某个小姑娘动手动脚了。”纪卿可是清楚的记得他上次对莫擎苍动手动脚的,甚至来个袭胸,那叫一个大胆啊,“擎苍!”

  “嗯?”莫擎苍忽然被点名,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啊?怎么像是被吓到了。”纪卿轻笑。

  “不是,你有事么?”

  “就是问你还记不记得上次被莫七‘非礼’的事情而已。”

  “我选择拒绝回答。”莫擎苍继续低头看报。

  “卿卿啊,你今天有事么?”郑沁兰从楼上下来。

  “没事,妈,您有事么?”

  “我没什么事,我待会儿要和你二婶还有小筠去一趟医院,中午学校有个会议,恐怕回不来了,午饭的事情就需要你操一下心了。”

  “这个没问题啊。”

  “这是今天的菜单。”

  “可以让下人去买菜。”莫七挑眉。

  “你二婶都是亲力亲为的,生怕小筠肚子里面的小孙子受了委屈,所以今天就麻烦你了,不然她不放心。”

  “奶奶,是小孙女,我的妹妹。”小元纠正道。

  “你这话再让她听了去,非得揍你一顿。”郑沁兰笑了笑。

  “今天要带沈姐姐去检查身子么?”

  “顺便去看一下崔莹莹。”

  莫七附在纪卿耳边,“崔莹莹摔倒了,险些流产。”

  纪卿点了点头,“妈,您放心吧,等她们检查回来,肯定有饭吃的。”

  医院

  崔莹莹自从摔倒被送到医院之后,直接就被推进了手术室中,崔航也是着急的要死,生怕这崔莹莹再出点什么事情,弄得雪上加霜。

  不过幸亏孩子是保住了,崔莹莹因为失血过多,直接睡到了晚上才醒过来。

  崔莹莹刚刚醒过来,看着满目白色的天花板,“莹莹,你醒了啊,终于醒了,你这孩子,真是吓死我了。”崔航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崔莹莹想要张口说话,嘴唇干涩得说不出话,崔航连忙倒了杯温水,递过去。

  半杯水下肚,崔莹莹才顿时觉得好受了一些。

  “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的孩子,我……”崔莹莹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然伸手抚摸肚子,只是她肚子本来就是扁平的,她完全摸不出来任何东西。

  “没事,幸好孩子没事,你就是失血过多,我已经在饭店定了鸡汤,现在估计还热着,你要不要喝点。”

  “妈呢?”崔莹莹看了看四周,她住的并不是单人间,而是三人房,有三个床位,都是孕妇,其中一肚子已经很大了,她的丈夫陪在身边,而另一个肚子估计有五六个月了,她靠在床边,手中拿着一本书,对面坐着一对老妇人,估摸着是她的母亲和婆婆。

  注意到崔莹莹的视线,她放下书冲着崔莹莹一笑,“你好。”

  崔莹莹尴尬的点了点头,忽然压低声音,“爸,我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啊!”

  “这个……”崔航身上面还是穿着婚礼的西装,用发胶固定好的头发也显得凌乱不堪,“别的房间都满了。”

  “怎么可能啊,我不想和她们住在一起,吵死了。”

  “莹莹,忍一下吧,现在……”

  崔航根本拿不出来那么多的钱啊,他的钱很大一部分都给了韩敏,而崔家以前的开销,很多都是依靠莫笑然的,最主要的是,他的工资卡前段时间刚刚上交给莫笑然了,他之前也匆忙回去了一趟,莫笑然并没有拿走什么衣服,不过将自己的卡和现金收拾都拿走了,崔莹莹住院的钱,也就是崔航身上面的所有家当了。

  “现在什么啊,我以前都是住在vip病房的,这种房间你让我怎么住啊。烦死了,一股臭味!”崔莹莹咬了咬嘴唇,“反正我不管,我要转病房。”

  “别任性了。”

  “翎哥哥他……”

  “被带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崔航叹了口气。

  “你帮忙问一下啊,你不会有很多的人脉关系么,你让他们帮忙打听一下啊。”崔莹莹扯住崔航的衣服。

  崔航叹了口气,“我也想啊,可是我现在根本联系不到他们。”不然崔航就找人借钱了,他们就像是商量好的,电话根本就打不通啊。

  “那妈呢,你找过了么!”以前崔莹莹就是一点小病小痛,莫笑然都会着急得要死,现在居然直接消失了。

  “不知道。”

  崔莹莹愣了一下,“不行,反正我要转病房,难不成我们是没钱了么,这种地方怎么住啊,真是烦透了。”

  崔莹莹的抱怨,让崔航的心里面更加不是滋味,他哪里不想给崔莹莹最好的啊,可是实在没办法。

  “爸,你该不会是没钱了吧。”崔莹莹忽然问道。

  崔航极力隐藏的事情忽然被人点破,这总觉得面子上面挂不住,所以显得有些尴尬,“你把钱都给那个贱人了么!真是够了。”

  “莹莹,你以前不会说脏话的。”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我也不想啊,但是明明就是个贱人害得啊,如果不是她,我们家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怎么?你现在还要包庇那个贱人么!明明就是她的错,还不许我说了么!”

  崔莹莹的声音陡然提高,病房中的人都听见了,众人都是诧异的看着这对父女。

  “别说了,都过去了!”崔航压低声音,极力控制着体内即将爆发的洪荒之力。

  “反正我要转病房,我不要住在这里,要不我们就回家好了,反正家里面有保姆,比这里好多了。”崔莹莹的任性,还有那眼中不屑责备的口吻,让崔航几近崩溃,还有病房中别人异样的目光,让崔航觉得如坐针毡。

  “爸,你听着没啊,我说我要……”

  “你闭嘴!”崔航忽然站起来,冲着崔莹莹大吼一句。

  崔莹莹被吓了一跳,倒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你以为现在还和以前一样么,你能不能别这么任性了啊!好好歇着,我出去一下!”崔航说着直接摔门而出。

  崔莹莹顿时觉得没脸了,尤其是此刻众人都盯着她看。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众人只是低头做自己的事情,倒是其中陪护妻子的那个丈夫,开了口:“小姑娘,这里都是孕妇,麻烦你安静一点好么?而且你也怀着宝宝,你这个样子,对你腹中的孩子也不好。”

  崔莹莹张了张口,还是闭上了嘴巴,算了,不和他们一般见识。

  只是崔航出去之后,忽然有一股巨大的失落感将崔莹莹给包裹起来,就是住院了都没有一个人过来探望,病房中人来人往,那两个人不时有亲人朋友过来探望,可是她的床头柜上,就只有一直喝了一半的水杯,空落落的,就如同她此刻的内心。

  孤独寂寞彷徨无措。

  超市

  纪卿本来一个人出来就好了,可是莫七偏生要跟着出来,小元又是周末,也跟了上来,还非要带着小呆,到了超市门口,被拦下来了,只能将小呆放到了车中,弄得小元一路上都闷闷不乐的。

  莫七推了个手推车,走在纪卿身侧,“这小子又开始闹别扭了。”

  “你才闹别扭了呢,人家才没有。”小元气鼓鼓的往前面走,“妈咪,我要吃牛肉。”小元指着冰柜。

  “行啊,你拿吧。”

  小元立刻乐呵呵的挑了一盒包装密封好的牛肉放入车中,莫七刚刚准备推车离开,那家伙居然又拿了一盒,然后又是一盒……

  纪卿拿着郑沁兰给的菜单,已经转入了别的货架上,开始挑选东西,完全没注意到那边的一对父子,正在对峙。

  莫七戴着墨镜,一身白色衬衫,黑色休闲裤,外加一身修长的风衣,那感觉很像是衣柜中的模特。

  小元则是白色长袖线衣,黑色牛仔裤,还扣着一顶棒球帽,显得十分有活力,莫七身高不低,加上小元长得那么呆萌,立刻引起了许多早上出来采购的大妈、居家妇女的注意,这是父子俩,也太可爱了吧。

  莫七此刻伸手攥住小元手中的牛肉,“你够了。”

  “不够,人家想吃牛肉,妈咪都说可以的,你凭什么拦着我。”小元轻哼。

  “你看看车子里面都满了,冰柜中的牛肉,已经被你拿完了。”

  “我就是爱吃嘛,不行么?”

  “哪有必要拿这么多么!”莫七无奈,他们是来买菜,不是来买牛肉的。

  “妈咪爹地欺负我!”小元喊了一声,莫七顿时松手,“啪嗒——”冰柜中的最后一盒牛肉进入了他们的手推车中,“现在牛肉都不给吃了,你是准备虐待我么?”

  “臭小子,我们走着瞧。”

  纪卿手中拿着东西走回来,一看见那牛肉,嘴角抽了抽,“这是谁拿的。”

  “爹地!”小元立刻伸手指着莫七,莫七一脸懵,这个小混蛋。

  “莫元,立刻把你多余的牛肉拿出去,你喜欢下次再卖。”

  “人家真的很喜欢嘛。”

  “你对任何事物的新鲜度都保持在三天,所以我们只拿三份牛肉就足够了。剩下的不用我多说了吧。”

  “哼——”小元轻哼一声,还是将牛肉乖乖放回去了。

  “对了,妈只说买什么,没说什么牌子的,你觉得这两个哪种好。”纪卿将面前的东西放在莫七面前。

  “贵的。”

  纪卿无奈,白问了。

  “既然不知道选什么,就买贵的。”莫七一脸笃定。

  纪卿扭头往货架走去,和他俩出来纯粹是捣乱的吧。

  小元一路上都在挑零食,而莫七跟在后面,将零食又一件件的放回了远处,等到一圈下来,小元忽然发现自己的零食为什么少了这么多!

  “爹地,我的东西呢。”

  “我怎么知道。”莫七耸了耸肩,谁让他刚刚和自己抬杠的,还搬出了卿卿,他还治不了他了不成。

  “爹地,你这是公报私仇。”

  “你奈我何!你不会又要和你妈咪打小报告吧,男子汉是不能随便打小报告的。”

  “我才不……啊——”

  小元一直回头和莫七说话,差点撞到了前面迎面而来的一辆手推车,莫七吓得立刻上前将小元抱了起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撞到吧!”推车的是个小姑娘。

  “撞到哪儿了!”莫七将小元抱在怀中,伸手检查小元的身子。

  小元就是后背被推了一下,没什么事,就是被吓了一跳,他伸手抱住莫七的脖子,“我没事。”

  “那个……没事么?”小姑娘被吓坏了。

  “没事。”莫七抿着嘴,显得有些不悦。

  “那……这是我的电话,如果有事的话,你们可以打我……”

  “不必了。”莫七一只手推着车子,一只手抱着小元就往前走。

  “真的没事么?”小元一直死死的搂着莫七的脖子,这让莫七觉得有些不安,这孩子怎么忽然这么安静了。

  小元摇了摇头,“爹地,我累了。”

  “就是累了?”

  “嗯。”

  “那我抱着你,还以为被撞到了,要是哪里疼了就说。”

  小元点了点头,将头埋在莫七的脖子处。

  刚刚莫七是真的很紧张,小元没被那辆车子吓着,也被莫七吓了一跳,有父亲的感觉真的很好,“爹地,你刚刚很担心我么?”

  “这不是废话么?你是我儿子,我不担心你,担心谁啊。”

  “就因为我是你儿子?”小元嘟着嘴巴,“如果我不是呢。”

  “不回答没有任何假设性的问题。”莫七推着车子,穿过了几个货架,终于看见了纪卿。

  “你俩干嘛去了,刚刚还找你们来着。”纪卿将手中的东西放入车中,“小元怎么了?”

  “累了,我抱会儿。”

  “多大的人了,车子我推着吧。”纪卿从莫七手中接过车子,“这才走了多久啊,就累了,待会儿回去给你给你买甜点。”

  “妈咪,你最好了。”小元直接抬头,忽然冲着纪卿的脸亲了一口,纪卿自然捧着自己儿子的小脸回亲了一口。

  纪卿看了看莫七,那一脸深闺怨妇的是怎么回事。

  “妈咪,爹地估计也是想要亲亲的。”

  纪卿无奈的一笑,还是微微踮脚,准备亲一下他的侧脸,莫七空闲的手直接搂住纪卿的腰,本来是贴面吻,直接变成了一记绵长的法式热吻。

  小元抱住莫七的脖子,看着别处。

  “爹地,这里是超市,公众场合,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小混蛋,你胡扯什么呢。”莫七松开手,纪卿脸上都是绯红,煞是好看。

  “就是啊,你们吻了三分钟了,好多人都看着呢。”小元撅着嘴巴。

  “走吧,继续买东西。”

  “嗯,马上就买完了。”纪卿低头推车,这怎么在超市就……

  莫七果然是个妖孽。

  莫七悠闲自得跟在纪卿身后,脸上满是餍足。

  “爹地,你现在的样子很欠揍。”小元说得异常认真。

  “如果我给你卖冰淇淋呢。”

  “爹地,你是最帅的。”

  “这个我承认。”

  纪卿嘴角抽了抽,还能不能稍微要点脸啊。

  纪卿在前面结账,莫七忽然接了个电话,扭头看着纪卿,“卿卿,阿力自杀了。”

  “嗯?”纪卿睁大眼睛,“怎么回事?”

  “他认罪了,将所有的事情都揽下来了,将他转移的途中他忽然挣脱,撞墙自杀,抢救无效死亡,刚刚接到的消息。”

  纪卿低头拿着货物让收银员扫码。

  “猜到了,除了这般,没有办法让到了彻底脱罪。”

  “估计最迟明天东方翎就会被放出来。”

  “那你打算怎么办?”

  “东方家向来都是不会用废棋的,估计他回去之后,还没空搭理我。”

  “爹地,废棋就是没用的意思么?”

  “嗯。”莫七笑了笑。

  纪卿忽然觉得到了很可怜,莫七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东方翎就是回去了,身上面的罪名没有落实,他多年精心维护的声誉也受损了,东方家还能容得下他么?

  废棋?

  他东方翎不是东方家的一员么?难道说就是一枚棋子?有用则用,无用则弃?

  那还是人么?那不就是一个冷血的工具!

  郑沁兰和周仪趁着沈筠检查身子的空挡,去探望崔莹莹,还专门买了果篮,这刚刚到门口,就听见了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崔小姐,这是规矩,实在不好意思,麻烦您将费用补齐。”

  “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缴费啊,你们欺负我是个孕妇么?”

  “您可以给家里人打电话?”

  “你们知道我是谁么?你们以为我稀罕住在这里么?破得要死,还这么多人挤在一起,你以为我乐意住在这里么?”

  “结清尾款,您可以选择离开。”

  ……

  郑沁兰和周仪对视一眼,崔家什么时候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崔航人呢,而且东方家都不管的么?

  ------题外话------

  这离开了莫笑然,崔航是横不起来的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