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216 秋风乍起,尘埃落定






      东方家  所有人都没想到东方老爷子会忽然昏过去,苏瑾行离得比较近,本来放松的那根弦又瞬间绷紧,我去,千万别出事啊,这还没问出什么结果呢。  他快步上前扶住东方老爷子即将倒下的身子,“爷爷——”身后传来东方弈的疾呼声,他飞快的跑过去。  “药呢,吃药啊……”东方弈手忙脚乱的去翻找药瓶。  药瓶一直死死的被东方老爷子攥在手里,此刻手一松,药瓶瞬间滚落,药丸在塑料药瓶中翻滚,发出清脆的声音,莫七弯腰将药瓶捡起来。  众人的目光瞬间落在莫七的身上面,那双澄澈的眸子扫过药瓶上的一行字。  “把药拿过来,管家,准备水!”东方弈疾呼。  “好好好!”管家今天也是被吓到了,跌跌撞撞的去倒水。  莫七捏着药瓶的手,慢慢收紧,目光落在东方老爷子那双腿上面,似乎一切都对得上了,“送医院吧。”  “先吃了药。”  “他是心脏病,而且很严重了。”  “你在胡说什么,我爷爷身体好好的,怎么会有心脏病,莫七,你在胡说什么!”东方弈完全不信,直接走过去,从莫七的手中夺过药瓶,他的目光落在药瓶的字上面,瞳孔猛然收缩,“怎么会……”  “婉兮的的心脏病是从母体带出来的,这种药我经常见到,是专门治疗心脏病的,而且他的腿脚不利索,应该也是和心脏病有关。”  “呵——不是的!”东方弈摇了摇头,“是风湿……”  “心脏病会出现下肢水肿,中来年人比较常见,因为心功能不全,所以会慢慢导致全心衰竭,而心脏掌管着全身的血液更新,心脏泵血功能下降,静脉的血液滞留在下体不能留到下肢不能流到上面,所以会引起下肢水肿,也就是变得腿脚不利索。”莫七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个,他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东方翎身上面。  他站在那里,一言不发,那双眸子平静得如同死水一样。  “那就赶紧送医院吧。”苏瑾行示意自己的手下叫救护车。  一群人慌慌张张的将东方老爷子送到了医院。  医院抢救室门口  “今天的事情是我们考虑不周,真是对不住了。”苏瑾行无奈的叹了口气。  东方弈不理会苏瑾行,反而是直接转身,朝着东方翎就直接抡起一拳。  “砰——”东方翎的身子趔趄一下,后背砸在后面的墙上,可能是震到胸口的伤口缝合处,他闷哼出声。  “大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东方弈是有打算毁掉东方家,可是现在的东方家已经大不如前了,他心里面的那点念想也在慢慢消退,可是东方翎这次……  釜底抽薪,一招毙命啊!  东方翎伸出大拇指,轻轻擦拭着嘴角的血渍,看向东方弈,“这不是你说的么?这样的家族不如毁掉,我这么做了,你难道不高兴?”  “我……”东方弈的握拳死死地握紧,甚至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有必要如此决绝么!”  这完全就是断了所有的退路啊,他甚至都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丝一毫的退路,一想到以前的事情会被扒出来,东方家或许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失落感就瞬间侵袭而来,明明不需要这么决绝的。  “如果断得不够彻底,又要如何重新开始?”  东方翎的声音清冽,从事情爆发直到东方老爷子被送进了医院,他都是波澜不惊的模样,那种冷静自持,让人不免觉得心酸却又有些脊背发凉。  这人要心冷到什么地步,才可以对自己的家人下这样的狠手。  莫七直接走到东方弈的后面,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跟我过来一下。”  莫七和东方翎交换了一个眼色,就拉着东方弈到了一边。  “莫七,你现在很高兴吧,很满意了吧,我们家彻底完了。以前我和你交易,不过是想要掌握东方家的大权,可是你现在为什么要……”东方弈咬牙,“东方家早就不可能和莫家相提并论了,你又何苦这么步步紧逼。”  “不是我要步步紧逼。”他们两个人站在窗边,窗外秋色萧条,一如此刻东方弈的心境,悲凉荒芜。  “这次的事情明显就是你的手笔,你别说和你没关系,这整件事情和你脱不了干系。”  “我不否认。”莫七深吸一口气,“不过所有的事情并不是我谋划的。”  “你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大哥么!  “他就算是再恨东方家,也不至于要做得这么决绝吧,这完全就是将我们家死路上面逼啊,这样对他又有什么好处。”东方弈到现在都不相信。  “东方翎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清楚!”  “他是爷爷看着长大的,对爷爷的感情比我深很多,他怎么可能会把爷爷逼到这样的地步,我不信!”东方弈此刻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在家里的时候,东方翎的表现已经不言而喻了,全部承认了。  “其实我并不需要对你们家步步紧逼,你们家是什么状况,你的心里比我清楚,就算是我不出手,内忧外患,兔子被逼急了还咬人,更何况是你们家,这个道理我比谁都清楚,所以这段时间我一直按兵不动,是你大哥想要借着我的手而已。”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东方弈轻笑,“我大哥一直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和你联系?莫七,你在说什么笑话。”  东方翎的很多东西都被东方老爷子管制着,就是出去,身边跟着的人都是东方老爷子的,他要如何在爷爷的眼皮底下和莫七联系,这根本不可能。  “其实事情要从东方翎出院说起,那个时候他执意要简絮萦送他回家,而他应该料定了唐熙不可能让简絮萦一个人送他,这种引狼入室的举动,你不觉得很可疑么!况且另一个层面来说,他们还是情敌。”  东方弈当时也想过这个问题,“难道不是因为姚采苓?”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你大哥对絮萦余情未了,想要警告絮萦,姚采苓到了这边,让她小心一点,这也很正常,不过后来想想,他完全可以和絮萦说一声,根本没必要大张旗鼓的将唐熙往你们家引。”  “你的意思是,他真正邀请的其实是唐熙?”  东方弈不明白,眼中满是狐疑。  “唐熙和我说你们家为了东方老爷子的寿辰在大张旗鼓的准备着,但是你们家又不宴请宾客,也不宴请亲友,何必如此大操大办,我让人查了一下那段时间从里面家进出的车辆,基本上都是去的同一个地方。”  “哪里!”  “东方老爷子经常拜佛的山里。”  东方弈又不是傻子,从家中搜出来的那些东西,加上莫七的描述,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你是说爷爷想要借着寿宴的由头,将家中的东西转移掉?”  “一开始我不过是猜想而已,可是后来暗中查了一下,东方老爷子最近拜佛去得很频繁,所以才发现了其中的猫腻,还有一个事情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了,我让你放在东方老爷子书房的东西……”  东方弈最近忙得晕头转向,和莫七联系也很少,而且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东方弈早就将拿东西抛诸脑后了。  “你是说那个……”窃听的装置。  “东方翎很聪明,这一点你比我清楚,心思缜密,他应该早就发现你和我坐过同一条船吧!”  东方弈嘴角死死抿着,显得有些不自然,莫七倒是无所谓的一笑。  东方弈心下懊恼,想起了之前东方翎的试探,敢情那根本不是试探,东方翎难不成早就认定了自己和莫七私下有联系了么。  “你们这样活着不累么?”东方弈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果然是早就知道了,那就完全对得上了。”莫七双手插在口袋里,靠在一侧的墙上,神情一如既往的清润。  “什么对得上了了。”  “我为什么敢这么确定将消息通知给苏瑾行,还是因为东方翎在书房的一通电话,他说那批东西出了问题,现在又被运回家了,我就想到了,那很可能是……”七年前的那批世人都以为被销毁的东西。  东方老爷子何其精明,那些东西都是他的心血啊,难道说真的任由着被销毁剿灭么,显然不可能,而世人常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就是莫七都不曾想过他会将东西藏在自己的家里面。  东方弈深吸一口气,双手死死的扒住窗户的围栏,“爷爷根本没有让大哥管理任何的东西,他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这些。”  “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所以我让人查了东方翎的通话记录,那天你们家无论是座机还是东方翎的私人电话,都没有通话记录,你说奇怪不奇怪!”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大哥是故意的,并且他早就知道书房里面……”东方弈睁大眼睛,他此刻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是故意的告诉我的,想想他以前的职业,发现也很正常,不是么!”莫七伸手拍了拍东方弈的肩膀。  “东方翎帮助老爷子管理东方家这么久,俗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难道他真的不会给自己留一手么?你未免太低估你大哥了。”  “莫七,你这是在进行一场豪赌,如果这一切都是个陷阱呢!”  “那也是我赌赢了。”莫七伸手捏紧东方弈的肩膀,“别怪他,东方家如果真的想要重新振作起来,必然要焕然一新,这些东西只要留下势必是个隐患,彻底除掉也好。”  “那他算计爷爷又是……”  “东方老爷子一辈子都想要将权利死死地攥在自己的手中,他只是不想你变成第二个他而已。”  东方弈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以前在医院的许多片段。  “小奕,听说爷爷给你安排相亲了,你喜欢么?”  “小奕,你喜欢管理公司么?你现在累么?”  “小奕,其实你可以轻松一点,偶尔出去喝点酒也没事,我不想你以后变成我这个样子,找个好姑娘,好好在一起,别和我一样,这辈子就没为自己活过,你生性自由,不要被家族束缚了……”  以前的东方弈并不在意东方翎的这些话,还以为东方翎是因为简絮萦的事情受到了极大地刺激,所以变得有些顾影自怜了,其实现在想想,这些话明显就是有更深一层的意思。  莫七见他若有所思,才举步往抢救室门口走去。  苏瑾行和东方翎聊了两句,见莫七过来,招呼人到了一边,给两个人留下了一个可以自由说话的空间。  “没想到最了解我的人,居然是你。”东方翎苦笑。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不是这个道理么。”莫七站在东方翎的身边,“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爷爷是心脏病,我只想着……”  “事情已经这样了。”  “所以走一步看一步吧。”东方翎深吸一口气,“只是有些可惜了,如果我们不是敌人的话……”或许会成为最好的朋友。  “其实我没有把你当做是敌人,东方翎,你若是这般垂头丧气,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你了。”  东方翎点了点头,“今天的事情,还是要多谢你,我没想到你会配合得这么好。”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东方弈和我之间,还有书房的那个东西……”  “当时崔航的事情败露,有些视频在我的电脑里面,还是小奕不太了解我,我这个人稍微有些强迫症,就是用过的东西必然要放在原处,就是电脑上鼠标的指针只要放在最右端下册,鼠标被人动过了,所以我就知道,可能是小奕,只是当时不太肯定。”  “婚礼上面的事情之后,我基本上可以确定,小奕和你有联系,被抓之后,我还在心里筹谋着,出来之后,我肯定是饶不了他,可是当我出来,没想到就被当做了家族的弃子,就算是我将小奕拉下来,也没用。”  “而偶然一天晚上,我去爷爷的书房,没开灯,我注意到了房间中有一处红色的光点,掩藏在书后面,爷爷有老花眼,估计一直没注意,但是我不一样,我的视力很好!所以我就知道了,况且书房这个地方,只有我们爷孙三人可以进入,平时打扫的人都很少进来,而且那种打扫死角,也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  “死角!”莫七摇了摇头。  “以前父母和舒歌没去世之前,一家人的合照,爷爷不许动那里,谁都不许碰,那就是死角。”  莫七点了点头,“看样子,我们果然是棋逢敌手了。”  “我终究不是你的对手,不然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其实你很好,就是……”莫七眼睛看向病房中,“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东方翎点了点头,看着莫七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处,才伸手又摸了摸嘴角,对于下手够重的啊,还真是疼。  他余光瞥见站在另一侧的东方弈,兄弟二人四目相对,没有一人说话。  有些话不用多说,大家已经心知肚明。  正如莫七所说,东方家已经腐朽不堪,如果不是真正的浴火,那要如何重生。  这或许对东方家是灭顶之灾,却又是新的开端。  东方弈忽然一笑,东方翎微微侧过头,胸口被拉扯的生疼。  东方家能够走到今天,他付出了许多,亲手毁掉这一切,东方翎的心里很不好受,他对这个家里的一切都有感情,他这么做,是真的不想看着这个家真的走到尽头。  或许这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吧!  家长会其实也没说什么,主要就是说了一下学生近期的状况,还有就是家长如何更好地看护孩子,以免孩子走失,纪卿还是头一次给小元开家长会,那种感觉很神奇。  她本来以为就小元这种性子,聪明早慧,可能和幼儿园的小朋友处不来,没想到在幼儿园里面小伙伴还挺多的,这身边一直围着许多小朋友,还一个劲儿的给纪卿使眼色,那嘚瑟的小模样和莫七简直如出一辙。  家长会结束,纪卿牵着小元往外面走。  刚刚出了门口,小元就指着马路对面:“妈咪,爹地过来了。”  纪卿抬头看向对面。  梧桐树上满是枯黄的落叶,微风过去,潇潇洒洒的落了几片,黑色的轿车停在树下,莫七身着浅蓝色的针织衫,黑色裤子,靠在车身上,刚刚还低头踢着脚边的落叶,听到小元的声音才抬头看向这边,细碎黑发看看遮住了眼帘,那双烟灰色的眸子透着温存的笑意。  果然是妖孽!  纪卿一直表情不多,此刻才堪堪露出了一丝笑容。  小元站在纪卿身边,眼睛清亮,看着他的时候也是笑语盈盈,莫七从医院出来,心里面总是有些浮动难安。  事情就像是计划中的一样,甚至比计划中的还要顺利,可是真的当你做成了这件事情,你会发现,你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开心。而此刻面对母子二人,莫七的心慢慢沉寂。  莫七朝着这边走过去,“累么?”他伸手摸了摸纪卿的小脸。  “还好。”  “爹地,妈咪一直是坐着的,怎么会累,我有好好照顾妈咪和妹妹。”小元抬头看着莫七。  莫七直接弯腰将小元抱起来,“以后妹妹出生了,你可要好好保护她。”  “那是肯定的,谁要是敢欺负她,我肯定饶不了他!”小元轻哼。  “走吧!”纪卿扯了扯莫七的衣袖。  再堵在门口,就要挡路了。  东方家的事情传得很快,就是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所有人似乎都已经知道了。  “沈姐姐,怎么没见爷爷下来,不是要吃饭了么?”纪卿直接走到沈筠的身边,沈筠面色红润。  “嗯,出门了,说是中午不回来了,小元,家长会好玩么!”沈筠看着小元那张圆润的脸,不自觉的伸手捏了一下。  “好玩啊,婶婶,等妹妹出生了,我就带她一起玩。”小元每次看着沈筠的肚子,两眼放光。“婶婶,我可以摸摸你的肚子么?”  沈筠的肚子偶尔可以感受到胎动,她拉着小元的手,慢慢的摸到自己的肚子上。  “啊——”小元的手刚刚碰到就猛地缩了回去,“婶婶,他动了……”  小元惊骇的睁大眼睛,嘴巴张的大大的,惹得沈筠一乐,“没事,你再来摸摸,可能他太喜欢小元了。”  “是么!”小元歪着脑袋,“可是我不喜欢弟弟啊,我喜欢妹妹,要是弟弟怎么办!”  沈筠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孩子怎么这么认死理啊。  东方老爷子很快被抢救回来,此刻正在病房中,苏瑾行这边只是简单地问了几个问题,正在布置如何换岗的问题,没想到来了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  莫老爷子拄着拐杖,神色凝重,他知道了高管家一个人,“莫爷爷,您怎么来了。”  苏瑾行连忙过去,“莫爷爷,您这是……”  “那个老家伙现在怎么样了啊,脱离危险了么!”莫老爷子收到消息就急匆匆的往医院来了。  如果说他对东方老爷子做的事情一点都不介怀的人,那是假的,可是大半辈子的情谊,有是生死之交,又让他心里总是有些难受,若是不过来看看,估计今晚都睡不着,所以还是过来了。  苏瑾行看了看病房里面,“已经脱离危险了,我带您进去看看吧,不过不能说太长时间的话。”  “我知道,不会让你为难的。”莫老爷子握紧拐杖,缓步走进了病房中。  东方老爷子已经听见了门外的动静,张开眼睛,他的眸子有些浑浊,脸色苍白,一场大病,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憔悴不堪,似乎一下子都苍老了,头发花白,露在外面的胳膊,纤瘦的似乎只剩下皮包骨了。  “你来了……”他的声音像是从胸腔中发出来了的,那声音沉闷微弱,苏瑾行已经帮莫老爷子端了凳子过来坐下。  “莫爷爷,您坐,你们聊。”苏瑾行说着走了出去,贴心的将门关上。  “我就知道你会过来。”东方老爷子嘴角扯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没想到第一个来看他的人,居然会是这个老家伙,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东方老爷子的浑身插满了管子,脸色蜡白,他的手指微微动了动,莫老爷子叹了口气,“你说你现在这是什么样子,怎么把自己就折腾到了这个地步。”  他心里此刻是又生气却又觉得有些难过。  “莫占东,你恨我么?”东方老爷子看向莫老爷子。  莫老爷子轻轻一笑,“恨啊,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心狠,对孩子都下得去手,我们年轻时候就认识了,一起并肩作战,一起挨过枪子儿,一起受过伤,一起受过难,现在剩下的这些老家伙当中,也没剩下几个了,我自认为我们虽然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我只是不知道你为何要对孩子下手。”  东方老爷子嘴角扯起了一抹嘲弄的笑,显得那么讽刺。  “我莫占东自认为对得住你!”  “占东,你还记得阿宇么?”  莫老爷子点了点头,“佩芳产后大出血,去世,我知道心里一直很难过,阿宇是你的唯一的孩子,我知道你一直很疼他。”  佩芳是东方老爷子配偶的名字,早年医疗设备都不是很先进,术后大出血,所以很早就去世了,东方宇是东方老爷子唯一的儿子,可是东方老爷子并没有很亲近。  或许是为了让他能够更好地成长起来,一个人支撑起东方家吧,所以东方老爷子对他很是严格,从方方面面都严格要求,而东方弈也不负所望,很有出息,当时的东方宇很出色,几乎是没有人不知道的,而且婚后很快生了一女两男,东方家瞬间就变得很热闹。  对于人丁单薄的东方家来说,这无疑是最大的喜事,只是东方宇却英年早逝,中年丧子让东方老爷子甚至一度一蹶不振。  “我为了他付出了全部,我全身心的培养他,就是为了他能够更加的有出息,我们家和你们家不同,你有两个儿子,可以互相扶持,可是阿宇只有自己一个人,而我一天天的衰老,我不可能一直陪着他,我就想着他可以有出息,这样的话,我就是走了也可以走得很安心。”东方老爷子神情有些飘忽。  “那孩子从小就很听话,我对他一直都要求严格,我告诉过他,东方家以后就全部依靠他了,我真的是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面,可是……”东方老爷子苦涩的一笑。  “没想到老天对我这般不公平,难不成老天爷就见不得我好一点么,早年丧妻,中年丧子,你根本不知道我是如何熬过来的!”  莫老爷子微微叹了口气,“我明白你心里的苦,可是你也不能因为阿宇的去世,就铤而走险啊。”  “你还记得阿宇是如何去世的么!”东方老爷子看向莫老爷子。  莫老爷子点了点头,何止是记得啊,那简直是印象深刻啊。  “闹市区发生抢劫,他不幸中枪,连带着……”连带着他的老婆都一起中枪,“两个人都没有救得回来!”就这么双双去了。  当年的这个事情,性质极其恶劣,还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况且这种非正常的死亡,任是谁都会印象深刻的。  “占东啊,我们认识这么久,你应该很了解我的脾性的。”  “你想要报仇?”  莫老爷子的性子就是比较随性那种,重感情,年轻时候脾气火爆,老了之后,才慢慢沉淀下来,而东方老爷子则是一直心思深沉甚至是睚眦必报的,这种杀子之仇,他更是不可能轻易放下。  “那伙人被当场击毙了,当时击毙他们的人,是莫其逸!”  莫老爷子握着拐杖的手陡然收紧,莫其逸!  这是他心头的一根刺,莫擎苍的父亲,也是英年早逝。  或许是他们两个人都有过相同的经历吧,所以这么多年以来,莫老爷子一直把他当成是自己亲近的朋友。  脑海中滑过莫其逸的脸,莫老爷子的脸上一闪而过的落寞,何其相似啊,他们都是丧妻丧子。  “其逸这孩子……”莫老爷子就是咀嚼着这个名字,心头都觉得刺痛,就像是被针扎一样。  他这辈子最大遗憾,并不是妻子的去世,生老病死这种事情他看得很开,而莫其逸的死,一直是他心里最深的痛,自己那么出色的儿子,就那么去了,没有一丝一毫的征兆,那个时候他觉得整个天都要塌了,如果不是看见了他的尸体,那么安静的躺着,莫老爷子或许是欺骗自己一辈子。  “莫其逸因为击毙劫匪有功,升职了。”  莫老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那又如何?人都不在了。”  “当年他们负责追捕劫匪,却将劫匪逼到了闹市区,如果不是这样,阿宇也不会出事了,也不会早早的留下三个孩子!”  莫老爷子看着东方老爷子,眼中略过震惊之色。  “你是说……”  他是将东方宇的去世,全部归结在莫其逸的身上面么!  “你的儿子是踩着我儿子上去的,你让我的心里如何过得去这个坎,莫占东,你告诉我,你要如何过得去这个坎!”东方老爷子忽然显得很激动,一边的连接着管子的机器开始猛烈的跳动,他大口的喘着粗气,“你倒是告诉我啊!”  “其逸已经去世了,你又何必这么纠结这个事情。”  “过不去,占东,你有三个儿子,就算是失去了一个莫其逸,你还有两个儿子,他们都很孝顺,你根本不会明白那种失去了至亲的痛苦,那是我唯一的一个儿子啊!”  “从他很小的时候,我们父子两个人就相依为命,你们家永远都是那么热闹,你根本不懂,就算是逢年过节,都只有我们父子两个人的落寞,偌大的东方家,只有我们两个人,空空荡荡冷冷清清。”  “可是为什么偏偏又是你的儿子,为什么偏偏是他,明明是可以避免的悲剧,偏偏还是发生了,而且还是三个人,你知道么,我儿媳妇儿当时又怀孕了,我还想着我终于又可以有个孙子了,可是……”  莫老爷子深吸一口气,直接从凳子上面站起来!  “所以呢,这就是你报复莫家的理由么!”  “如果不是莫其逸早就去世了,我!”东方老爷子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然大笑起来。“哈哈,我还没有来得及下手,他就走了,这是不是就是报应啊,占东,是不是报应!”  “荒谬!”莫老爷子咬牙,看着他神情恍惚,有些痴傻的模样,真是又生气又心疼!  “东方耀,我告诉你,生死有命,并没有谁对不起谁,阿宇的过世我很悲痛,可是这并不是你可以报复我们家的理由,况且其逸已经去世了,难道说就是这样,都不能消弭你内心的仇恨么?你觉得这么活着你高兴么!”  “高兴,我为什么不高兴,我很高兴,特别高兴!”东方老爷子忽然坐起身子,胸脯跳动得异常厉害。  “呵呵,高兴?你看看你把折腾成什么样子了,你看看你把你们家折腾成什么样子了,阿翎和小奕是无辜的,可是你呢,你把他们当成了什么!”  “他们是我的孙子!”东方老爷子想到那兄弟二人,心里面自然那觉得愧疚,可是他还是咬着牙嘴硬。  “是你的孙子,可是他们不是你报复的工具,你把他们当成什么了,阿宇留下这几个孩子,你有哪个是真心呵护的,你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可是你却还在将你仅剩的孙子都往外面推,东方耀,你有今天这样的下场,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你为了给阿宇报仇,铤而走险,身子制造出了那么大的惊天阴谋,造成了多少人无辜的伤亡,但是七年前你不知道收手,你还要将阿翎推下水,我只想问你,阿翎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最大错误就是——生为你的孙子,并且那么的听话!”  莫老爷子说得悲愤,气得浑身乱颤!  “他心里敬重你是他的爷爷,所以就算是你做错了,他还是跟着你一路错下去,他是个成年人,难道说他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么,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说到底,还是他心里太在意你这个爷爷了!”  “在意我?”东方老爷子轻轻一笑,“他亲手把我送进来的。”  “若是不在意你,当年大可以揭穿你,他不是不敢,是不忍心,那孩子从小就很聪明,只是跟错了人,阿宇已经去世了,就算是你拉下我们整个莫家给他陪葬那又如何,他能不成就能活过来么,你不过是自己寻求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不是,不对!”东方老爷子的心里被人戳破,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家族,为了阿宇,可是说到底,都是为了你自己,你这么会这么自私,失去了一个儿子还不够,你还要赔上你孙子的一辈子么!”  莫老爷子声色俱厉,说到激动的地方,更是控制不住自己,“你真的该死,阿翎这辈子这辈子都被你毁了。”  “这个孩子从小性子冷,不善很亲近,可是自小他对絮萦都很特别,所以当年我并没阻止他们在一起,我就想着,可能时间长了,阿翎可以摆脱你,过着正常人的生活,可是自始至终我都错了,你对他掌控得太彻底了,他也太听你的话了。”  “东方耀,你如果还有一点愧疚的话,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你掌控了那几个孩子半辈子了,难道说你还想他们跟着一起进去么!”  东方老爷子身子一僵。  “如果阿宇还在世,怎么可能允许你这么对待他的儿子,阿宇是你的孩子,可是阿翎是阿宇的孩子啊,是他第一个孩子,当年阿宇看见阿翎的表情你不记得了么,那么高兴。”  “他说翎代表着鸟的羽毛,他希望东方翎已经可以振翅高飞,或许他早就不想自己的孩子再和自己一样,总是活在你的掌控之下,活在你的阴影之下了吧,可惜啊,事事都不能如人所愿,他的翅膀终究被你掰断了。”  东方老爷子的双手死死的握紧,身子更是颤抖不已。  “阿翎——”  “阿宇是你的孩子,阿翎是阿宇的骨肉,你对这个孩子过于残忍了,我想……”莫老爷子顿了一下,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和痛楚。  “当年的车祸,你真正要害死的人,或许根本不是阿七吧,你是奔着擎苍去的吧!只是阿七碰巧就坐在了车中,或许这是你始料未及的!”  东方老爷子忽然一笑,“占东……”  “我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莫老爷子说着直接推门出去,却不曾想东方翎就站在门外,莫老爷子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一般,并没有想得很诧异,只是神情想得有些疲惫。  “莫爷爷!”东方翎对莫老爷子一直很恭敬。  莫老爷子伸手拍了拍东方翎的肩膀,“你的父亲希望你做个展翅高飞的雄鹰,你现在自由了……”  东方翎的眼眶忽然有些酸涩,从小的严苛教育,东方翎已经不知道眼泪什么东西了,可是现在就是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却让他的鼻子酸涩不已,他微微垂着眸子,点了点头。  “谢谢莫爷爷。”  “你本性不坏,原谅你爷爷吧,他就是执念太深,大家都需要重新开始生活,等到有空了,带着小奕到我们家做客,说起来,你们好久没来我们家吃饭了,以前我还记得你以前说过很喜欢其琛来着。”  东方翎点了点头,从小缺乏父爱,东方翎曾经很羡慕莫七,对于莫其琛也有这超出了一般叔父的感情,只是这种感情,却不知道何时变得不那么纯粹了。  “你好好的,我先走了。”  “我送您!”  “不必了,改天来爷爷家做客,我还记得最喜欢吃西湖莲藕……”  东方翎眼眶忍不住又是一阵酸涩,他深吸一口气,对着莫老爷子的背影深深地鞠了一躬。  他直起腰,走入房间,将手中的保温桶放在床头柜上。  “爷爷,您的身体好些了么!”  “阿翎——”东方老爷子躺在床上,伸手拉住了东方翎的手,“爷爷我……”  “爷爷,你好好养身子,别说话了!”  “帮我叫苏家的小子进来!”  莫老爷子的车子飞快的疾驰在大道上,扬起了枯黄了落叶,或许是人老了,就越发见不得这种枯叶残花,他的心里堵得难受。  “老爷子,回家吧。”  “去看看其逸。”  高管家点了点头,车子很快到了墓地。  莫其逸夫妇是合葬的,照片上的夫妇二人都很年轻,莫擎苍和莫其逸有六分相似,莫老爷子伸手摸了摸石碑,“其逸……”  高管家此刻匆忙走过来,“老爷子,东方老爷子去世了。”  莫老爷子的手一顿,眼中瞬间充血,顿时湿润了。  “走了也好,他这辈子活得太辛苦了。”  “所有的事情他都承认了,为了保住东方翎!”  “这是他应该做的,那孩子其实没做什么,他还算是有点良心。”莫老爷子伸手摸了摸石碑上面的照片,眼泪不自觉的滑落。  东方翎和东方弈兄弟二人站在病房里面,都是面色凝重,苏瑾行站在一边,眼神凝滞,“老爷子最后留下了几句话。”  “他说这辈子对不起你们几个,让你们好好活着,他不值得你们惦念。他这辈子做了太多错事,不奢求你们原谅,也不奢望每年死忌你们回去祭拜他,把他的尸体少了,随便埋了就成!”  “祭拜不祭拜他,是我们的事情,和他有什么干系,他倒是走得清净!”东方翎咬着牙,强忍着悲痛,大步往外面走!  东方翎刚刚出了病房,她似乎看见了简絮萦站在走廊不远处,冲着她笑了笑,她仍旧那么好看,只是物是人非,他早就不是以前的他了……  东方翎嘴角苦涩,硬生生拉扯出来的笑容,难看得要死。  秋风乍起,吹起了一层层落叶,冷风佛面,冰凉刺骨。  ------题外话------  东方家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我发现自己真的写不出来真正大恶之人,所谓的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反过来可恨之人也必然有可怜之处,东方家的事情算是翻篇了……  这几天会稍微甜腻一些,哈哈,写到晏家父母回来了!  继续征集宝宝的名字,不然我这个取名废,取个二花二狗的小名,你们别拍死我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