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书小说APP下载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217 晏家父母,撞破好事






      东方老爷子去世的消息,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几乎传遍全城,众人难免唏嘘短叹,他的一辈子也算是传奇,只是没想到走得那么匆忙,咩有一点的征兆,众人惊讶的同时也为东方家的未来担忧不已。  东方家和莫家不和的传言,在上流社会依然不是什么秘密,大家纷纷猜测,莫家会不会趁着这个机会,对东方家求追不舍,最让人诧异得莫过于在东方老爷子的葬礼上面,莫老爷子破天荒的出现了。  莫老爷子算是隐居避世许久了吧,很少公开出席什么场合,那天身着一身黑,在莫其琛和莫七的陪同下去了葬礼现场,在会场逗留了许久。  回去之久,就生了一场大病,老人家的身体向来是一年不如一年,这一病似乎将身体本身的隐疾都带了出来,弄得莫家人又是人仰马翻。  晏氏国际  晏司慕正在处理一份文件,门忽然被人推开了,“晏哥哥——”莫攸宁直接跑过去,晏司慕起身直接伸手搂住了莫攸宁的腰,低头轻啄她的红唇,“晏哥哥,最近有没有想我啊。”  “你说呢。”晏司慕倒是有一段时间没见她了。  自从莫攸宁去了部队之后,电话都联系不上。  “我刚刚回家看了爷爷,爷爷忽然一下子老了好多!”莫攸宁神色恹恹的。  晏司慕已经去看过莫老爷子了,确实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只是那双眼睛却一如既往的清明睿智,晏司慕拉着莫攸宁坐到沙发上,顺手一扯,莫攸宁直接坐到晏司慕的腿上,晏司慕伸手环住她的腰。  “老人家的身子就是这样,要好好养养。”晏司慕蹭了蹭莫攸宁的脖子,惹得莫攸宁心里痒痒的,晏司慕闷声一笑,直接张嘴咬住了莫攸宁的耳垂,“唔——”  “攸宁……”晏司慕的声音带着一种摄人心魄的莫离,低沉而富有磁性,有着独特的诱惑力,低沉而又浑厚,本来淡漠的声音此刻染上了一层温柔,那声音清晰的在莫攸宁的耳畔响起,直达内心,有一种让人浑身酥麻的魅力。  莫攸宁的脸登时不争气的红了。  “攸宁!”晏司慕明知道莫攸宁受不了他这样,他的手还十分不自觉的伸手轻轻抚摸着莫攸宁那敏感的身体。  莫攸宁咬牙。  “攸宁?”  那声音简直可以让人怀孕好不好!  “你能别叫我了么!你分明是故意的——唔——”莫攸宁扭过头的功夫,晏司慕直接扶住莫攸宁的脑袋,加深这个吻,他的手就像是带着魔力一般,轻轻抚摸着莫攸宁的脊背,可是那动作却十分猛烈,攻城略地,丝毫不给莫攸宁一点反抗的余地。  莫攸宁这个人在任何人面前都可以是肆意妄为的,唯独是晏司慕。  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嗯——”莫攸宁伸手搂住晏司慕的脖子,这双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直接跨坐在晏司慕的身上面。  小别胜新婚,两个人自然是吻得缠绵。  而此刻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轿车已经停在了晏氏国际的大门口。  从车上首先下来一个男人,他在门口停了片刻,抬头看着晏氏国际的大门,那张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知礼,你在看什么呢?”随后下来的女人,声音恬淡温润,光是听声音似乎就能够感觉到女人定然是十分温柔的。  男人扭过头,眉头蹙起,伸手将女人披肩整理了一下,“冷?”  “不冷!”女人摇了摇头,男人点了点头,直接伸手牵住她的手就往里面走。  前台经理看到进来的两个人,立刻整理了一下衣服,直接跑过去,“晏……晏……”  晏知礼只是冷眼瞥了他一眼,那双眼睛,似乎能够看透一切,那般的睿智却又十分冷漠。  “你们总裁呢。”他的声音很低,比晏司慕的声音还要低一些,就像是瞬间要穿透你的耳膜一般,经理心里立刻开始打鼓,头皮也开始发麻。  “在楼上,我领你们上去!”  “不必!”晏知礼丝毫不管那个前台经理苍白的脸色,拉着谢安茹就往电梯走。  “知礼,你吓到他了。”谢安茹对着那个经理微微颔首一笑,弄得那个前台经理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晏知礼大手一挥,直接揽住谢安茹的肩膀,往里面走,那眼中有着化不开的占有欲,前台经理不禁伸手擦了擦额头沁出的冷汗。  “这么多人看着呢。”结婚这么久,晏知礼还是和以前认识的时候一样,霸道强势。  晏知礼不说话,只是带着谢安茹进入电梯,“对了,我们也没和晏子打个招呼,他会不会在忙啊!”  “嗯。”晏知礼的话不多,永远都是这个模样,谢安茹也习惯了。  “其实我觉得攸宁那孩子挺好的,虽然说性子有些野,不过这几年也收敛了许多,再者说,只要儿子喜欢我觉得就挺好的。”谢安茹一想到自己抱孙子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些盼头,那喜悦之情不自觉的染上眉梢。  “嗯。”晏知礼对晏司慕一直都是放养的,对他向来没什么要求。  “你就知道嗯,儿子要给你找儿媳妇儿你不高兴么!”谢安茹瞪了晏知礼一眼。  “高兴!”  “那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你觉得攸宁那孩子怎么样,好歹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我觉得还行。”  “不错!”  谢安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儿子找媳妇儿了,你作为父亲好歹有个表示吧,你瞧你,你怎么一点都不高兴。”  “比预期要早。”  “还早!”谢安茹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儿子都三十多了,你是不是以为晏子要到四十多才能结婚娶媳妇儿。”  “我预期三十五。”  谢安茹嘴角抽了抽,伸手将披肩整理了一下,“待会儿让晏子打个电话给攸宁,一起回家吃个饭,好久没看见那丫头了。”  晏知礼不说话了。  谢安茹自言自语了一会儿,伸手戳了戳晏知礼的腰侧,晏知礼一直板着的一张脸才忽然有了一些表情,“嗯?”  “我说,你能不能稍微高兴一点啊,这次是回来专门见儿媳妇儿的,你要是把攸宁吓着,我绝对饶不了你。”  “嗯。”  “话说你一直都没表态,你是不是不喜欢攸宁啊?”谢安茹忍不住猜想。  “没有!”  谢安茹狐疑的盯着晏知礼。  她还清楚地记得,那天他们刚刚吃了晚饭,准备去听音乐会,晏司慕就打来了电话,说是找了女朋友,并且已经见了家长了,让他们回去一趟,谢安茹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可是晏知礼从头至尾都只是点了点头,晏司慕似乎也习惯了,也没多说,现在想想,这个晏知礼该不会不喜欢攸宁做自己儿媳妇儿吧。  “真的没有?”谢安茹反问。  “不是男人就行!”  谢安茹嘴角抽了抽,顿时觉得一阵恶寒,这个要求……  还真是低啊!  他们两个人刚刚到了晏司慕所在了办公室楼层,秘书也没想到晏知礼夫妇会忽然过来,连忙过去,“老爷,夫人,我这就是通知总裁!”  “不必!”晏知礼拉着谢安茹就直接朝着办公室走过去。  “给儿子一个惊喜,好久不见他了,都想死我了。”  晏知礼蹙眉,“你不想我?”  谢安茹瞪了晏知礼一眼,“一大把年纪了,和儿子吃醋,你真是没救了,对了,婉兮那丫头……”  一想到晏婉兮,晏知礼的脸色更冷了!谢安茹觉得身边的气温都降了几度,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擎苍那孩子不错的。”  “哪里不错?”破天荒的,某个面瘫居然嘴角扯起了一抹弧度,谢安茹顿时觉得寒碜碜的,“就那种性子,哪有不错?”  “哎呦,你还嫌弃别人,你的性格很好?我看啊,那丫头就是按照你的样子找的,半天憋不出半个字!”  晏知礼顿时怒了,“拿我和他比?”  有任何的可比性么!  “除了年纪比他大,别的我看还不如人家!”  晏知礼对晏婉兮的疼爱不是没有由来的,那丫头自小身子就不好,十分惹人疼,加上和谢安茹八成相似的脸,对于一个宠妻狂魔来说,怎么可能不喜欢,而晏司慕和晏知礼则是五分相似,中和了两个人的优点。  “好了,这都要当爷爷的人了,你再这样,会被小辈笑话的!”谢安茹伸手拉住晏知礼的手。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办公室门口,门是虚掩着的,谢安茹直接推开门。  “surprise!”  四个人都显得很尴尬。  莫攸宁此刻还跨坐在晏司慕的腿上面,两个人的正吻得火热,而谢安茹显然也没想到居然会撞见这一幕,轻轻咳嗽一声,脸色显得不自然。  晏知礼眼中滑过一丝异色:“还真是surprise!”  莫攸宁跌跌撞撞的从晏司慕的身上面下来,立刻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晏爸爸,晏妈妈!”因为两家关系很熟,加上莫攸宁又是晏家的常客,一来二去的熟了,就直接叫晏爸爸晏妈妈了。  她饶是脸皮再厚,此刻也巴不得找的地缝钻进去啊。  晏司慕则是稍微整理一下衣服,“爸妈,你们怎么忽然回来了。”  “那个……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谢安茹说完,莫攸宁的脸更红了。  “呵呵,攸宁,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现在社会很开放了,就是怀了孩子再结婚都很正常,我也不是不知道变通的人,坐吧坐吧!”  莫攸宁哪里还有脸坐啊,晏司慕则直接拉着莫攸宁坐下,晏知礼只是打量着恨不得将整个脸埋在胸口的莫攸宁。  “嗯!”  莫攸宁无语了,晏知礼嗯这一声是什么意思啊,是赞同谢安茹刚刚说的话么!  简直没脸了,怎么能被他们看见这一幕呢,简直了。  莫攸宁知道晏家爸妈马上要回来了,可是至少提前通知一声吧,这么忽然过来,还……啊——不活啦。  “爸妈,你们坐吧。”晏司慕也没想到他们会忽然过来,一个电话都没有。  “擦擦你嘴上的口红。”晏知礼坐下之后,才冷冷的撂下一句话,晏司慕倒是浑不在意,拿着面纸擦了擦嘴唇。  “攸宁啊,过来晏妈妈这边,我都好久没见你了,过来给我看看!”  莫攸宁真的是硬着头皮走过去的,刚刚过去就被谢安茹握住了手,“怎么啦,以前不是胆子挺大的么,怎么现在见着我这么害羞了啊。”  “不是的,晏妈妈,我……”  “好啦,你和晏子的事情我都知道,放心,我很喜欢你,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是什么性子我还不了解么,没事,别害羞。”  谢安茹越是这么说,莫攸宁越是觉得没脸,为什么她第一次以晏司慕女朋友的身份见家长会是这么尴尬的场景啊。  “只是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给你带的礼物都让人送回家了,待会儿和晏妈妈一起吃个饭。”  “晏妈妈,总是让您破费。”谢安茹说着,莫攸宁似乎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晏司慕和晏知礼都不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可是莫攸宁总觉得这个气氛很怪异啊。  秘书送茶进来,他根本不敢去看晏知礼,这位晏氏国际的前任总裁,在商场上的狠辣果决,比起晏司慕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素来冷面,让人不自觉的心生畏惧。  “你别看你晏爸爸,他一直都这个德性,他很喜欢你的,来,喝茶!”莫攸宁笑着接过茶,“晏妈妈,您喝吧。”  “瞧你这孩子,和我客气什么啊。”  “什么时候结婚。”晏知礼冷不丁的冒一句,惹得莫攸宁瞬间尴尬起来,为什么他总是这么直接。  谢安茹伸手抵了抵晏知礼,“这才刚刚见面,你说这个做什么啊,好歹也等见了其学和周仪再说吧!”  晏知礼只是靠在沙发上面,只是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仍旧是不容忽视。  “我们自然是奔着结婚去的,只是还得看攸宁的意思,我是不着急的。”晏司慕笑了笑。  晏知礼直接递给莫攸宁一个眼神。  莫攸宁不怕莫其学,倒是对晏知礼有些惧意,总是不言苟笑的,冷得像是一个冰块,并且惜字如金,莫攸宁嘴角抽了抽。  “伯父,这个事情我觉得还是和我爸商量一下比较好。”  “你不想?”晏知礼反问。  “想!”莫攸宁说完脸臊红得更加厉害。  “那我和你爸谈!”  莫攸宁简直要哭了,她怎么觉得像是在逼婚啊。  “瞧你把人家孩子吓的,攸宁,你别搭理他,他就这个样子,对了,听说你爷爷身体不太好,现在怎么样了啊。”  也是听说了莫老爷子的状况,他们才将行程提前了,率先回来了。  “好多了,可能是东方爷爷过世,他心里难受吧。”  晏知礼本来波澜不惊的眸子滑过一丝精光。  他伸手摩挲着无名指的婚戒,这是他思考的时候习惯动作,他们夫妇出去也就不到半年的时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东方家那样的家族,说倒就倒了,想到了莫七,晏知礼不免又是一阵感慨。  这婉兮丫头怎么就不喜欢莫七呢,温柔对人和善,而且那么有责任心,在这一帮小辈中,晏知礼最喜欢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莫七,一早就想着,若是能将晏婉兮许给莫七,他真的是百分之一百放心啊。  不过听说人家孩子都上幼儿园了,这个念头也就掐断了,只是晏知礼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有些懊恼,当年怎么就没定个娃娃亲啊。  不过一想到莫其琛那个腹黑的家伙,估计娃娃亲悬乎。  “待会儿陪我们吃个饭,我去你们家看看他老人家。”谢安茹伸手拍了拍莫攸宁的手背,她扭头看向晏司慕,“晏子,婉兮呢。”  “和擎苍出去约会了!”  “啪嗒——”晏知礼将手中的杯子直接扣下,莫攸宁看了看晏司慕,晏司慕只是给了她一个安心的手势。  “你干嘛啊!吓死我了!”谢安茹伸手拍了拍胸脯。  “手滑!”晏知礼眸子阴沉。  莫攸宁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莫擎苍自求多福,哎——擎苍哥哥,你未来岳父这一关不好过啊。  “擎苍对婉兮很好的,虽然说一开始是婉兮追的他,不过现在两个人关系也很融洽啊!”晏司慕笑着伸手摩挲下巴,莫攸宁一直瞪他,晏司慕直接选择无视。  晏哥哥,你真的是高级黑啊!  你这是在帮擎苍哥哥么?你明显是在给他招黑啊。  果然晏知礼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其实也很正常啦,那丫头从小就喜欢粘着擎苍,想想也很正常啊,知礼,你觉着呢!”  “不好!”晏知礼咬牙。  他的宝贝女儿追莫擎苍那个混小子!  若是别的男人就算了,偏生是莫擎苍那个坏小子。  晏知礼可清楚的记得,那小子是个什么德性,小时候晏婉兮追着他跑,跌倒了,都不会搀扶一下的,所以就算是在莫家给晏婉兮挑个夫婿,莫七和莫召南都结婚了,这莫擎苍都不在晏知礼的挑选范围,偏生……  “不好什么啊,我觉得挺好的,怎么?你之前不是说,婉兮喜欢就好么?现在这个什么样子,你还有点做长辈的样子么!”  晏知礼轻哼一声,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心里面更是给莫擎苍狠狠记了一笔。  他们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就直奔饭店。  这顿饭莫攸宁从未这般的食不知味。  她的性子一向不羁,可是晏知礼这幅冰块脸,任是谁看着他都说不出来话啊,而且从头至尾,晏知礼就是说了七个字!  “吃饭!”  “结账!”  “去莫家!”  好不容易坐上晏司慕的车子,莫攸宁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晏爸爸还是这么严肃正经。”  “瞧你,你胆子不是很大的么?怎么蔫了?”晏司慕略微有些心疼的伸手摸了摸莫攸宁的小脸,“其实我爸没这么吓人的,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瞧你那小媳妇儿的样子。”  “我这不是为了给晏爸爸留给好印象么!这和以前怎么可能一样啊。”  “你从小穿着开裆裤在我们家乱跑的时候,你怎么没想到今天!”  “晏司慕,我都被吓死了,你还,唔——”晏司慕直接倾身上去,以吻封口。“乖,以后不用这么拘束,我爸妈对你还不了解么,你这个样子,他们只会觉得你不正常。”  “才不会,我要做个贤良淑德的儿媳妇儿。”  “好,媳妇儿!”  晏司慕低沉的笑声传来,惹得莫攸宁的脸更加红得厉害。  这是*裸红果果的调戏啊。  晏司慕伸手帮莫攸宁系上安全带,“好了,饿不饿?”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饱。”  “你的饭量我还不了解么!”  莫攸宁扭头看向窗外,为什么他要笑成那个样子,搞得自己多么能吃一样,就是比一般人能吃而已。  此刻的晏知礼熟稔的帮谢安茹系上安全带,伸手帮谢安茹整理了一下头发。  “你瞧你刚刚把攸宁那丫头吓得,一顿饭下来,连句话都不敢说,以后要是生活在一起,你这样,其学夫妇肯定要找你算账了,说你欺负她女儿。”  “不要一起生活。”  “为什么啊,就像是莫家那种一大家一起生活不好么?再说了,我以后还要帮晏子带孩子呢,对了,你喜欢孙子还是孙女啊!”  “外孙女!”  谢安茹轻哼一声,敢情你家儿子是捡来的么!  纪卿慵懒的靠在摇椅上,手中还拿着军事方面的书籍,忽然从后背伸出一只手,直接将书抽了出来,“夫人,医生让你多休息。”  “我刚刚睡醒,身子太懒了,而且闲得浑身骨头都难受。”  以前忙忙碌碌的也不觉得,这忽然闲下来了,纪卿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  “卿卿,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莫七从后面伸手搂住纪卿的肩膀。  “什么?”  “孩子已经三个多月了吧。”  纪卿低头一笑,伸手摸了摸肚子,“对啊,时间过得很快,都三个月了,还有七个月……”  “我说的不是这个!”莫七吻了吻纪卿的侧脸,“夫人……我实在念得紧。”  “莫七,你是属禽兽的吧!”纪卿又不是傻子,莫七暗示性这么明显,她要是再不明白,真的是傻子了。  “那也只是对夫人禽兽而已!”莫七直接将纪卿从椅子上拉起来,“夫人放心,我会很小心的。”  纪卿脸微红,“大白天的,你……”纪卿顿了顿,“晚上的!”  “不行,忍不了!”莫七直接吻住纪卿的嘴唇,两个人双双落在床上面,莫七显得格外小心翼翼,惹得纪卿一阵发笑。  “夫人,你再笑,我可不客气了。”莫七摩拳擦掌。  “怎么,你还想如何禽兽?”  “前段时间忽然想到一个好姿势……”  纪卿脸色一黑,果然是死性不改。  只是他们这边正“打得”如火如荼,忽然就有人敲门。  莫七从纪卿胸口抬起头,脸上滑过一丝懊恼的的神色,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这一天天的,到底能不能行啊。  纪卿则笑着伸手整理胸口被莫七剥落的衣服。  “七少?”张叔伸手扣门。  莫七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开门,“张叔,有事么?”  张叔一看莫七这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那老脸顿时滑过一丝不自然,“我打扰您了?”  “这还不明显么!”莫七咬牙切齿,他真想直接搬出去住。  这几天小元这个熊孩子更是过分,以想要看妹妹为由,直接在他们这屋常驻了,一到晚上就抱着枕头过来,那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莫七是忍心拒绝的。  纪卿怀孕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许多,更是母爱泛滥,根本见不得那个臭小子的苦肉计,直接拉着他就上床了,眼里面根本就没有他这个丈夫啊。  莫七忽然悲催的发现,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正在逐渐的下降,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  张叔无奈的叹了口气,“攸宁小姐打了电话回来,说是晏家父母回来了,待会儿就过来看望老爷子,大夫人二夫人都不在,只能找你了。”  莫七伸手扶额,提前回来了?  “嗯,我知道了,你先让人准备茶水,我换个衣服就下楼。”  “好。”张叔立刻退了下去。  莫七回屋的时候,纪卿已经整理好衣服,一本正经的坐在床边,“怎么了?”  “晏伯父晏伯母回来了,待会儿就过来。”  纪卿点了点头,只是心里却十分好奇,她到莫家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却还未曾见过晏子的父母。  “看样子,是为了攸宁和擎苍来的。”  莫七已经换了衣服,纪卿直接起身走过去,微微抬头,帮莫七整理衣服,“晏家父母都是什么样的人啊。”  “婉兮和晏伯母很像,不仅是长相,就是性子都很像,所以晏伯父对她很是疼爱,爱屋及乌吧,而晏伯父嘛……”  “嗯?”纪卿疑惑。  “和莫擎苍很像!”  纪卿的手一顿,“不是应该和晏子很像么?”  “如果只是说长相的话,那自然是和晏子很像,但是如果说性格,和擎苍很像,你见了就知道了。”  晏知礼和谢安茹刚刚到了莫家,就看见一个小孩正在院子中逗狗。  他穿着淡青色的针织衫,里面是白色的小衬衫,黑色短裤,头发剪得短短的,露出了漂亮精致的大眼睛,烟灰色的眼睛,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狗狗,手中还拿着一个枯枝,那狗一直在地上打滚,惹得他一直咯咯咯的大笑。  那张脸和莫七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他们两个人根本不用多想。  “那是七哥的儿子,莫元。”莫攸宁走到谢安茹身边。  “真可爱!”谢安茹觉得自己的心都萌化了。  这孩子跟着什么样的人长大,不自觉的就会模仿那个人,晏司慕这小子从小就和晏知礼一样,一样的没趣儿,谢安茹可从未觉得自己的儿子萌过。  小元此刻也注意到了那边的两个陌生面孔。  “姑姑,晏叔叔!”莫元摸了摸莫小呆的头,就往那边跑过去。  “这位姐姐是谁啊?”小元呆萌的盯着谢安茹,惹得谢安茹更是心花怒放。  莫攸宁和晏司慕对视一眼,这小子绝对又要开始狗腿了。  “我可不是什么姐姐,你应该叫我一声奶奶也不为过哦!”谢安茹蹲下身子,伸手捏了捏小元的脸,这手感不是一般的好啊,顿时又母爱泛滥了。  “哪有,您明明就是姐姐啊!”小元看到谢安茹的脸,就猜到了,和晏婉兮很像。  “叫奶奶,奶奶给你带了好吃的。”  “奶奶好!”小元眯着眼睛,惹得谢安茹捧着他的小脸就是亲了两口,惹得一边的晏知礼不满了,“这是晏爷爷!”  “晏爷爷好!”小元看着晏知礼,晏知礼此刻内心是崩溃的。  他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年纪,叫爷爷也是情理当中的,只是忽然被喊爷爷,晏知礼忽然觉得自己老了,真是不服老都不行啊。  小元看着晏知礼,只觉得这个爷爷太严肃了,不好玩。  “好了,不用搭理她,和奶奶进去。”谢安茹伸手拉着小元就往里面走。  晏知礼和谢安茹刚刚进门,就看见了莫七和纪卿,他们见过纪卿的照片,照片中的女人面色冷清,那双眼睛尤其好看,杏眼微睁,有些淡漠,可是纪卿此刻穿着浅灰色的套头长毛衣,露出了白嫩得如同嫩藕一般的小腿肚。  “伯父伯母好。”纪卿声音清冽,却染上一丝温柔。  “伯父伯母,你们来了啊,赶紧坐吧。”莫七伸手拉住纪卿的手,朝着他们走过去。  他们在打量纪卿的时候,纪卿也在打量着对面的两个人。  晏知礼真的和晏司慕有四五分的相似,只是他的面孔更加刚毅,棱角更加的分明立体,而且浑身散发着一股成熟的魅力,那是和晏司慕截然不同的气质和魅力。  而他身侧的女人则是冲着纪卿笑得十分温柔。  眉眼弯弯,那双琉璃剪瞳,细长的柳叶眉,嘴唇微微抿着,却扯着一抹好看的弧度,那与生俱来的温婉气质,让人看着不由得升起了一抹想要保护的*。  “这就是卿卿吧。”谢安茹淡淡的一笑。  “嗯,伯母请坐。”纪卿笑着招呼她。  “奶奶坐啊!”小元拉着谢安茹就坐下,然后自己一屁股就坐在谢安茹的身边,谢安茹笑着搂着小元。  “奶奶,你身上面好香啊,好好闻!”小元这小嘴儿甜到不行,惹得谢安茹笑得合不拢嘴。  纪卿和莫七对视一眼,这个小混蛋,现在是看着谁的大腿都想抱啊。  “晏爸爸,您坐啊!”莫攸宁狐疑的看着晏知礼,他就站在谢安茹的身边,一言不发,那眼神带着浓浓的妒意,弄得所有人都是一阵头皮发麻。  纪卿伸手扯了扯莫七的衣服,和莫七开始咬耳朵,“晏伯父是在盯着小元看么?”  “很显然。”  “看他做什么?”  “晏伯父是出了名的宠妻狂魔。”  呃……该不会是因为那个混小子一直粘着晏伯母的关系?  “我去把那个混小子拉过啦。”纪卿刚刚准备动作,就被莫七拉住了胳膊,“别急。”  “奶奶,爷爷为什么总是盯着我看啊。”小元伸手抱住谢安茹的胳膊。  谢安茹此刻恨不得将小元抱回家,哪里还顾得上晏知礼啊,这都老夫老妻了,晏知礼这性子,谢安茹早就摸透了,一把年纪了,还整天这个样子,简直丢人。  “知礼,你不坐下干嘛呢,瞧你不坐下,他们几个都不敢坐了,你这巴巴的看着我干嘛啊!”谢安茹直接伸手将小元搂到怀里面,恨不得将小元揉碎在怀里面。  晏知礼狠狠瞪了小元一眼,这才转眼看向莫七:“老爷子呢?”  “差点忘了正事了,小元宝贝,奶奶待会儿下来和你玩。”谢安茹说着在莫七的带领下就往楼上走。  晏知礼对莫七的态度显然十分的和善,就是态度都瞬间软化了,看得莫攸宁一阵眼热,“哎,晏爸爸对七哥果然是真爱啊。”  “什么意思?”纪卿伸手将小元搂在怀中,伸手揉了揉他的小短发。  “嫂子,晏伯父最喜欢的人就是七哥了,每次看见七哥脸色都不一样,哎,真不知道晏爸爸喜欢他什么。”莫攸宁忍不住吐槽。  纪卿想起之前说要将晏婉兮许配给莫七的事情,莫七这家伙还真是讨人喜欢啊。  “阿七,老爷子的身子到底如何啊?没大碍吧。”  “好多了,可能本来身体就不太好,最近因为东方爷爷的事情,病了一场之后,身体就大不如前了。”  “东方家那边……”晏知礼眸子一暗。  莫七只是一笑,“到了。”莫七伸手敲门,里面传来了莫老爷子的声音,莫七推门进去,招呼他们两个人进去。  “你们聊,我先出去。”莫七带上门走了出去。  晏家父母在晏家待了一段时间,很快就回家了,莫攸宁好歹松了口气,一直紧绷着的神经这才松弛下来。  她直接瘫坐在沙发上面,“七哥,我觉得以后我的日子很不好过。”  “他们都挺喜欢你的。”  “喜欢我?”莫攸宁叹了口气,“晏妈妈一直对我很好,以前也不觉得晏爸爸很严肃,可是我总觉得他看得我心里发毛。”  “你想多了。”莫七摇了摇头。  “晏爸爸那么喜欢你,你自然会这么说啊,哎——你都不知道,今天我和晏哥哥在办公室里面……”莫攸宁忽然捂住嘴巴。  “嗯?”莫七瞬间来了兴趣,“你俩咋了?”  “没啥,我累了,我上楼!”莫攸宁急忙往楼上跑,就像是后面有人在追她一样。  “这丫头!”纪卿无奈的摇了摇头,莫七则笑得高深莫测。  肯定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被撞破了。  莫七果然是只老狐狸。  这边的莫擎苍和晏婉兮刚刚吃了饭。  莫擎苍负责送晏婉兮回家,这刚刚送到门口,莫擎苍刚刚准备离开,晏婉兮这丫头就直接扯住了莫擎苍的衣服。  “怎么?”  “擎苍哥哥,明天还约会么?”晏婉兮睁着大大的眼睛,满是期待。  “明天下午有事,晚上约你看电影。”晏婉兮使劲点了点头,“好了,赶紧回家吧。”  “可是我哥都不在家,我一个人在家多无聊啊。”晏婉兮撅着嘴巴开始撒娇。  “我待会儿有点事,一群男人一起,带着你不方便,乖!”莫擎苍伸手揉了揉晏婉兮的头发,准备离开,他刚刚踩到路牙上,又被晏婉兮扯住了衣服。  “还有事?”莫擎苍现在耐心可是好了不少,若是放在以前,他肯定直接就转身离开。  “那个……”晏婉兮微微垂着头,莫擎苍面对着晏婉兮,本来个子就比晏婉兮高很多,现在站在路牙上,更是高了不少。  “嗯?”莫擎苍口气微微扬起。  “亲一下!”晏婉兮扬着小脸,双手拉着莫擎苍的胳膊,踮着脚就要往上凑,可是……  怎么都够不到!  晏婉兮不开心了!  她直接跳起来,莫擎苍十分恶趣味的往后一仰,又没碰到。  “擎苍哥哥!”晏婉兮急得跺脚。  “好了,乖!”莫擎苍走下路牙,伸手搂住晏婉兮的腰,弯腰,吻住还在喋喋不休的小嘴,晏婉兮这个个子,每次站着接吻,都要仰着头,算是甜蜜的折磨吧。  一吻结束,莫擎苍意犹未尽的伸手摩挲着晏婉兮的嘴唇,“还要?”  晏婉兮点了点头,好害羞。  “傻丫头。”莫擎苍轻啄晏婉兮的小嘴,“乖乖在家待着,我晚些回去就给你电话。”  “要视频。”  “得寸进尺!”  “我就要视频!你给不给嘛!”  “给!”  “好哒!”晏婉兮笑得合不拢嘴。  人家两个人是你侬我侬,压根没注意前方不远处停着的车子。  晏知礼的双手死死地握紧方向盘,谢安茹不安的看了看晏知礼,他是准备爸方向盘卸下来么?  “擎苍和你有仇么?你咬牙切齿的做什么?你不觉得这个画面很唯美么?”这么萌的身高差。  而且婉兮明显很高兴,这样不就够了么,而且擎苍也没有她之前想得那么冷淡啊。  “唯美?”晏知礼咬牙。  “是啊,擎苍这孩子从小就长得好看,这个你也说过啊!你说擎苍长大之后肯定是个美男子。”  “什么时候?”  “擎苍出生的时候!”  “那肯定是我眼瞎!”  谢安茹无语,好吧,你若是不想承认我也没办法。  “反正女儿喜欢,你还想怎么滴,话说都看了这么久了,下不下车啊,我看擎苍似乎要走了。”  “想走?”晏知礼直接推门出去。  “婉兮!”晏知礼的声音传来,晏婉兮身子一僵,扭过头,看到晏知礼,整个人的脸都瞬间扬起了别样的笑容。  “爸——”晏婉兮直接小跑过去,直接抱住了晏知礼。  莫擎苍蹙眉,只是……  他不敢吃醋啊。  他走过去,“晏伯父。”  晏知礼只是伸手拍了拍晏婉兮的后背,“跑什么,你这孩子!”那脸上的温柔简直浓得化不开,谢安茹此刻也下了车子,“擎苍。”  “晏伯母好!”  “嗯嗯好!”谢安茹此刻是越看莫擎苍越顺眼,果然母女两个人的眼光都一样。  “爸,妈,你们怎么忽然回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晏知礼一手拉着晏婉兮一手拉着谢安茹就往里面走。  留下莫擎苍一个人,在原地有些风中凌乱!  被无视了啊。  晏知礼走了一半路,见莫擎苍还没跟上来。  “擎苍哥哥?”晏婉兮太高兴了,差点忘了大神还在后面。  “难不成需要我请么?”晏知礼轻哼。  莫擎苍顿时觉得头皮发麻,晏司慕的车子一直跟在后面,此刻才慢悠悠呃停好车子。  心情不错的他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莫擎苍,你不是横得很么?你再横一个试试看啊!  走喽,看戏去!  ------题外话------  两座冰山的碰撞,哈哈……  晏司慕绝对是高级黑啊!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