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223 大神与小白兔(下)






      自从莫擎苍和晏婉兮的关系被这么公开之后,晏婉兮更是经常出入俱乐部,三不五时的陪着莫擎苍出去参加活动或者是比赛,而擎苍大神的粉丝已经私下里面称呼晏婉兮为“小嫂子”!

  莫家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开始张罗两个人的婚事,而临近婚期了,莫擎苍想着将手头的事情忙完,正好空出一个蜜月期,那段时间倒是来回飞没停下来。

  而转眼间就到了婚期,晏婉兮因为前段时间太忙了,居然累倒了,莫擎苍急匆匆的坐飞机往回赶,到医院的时候,他们说晏婉兮去检查了,莫擎苍拿起床头一本关于游戏的书,百无聊赖的翻阅着。

  随着一阵急促的高跟鞋的声音,莫擎苍的眉头微不可查得蹙了一下。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莫少爷。”来的人居然是范倩,而她身后的人居然是琉璃。

  琉璃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莫擎苍,她仍旧是妆容精致浓烈,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浓厚的脂粉味,而那种劣质的香水味,有些刺鼻,莫擎苍淡漠收回视线。

  “晏少给晏小姐订了套餐。”因为范倩正好在那家饭店应酬,晏司慕新上任的秘书就将这个事情直接交给了范倩。

  房间里只有莫擎苍翻阅杂志的声音,安静得让人觉得有些窒息。

  范倩和琉璃对视一眼,琉璃直接朝着莫擎苍走过去,莫擎苍看到那双尖头高跟鞋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才微微抬头。

  “擎苍大神,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么!”琉璃微微垂着头,本就长得不俗的小脸,因为害羞而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更是显得我见犹怜,她微微咬着嘴唇,似乎有话要说,却又欲言又止。

  莫擎苍不说话,琉璃双手不安的搅动在一起。

  范倩将餐盒放在床头柜,就离开了房间,倒是饶有趣味的看了两个人一眼。

  而此刻晏婉兮在莫攸宁的陪同下正好检查回来,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莫攸宁一见到站在门口的范倩,心里就很不舒服。

  本来第一印象就不好,莫攸宁结婚当天,晏氏国际的许多高层都来了,按照范倩的资历是根本没有资格参加婚礼的,可是她倒是聪明,傍上了一个股东,也混了进来,衣服好巧不巧的和莫攸宁当晚敬酒的晚礼服撞了颜色,这让莫攸宁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个女人怎么出现在这里。

  范倩没想到莫攸宁也在这里,有些不安的朝着房间里面瞥了一眼,继而轻轻咳嗽一声。

  “啊——”

  房间里面忽然传出一个女人的惊呼声,晏婉兮和莫攸宁对视一眼。

  晏婉兮穿着病号服,脸色有些苍白,眼睛空洞,显得有些茫然,但是莫攸宁却快步甩开晏婉兮先一步进入了房间。

  “少夫人,少——”范倩刚刚想要挡在莫攸宁身边。

  被莫攸宁一把推开了,范倩踩着五厘米的高跟,脚下一滑,脚踝崴了一下,一阵刺痛从脚踝传上来,让她眉头紧锁。

  而莫攸宁站在门口,抄手看着房间里的两个人。

  琉璃的身子直直的往莫擎苍身上面栽去,莫擎苍手中有本书,直接拍在了她的脸上,这个画面说真的……

  莫名有些喜感。

  琉璃就是故意的,故意脚下一滑,准备投怀送抱,自从上次在办公室被晏婉兮奚落之后,她就想法设法的再想接近莫擎苍,可是却都不得其法,倒是阴差阳错的认识了范倩。

  这两个人都是属于自诩美貌,又有点小聪明,自认为可以在这个地方争得一席之地,可惜了,她们都是那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琉璃有一批死忠粉,将她捧得很高,慢慢的她也有了优越感,她就不信,自己这样的,就算是投怀送抱,难道说莫擎苍还能无动于衷么!

  只要是个男人肯定会上钩的。

  不过当那本书重重的拍打在她的脸上时,仿佛自己的一个梦瞬间被拍醒了,她好像听见了某种东西碎裂的声音。

  “我说,你俩这是准备做什么!”莫攸宁的声音乍然响起,莫擎苍的手用力,直接将琉璃给推到了一边。

  杂志掉落,琉璃往后退了几步,险些栽倒,幸亏扶住了一边的墙壁,她微微咬着嘴唇,气氛显得格外尴尬。

  而此刻晏婉兮已经走进了病房,看见琉璃的时候,她也显得很诧异,“你怎么在这里?”

  莫擎苍见晏婉兮进来,大步走过去,大手直接搂住她的肩膀:“感冒?”

  “最近太忙了,有点受凉。”晏婉兮的脸色苍白,那双眼睛却异常黑亮,尤其是那瞳仁,黑得发光,琉璃被她看得心里莫名有些发毛。“她怎么进来的?”

  莫攸宁只是看着门口脸色发白的范倩。

  “大小姐,不好意思,她是我的朋友,我来给您送餐,就顺道……我不知道她和……”范倩的眼睛在琉璃和莫擎苍身上面打转。

  晏婉兮直接坐到床上,单身撑着下巴,黑亮的长发散落,将她肤色衬托得越发通透。

  她对范倩有印象,毕竟晏氏国际长得这么漂亮的,还是主管级别的女性真的不多,不过这个眼神,这个口气,怎么看都觉得想要自己误会什么。

  “所以呢?”晏婉兮装得糊涂,“范主管,你盯着她和我的未婚夫做什么?难不成他们两个人有什么?”

  范倩没想到晏婉兮会如此直白,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是的,晏小姐,你别误会,我和擎苍大神真的没什么!”琉璃连忙摆手,“我就是他的脑残粉而已。”

  晏婉兮嘴角抽了抽,粉丝就粉丝呗,还脑残粉。

  “作为脑残粉看见自己的偶像就要扑过去么!”莫攸宁挑眉,理由倒是找得挺好。

  “不是的,我刚刚是太激动了,脚下有点滑,所以不小心扑在了……”琉璃这口气,这眼神,怎么看都觉着像是被莫擎苍怎么滴一样。

  “擎苍哥哥,是这样?”晏婉兮心里很不开心。

  莫擎苍脸色愈发阴沉,“显然不是。”

  “哦?”莫攸宁阴阳怪气的轻哼,“脑残粉就脑残粉吧,若是真的变成脑残就不好了,最怕的就是有些人还把别人当成是脑残,当成是傻子,范主管,你说是吧!”莫攸宁那口气不温不火的,却带着明显的不悦。

  范倩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真是倒霉,怎么遇到莫攸宁这个难缠的人。

  “琉璃,我们走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不好意思!”范倩说着进入房间拉着琉璃就要走。

  可是琉璃这一步三回头的算是怎么回事。

  “站住!”莫攸宁那慵懒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少夫人,您还有事?”范倩硬着头皮问道。

  “琉璃是吧,你刚刚是准备扑倒我哥么!”

  “我不是,我……”

  “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了非礼么!”

  众人愕然,晏婉兮捂着嘴偷笑,莫擎苍更是脸色铁青。

  “不是的,我没有想要非礼他……”琉璃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后面都听不见了。

  “是么!”莫攸宁咧嘴一笑。

  范倩和琉璃双双离开之后,想起莫攸宁的微笑,还是觉得心尖都颤抖。

  本来还想肯定要倒霉了,却没想到一天两天过去了,都没事情,两个人渐渐放松了警惕,知道范倩因为工作频频失误,被辞退,而琉璃更是因为在主播平台传播不良信息,遭到举报,不仅仅是账号被封锁了,就是本人都被警察带走了。

  据说警方到她所在出租屋的时候,她还穿着情趣内衣,外面罩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白色外套,和没穿基本没两样,电脑还在开着,公频上还有许多人在刷着礼物,而她本人则是直接被带去了派出所。

  这个事情在那个小小的圈子里面还引起了很多的轰动,因为自身形象受损,导致很多代言纷纷和她解约,并且要求她支付违约金,而琉璃这个名字,在这个圈子里面,逐渐的被人淡忘。

  或许多年之后会有人提起,这个圈子里面,有个直播期间被警察带走的游戏女主播。

  莫擎苍和晏婉兮的婚礼,邀请的人并不是很多,都是一些熟识的亲友,会场是设置在一个小岛上,提前一周多,晏婉兮就过去准备了,而等到婚礼当天,还是出现了让她意想不到的情况。

  能够来参加的婚礼的亲友不足百人,而剩下的一两百人都是莫擎苍的朋友,俱乐部的合伙人和队员,以及一些知名的游戏大触。

  最先到会场的是莫七和纪卿,他们是准备趁着这个婚礼,来这边度假的,莫七推着双胞胎婴儿车,纪卿牵着小元,小元不时看着岛上来回穿梭的人:“妈咪,这些人都是干嘛的啊,拍戏的么?”小元指着一个穿着古装的女人。

  这个小岛是旅游胜地,岛上原住民可能还没有游客多。

  “可能是游客吧。”因为没有摄像机。

  只是这一路走过来,穿得奇形怪状的人越来越多,等到莫七和纪卿进入会场第一反应都是……

  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只是门口有指示牌,标明了是莫擎苍和晏婉兮的婚礼啊。

  可是这明显就是一个游戏动漫展的cosplay秀啊!

  看着这来回穿梭的人,莫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西装,纪卿穿着浅白色蕾丝钩花裙,小元更是穿着得体的小西装,可是面前的这群人……

  光是头发的颜色都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七少,少夫人,小元少爷,你们来了啊,赶紧进去吧!”晏家的管家走了出来。

  “这些……”

  “擎苍少爷的朋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也显得很懊恼。

  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面前的画面,就是:群魔乱舞!

  而莫擎苍此刻坐在休息室,眉头紧锁,面色阴沉得能够滴出水,13和晴天等人正站在他的面前。

  “你们给我解释一下,外面是什么情况!”莫擎苍是邀请了他们,可是没有说让他们穿成这样啊!

  “老大,你不是要说要给小嫂子一个难忘的婚礼么!”

  “我特么的……”莫擎苍拿起手边的一个烟灰缸就要砸过去,13立刻乖乖的躲在晴天的后面。

  “老大,您当时也没说必须要正装啊,我们觉得这样更加有心意,小嫂子肯定会毕生难忘的。”

  “呵呵,毕生难忘,我看今天来参加婚礼的人都毕生难忘!”这简直是搞事啊!

  “老大,其实这样的婚礼多特别啊,比那些循规蹈矩的婚礼有看头多了。”

  “你再说一句?”莫擎苍最后的尾音拖得很长,吓得13缩了缩脖子。

  “老大,现在已经这样了,怎么办啊!”晴天抓了抓头发,“人都来了,也不能让他们走啊,而且这些都是他们最满意的装扮!”

  “你们现在立刻给我消失!”莫擎苍咬牙,他不敢保证下一秒真的会杀人。

  而随着宾客越来越多,宾客分化成了两级,一边是浓妆艳抹,奇装异服,各种妖魔鬼怪齐齐出动的作妖派,而另一边则是像莫七这种,循规蹈矩的穿着正装出席的正常派。

  晏知礼到了会场之后,差点没被气得背过气过。

  直接冲进了莫擎苍所在的休息室。

  莫攸宁更是张的嘴巴,愣是半天没合上:“司慕,我能问一下,婚礼结束不是酒会?是化装舞会么?”婚礼流程莫攸宁几乎是全程参与的,怎么不记得有这个流程。

  “显然不是。”晏司慕搂着莫攸宁,朝着莫七他们走过去,莫忘一见到有人过来,就咯咯咯的笑,就是晏司慕那张一向酷酷的脸,此刻都软化了几分,弯腰捏了捏莫忘肉乎乎的小脸。

  “这是什么情况啊?群魔乱舞啊,什么装扮都有。”纪卿笑着打趣道。

  “这得问擎苍了,这些都是他的朋友。”

  “可能是为了给婉兮一个独特的婚礼。”莫七摸索下巴,分析了半天,只得出了这个结论。

  “那可真够特别的。”

  莫擎苍没想到晏知礼会忽然冲进来,看他神色不悦,心里面多多少少有数:“爸——”

  “我还不是你爸。”晏知礼气结,“你给我解释一下外面那群妖魔鬼怪是什么情况!”

  “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他们不知道今天是婚礼么,参加婚礼穿成这样,他们是来走秀的么?还是说他们把这里当成是化装舞会了,莫擎苍,你今天得给我一个解释!”

  “特别!”莫擎苍硬着头皮,还能如何说。

  他现在就是十分后悔,将这个事情交给了晴天他们,他就说最好是特别一点,能够有些特色,突出他们这个圈子的特点,这可真够有特点的,简直是毕生难忘有木有。

  “特别?”晏知礼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哈?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特别?这还真是够特别的,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别致的婚礼。”

  莫擎苍话到嘴边,又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他其实是想说,孤陋寡闻!

  幸亏婚礼之前莫其琛一再叮嘱他,不许再和晏知礼顶嘴。

  这婚礼马上要开始了,晏知礼气呼呼的走出房间,去准备。

  会场搭建在露天,因为契合了莫擎苍的身份,所以会场不是白色的,而是充斥着一股浓厚的中古风格,点缀着火红的玫瑰花,都是别有一番韵致,而因为衣服的关系,所有人也分成了两派。

  莫擎苍饶是再淡定,在看见截然不同的两派人时,总有一种错觉,这两拨人参加的并不是同一场婚礼。

  他站在会场台上,穿着黑色的西装,他太高,站在那里,你就会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紧紧抿着嘴角不言苟笑,就是这种情况下,他仿若还是波澜不惊一般,五官是很标准的美男,中和了莫召南的棱角分明和莫七的精致柔和,这种俊美带了一点古典的气质,可是他的眸子森然,不自觉的带了一丝禁欲的气质,光是站在那里,就让人移不开视线。

  就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雄狮,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威慑力,他心里是很激动的,只是却觉得这场婚礼,似乎被这群“妖魔鬼怪”给搅和了。

  “新娘子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众人都纷纷回头看过去。

  却都愣住了,那袅娜走过来的人,不是一袭白色的婚纱,而是一身火红的嫁衣,皮色如雪,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火红的嫁纱长长曳地,那红色的绸纱被风吹得微微鼓了起来,衬托得她本来纤瘦的身子更是愈发弱柳扶风,及臀的黑发被一根红玉簪松松挽起,一条红色蕾丝,金线勾边的发饰盘踞在挽起的发髻间,闪烁着莹莹的波光!额前垂落着一金色的同心锁。

  红衣如火,肤白赛雪。

  晏婉兮心里有些忐忑,这个事情是她私下和晴天他们商量好的,不知道大神是不是生气了。

  莫擎苍紧紧抿着嘴唇,放在身侧手不自觉的收紧,而喉咙更是觉得干涩。

  随着晏婉兮的走进,她本身的容貌就很清姝脱俗,虽然大红色艳丽,她有些怕不住,可还是将她衬托得倾城美貌。

  随着众人的欢呼声,婚礼进行的还算顺利。

  最后一步自然就是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莫擎苍慢慢俯下的身子,他伸手勾住了晏婉兮的下巴,伸手摩挲着:“你穿成这样莫非是想直接洞房不成?”

  “哪有?你不觉得很好看么?”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在台上咬耳朵。

  “很漂亮!”岂止是漂亮啊,晏婉兮一向乖巧,就是穿着都是大家闺秀那种得体大方的,现在这般模样,完全像个勾人的妖精。

  “那就行了啊,这叫中西合璧。”晏婉兮仰面看着莫擎苍,她终于嫁给了他,心口那种想要膨胀出来的幸福感,让晏婉兮觉得自己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你是来勾引我的,让我迫不及待想要……”

  晏婉兮闭着眼睛,长长地睫毛在眼下投出一个扇形的暗影,那红得发烫的脸,更是引得莫擎苍口干舌燥,望着那近在咫尺的红唇,莫擎苍觉得喉咙更加干涩了,可是现在还在婚礼现场,他却恨不得马上就扒掉她的衣服。

  温热的气息,带着些许呼吸的微喘,莫擎苍和晏婉兮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莫擎苍就像是被蛊惑了一般,慢慢靠近,他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要点到即止,可是当他触碰到那温热的红唇时,就忍不住了,想要更多,更多……

  台下的人众多观礼人都没想到这个吻会这么绵长。

  晏知礼看着台上的两个人脸色更黑了。

  “这家伙知不知道现在还在婚礼现场啊,还愣是不松开了。”

  一旁的谢安茹闷声一笑,“年轻人嘛,怎么高兴怎么来。”能够看到女儿幸福,对于谢安茹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哼——你看看这个婚礼,不伦不类的,像什么话啊!”

  “知礼?”谢安茹拉了一下他的衣袖,晏知礼微微垂头,谢安茹踮脚在他侧脸亲了一口,晏知礼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你这是做什么!”

  那脸上有些不自然。

  “怎么了?”谢安茹倒是不在意,主要是气氛太好了。

  “都一把年纪了,这么多人呢!”

  “那我们回房再……”

  谢安茹这话说完,晏知礼只是背过脸,看着台上:“这两个人是准备亲多久啊……”可是那脸上居然滑过了一丝不自然的红晕,谢安茹伸手搂住晏知礼的胳膊。

  他这是被自己的妻子*裸的调戏了一把么!

  等到婚礼结束,还有酒会,可是大家无论怎么都找不到那两个主角了。

  莫擎苍拉着晏婉兮就直接回到了他们的婚房,酒店专门为他们将套房布置成了大红色,那艳丽的颜色,让人的心都变得躁动不安。

  “擎苍哥哥——啊——”晏婉兮跑得气喘吁吁,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被莫擎苍紧紧箍在了怀里面。

  “擎苍哥哥?外面还有人在等着呢,我们,唔——”

  莫擎苍此刻根本不想理会外面那些人,他只想将这个妖精先吃了再说,晏婉兮踮脚搂住他的脖子。

  莫擎苍直接伸手脱掉晏婉兮身上面红色外套,直到她身上面只剩下一个红色的肚兜和红色长裤,莫擎苍才一边亲吻她的耳垂一边用嘶哑的声音说道:“跳上来。”

  “嗯?”晏婉兮此刻脑子都是迷糊的,被吻得已经昏头转向,七荤八素的,跳上来?跳到哪里去!

  “跳上来!”莫擎苍不厌其烦的重复。

  晏婉兮立刻会意,因为身高的原因,莫擎苍似乎十分钟情于某种姿势,比如现在这种……

  晏婉兮勾着他的脖子,双腿盘在他的腰上,而他拖着她的屁股,两个人朝着大床走过去。

  滚到床上的时候,两个人的身上面衣服尽褪……

  “擎苍哥哥,我爱你……真的爱你,很早就爱你了……”晏婉兮微微仰着头,表情有些痛苦,又有些欢愉。

  “乖,我也是!”

  春光乍现,日光熏暖。

  等到夕阳的余晖照进房间,晏婉兮才幽幽醒了过来,她整个人被莫擎苍紧紧圈在怀里面,她使劲蹭了蹭,身体的痛苦在诉说着他们刚刚有多么的激烈,“睡醒了?”

  晏婉兮红着脸点了点头,“擎苍哥哥,我们……”

  “你是不是应该改口了。”

  “改口?”晏婉兮脸更红,“擎苍……”她的声音小小的,还有些嘶哑,却莫名的让莫擎苍又有了反应。

  “叫老公!”

  “嗯?”晏婉兮红着脸,一时说不出话。

  莫擎苍心里不满了,晏婉兮愣是不改口,她害羞得紧,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直到晏婉兮精疲力尽的时候,才幽幽的吐了两个字。

  “老公!”

  软绵绵的,温温糯糯的,让莫擎苍莫名觉得欣喜,心里像是被什么塞得慢慢的,从今天以后这个女人就要和自己一起生活了。

  以前的他排斥自己的生活步调被人打乱,可是此刻的他却甘之如饴。

  他起身围着一条浴巾就进了洗漱间。

  “你干嘛啊!”晏婉兮此刻浑身都懒得动弹。

  “拧毛巾给你擦身子,你不觉得难受?”

  晏婉兮将头埋在被窝里面,任凭莫擎苍怎么叫唤都不肯轻易出来。

  而那晚的酒会,只有莫擎苍一个人出现,别人自然会问新娘子在哪里,还有一大波人准备闹洞房呢,可是却被莫擎苍那凌厉的眼神给震慑住了,他只说晏婉兮身体不舒服。

  骗鬼呢,你俩在台上激吻的时候,怎么没看见新娘子身体不舒服啊,此刻说身体不好了,明显是有鬼。

  有一群不死心的人还准备跟着莫擎苍去闹洞房,莫擎苍只是冷冷一笑,那笑容如同鬼魅一般,吓得那一群人纷纷往后面跑。

  大神这表情也太吓人了。

  婚礼结束之后,大家都很快离开了小岛,晏家是富户,到了这边包吃包住还包机票,还收获了一份价值不菲的伴手礼,那里面不仅仅有喜饼,还有晏氏国际专门给晏婉兮婚礼量身定做的婚礼纪念品,金镶玉的吊坠。

  莫七和纪卿带着三个孩子在岛上逗留了接近一周,可是却很少见到那两个家伙出现,尤其是白天的时候,到了晚上偶尔会看见那两个家伙出来觅食。

  莫七打趣道:“他们还真是恩爱啊?”那眼中透着浓浓的羡慕嫉妒,自从莫失莫忘出生之后,他和纪卿二人世界算是彻底泡汤了,纪卿心里都是宝宝,而他的地位自然是直线下降。

  莫擎苍和晏婉兮基本上都是在床上腻腻歪歪的度过的,在这边待了小半个月,又周游了三四个城市,才算是结束了蜜月之旅。

  而回去之后的不久,晏婉兮就查出怀孕了。

  这个消息让人既高兴,心里又隐隐有些忧虑。

  毕竟晏婉兮的身子比较虚,加上有心脏病,生孩子有风险,所以在第一时间,就安排出国做了全身检查,莫擎苍更是全程陪同,晏婉兮那段时间过得日子根本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本来不易发胖的体质,却在怀孕期间,愣是硬生生的胖了十几斤。

  晏司慕和莫攸宁时不时出国去看他们,莫攸宁更是眼红到不行,为什么他们刚刚结婚就怀上了,自己结婚都大半年了,这肚子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们两个人还准们算这日子来的。

  到了国外,更是安排了权威的专家给莫攸宁做了一次彻底的身体检查,结果没问题,晏司慕也没问题,只说让他们放宽心态,有些事情急不得。

  这不是等于白说么。

  晏婉兮的身子虚弱,到了怀孕后期,身体的反应更是比一般人更加激烈,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小腿更是肿得不行,走路都困难,而孩子压迫着她的脏器,让她觉得呼吸都困难,并没有等到孩子足月,晏婉兮就被急匆匆的推入了手术室内。

  她的身体不可能顺产,好在剖腹产进行得很顺利,莫擎苍在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一个瘦瘦巴巴的小子就被抱了出来。

  护士笑着将孩子抱出去,“先生,恭喜您,是个男孩。”护士还专门掀开了包裹让莫擎苍看看。

  莫擎苍的双手都在颤抖,这个孩子太小了,像个小猴子,莫擎苍的手太大了,孩子被他抱着显得越发羸弱。

  “我们要将他送到暖箱,再进行检查。”晏婉兮身子太虚,孩子又是不足月,这般瘦小,很可能会出问题。

  莫擎苍连忙点头,而他看见晏婉兮躺在手术台上面,那小小的身子,浑身仿若被汗水浸透一般,手术开始的时候,莫擎苍想要陪同,就被拒绝了,因为手术很危险,甚至有人在没有手术之前就问过莫擎苍。

  “如果真的发生危险,二者选其一,你要抱哪个!”

  莫擎苍但是整个心脏就像是被人死死地捏住,空气都变得稀薄,呼吸变得很困难。

  晏婉兮歪着头在手术台上面已经沉沉睡去了,莫擎苍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短发,因为长发怀孕的时候很不方便,而且后期坐月子,长发也很麻烦,为了这个孩子,晏婉兮剪去了自己留了二十多年的长发。

  当他的手触碰到晏婉兮那苍白的小脸时,晏婉兮幽幽睁开了眼睛,她的皮肤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我们儿子呢?”

  “他很好。”

  “哭了么?我怎么没听见他的哭声……”晏婉兮忽然想到了什么,挣扎着就要起来,身体传来的疼痛,让她坐不起来。

  “就是有点虚弱,可能声音太小了,你没听见。”

  真的很小,就和猫咪一样,若不是他的四肢在不安的扭动着,莫擎苍甚至以为那个孩子……

  “婉兮,我们以后不要孩子了,就要这一个!”莫擎苍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晏婉兮听着孩子没事,微微点了点头,才沉沉睡去。

  他们的孩子来之不易,晏婉兮自然是疼得不行,而晏知礼更是对他疼爱有加,刚刚出生,就送来了许多的东西,基本上将他五六岁之前的所有东西都送来了,看得莫擎苍都有些傻眼了。

  再来说我们的莫陌童鞋,小时候身子很虚弱,他比同龄的孩子更迟学会说话和走路,当他慢慢吐出“妈咪”两个字的时候,晏婉兮红着眼眶,在某人的怀里,哭了足足半个多小时。

  而等到他学会走路的时候,小腿不是很利索,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如此,不足月的孩子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病根,晏婉兮还生怕莫陌是不是双腿有些萎缩,还专门找人看了。

  就说发育的比较迟,一点问题都没有。

  直到两岁的时候,莫陌终于和正常的孩子没什么两样了,只是晏婉兮慢慢发觉,孩子似乎不喜欢粘着自己了,反而更喜欢看着莫擎苍那花花绿绿的游戏界面。

  晏婉兮已经不止一次和莫擎苍说了,在孩子面前少玩这些东西,对孩子的视力发育不好。

  莫擎苍也连连点头,说是抱着莫陌去外面锻炼身体,晏婉兮倒是挺高兴的,只是在家左等右等愣是等不到人回来,晏婉兮有些急了,他们在国外的小区外面就是一个户外健身场所,可是没有人啊。

  晏婉兮只能去对面的商场找找,想着是不是去吃东西了。

  终于在游戏专区看见了两个人。

  莫擎苍单手操作着一个游戏操纵杆,而莫陌扒在一边的,看得兴高采烈的,还手舞足蹈的,这两个人简直了。

  晏婉兮很生气,可是大神相当淡定。

  “玩游戏有助于智力开发!”这理由真是让晏婉兮哭笑不得。

  而在他们家,最常见的情况就是莫擎苍端着电脑在打游戏,莫陌坐在一边玩着自己的PSP游戏机,光是这样就算了,两个人还要一边玩一边交流,那旁若无人的模样,简直要把晏婉兮呕死。

  每次晏婉兮叫两个人吃饭,两个人的动作都很统一,抬眼看一下晏婉兮,然后默默低头将游戏最后一局打完,这才慢悠悠的动作神同步的走下沙发,去餐桌。

  这好不容易可以好好吃饭了吧,可往往事与愿违。

  “爹地,我刚刚玩最后一关的时候,那个怪兽很难打,为什么啊?我的操作不好么?”

  “可能是?”

  “可是我觉得很不错啊。”

  “打赢了么?”

  “赢了。”

  “过程不重要。”

  莫陌咂咂嘴巴,想了一会儿,确实如此,结果才比较重要。

  晏婉兮捏紧筷子,这两个人还可以再无视自己一下么?

  “爹地,改天我和你晴天哥哥一起玩么?上次他们比赛的视频,我看着好炫酷啊。”

  “嗯,不行。”

  “为什么啊?”

  “你还小。”

  “那我围观好不好,下次你出去比赛,带我一起吧。”

  “没得商量!”

  “爹地,你这样是独裁,我要维护自己的权益,我有自己选择的权利,这是我的自由!”莫陌咬牙。

  “嗯哼!”莫擎苍不可置否。

  “我就想去看看嘛,行不!”

  “你不是要自由么?那你自己去搞定机票。”

  莫陌顿时蔫了。

  “啪——”晏婉兮将筷子狠狠放在桌子上,“你们两个人还准备聊多久。”

  莫陌有些懊恼的瞪了莫擎苍一眼,“爹地,你看你,惹妈咪生气了。”

  “难道不是你惹她生气的?”莫擎苍挑眉。

  “明明是爹地你!”

  “是么?”莫擎苍蹙眉,他有么?

  “是的,你看嘛,妈咪一直在瞪着你!”

  莫擎苍看向晏婉兮,果然如此,他低头看了看今天的菜色。

  默默点了点头,夹了一块肉放在晏婉兮的碗中,“老婆,吃肉。”

  莫陌有样学样,夹了一块肉放在晏婉兮的碗中:“妈咪,吃肉。”

  晏婉兮无语,“你们两个人继续聊啊!”

  “哦!”莫陌点了点头,看向莫擎苍,“爹地,妈咪让我们继续。”

  “那你想说什么?”

  “关于机票的事情,我还是个未成年人,这些应该是是由他的监护人,也就是你帮忙……”

  晏婉兮深吸一口气,不要生气,不要生气,这孩子怎么越长大越像莫擎苍了,太不可爱了。

  莫擎苍看晏婉兮一直不吃饭,伸手揉了揉晏婉兮的头发,“老婆,生气了?”

  “这不是很明显么!”晏婉兮咬牙。

  莫擎苍看了看对面的莫陌,莫陌摇了摇头,“不明显啊。”

  晏婉兮气结。

  “妈咪,生气的话,要摔碗,然后掀桌子,最好是离家出走!”莫陌看着莫擎苍,“爹地,我说得对么!”

  “好像是这样的。”莫擎苍侧过头,捏住晏婉兮的下巴,就直接吻住。

  莫陌只是低头吃饭,每次都来这招,也亏妈咪吃这一套。

  而那次莫擎苍要去外地参加一个活动,居然在机场碰见了自己的儿子,他戴着棒球帽,一身棒球服,手里还拉着一个行李箱,身边站着的人是晏知礼的秘书,晏知礼太疼爱他了,就是有些纵容的,好在他并不是那种恃宠而骄的人。

  “你自己过来,你妈咪怎么办?”

  “被外公接走了。”莫陌是打定主意要来着莫擎苍了。

  而第二天,很多人都见到了擎苍大神传说中的儿子,十分软萌可爱,许多人都想去逗他,他却专心玩着自己手中的游戏机,对一边的诱惑全然没反应,冷不丁的来了一句:“叔叔阿姨,公共场所禁止喧哗!”

  众人默然,纷纷退到了一边。

  莫陌终于落得清净,继续低头玩游戏。

  晏婉兮知道自己不能强迫自己的儿子不玩游戏,就说要陪他一起玩,可是她的手速居然还跟不上莫陌。

  就是玩俄罗斯方块居然还输了。

  这让莫陌鄙视了好久,弄得晏婉兮很是憋闷。

  出门在外,莫陌最喜欢的就是骑在莫擎苍的头上面,莫擎苍很高,所以他的视野变得很宽阔,所以他俩的感情似乎比一般父子还要好一些。

  本来大家会担心按照擎苍大神的性格,和莫陌肯定处不到一起去,没想到那家伙的性格几乎是遗传了莫擎苍的,更不好相处。

  晏知礼对此很是郁闷,自己的外孙一点都不可爱啊。

  而随着莫陌长大,他们夫妇常年在国外,莫陌的性格更是和莫擎苍如出一辙,不能说是孤僻吧,就是太冷傲了,怕他长大之后,和人相处会出问题,所以有人劝着他们要一个二胎,给他生个弟弟妹妹,这样他也不会很孤独。

  晏知礼也就这个问题和莫擎苍聊过。

  “你们想过再要一个么?”他们的关系一直不温不火的。

  “嗯?”莫擎苍蹙眉。

  “我和婉兮说过,她似乎有过这个想法,那你呢?想过么?”

  “她想过?”莫擎苍似乎难以置信,而此刻的晏婉兮正在院子中和莫陌玩耍,他们两个人就站在不远处,那边的画面格外温馨。

  “她太爱你了,说为了你再冒一次险也未尝不可,你是怎么想的。”

  “应该不可能了。”莫擎苍嘴角忽然扯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什么意思?”

  “莫陌周岁的时候,我去做了结扎。”莫擎苍说着大步朝着那边走过去,他有这一个孩子已经足够了,那种提醒吊胆的日子一次就够了,她爱她,他知道。

  她愿意为他冒险,可他却不愿意让她再承受一次痛苦。

  莫擎苍那一袭白衣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莫其琛忽然低头一笑,莫擎苍走过去,伸手将莫陌抱了起来,本来冷硬的嘴角,扯出了一抹清浅的弧度。

  晏知礼忽然心中有些释然了,或许很早之前就释然了。

  ------题外话------

  大神和婉兮妹子的番外就是这样哈,明天开始是小唐同志的,吼哈哈……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