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书小说APP下载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091 莫家攸宁,李柔嘉吃瘪






      这事情本来以为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等到后半夜,纪卿就被一阵急促的呼喊声给吵醒了。  小元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伸手搂住纪卿的脖子,猫咪般的蹭了蹭。  “妈咪,出什么事情了啊?好吵?”小元睡眼惺忪,揉了揉眼。  “没事,乖,你先睡,我去看看。”纪卿披了一件外套就往外面走。  纪暧的房间就在她的隔壁,她出去的时候,纪暧正好也走出来,同样一脸的茫然。  然后她们就看见纪衡山抱着纪泽衍急匆匆从房间出来,纪泽衍面色绯红,看起来是生病了。  赵琳跟在后面,看见她们姐妹,眼中瞬间迸发出了一股怨毒的光。  “要是我儿子出了什么事的话,我饶不了你们!”赵琳气得牙痒痒的。  纪泽衍自从被纪卿那么一吓,就一直不说话,就是给他洗澡的时候,也是不言不语,这可把赵琳吓坏了,赵琳晚上专门陪纪泽衍睡觉,就是怕纪泽衍出事。  结果到了后半夜,纪泽衍居然发烧了。  “啰嗦什么啊,还不赶紧跟上来!”纪衡山此刻已经下到一楼。  赵琳立刻神色慌张的冲了下去,纪暧看了一眼镇定自若的纪卿,“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吧。”  “看样子是发烧了,明早起来再去看看好了!你要跟去医院?”纪卿看了一眼纪暧,穿着宽松的格子睡裙,那张和自己如出一辙的脸上,带着一丝茫然和焦躁。  “算了,免得去惹人烦。”纪暧说着就直接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纪卿回去的时候,搂着自己儿子,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纪卿收拾了一下东西,趁着去军区之前去了一趟医院。  “妈咪,真的是被你吓病了?”小元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可能是。”纪卿哪里知道纪泽衍这么不经吓啊。  询问了一下前台,很快找到了纪泽衍的病房,他们过去的时候,赵琳正在给纪泽衍喂饭。  “泽衍,乖——吃一口,这是你最爱的海鲜粥。”赵琳面容憔悴,头发只是随意的盘起来,还穿着睡衣,完全没了平时的精明模样。  “我不要!”纪泽衍别过头。  “吃一口吧,昨晚就没吃,医生说多吃饭你才能早点出院,来,乖——”赵琳拿着勺子将粥喂到了他的嘴边。  “我说了不吃!”纪泽衍一挥手将嘴边的勺子打落。  搪瓷勺子瞬间碎成两半。  “你要是不把那个坏女人赶走我就要绝食,不吃了,饿死我好了!”纪泽衍气鼓鼓的,不知道是不是水挂多了,还是哭得多了,面部有些浮肿,眼睛部位肿得尤其厉害。  “我的小祖宗啊,你先吃口饭吧,你不吃饭病怎么好啊!”  “赶紧吃饭,你看看,这孩子都是被你宠坏了。”纪衡山也是陪着熬了一整夜。  熬夜的人一般都心情极差,并且耐心有限,很急躁。  纪泽衍被纪衡山一吓,又开始哭了。  “衡山,你这是干嘛啊,儿子刚刚好些,你凶他做什么!”赵琳立刻护着自己儿子。  “你看看,就是你这么护着他,他才这么无法无天的!”纪衡山紧蹙眉头,头疼得就像是要是被撕裂开来,上下眼皮也是一直打颤,昏昏欲睡。  “孩子需要慢慢教啊,也不能像你这么凶他啊,你看你把儿子吓成什么样了。”赵琳哄着纪泽衍。  “你看你……”纪衡山忽然觉得很无力,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也不能过于苛责,可是看到纪泽衍这个样子,一想到他真的会变成胡作非为的富二代,心里就更加急躁。  “父亲,琳姨,听说泽衍生病了,我过来看看他。”纪卿推门进来,纪泽衍吓得直接缩进了赵琳的怀里面。  “你过来做什么?”赵琳立刻戒备的看着纪卿。  “这是?”纪卿低头看着地上面的勺子,“他不肯吃饭?”  “没有!我没有!”纪泽衍是真的被纪卿吓怕了,纪卿冲着他笑眯眯的,可是他心里面却直打鼓,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那就乖乖吃饭!”纪卿说话温吞,只是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容抗拒。  “我马上吃饭!”纪泽衍立刻推开赵琳,自己端起碗就开始喝粥。  赵琳面色阴沉,显得十分难看,自己儿子居然这么怕纪卿,当时是被吓成什么样子了啊。  “还没去上班?”纪衡山紧蹙的眉头稍微舒缓了一些。  “待会儿过去,就是过来看看,昨天的事也是怪我,我没想到居然把他吓成这样,琳姨,你不会怪我吧。”  赵琳心里窝火,她心里是恨不得将纪卿碎尸万段,可是纪卿这话把她的话直接堵住了,再说了,纪衡山还在这里,她也不能发火啊。  “没事,泽衍脾气是不好。”赵琳嘴角僵硬,艰难的从口中吐出了几个字。  “琳姨不怪我就好,那我就先走了,泽衍,记得听话!”  纪卿冲着纪泽衍一笑,吓得纪泽衍立刻缩在赵琳身后,不过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我和你一起下去吧。”纪衡山正好也要去公司,“我去公司一趟,你好好照顾泽衍。”  赵琳点了点头,饶是快气疯了,也只能憋着忍着。  一大早的,医院里面也没什么人,电梯中就他们三个人。  “卿卿啊,关于小暧的婚礼,你有什么看法?”纪衡山还是开口了。  纪卿就直到,纪衡山对自己戒备心那么重,而且经过新闻发布会的事情,他肯定是恨透了自己,怎么还会和自己一起乘电梯下楼呢,简直是开玩笑啊。  “父亲指的是什么?”纪卿装傻。  “我知道因为当年的事情你恨我,但是这都过去这么久了,再说了,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们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哪有隔夜仇啊,小暧的婚礼,你要是自己参加,肯定会被人诟病的。”  “怎么诟病?我有什么能让他们说的。”  绕来绕去果然是绕到了莫七身上。  “你也结婚了,这么久了,我也没见过你丈夫,你看……什么时候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吧。”纪衡山此刻头疼得厉害,没有功夫和纪卿绕弯子,就直接开口了。  “我会问一下他的。”  “那行。”纪衡山也就不继续追问了。  小元一直关注两个人的对话,他忽然觉得,爹地要是出现了,铁定会被当成动物围观的。  纪卿送小元到莫七那里的时候,莫七正在进行常规的复健,“今天来得很早啊?”  “那个小舅舅被妈咪吓得住院了。”小元立刻跑到莫七身边,莫七双手撑着,双腿艰难的走着,不过相比较之前,似乎显得轻松不少。  “你怎么吓他了,居然能被你吓得住院?”莫七盯住纪卿。  “没什么啊,罚站而已!”  “妈咪把他扔到了臭池子里,爹地,你都不知道那个池子多臭!”小元立刻打小报告。  “那肯定会吓到。”莫七准备休息一下,纪卿下意识的走过去,伸手绕道莫七腰部,架住他。  莫七放心的将半边重量压在纪卿身上,“纪暧的婚事你打算怎么做。”  “现场你别去了,鱼龙混杂的,仪式结束一起吃饭就行。”纪卿想过了,这么躲着也不是事,反正总要见人的。  “怎么终于让我肯让我转正了!”  纪卿扶着莫七坐到轮椅上面,莫七却直接勾住了纪卿的脖子,微微抬起身子,就直接吻住了纪卿的红唇。  “少儿不宜啊!”小元伸手捂住眼睛,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还在偷窥中。  一吻结束,莫七还坏笑的舔了舔嘴唇,“樱桃味的?”纪卿只是吐了一点润唇膏罢了,军人对着装仪容仪表要求很高,平时纪卿是根本不打扮的,今天难得涂了一点唇膏。  纪卿脸红得都要滴出水来了。  “卿卿,你过来啦,一起去军区么?”莫召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  纪卿立刻抽身离开,直接朝着莫召南走过去。  后面传来莫七低低的笑声,惹得纪卿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莫七笑得更加大声了。  莫召南和纪卿还没有出西郊别墅的大门,迎面走来一个女军官,看军衔是中尉,女人长得格外明艳动人,不似纪卿的沉静内敛,这个女人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娇艳妩媚动人!  “我去——你怎么过来了!”莫召南居然下意识的躲到了纪卿身后。  “那个女人就是你?”女人一上来就朝着纪卿过去。  女人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多岁,一双丹凤眼给她平添了一丝妩媚娇气,嘴唇红艳,鼻子秀气,五官不算是特别的出众漂亮,可是组合起来给人一种十分明艳的感觉,带着与生俱来的张扬与自信。  “嗯?”这人明显来者不善。  纪卿话音未落,那个女人直接抬脚朝着纪卿的面门踢过去。  纪卿伸手推开后面那个碍事的家伙,往后一躲,女人的军靴和纪卿的脸就差了两三厘米的距离。  “我说,你没疯吧,你干嘛呢!”莫召南在一边急得跳脚。  “你给我滚开,我今天非教训一下这个女人,居然勾引你!”女人说着对着纪卿又是一记拳头。  纪卿眉头一蹙,往后闪躲,可是这么躲也不是事啊!  这个女人虽然出书很快,但是下盘不稳,所以动作虽然招招凌厉,可是并不连贯。  “莫攸宁,你特么的给我住手!”莫召南话音未落,纪卿直接半蹲,一脚扫过去!  “啊——”莫攸宁惨叫一声,整个人直直往边上倒过去。  莫召南直接伸手捂脸,我去,他能当做没看见么?  此刻莫七已经得了消息从屋内走过来,纪卿拍了拍手,看了看莫召南,“你的烂桃花?”  “什么烂桃花,你这女人怎么说话的!”莫攸宁立刻冲到了纪卿面前,瞪着纪卿。  “小妹妹,看你岁数不大?怎么会喜欢这种老男人!”纪卿冷笑。  莫召南简直要呕血了,这和自己有半毛钱关系啊,什么老男人,躺着也中枪啊!  “老男人?”莫攸宁一愣,“那也是有魅力的老男人好么!”  “是么?”纪卿打量着莫召南,有魅力?还真没看出来,浑身冒着傻气倒是真的。  “攸宁,你怎么过来了?”莫七转动轮椅过去。  “七哥!”莫攸宁一看到莫七,顿时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整个人都蔫了,站在一边,垂着头,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七哥?”纪卿看着莫七。  “莫召南的亲妹妹,叫七嫂!”莫七端起了大家长的模样。  “七嫂?这女人不是?”  “莫攸宁,这么长时间不见,你的教养都被狗吃了么?”莫七瞪着她。  “不是的,七嫂好!”莫攸宁看着纪卿,嘴巴撅得老高。  “你怎么过来了。”莫召南从后面搂住莫攸宁的脖子。  “有假期啊,来看看七哥,而且我听说你在这里被一个狐狸精迷住了,还要和她结婚来着!”  “我去,谁胡说八道,你哥我是正儿八经的谈恋爱好么?”莫召南简直要哭了,自己做了单身狗这么久,好不容易想要谈个恋爱,怎么就变成被狐狸精迷住了。  “我刚刚回去的时候听人说的,我就赶过来了!”莫攸宁冷哼,“你这么傻,被人拐走了怎么办!不对,七嫂?我哪里来的七嫂!”  纪卿伸手扶额,这妹子的脑回路和莫召南真的是一模一样啊。  他们是兄妹,纪卿现在一点都不怀疑。  “就是我老婆。”  “七哥,你什么时候结婚的。”  “我结婚还要通知你么?”  “不用!”莫七只要瞪她一眼,莫攸宁心里面的那点小火苗就瞬间熄灭了。“七嫂,刚刚对不住了!”  虽然说见面的打招呼的方式有些独特,不过这妹子也没坏心,而且此刻蔫头耷脑的模样,倒是十分可爱,“没事。”  “哇塞,七哥,这是缩小版的你啊!”莫攸宁忽然瞥见小元。  小元忽然心里警铃大作,还没有来得及拔腿跑,整个人就被人拉近了怀里面,小元整个小脸都被揉搓得不成样子,最主要的是,她一个劲儿的将小元往她怀里塞,小元简直要哭了。  “爹地……救命!”小元哭丧着脸,小手还在扑打着。  小元性子有很大一部分遗传了莫七,虽然偶尔搞怪,但是更多的时候很沉静,显得过于早熟,难得看见自己儿子吃瘪,莫七只是在一边闷笑。  “我去,太可爱了吧,七哥,这孩子绝壁是你亲生的!”  “放开我,你放开!”小元这小胳膊小腿的,哪里拧得过莫攸宁啊,只能任由她蹂躏。  这莫攸宁刚刚冲过来的时候还是一副御姐的模样,此刻怎么变成了一个萌妹子了,这莫家人的属性标配,纪卿是真的搞不懂。  “七哥,你儿子太可爱了,给我带回去玩几天!”莫攸宁是越看越觉得喜欢,冲着小元的小脸就是狠狠地亲了几口。  “妈咪,救我!”小元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纪卿也是看不下去了,直接走过去,从莫攸宁怀里将小元抱了出来,“七嫂,你别介意哈,我们家没这么大的孩子,我实在是……”没忍住。  “妈咪,我被调戏了。哇——”小元委屈的抱住纪卿的脖子,小脸上面还有口红印,惹得纪卿发笑,“你还笑,你居然笑我,没爱了,没人疼我了……”  “七哥,你儿子好萌有木有!”莫攸宁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元,恨不得将他吃了一样。  “好了,别撒娇。”纪卿拍了拍小元的后背。  “攸宁就这样,不过心眼不坏。”莫七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莫家这一辈,就她一个姑娘,难免娇惯了些,不过这丫头看着御姐范儿十足,其实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家里哥哥多,也被保护得比较好。  “行了,你就别丢人了!”莫召南简直看不下去。  “七嫂,你是少校啊……”莫攸宁这会儿才发现纪卿的肩章。  “嗯。”  “七哥,你可以啊,这么漂亮的嫂子,你怎么不带回家啊,爷爷看见肯定很喜欢。”  “革命尚未成功啊!”  “卧槽,我就知道!”  莫七有段时间没见到莫攸宁了,他现在只觉得头疼,“你也是个姑娘,说话能不能文雅一点!”  “咳咳……好的!”莫攸宁这才轻咳一声,收敛了不少,“七哥,七嫂一看就是那种高冷女神范儿的,你好好努力!我支持你!”  纪卿没想到这妹子居然如此实诚,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真不愧是莫召南的妹妹,纪卿此刻倒是好奇莫家的其余兄弟都是什么样了。  不过看到莫攸宁和莫七关系这么好,纪卿也看得出来莫家家风良好,丝毫没有大家族的尔虞我诈,兄弟姐妹关系都很融洽。  “得了你,别卖乖了,你去打听一下,召南的事是谁传出去的。”莫七无奈的叹了口气。  “遵命!”莫攸宁冲着莫七行了个军礼,眼睛一转瞥向纪卿。  “嗯?”纪卿忽然觉得有股不好的预感。  “七嫂,你不会姓纪吧?”  “怎么……”  纪卿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人一把抱住,小元被夹在两个人中间,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  “纪少校是吧,主攻计算机的?”纪卿勉强点了点头,“你是我偶像啊,偶像,求签名!”  “那个……我上班要迟到了!”  “我送你!”莫攸宁指了指一边停着的一辆风骚红色跑车。  “额……不用了,召南会送我!”  “别介啊我们都是一家人嘛,干嘛这么客气……”  “莫攸宁,你够了,别打扰你嫂子上班,给我过来!”莫七一声令下,莫攸宁立刻松开纪卿。  纪卿好不容易喘了口气和莫召南一起上班去了,回头看了看自家儿子,忽然觉得小元有些可怜。  小元则死死抱住莫七的大腿,愣是不松开!  “卿卿,你别介意,我妹妹性子就这样,风风火火的,没个正行,刚刚的事情真是冒犯了!”莫家的几个男人,都没少给她擦屁股。  “没事,你妹妹挺可爱的。”  “可爱是可爱,疯起来也挺吓人的。”莫召南叹了口气。  西郊别墅  莫七冲了个澡就去处理文件了,莫攸宁则抱着小元愣是不撒手,就是自己玩电脑也不撒手,小元没办法,耷拉着脑袋趴在她的怀里。  莫攸宁也并非是在玩电脑,而是通过电脑在找人打听关于莫召南谣言的传播者。  是谁吃饱了撑的没事做,居然在后背说莫家人的坏话。  不一会儿,莫攸宁这边就收到了消息,居然是那个自己一直看不上的女人……  李柔嘉!  按理说,这李柔嘉和他大哥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啊,怎么忽然背地说他大哥的坏话,她不是喜欢陆玖么?难不成还暗恋他家的这个木头,不合理啊!  这事儿莫攸宁得找李柔嘉好好问一下。  莫攸宁找人打听了一下李柔嘉的电话,约了李柔嘉,她就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爹地,姑姑没事吧?”小元觉得莫攸宁和莫召南简直是磁极的正反面,一个是太呆,一个是太活跃。  “没事,不用管她。”莫七还是不放心,这里毕竟不是京城,没人认识她,所以暗中还是让人跟着她。  莫攸宁毕竟不是傻子,李柔嘉这是在故意利用她,她做事有时候风风火火的,所以这才直接冲了过来,还认错了人,莫攸宁越想心里越窝火。  而李柔嘉此刻接了电话,内心雀跃不已,莫攸宁脾气火爆是出了名的,敢情是准备直接来找沈筠麻烦了么?  那就直接约在医院附近好了。  李柔嘉找人打听了一下,沈筠正好要上早班,医院的排班表不难打听,所以就准备借着莫攸宁的手教训一下沈筠。  纪卿她自然知道动不得,可是沈筠算个什么东西,难不成她还收拾不了了?  沈筠刚刚进入咖啡店,准备买杯咖啡去上班,这还没出门呢,就被人拦住了。  “沈医生,真巧。”  沈筠挑眉看着李柔嘉,“我们认识么?”  李柔嘉差点呕血,好吧,她忍了,“沈医生,我们前几天不是在饭店见过么?您和纪少校在一起,不记得了么?”  “哦,我想起来了,你的胳膊还好吧!”沈筠怎么会忘记李柔嘉呢,只是这个女人又想做什么啊。  李柔嘉一听沈筠哪壶不开提哪壶,心里更是窝火。  “沈医生,不如一起喝一杯咖啡?”  “不用了,我赶着上班!”  而此刻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大家只看见一辆红色的跑车一个大甩尾,车身稳稳的停在了停车位中,莫攸宁换了军装,一身明艳的大红色连衣裙,将她整个人衬托得都在发光一般。  “攸宁,你可算是过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莫家是名门,莫攸宁作为这一辈的唯一一个女孩,自然受到了更多地关注,她骄傲随性,明艳得如同盛夏最绚烂夺目的花。  莫攸宁轻哼,“我和你很熟么?”  李柔嘉的手刚刚伸出去,身子瞬间僵硬,“攸宁,说什么呢,快进来吧,我请你。”  “不必了,喝咖啡的钱我还是有的。”  “沈医生,一起吧!”  李柔嘉这话一出,莫攸宁在仔细瞧着站在自己斜对面的人,长得不算出众,不过气质上乘,尤其是眉眼间浑然天成的那股淡漠,给人一种端庄大气,却又有一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感。  她没记错的话,大哥的女朋友是个医生,并且也是姓沈。  莫攸宁和莫召南虽然是兄妹,可是没他那么呆,脑子一转瞬间就明白了,这李柔嘉还真当她是个傻子不成。  沈筠觉得面前的女人过于耀眼了,而且门口的那辆限量款跑车,少说也过千万了,估计又是京城来的人,自己还是少惹为妙。  “不必了,我赶着上班,先走了!”  沈筠说着就往外面走,可是她没想到李柔嘉会忽然扯住她的胳膊,沈筠一手拿着公文包,一手端着咖啡,手一抖,滚烫的咖啡立刻洒在她的手背上,沈筠完全是下意识的将咖啡甩开!  莫攸宁自然是眼疾手快,直接蹦到了一边,而李柔嘉反应太慢,咖啡有一部分溅到了她崭新的淡紫色连衣裙上。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沈筠退到一边,连忙向她道歉。  “沈筠,你分明就是故意的!”李柔嘉急眼了。  因为是莫攸宁邀请自己,所以她今天刻意打扮了一番,为了不在莫攸宁面前丢了面子,这可是新买的裙子啊,才穿了第一次,居然就……  “我真的不是,你要是非说我是故意的,我也没办法,我赶时间,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是要我赔偿你或者怎么样,直接联系我!”沈筠说着从包中拿了名片递给李柔嘉。  “啪——”李柔嘉伸手将沈筠手中的名片打落。  莫攸宁眸子一紧,沈筠手背有一大片红肿,估计是被烫到了。  “你以为你弄脏了我的衣服,就这么算了么!”李柔嘉觉得自己最近已经够倒霉了,三番两次被人欺辱。  最主要的是,此刻莫攸宁就站在一边,自己若是这么放过沈筠,这以后肯定会被莫攸宁更加瞧不起,所以她心一横,准备和沈筠杠到底。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那你到底要如何解决?”沈筠手背疼得要死,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喜欢无理取闹。  “你知道我这个裙子多少钱买的么?在国内都买不到的好么?就这么被你弄脏了,你说怎么办!”  “赔多少钱,你说话。”沈筠真的不想和她纠缠。  “这不是赔钱的问题,这个衣服你以为赔钱就能算了么!”  “既然你说得这件衣服这么好,那你就应该放在家里珍藏啊,穿出来不小心刮了勾破了怎么办!”沈筠觉得自己耐心快被磨光了。  “你……”  “名片我放在这里,要赔钱你就把账号给我!”沈筠说着就往外面走。  李柔嘉一看沈筠要走,直接扯住了沈筠的胳膊,沈筠猝不及防,踩到了地上的咖啡渍,沈筠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后面的吧台栽过去。  “啊——”李柔嘉立刻吓得花容失色,莫攸宁立刻上去,扯住沈筠的胳膊,可是沈筠的右侧手臂还是剐蹭出了一些血珠出来。  “嘶——”沈筠看了看手臂,“这位小姐,您到底要怎么样,弄脏你的衣服是我不对,我已经和你赔礼道歉了,赔钱你又不要,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柔嘉,过分了啊。”莫攸宁沉声道。  “攸宁,你怎么站在她这边,她就是那个勾引你哥的狐狸精啊!”  “李柔嘉,你刚刚的行为,涉及了到了故意伤人,还有污蔑诽谤,不用谢我,我已经报警了!”  “你……”  李柔嘉完全没想到莫攸宁居然二话不说,找了警察!  “攸宁,我不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大家都看见你故意纠缠人家不放了,现在人家受伤了,你还想狡辩么?不过是需要做一个伤情鉴定,这样更有说服力!”莫攸宁说话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傲慢,李柔嘉咬了咬嘴唇。  “那我向她道歉还不行么?”李柔嘉小声的说。  “就算这位小姐饶了你这事儿,我哥的事也饶不了你,污蔑我哥,损毁我哥声誉,把我当枪使,李柔嘉,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  “攸宁,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一时口快而已,我根本没有污蔑你哥!”  “是不是到了警局再说吧!你也不用急着辩解!”莫攸宁只是一笑,“口快是吧,那就在派出所蹲着,好好管管你的嘴巴!”  李柔嘉睁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莫攸宁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  “不看僧面看佛面,莫攸宁,你也别太过分了,这里不是京城,由不得你一手遮天!”  “呵——大家都听见了吧,这人说了,这里我不能一手遮天,您是陆市长的秘书,难不成你想一手遮天,还是你觉得陆玖可以一手遮天!”  莫攸宁可不是省油的灯,这平时虽然迷糊了点,有时候还有些抽风,可是关键时刻,莫家的人可从来不会掉链子的。  “我不是……你别胡说!”李柔嘉可不能让莫攸宁这么毁了陆玖的声誉。  “不是就好,我还怕陆市长因私废公,包庇你呢,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莫攸宁前面的话已经引来了许多人的议论。  原来是后面有人才敢这么嚣张跋扈的啊,难怪了!  而李柔嘉此刻懵了,派出所的人已经到了,李柔嘉很快就被带上了车子。  “那个……谢谢你了!”沈筠不知道她是谁,不过她帮了自己。  “不用客气,不过估计你得和我一起去一趟警局了!”果然民警走过去,让她们和他回去一趟。  “没事,我请个假,我这样今天也没法做手术了。”沈筠笑得有些苦涩,这真是飞来横祸啊!  “这位小姐,这事要不我处理吧,我毕竟是土生土长的维城人,你已经帮了我了!”沈筠看着莫攸宁,总觉得她的脸看着有点熟悉。  “这事儿你别插手,我处理就成!她不光是惹了你,也惹了我!”这点小事,怎么能劳烦嫂子呢。  此刻派出所的一个小队长横在莫攸宁和李柔嘉之间,真是进退两难,李柔嘉是陆玖的人,他肯定不敢动,而莫攸宁一看也不是好欺负的主儿,而且背后这祖宗不是沈家大小姐么,他哪里敢随便处理这种纠纷啊!  “队长,局长和陆市长过来了!”一个警察跑进来,那个队长立刻松了口气,这两拨人他都惹不起啊,幸亏局长大人来得及时。  而李柔嘉一听陆玖过来了,立刻有了底气,显得气势十足。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局长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便服,显然是临时赶过来的。  “局长,事情是这样的……”一个警察简单的将事情捋了一遍。  “这事儿你们看看,也是小事,也没造成什么伤害!”局长已经接到了陆玖的电话,让他设法保住李柔嘉。  莫攸宁没看见陆玖,估摸着是在外面没进来吧,掺和这种事不是陆玖的作风,不过背后指挥倒是他一贯的风格。  “私了?这不可能。”莫攸宁轻哼一声,“陆玖说得?保住她?”  局长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会如此不知好歹,而且还直呼陆玖的名字,他看着眼前的人,气质出众,只是他却从未见过此人,一时半会儿摸不清来路。  “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凡事别这么冲动!”局长试图缓和紧张的局面。  “那我们直接法庭见好了。”  “莫攸宁,我们好歹认识这么久,你要为了一个女人和我撕破脸?”莫攸宁这摆明了是要将她逼上绝路。  沈筠一听她姓莫,才觉得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么熟悉,这个姑娘长得和莫召南明显有一些相似啊!  “李柔嘉,谁给你的脸啊,你也不照照镜子,我们那个圈子是你能混得进去的么?”  莫攸宁的嚣张跋扈倒是让局长心里一震,这人莫非又是京城来的一尊大佛?  这京城本就是盘龙卧虎的地方,这随便来个人或许都被压死自己啊,局长不动声色的擦了擦额头的汗,“这位小姐,您也别激动,先坐吧,容我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的。”  “没什么好调查的,我亲眼目击她故意伤人,还有造谣污蔑别人的清誉,你要证据我这里随时可以提供,证人就是我自己!这事儿我是要追到底的!”  “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你要为了她和我们李家翻脸?”  李柔嘉急了,这莫家人若是存心要致自己于死地,那么自己是真的一点活路都没有的。  “李家啊!”莫攸宁嘴角蠕动,反复咀嚼着这几个人,“我还真不放在眼里,局长大人,我知道这事儿若是公事公办您没法对陆市长交代,可是你也要知道,这京城除了陆家,还有许多你惹不起的人……”  “我知道!”这人看着年纪不大,只是说话给人一种紧迫感,“还要麻烦你说明了。”  “比如说莫家!”  这种以权压人的事,莫攸宁不是第一次做了,更何况屡试不爽。  他们莫家绝不会欺负那些无辜的人,而且莫家一向低调,向来不招惹是非,可这些不是别人可以欺负他们的理由,若是真的被人欺负了,自然是瞅准时机,将她直接置于死地。  局长心里咯噔一下!  “还不赶紧将人带下去!你们都是死人啊!”局长庆幸自己没有一上来就把这几个人抓了。  “你们不许动我,别碰我!”李柔嘉尖叫,“莫攸宁,我爸不会放过你的,你们给我松开!”  “你爸?”莫攸宁邪邪一笑,“你爸是谁啊?”  “你……”李柔嘉语塞。  局长伸手擦了擦额头的细汗,“莫小姐,这事儿您也不能为难我们啊,这事儿也没造成什么恶劣的后果,您看要不私了……”  “我不为难你们,关她几天就成,懂我的意思吧!”莫攸宁笑得莫名。  “我明白,明白!”  就是关几天而已,也不算什么大事。  事情解决,莫攸宁扭头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沈筠,抓了抓头发,“沈医生,你会是被吓到了吧!”  “没有!”她只是觉得对某些人真的不能太宽容。  “那就成,我们走吧。”莫攸宁觉得这个嫂子其实人不错,最起码性格挺好的,和她大哥也挺配的。  陆玖在车上许久得不到里面的消息,一抬眼就看见沈筠和莫攸宁从里面出来。  他不是傻子,顿时就明白了事情的所有来龙去脉!  李柔嘉这个蠢货,去招惹莫攸宁做什么,这简直是找死啊!  莫攸宁这人可不好对付,她一向嚣张跋扈,平时做事雷厉风行,所以京城的许多人对她都唯恐避之不及。  此刻陆玖的电话响了,陆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面色划过一丝不耐烦,“喂——李伯父!”  “陆玖啊,柔嘉呢,救出来没啊,这孩子从小任性惯了,是我没管理好,我知道这件事情给你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这事儿之后我会立刻带她回京城的,绝不给你惹麻烦!”  “李伯父,不好意思,这事儿我无能为力!”  “你怎么可能无能为力呢,你是维城的市长啊,在维城还有你不能出面解决的事情么!”那边一听这话立刻变得激动起来。  “不是我不想解决,主要是她惹了不该惹的人!”陆玖叹了口气,“李伯父,这事儿不要说我了,您就是和我父亲说了也没用。”  “是谁?”  “您知道莫家的莫攸宁吧!”  那边沉默了几秒钟,叹了口气,“我知道了,麻烦贤侄了。”  “您赶紧过来看看她吧,我怕她熬不住!”虽然是关几天,但李柔嘉毕竟没吃过苦。  那边应了一声就直接挂了电话。  陆玖其实压根不想帮李柔嘉,他刚刚来维城,根基不稳,她就招惹上了沈家,现在惹上莫攸宁,这不是找死是什么啊!  陆玖刚刚挂断电话,电话就又响了,陌生号码,陆玖直接接通,那边立刻传来了低沉的笑声。  “莫七?你想做什么?”  “没事,警告你一下而已,别打我妹妹的主意,你是明白人,为了李家和莫家翻脸,不值得,况且我出手就不会这么手下留情了。”  陆家和李家关系匪浅,这次莫攸宁动了李柔嘉,他怕陆玖找莫攸宁麻烦,莫攸宁这点手段对付李柔嘉还行,对付陆玖差了点火候。  “七少您哪次出手手下留情过?”莫七做事果决狠辣,不留一丝情分,这也是京城人惧怕莫七的地方。  “还是陆市长通情达理,好了,挂了!”  陆玖挂断电话,“开车回去!”  陆玖握紧手中的手机,莫七这是在给自己下马威,李柔嘉不过是个靶子。  也是这个女人活该,自己往枪口上撞什么,简直是在找死!  莫攸宁一路哼着小曲儿,邀请沈筠做她的车!  “你是召南的妹妹?”  “你怎么知道?”莫攸宁准备开车手顿了一下!  “长得像!”  “吱——”急促的刹车声,沈筠要不是系了安全带,都能直接飞出去!  “我去,他长得那么粗糙,我这么娇滴滴水灵灵一软妹子!和他哪里像了!”  沈筠别过头,权当没听见!  ------题外话------  昨天考完试,居然睡到天黑才起来码字,累成狗了……  刷了一下评论还被你们嫌弃了,哎,我没有姨,也没有叔,估计有伯不过都比较远,我们家亲戚很少,平时走动也不多,我对亲戚关系的称呼真的搞不懂。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