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00 晏家大少,赵琳吃瘪






      京城晏氏国际

  男人笔直纤长的手,随手翻阅着手中的文件,锐利如同鹰隼般的眸子一目十行的扫过文件上的数字。

  偌大的办公室安静诡异极了,只能听见纸张翻动的刷刷声,还有下面站着的两个人略微局促紧张的呼吸声。

  “啪——”文件被摔打在黑色的实木办公桌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下面的两个人身子一个激灵,纷纷低头,不敢看他。

  “嗯?”男人故意拉长音调,“这份企划案你们是怎么想出来的?”男人声音低沉,是那种典型的低音炮,深沉而富有磁性,带着一丝魅惑,十分勾人。

  偏生他还故意压低声音,带着一丝丝傲慢和轻挑。

  只是现在这种场合可不是欣赏声音的时候。

  “我们已经做了一个月的市场调查,根据调查的反馈情况,我们分析了产品的受众和他们的喜爱,同时根据各个年龄层次消费者的特殊需求,我们拟定了……”那人有些紧张,吞吞吐吐的开始陈述自己的观点和想法。

  “调查地点在哪里?”

  “就是……”

  “啪嗒!”男人又一次将文件摔了出去,这次是直接摔在男人的面前,似乎黑冷哼了一声。

  “拿回去重新做,我不想再看见这么low的企划案,调查地点人群都很局限,这样根本不能真实的反映出市场需求,不要给公司省钱,需要经费就往上面报,会给你批的,在我手下做事,不需要畏畏缩缩的!”

  “是!”那人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他来到晏氏国际时间并不久,也不了解这边的到底是个怎么样的运作流程。

  以前的公司,若是涉及到经费问题,都是能少则少,能省一点就省一点,无论做什么都要考虑到各种经费开支,刚刚到这里,还没有摸清boss的喜好,他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本来想着保守一点的,没想到居然被批斗了。

  他此刻对公司和这个*oss的印象就是四个字!

  财大气粗。

  “我已经和你们说过了,我不需要那种束手束脚的人,你们有本事干出一番事业,给公司带来更高的收益,我就能够给你们带来更多的金钱地位。”

  “我这里不欢迎那种只喜欢啃老本甚至倚老卖老的人,你们在别的公司是什么样的我不管,你们之前到底如何成绩卓著,或者是黯淡无奇,我都不管,我只告诉你们,我的公司不养废物,只要你做得出成绩,我就愿意继续聘用你,不然的话,我只能请你滚蛋了!”

  两个人纷纷点头,心里面却有着别样的滋味。

  早就听说了,这晏氏国际是不看你的学历高低,甚至工作经验的,完全凭借实力说话,这也让许多真正有能力,却因为学历工作经验被大公司拒之门外的人找到了一个可以发挥才干的机会。

  “扣扣扣——”

  “进来!”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进来,“总裁,李总来找您。”

  “我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见的么?我们公司什么时候这些阿猫阿狗都能进了?”男人声音带着一丝邪魅,秘书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晏司慕示意那两个人出去,才伸手扯了扯领带。

  那两个人完全是如临大赦一般,这个男人就算是不说话,那鹰隼般的眸子,也会给人巨大的压迫感。

  晏司慕看了看时间,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正准备去一边的休息室中洗个澡,忙活一天,浑身都累。

  而此刻一辆十分风骚的跑车直接停在了晏氏国际的大门口。

  宝蓝色的跑车,下来一个穿着一身亮黄色连体裤的明艳女人,丸子头,清新动人,“莫小姐,您来了!”

  保安对莫攸宁那是无比熟悉啊,这能自由进出*oss办公室的人,并且唯一得到他许可的就是眼前这位了。

  这外面风传,*oss喜欢这位莫家小姐,可是这两个人迟迟没有动作,再加上无人敢在晏司慕面前直接说什么,众人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胡说。

  莫攸宁是那种站在哪里都像是个发光体,是个不容忽视的存在,而比她本身更不容别人忽视的还是她显赫的家世,让她成为京城许多未婚男子追求的首选,不过,敢明目张胆追她的人还真不多,毕竟莫家那几个哥哥,都不是好惹的。

  “嗯,帮我停好车!”莫攸宁将车钥匙直接扔给保安,大步走了进去。

  莫攸宁去晏司慕的办公室完全无人阻拦,长驱直入,她此刻站在电梯门口,看着头顶逐渐变小的数字,撅起了嘴巴。

  她本来可以直接乘坐晏司慕的专属电梯的,她把卡给扔在家里了,那部电梯需要专门的卡刷一下才行。

  “叮——”电梯开了。

  李桐没想到居然会碰见莫攸宁,他俩从未说过话,但是大大小小的宴会上倒是见过不少次。

  这李桐倒是挺想巴结上莫家的,可是家里那个女儿不争气,没巴结上就算了,居然还和眼前这位祖宗结下了梁子。

  “莫小姐,您来找晏总?晏总好像并不在啊!”李桐勉强从嘴角扯起了一抹笑容。

  最近公司的一堆破事弄得他焦头烂额,他和晏司慕井水不犯河水,而且这两年还是合作关系,关系一直很融洽,晏司慕忽然针对自己,只能是因为莫七,或者是……

  眼前的这个人。

  “原来是李总啊。”莫攸宁灿烂一笑,“我刚刚给他打了电话,应该他马上就回来了,我先上去了,慢走不送!”

  莫攸宁这话完全堵住了李桐想要留下来的话。

  晏司慕对她的特别,谁都看得清清楚楚,李桐知道,晏司慕就是故意给自己难堪的。

  “对了,李小姐还好吧,上次的事是我太冲动了,回来之后,还被家里人给训斥了,说我太放肆了。”莫攸宁一脸无辜,这语气倒是丝毫没有悔过的意思。

  “还好,柔嘉本来就有错。”李桐放在身侧的手收紧,因为莫攸宁的肆无忌惮。

  “那就好,不然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不过她年纪也不小了,确实需要好好调教一下,得罪我还好,毕竟我很好说话,以后得罪了别人,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这莫攸宁这会儿脑子倒是灵光,李桐只能干笑,面对这种小姑娘,他若是反唇相讥必然落人口实,而且莫攸宁在晏司慕心里举足轻重,这口气他也只能硬生生的咽下去。

  但是莫攸宁这一副老板娘的架子,倒是堵得李桐无话可说,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莫攸宁坐上电梯。

  “王秘书,您刚刚不是说晏总并不在公司么?”

  “李总,晏总的行踪岂是我们可以窥探的,我不过是个秘书,老板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人家三下五除二直接撇清关系了。

  李桐愤恨的盯着晏氏国际的logo看了半天,只能扭头离开。

  王秘书摇了摇头,她跟着晏司慕这么久了,很了解他,他既然要出手对付你了,就不会给你任何反抗的机会,也不知道这个李总是怎么得罪她家boss了。

  莫攸宁哼着小曲儿,直接推门进入晏司慕的办公室,入目都是黑色的实木办公桌椅,黑色的真皮沙发,黑色暗花茶几,就是窗帘都是暗灰色的。

  怎么没人啊,刚刚还通了电话的。

  等一会儿吧!

  莫攸宁直接坐到晏司慕的办公桌上,桌上的咖啡还是温热的,估计出去了吧!

  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两张照片,其中就有她第一次穿军装的照片,她双手直接翘在桌子上,没人在的时候,她也不用端着装着,直接从包里拿出一根棒棒糖无聊的刷着手机。

  晏司慕已经听见了门外的动静,估摸着是莫攸宁来了。

  也就是十几秒后,莫攸宁停止了哼哼,因为她听见了一边的隔间中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卧槽——他不会在洗澡吧!”莫攸宁脑子里面瞬间开始脑部各种画面,顿时脸就红了。

  “我去,不行啊,此地不宜久留!”莫攸宁这脑子已经开始脑补某人腰上围着浴巾出来的画面了。

  瞬间觉得自己的脸已经开始冒烟了,她哆哆嗦嗦的将手机装进包中,拎着小包就往外面走,可是刚刚走了两步就停下了!

  “莫攸宁,你是不是傻啊,这么好的机会,你不知道利用,这种美男出浴图,可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遇见的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而且对方可是晏哥哥哦,你确定现在要走么?”

  “不行不行,晏哥哥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觉得我很不矜持,我一直维持的美好形象不久毁于一旦了么!”

  额……她哪里来的美好形象啊!

  “我去——莫攸宁,这么好的机会,难不成你就这么浪费了吗,你要知道,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你是不是傻啊!”

  “不可以,就算晏哥哥身材很好,我也不能做偷窥这种事……”

  “这不是偷窥,就是看两眼而已!”

  短短几分钟,莫攸宁的脑海中有两个小人在进行剧烈的思想抗争,但是某人的身体果然是比脑子更加诚实。

  那双脚已经一步一步的朝着隔间的门迈过去了,可是还一脸要死不活的样子,就像是谁逼她一样。

  虽然一脸纠结,可是人还是挪了过去!

  晏司慕此刻已经洗好了,刚刚拿着毛巾擦了擦水,本来外面那个小女人还在哼歌来着,怎么没动静了。

  难不成是等不及,莫不是又走了?

  这莫攸宁的性子一直风风火火的,说风就是雨,晏司慕生怕莫攸宁等不及走了,直接穿了个浴袍就往外面走。

  而此刻莫攸宁已经趴在门边了。

  “怎么没动静了,这不科学啊,难不成这么快就洗好了,不要啊,再多洗一会儿啊!不行,我得去看看……”

  莫攸宁伸手按在扶手上,嗯?

  她还没拧呢,这把手怎么动了。

  晏司慕直接拉开门,就看见某人做贼一样的趴在门边。

  “嗨——”莫攸宁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去……身材未免太有料了吧。

  晏司慕的身材很高大,逼近一米九,容貌刀削斧凿一般刚毅有型,穿着白色的浴袍,隐隐约约的能看见他一身精壮的肌肉,似乎暗藏着巨大的爆发力,让莫攸宁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晏司慕饶有趣味的盯着发呆的人,他快一个月没见她了,怎么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这到了部队性子也没见扭转。

  他举手投足的时候,都带着浓重的威严霸气,就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雄狮,尤其是那一双鹰隼般的眸子,你根本无法和他对视,他看着你,那种巨大的压迫感,无形中给人一种巨大的威慑力,所过之处,众人退散。

  “好看么?”晏司慕低低浅笑。

  我去——这个男人就是声音都这么好听,那种低音炮对女人来说,似乎根本没有抵抗力。

  莫攸宁一袭明黄色的连体裤,将她本就明艳无双的容貌衬托得更加艳丽动人,没有任何惹眼的妆容修饰,或许是因为职业的关系,她连个耳洞都没有,更别说别的首饰了,没有华丽的珠宝衬托,但她的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带着一些迷惘和痴恋,已经让男人满足不已。

  “额?”莫攸宁愣了一下,她的眼前只有晏司慕若有似无露出来的八块腹肌,整个眼睛都直了,她只觉得有脸一红,直接推开晏司慕就往里面冲。

  “好热啊,我去洗个脸!”

  晏司慕只是低低一笑,伸手摸了摸腹肌,这丫头刚刚推自己的时候,是趁机吃了我的豆腐么!

  拧开水龙头,莫攸宁整个人脸都燥红了,她将水扑在自己脸上面,晏哥哥的肌肉好硬好紧实,好好摸啊……

  嘻嘻,这次是赚到了,哈哈……

  莫攸宁的心里面有无数个小人在欢呼雀跃。

  她低头洗脸,让冰凉的水缓解她的躁动不安,她抬头对着镜子,手刚刚准备扯过毛巾,一个的人就瞬间出现在她肩膀处。

  “洗好了么?”莫攸宁身子一僵。

  某人见到她这么失态,心里一乐,从她伸出去的手下面绕过去,帮她扯过毛巾,他整个人几乎是贴在莫攸宁后背的,淡淡的沐浴露香味,混杂着强烈的男性荷尔蒙,让莫攸宁脑子一瞬间有些晕眩。

  “怎么不说话?”晏司慕就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靠她这么近,估计想看她出糗。

  “没事啊,毛巾给我吧,晏哥哥,你让开一点,我不好擦脸!”

  晏司慕低声一笑,莫攸宁受不了这种低音炮,脸又燥红了。

  “洗好了赶紧出来,我已经在你最喜欢的饭店定了位置。”

  “好的!”莫攸宁一听有吃的,立马擦了擦脸,直接冲了出去。

  晏司慕就站在窗边,黑色西装裤,白色衬衫,带着一丝禁欲系的男神味道,他眼睛看着窗外,手却在不停系着纽扣,“这次回来待多久?”

  “后天就要走了,马上有个演习,我得参加。”莫攸宁直接躺在晏司慕的大床上,看着天花板,“你说我当时怎么就没好好学习呢,现在也不用出卖劳动力了。”

  “你要是学习好,母猪都能上树了。”

  “晏哥哥!”莫攸宁瞪了晏司慕一眼。

  晏司慕只是低头一笑,随手拿起西装外套,“走吧。”

  莫攸宁可不会和美食过不去。

  两个人刚刚坐上电梯,你和晏司慕站在一起,你就会觉得身上面的每个细胞每个毛孔都在被这个男人侵蚀着,这种男人很危险。

  莫攸宁下意识的往边上靠了靠,晏司慕低头摆弄着袖扣,忽然伸手靠近莫攸宁,莫攸宁一下子跳开了。

  “晏哥哥,你做什么?”

  “怎么?怕什么,你头发乱了我给你弄弄。”晏司慕直接上前,一只手撑在后面的电梯壁上,一只手伸手将莫攸宁的头发拨到耳后,“怎么一个多月不见,还怕我了不成?”

  “不是的!”莫攸宁垂着头,哪里还有平时的嚣张跋扈。

  晏司慕愣是不撤开,就低头盯着她看,莫攸宁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这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啊,“叮——”

  电梯终于停下了,莫攸宁长舒了一口气,晏哥哥今天怎么了,这是在撩自己么?

  “发什么呆呢,走吧!”晏司慕直接牵起莫攸宁的手,就往停车场走。

  他的手很大,灼热得有些烫人,莫攸宁心里开始拧巴了,“晏哥哥,我自己可以走,你松开吧。”

  “你今天总是发呆,绊倒了怎么办!”

  某人说得一本正经。

  “我不会!”

  “听话!”

  某人说话铿锵有力,这莫攸宁难道这么听话,晏司慕放慢步子配合莫攸宁的步子,他们之间错开了半步的距离。

  莫攸宁可以看见某人张狂有力的后背,视线滑到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甜滋滋的。

  “你今天开的是莫七的车子?”晏司慕指着停在自己身边的蓝色跑车。

  “七哥很久不回来了,我怕车子坏了,帮他试试车子坏没坏。”莫攸宁轻轻咳嗽一声。

  “宝蓝色很配你。”

  “是吧,我让七哥将车子送我,他就不送,忒小气了。”

  莫攸宁撅着嘴巴,似乎控诉莫七的恶行。

  莫攸宁第二天醒过来收拾东西准备回军区的时候,下人告诉她,晏司慕给她送了东西。

  一辆最新的宝蓝色跑车就停在家中的草坪上,莫攸宁咧嘴一笑,无比灿烂。

  而二楼的窗帘后,一双幽深的眸子盯着莫攸宁,喝了口咖啡,他的黑眼圈很重,眼中带着一丝血丝,无奈的摇了摇头。

  晏子这是准备下手了?莫攸宁这丫头遇到他也是幸运,不然谁受得了她的脾气。

  看着某人直接上车,开着风骚的跑车直接驶出大门,男人将窗帘拉上,他要开始睡觉了。

  维城

  纪衡山的病并不需要长时间住院,而赵琳已经将那个小公寓收拾了出来,一家三口就正式搬进去了,可是习惯了佣人的伺候,这忽然什么时候都要靠自己,赵琳还真的有些不习惯。

  以前为了讨好纪衡山,在他面前树立一个贤良淑德的形象,赵琳专门学过做饭,但是五年多没做了,早就生疏了,一家三口盯着面前的饭菜,均是一脸黑线。

  “吃饭!”纪衡山拿起筷子。

  “我不想吃这个!”纪泽衍直接将碗一推,开始发脾气。

  “好了泽衍,好好吃饭,待会儿我在出去给你买你最喜欢的蛋糕好不好!”赵琳也是头疼,可是他们现在的情况根本请不起保姆啊。

  “我不要,难吃死了,这根本不是人吃的,我才不要吃!”

  这纪泽衍也是娇惯大的,平时吃的东西都是专门找的厨师做的,哪里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啊,直接一摔碗,不干了。

  “好了泽衍,别闹脾气,好歹吃点,这是妈妈亲自做的,下次我们再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我就不要,就不要!”

  在纪泽衍的脑子里面已经形成了这样的一个意识,只要他发脾气,爸妈就会哄着他,然后他的所有要求就会被满足,所以他又开始故技重施。

  纪衡山拿着筷子,却久久没有动作,赵琳跟了纪衡山这么久,自然知道他快要生气了,心里有些急了。

  “好了,赶紧吃吧,别闹了,乖乖!”

  “我不要嘛!”

  “啪嗒——”纪衡山直接将筷子甩了出去,筷子撞到了盘子,直接崩到了纪泽衍的胳膊上,吓得纪泽衍大哭。

  纪衡山额头上的情景暴凸,“不吃就给我饿着!”

  他的脑海中全部都是之前纪卿的话,一想到纪泽衍会变成玩世不恭的富二代,他的心里就一揪一揪的疼。

  “哇——爸爸,你不爱我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哇——”纪泽衍哭得更凶了。

  纪衡山则是一摔筷子,直接去了自己的书房。

  赵琳微微叹了口气,开始收拾桌子,“你不吃就算了。”

  “我饿……”纪泽衍垂着头,哽咽的说了两个字。

  “那就吃点!乖……”

  纪泽衍知道自己再发脾气,爸妈也不会像原来那样了,只能认命的低头吃饭。

  而赵琳则是蹑手蹑脚的走到了纪衡山的书房门口,耳朵贴在门上,纪衡山正在和别人打电话,貌似是说办公司的事情。

  赵琳就知道,纪衡山瞒着自己肯定有自己的小金库,她们母子都过成这样了,他居然还藏着钱。

  不过她也希望纪衡山能够东山再起,虽然对纪衡山失望,可是她的心里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也许熬过这段时间,自己就会过上以前的日子了。

  下午赵琳直接从银行的保险柜中取出了一个大的盒子,里面装着的都是珠宝。

  西郊别墅书房

  莫七正在处理文件,而纪卿则是在一边敲打着电脑键盘,弄着编程,而小元趴在毛毯上,继续他的模型组装。

  莫离推门进来,“夫人,赵琳有动作了。”

  “嗯?”纪卿抬头看了一眼莫离,手却没停。

  “她去了银行保险柜,取出了一大盒珠宝,准备拿出一部分去变卖。”

  “变卖?”赵琳还真是无耻啊。

  “莫离,这事儿你让人处理一下。”

  “怎么处理?”纪卿看了一眼莫七。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此刻一家珠宝行门口。

  赵琳摩挲了一下手中的盒子,似乎有些依依不舍,但是她还是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这位女士,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么?”其实店员已经认出来这个人就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赵琳了。

  “您想要购买什么啊?我们这边有许多的新款!您要不要过来看看!”

  其实他们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女人现在没钱。

  “不是,我知道你们这里可以帮忙变卖珠宝,所以……”赵琳无比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毫不意外的,所有人都用一种十分怪异的目光看着她。

  来他们这里消费的都是一些富太太小姐,若是来变卖珠宝的也有,比如赵琳这样的落魄户。

  “主要是款式有些老了,不太喜欢,所以……”赵琳寻了个借口。

  一个看起来资深一些的服务员走过去,“纪太太,珠宝给我看看吧。”

  赵琳有些不舍的将盒子递给了那个人,那人直接将何在放到柜台上,直接打开,是一串镶钻的项链,每年流行款式都不相同,看这个款式和这种做工,有些内行人大致就知道这个珠宝的年份了。

  那人眼前一亮,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纪太太,请问,你想定个什么样的价格呢。”那人仔细看了看珠宝,周围几个服务员也围拢了过去。

  “就十万吧!”

  这个价钱倒是不贵,因为这上面钻石很密集,这个价钱其实很低了。

  “纪夫人,这个项链的款式是有些老了,你可以换个新的款式,不用变卖的,不然可惜了!”

  “不用了,不用了,就是不想要了!”

  “您有购买珠宝的发票收据么?”

  “好久之前的了,我在就扔了。”

  其实看见这些珠宝,赵琳的眼睛都在发亮。

  “那我拿给我们的鉴定师鉴定一下,马上就好,纪夫人,坐一下吧,还不赶紧给纪夫人倒杯茶!”

  “不用了不用了,怎么还需要鉴定呢,这可是真货啊!”赵琳急着离开,因为不时有人盯着她看,让她较早不已。

  “这是为了保险,我虽然很相信纪夫人,但是还是保险一点,对您对我们都好,您说是不?”那人笑了笑,赵琳只是尴尬的点了点头。

  心里却把这个人咒骂了一遍,真是狗眼看人低,难不成我还能拿假货过来了?

  那人拿着珠宝进入隔间,纪卿和莫七此刻就坐在隔间中,“莫夫人,她拿来的是这串项链,开价十万。”

  纪卿一眼就认了出来,真是母亲结婚的时候佩戴的,一直很珍惜,这个赵琳还真是无耻至极。

  “十万?还真低价啊。”纪卿冷冷一笑。

  “那我们怎么说,她还在外面等着呢!”

  “就说珠宝是假的!”莫七伸手摩挲着手中的茶杯。

  “嗯?”那人愣了愣,“假的?可是这……”明明是真的啊。

  “按照我说的去做,并且和她说,虽然是赝品不过可以回收,给她1000。”

  “这……”那人似乎有些为难。“她肯定会离开的啊,维城不止我们一家可以变卖珠宝,她可以去别家,这不就……”

  “没事,我都打好关系了,你就这么说就成。”

  “若是她拿去黑市呢!”

  除了一些明面上的交易渠道,也有一些人进行地下交易。

  “她不敢的。”

  “嗯!我马上就去。”

  赵琳在外面等得焦躁不安,这人怎么进去这么久啊。

  “怎么样?可以么?我急着离开。”赵琳一见那人出来,立刻走了过去。

  “不好意思啊纪夫人,我们鉴定师说这是假的!”

  “什么!”赵琳立刻失声尖叫,“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假的啊,你们这是哪里的鉴定师啊,怎么胡说呢!”

  “是高仿品,我们可以用1000的价格收购,如果你愿意……”

  “给我!”赵琳将盒子从那人手中夺过去,“什么破地方啊,简直胡扯!”

  周围许多人已经对着赵琳指指点点了,居然拿假货过来,简直不要脸啊,丢死人了。

  众人的揶揄嘲讽,赵琳看在眼里,她的脸涨红,这辈子还没这么丢过人。

  “纪夫人,这些珠宝仿得还不错,您若是想好了,可以再回来!”

  赵琳已经大步离开了,这明明就是她从丁慧那里拿来的,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会戴假货呢,这些人肯定是看自己好欺负,简直是一群落井下石的混蛋。

  赵琳抱着那个盒子,走了好几家珠宝行,大家都说她的东西是假的,赵琳此刻内心是崩溃的。

  这些东西算是她这么多年藏得一部分私房钱吧,她还指望着可以卖一个好价钱,现在告知她是假的。

  而且这些人家说话一个比一个难听。

  “这位夫人,我们这里不收假货的,这种东西,你可以拿去夜市看看,或许十块钱会有人要的。”

  “这是假货啊,这种东西你怎么好意思拿来鉴定啊,真是的,穿得倒是挺不错的,这怎么……弄得假货啊!”

  “拿走吧,我们这里不要,给我们钱也不要,这种东西拿来我们店里变卖,会拉低我们店的档次……”

  ……

  赵琳立刻回家,从床底掏出了那个盒子,抱着那个盒子又奔向了第一家珠宝店,她就不信了,这么多珠宝,难不成每一个都是假的啊!

  丁慧是富家小姐,就是随便一双鞋都是成百上千的,珠宝都是很好的,怎么会是假的吧,根本不可能。

  当赵琳又一次回来,那个店员确实有些吃惊,不是吃惊赵琳又一次回来,而是隔间中那个男人的料事如神。

  “纪夫人?怎么样,我没有骗您吧,我的价钱算是比较高的,您要不……”

  “可不可以麻烦您帮我鉴定一下这个盒子里面的所有珠宝。”赵琳将盒子递给她。

  服务员接过盒子,挺沉的,看样子里面真的装了不少好东西。

  “那就麻烦您等一下了!”那人说着抱着盒子走了进去。

  纪卿喝茶,看着莫七,“你怎么就知道她会回来。”

  “我都部署好了,黑市虽然会给高价,可是人家看她一个弱女子,直接抢了她都不敢报警,她不敢去。”

  那人在里面待了十几分钟,出去之后,又是一样的说辞。

  赵琳伸手扶住柜台边缘,脑子发昏,这是她藏了多年的东西,居然告诉她都是假的,她怎么接受得了。

  “纪夫人,这些东西都是高仿的,不过虽然年代久远了,不过做工还算是精细,一共一万你卖么?”

  “我要静静!”赵琳佝偻着后背,慢吞吞的挪到沙发上,这不可能啊,怎么会都是假的啊,丁慧这个贱人,居然留下了一堆假货给自己。

  难怪纪暧和纪卿对这个东西都不在乎,原来都是假的,这么多的东西,算下来的少说也有几百万吧,难怪纪衡山让他扔了,他是不是早就那是假的。

  赵琳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跳梁小丑,完全被人玩弄了,难怪纪衡山听闻她将珠宝藏起来之后,神情那么难看,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纪夫人,你要不要卖掉?”

  “卖吧!”留着也没用,一万块也是钱啊!

  “那行,您等一下,我去给您开个支票!”

  “可以给我现金么?”

  “没问题!”

  一盒子的珠宝,只换回了一万块,赵琳死死地捏紧人民币,心里面呕得要死。

  “纪夫人,欢迎下次再来!”

  赵琳在众人揶揄的嘲笑中,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这家珠宝店的,外面的太阳很大,她却一点都不感觉到热,居然都是假的,丁慧居然留给了自己一堆假货,还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孤傲,还不是用假货堆起来的!

  贱人,都是一群贱人!

  赵琳在心里咒骂,丁慧毕竟去世了,她现在只想回去质问纪衡山,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明知道是假货,居然还瞒着自己。

  待到赵琳离开,纪卿推着轮椅,和莫七才走出珠宝店。

  “莫夫人,珠宝都在这里。”

  “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们这里还有一批新款的珠宝,您要不要看一下,真的很漂亮!”莫家人啊,好不容易抱到大腿,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

  “不用了,我平时也……”

  “给我看看吧!”莫七倒是直接开口。

  “好的好的!”那人立刻将新品全部送到了他们面前。

  纪卿的目光瞬间被一款情侣手链吸引住了,就是细细的链子,没有任何特别的,就是透着一股精致和低调奢华。

  “就这个!”莫七居然伸手指了指手链,“包起来,莫离,刷卡!”

  “不用了,不用了,这款链子虽然简单,但是戴起来真的很好看,很称你们,就当是我们送你们的礼物,以后还得仰仗……”

  莫七倒也不推脱,也没让将东西包起来,直接拿过盒子,“喜欢?”

  “没有,我不能佩戴这些东西,你知道的。”

  “平时戴,这么好看的手,不戴链子可惜了!”莫七居然拉着纪卿的手,放在唇边就吻了一下。

  纪卿脸一红,倒是惹得周围许多小女生艳羡不已。

  这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对夫人还这么好,这纪家大小姐真是幸福啊。

  莫七的嘴唇温热,带着一丝热度,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就像是一股电流瞬间蔓延到了纪卿全身。

  “别闹。”

  “好,我们回去,对了,你不是要去接纪暧么?”

  “嗯,明天是我母亲的死忌,她想和我一起去。”

  “那我呢?”莫七开始装可怜。

  纪卿直接推着轮椅出去,不搭理他,这男人装可怜还上瘾了。

  他们本来还觉得这纪家大小姐找了个这样的男人,未免有些可惜,现在觉得都羡慕不已,能找个一个眼中只有她的人,谁能不动心呢!

  赵琳此刻怒气冲冲的回到家。

  “妈,我饿了!”纪泽衍直接冲过去,抱住赵琳的大腿。

  已经是中午了,可是家中冷锅冷灶的,很是冷清,赵琳忽然觉得更是恼火。

  现在根本不是以前了,纪衡山难道还在等她回来做饭,孩子都饿了也不管么?看到纪泽衍可怜兮兮的模样,赵琳觉得脑仁儿都在疼。

  “好了,我去换个衣服就给你做饭,你先看会电视!”

  赵琳说着推门进去卧室,穿上摆放着很多资料,纪衡山眉头一蹙,“进来不知道敲门么?”

  赵琳冷哼一声,还以为自己是以前那个纪家老爷么?敲门?

  “你没听见泽衍说他饿了么?你好歹弄点给他吃啊,怎么能让孩子饿着肚子啊!”

  “那你去干嘛了,这不应该是你该做的么!”纪衡山说得理所应当,赵琳心里本来就很恼火,一听这话,更是气得要死,她试图让自己语气平静一些。

  “你也不出去赚钱,我总要出去看看能不能赚点钱,你没看见家中已经没钱了么!不对,你根本就不知道,你还以为你是纪家的老爷么,可以作威作福?”

  “赵琳,你发什么疯,我不是说了么,我在筹备新公司,你别闹了,赶紧做饭去!”

  “做饭做饭,我是你的保姆么?”

  纪衡山的眉头死死拧巴在一起,“那你到底要做什么?”

  “别看了,看这些做什么,你有多少钱啊,你玩得过纪卿么?纪卿现在管理着公司,你的公司那么小,怎么弄得过她!”赵琳说话尖酸刻薄,一针一针直直戳进了他的心里面!

  针针见血啊!,疼得纪衡山伸手死死地攥住了心脏的位置。

  “那你要怎么样?要不就立马给我滚!”

  “我就不滚,纪衡山,丁慧当年留下来的那些珠宝是不是都是假的,你明知道都是不值钱的东西,才让我扔了吧,我还把他们当做是真的,拿去变卖,被人笑话了,你是不是心里很得意,很开心!”

  “你说什么?”纪衡山蹙眉。

  “别说你听不懂,纪卿把我当猴耍,你是不是也一直在耍我!”

  “你特么的发什么疯啊,那些珠宝许多都是我从拍卖会买回去的,你当时是我的秘书,您难道不知道么!你是不是有病啊,这时候发什么疯,还嫌不够乱么!”

  赵琳此刻脑子嗡得一下炸开了。

  她的脑中瞬间浮现出了纪卿的脸。

  纪衡山也立刻想到了一点东西,他盯着赵琳,微微叹了口气。

  “你被人耍了!”

  赵琳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面,她被人耍了。

  她刚刚实在是太急了,脑子整个都是懵的,被那一句假货炸的晕头转向,完全忘了有些珠宝都是自己经手的!纪卿,你真是玩得一手好棋。

  纪卿,你真狠!

  ------题外话------

  晏司慕算是第一次登场……鼓掌撒花,算是重要的男配,哈哈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