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 或点击收藏本站 欢迎来到友书小说网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 18 +

第十章 你不懂






   

  求收藏,求推荐票,大家登陆一下,给人皇投票吧,每天都有,不投浪费哈!

  轰!

  火离千夫长一锤落下,乱石穿空,那尘封了五十年的残碑碎片顿时四散开来。而后他头也不回的,朝着碑林深处行去。

  “火离叔!”赤龙低喝一声,面色骤变。

  “他爷爷的闭嘴!”

  火离千夫长转头瞪他一眼,目光在萧易身上扫过,尽是冰冷之色。

  行走在漆黑的碑林中,足下尽是白骨,萧易两人的身影慢慢远去,沉没在碑海中,火离千夫长咧着嘴,眸子有些泛红。

  “老东西,老子抢不过你又如何,老子比你年轻,你还是走在了老子前面,不过老东西你没眼光,死了东西也留不住,我就知道你老小子不是个东西,死了也不安生,你老小子当年抢了蛮象大力诀,把那炎蟒化龙拳给我,你混账看不起人,你怎么知道老子练不成,老子今天就去好好看看,回头练成了给你埋进土里,你是不是怕老子笑话你,死了这么久老子才知道,不过你放心,老子暂时还不想下去看你,你好好呆着,哪天老子杀够了异族崽子,腻歪了就去找你。”

  碑林中,越往里寒气越重,似乎整座古战场的寒气都汇聚在了这沙城中,火离千夫长看着四周,那一块块石碑已然有了五六十丈高,乌黑的石碑透着寒气,呼吸成冰,就连气血也有些凝滞,若是普通战兵,在这里不到一炷香的工夫就要受不住,超过一炷香则必死无疑。

  再深入,连风声都消弭了,碑林中一片寂静,只有脚下白骨被碾动的声音,四周一片昏暗,一块块黑色石碑仿佛可以吞噬光明,到了这里已经有些稀疏了,不过每一块都十分巨大,十丈的石碑仿佛有着各自的领地,相隔十数丈而立,哪怕只是观摩,也让火离千夫长心中发杵,不是他胆魄不够,而是这些石碑蕴藏着一股莫名的气息,这气息直入精神世界,让他生出一种本能的心悸。

  昔年,火离千夫长未能深入至此,再走了数里,他看到了九座巍峨的石碑,每一座石碑都高达百丈,仿佛山峰一般巍峨,乌黑的石碑泛青,上面有着刀兵之痕,亦有爪印掌纹,诸多斑驳的痕迹交织,不知道历经了何种磨难,一直保存到今时。

  而在九座石碑中央,剑青生盘膝而坐,紫色长剑横于膝上,他整个人都几乎埋入了白骨中,不过方圆数丈之地,所有的白骨都被碾碎,他双目微阖,眉头微蹙,似乎在迟疑,又仿佛在思索着什么,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手过。

  数息后,剑青生缓缓睁开双眼,他的眸子漆黑,里面闪烁着点点晶芒,哪怕在这古战场中被封镇了修为,也依旧有一种锋芒之气透发出来。

  “火离千夫长,我见过你,你是火山族人。”

  “剑青生大人。”火离千夫长躬身一礼,而后沉声道:“火离此番,想向大人求取一物。”

  “何物。”剑青生神色平静。

  “蛮象大力诀。”火离千夫长郑重道,“火离愿意以此番所有的收获换取,”

  剑青生不语,他凝视着火离千夫长,眼中看不出喜怒,就这样平静地注视着,火离千夫长没有回避,他抬头直视,眼中透出坚凝之色。

  整整十息过去,剑青生点头:“可以,不过不需要你的收获,只要你接我三剑。”

  只要你接我三剑!

  火离千夫长心神一震,想到剑青生那神鬼莫测的剑法,兵法九霄惊雷剑,已经触及了剑道的门槛,所谓用兵御力之法,与兵诀相比,实在是天壤之别。不过很快火离千夫长又镇定下来,古战场中不同它处,无论是修为战气还是精神意志,都无法动用,也就是说,就算是兵法九霄惊雷剑,剑青生也施展不出,哪怕领悟有剑意,也被锁于精神世界中,在古战场中,凭借的只有肉身血气。

  火离千夫长自衬,若是在古战场外,自己绝非剑青生一剑之敌,但是身在古战场,就算他肉身血气比不上淬骨境强者千锤百炼,深入骨髓,但是想要接下三剑,就算有困难也不是不可能,何况,能够与一尊淬骨境强者如此交手,若是能够熬过三剑,对于他日后的修行无疑有着不小的好处。

  一念至此,火离千夫长点了点头:“请剑青生大人赐教。”

  两人相隔十五丈而立,火离千夫长手持赤铜浑天锤,静立不动,周身血气鼓荡,灼热的血气与周围的寒气碰撞,发出呲呲的声响。

  剑青生没有起身,就这样盘膝在皑皑白骨中,倏尔,他伸出右手,轻抚膝上的紫色长剑,淡淡道:“这是第一剑。”

  咻!

  火离千夫长眼前一花,他只看到一道夺目的紫色剑光在眼前一闪而逝,森冷的剑锋令他背脊发寒,左肩处刺痛,但是剑尖尚未及身,他心中骇然,没想到剑青生失去了修为还能够拥有这样的速度,甚至催发出来不弱的锋芒之气,淬骨境强者的气血肉身远远超出了他的估计,或者说,剑青生与一般的淬骨境强者不同。

  噗!

  血光四溅,手中赤铜浑天锤只来得及抬起半尺,火离千夫长咬着牙,看向自己的左肩,一道剑孔将其整个贯通,他气血运转,将伤口暂时封住,不过依旧感到左肩伤处冰冷一片,那是属于剑青生的锋芒,还留存在他的血肉之中,需要花费时间来静修驱逐。

  十五丈外,剑青生持剑而立,紫色长剑上,有鲜血滴落,最后一滴落下,剑身再不见半点血气。

  “这一剑,是告诉你,我雷剑兵部定下的东西,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意指点。”剑青生的声音响起,他眼中有丝丝寒光流转,“第二剑,我要告诉你,这个世界上,不是你想如何就如何,要知进退,今日,我很不高兴。”

  火离千夫长苦笑,他咬着牙,面色苍白,看着剑青生道:“大人你不懂,有些东西或许对于大人来说很普通,但是对于我等却是很重要,它不能与这个世界相比,但是却烙印了一段岁月,这是记忆,是逝去的生命,或许是日后唯一可以缅怀的东西。所以,若是可以,火离绝不愿站在这里,不过今日却是要冒犯了,请大人出第二剑!”

  眼中寒光愈盛,剑青生冷哼一声:“你说的这些我不需要明白,我需要知道的是,你杀了多少异族,天兵路上,有多少仙族降临了人界,要如何才能挖掘出来更多的人体神藏,其它的东西,有人会替你埋葬,这个世界不由你,不由我,但是顺从强者,这,是第二剑。”

  咻!

  剑青生再次出手,这一剑,比第一剑更快,绚烂的紫色剑光划破长空,刹那之间就跨越了十五丈之地,这一剑,火离千夫长依旧难以避开,甚至手中的赤铜浑天锤只来得及抬起了三寸,他的右肩已然感到了那刺骨的锋芒。

  呜!

  突兀的,自数十丈外,有凌厉的破空声响起,一道白芒碾破空气,如一道白色流光瞬息而至。

  嘭!

  紫光与白芒碰撞,预料中的剑伤并未临身,火离千夫长心中一惊,他睁开眼,剑青生已然身在十丈之外,他持剑而立,眼中的寒气几乎要凝成实质。

  “是你!”

  顺着剑青生的目光,火离千夫长侧目,他瞳孔骤然间收缩,却见数十丈外,萧易缓步行来,所过之处,白骨被震碎,在他的身前,开辟出来了一条通路。

  “为什么!”火离千夫长冷喝一声。

  淡淡地看他一眼,萧易笑了,他看向剑青生,道:“石公,你不懂。”

  石公,你不懂!

  火离千夫长心中一震,他咬着牙,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你们说的,我都不懂。”剑青生冷冷道,“不过,你既然接下了第二剑,那么这第三剑想必你不会拒绝,接下来,东西归你。”

  剑青生话音一落,却见萧易摇了摇头。

  “怎么,你不敢!”火离千夫长冷笑,他知晓,萧易肉身强横,或许比不上剑青生这样的淬骨境强者,但是绝对不会接不下来一剑。

  “我说过,你不懂。”萧易深吸一口气,看向剑青生,道,“出剑吧,不过蛮象大力诀,日后,我会与石公,一起拿回来。”

  剑青生手中,紫色长剑轻鸣,他眸光冰冷,语气却愈发的平静了。

  “我给了你们机会,东西我会锁入镇兵塔,若有那么一天,你可以踏入我雷剑兵部,希望,你可以活着,让我看到那一天。”求收藏,求推荐票,大家登陆一下,给人皇投票吧,每天都有,不投浪费哈!

友书小说:
小友~酒莫贪杯,书莫贪欢。
注意用眼哦,休息一下眨眨眼吧!

键盘左右键可翻页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为达到宣传目的,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会进行及时处理。 yjfk@laiyo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