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154章 追踪






      那身影渐渐凝实,竟是一个衣着破烂,头发胡须皆乱糟糟的老头儿,他惊骇地盯着夹着自己匕首的两根指头,随即目光移向了指头的主人,一个淡淡微笑,双目半眯的年轻——牧师!

  而克拉斯缇以及如意宗的十几名弟子也都惊呆了,甚至忘了该对这名袭击的盗贼发动攻击,只是怔怔望着风翊,脑海里仅有的念头便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竟然看到一个牧师用两根指头夹住了一名盗神境界的盗贼的匕首,就算一名同等境界的战神也绝无可能做到此种惊天之举。

  风翊夹住匕首的两根手指突然一震,这盗神突然觉得匕首上传来一阵诡异的力量,震得自己整条手臂一阵酸麻,他大惊之下左手挥出几枚七星镖射向风翊,强行将匕首抽出,整个人如消散在空气中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风翊皱了皱眉头,两根手指火辣辣的疼痛,不过能夹住一名盗神的匕首,看来自己这拈花指练得还算不错。

  “少爷,你没事吧。”初七七蹦跳着走了过来,灵动的眸子朝风翊眨了眨。

  “没事。”风翊笑着摸了摸初七七的脑袋,心下一松,那盗神身上沾上了初七七特制的花粉,就算刷洗十遍味道依然可以留存,不过一般人闻不到那气味。

  此时,克拉斯缇走了过来,拉住惊魂末定的慕晶莹,冲风翊感激道:“多谢这位牧师先生援手,否则我这弟子在劫难逃。”

  “不必客气,我与慕小姐也算熟识,怎能看她遭此毒手,咦,慕小姐是你的弟子,那你可是如意宗克拉斯缇宗主阁下?”风翊道。

  “正是。”克拉斯缇在风翊面前可没有摆丝毫的宗主架子,毕竟,这世界以实力为尊,风翊的实力明显高于她,自是当得她的尊重。

  “克拉斯缇宗主,刚才那盗贼你可认识?”风翊问道,刚才他就注意到了当那盗贼显出身形时,克拉斯缇那满目的惊诧与复杂的情绪。

  克拉斯缇苦涩地点点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找个地方再说吧。”

  一行人来到学府巷慕晶莹开的如尘居里,在清新的茶香味中,克拉斯缇讲述了如意宗的一段往事。

  在三十年前,如意宗共有八位真传弟子,克拉斯缇也是其中之一,虽说她的风系魔法天赋绝佳,但八位真传弟子哪个不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克拉斯缇在八位真传弟子中的排位最末,也就是说她根本就是排除在宗主继任者人选之外的。

  当时八位真传弟子中有两位是宗主继任者呼声最高的,排位第一的二星圣战师达布,排位第二的一星圣盗师萧潜,而当时的克拉斯缇也仅为七星大魔法师的境界。

  克拉斯缇与二师兄萧潜情投意合,私底下早已海誓山盟,她自是希望情郎最终能折桂冠,统领整个如意宗。

  只可惜天不从人愿,克拉斯缇的父亲,如意宗的三长老却力挺大师兄达布,并公开承诺将克拉斯缇许配给达布作妻子。绝望的克拉斯缇提出要与秦潜私奔,但秦潜拒绝了,他说他非得争到这宗主之位,然后风风光光地娶她。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秦潜屡立大功,当时的如意宗宗主和长老院都慢慢倾向于立他为宗主继任人。可就在两人满心欢喜之时,祸从天降,秦潜平凡的大家族一百二十余口人一夜之间被屠杀得一干二净。从蛛丝马迹中秦潜追查下去,后面发现行凶者竟是大师兄达布。狂怒的秦潜当夜在达布的茶壶中投毒,待达布中毒后生生将他给千刀万剐了。

  故事说到这里似乎完了,克拉斯缇手握茶盏,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

  “师傅,那秦潜便是今曰那刺杀我们的盗神吧,可为什么他如此恨你?”慕晶莹问道。

  克拉斯缇回过神,长长一声叹息,道:“秦潜跪在宗主面前请罪,长老院决定将他以宗规正法,可是,就在行刑的前一夜,我父亲也就是如意宗的三长老到宗门监牢探望秦潜,而到这时才真相大白,幕后策划一切的竟是我的父亲,这是后来我才知道的,而在当天晚上,被禁制的秦潜却突然出了监牢,杀了我那得意洋洋毫无防备的父亲,就在他准备一并将我杀了的时候,事情败露了,秦潜逃出了宗门,他以为我背叛了他,以为我也参与其中,自是恨我入骨。后来阴差阳错我当上了如意宗宗主,想必他更是认定了当时的猜测,唉,事过三十年,他依然没有忘记那灭门之仇。”

  风翊其实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克拉斯缇要将这些宗门秘辛讲给自己听。

  “秦潜定不会善罢甘休,我若被他所杀倒无谓,就怕他对晶莹下手。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风牧师能保护我这弟子一段时间。”克拉斯缇望着风翊道。

  原来是因为这个,风翊点头答应下来,就算你不请求本少爷也得保护好她啊,你这弟子现在可是本少爷的一枚重要棋子。

  ……秦潜如一个鬼影一般站在一座废弃的房子里的阴影中,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世上竟然还有人能够用两根指头夹住他这二星盗神的匕首,更为恐怖的是,这人还是一名体质与魔法师一般羸弱的牧师,让他大受打击。

  “克拉斯缇,这次就先放过你,等我先将你器重的弟子一个一个杀光,祭奠我一家老小死不瞑目的亡魂,再将你杀了。”秦潜嘴角抽搐,乱糟糟的胡须一阵阵抖动,黑暗中一双泛红的恐怖眸子满是戾气。

  秦潜与阴影融为一体,开始盘坐下来进行恢复,就算有人站在旁边,恐怕也察觉不出有一个人存在在这个角落里,盗贼,本就是黑暗中的王者,更何况一个达到了盗神境界的盗贼了。

  夕阳西下,天空开始披上了一层暮色。

  秦潜忽然眼皮一跳,敏锐地察觉到有人正朝着他所藏身的废弃房屋走了过来,直觉告诉他危险降临,因此他将气息隐匿得更加深沉,他相信只要他不动,没有人可以察觉到他的存在。

  “喀嚓”“喀嚓”那是鞋底踩到树枝时断裂的声音,来人似乎只是一个普通人,但秦潜却觉危险越来越临近,身体如黑暗中的猎豹一般绷紧。

  “吱呀”一声,破烂的房门被推开,一片洁白的衣摆正被夜风吹得飘来荡去。

  “是他,那个非人的牧师!”秦潜很快意识到来者身份,而且是冲着自己来的,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这牧师是怎么追踪到他的,要说盗贼的追踪与反追踪手段虽然不如猎人,但绝对强过其它职业。

  风翊一个响指,一团柔和的光团便飘浮在半空中,将这满是灰尘蛛网的房间照得纤毫毕见。他四下看了看,空无一人,而且房间内那些厚厚的灰尘均匀分布,根本没有一丝有人来过的迹象。

  风翊一挥手,倾泄的光明法力将一张断了一条腿的椅子上的灰尘全部吹去,而他则一屁股坐在上面摇晃起来,若此时有人经过这里,恐怕十有八九会被场面吓得魂飞魄散。

  一分钟,两分钟……小半个时辰过去,风翊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还从空间里拿出一壶茶自斟自饮起来,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

  却不想那秦潜还真不愧为盗神,半点气息不露,耐心地隐匿着。

  “唉,好了,少爷我承认耐心没你好,出来吧。”风翊将手上茶杯放下,叹息道。

  可是房间内依然悄无声息,鬼影都不见一个。

  “秦潜,少爷我知道你就在左上方的角落里蹲着,大家都是明白人,何苦非让本少爷请你现身呢?”风翊淡淡道。

  秦潜见风翊明确地指出了自己藏身的方位,知道形迹早已暴露,便慢慢地显出身形。

  “看来那贱人什么都告诉你了,她让你来杀我?”秦潜的声音比他的模样还要苍老,历经苍桑的样子。

  “她是告诉我了,不过她的一面之词我也并不相信,至于她让我杀你?你认为她有这个资格命令本少爷吗?”风翊淡淡道。

  “那你追踪我是为何?”秦潜冷声问道,对风翊依然十分警戒。

  “只是想认识一下前辈,本少爷也并不想多管闲事,顺便嘛,想请求前辈答应在下一件事情。”风翊嘿嘿笑道。

  “什么事情?”秦潜警觉道。

  “你要杀你那老相好本少爷不管,不过她的弟子慕晶莹是归本少爷罩着。”风翊说道,意思十分明白,除了慕晶莹你杀任何人他都不会干涉。

  一听到“老相好”三个字,秦潜似乎被火灼了一下一般,戾气十足的眸子恶狠狠地盯着风翊。

  “反应这么大干嘛,难道你还对她念念不忘,算了,这关本少爷什么事?本少爷只要知道,你答应还是不答应。”风翊摇头晃脑道,那模样就如同一个恶霸在欺负平头百姓一般,大有吃掉了他的意思。

  “想要老夫答应,再接老夫三招再说。”秦潜目露凶光,他还真不信邪了,非得再试试不可。

  (未完待续)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