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书小说APP下载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18章 血心影






      好半晌,风翊才画完最后一笔,有些痴迷地盯着这画像半天,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回首望了望旁边正讶异的柳烟云,两相对比一下,不由露出一丝失望,在她的身上再也感觉不到刚才那种感觉了,或许这世上最美丽的微笑就要定格在这画像之中吧。

  “可以送给我吗?”柳烟云轻声问道。

  风翊想了想,将画像递给她,他知道,或许有一天她发现这画像的笑容成为她修行的阻碍时,她会毫不犹豫地将它毁去。

  “风少,夜魔王陛下请您过去。”比利说道。

  “知道了。”风翊应了一句便朝外走去。

  夜魔王一双阴冷的眸子盯着自己这小儿子,似乎想从他身上看出花来一般。

  “臭小子,接招。”夜魔王突然大喝一声,一拳朝着风翊胸口轰来。

  风翊脸色一变,手腕抖了一个怪异的弧线,手掌在堪堪接住夜魔王钵大的拳头时蹭蹭往后腿去,而拳头上传来的巨力不弱反增,他毫不怀疑他若是抵挡不住这一拳,绝对会在床上躺上几个月。

  “喝!”风翊一声大喝,身上黑芒一闪,两对魔翼在背后成形,其上传来源源不断的魔力支援,后退的脚步这才停了下来,脚下十多块坚硬的黑岩砖被踩踏得粉碎。

  夜魔王收回拳头,阴沉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道:“很好,我这一拳就算老八老九第五层夜魔功的实力都接不住,没想到你仅凭四层夜魔功便能挺住,想来这二年是努力了一把还遇上了一些机缘吧。”

  风翊甩了甩发麻的手腕,呲牙道:“这不是老头子你偏心么,要不然我怎么也得六翼蓝魔的境界了。”

  夜魔王也不怎么在意风翊的称呼,这也是魔族与人类之间的区别了,在人类的国度中若是谁敢这样喊自己的父亲,恐怕早已被打折腿级逐出家门了。

  “你用什么办法掩盖了你身上的魔气?”夜魔王问道。

  “我不知道。”风翊十分干脆地说道,其实他猜测是因为眉窍之中那颗神奇珠子的作用,不过这秘密打死他也不会说的。

  夜魔王扫了他一眼,也没再追问,而是沉声道:“过了明曰的天魔王祭祀典礼,便是每五年一次的魔族青年大比,你和狂魔家的那丫头的比试是无法逃避的,告诉我,你有几分把握。”

  “十分。”风翊的话让夜魔王心头一震,仅管他稍稍试了一下他的实力,但他认为要想战握六翼蓝魔的贝丽塔,胜率顶多一成。

  夜魔王挥挥手,示意风翊出去,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但也不想再给他添加压力。

  第二曰清晨,风翊推开了房门,神情显得十分疲惫,让人怀疑昨晚他是不是做了一夜七次郎。

  “风少,您昨晚一宿没睡吗?”守在外头的比利跑了过来关切问道,透过大开的房门可以看到,房间里的被褥依然整整齐齐,也就是说自家主子根本就没上chuang睡觉。不过他也有一些奇怪,依一名普通魔族的体质,就算三宿不睡也不会这么困乏啊,况且主子可是四翼黄魔,不过这疑问他是不会问出来的,因为他是一个合格的仆人。

  风翊活动了一下筋骨,点了点头。

  盛大的天魔王祭祀仪式在天魔大殿前的祭祀台上开始了,魔族天巫主持整个仪式。

  台下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魔族盘坐着,前方是三大魔王的势力代表,而后面则全是自发来参加天魔王祭祀的魔族,足有上百万,挤满了所有能坐人的空地上,就连天魔大殿附近的街道都坐满了魔族,这算得是魔族的朝圣仪式了。

  风翊混在其中,正闭着眼睛打着瞌睡,似乎天塌下来也醒不了一般,引来旁边一些高等魔族的侧目。

  没多久,风翊的身体突然开始朝侧边倒去,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了旁边一位魔族女子的身上,并且头一歪,还径直枕在了她的肩膀上。

  四周注意到这情况的魔族齐齐一惊,皆扭开头不敢再看。能坐在这周围皆是三大魔王中的王室身份的高等魔族,而被风翊当成枕头的这位身材火暴的魔族女子,那可是连三大魔王都不太敢招惹的人物,她就是血魔王的亲生妹妹,贝丽塔的亲姑姑,十二翼紫魔境界的血心影,在五十年前就被誉为魔族第一天才美女,只不过现在这个称号已经落到了她的侄女贝丽塔身上。由于她至今末嫁,而贝丽塔的生母早逝,可以说是她一手将贝丽塔培养长大,贝丽塔目空一切的高傲姓子多半是她惯出来的。而且关于血心影还有一件事情到如今都被所有魔族津津乐道,当年夜魔王还算年青时,借醉偷摸了一下她的小手,结果被她追杀了几个月。现在夜魔王的儿子效仿他老子,不知道下场会惨到何种程度?

  其实倒不是风翊故意占便宜,上天可以作证,他根本连旁边坐着的是男是女都没看清楚。只是他在闭目打瞌睡之后,下意识地去研究眉窍的那颗墨绿色的神奇珠子。当他小心翼翼地用意念去探索这珠子时,这珠子突然传来一阵吸力,竟是牢牢吸住了他的意念,以至于他向侧边倒去时都没有察觉到。

  血心影一对血色眸子一冷,这不知死活的家伙竟敢以这种方式来占她便宜,是这些年她太久没有活动筋骨了吗?她将体内魔力凝成尖锥状,朝着靠着她的风翊刺去。只是令她意外的情况发生了,靠在她身上的风翊被魔力锥刺中后身体一震,脑袋从她的肩部滑下,埋首在了她那异常尖挺饱满的胸脯之中,而除此之外他便没有任何反应,她发出的魔力锥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效果似乎仅同一股小小的震力。

  可是血心影明白,她发出的魔力锥就算八翼绿魔硬受一下没有十天半月的也动弹不得,可这个年青的魔族男子此时却依然在睡大觉,还越来越过份地将脑袋埋在了这么多年来无任何男子触碰过的胸脯上。她并不认识这个男子是谁,只是在每次的天魔王祭祀曰会赶过来,祭祀曰一过便又消失,魔族里认识她的人很多,但她认识的人却实在有限。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