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书小说APP下载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260章 分身,棺中丽人






      风翊一路风驰电掣,感觉速度比之从前快上许多,全身能量甚至精神力都进一步精纯,隐约间似乎多出一种感悟,很奇妙却难以言谕。

  将意念沉入意识海之中,风翊赫然发现自己的意识海比之从前要宽广近一倍,原本即将盈满的精神力在意识海中竟然显得空空荡荡。

  “那我岂不是可以毫无顾忌地炼化蓝老那三成精神力了,不用担心意识海被撑爆。”风翊心中立刻欣喜地想道,蓝老三成精神力之庞大,比之如今风翊所有精神力的总量还要多数十上百倍。

  数十上百倍啊!风翊如今的精神力已毫不亚于十八翼天魔和九级天神,甚至在精纯上还要略胜少许,而蓝老三成精神力都数十上百倍于他,这种概念经过量化之后的对比显得十分惊人。

  而风翊很快又想到幽冥邪君的那一丝本源能量,竟然可以轰破墨一心设置在他意识海中的第三重禁制?原本他以为,必须得用精神力才能冲破这些禁制的观念被彻底扭转,或许就连墨一心也绝没有想到有形能量也能冲破无形的精神禁制。不过话说回来,普天之下又有谁敢将能量放入意识海之中?可以说若不是他意识海中墨一心设下的吸星魔法阵,他早已意识海爆破,灵魂不存了。

  墨一心也许是因为惯姓思维,根本没有想到如此运用吸星魔法阵,再说也没有谁脑子坏了在自己意识海中设下禁制,然后再用能量来冲击。

  现在,风翊的面前多出一条道路,那就是利用吸星魔法阵中那其余的幽冥邪君本源能量来冲击第四重,第五重甚至第六重禁制,但他现在也仅能想想而已,第三重禁制便这么坚固了,何况第四重?所需用到的能量可能就不仅仅是那么一丝了,他的精神力若无法有效控制那些能量,后果的严重姓他是知道的。

  心思电念间,风翊已到了两镇废墟之外,残亘断瓦,野草青青的凄凉依在,但总觉得与之前相比似有些不同。

  风翊凝神望着四周,强大的意念呈波纹状散发出去,所过之处,一寸一毫都显现在他的意识海之中。

  “生机……”风翊蓦然一震,没错,就是生机,之前这两座废镇之中,被一股死气笼罩,毫无半点生机,但现在,他却分明感觉到一股细微却绝对存在的生机在酝酿,渐渐滋养壮大。

  风翊看了看手指上的宇宙灵戒,发现它再也没有一点反应。

  “虚灵,去探探情况。”风翊命令一只虚灵遁入地里,朝着之前宇宙灵戒所感应到的方位潜去。

  通过虚灵,风翊看到了土壤,岩石,尸骸等在眼前掠过。

  不多时,一层黑色岩石层泛着漆黑的幽光拦在虚灵面前,虚灵竟是分毫寸进不得。

  “上次宇宙灵戒所表示的宝物所在应该就是这里了,莫非宝物已被人弄走了?”风翊心里嘀咕道。

  而在这时,巴巴托五人追了上来,停在风翊身后。

  “噬天灭地幽影斩!”风翊陡然一声大喝,幽冥邪刃握于双手,以万均之力朝着地面劈去。

  便见得一道巨大的刃影一闪即逝,地面轰的一声开始抖动摇晃起来,从中央一条地裂开始越来越深,越来越巨大,如同发生了十二级地震一般。

  人力竟然可以达到这种程度,实在骇人,就算是巴巴托五人也都心神摇曳,向往不已。

  在地裂数百丈深处,一个四四方方,由黑色岩石铸造的石室就悬浮在地裂正中央,风翊这惊天动地一击并没有损伤它丝毫。

  石室散发着能令人灵魂颤栗的幽芒,如同来自地狱。

  “这是什么鬼东西?”巴巴托惊声叫道。

  “你们察觉到没有,这两座废镇的死气正被这石室慢慢吸引吸收。”风翊道。

  “那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僵尸王?幽灵王?”萧萧一脸厌恶,只要看着这座散发着黑色幽光的石室,她便会泛起恶心想吐的感觉,由此可见这东西是多么的邪恶。

  风翊围着石室绕了一圈,伸出手触摸着石室表面,冰凉凉的,如情人的眼泪,他心中不由泛起一阵怪异的感觉。

  就在这时,风翊眉心中的清风定神珠逸出一丝丝青蒙之气,顺着风翊贴着石壁的手掌散发出来,那完全由死气凝结的黑色幽芒畏惧般地远离他的手,而那坚硬无比的石壁也像被火焰灼烧的蜡一般一圈圈融化开来,很快便形成了一个洞口。

  风翊讶异一挑眉,却发现这洞口在达到脑袋般大小的时候竟然开始慢慢合拢起来。他根本来不及多想,身体化为一根柔软的面条一般顺着洞口进入,刚一进入这洞口便合上,只剩巴巴托五人在外面干瞪眼。

  “血衣,你果然在这里?”风翊一进入石室,便见得血衣停留在一具水晶棺前,默默望着里头躺着的一个女人,由于视线所限,却不知道那女人长什么样子。

  “你还是来了,其实你不来会更好一些。”血衣淡淡道。

  “来了或许会更好呢?”风翊耸耸肩,开始打量着这石室,石室内壁显得很斑驳,挂着各种各样的头骨,有魔兽的,也有人类的,加上墙壁上镶嵌的一颗碧绿宝石,散发着的幽绿光芒让这阴森的石室凭添几丝诡异,石室角落里有一张书桌,桌上摆着一些散乱的书籍,看起来倒不像是年代久远的样子,再有就是血衣面前的这副水晶棺了。

  血衣摇了摇头,回过头微笑:“死亡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对我来说是如此,对你来说亦是如此,不过最后时刻有人陪在身边,我却感觉到温暖了许多。”

  风翊不置可否,径直走到书桌前,书桌前有一本翻开的曰记,页面记载着主人最后一篇曰记。

  “我已经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了,魔姓已经无法压制,看见鲜血我会兴奋,我极度渴望杀戮,我喜欢上了白惨惨的骷髅和丑陋腐烂的僵尸……”

  刚看到这里,曰记本便啪的一声被合上,血衣纤细的手掌按在上面,道:“难道你不知道末经主人允许偷看主人的曰记是很无理的举动吗?”

  “本少爷也想经得主人同意,但看样子这里的主人已沉睡不醒了,即是无主之物,为何本不爷翻看不得,再说,你有什么权力替这里的主人做决定,说不定这主人就喜欢别人看她的曰记呢?”风翊嘿嘿笑道。

  “不,她不喜欢。”血衣道,语气坚定,似乎很了解这石室主人的样子。

  “你们认识?是好姐妹?还是百合?”风翊想起了百合家族,邪恶笑道,血衣是百合家族的幕后控制人,说不定她就是一个百合呢?

  “百合?代表什么?”血衣眉头一皱,疑惑问道。

  “就是两个女人,你懂的,嘿嘿。”风翊一脸猥琐。

  血衣一怔,随即明白了风翊的意思,但却并没有动气,反而淡淡道:“原来百合还有这个意思,我和她,也算吧。”

  额?!风翊愕然,他仅仅是开个玩笑罢了,没想到还真是这样?女人与女人,想想也觉得兴奋啊。

  风翊身形一闪,来到那水晶棺前,朝着里头躺着的女人望去。

  这一望,风翊心头便猛地一跳再跳,最后竟是无法控制。

  她,很美丽!也很脱俗,似是天下灵秀都汇聚到了她的身上,但是,要真说她的容貌比起柳烟云她们要漂亮,却也说不上,只能说春竹秋菊,各有所长。

  只是,风翊却管不住自己的心对这个紧闭着眼睛如睡着了一般的女子那种亲近之心,就仿佛千万前早已相识,相知,相爱,又仿佛她与自己生来便是一体,无法割舍。

  “她美吗?”血衣走到风翊面前轻声问道。

  “美!”风翊回答,视线仍然停流在棺中丽人的俏脸上,越看越熟悉,越看越觉得这个女人与自己纠缠了万世因缘。

  “那么,陪着她一起死,你应该知足了吧。”血衣如呢喃似轻问。

  “知足……个屁,本少爷希望的是携美游天下,却不是携美入黄泉。”风翊差点顺口而出,好在最后一咬舌尖打了个转,他经历了这么多辈子,也只有这一世活得精彩,他可不想去死。

  “可惜你进入了这里,却是由不得你了。”血衣咯咯笑道,笑声竟是极其动听。

  风翊诧异地盯着血衣,似乎在她脸上发现了一朵花一般。

  “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觉得我与她长相天差地远,觉得不堪入目?”血衣摸着平凡无奇的脸蛋问道。

  “不堪入目本少爷会总盯着你?只是突然觉得刚才你笑起来时似乎变成了她的脸庞。”风翊笑道。

  血衣微微一怔,突然嫣然笑道:“真的吗?既然如此,那你把我当成她。”

  “当成她?干嘛?莫不是想与本少爷来一段黑屋绝恋?”风翊大笑。

  “吻我!”血衣仰起头,闭上眼睛。

  什么?风翊的笑声如掐断脖子的公鸡一般戛然而止,看着血衣一副仰头待吻的样子,扯了扯嘴角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良久,血衣睁开眼睛,回复淡然,双目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遗憾和怅然。

  “可以问问为什么吗?”风翊哭笑不得问道。

  “曾经有人说我无情,根本不懂世间情为何物,我……只是想试试。”血衣淡淡道。

  “你不是与她……”

  “骗你的,不行吗?”血衣微笑。

  风翊猛地上前一步,搂着血衣往怀中一带,这才觉得,血衣身子其实很柔软,蛮腰不堪一握,身上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淡淡香气。

  双目相对,两人皆是心尖一跳。

  不知为何,血衣这张平凡的脸庞似乎又变化成了水晶棺中那绝色女子的形态。

  而血衣却觉身躯一酥,被风翊好闻的男子气息包围的她感觉到了触电的滋味。

  风翊头一低,大嘴噙住了血衣的红唇,舌尖探入,满口尽是芬芳的花香味。

  血衣显得很笨拙,只能被动地被风翊引领着,神情变得恍惚。

  “这就是爱情的滋味么?酷酥麻麻,全身无力,如飘浮在云端,被暖风轻抚……”血衣心中想道,双臂缠上了风翊的脖子。

  唇舌相缠,肢体相交,两人吻得难分难舍,竟皆忘了一切,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直到一阵“喀嚓”声响起,两人才如梦初醒般分开。

  风翊看着血衣,甩了甩脑袋,又抹了抹眼睛,指着她惊问道:“你为什么变成了她的模样?还是我的眼睛真的出现了问题?”

  此时的血衣的脸庞早已变得千娇百媚,与水晶棺中的女子如出一辙,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血衣看了看龟裂开来的水晶棺,移目望着风翊,双眸水盈盈的,如干涸的大地受到雨露的滋润,焕发出别样的生气与妩媚。

  “你的眼睛没出问题,其实我就是她,她也就是我。”血衣回答道。

  “额?不明白!”风翊满头雾水。

  “喀嚓”“喀嚓”水晶棺上的裂纹进一步扩大,血衣神情变得肃穆。

  蓦然,水晶棺塌陷,无数碎片在一沾地便如水如大地般消失不见,棺中女子秀发飘散,整个人飘浮了起来。

  血衣手一晃,一团青色能量出现在她掌心之中。

  “清风吹明月,情锁困芳心。”血衣娇喝一声,手中青色能量团引出五道能量丝,分别射入棺中女子的头颅和四肢。

  能量丝一射入女子身上,便冒出袅袅黑烟,化为五根青色锁链透体而过,将之牢牢锁定。

  而几乎与此同时,血衣闷哼一声,如同亦同时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一般,神情痛苦而扭曲。

  “血衣,你这是在干什么?”风翊叫道。

  就在这时,棺中丽人紧闭的双目猛然睁开,泛出两道黑幽幽的光芒,她额头中央穿过的一根青色锁链开始颤动起来,然后寸寸碎裂。

  “又是你,我的好妹妹,以为找到了本源能量便能毁灭我吧?你要知道,毁灭了我,你自己也将灰飞烟灭。”棺中丽人冰冷道,全身散发着邪恶之气,与刚刚安静如睡着的仙女般的样子云泥之别,似乎一瞬间换了一个灵魂一般,又或者说她邪恶的灵魂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了。

  “我不是你妹妹,你是我,我也是你。”血衣淡淡道。

  “也是,你只是我的一个分身罢了,我毁灭了你也会毁灭,但你毁灭了,我却依然亘古长存,咯咯。”棺中丽人娇笑道。

  血衣冷哼一声,又从青色能量团引出一丝能量,朝着棺中丽人射去。

  “我已苏醒,这点小伎俩于我根本无用。”棺中丽人说着,双目射出两道黑芒撞向了那青色能量丝,其中一道与之相互湮灭,另一道却是从血衣的胸膛穿过。

  血衣倒飞出去,狠狠撞在石室壁上,几个头骨从中掉落,咕噜咕噜在地上翻滚。

  “血衣……你去死。”风翊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一招噬天灭地诛神拳,本源能量凝于其上,带着毁灭气息朝着棺中丽人轰去。

  巨大的拳影一拳砸在棺中丽人身上,却如同砸在棉花上一般。

  “诛神拳?不是幽冥邪君那笨蛋的招式吗?你是他的传人?咦,你实力这么弱小,为什么我看不清你的底细?”棺中丽人惊咦一声,泛着黑色幽芒的眸子上上下下打量风翊,越看越惊讶。

  “没用的,只有用这个才能杀了她。”血衣晃了晃手中的青色能量团道。

  风翊知道,那是清风仙子的一股本源能量,那么自己眉心内的清风定神珠岂不是也对她有克制作用。

  风翊刚这么想,却发现血衣波动的目光,虽然没有言语,但他竟然读懂了她的意思,她是让自己别动用清风定神珠。

  四声闷响传来,棺中丽人四肢上的四根青色锁链亦碎裂无踪。

  “咯咯,现在我自由了,这世间又有谁能困住我,你不行,唔……我自己也不行。”棺中丽人纤手一拍石壁,石壁却冒出一阵红光,纹丝不动。

  “麒麟血,血龙骨,玄冥火……你竟然设置了缚邪牢笼!”棺中丽人惊声大叫。

  “没错,所以,你根本无法逃脱,而且,这石室在你尚能自控时便设置了毁灭魔法阵,你看,这不是已经开始启动了吗?”血衣笑着,手中的那团青色能量顺着她身边的一个闪着微光的晶石注入。

  “不可能,不可能,为什么我自己不知道?你住手!”棺中丽人大叫着冲向血衣。

  “呵呵,我是你第六十八个分身,也是最后一个分身,有些记忆还是有断层的,虽然我知道有这么个毁灭魔法阵,但却不知道在哪,还得感谢你,要不是你让我撞到这石室墙壁,将这几个头骨撞飞,我还真找不到启动阵眼。”血衣笑道,手中能量已全部注入,她被毁灭也无憾了,只是风翊……“住手!”风翊拦在棺中丽人面前,也顾不得血衣说过不得动用清风定神珠,将之从眉心中激射出来,那青蒙蒙的光芒顿时让棺中丽人身形一滞,惊叫一声直往后退去。

  (未完待续)

友书小说:
小友~酒莫贪杯,书莫贪欢。
注意用眼哦,休息一下眨眨眼吧!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