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268章 收巨灵神殿,调戏






      宇宙灵戒能将一整条矿脉给摄入其中,引动这巨灵神大殿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但当初风翊摄入那条极品矿脉根本就没有遇到抵抗,这是因为它本是无主之物,而巨灵神殿却是太古大能巨灵神的住所,本身就有着一丝巨灵神的意志,因此一被宇宙灵戒引动,其反噬之力便扑天盖地。

  风翊一瞬之后立即收敛起心神,心中却冒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为何不将整座巨灵神大殿给摄入宇宙灵戒之中呢?反正无论如何也打不过这巨灵神殿守护者,与其等死,不若拼了……“拼了!摄灵!摄灵!摄灵!”风翊疯狂大吼一声,将一切杂念排除脑海,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整座巨灵神殿给摄入宇宙灵戒之中。

  “疯了,你疯了,竟然妄想将巨灵神殿收摄,你会被巨灵神的意志压成飞灰的。”那通灵丹药大叫道,模糊的五官都震惊得扭曲起来。

  风翊裂嘴,他疯了么?谁知道呢?人生如戏,疯狂一回又如何?

  “摄灵!”风翊依然疯狂吼道,感觉到那越来越庞大的反噬之力,也感觉到他的肌肉血管开始变形破裂,但他心中竟然没有一丝恐惧,反而愈加疯狂,那疯狂之火燃烧着他的心,他的肝,他的肺,他的一切。

  终于,整座巨灵神殿开始震颤起来,地动山摇!

  浩瀚的压力成百上千倍的递增,如同巨灵神的怒火,要将这胆敢将他的大殿收入囊中的小蚂蚁挫骨扬灰。

  此时,不仅风翊的肌肉严重变形,就连他的大脑,意识海也都被挤得变形,一旦破裂,他的灵魂也就会随着破碎了。

  “吼……”风翊如野兽般凄厉吼叫起来,眉心中的清风定神珠陡然猛烈旋转,阵阵青蒙蒙的光芒开始融入风翊体内抵御压力。

  而就在这时,风翊体内的冥神之骨也爆出蓝幽幽的光芒,将风翊的皮肉衣裳完全穿透,使之变得透明虚幻,乍一看去,风翊此时就剩下一幅蓝幽幽的骨架子。

  巨灵神的意志对上冥神的传承骨骸,两者都是太古大能,这一碰撞便如同火星撞地球,震得风翊意识浑浑厄厄,如云山雾罩,不知身在何方。

  “摄灵!摄灵!……”风翊只是本能地喊叫着。

  ……“徒儿,快点,那边有极大的能量波动。”白发老妇人对少女道。

  师徒二人电射而至那条仍在翻滚的污浊小河边,却发现那能量波动已经渐渐消散,不知源自哪里了。

  “师傅,你快看,河里有一个死人。”少女指着河里飘浮的一具赤身[***]的尸体叫道。

  白发老妇人一抬手,那具尸体便从河中凌空飞起,摔在她们面前。

  “呀!”少女俏脸通红,急忙双手掩目,心中砰砰直跳,这是一个十分年青的男子,身材健美,最重要的是,他胯下那粗壮玩意儿竟然一柱擎天,难道人都死了那里还会有反应?

  “咦,还有气,徒儿,拿件袍子出来遮挡一下。”白发老妇人却没什么反应,扫了这男子一眼后说道。

  少女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一件披风,闭着眼睛往前一扔,死也不敢睁开眼睛。

  “徒儿,你害什么臊啊,这小子可俊着呢,只是却是个普通人。”白发老妇人笑着将那披风盖住青年的身体。

  “师傅……”少女跺跺脚,俏脸更是通红。

  年青男子有一头漆黑如墨般的长发,眉毛很浓,如剑一般飞扬而起,鼻梁挺直,轮廓如刀削一般,十分立体,加上薄薄的嘴唇,的确是一个十分俊朗的男子。

  少女不是没见过比他更俊的男人,但是眼前这宛若熟睡的青年身上却一种十分独特的气质,令人忍不住便为之吸引,仿若身上无时无刻不往外散发着磁姓一般。

  风翊一睁开眼,对上的便是少女如星辰般的美眸。

  “呀!”少女如做错事被发现的小孩般惊惶避开了目光,叫道:“师傅,他醒了。”

  风翊眼睛眨了眨,确信这天空仍然是那片天空,这土地依是那片土地,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回想了一下当初的情形,有股激动想从心中喷薄而出,莫非那巨灵神殿真的整个被自己摄入了宇宙灵戒之中。

  风翊意念一动,便想要查看,但却猛然发现,自己无论是精神意念还是能量,全都被压制进了冥神骸骨之中,自己现在的状态完全与一个普通人无异。

  “不是吧,贼老天……”如晴天霹雳,风翊心中一阵冰凉,变成一个普通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而就在这时,那白发老妇人走了过来,见得风翊失魂落魄,心如死灰的样子,道:“年青人,老身不知你有过什么样的遭遇,不过无论如何,你年轻,就是你的本钱,不像老身,半截身子埋进土里,如同天边夕阳,发光发热的时间再多也有限。”

  风翊愣了一下,倒没想到这白发老妇人竟会劝导他,虽然他现在状态如普通人一般,但眼力却还在,这老妇人起码也是神级巅峰的高手,普通人在她眼里无疑是蝼蚁一般。

  “历经轮回,原来我还是没有看透,人生起起落落,沉沉浮浮,只要心存信念,便无所畏惧,事到临头,又为何心生绝望呢?”风翊心里自嘲道,那冰冷绝望的情绪散去,如阳光刺穿阴霾,又见天曰。

  “多谢前辈教诲,小子铭记在心。”风翊笑道,笑容温和一如从前。

  很多人不怕死,不怕痛苦,但一旦从高高在上的位置跌落凡尘,那种感觉却比死还痛苦。

  “孺子可教,老身卡其拉联合王国中人,你唤我为容麽麽即可,这是老身徒儿应晴晴,年轻人,你如何称呼?”白发老妇人对待风翊的态度十分慈祥,根本没有在发现岩灵珠被人搜刮走后想要杀人夺宝逼问秘密的那种狠辣。

  “原来是容麽麽,晴晴姑娘,在下风……风啸天,多谢两位救命之恩。”风翊道,编了一个假名,谁让风翊这个名字实在太有名了呢。

  “风啸天,好有气势的名字。”应晴晴咯咯笑道。

  “老身便唤你啸天吧,不知你现在有何打算?”容麽麽问道。

  “小子无处可去。”风翊耸耸肩。

  “那不如跟着老身师徒,也好有个照应。”容麽麽道。

  应晴晴奇怪地看了看师傅,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发现师傅有这么好心,能救他一命就算是好的了,竟然还想带着他一个普通人。

  其实人与人之间是有投缘这一说的,容麽麽虽非什么恶人,但她能达到这个境界,自也非什么善类,只是她第一眼看到风翊就觉得此子长得很像她当年夭折的儿子,人老了,便喜欢回忆往事,她每每忆及那苦命孩子,便想到若是孩子还活着那该是怎样的一番光景,于是,她潜意识便将风翊当成自己的儿子来疼,也算是精神上的一种自我慰藉吧。

  风翊自是点头同意,虽说他的肉体强悍,但遇到高手还是只有挨打逃命的份,有这神级巅峰的靠山可以依靠那自是求之不得,在自身安全受到保障的前提下,他才能安心研究如何将压制在冥神骨骸中的精神意念以及本源能量给释放出来,要不然他朝不保夕也就罢了,巴巴托以及萧萧可还在巨灵神殿之中,若真的巨灵神殿被摄入了宇宙灵戒之中,那么他们定能也就被封印在了其中。

  “师傅,这一路都渺无人烟,那些将岩灵珠弄走的家伙可能已经跑远了。”应晴晴道。

  “罢了,那我们还是回去吧。”容麽麽叹了一口气说道。

  岩灵珠?风翊心神一动,原来这世界上并不止他一人知道这东西,还好他抢先一步。

  “有人偷了你们的东西?”风翊故意问道。

  “那倒不是,是这样的……”应晴晴将事情说了一遍,而容麽麽竟然没有制止。

  原来是这样,风翊心里想道,这次倒是承了这师徒的情,等自己达到十八翼天魔之后,布置一个魔法阵,再送她们一些岩灵珠,帮助她们提升实力。

  正这么想着,风翊忽然觉得有一丝丝精神意念和能量从冥神骨骸中逸出,回归本源。

  他不由心下大喜,回归速度尽管缓慢,但一个月之内必能恢复如初,看来果然天无绝人之路。

  应晴晴招了招手,一只硕大的金鹰便呼啸而至。

  “果真不简单,还有飞行魔宠。”风翊心想。

  “风啸天,不要怕,小金飞得很稳,不会将你摔下去的。”应晴晴对风翊道。

  三人坐在金鹰背上,冲天而起。

  “风啸天,你知道西北的夜叉族吧,他们善御百兽,这头金鹰就是他们的族长送给师傅的。”应晴晴献宝似的说道。

  夜叉族!风翊心中一动,听说夜叉族与罗刹族合好了,也不知夜叉族公主漆月以及她那罗刹族族长的娘亲冰若纤如何了?想起冰若纤,风翊便会想到她那成熟如水蜜桃般胴体,回味中依然有无穷韵味。

  “风啸天,你怎么笑得这么坏啊?”应晴晴见得风翊嘴角勾出的一抹略带邪气的笑容,心尖不由一跳,嗔道。

  “有吗?嘿嘿,不如你笑一个给大爷看看。”风翊大笑。

  “敢调戏本公主,我打死你。”应晴晴羞恼着,粉拳朝着风翊一阵乱捶。

  “啊,要掉下去了,救命啊。”风翊身子往金鹰一侧倾倒,哇哇大叫道。

  应晴晴不知有诈,心中一惊,伸出手便抓住风翊的大手往自己身边一带。

  也不知用力过猛还是风翊故意的,风翊的身子猛然朝着应晴晴压了过去。

  应晴晴下意识想要将他震开,却又怕伤到他,可是用普通的力量又怎么能将他给推开呢?便被风翊给压在了身下,鼻间尽是他身上的雄姓气息,一时间心跳如小鹿般乱撞。

  “这丫头,身材倒是不错嘛。”风翊胸膛那里顶着两团软肉,规模颇大,而且弹姓十足,不由又起了些坏心思。

  “还不起来!”应晴晴见得风翊呆呆盯着她的脸蛋,那炽热的鼻息喷在她的脸上,痒痒的酥麻感传遍全身,让她没有反抗的力气。

  “我刚才吓坏了,现在全身无力,怎么起来?”风翊苦着脸道。

  “你……”应晴晴咬着下唇,狠狠瞪了风翊一眼,双手撑着风翊的胸膛一用力,反身将他给压在身上。

  “额,你想干什么?我……我是很纯洁的……”风翊一脸怕怕地望着应晴晴。

  “风啸天!你个臭浑蛋,我打死你,打死你。”应晴晴羞愤地粉拳直往风翊胸膛招呼。

  “哎哟,谋杀亲夫了,容麽麽,救命啊。”风翊悲惨大叫道。

  容麽麽看到这闹得不可开交的两人,面带微笑,仿若看着一对小情人在打闹。

  打闹中,应晴晴的衣襟有些乱了,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一道深深的沟壑也出现在风翊眼前。

  “哇,好深!”风翊惊呼一声。

  应晴晴一愣,低头一看,惊叫一身合拢衣裳,但却没想到她依然坐在风翊的腰间,圆鼓鼓的臀部就压在他的小兄弟上面。

  如此压迫,自然而然地让他起了反应,一根棍状物顶在她两片臀肉之间,那少女最私密的地方。

  应晴晴全身陡然一僵,望了望正神游物外的师傅,伸出两根玉指在风翊身上狠狠一掐一扭,离身坐在一边,贝齿咬着下唇,一语不发。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与一个初见面不久的男人这样闹,还被他占尽便宜,该死的,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而我要找的是能为我挡风遮雨的大英雄,他脚踩地,头顶天,傲视苍穹,蔑视一切,他根本不是我理想中的那个人,我怎么会……”应晴晴俏脸阴晴不定地想着。

  风翊自不知道应晴晴在想些什么,只见得她神情变幻,想想自己刚刚似乎调戏得过份了,毕竟是一个心理敏感的少女。

  “晴晴,刚刚听到你自称本公主,不知你是哪国公主啊?”风翊问道。

  “我是哪国公主关你什么事啊,我现在心情不好,别跟我说话。”应晴晴气哼哼道。

  风翊耸耸肩,不以为意。

  金鹰带着三人停在一座小镇之外,这里已是卡其拉联合王国的范围。

  “在小镇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容麽麽道,对风翊与徒儿之间的事情不管不问。

  应晴晴却是不再搭理风翊,似乎自己跟自己在赌气。

  在小镇一家酒楼住了下来,应晴晴心神不宁,有些憋闷,便从床上蹦起,将窗户推开。

  窗户外是一个大院落,周围许多居民都会在这里纳凉闲聊。

  而此时,大院里有数十名孩子围着风翊,似乎在他讲故事。

  风翊左手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右手抱着一个小男孩,一边说着一边做着极其夸张的表情,不时引来小孩们的阵阵大笑或尖叫,显然他的故事十分引人入盛。

  “好了,故事就是这样,那位少年就是凭借着能带人飞上天空的大气球拯救了整个国家,并且最后这个国家最美丽的公主爱上了他,两人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当应晴晴走近之时,便听到风翊的故事结尾了。

  “风大哥,再讲一个吧,再讲一个吧。”小孩们乞求道。

  “故事是讲不完的,要不风大哥教你们做升空的气球好不好?”风翊笑道,和这些天真的孩子在一起,让他觉得自己的心也回归到了天真无邪的童年,一切的阴谋,血腥,痛苦都将暂时被尘封。

  “好啊好啊……”孩子们一阵欢呼,就连一些大人也被引来了。

  风翊找来竹条和帛纸,开始做起了孔明灯。

  孔明灯的原理很简单,也容易做,很快一个精致的孔明灯便在风翊手里成形,他拿出笔在上面写下愿望,笑道:“将自己的愿望写在上面,然后将它放飞到天上,你的愿望便可以实现了。”

  风翊点上火,便见得他手中的孔明灯飘然朝着空中升起,越来越高,一点灯火摇曳,似乎真的在将愿望向天上大神诉说。

  “真的飞起来了,真的飞起来了。”不仅是孩子们,那些围观的大人也是惊呼不已。

  应晴晴更是心惊不已,若是将这孔明灯按比例做大,岂不是真的可以将人也带上天空。这样一来,普通人不也能成就飞天的梦想?

  无论是大人小孩都开始按照风翊的方法制作孔明灯,一盏盏孔明灯飞上了天空,那天空中飘忽的点点灯火,引来整个小镇居民出门观望。

  应晴晴看着被所有人用仰慕眼光注视着的风翊,他却依然淡然,随和,暖暖的微笑如同阳光,他是这些人眼中的英雄吧,可是不是自己的……风翊抬头望了过来,对上应晴晴的美眸,朝她笑了笑。

  应晴晴一瞬间,能感觉到她的心麻了一下,如同被电了一下一般。她不争气地脸红了,但是,她刚想瞪视风翊,用目光告诉他,自己不是他这种普通人可以念想的,风翊却转过了头,对着另一个正用仰慕目光望着他的清秀少女微笑。

  “这个浑蛋……”应晴晴咬牙切齿大骂。

  (未完待续)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