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470章 香江水榭,震惊震惊震惊






      风翊的眼神深邃而悠远,似乎穿透了时空,带着点点寂寥与孤独。

  世间很多事情都能简单以利言之,但唯有情不能。有些人,爱上之后便无所畏惧,掏心掏肺,恨不得能将所有都奉献出来。有些人,却是爱自己多过于爱情人。所以,当两种人位于人生中两种截然不同的节点时,所做出的选择也截然不同。

  是的,同一个世界,一言而蔽之,在任何时空任何世界,人都是分为三六九等的,不是一个层次的自然就非同一个世界的人,两个层次的人在一起,特别是当高层次的人是女人时,其颜面自尊因为拥有一个低层次的男人而人前无存,而低层次的男人,卑微生活在女人的光环之下,自也谈不上自尊。这是事实,尽管残酷。

  但是,风翊也一直以为,感情的世界若掺杂了太多的东西,就会变得极端不纯粹,只有纯粹的感情才能真正产生灵魂上的共鸣,也才能称之为爱情,若非如此,顶多称之为歼情。

  “人生若只如初见……”风翊轻轻一叹,一时间没了心情再继续之前的话。

  文楚楚听着风翊这声轻叹,不由芳心一颤,只觉一股酸酸的味道在心中直冲而起,随即弥散至四肢百骸,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突然间有一种特别难过的感觉,只是因为他眉宇间突然凝聚的那一抹伤感么?

  只是,文楚楚这种酸酸的感觉刚升腾没有多久,还末来得及细细品尝,风翊那突如其来的伤感便化为无形,取而代之的仍然是那种令人感觉亲切明朗的气质。

  “楚楚,本少爷一定会让你成为我的女人,一定!”风翊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直勾勾地望着文楚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文楚楚被风翊黑眸中灼热的温度烫得心悸不已,她咬着牙,狠狠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扭头不再理会他,但这句话,却确确实实让她的心无法平静。

  如果说摘星阁是天凤城中最雄浑的场所,那么香江水榭则是最雅致的幽静之地。

  马车停在香江水榭的入口,这入口浑不似其它场所的各式大门,而是一丛丛挺拔苍翠的劲竹之间,一条幽深曲径,曲径之中,有清雅的花香飘了出来,如同通往神仙福地。

  这曲径入口,有着无形的禁制存在,若非受到邀请的贵客,是无法进入其中的。

  风翊与文楚楚下了马车,旁边,岳可儿五师兄妹们也从马车上下来。

  风翊的存在,除了岳可儿外,其余四人却或多或少闪过那么一丝惊异。

  文楚楚若有深意地瞥了岳可儿一眼,想起刚刚风翊突然出现的伤感,心中那一根弦已然绷紧。

  两女各自拿出一根翠竹枝,在那无形的禁制上一拂,双双走入了曲径之中,而风翊与其余四位天涯宗弟子则紧随其后。

  “喂,小贼,你与文楚楚是什么关系,她竟然肯带你来见慕红颜?”那九师妹落后几步,与风翊并肩,轻声问道,她本想叫银贼的,但想了想,还是将前面那银字改成了小字。

  “想知道?”风翊斜了这九师妹一眼。

  九师妹自是连连点头,她的好奇心憋着已经有些时曰了,不让她知道,简直是折磨她脆弱的神经嘛。

  “亲一下这里就告诉你。”风翊嘿嘿轻笑,指了指自己的脸。

  九师妹眸中怒气闪烁,不过她似乎心中想到了什么,眸中怒气隐去,不仅没生气,反而冲风翊妩媚一笑。

  风翊扯了扯嘴角,轻声笑道:“你本身就不具备妩媚的气质,这么装,实在有些……惨不忍睹。”

  “你……”九师妹差点没跳起来狠狠咬上他一口,有这么打击人的吗?太没有风度了。

  这时,一众人已经通过了幽深的曲径,入目是一座精致无比的园林,林中亭台楼阁,更有一座座风格迥异的小桥以及桥下那蜿蜒清澈的溪水。

  “啊……你干什么摸我,你这个银贼。”就在这时,一声尖叫声打破了园林的清静,惊起几只飞鸟。

  便见得那九师妹双手抱胸,一脸惊怒地盯着一旁的风翊。

  风翊愣了一下,随即耸耸肩,云淡风清的样子,似乎在看耍猴。

  “九师妹,他……他竟然摸你,我要杀了他,我都还没摸过……”六师弟暴怒了,双目通红,如同一头被戴了绿帽的公牛。

  “六师弟,你想死吗?”岳可儿淡淡道。

  六师弟如同被一盆冰水淋身,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只有用忿恨的光盯着风翊,却再也不敢有所动作了。

  “九师妹,你再瞎闹,回去我一定禀报大长老。”岳可儿对着九师妹冷声道。

  “大师姐,是他……他……”

  “闭嘴。”岳可儿怒声道,九师妹的表演如此拙劣,除了心仪他的老六,谁看不出来她是故意陷害的啊。

  这九师妹顿时吓得不敢再出声了,俏脸煞白,她知道大师姐威严极重,平素也曾呵骂过师兄妹们,但是,这种从内心里暴发出来的怒火,她从末见过,因此害怕至极。

  穿过这片园林,便来到一处精致的院落,院落里已经有十数人在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谈话。这些人大都是还留在天凤城的各大宗派幸存下来的试炼弟子以及领队,也都受到慕红颜的邀请前来。这些人之中,最受瞩目的还当属天凤宗年青一辈五大高手之二的血放歌,以及第五的东蓠。

  随着天涯宗五大弟子以及文楚楚的到来,受邀之人算是全到齐了,当然,还多出风翊这么一个不在受邀之列的人。

  看到文楚楚与风翊联袂而来,血放歌的目光一滞,拳头握得咯咯直响,但想起当时风翊一招败他,他却觉得他曾自以为傲的实力,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而岳可儿一行五人的到来,也使得所有在场的人议论纷纷。

  岳可儿,隐世大门派天涯宗年青一辈首席弟子,其地位与慕红颜在天凤宗的地位一样,奉师命出山拜访各大宗派,任谁都知道,这是天涯宗准备结束隐世的一种姿态了。

  天涯宗是从当时的天凤宗分离出去的,据说实力丝毫不亚于天凤宗,而且当时两分之时,追随着天涯派的圣君级强者是要多过于留守在天凤宗的圣君强者的。

  而岳可儿这天涯宗首席弟子,其地位可想而知了,加上她容貌绝世,气质高雅淡然,有人已将她与慕红颜并列,在不久的将来,也定将与慕红颜一样,成为天下年青人的偶像。

  “三师姐,你身边这位是谁?也不介绍一下。”东蓠来到文楚楚身边,嘻笑问道,姓格一看就是那种随姓乐观之人。

  “这是慕师姐仰幕者,我带他来认识一下他的梦中情人。”文楚楚笑道。

  “是么?不是三师姐你的情人?”东蓠笑问。

  文楚楚温柔笑着,目光盈盈望着东蓠。

  东蓠却打了一个寒颤,苦着脸道:“是我多嘴,你就原谅我吧。”

  “本少爷倒想做你三师姐的情人,奈何她比较难缠,还需要点时间。”风翊这时却是笑着插嘴道。

  东蓠惊异地望着风翊,冲他竖了一个大拇指,谁都知道文楚楚看起来温腕柔媚,但实际上狠起来连二师兄血放歌都要自愧不如。

  但是,文楚楚闻得这话,却并末没如东蓠所想那样用她骇人的绣花针来伺候,反而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复杂神情。

  东蓠心中顿时有底了,为二师兄血放歌感到哀伤,那冷酷的家伙痴恋三师姐也不是一年二年了,如今闹到这结果,若知道了怕不会当场暴走吧。想到这里,他回头看了看血放歌,看到他冰冷的神色,心中一突,他知道了?知道了竟然还杵在那里不过来,不像是他的风格啊。

  “在下东蓠,敢问兄台姓名?”东蓠对眼前这感觉起来普通至极的男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便问道。

  “风翊。”风翊笑道。

  这时,一名不经意经过此处的雾月宫弟子却是娇躯一僵,不敢置信地盯着风翊的背影。

  “风翊……”苏珊珊心中震惊地念着这个名字,再看着风翊那无比熟悉的背影与那种她也无法言说的独特气质,她的鼻子竟是一酸。

  风翊似是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看到苏珊珊后微微一怔,随即冲她一笑,然后眨了眨眼睛。

  苏珊珊回以甜甜一笑,回过身,与两名其它宗派的女弟子有说有笑了起来,那笑容,瞬间明媚了许多。

  “我草,那雾月宫这朵娇嫩的鲜花多少人惦记啊,竟然也与你有一腿?”东蓠叫道,无比佩服地盯着风翊,这小子强人啊,不仅让三师姐动心,那雾月宫的极品女弟子似乎对他也有意思,而听刚刚三师姐的说法,他似乎还在打大师姐的主意,没天理啊。

  “嘿嘿,这就是魅力加人品,别人羡慕不来的。”风翊嘿嘿笑道。

  两人勾肩搭背地走远了,文楚楚在原地有些怔然,她也是很清楚东蓠的姓格的,虽然他萧洒狂放,脸上的笑容似乎与谁都能拉近距离,但他的骨子里是高傲的,能与他勾肩搭背的人,至少除了风翊之外,她并不知道还有谁?

  而东蓠心中却另有想法,一方面,风翊谈吐以及身上的气质都极对他的胃口,二者他一直相信,一个男人能让不凡的女人倾心本身就是一种不凡,特别是三师姐文楚楚这种女子,她连二师兄血放歌这种旷世天才都看不上,庸人是绝无可能让她看得上眼的。就凭这两点,他就觉得,风翊是值得他深交之人。

  “风兄,刚才三师姐说你是为大师姐而来?”东蓠问。

  “东子,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与你大师姐本就两情相悦,你说我用得着她来介绍么?”风翊笑道。

  东蓠张大嘴巴,本能直觉这是一个笑话,但是,从风翊说这话的笑容与目光中,他却震惊地感觉到他并没有说谎。

  “那三师姐她?”

  “她不知道,本少爷本想告诉她的,没找到机会,加上她先入为主,想来也不会相信。”风翊苦笑道。

  “你是说真的?”东蓠仍旧不敢相信。

  “真的。”风翊点头。

  “若是真的,我就跟你混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东蓠道。

  风翊嘿嘿一笑,道:“那我就收下你这小弟了。”

  其实,东蓠的心思风翊岂会不知,难道真的因为自己让一个绝世女人爱上自己便能四海摄服?归根结底,是因为慕红颜的身份,她可是下一任天凤宗的宗主,宗主丈夫的小弟,相信这一名头并不仅仅是东蓠想要得到。

  不过,风翊知道东蓠有这份心,但却不反对,反而很是欣赏,换成是别人有如此身份,是很难拉得下脸来说成为自己这无名小卒的小弟的。同样,东蓠话里行间也是故意透露出他有这份心思,以此彰显他是坦诚的,并不是在耍心眼。

  两人在这边相谈甚欢,却是引得院中其余人纷纷投于关注的目光。

  岳可儿的目光就扫过来几次了,她心中有些怔仲,感觉自己似乎是错看风翊了,就凭他身边出现的这一个个身份地位超绝的人,他也绝对不会是一个普通人。

  但是,就算他不是普通人,又如何呢?现在她与他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岳可儿目光飘忽,似乎在追忆,似乎在缅怀,又似乎在将那些记忆揉碎,洒落风中。

  就在这时,一声清亮的凤鸣声,天空中一只浑身燃烧着如同透明般火焰的火凤划过一条长长的焰带,眨眼间来到了这小院上空。

  香江水榭之中,可以如此肆无忌惮乘坐飞宠的人,唯有慕红颜一人,因为这香江水榭,本就是她的私有地盘。

  “涅磐之凤!”所有人都震惊无比,其中,血放歌,文楚楚以及东蓠更甚,这涅磐之凤是天凤宗血统最纯的一只凤凰,唯有天凤宗宗主才有权乘骑。现在,这涅磐之凤却成为了慕红颜的飞宠,也就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慕红颜成为下一任宗主的事实已无可更改,最多在这几年之内,她便会登上天凤宗宗主大位。

  慕红颜一身涅磐之炎凝成的衣裳,飘然降落,与此同时,那只涅磐之凤被她收入空间之中。

  看着她缓缓降落,所有的人的呼吸都摒住了,目光带着仰慕,敬畏,痴迷等等神色,这一刻,岳可儿身上的气势被完全压倒。

  “感谢大家光临,令得香江水榭增色不少。”慕红颜清脆的声音如同凤鸣一般,悦耳无比却带着一股不容亵渎的威严。

  岳可儿的目光停留在慕红颜身上良久,突然有些黯然,在见得慕红颜的这一刻起,她之前一直涌荡在心间的争胜之心荡然无存。

  巅峰王品尊者,而且一举一动,以及身上的气质,都让她觉得自己在她面前黯然失色。

  “倾世红颜!”岳可儿突然有些明白了世人对慕红颜的评价,而且慕红颜也非仅仅是普通的王品尊者,她已达到了王品尊者的巅峰,已非此时的她所能抗衡。

  慕红颜的目光突然停留在一个身影之上,陡然闪现出些许惊喜,这家伙怎么也在这里,没有她的邀请也能进来,倒还真是神通广大。

  对着风翊带着笑意的目光,慕红颜那浑然天成的气质突然有些转变,变得如同小女儿般,她朝风翊甜蜜一笑,随即恢复了淡然。

  只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慕红颜的身上,她首先那惊喜的目光,接着小女儿般的情绪,以及最后那甜蜜的微笑,这些细微的表情变化都一点不落的落入众人眼中。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又都转移到了风翊的身上,带着震惊疑惑之色,这个黑发黑眸的青年,难道已经捕获了慕红颜的芳心?大部分人都觉得不能接受,但事实却又不得不让人接受。

  这其中最震惊的莫过于两个女人,一个文楚楚,一个岳可儿。

  “这个混蛋,他一直在欺骗我,当我傻瓜一样玩弄……”文楚楚的泪水差点夺眶而出,她强行忍住,在众人的目光都在风翊与慕红颜之间转换时,悄然跑了出去。

  “怎么可能?慕红颜竟然会喜欢上风翊,他何德何能?还是我瞎了眼?”岳可儿心中蓦然揪痛,俏脸苍白,想起当初自己与他说过的那些绝情话,竟然说他与自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现在,那无论实力还是相貌气质都胜于她的倾世红颜慕红颜竟然倾心于他,让她觉得自己才成了那一个最大的笑话。

  慕红颜将众人的目光神情都看在眼里,看到了文楚楚那悲哀绝望的泪光,也看到了岳可儿那令她疑惑的复杂。她并不后悔让大家知道她对风翊的心意,她的男人,她为什么不能向全世界宣布?

  “众位都是各大宗派年青一辈的俊杰,我们之间想来会有很多共同话题,后院已准备好清茶,请诸位随我来。”慕红颜开口道。

  而这时,风翊的耳边却传来慕红颜的声音:“臭家伙,还不快去哄回我那文师妹。”

  (未完待续)

友书小说:
小友~酒莫贪杯,书莫贪欢。
注意用眼哦,休息一下眨眨眼吧!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