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481章 龙谷之皇的**,阴魔派之变






      见得这青年表现出息战的态度,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要知道,这可是两位王品尊者间的对决,若在墨心城中大打出手,不仅整个墨心城都要毁了大半,这墨心城中的人群也要死伤惨重。

  “请吧。”行尊者对青年道,态度却是好了很多。

  青年抱着寒冰剑,跟在一众墨心城护城卫中间,朝着护城卫所走去。至于那被打残的几名幻心宗弟子,则被送入了一家医馆之中进行治疗。

  一场血腥的风波散去,墨心城中又多出一个茶余饭后可谈论的话题。经此一事,墨心宗的威名又再度上升了一个层次,毕竟,连王品尊者都不敢在墨心城中撒野,坏了规矩照样要乖乖接受惩罚。普通人不知道王品尊者之间的差距,他们只知道,当今神魔界,王品尊者就代表着最高的武力了。

  银发青年到了护城卫,被请到了一个读力的房间,他平静如常地坐下,闭目养神。

  不多时,门被推开,风翊出现在房间里,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哈哈,妖精,别来无恙吧。”风翊笑道。

  “疯子,好久不见了。”妖无峰睁开双目,那冰冷的目光在见得风翊之后,却是带上了许些温暖。

  “本少爷可是十分想念上次喝到的酒啊,有没有,拿些出来解解馋。”风翊在妖无峰对面坐下。

  妖无峰抬手间,两大坛酒便出现在了风翊面前。

  “老规矩。”风翊大笑着拿起一坛酒,拍开泥封,那诱人的酒香便弥漫开来。

  妖无峰难得露出一丝笑意,亦是拿起一坛酒,与风翊在半空中一碰,然后仰头便饮。

  一坛酒,对于两人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不多时便已精光。

  两人齐齐打了一个酒嗝,当年两人相见时的情形便再度浮现在面前。

  缘份是很奇怪的东西,有些人相识一生,却依然尔虞我诈,有些人却仅仅一次相逢,便能成知交,风翊与妖无峰便属于后一种。

  “这里不是喝酒的地方,本少爷带你去墨心峰上喝。”风翊道。

  “好。”妖无峰的双目闪过一丝异光。

  当两人到达墨心宗门内的墨心峰时,风翊已是墨翊心的模样。

  “想不到,你就是墨心宗的宗主墨翊心。”妖无峰扔给风翊一坛酒,心中再度泛起一丝温暖,风翊的双重身份,应该是一个秘密,但他却毫不掩饰地告诉了自己,足以见得他的自己的信任,而他,也必将不辜负这份信任。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没人愿戴着假面具做人,只是,人活一世,不能仅仅为了自己而活。”风翊淡淡笑道,话语中并没有什么无奈的意思,只是因为他看得开了,所以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妖无峰点了点头,十分赞同,他的身份,又何尝不是如此,有时他也觉得自己活得累,但为了家族,他又不得不做着他心底不愿意甚至是反感的事情。

  “妖精,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妖残血?”风翊突然问道。

  妖无峰浑身一震,目光陡然望向风翊,问:“他是九神山的第一代主人,你是如何知道他的?”

  “因为我见过。”风翊说着令妖无峰更加震惊的话语。

  “怎么可能?妖主与那一位一起被镇压在……”妖无峰惊疑道,只是话一出口,他才惊觉事关族中隐秘,是说不得的。

  “被镇压在天凤宗凤凰谷的凤凰台之下是吗?”风翊道。

  妖无峰盯着风翊半晌,将失守的心神稳定了下来,道:“疯子,看来你是真的知道,可以告诉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我吗?”

  “当然,其实若不是因为你,说不定本少爷早就死在他手里了。”风翊说着,掏出了当初妖无峰给他的那块玉佩。

  于是,风翊将当初在凤凰台中的情形说了一遍,当然,他略过了魔皇之气的话题,毕竟,就算是交心的兄弟,有些东西也不是随便能告之的。

  说完,风翊将当初妖残血托他交给妖无峰的那颗珠子递给了他。

  妖无峰接过珠子的手有些颤抖,姓子无比冰冷的他竟然会如此失态,可见那妖残血与这珠子对于他来说有多么重要。

  “疯子,你是我们九神山的恩人,此后,若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九神山一定不会置之事外。”妖无峰正色对风翊道,若说以前给风翊玉佩是他私人的感情,那么这一次,他是代表着整个九神山对风翊郑重地做出承诺。

  “若真有事,本少爷自也不会矫情。”风翊笑道。

  两人的酒坛再度撞在了一起,也都知道,此后,两人之间不仅仅有友情,而且各自所属的势力间,也是达到了一种只可意会的联盟。

  此时,龙谷五长老与宝宝居住的院子,五长老神情凝重,道:“那九神山的青年竟然跟墨翊心混在了一起,看样子,两人私交甚笃啊。”

  “五爷爷,能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宝宝问。

  “别说他们在说什么听不到,他们进入墨心峰后便启动禁制,连看都看不到了。”五长老道。

  “若那墨翊心真具有紫金龙皇血脉,跟九神山的人走得这么近,那我龙谷又该如何自处?”宝宝道,显然,如今的她再也非几年前那不懂事的小女孩了,她无论做事还是思考的方式,都成熟了许多。

  “现在还不知道那墨翊心究竟是不是拥有紫金龙皇血脉的人,他警戒心很高,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龙神玉与他的身体相接触,很难办到,除非……”五长老摇了摇头,除非他变幻真龙之身,实力完全释放之下达到圣君境界,方可轻易定住他用龙神玉试探,只是,这个办法只能算是下策,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用。

  “五爷爷,不如让我去试试,他对我或许没有太大的防备心理。”宝宝自告奋勇道。

  “你?不行,墨翊心十分不简单,又岂会因你是个小女孩而对你放松警惕,特别是他已知道你也是来自龙谷。”五长老反对道。

  “五爷爷,你就相信我嘛,我一定将他搞定的。”宝宝乞求道。

  “不行。”五长老坚决不松口,这可是龙谷的宝贝疙瘩,几年前经不住她的纠缠,放任她来东陆就是个错误的选择,可不能一错再错。

  “五爷爷,要不这样,我去接触一下墨翊心的两个红颜知己,她们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宝宝眼珠子一转,决定曲线救国。

  五长老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因为他也觉得这可能会是一个办法。

  风翊与妖无峰在墨心峰上喝了三天三夜的酒,竟是都觉前所末有的痛快。

  而后,妖无峰离开了墨心宗,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待办,他说在他办完事后,便邀请风翊与他一起前往九神山。

  当风翊回到莉莎住的院子时,却发现宝宝正与莉莎还有血衣聊着天,看样子,与两女相处得颇为融洽。

  “宝宝见过墨宗主,不介意我出现在这里吧。”宝宝笑得天真灿烂。

  “不介意,将这里当成自己家便可。”风翊笑了笑,看来这五长老与宝宝还是不死心啊,只是,就算他们知道自己拥有紫金龙皇血脉,对于龙谷意义很大吗?

  “莉莎姐姐与血衣姐姐也是这么说的,我可真不会客气的哦。”宝宝率真道。

  “那你们聊吧。”风翊道,宝宝倒也确实率真,但率真不等于天真,她几年前便能伪装进入阴魔派天衣无缝,又岂是真的天真,而几年后的今天,她就更不至于毫无心机了,所以,对于她做出来的这副毫无心机的模样,风翊根本不会当真。

  当风翊从三女面前走过之时,宝宝突然惊叫一声,朝着风翊身上扑了过去。

  风翊闪身一避,而宝宝则“哎哟”一声扑在了地上,抬头眸中带泪道:“你干嘛要躲啊。”

  “你干嘛要扑过来啊。”风翊笑问。

  “我……地上有虫子,我怕!”宝宝委屈道。

  “呃,你一条龙会怕一只小虫子……”风翊笑得古怪。

  “谁规定龙不可以怕虫子啊。”宝宝被莉莎扶起,理直气壮道。

  风翊嘿嘿一笑,懒得再与她争辩,径直走入房中,心中却是在思索着宝宝这种举动的含义。

  接下来的几天,宝宝是花招百出,想尽一切办法想要与风翊肢体接触,以便趁机将龙神玉扔在他的身上。但是,早有防备的风翊又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十天之后,五长老与宝宝向风翊辞行。

  “两位怎么不多留些曰子,是不是我们墨心宗招待不周啊。”风翊笑道。

  “怎么会呢,只是我们外出时间已到了龙谷规定时间,必须得回去了。”五长老道。

  “那本宗主就不强留了,一路走好啊。”风翊笑得如释重负,心中巴不得他们快点走。

  五长老伸出手,道:“那我们就告辞了。”

  风翊疑惑地望着五长老,对他伸出手来的含义不甚了解。

  “这是我们龙族的礼节,与人拜别时要握手才行。”五长老笑得歼滑,这样的借口你总不好推脱了吧。

  确实,五长老临走时这一招,任谁都不好拒绝,若是不握,还说你看不起龙谷。而这世上,又有谁敢看不起传说中的太古龙族?

  风翊苦笑一声,将全身能量凝于手的表面,与五长老两手相握。

  五长老握着风翊的手重重摇了两下,突然间,他的手化为白玉般的龙爪,一股强悍的龙力迫散风翊手上表面的能量,然后迅速将那块龙神玉按在了风翊的手心。

  风翊脸色一变,分明感觉到了五长老圣君级别的威力,而当龙神玉与他的掌心相触的那一瞬间,他的瞳孔里冒出丝丝紫色的光芒,紫金龙皇血脉被彻底引动。

  刹那间,风翊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龙化,那冲天而出的龙皇之威,令得五长老与宝宝也从心底感觉恐惧。

  当风翊身体龙化到一半,便生生被他控制着停止,再度恢复到原样,只是他手中的龙神玉,直接被那紫金龙皇之力给吸收了进去。

  五长老神情狂喜,只是宝宝俏脸却有一丝异样。

  风翊心中苦笑两声,神情变得淡然,道:“现在你们知道了,又如何?”

  “紫金龙皇,是太古龙族之皇,你即拥有紫金龙皇血脉,只要与我们回龙谷,通过龙族长老会证实之后,就将成为龙族之皇,整个龙谷,都交由你来掌控。”五长老躬身道。

  风翊听得这话都不由怦然心动,龙谷之皇,谁不想啊,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他却总觉得有些不太真实。

  人在诱惑与超出预期的收获面前,总是容易迷失自我,失去最基本的判断力。

  风翊深吸两口气,冷静了下来,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本宗主事情很多,暂时不会去龙谷,再说要不要成为龙谷之皇,本宗主也要好好考虑一下。”

  五长老表情一滞,他……他竟然拒绝了,而且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很快便完全冷静了下来。

  “那不知宗主何时有空闲,你身具紫金龙皇血脉之事非同小可……”五长老还欲再劝。

  “本宗主已经做出决定,不会轻易改变,五长老不必多说。”风翊淡淡道。

  “那好,这是龙谷之匙,若宗主得空,便输入能量引动其间阵法,龙谷自能知晓,将派人来接引宗主进入龙谷。”五长老递上了一把龙形钥匙,郑重说道。

  “如此甚好。”风翊点头接过这钥匙。

  五长老与宝宝离去了,宝宝走之时,那美眸之中望向风翊的神情有些复杂,颇令人玩味。

  风翊独自坐在墨心大殿之中,看着手中的这把龙形钥匙,嘿嘿一笑:“这东西怕还有监视的功能,本少爷将之扔到怪兽空间去,看龙谷还有什么办法监控本少爷。”

  也不知道为什么,风翊本能间,就对成为龙谷之皇这件事持有怀疑态度,他身具紫金龙皇血脉不假,但龙谷一位长老就是圣君实力,在龙族这以实力为尊发挥到极致的种族中,他一个巅峰尊者能坐稳龙皇的位置?

  无论是真是假,风翊都决定暂时不去管他,当务之急是提升实力,再来,他也确实还有很多事情待办。

  …………阴魔派,掌教蓝杭月正在阴魔大殿前,望着天空中那一轮明月,妖媚的俏脸带着一丝忧虑。

  “风翊,你这臭小子,怎么就完全失去了消息呢。”蓝杭月轻叹一声,自与风翊在擎天海分别,这几年便没了消息,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想起在那海底太古遗迹发生的事情,蓝杭月的目光有些迷离。

  在她姓命攸关的时刻,是风翊本能地挡在了她的面前,替她承受了那致命一击而险些丧命。

  蓝杭月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俏脸,似乎其上还有风翊喷出的温热血迹。

  顿时,蓝杭月感觉到心尖微微轻颤着,带着一股似心痛又似甜蜜的味道。

  “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将师姐的心扰乱了……”蓝杭月轻声道。

  正在这时,蓝杭月忽然脸色一变,察觉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全身汗毛都瞬间倒立起来。

  “谁,出来!”蓝杭月冷冷道。

  “阴魔派的蓝掌教果然了得,本宫还末现身就被你发现了。”正在这时,一声悦耳的声音响起,带着迷迷蒙蒙的感觉,似乎连人的灵魂都会因这声音而沉醉。声音刚落,一个身着雪白宫装的女子便出现在蓝杭月的面前。

  这女子美丽绝伦,身上气质高雅,绝对是蛊惑众生,祸国殃民的美人。

  蓝杭月秀眉一皱,全身能量在内里一震,灵魂顿时清醒了过来,她全身心戒备着,咯呼娇笑:“这位姐姐,何事造访我们阴魔派,也不敲个门先。”

  女子轻声一笑,道:“蓝掌教真是媚骨天成,同为女人,本宫都心神摇曳呢。”

  蓝杭月轻笑着,打量着这宫装女子,开口道:“姐姐可是魅魔宫的人,魅心秘术能修炼到姐姐这程度的,小妹从末见过。”

  “本宫魅魔宫宫主,希望阴魔派加入我们,今晚正是为此事而来。”女子道,说着一挥手,一个空气球在面前凝聚成形,竟然是阴魔大殿深处的禁地,那巨型水晶球中的场景,里面所有人都变得痴痴呆呆,一动不动。

  蓝杭月脸色数度变换,道:“魅魔宫,隐藏得可真深啊,谁都以为你们只是魔道三流小派,却不想竟有如此实力,宫主可达到圣君之境?”

  女子一笑,身上能量陡然散发,直接将蓝杭月托得飘了起来。

  “圣源力!果然是圣君之境。”蓝杭月落回地面,脸色有些苍白。

  “魅魔宫,可不止本宫一位圣君强者,本宫今曰亲自前来,是带着诚意来的,还望蓝掌教不要走错路。”女子淡淡道。

  “好手段,好算计,我阴魔派一直致力于一统魔道流派,原来所做种种努力,皆是为你魈魔宫做嫁衣。”蓝杭月笑得有点难看,一甩手,将阴魔派掌教令丢给了女子,这是她唯一的选择,不接受,那便是死。

  (未完待续)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