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七章神光线射杀虫妖






    却说天庭之上,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高坐金阙云宫灵霄宝殿,正召聚卿家,定下当日人间善恶杂数,风雨天象,忽见前来禀报的游奕灵官被下界腾空的紫气冲了一冲,从云头落下来,跌了一跌,诧异道:“怎有人间紫气冲霄,阻了往来神仙的去路?千里眼,顺风耳,你们去南天门外,看个究竟!”

    未等两位神将动身,就有太白金星出列禀报道:“陛下勿虑,此事小臣知尔!这是那三十三天外的离恨天兜率宫太上老君,昨日里投胎下凡,教化世人,他功行圆满,前往西天化胡为佛,圣人出行,自有紫气相随,纵横三万里,故能冲撞天宫。”

    玉帝道:“原来如此,但我见这紫气气分两股,呈龙虎,倒是有些奇异。”随即命顺风耳、千里眼再探。

    须臾二神将回报道:“臣奉旨探看老君西行处,已至中土宗周函谷关之界,但见老君乘牛撵,又有一位少年圣人并肩同车而行,居于老君之右,故而东来紫气相随三万里,呈龙虎状,气冲斗牛,惊扰了天宫。只是不知那圣人来历!”

    玉帝惊奇道:“哦?竟有如此罕事?两位圣人同撵西行,教化众生,真乃三界幸事,众卿家可知那少年圣人跟脚来历?”

    那三官大帝、四值功曹纷纷探耳,四位天师探看左右,五感生帝,四大元帅面露茫然,五斗星君,六丁六甲四目相对,九曜二十八星宿只做摇头,还是太白金星出列启奏道:“那少年圣人,臣素有闻,能居老君之右,做少年打扮,必是三十三天外,福生无量天尊、度人无量天尊、功德无量天尊、广法无量天尊、十方无量天尊、大罗无量天尊陈教主化身。”

    “无量天尊未见于此世,必是老君降世,惊动了他,从天外降下化身一同西行。”

    玉帝垂赐恩慈曰:“既是天外教主,功德广大,便不足为意了!”太白金星有意再说些什么,但见玉帝垂目,张了张口,却未发出声来,只是心中暗自叹息,回到百官朝列之中。

    函谷关中,尹喜迎两位圣人入官邸暂居,平日里除了处理公务,就是日夜去老君座下听讲,只是畏惧陈昂,不敢再请教,除了两位圣人论道之时在下听讲,未曾单独问道于陈昂。他是函谷关令,老君西行,还需他来放行,他这般请教,却留了陈昂,老聃近月,虽然有强留客之嫌,但他礼数周到,早晚请安,也无从怪罪。

    这月里,陈昂倒是颇有空闲,便常教悟空。

    他与悟空说起佛门空相,念识之妙,论三妙谛,六根九识之道理,由意识入手,说佛法心外无我,有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灭之论,又说缘起之妙,十二因缘乃是意识之我,从无到有诞生的过程,又谈起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气化乾坤的至理,还教授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连山、归藏、周等诸易之学。

    有闲暇时,还传授它烧火炼丹,法度制器,符箓练气之法。

    每日关门之后,传授统摄一切科学之自然哲学道理,那猴头跳脱不定,传授数学之时,最为痛苦,陈昂出习题让它练习,不过学到函数方程,就让悟空痛不欲生,代数几何,几乎让悟空逃学,这一日,悟空从关外放牛归来,忽被陈昂看见,唤他过去。

    问道:“悟空,把昨日我留作业拿出来!”

    悟空呐呐道:“师父,弟子昨日彻夜也未把作业写完,今日放牛之时,刚写完,便疲惫不堪,往牛背上睡下,忽而刮起一阵大风,把弟子的作业刮跑了是也!”

    陈昂冷冷一笑,掐指便算,未几,睁眼瞥了悟空一眼,道:“我已经知道那风是谁,函谷关自古都是雄关重镇,秦祖为周天子牧马,未成诸侯强国之前,犬戎数次入寇中原,均折戟于函谷关下,白骨累累坠于谷中,滋生毒虫。”

    “关下有一马陆虫,得死人腐肉滋养,日久成精,自号马陆将军,每日鼓动阴风,巡游于大散关,函谷关之间,寻觅人来暗中害死来吃,你今日放牛所见那风,便是他刮起的妖风,要迷往来商旅之眼,叫他们失足坠入谷中。”

    陈昂只等黄昏时分,便起身去到函谷关城楼上,观关外景色,少顷便有一道滚滚妖风至关外刮来,陈昂一张手,指间激发元气,引得元气高能跃迁,化光而射,只见一道细如手指的红色光线往妖风中晃了一下,一头粗如人抱的千足妖虫就从半空跌落下来。

    旁边的悟空往近了一看,却见那千足马陆从头到尾,被均匀劈成两半,手足犹在行动,但已经一命归西了。

    陈昂抬手一摄,在妖风中裹挟掉落杂物中的一卷黄皮书摄过来,摊开一看,并无一字。

    随即冷笑,命悟空滚过来,那猴头瑟瑟发抖,手足无措,狼狈跪在陈昂脚下,口中呼道:“师父,师父,弟子错了!弟子错也!求恕罪……恕罪。”

    陈昂只道:“你既不想学,那就算了罢!你也羽翼丰满,学了许多神通法术,我后面教的,无外乎极限、微积分、空间解析几何、线性代数、级数、常微分方程,不懂这些,那流体力学、高等物理、空间物理、高能物理、量子物理、高等化学、你也学不成,为师能教的,也就到这里了。你自去罢!”

    说罢一挥衣袖,转身就要走,悟空连忙抱住他腿,满眼堕泪道:“师父教我往那里去?”

    声如猿啼,泣不成声,青牛也过来,衔住陈昂衣袖,点头为它求情,陈昂只道:“修我所学,不通数学者便如烧瓷不过火一般,看似有个模样,其实只是个胚子。你猴性跳脱不定,难成大器,你拜我时,只为学长生不老之术,这般数学,修了也不能长生,只是能求个道理罢了?现在你已然得长生,再留你又有何用?去罢!不用来烦我!”

    悟空只是叩首:“俺错了……祖师,俺错了!”

    陈昂一挥衣袖,把它赶开,径直去了房中,关门辞客。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