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书小说APP下载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三百十六章 千年因果






  

  “兮儿,兮儿,兮儿……”

  耳边是司马十六焦急的呼喊声,晨兮却紧闭着眼,眼角流出了一滴泪来。

  那滴泪晶莹剔透,滴在司马十六的手背之上却有如火灼般的痛。

  “丫头,你怎么了,别吓我,丫头”司马十六几乎快急疯了,完全没有了以前的冷静与淡漠。

  得不到晨兮的回应,他猛得对濯无华怒吼道“濯帝,你到底对她作了什么?她会这么不安,这么害怕?!”

  濯无华俊美的脸上露出了懊恼,怜惜,心疼之色,连声音也没有了底气:“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不过你放心,她只是晕过去了,不会有事的。”

  “你没办法?你骗鬼去吧!”晨兮发抖的身子几乎让司马十六失去了理智,哪还顾及濯无华的脸面,劈头盖脸就是对着濯无华一顿臭骂。

  大辰的侍卫吓得脸色都白了,这可是濯帝啊,千年前最神秘的帝君,现在又在人家的墓里,这不是喧宾夺主么?

  我们的十六王爷啊,您不怕死,我们这些当奴才的还想活呢!

  惜妃紧张不已道:“十六王爷,慎言慎言。”

  她可是太明白濯无华的手段与心眼了,以濯无华这么骄傲不可一世的人怎么能容忍他人对他这么无礼呢!随之而来是必将是铺天盖地的报复!

  她怎么忍心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受到一丝的伤害呢?

  墨家兄弟暗中是高兴的,最好濯无华一个愤怒就把司马十六杀了,这样也给旭日少一个对手。

  白璞则脸色不善的走到了司马十六的身边,作出了戒备之状,不管怎么说,司马十六是晨兮选定的夫君,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司马十六,让晨兮伤心。

  不过这些人虽然各有心思,却没想到濯无华竟然不惊不怒,而是黯然失色道:“说来你也不信,当年兮儿被陈惜妃用心头之血下了恶咒,诅咒晨兮千年得不到所爱,就算是活着也是悲惨无比,到死也不得善终,最后却还逃不过灰飞烟灭的结果,所以我追到了黄泉碧落之下与地君大打出手,最后与地君达成协议以濯氏皇朝千年的运数来扭转晨兮的命运,可是那诅咒的符纸乃当年如来佛祖无意间流落人间,本意是惩治大凶大恶之辈,却不想被陈惜妃这毒妇机缘巧合地得到了,而且用在了晨兮的身上。符咒实在是凶恶,受了天地三才的制约,就连地君也没有办法抹去,好不容易想办法就是让晨兮这一千年中活着之时过得顺风顺水罢了,但最终却还是……”

  说到这里他痛心疾首的看着倒在司马十六怀里的晨兮,没有人比他更知道晨兮曾经受的伤害了,一年又一年,一世又一世,春去秋来,世事变迁,而他始终都默默的陪着她,与她一起承受,承受着无边的痛苦,甚至比她痛得更深,因为他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又一个欺骗了她的人用尽各种方法骗得了她的信任,骗得了她的心,骗得了她的智慧,待得到了想要的之后,却毫不留情的杀害了她,还享受着因为她而得到的富贵荣华!而他虽然恨不得啖了这帮人渣的血肉,却始终无计可施!

  那一刻他从未如此憎恨过自己!憎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因为他已是地下的一缕幽魂,不能干涉人间的轮回!

  就算能够的话,他也不敢做什么,因为他怕他的做为会再次修改了晨兮的命运,让晨兮陷入更深的悲苦之中!

  既然不能做,那么就只能承受!

  试想,这将是怎么样的痛苦啊,用痛不欲生来形容都是轻的!

  每一世花开花落,濯无华都默默的看着晨兮长大成人,在最美的花季投入了最渣渣的人渣怀里,从此被人渣利用的体无完肤,终于在利用殆尽之后死于非命!

  而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承受着鼠蚁咬心之痛,目睹着晨兮被一次次的背叛,一次次的不得善终,一次次的送她再转世投胎!

  不是当事人根本不能够理解这种噬心蚀骨的痛!

  那种痛能让人热血瞬间凝成冰凌,这世上也只有濯无华这样拥有强大意志力的人能承受得住,要换了他人早就被逼得疯了过去。

  “那现在过了千年了,你为什么还要出现?你为什么还要让她痛苦?这就是你对她的爱么?”司马十六悲愤莫名,一边是心疼着晨兮曾经的痛,一边是谴责濯无华的出现带来的痛苦。

  濯无华沉默了一下后,轻叹:“现在的她不是完整的她,她的身体里缺了一抹灵魂!”

  “你说什么?你这是在危言耸听么?”司马十六大惊失色,目光中充满了挣扎。

  濯无华深深的看着他,良久才叹息道:“你明白的是么?你应该能感觉到这些日子她夜不成寐的惊恐是么?那是因为这一世她的魂魄没有全!”

  司马十六沉默不语,谁也不会比他更能明白每夜里晨兮从梦中吓醒的痛苦了,他一直以为是晨兮过于担忧了,没想到竟然是少了一魄的原因!

  如果说之前他是不相信鬼神的,但在看到惜妃复活后,他信了,在晨兮告诉他重生的秘密后,他信了,而当进入墓室后,他亲眼看到了濯无华,他已然完全相信了。

  所以他才会更害怕,害怕晨兮会再次离开,一如她重生那般的让人措手不及!

  “如果她不完整,那么她这一世就要消失了。”濯无华轻叹了一声,无限怜爱地走向了晨兮,手慢慢的伸了出来,伸向了晨兮的青丝……

  司马十六正想躲开他对晨兮的触碰,却不料身体僵硬根本不能移动,他愤怒的盯着濯无华。

  此时的濯无华满眼全是晨兮,手慢慢的抚向了晨兮的青丝,可是他透明的手却没有落到晨兮的发上,而是穿过了发,垂了下去……

  司马十六讶然不已,睁大了眼睛。

  濯无华苦笑了声,落寞道:“看到没有?”

  “看到什么?”

  司马十六不解的看了眼濯无华。

  濯无华将手伸到了司马十六的面前,司马十六微一愣神,目光落到了濯无华的手上,突然,他的眼一闪,脱口而出道:“你的手怎么变淡了。”

  话一说出口,心里仿佛失了什么似的。

  濯无华一声叹息:“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我消失之前,晨兮的一缕魂魄没有回到她的身上的话,那么她也会灰飞烟灭了。”

  “什么?你说什么!这不可能!”

  司马十六只觉三魂六魄出了窍,呆在那里,只知道紧紧地搂着晨兮,不相信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人会离他而去!

  不,他不允许的!他还没有好好爱她,他还没有做到对她的承诺,她还没有为他生下一堆的小萝卜头,她还没陪他走遍千山万水,他怎么能失去她!

  “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一切当然是真的!哈哈哈!”

  惜妃这时猖狂的大笑了起来,指着杨晨兮恶狠狠道:“我说怎么这一千年来白晨兮虽然不得好死,但活着的时候却过得滋润不已,过足了富贵荣华的日子,原来竟然是濯帝用千年基业换来的!哈哈,要是濯氏的祖先知道濯帝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的祖宗基业也不要了,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

  濯无华难得没有生气,而是讥嘲一笑:“朕是开创濯氏王朝的人,朕愿意他兴就兴,朕想他亡就得亡!陈惜妃,你是什么东西,你管得着么?要不是留着你一条贱命还有用,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活该你被你小师弟用了咒术被封印了一千年!依朕看你那小师弟对你还真是手下留情了,要是换了朕,定然让你生生世世永远受尽折磨,永世不得翻身!让你眼睁睁地看着朕与晨兮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

  “哈哈哈,濯帝,你这话是自欺欺人么?你都说了,白晨兮就快灰飞烟灭了,你们去地狱里做一对神仙眷侣么?”

  惜妃的眼中全是疯狂的执意,她大笑着,畅快不已。

  还好,符咒没有失灵!原来全是濯无华的原因才改变了白晨兮的命运!白晨兮还真是好命,竟然让一代帝王牺牲了性命,牺牲的江山,甚至牺牲了千年轮回的机会陪她一起渡过了这段最艰难痛苦的岁月。

  相对于白晨兮,她才是那最可怜的人!

  她目光复杂的看向了司马十六,这个她爱了千年的人,送她进地狱的人,十世的轮回,他一直做着人上人,从来没有对她有过一丝的怜惜。

  突然她大笑了起来,笑得涕泪横流,这点白晨兮也未必超越了她!小师弟不是爱白晨兮么?可是这一千年来,小师弟不是一样过得风生水起,哪一世都是人上之人么?甚至每一世都成家立业,妻妾成群了!

  看来白晨兮在小师弟的心里也不过如此嘛!

  “你笑什么?”司马十六看着惜妃一阵的厌恶。

  “我笑你对白晨兮的感情也不过如此!可叹白晨兮还以为这世找到了真爱,哈哈哈……”

  惜妃想着想着又笑得不可自抑。

  司马十六皱了皱眉,淡淡道:“疯妇!”

  惜妃的脸一下僵在那里,任谁被心爱之人骂成疯妇都不会高兴的。

  濯无华则莫测高深地一笑。

  司马十六不再理惜妃,而是对濯无华道:“怎么让那一抹魂魄归位?”

  “那要问兮儿愿不愿意了。”

  濯无华幽深的眼落在了晨兮的身上,幽幽道:“兮儿,你愿意么?”

  声音轻缈的仿佛千年之前的声音,晨兮的身体微抖了抖。

  司马十六惊喜不已:“你醒了?”

  晨兮将头慢慢地从司马十六的怀里抬了起来,目光定定地看着濯无华:“为什么惜妃一直叫我白晨兮?我本姓白么?”

  看到晨兮这样淡定的容颜,濯无华的心狠狠的抽了抽,疼瞬间弥散了开来。

  即使他的脸是透明的,亦能感觉到他的苍白。

  良久,他才道:“是的,你本姓白,千年前是月国的公主。”

  “月国的公主?”晨兮失神的轻喃:“你恨她?”

  濯无华目光变得深邃,复杂不已地凝视着她,薄唇抿成了一条虚无的直线。

  司马十六皱了皱眉,他非常不喜欢濯无华与晨兮两人之间这种气氛,让他感觉自己被排挤在外了。

  “如果你想知道,不如自己看。”濯无华再次开口时,是痛心的,是怜惜的,亦是无奈的。

  “看?”

  “是的,看你千年前的曾经,只有你能再次经受住里面的一切,你那抹魂魄才会归位。”

  梦中的片断不断的在晨兮的脑海中回旋,她闭上眼睛就能感觉到梦里濯无华与她之间的亲密,睁开眼甚至能感受到濯无华肌肤的热量。

  她知道这种情景对司马十六是残忍的,对她亦是残酷的,明明她爱的是司马十六,就要再次观赏自己在承欢在其他男人的身下,为其他男人痴情,这让她感觉很对不起司马十六。

  而司马十六更是可怜,更要眼睁睁地看自己心爱女人与其他男人之间的情爱纠葛,而那里面还没有他的存在!

  自始至终他只是旁观。

  “晨兮,答应他!”

  司马十六紧握着晨兮的手,目光坚定。

  晨兮与他目光对视,泪,盈于眶中,她哽咽道:“对不……”

  话还未说完,就被司马十六的手捂住了她的绛唇,摇头:“不,不要说这话,我跟你一起面对,我说过我爱你的全部,既然这样我亦会爱你的过去,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那不是你的错,那是我的不好,如今我与你相遇了,我只会更珍惜你。兮丫头,答应我,为了我们一辈子的幸福,答应他!”

  “玉离……”晨兮哭着扑倒在了司马十六的怀里。

  墨君昊眼一闪,对濯天华道:“濯帝,那兵书是不是也在那一抹魂魄里?”

  濯无华讥嘲一笑:“墨太子关心的倒是挺多的,不过兵书在哪里也与你无关吧?”

  墨君昊脸上一热,想了想连忙道:“我也是关心晨兮,濯帝把天下兵书放入了晨兮的脑中,如果被人知道了晨兮会成为别人算计的对象,这对她十分不利。”

  “放心吧,有司马十六在,谁能算计她?再说了,只要你不算计她就是佛祖保佑了!”

  墨君昊被濯无华刺得无话可说,可是怎么想怎么也不甘心,看着司马十六与晨兮搂在一起的样子,更是嫉妒不已,眼中一闪而过怨恨。

  濯无华冷笑了笑,不再理他,转头对晨兮温柔道:“兮丫头,时间不多了,开始了,好么?”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