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一百零八章:被人吊打






  

  “作为无神论者,我知道我不该把希望寄托于一个传统的术士身上,更不该相信什么神鬼,但是我真的无法解释。这位查先生仅仅是我以个人的身份要求协助破案,不代表警方的任何立场。”

  我说道:“也是,传出去,警察破案说是鬼干的,那不得笑掉大牙。”

  “所以,查先生说要请您过来协助,如果能帮助我们破案,我代表香港警方感谢二位。”

  我朝着查文斌看了一眼,心想,这还要来干甚?我又不懂这一门路,不过能见到他没事,那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当晚,香港某法医鉴定大楼,大门的入口被包围的严严实实,门外有很多记者举着相机,拿着话筒。在言论自由的地方,记者拥有知情权,各种问题把那位中年人搅合的头痛,他便是香港一级警司,行动处处长,华人在香港警界的最高位置之一:何中华!

  这是一起极不寻常的命案,三位法医离奇暴毙,尽管有监控拍摄下了全过程,但是凶手却犹如幽灵一般来去无踪。在媒体高度发达的香港,这件事情的热度超乎了一切,电视上,报纸上,各种传言满天飞。

  而此时,我正和查文斌位于二楼西侧的停尸间,在那里三位法医的遗体被缓缓从冷柜里拉出。

  陪同我们的是具有二十年法医经验的一位老警察,死者即是他的同事也是他的朋友。

  打开了裹尸布的拉链,这是一具男尸,他的眼睛睁的老大,嘴巴也是“0”形,皮肤因为低温而有些泛紫色,头发上也结了冰霜。我注意到那尸体自喉咙一直到肚脐的位置有一道巨大的伤口,缝合的针线处还有些红色液体凝结的冰珠,这应该是死后被解刨的。

  那位法医介绍道:“死者全身没有任何明显外伤,解刨后,脏器和骨骼也均为发现任何异常,现场的出血经过验证,是来自于死者的舌头。”

  说罢,他用一根金属状的东西伸进了那死尸的嘴中,然后用镊子轻轻探了进去夹出来半截红色的肉,我一瞧,好家伙,那是半截舌头!

  “全部都是咬舌自尽,他是我的同事,孩子才三岁,没有任何理由自残。”那位法医接着又打开了另外两具尸体,他指着其中一具尸体道:“这位是我们医院的清洁工,本来当晚不是他当班,因为没人,被林医生叫来帮忙处理污水的,那位女性是林医生的助理,三个人全部都是死于咬舌。”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巴,咬舌,那得多痛啊!

  那位法医看着查文斌道:“我是个医学工作者,同时也是个无神论者,法医讲的便是科学和严谨,既然是上级安排你来的,我只负责配合你的工作。”他顿了顿又说道:“我解刨的尸体不下三百具,各种死因的都有,每天都在和死亡打交道,灵异事件不是没有遇到过,但我还是想给我的同事留下一点科学的尊严。”

  “我明白。”查文斌说道:“我很理解您的感受,但老祖宗遗留下的很多东西是无法用科学去解释的,我现在想请您带我去见见那几具女尸可以嘛?”

  “请随我来。”

  电梯下了负二楼,这里是地下室,钢铁厚实的大门上装着一把密码锁,有警卫守护,连过了两道闸门后,那位医生带着我们穿过一条长廊。长廊的顶部装着颜色昏暗的灯光,忽闪忽闪的,空气里弥漫着福尔马林的味道,这味道让我有些鼻子过敏。

  “哐”得一声,一道门上有些锈迹的大门被推开了,屋内有几个大水池子,地上有些污水,混合着刺鼻的味道和那盏黄色的白炽灯,这里仿佛就是人间地狱。

  水池的上方有几道铁链下垂,那位法医拉动着铁链,滑轮的声音“吱嘎、吱嘎”得就像是老太太的摇椅,没一会儿,几个防水袋被从水池里拉了出来。那位医生手上拿了个铁钩,就像是钩猪肉一般把那几个袋子拖到了一旁的担架车上,他问道:“在这里看还是去解剖室?”

  查文斌环顾了一下的环境,大概也明白这里是干嘛的,想必那些死亡后需要鉴定的都会浸泡在这些池子里,那么这里也就和义庄之类的差不多。四周除了那扇门,就剩下头顶有两个排风口,气氛有些略显诡异,我只觉得心跳的很厉害,突然有些后悔跑到这里来了。

  查文斌没有回答他,反而先问道:“你不怕步你同事的后尘?”

  那个医生始终带着口罩,我也看不清他的表情,或许医生都是那么冰冷无情的吧,尤其是这种法医,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把那些尸体往门外推。才走了几步,查文斌一把把我拉拽着往他身后一移,然后抬起脚狠踹到那铁门上,“哐”得一声,门被关上了,我只看到查文斌不知何时已经从手中翻出那枚八卦镜对着那医生喝到:“畜生,还不跪下!”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阵车轮的响动声,那医生不知何故突然和疯了一般推着那担架车冲着我们撞了过来。我和查文斌分别向着两边躲闪,“哐当”一声,那车子撞了墙壁,车上的裹尸袋也尽数落地。接着那医生又抄起身边一个输液架朝着我们砸了过来,我赶紧拿起旁边一个四角板凳往胸前一横,“呯”得一下,那输液架的叉子狠狠撞在了板凳上,我只觉得胸口像是被巨石击中了一般,差点背过气去。

  那医生的力气极大,用叉子顶着我脚下一发力,我便不断的往后倒退,一直到我觉得后背又传了一阵闷痛,原来是我被挤到墙壁上。可那医生好像完全没有停手的样子,又抄起手中的输液架继续向我捅来,这一回他的目标是我的脖子!

  此时,我真的以为我要完了,我觉得自己有些冤枉,这要死了还真有些不明不白的,没招他没惹他,这么下死手。好在查文斌及时赶到,也不知那小子手里有一把什么玩意朝着那医生脸上撒去,那厮顿时用手去捂脸,我也趁机逃过了这一劫。

  趁着那医生被眯住眼睛之际,我赶紧跑到一边气喘吁吁的腿都在发抖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上身了,你小心点,我们得救这个医生,我给你那块吊坠还在不在?”

  我赶紧摸了摸胸口,“在,还在。”

  “那就好,有那个东西在,一般的东西不会上你的身了,你得帮我按住那医生。”说罢他就朝着那医生得侧面运动过去,我看了一眼,那架子上刚好有一截铁链,我也不管了,跑到那池子上方哆哆嗦嗦的去解链子。

  这人越是紧张就越是不利索,那链子是套在滑轮上的,其实我只要拉着其中一头一拽也就下来了,可是硬是在那池子上弄了半天。等我明白是砸回事的时候,那个医生已经扑了过来,我回身一看,哪里还来得及,只觉得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接着便脚下一滑,“咚”得一声,整个人栽进了水池里。

  那是什么水?那是福尔马林!是泡尸水!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几口,我身上有个重物死死的把我的脑袋按在水里,使劲的把我的头砸向池子底部,整个乱成了一团。

  乱得何止是我们,外面的人也乱了,楼上负责监控的那位哥们这会儿已经疯了,显示器前面的画面比电影拍的还好看,大批的警察开始聚集在大厅里。守候多时的记者一看这架势,都跟潮水一般往里面涌,可不知道怎得,那电梯居然坏了!而通向负二楼的唯一通道就是那个货梯,此刻我是被人按在水里吊打,上面那群爷则是看着监控干着急!

  说时迟那时快,查文斌关键时刻还是挺给力的,他一把揪下那链子往那医生脖子上一套,然后背过身去扛着链子猛往外拽,就这样,好歹是让我有了机会从水池里爬出来。

  可不巧的是,那边查文斌已经被人家反制了,这但凡是中了邪的人力气都特别大,那医生此刻已经倒拽着链子去锁那查文斌了。我也顾不上自己喉咙里那股怪味,抄起地上的输液架冲了过去,照着那货的脑门子狠狠的劈了下去。

  “啪”得一声,那输液架硬是让我打成了两截,那医生的后脑门上一股鲜血顿时涌了出来。他吃了痛,自然放过查文斌又冲我来了,我只能跑,大门离我也就四五米远,可还是被那货给扑倒在地,当时我就觉得自己的门牙松动了……

  这道士做法不像电视里那般,“嚯嚯哈嘿”得一顿飞来飞去就把人给搞定了,遇到这种鬼上身的最是麻烦,首先你还不能伤了他本人,二你还得制服得了他。过去农村里一个老娘们被鬼上身,那都是七八条大汉才能按得住,就别提我俩了。

  要说,关键时刻,小夏爷还是值得信赖和肯为组织牺牲的呢。那货一口咬住了我的肩膀,我他娘的痛得老妈都喊出来了,那眼泪和喷泉似得哗哗得流,查文斌那小子却不紧不慢的还在地上画符!

  不得不说,我为他赢得了这点时间,待我被咬得奄奄一息的时候,他的符也画完了,朝着那医生的后脑门子贴了上去。

  这一物降一物,就这么凶悍的一人,我俩怎么都搞不定,就那么一张符纸,他就乖巧了,当查文斌把我从那医生身下拖出来的时候,我真得很想感谢他八辈祖宗,我已经痛得背过气儿去了。

  就当我以为我可以休息一下的时候,那位医生贴在脑门上的符突然烧了起来,查文斌喊了一声:“糟了……”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