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一百七十五章:正规军






  

  血煞,既以血铸煞,和血祭有异曲同工之妙,在祭司神灵的时候,古人通常会宰杀牛羊一类的牲畜,以血为祭品,视为最至高无上的礼仪。

  但是,还有一类被称为“大红祭”的,是专指杀活人来作为牺牲以祀神的。

  顾老就说道:“不过,根据我所掌握的资料,这种杀活人的祀神的大红祭,还不多见,绝大部分都系以牛羊为牺牲,就是以猕猴为牺牲也微乎其微。”

  查文斌说道:“这种血煞术,就是邪术,在我的门派里有一种血祭的变异形态就是血煞。采用这种邪术的人相信,人的血是人能够活着的根本,这些人活着的时候以饮血养生。到死的时候,他们还需要大量的人血,因为他们相信在自己死后还能得到重生,是继续需要这些力量来补充的。只要根据这些血槽的最终流向,就可以找到血煞术的施法者,而且我相信整座狮子峰根本就是一座巨大的墓葬。”

  顾老分析道:“似乎可以解释这里曾经一度有非常恢弘的原住民文化,一夜之间又都消失了。此处自然资源并不是很良好,不具备高度村落的形成条件,唯一的解释就是此处在古时曾经有过某些大规模的建筑群体存在。”

  “你们来看。”查文斌拉着我们走到山崖的另一端,此时整个狮子峰的雾气已经开始消散,山这头就是浙江,山的那一头就是安徽,查文斌指着远处山下有三座圆形的山体道:“那个地方就是安徽境内的三元乡,十几岁的时候我曾和师傅一起去过。原本是一马平川的大地上并排成列了三个巨大的圆形丘陵,所以取名三元乡。元通“圆”,后来农民建房取土让那三座丘陵的高度下降了不少,我一直认为那是三座巨大的墓葬。”

  查文斌又指着离三元乡不远的另外一处道:“那里就是状元村,从这山顶看,状元村离三元乡不过就是十几里地,只是实际需要走小路绕道显得略远。如果把状元村、三元乡加上洪村的祠堂还有山下那座林中道观,结合我们现在站着的山坡,把这个几个点的在图上画出我发现的发现这是一个天然的北斗七星图,而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天玑,而状元村的位置则是天权,是整个北斗七星的最中心。如果说这是巧合,那我是不愿意相信的,因为这些人工建筑无论是在点还是面,都完全吻合了。”

  顾清和问道:“这么做有什么用处吗?”

  查文斌在地上用木棍画了个星图说道:“北斗是天的正中,万星万气都跟着它旋转,布梵气于三界,万物得以生长。换言之,这七颗星要是单独存在是没有意义的,若是连成一体就可以让这方圆百里的气场全部绕着它旋转,并被它一一吸收。”

  查文斌又说道:“当然了,我也只是猜测,因为这些步着星位的建筑,多多少少都是和墓葬有关,我想应该不外乎是古人的某种阴宅葬法,不过如此的手笔,绝非是普通的山民能够完成的。”

  “查老弟的意思呢?”顾清和这问法颇有些耐人寻味。

  “我们先下山,然后把这里的问题上报给政府,这样规模的墓葬群举国罕见,若是贸然进去了,岂不是担了个破坏文物的罪名。”

  顾清和道:“也好,这个事情我会出面协调,不过查老弟我希望如果下一次我再来的时候,你会跟我站在一起,你知道,有些事的确是超过了科学的范畴。”

  查文斌想了一会儿道:“我只有一个请求,要是找到了我兄弟,请第一时间告诉我。”

  “一定!”

  下山的时间可是花了整整一天,从未有人踏足过的狮子峰就这样被我们“征服”了,与其说有些收获,不如说是狼狈而回。尤其是叶秋,现在跟野人没啥区别,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件完整的衣服,我也累得够呛还感冒了,查文斌回到家中虚弱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袁小白则第一时间去洗头洗澡,她说身上都快要长出虱子来了。

  倒是顾清和最早走了,第二天一早就匆匆赶车,说是去联系何老去了,我倒也期待,洪村发现大型墓葬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天中午乡政府就派人下来驻点,看来顾清和的效率还是极高的。

  当天傍晚,一大溜的车队就跟着开进洪村,领头的居然还是一辆插着中美国旗的高级轿车,那车有一个十字形状的标志,从未见过,看着就是很高级的样子。来围观的群众挤满了道路两边,后来甚至是稻田里面都挤不下人了,那场面就叫一个人山人海,几个穿着衣服打领带的中年男人一脸笑意的陪着几个长鼻子老外,这些人里面我就认得顾清和还有何老。

  车队没有留宿,那几个长鼻子给顾清和交代了一阵什么后当晚就又走了,留下得总计差不多有十来个人,天色太黑,我也没看清楚,这些人都被安排住在了村公所。当天下午县里就派人已经给他们安排好了铺位和生活用品,据说这里要举行一次世界级的考古发掘工作。村上的喇叭从中午起就没有停下来过,要求村民务必要严格保密,要密切配合专家的工作云云,最重要的就是强调不能得罪客人,要给对方留下好印象等等。

  那个年代正是中美建交后的黄金蜜月期,中国抛弃掉了苏联老大哥的怀抱,和太平洋对面的白头鹰美帝手拉手让全世界都跌破了眼镜。从经济、外交、军事和文化上,两个东西方大国迅速进行了一系列的合作,美国的历史是很短暂的,对于迫切想让西方了解中国文化的领导人们急需一次联合行动来打开合作的大门。他们想要让西方了解东方的历史,了解中国的底蕴,因为顾清和在美国是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东方学者,所以由他出面主导的这次联合考察行动得到了各方最快速的一致相应。

  当时传闻,洪村马上就要变成第二个西安兵马俑坑,这个封闭了上百年的村落即将迎来辉煌的发展。总之无论是村民还是当地的政府,对于这一次行动都是抱着极大的热情,对于落后了太多年的洪村人,他们太迫切需要看到希望了。

  我是累的连话都不想说,在查文斌家呼啦啦得大睡了一整天,一直到第二天清晨听见院子里有人说话才起来。

  来的人得有七八个,除了何老之外,一水的年轻小伙,顾清和正在给他们一一介绍认识查文斌。我刚好起床也就顺便打了个招呼,几个小年轻大概是在那边套不上话,干脆跑到洗脸的我旁边搭讪,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小伙看着比较激灵,给我递了一根烟先自我介绍:“我叫李子文,浙江大学考古历史和博物馆学的学生,我们系招聘的人少,一年才五个名额,都是何老的学生,大哥,你怎么称呼。”

  “哦。”我刷完牙含糊的说了一句:“学生兵啊,不是说的很重视嘛。”

  那小子给我点了根烟道:“是很重视,这一次如果能出研究成果,我们都会被送去美国深造,这样的机会可不是年年都有的。再说,何教授都多少年没出山了,能跟着他出来见世面那是一种荣耀。”说这话的时候,李子文一脸的自豪,好像他马上就要成为什么大人物似得。

  我一脸不屑的回了屋,那小子也跟着进来了,我拿起靠在床边的五六半拉了一下枪栓道:“玩过枪嘛?”

  他连连摇头道:“不会。”

  “不会你还跟着来干嘛,回去好好读你的书,指不定将来能混个一官半职的就挺好。”

  “大哥,考古要用枪嘛?我怎么从没听说过,我们都是用竹签、筛子和放大镜啊!”

  我把枪给轻轻擦了一边,看着那个一脸天真的小伙呵呵笑道:“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我出来的时候那小子又跟上了,他好像对我情有独钟,我在院子里吃着稀饭,那小子就往我身边蹭,一会儿他把声音压得很低问我道:“听说这里闹鬼是嘛?”

  “嗯啊,挺多的,一大群呢,所以我叫你早点回去,这地儿不是你们学生娃呆的。”

  他指着查文斌问我道:“那个人是不是就是查道士?”

  我调笑道:“没错,靠他一个人也不够,这地儿一到晚上到处都是孤魂野鬼的,抓不光啊。”

  不料那小子暗自捏拳轻轻说道:“那我一定得想办法拜他为师!”

  这是一次联合行动,何老带队,所有需要的设备人员由中方提供,美方则负责资金和后续研究。对于致力于培养中国新生代力量的我方来说,这样的规模的考古工作显然不是几个学生组成的青年军就能实施的,按照顾清和的推断,这项工作起码要前后进行十五年的时间。所以上头决定先派何老进行摸底探测,等回去之后再做详细的研究报告和具体计划,而这几个学生中表现优秀的将会有机会获得去美国深造。

  说是联合考古,其实双方都是小心翼翼,处于刚刚接触的中美两方还没有自信对彼此做到绝对的开放,说是考古,不如说是考察更为确切。不过我们也想借这个机会再去找找胖子的下落,因为有正规军出面,事情往往都要好办的多。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