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 或点击收藏本站 欢迎来到友书小说网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 18 +

第五章:神仙醉






  

  “柳老太爷,晚辈今天就是想让您这制香大师给瞧瞧,这里面的香味是不是传说中的那种东西?”

  对方脸色一黑,衣袖一拂,态度一改方才的亲热道:“你走吧,我不认得。”

  查文斌往前逼了一步道:“你认得,这天底下的香料怎么还有瞒得过柳老太爷的。”

  那少女往前一拦道:“你这人好无礼,我家爷爷说了不认得就是不认得,你们走吧,老人家休息的早。”

  查文斌也不退缩,继续说道:“老爷子,人命关天呐!您又何必再藏着掖着,还有什么事情比一个几岁的娃娃糟了罪孽更值得您去这样维护。”

  那老人家往前走了几步,听到查文斌这番话竟也是慢慢停了下来叹了口气道:“妮子,你带他们进来吧……”

  进了内堂,两边整齐的悬挂着一幅幅人像,这些画像有黑白有彩色,服饰和发饰可以清楚的看到历史怎样在柳家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来。柳老太爷取了清香三根点上,那堂屋的最中央有一副最大的画像,那人身着一身流云飞鹤长褂,脚下坐着一只巨大的鳌呈回头望月装。

  不用说,这幅画像中人定是那柳家的先祖,这清香一点查文斌果然觉得与众不同。普通的香升高至半米左右便会散开,而这柳香竟然是一根细柱直冲屋顶,遇到瓦片之后再由向下翻滚四散开来。那颜色也有些不同,灰中带了一点红,也不知道是添加了何种秘方所为,这味道闻起来的确是神清气爽。

  查文斌抱拳道:“这柳香果然是名不虚传。”

  那少女噘着嘴道:“马屁拍的挺顺溜,我爷爷已经不制香多年,这是一百年前的太爷爷烧制的存香。若是让你见了三百年的陈香,那岂不是还要上瘾了?”

  查文斌哑然,他只知道酒是越陈越好,可还没听说过这香也是越老越好。其实最核心的是,有很多原料以前有,现在已经很难找到或者是极贵了,诸如这柳香中最不可缺的苏合香,一种名为苏合香树所分泌的树脂,为半流动性的浓稠液体,挑起则连绵不断。这东西入水则沉,只能用铁制容器盛天降露水密封保存,否则时间一久便会香气全无。

  穿过一个侧门,又过了一条昏暗的过道便来到了这宅子的后院,连着一排有四五件房屋,里面杂七杂八的堆放着不少工具,这里的香味也是整个宅子最浓的,应该便是那制香的作坊所在地了。

  打开其中一间屋子,那少女从外面递过来一盏煤油灯,查文斌很奇怪这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不用电灯呢?

  那少女笑道:“这里的东西都是遇火就着的,平日里入夜是谁也不让来的,爷爷今天真的是给你们破例了。”她一边牵着那柳老太爷一边小心翼翼的跨过地上那些用布盖着的堆头,墙角边有一个柜子,那少女拿着钥匙打开柜子里面竟然是空的。

  这时那柳老太爷拿起挂在胸前的一个饰物在那柜子里面鼓捣了一下,豁然“咔”得一声,柜子内板居然分开又闪出了一道暗门。

  那少女把煤油灯交给了刘老爷子恭敬的站到了一旁,查文斌问道:“你不进去?”

  少女摇头道:“柳家有规矩,这个地方进男不能进女,你们真是够幸运的,好像据我所知这香料堂千百年来还是第一次让外人进来,当年红卫兵可是都没找到……”

  原来是堆放香料的仓库,那木门一开查文斌果然闻到了扑鼻的香味,很难形容这些香味的成分,几乎与他外面闻过的那柳香气味十分接近。查文斌弯着腰钻进了柜子,两边一看,各有一道符咒贴着,他也顿时明白了,这香味定是会招惹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在这进门处设立了禁忌。

  一段往下盘旋的楼梯,很窄,原来这里还有个地下室,可是里面却异常干燥,走下去一看便发现这底层铺满了厚厚的干瘪稻壳,这是用来吸收空气中的水分的。

  这间地下室非常庞大,一整排一整排的柜子上琳琅满目的放满了各式大小的盒子,每个盒子上面都有对应的名称,就在他走过的那一段,诸如:杜衡,月麟香,甘松、苏合、安息、郁金、捺多、和罗、丁香等等非常名贵的香料随处可见。如今别说是香了,单是这一仓库的香料便是一座金山银山,怪不得人人都想占了这宅子,只可惜除了柳家人那是谁也住不得啊。

  走到仓库的尽头又有一道门,上面挂着两把铜锁,柳老爷子把煤油灯挂在墙上打开这门对查文斌道:“你们在这里候着,稍等我便出来。”

  查文斌和叶秋上下打量着这里的货柜,叶秋小声说道:“所有的木架子都是小叶紫檀,本身全是上好的香料,你当真以为这家人是每天靠卖香积攒出如此丰厚的家底嘛?”

  不一会儿,柳老太爷抱着一个木头盒子走了出来,临跨出门的那一脚他又深深的叹了口气好似非常为难和不甘,不过片刻之后他还是大步的走了过来道:“你们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说罢,他轻轻拍了拍那盒子道:“自己打开看吧。”

  查文斌小心翼翼的启开那木盒,盒子里面是一块黄色的锦缎,锦缎中盛饭的是一堆黑乎乎的指甲大小的黑色碎片,左右各有一枚晶莹剔透的玉瓶子。

  这盒子一开,顿时一股奇特的香味扑面而来,查文斌一下就被香给熏得人左右迷糊似乎像是喝醉了一般,他赶忙盖上那盒子这才稍有缓解,这天下竟然有如此奇香之物,便十分好奇道:“老爷子,此物是何香料,怎得会有如此气味?”

  柳老太爷再次叹了一口气道:“也罢,我当您与你师傅马肃风很是投缘,他也一心想找我求这制香之道。我们柳香分为很多品种和级别,其中最顶级的叫作‘神仙醉’,点上一根就算是大罗金仙也会忍不住停留仙步嗅上一嗅,而这神仙醉最主要的原料便是在这盒子当中,你大可打开那里面的瓶子嗅一嗅。”

  查文斌屏住呼吸以免被那奇香再次迷惑,小心翼翼的取出那玉瓶合上盒子,轻轻拔下那塞子放在鼻子下面一嗅,顿时脸色一变。

  “秋儿,你闻闻。”

  叶秋接过瓶子一闻后也是惊奇,他与那柳老爷子道:“似乎跟我们那小瓶子里的是同一种味道?”

  柳老太爷靠着墙壁道:“罪过罪过,此物名唤迷仙油,里面那黑色的小块儿与它本是一体。不瞒你说了,那黑色小块儿乃是不瞒六岁孩童的尸骨,那瓶子装的便是他的尸油……”

  “这……”,查文斌顿时觉得手中拿着的东西万分的恶心,他放下那瓶子道:“你们怎能用这样的办法炼香呢,简直是草菅人命太可恶了,神仙要知道是用孩童的尸骨做制难道还会再嗅嘛!”

  柳老太爷见查文斌十分生气,那就更加是唉声叹气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我前思后量了许久才带你下来便也是做好了被人唾骂的准备,此物的形成十分特殊,我柳家并不会制,这盒子里的东西乃是五百年前柳家一位先祖所得,用这谜仙油与那童子精研制出了‘神仙醉’,据说当时用此香求雨要风百试百灵。但是先祖也觉得此物过于罪孽,制出了第一批十二根香后便封存了那神仙醉的配方和原料,我柳家后世再也没人用过这东西啊。”

  查文斌指着那盒子道:“您是说,这东西是别人制的?”

  柳老太爷点头道:“柳家制香速来也与你们这样的一些江湖术士有交往,不过是售一些常见的香种,据说是五百年前来过一位外地道人,神秘得交给我家先祖这幅香料并且分文未取,只是要先祖答应用这味料给他配制出长香来。

  先祖醉心与制香配香,全然不知这东西的来历,后来成品一出已然是惊世骇俗。那人按照约定来取香时,先祖才问起这原料是何物,那人告知乃是孩童炼化过后的遗骨和尸油。柳家世世代代都是手艺人,从不干那伤天害理之事,先祖要那人拿回这东西可是那人不肯,要先祖再依照配方继续制香,并约定半月后再来拿。可巧的是,那人自从走后便再也没来过,这东西也就一并被封存在这仓库里就是几百年。今天你拿着那瓶子来问,我也不瞒你,先祖交代过将来若是有人来要此物,给他便是,如今你们来了就带走吧。”

  查文斌一听原来是这么个事,感情柳老爷子是把自己想成五百年前送这东西那人的后辈了,想不到他柳家竟然是如此的重信守诺,查文斌也说道:“那我也直说了,洪村里有个四五岁的娃娃半年前离奇吊死,凶手至今还是下落不明,前几天那孩童的尸体突然遭了变故,我是在他躺着的冰柜下面看到了这层油脂,嗅起来香气扑鼻,我寻思着您是用香料的顶级行家,可否帮着瞧瞧这其中有无门道,没想到,今日一来竟然得到了如此大的天机,柳老爷子,既然如此,这东西我不能拿,该放在哪里还是放在哪里为妥……”
键盘左右键可翻页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为达到宣传目的,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会进行及时处理。 yjfk@laiyo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