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九十九章:猎狐运动






  

  完善的设施,合理的设计,这里留下的仅有已经化作了尘埃的空旷,除了一些日常用的破罐子之外,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倒是那只猴子对这里好像熟悉的很,上蹿下跳的犹如是到了自己的老巢。

  是城就一定是会有宫殿,任何一个群居状态的社会都会有管辖机制,这一点毫无疑问,所以他们现在更想要找到的是那座埋藏于地下世界的宫殿。等待和寻找的过程是最让人享受的,那种未知和神秘会给人们带来超乎寻常的不同体验。

  胖子是个不说话就会憋死的人,低矮的空间和狭窄的过道让人觉得十分压抑,他抱怨道:“我觉得他们肯定是一群地老鼠,住在这种地方和坐牢有什么区别?”

  “穴居是很古老的方式,”风起云道:“人类在初期都是和那些动物一样住在地下,东北冬季寒冷,在古时候可没有足够的御寒方式,住在地下可以让他们抵御严寒,也可以将自己残留的部族影藏在这不为人知的地方。青丘国应该是在商代晚期就已经灭亡,看着这些陶罐都还采用的是黑陶粗制工艺,最多往后延续不到几百年便消失了,我想这个浩大的地下工程是导致这个北方国家灭亡的原因之一。”

  “你说的极有可能是对的,”苗老爹补充道:“曾经在北山的一个低洼处发现了堆积如山的人骨遗迹,那些尸体都是被丢弃在那随意掩埋的,极有可能是战俘或者修筑这个工事的民夫。”

  “奴隶制社会就是这样,人的性命是不值钱的,巫术恰好就是在那个时代最为流行和繁荣,这些墙上或多或少描绘的都是一些祭司的图案,查兄,你有没有看出一点门道来?”

  “我也在看,”查文斌说道:“要说门道不敢当,反应的多是一些祭祀天地和五谷收成的活动,很是崇拜狐狸,每幅画一定都是狐狸成为最后的主角,老爷子,咱这地方现在还有狐狸嘛?”

  胖子道:“查爷,你记性不好了,前几天不才见着一个大的嘛?”

  风起云没好气的看着他道:“他问的是数量。”

  “有也有,”苗老爹道:“早些年狐狸皮子值钱,你们来这儿插队之前曾经发生过一件事……”

  六十年代初期,那个时候国家很是缺乏外汇,因为建设新中国,需要从国外引进设备和技术,而能够给国家带来的外汇确实极度匮乏。当时,一些有条件的生产队都接到了任务,比如杭州的茶叶,景德镇的瓷器,江南的丝绸,以传统手工业为底子组织人力生产交由供销社统一收购,然后交给当时的相关部门出口创汇,每个地方每年都有相应的创汇任务。

  老外可不傻,他们稀罕的是东西可都是高档货,而皮毛在那个时候正是一项能够获取高额外汇的手段,其中东北的貂皮首当其冲。

  当年东北有条件的生产队,几乎家家都有养貂的任务,野人屯地处偏僻,和周遭几个乡村划归到统一的公社管理。别的乡村都有貂皮作为任务,可是野人屯也不例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进到屯子里的水貂是养一只死一只,几个月忙活下来,不仅没有创汇反倒是让公社蒙受了损失,这才当年可是相当大的罪了。眼看着每年一次的皮毛上缴时间就要到了,公社主任也是急得团团转,不能交差不光是工作能力的问题,在那个动不动就上纲上线的年代,弄口牢饭吃吃也是很有可能的。

  于是有人当时便提出可以用其它动物皮毛进行代替,这野人屯别的东西没有,山里跑的各种动物多了去,当地人也会用一些诸如鹿皮之类的给自己缝制一些御寒的衣物。而在送取了一些皮毛的样本后,公社里回来说上头看中了选去的一件狐狸皮,这种动物有着松软而柔顺的尾巴,非常适合欧洲一些贵妇们制成大衣上的围子,于是便敲定,一只水貂可以用三只狐狸皮代替。

  当时给野人屯下的任务是三十只水貂,那么总计便需要上缴九十只狐狸皮,因为好大喜功,又索性凑了一百只,时间节点是过年前必须要完成。

  苗老爹说,当时屯子周围的林子也有些狐狸出没,不过这些狐狸从不到屯子里来,更加不会干偷鸡之类的事情。这是一件政治任务,必须是要完成的,生产队长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

  因为狐狸皮得是要完整的才值钱,这就意味着不能用猎枪,而必须得用下活套的办法。在地上刨个坑,里面有个踏板,踏板上放着一根软钢丝套,套里面下着狐狸最爱的带血鸡肉。只要狐狸走过去,或是去吃里面的鸡肉,便会触动踏板,这时旁边的被压弯的树干就会顺势利用弹力弹到半空,狐狸也就悬空完整的挂在那等着人们来收拾了。

  入冬之前,所有的动物都会大量摄食以储备能量抵御北方的寒冷,狐狸纵然是狡猾的,可野人屯从来没有对它们下过手,这直接导致从未有过防陷阱经验的它们才开始的时候屡屡中套,才过了一周的时间便有三十多只狐狸成为了笼子里待上缴的战利品。

  很快,周边的狐狸就被抓完,村民们开始陆续把套子顺着山岗往大山的深处衍生,大概是知道了这种东西的厉害,收货也开始越来越少,一直到那年冬天开始下雪的时候狐狸才勉强凑齐了六十来只。

  只要一下雪那种踏板便会被冻住无法击发,第一场雪来临的时候,生产队长便焦急万分,这任务才完成了三分之二,余下的三分之一眼瞅着是没法干了。这个时候有人提议去掏窝子,这狐狸和狼一样都会穴居动物,它们会打洞住在地下,而且会在洞口的四周留下尿液,这恰好在入冬后是致命的,人只要在雪地上发现一圈黄色的点那多半下面就是狐狸洞了,大家都有掏过田鼠的经验,乘着雪还刚开始,于是便开始组织人马进山掏狐狸窝。

  狐狸的洞穴一般都会设置两到三个入口,单一的入口找到是没有用的,得组织四到五个人围攻一处,找到狐狸洞后,要先封住其余入口只留下一个,然后点燃干草用烟熏的方式,洞里的狐狸受不了便会往外钻,顺着洞口便是一张大网。

  这法子虽然慢了一点,可也总算是抓了一些。眼瞅着这数量就要凑齐了,但这玩意是独居动物,母狐狸通常会带着幼崽一起生活,所以抓到的狐狸里面就出现了幼崽。内部的分歧便是从幼崽开始有的,生产队长觉得上面要的是数量,并没有说大小,只要数量满足了,适当有一些小狐狸凑数便也可以蒙混过关,可是当时苗老爹是反对的。他本就不同意在短时间猎杀如此多的狐狸顶替貂皮的做法,如今还要连小的都一起抓了,这不等于是杀鸡取卵嘛。

  看着那些小狐狸被关在笼子里躲闪和害怕的眼神,苗老爹真的于心不忍,他提出由他去跟公社里交涉,看看数量能不能减少一些,小的就放了算了。可惜的是,当时的罗门还处于风雨飘摇的阶段,刚刚经过革命洗礼的新中国才完成政权的交替,根本无暇顾及那些随时都有可能被打成黑五类的家族子弟,他苗老爹一个退伍兵自然是在穿着中山装插着双钢笔的公社主任面前吃了憋,人家拿着一封盖着鲜红章印的文件砸在了苗老爹的头上说道:“几只狐狸和社会主义建设哪个重要?你的思想觉悟到哪里去了,它们都是一些偷吃家禽的有害类,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搞生产建设,蒙古正在抓清狼运动,搞得就非常不错嘛,我看我们这里就可以搞一次清狐运动!”

  那些狐狸被运走的时候,苗老爹的眼神非常复杂,他知道青丘国的传说便是狐仙,虽然他也是经历过战火的男人,可是骨子里总还对着这片先祖们早就发现的大山有着莫名的尊重。

  当用笼子装满狐狸的拖拉机开到村口的时候,北山上响起了一阵哀嚎,苗老爹说,那叫声让人听着心里就发毛,跟孩子哭似得,嗷嗷的哭。车斗里的狐狸也都翘着脖子对着远处的山川嚎叫,这两边顿时一迎一合,叫的人心里一直在打着颤。

  当时他就预感到,那些狐狸可能会来报复,本还想着去山神庙里烧香赎罪,很可惜,那年冬天,庙里的山神就被套上了绳索给拉出来砸成了碎片。看着那些疯狂的举动,苗老爹无力阻止,他觉得再这么下去,不光是野人屯要完了,恐怕就连这个国都要完,神灵是有惩罚的,对大自然的伤害有多少,将来它对你的报复就有多大……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