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六十三章:终点?






  

  忠诚是罗门的唯一信条,这一点对于一个存在了千年的古老门派来说是生存的根本,绝对的服从和绝对的忠诚才能使得它在风雨飘摇的历史中伴随着一代又一代的王朝屹立不倒。这是罗门的根基,也是罗门的骄傲,无论是面对生死又或者是苦难险阻,罗门人的心中都只有一个信念,那便是完成自己的使命。

  有人说,罗门如此对待人的方式有些近乎变态,只有被洗脑的人才会抛弃自己的思想去对某个单一的组织奉献自己的全部。但是,试想罗门所从事的活动如果一旦没有了纪律性,恐怕早就是要乱了套了,从某种角度来说,罗门的创始者是一个伟大的管理者,他采用的这套管理方式还停留在个人崇拜和等级制上。利用某个人的精神力量作为图腾来领导人数众多的且身份复杂的组织,除了过人的手腕之外更多的便是有贾道士这样忠诚的下属,真正做到了身体力行,用自己的亲人身先士卒,其余人又还有什么怨言可言。

  查文斌和风起云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曾经他们一度是敌人,这样的罗门绝非是可以战胜的,一个从上到下完全凝固的整体,纵使是有些漏洞也会迅速被填补上,风氏采用的那一套家族制与其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一个人忠诚是简单的,可万万人都忠心不二,这太难了。

  后来在胖子的眼里这个看法也同样发生了变化,他认为一般出现的非政府团体,不过是利益捆绑的表现,比如一些人数众多的黑社会,“他们无所谓团队和信仰,只要敢于砍杀就可以。”罗门则完全不同。因为,罗门是一支靠“精神力量”武装起来的组织,“是为了体现自己的存在和信仰价值而去拼杀”,这样的组织,只要图腾不倒,当然是打不垮、打不败的。

  所以,像贾道士这样的人既是可怕的,又是可敬的,可怕在他有一颗杀人冷血的心,可敬的是他的那份坚定和执着。任何事物或人的评价好与坏,正与邪都是对立面的问题,不同的角度便会有截然相反的答案,这份答案只有在当事人的心中才能真正的呈现。

  贾道士的难过仅仅也只是持续了一根烟的功夫,并不是他的心就是石头做的,若不然便也不会那般的难受了。只是现在他必须要抛弃自己的个人情感,就像当初他无情的点了019一样,轻轻擦掉那要溢出的泪水,他挺直了胸膛看着远方那个躺着自己亲人的石室大声说道:“宁儿,你要记住,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你是我的骄傲,也是罗门的骄傲,爷爷这就要走了,爷爷办完事就在这里留下陪你!”

  那一刻,所有人都向着019的那间石室致敬,并不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只因为此时的贾道士真的值得他们为之敬佩。

  再接着就是处理伤口了,没错,就是用子弹里面的硝撒在伤口上,然后点燃它。这种办法通常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那种程度的灼烧疼痛,何况是一个老人呢。在贾道士的要求下,胖子亲自拆了两枚子弹,这一回他改口了,不再喊他假骗子,而是称呼为贾老爷子。

  “老爷子忍着点,”胖子轻轻撒上那些黑火药后示意要不要那条毛巾给他塞嘴里,不想那贾道士却摇头道:“你利索点就行,我能忍得住。”

  “嗞啦”一声,伴随着燃烧起来的火光一起的便是一阵青烟,贾道士一把年纪了那脖子和额头上的青筋瞬间就开始暴涨,嘴巴咬得牙齿咯咯作响,口中憋着一股气发出低沉的吼声。这痛是难以体会的,豆大的汗珠伴随着颤抖的身体迎来了第二次,胖子已经有些不忍心了,但是贾道士却还不忘提醒他道:“还有一处,麻烦快点。”

  两发点燃之后的贾道士也已是满脸惨白了,犹如一场大病过后,不想这老头毅力还是惊人,让人给包扎了一番只休息了不到半刻钟便起身说道:“那里面已经被我清理干净了,和前面那个墓室差不多,也是两个,当我拧动那个托盘后便像是塌了一般,开始涌出那些毒人。”

  “这么说来不是我的一泡尿造成的?”胖子顿时觉得自己终于是被洗刷了冤屈,要不然每次闯祸的总是自己也有点说不过去了。

  “它设计的就很巧妙,这些毒人被一层泥封在墙壁上,那些石头落下后产生得共振使得这些东西接触到了生气,继而开始疯狂嗜血。不过我猜,这些毒人应该都是炼化那种厉害的剩下的,它们数量多但也不难对付,若不然恐怕咱们十个人都也一起交代了。”

  “那现在能走了吗?”查文斌又补充道:“我是说您的身体能行嘛?”

  “老骨头这把年纪了也无所谓,包个伤是怕中了尸毒连累了你们,我还能坚持,当年我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算不得什么事儿。”

  果然如同风起云料想的那般,这是一个联动机关,右侧通道的布局和左侧几乎是一致的,同样是两排烛台,在这里的景象更是惨烈,几乎挂满了早已干枯的尸骸,地上随处可见当年一行人进来搜救时所携带的装备和物资,只不过他们同时到了这里又都同时以一种令人恐惧的方式死去。

  还有两具已经被割去头颅的尸体,跟叶秋所斩杀的长得都差不多,看着那两尸体,贾道士有些自嘲的说道:“老了,身手是比不过年轻人了,被挠了两下让你们见笑了。”

  “哪里,前辈的太极功夫用的出神入化。”风起云说道:“能够全身而退已是足以叫我们这些晚辈们仰望了。”其实这并不是他的恭维,而是一种出于对长者的尊重,就刚才贾道士用的那几招,风起云觉得他并不在叶秋之下,所伤之处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只不过是因为怕中了毒才会那样罢了。总之,对于一个长者而言,你还能要求他再多做点什么呢?毕竟叶秋才是唯一进过罗门三层的人,唯一!

  这一仗打下来,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就像是战争一样,战友情是在血和火的冲突中凝结成的。编号们开始会被胖子说的一些小段子给逗乐,查文斌也暂且放下了心中对贾道士的仇怨,在通过那道石门的时候,每个人都在为曾经的死难者默哀,为今天的死难者哀悼。

  而那古朴的乐声再次在这个时候响起,不知道是在祝贺他们成功还是在继续吸引着前往先人们未曾到达过的地方。吕梁说,曾经他们炸开过一段地下暗道,在那里发现了一座巨大的雕塑,谁也不曾想过那道的门的背后便很快的见到了。

  过了门边听到了水声,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证明地下河就在眼前了,果不其然,是有一条峡谷状的地下暗河奔涌而过,这几日连续下雨,河水呈浑浊在状,卷起的朵朵浪花不知道要把这水究竟带向哪里。峡谷的上方是一条人工开凿出来的贴岩小道,宽度最窄的地方只能贴着身子走,一个不当心便有可能踩空跌入那滚滚暗河,走起来也都是提心吊胆的。

  在亿万年前,浙西北也是一片汪洋,至今在一些深山老林的岩层里还能发现古代海洋生物的化石。这些奇特的地址构造大约都是在那个年代形成的,亿万年前的海水造就了神奇的布局,又被逐渐隆起的高山掩埋了原本的面貌,被先民们发现之后,在这里他们用难以想象的智慧开凿出了如今的这条“路”,伴随着那挠人心魄的乐声,十个人小心翼翼的向前出发。

  绕过几个弯,水声开始越来越大,一直到矿灯扫射到一道白帘的时候,胖子尖叫道:“瀑布!”

  那是一道悬挂着的瀑布,高低相差约莫五十米,巨大的水流深深的砸向底部的深水潭,溅起的水雾隔着二十米都能打湿人的睫毛。所有的目光都开始随着矿灯聚焦到这道瀑布,查文斌瞪大着眼睛搜索着,一直到那瀑布背后的岩石开始出现一些线条的时候人们才终于确定那是一座多么大的雕像了!

  这尊雕像的大部分都被瀑布给掩盖了,巨大的水流让人看不清它到底长得什么样,从一旁隐约可见的手臂来看,这应该是一个守护神之类的造型,不过两个精通神仙人物的道士全都没看出这个雕像到底是属于谁的。

  那乐声到了这儿又不见了,因为人和人彼此之间说话现在都非常费力,需要贴着耳朵互相喊,水声太大了,已经掩盖了其它声音的传递,更多的都是采用手势来互相招呼。一潭水,顺着水潭的旁边能够看到螺旋形开凿出来的石道,但是高度也仅仅是在水面上三四米,难道这里就是终点了,千辛万苦到了这个地方就是为了看一尊雕像?答案究竟会是什么呢!

友书小说:
小友~酒莫贪杯,书莫贪欢。
注意用眼哦,休息一下眨眨眼吧!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