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14章 贵公子






        两人沿官道走了数里,忽见远处来一对车马,那车青布小篷,驽马二驾,但随从马匹无不神骏非凡,银络金镫,雕鞍嵌玉。为首的一名公子,目若朗星,眉若刀裁,双颊白里透红,十分俊美,他身周的四名仆役均是锦服皮靴,额缠珠玉,唯独他一身素雅青衫,尤为醒目。

    那对车马行到陆渐与丑奴儿近前,两人让至道旁,那青布小篷忽的掀开一线。传出一个柔美的声音道:“秀儿,先停一会,让老人家先过。”那青衫公子笑道:“好啊。‘一挥皮鞭,众仆役让到一旁,陆渐听到那篷中女声和蔼动听,心有所动,微微出神,被丑奴儿拉了一把,方才还醒过头来,低头便走。

    忽又听那柔美声音道:“这位老公公似乎身子不妥,老人家年级大了,又有病在身,日子必然艰难,秀儿……”那青衫公子笑道:“妈,我知道了,孙贵,给这两位老人家五十两银子。”说罢,一个锦服仆人跳马下来,取了一封银子交到陆渐手上。

    陆渐不由呆住了,捧着银子,竟尔忘了说话,却听那篷内女子叹道:“好孩子,难得你这份心意。恤老爱幼,乃是自古相传的美德,你定要好好记住,一善一功德,平日要多行善事,方能得到佛祖菩萨的庇佑。”

    那公子笑道:“妈,这话您都说好多次了,您说我又哪一次没听您的话?”那女子欣慰到:“好孩子,你心这么好不仅妈喜欢,佛祖也会保佑你的。”那公子笑笑,又道两位老人家快走吧,我妈还急着上妙化庵礼佛呢,再耽搁,可赶不上用斋饭了,“陆渐和丑奴儿诺诺连声,加快步子。

    那女子埋怨道:“秀儿你催什么?老人家别走快了,当心摔着。”那公子笑道:“是我错了,我怕您饿着。”那女子嗯了一声,再不多言。

    待陆渐二人走过,那队车马方才出发。陆渐走了一程,回头望去,轻轻叹了口气,丑奴儿问道:“你怎么了,伤口又痛了?”陆渐摇头道:“不是,我是羡慕这对母子,母亲慈爱,儿子孝顺,而且都这么好心肠,老天爷定会保佑他们的。”

    丑奴儿冷哼一声,道:“你没听过吗?‘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自古以来,老天爷就不保佑善人,专帮恶人。”

    陆渐虽觉不服,但仔细一想,自己所见的大富大贵者,如姚江寒,织田信长多是不仁,真正的好人如鱼和尚,戚继光却穷困潦倒,难得好报;更有阴九重,宁不空,天神宗之流为求一己私欲,无恶不作,更不用说那些虐民自称的官军了。惟有古缜能做到富贵而不据,可他虽然自称怨望,但若无法洗脱罪名,也终不过是人皆可杀之徒。

    他边走边想,对这世道不禁深深绝望起来。走路约摸十里,忽听身后马蹄声响,须臾间,一匹高头骏马掠身而过,挡在道前,两人一抬头,正是那青衫公子的仆役孙贵。

    孙贵一挥马鞭,狞笑道:“拿出来。”丑奴儿奇道:“什么?”孙二瞧她一眼,露出嫌恶之色,喝道:“丑老婆子,滚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