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 或点击收藏本站 欢迎来到友书小说网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 18 +

第29章 北落师门(续三)






        你也别胡闹。谷缜啊呀了一声,说道:你们不玩,过去作甚?前面的人玩的好好的,你们去了,就藏不成了众弟子莫名其妙,白湘瑶母女却饶有心机,闻言均是一凛。谷萍儿抹了眼泪,含笑道:这位傻。。恩大哥,你说前面有人玩藏猫猫,是些什么样子的。。。。话没说完,谷缜却怕他走近瞧破,爱酷小说论坛整理。又故意撒疯,滚来滚去,又哭又叫。谷萍儿连问几句,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出来,心中有气,回头与白湘瑶换了一个眼色,蓦的高声道“前方来的哪方同道,何必藏头露尾的,若是有胆量,不妨出来一见。。

    天部众人按奈不住,前方一片寂然,谷萍儿微一冷笑,又大声道:妈,有道是‘逢林莫入’,前面这么大一片林子,好不凶恶,咱们不如绕道而行。。。。话音未落,忽听沈秀哈哈一笑,天部众人从林中奔将出来,缎匹纷纷展开,五颜六色,在日光下斑斓夺目。

    东岛诸人同时变色,谷萍儿见了沈秀,便想起‘五谷通明散’来,当即抿嘴一笑:唉,又是你呀?沈秀见他玉雪肌肤,媚态入骨,心中一阵痒痒:“我阅女无数,如此妖媚女子却是少见,姚师妹也算美人,但说道这个"媚"字,这小妞儿却是更胜一筹。”当下摇扇笑道:“小子沈秀,忝为天部少主,谷夫人与小姐国色天香,小子心甚向往,只恨福缘浅薄,卒难亲近,如今奉家父之命,与二位相会此间,可谓天赐巧缘,不容错过,还望谷夫人与小姐屈移芳驾,盘桓数日,以解小子可慕之情。”他言词轻佻,语含猥亵,谷萍儿笑容?敛,眼中透出冷冽之色,白湘瑶却是一笑,眉飞眼动,目光脉脉,惹得沈秀神之为飞,忽听她淡然道:“沈舟虚是你爹?”沈秀忙笑道"正是家父。”白湘瑶点头道:久闻沈瘸子行事不择手段,他奈何不得神通,便让你为难我们这些妇孺,扰乱他心神,是不是沈秀嘻嘻一笑,不置可否,一转眼,忽见施妙妙目光冷冷,素手把玩两枚银鲤,便笑道:施姑娘的"千鳞"纵然厉害,但是双拳难敌四手,还是不要妄动的好。”

    施妙妙哼一声,蓦的抬手,漫天银雨,射向沈秀,沈秀笑摇羽扇,身旁却抢出两名天部弟子,抖出锦缎,结成遮天大幕,银鳞射在幕上,簌簌而落。

    沈秀摇扇轻笑道:“柔能克刚,施姑娘不知这个道理么?”

    施妙妙花容微变,一张手,四枚银鲤化雨飘出,霎时间,四名天部弟子涌上,手中彩绸翻飞,哪知立足未定,银光闪没,两名弟子失声惨叫,丢了绸缎,栽倒在地。

    原来鳞至半空,施妙妙潜运磁劲,若干银鳞去势陡变,绕过锦缎,持缎的天部弟子猝不及防,顿吃大亏。

    沈秀俊脸陡沉,高叫道:“布好阵势,勿要轻敌。”天部众人齐齐应命,纷纷散开,施妙妙见其三三两两,错落有致,分明是一路奇门阵法,当即凛然,握住六枚银鳞,微一扬手,银雨漫天。

    天部众人随着沈秀呼喝,或是奔前,或是后退,或是高高纵越,或是滚地向前,纷纷以绸缎遮蔽同伴,"千鳞"之术纵然奇诡多变,但对方遮拦紧密,鳞片即便绕过一道锦障,后续锦障也会补上,"千鳞"力道虽劲,也不能一一穿透。

    施妙妙屡屡无功,攥着银鲤,不觉额间见汗,眼瞧着锦浪翻腾,缓缓逼来,"施姑娘何苦来哉?”沈秀微微笑道,这"天机云锦阵"是家父特意创来对付你这"千鳞"的,只可惜,阵法虽成,"千鳞"之术却是后继无人。相当初,施、王二姓,高手辈出,一代之中,"十鲤"高手便不下十人。那时候万鳞齐发,何其壮观。只可惜万城主两次东征,千鳞高手凋零殆尽,施浩然一死,便只剩一个只"

    他故意出声,扰乱施妙妙心神,施妙妙却抿嘴默然,倾听沈秀声音来处,蓦地飞身纵起,一抖手,发出"六鲤"。锦障纷纷拦至,然而施妙妙这一击蓄力而发,去势惊人,哧哧细响,接连射穿两层锦障,始才衰弱,叮叮叮落在沈秀身前。

    沈秀逬出一身冷汗,后移两步,冷笑道:“施姑娘好本事,可惜"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在说了,姑娘这一轮下来,篮中的"银鲤"怕亦不多了。”

    施妙妙挥袖飘落,色冷如冰,轻轻一掠秀发,冷然道:杨青,郑自然,"两名东岛弟子齐齐答应,施妙妙道"你们两个,护送夫人小姐先走。”

    二人同是一惊,齐道:“施尊主。”施妙妙道"事关我岛兴衰,不得抗命!"她语调虽然平和镇定,却自有一种威严,叫人无法抗拒,杨,郑二人钢牙紧咬,流露出悲愤之色。

    谷萍儿忽的一声冷笑,道:妙妙姐,你不要小瞧人了。”攸的掠出,双手一分,撒出两把"无相锥",又趁天部弟子移阵抵挡,奔近锦障,左手白光一闪,哧的一声,一幅锦障裂成两段。

    沈秀吃了一惊,定眼望去,只见谷萍儿掌中一口短剑寒气森森,沉如秋水,竟是一口宝剑,心知若是任她一路划去,势必将这"天锦阵"割的七零八落,不成样子,当即纵身上前,隐身一幅锦障之后,张手射出一蓬银丝。

    谷萍儿胆识虽佳,江湖阅历却潜,临危涉险,应变能力不足,虽赌气闯入"天机云锦阵",但瞧见锦绣翻飞,五光十色,顿觉目不暇接,心神为之迷乱,那隐私优势无声而至,谷萍儿猝不及防,顿被裹住,心神越发慌乱,举剑便划,她掌中短剑名为"分潮",分涛裂浪,锋利绝伦,只一划,便划断数十茎蚕丝,沈秀却不容她宝剑再挥,"天罗"又发,缠住她手,只一扯,谷萍儿短剑脱手,眼前银丝流动,第三张"天罗"如风罩来,将她层层缚住。

    谷萍儿又惊又气,奋力挣扎,不想那张网越挣越紧,沈秀哈哈大笑,正要上前擒捉,眼前银光忽闪,沈秀吃惊,放开天罗,疾往后撤,身旁弟子见机奇快,锦障掩至,哧哧几声,拦下数百银鳞。

    施妙妙逼退沈秀,俯身扶起谷萍儿,谷萍儿绝处逢生,喜不自胜,叫声"妙姐姐",便流下泪来,施妙妙见她泪脸,亦气亦怜,目光闪动,但见锦障蔽天,丝光起伏,形如湖波纵涌,海涛倒立,心知自己若是在阵外,凭借"千鳞"远攻,未必会败,此时身入阵中,却不帝于自投罗网,"千鳞"威力更难发挥!

    沈秀亦知其理,嘻嘻笑道"施姑娘,如今你深陷阵中,插翅难飞,若不投降,更待何时。”

    施妙妙不作一声,凝神寻他藏身之处,但沈秀学的精乖了,使出"流音术",声音忽左忽右,难以捉摸,施妙妙正觉心急,疾风陡来,两面锦障如两道软墙,翻转逼来。

    施妙妙娇叱一声,撒出六只银鲤,左方锦障后一声闷哼,有人受伤,来势亦是一顿,右边锦障却如云坠天倾,直直压来。

    施妙妙心知一被罩住,大势去矣,挽着谷萍儿飞身后掠,不料两幅锦障从后挡来,施妙妙娇叱一声,挥掌劈中锦障,却觉柔韧万端,似有一股潜劲,将她掌劲卸开,施妙妙吃了一惊,暗叫道:“周流天劲?”什么意思?”周流天劲"为天部神通之源,非禽兽毛发蚕丝蛛缕不能传递,这些锦缎均是蚕丝织成,运用者又是天部弟子,"周流天劲"修为精深,注入锦中,便将这数十匹锦缎化为一张张"天罗",柔韧无比,无怪以"千鳞"之利,也难攻破。

    施妙妙一明此理,心下微乱,寻思谷萍儿若有"分潮"剑在手,尚可一战,如今却又被沈秀掠去,真可谓雪上加霜。

    二女左冲右突。均被锦障拦回,不多时香汗淋漓,娇喘微微,四周彩浪越发翻滚不定,腾挪间隙更加逼仄,只听沈秀又笑道:“二位姑娘美如天仙,我见犹怜,何苦冥顽不化,若是犹个好歹,伤着二位凝玉般的身子,沈某岂不心疼。。。。”

    他心中得意,一面指挥围堵,一面风言风语,扰乱二女心神。

    施妙妙果然中计,越听越怒,忽地纵起,径向声起处奔袭,一不留神,沈秀窥空儿发出"天罗",施妙妙避让不开,脚腕竟被缠住,未及挣脱,眼前忽的一黑,锦障罩下,将她重重裹住,一时锦缎掀开,但见沈秀盯着自己,。。。

    沈秀嘻嘻笑道:“施姑娘,幸会幸会。”说罢伸手来摸她脸,施妙妙怒极,迎面啐了一口唾沫,沈秀让过,笑道:“姑娘不让我摸,我偏要摸摸。”说罢故意慢慢身过手来,双眼一霎不霎,凝视施妙妙。

    施妙妙望着那只臭手,羞怒至极,眼前一阵昏黑,沈秀见她神色,越发得意,正想大施淫猥,身旁一名衣带绣金地老者忽道:“秀少主,部主命我等擒拿谷神通地妻女,却没吩咐少主别的。”

    沈秀眉头大皱,目有恼色,瞥那老者一眼,再瞧其他弟子,大多数一脸不以为然,当即眼珠一转,笑嘻嘻地道:“谷夫人,只剩你啦。”

    施妙妙闻言一惊,转眼望去,但见谷萍儿也被几匹缎子裹成粽子一般,见她望来流泪道:“妙姐姐,都怪我害了你。。”

    见她自责,不觉苦笑,心道:“这会儿说这些话又有什么用,怕只怕,落到这些恶人手里,便求一死,也不得清白。。。。”心头蓦地闪过谷缜地笑脸,胸中剧痛,两行热泪滚落双颊。

    那两名东岛弟子武功虽强,较之施妙妙却差了不止一筹,此时不觉对视一眼,均有拼死之心,各自拔出刀剑,护在白湘瑶两侧。白湘瑶摇了摇头,说道:“杨青,郑自然,放下兵刃。”二人一愣,大觉不解,但既得令,也不敢违背,当啷两声,抛下刀剑,沈秀亦是奇怪,笑道:“谷夫人摇亲自出手么?很好很好,沈某正想领教。”白湘瑶微微一笑,摇头道:“哪里话,沈公子少年英俊,奴家一介弱女子,岂敢以卵击石,冒犯虎威。”

    众人越发糊涂起来,沈秀笑道:“小子愚钝,还请夫人明言,"白湘瑶道:“还用说么,事已至此,奴家也只有任凭沈公子处置啦,"说话间,眼波流转,如水光涟涟,沈秀瞧在眼里,痒在心里,听到:“任凭沈公子处置"一句,更是筋骨酥软,身子也轻了几斤,哈哈笑道"夫人果真是长了几岁,甚识时务。”白湘瑶微微笑道:“奴家虽然任凭处置,却有一言相告,沈公子要不要听?”沈秀笑道:“请说,请说。”

    白湘瑶收敛笑意,徐徐道:“拙夫性子不是很好,若是我等受了委屈,只怕不但天部覆灭,西城除名,沈公子想得到一具全尸,也很不容易。”她神态温柔,言语淡定,但不知为何,话中之意却令沈秀心头突地一跳,干笑道:“夫人严重了,谷岛主威震寰宇,小子素来敬畏,只要夫人小姐不与小子为难,小子又岂敢让令母女受半点委屈。”

    白湘瑶点点头道:“既是如此,我便随你去见沈虚舟便是。”杨青,郑自然闻言大惊,失声叫道:“夫人,"白湘瑶摇头道:“眼下形势,彼强我弱,若是争斗,徒添死伤,你二人速速离开,告知岛王,神通自有主张。"

    杨郑二人均露出悲愤之色,站立不动,白湘瑶蓦地秀目一寒,叱道:“还不快走?”二人泪如雨落,双双一揖,转身便走,沈秀有意让消息传出,威慑东岛,是故笑吟吟任其离开,并不阻拦。
键盘左右键可翻页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为达到宣传目的,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会进行及时处理。 yjfk@laiyo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