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34章






        这时间,忽听谷缜哈哈大笑,肩头一轻,对手已然离身,燕未归转眼望去,只见谷缜笑嘻嘻站在一旁,颈上有银光闪动,定睛细看,却是一束蚕丝,连在沈舟虚手上。燕未归方知是主人出手,以“天罗”锁住谷缜颈项,迫他收手,一想到合主奴三人之力,方才擒住此人,燕未归便觉双颊发烫,暗叫“惭愧”。

    谷缜却似漫不经心,哈哈笑道:“武林中说到‘天算’沈舟虚,无不称赞足下的智计,如今和我这个小辈交锋,不比智慧,却斗武力,传将出去,岂不坏了你西城智宗的美名?”

    沈舟虚亦是一笑,心知他自知武功不敌,便想用话扣住自己,当即收了蚕丝,微微笑道:“说到斗智,下棋算不算?”

    “算,怎么不算?”谷缜笑道:“不过既是比斗,就要有彩头。”

    沈舟虚颔首道:“这个容易。你若胜了,任你去留,我若胜了,你要陪我弈至后天正午。”

    谷缜笑道:“妙极,只不过足下棋道精深,小子却久在深狱,荒疏棋艺,你我对弈,太不公平,不如换一种棋如何?”

    沈舟虚道:“什么棋?”谷缜道:“打双陆,九局五胜。”

    沈舟虚看他一眼,嘴角浮现出意思古怪笑意,点头道:“很好,就打双陆,无须九局,一局足矣。”谷缜见他神气,心头一沉,暗叫糟糕:“他既然知道我的往事,必也知道我嗜好双陆,依照他的心性,必然早早预备,设下圈套,然后偏要说下围棋,我以为围棋是他的专长,敌长我短,一定不干,十九要求改玩双陆。到这时候,他再不费力气,轻轻答应。这么一来,我岂不是自个儿往绳套里钻么?”

    甫一交手,即落下风,谷缜脸上含笑,心中却很气闷,盐碱沈舟虚掉转轮椅,想嘉平馆驶去,边趋步上前,随在一旁。二人均是俊朗从容,谈笑风生,指点暮光山色,飞瀑流霞,妙谈快语层出不穷,外人若是不知二人仇怨,见其这么潇洒自如,还以为二人本是一队忘年之交,接班游玩山景,品鉴风物。

    山重水复,几人来到一座石室洞府,巨石累累,古木森森,苍苔碧藓肥厚油滑,斑斓有致,奇花异草暗香微逗,幽艳天然。洞前老松上栖着几只白鹤,为众人脚步所惊,清唳数声,重霄而去,在云蔼中久久盘旋。

    沈舟虚笑指道:“当年六祖慧能传法给南岳怀让时曾说:‘汝足下生一马驹,踏杀天下人。’后来怀让收马祖道一为徒,果然应了慧能的预言。马祖道一机锋绝世,佛法空明,以至于当时佛门尽以禅宗为尊,实为六祖之后的禅宗伟人。着嘉平馆本是马祖修道之地,禅那洞天,菩提妙境,你我来这里,也可沾一点先圣的灵气。”

    谷缜默默点头,目视眼前陈迹,遥想马祖当年秉心灯,挟机锋,驰骋天下而无抗手的风采,不由神思联翩,为之倾倒。

    天色渐晦,暮气四升,四下里弥漫着一股子诡异迷离。走进洞府,只见馆前鱼贯雁行,立了两行天部弟子,“尝微”秦知味也佝偻身形,赫然在列,见了谷缜,眉头连皱,隐有怒色。

    谷缜心头不大舒服,心道自身嗜好性情,对方无不洞悉,对手计谋,自己却一无所知,纵然竭尽才智,也料不到沈舟虚下一步的举措,自从脱出九幽绝狱以来,谷缜头一回生出智力不济之感。

    又行数步,前方幽暗中,绰约现出议长青石圆桌、一面石鼓小凳,洞府深处,似乎盘坐了一名女子,僵如泥塑,不似生人。

    火光骤闪,左右洞壁燃起两排气死风灯,照得洞里亮堂堂的。谷缜定眼望去,吃了一惊,感情那盘坐女子竟是姚晴,只见她双目微合,樱口紧闭,有如戴了一张玉质面具,没有丝毫表情。

    谷缜心头微乱,目视姚晴,纵机想像,也想不出他身上发生何事。沈舟虚却笑吟吟的,若无其事,推着轮椅,缓缓去到桌边。谷缜略一沉吟,也上前两步,在石凳上洒然坐定,笑道:“姚大美人怎么了?”沈舟虚微微一笑,道:“我若说静坐参禅,悔悟前非,你信不信?”

    “信,怎么不信?”谷缜笑道,“就好比吃饭拉屎,喝风放屁,哪一样我都相信。”

    沈舟虚眼中有冷电闪过,嘿然不语。

    一名天部弟子神色恭谨,小心翼翼,奉上一面双陆棋盘。那棋盘水晶磨就,呈半透明状,盘上七彩绚烂,珠光辉腾,仿佛画了一幅彩色图画,然而定神细看,那图画既不似人物禽兽、神仙鬼怪,又不象山水草木,日月星辰,却如一团彩烟,只在若有若无之间,缥缈不定。

    棋子与骰子也是彩色,明光皎洁,颗颗棋子颜色不同,唯一能够分辨彼此的,即是谷缜一方的棋子之中,镶嵌了点点金星。

    谷缜捻起一枚棋子,端详时许,笑道:“这是西方大秦的精金玻璃?可巧,竟在中土见到。”

    “好见识。”沈舟虚击掌笑道:“去年犬子出海,巧遇一位大秦匠人,请到家里,熔成一批玻璃棋子,虽然有趣,却只不过是一些寻常玩物,不足挂齿。”

    谷缜嘻嘻一笑,心中却自暗骂:“寻常玩物?哼,寻常个屁。”定神再瞧,但觉棋盘上那疑团彩烟随着烛火摇晃,霞涌烟尘,多瞧两眼,便觉一阵头晕,抬头一看,只见沈舟虚眸子幽深,凝注过来,颇有审视意味,不觉心头一跳:“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当即捻起一枚棋子,笑嘻嘻地道:“对不住,小子占先了……”

    沈舟虚还未回答,忽听有人道:“洞府里气氛阴湿,先容小奴献上一炉宝香,辟邪驱湿,荡涤尘烦。”说话间,苏闻香捧着一香炉,慢慢腾走了过来。

    那香炉是汉代博山炉的形制,铜质极好,玉毫金粟,晶莹映彻,炉上铸有山岳海涛,人物神兽,均是刻画入微,精巧绝伦。谷缜瞧得喜爱,脱口赞道:“蔽野千种树,出没万重山,。上镂秦王子,驾鹤乘紫烟……”

    念到这里,忽觉失态,正想打住,沈舟虚却已接口笑道:“下刻蟠龙势,矫首半衔莲。傍为伊水丽,芝盖出岩间。复有汉游女,拾羽弄余妍。”

    谷缜不觉莞尔,说道:“沈瘸子,咱们是下棋还是考状元,若是考状元,老子拍马就走,决不受这一股子酸气。”

    沈舟虚笑道:“沈某一时兴发,多说了两句,不过这首诗咏的是博山炉,至于这尊香炉,却有些微不同。”

    谷缜一皱眉,定神细看,透过花纹空隙,陷陷窥见香炉中心悬了一枚铜球,球上凿了九个玲珑孔窍,幽邃奇巧。

    苏闻香燃起铜球下的沉香木炭,蓝焰升起,不多时,铜球随着火势自发自动,徐徐转将起来,每转一匝,球上九孔中便有一孔喷出一股芳气,气息或是浓郁,或是恬淡,或是淳厚,或是清幽,或是袭脑荡魄,或是清心爽神,铜球每转一匝,便能给人不同感受。

    历代宝炉,谷缜见了无算,可这只香炉的机关之巧,香气之妙,却是生平仅见,不由得闭眼沉潜,细细品那香气,半晌笑道:“麝香,降真香,檀香……唔,苏合香,没药,丁香……是了,还有一种香,木香?不对,郁金香,也不对……”

    他精通香料,越品越觉得那股芳香中融合了各种香料,变幻无方,一时间,忍不住张眼凝视那只香炉,流露出一丝讶色。

    沈舟虚含笑点头,徐徐道:“这只香炉名叫‘九窍香轮’,炉中铜球分为里外两层。内层盛水,外层分为九区,每一区藏有一种香料,或是沉香,檀香,或是麝香,丁香。炭火燃起,内层水胆遇热化为水汽,驱动铜球,令外层九区逐一受热,区中香料受热发散开来,经由球内曲管融合,从孔窍中喷将出来,便成异香。因为受热时辰有长有短,香料散发亦是有快有慢,是以香气时而浓郁,时而清淡,铜球每转一匝,即有不同香气浓淡交融,生出各种变化。”

    谷缜不动声色听完,蓦的笑道:“奇技淫巧,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沈瘸子你是读书人,不学孔圣人的大道,却一心钻研这些香啊臭的,是可谓丧性败德。将来死了,怕也没脸见你的至圣先师。”

    他这话咄咄逼人,沈舟虚却不动气,摆手笑道:“阁下此言差矣。孟子有言‘香为性性之所欲’,足见喜香恶臭,乃是世人天性,圣人不免,沈某一介文弱,又岂能免俗?”

    谷缜不料对方恁地机变,一时无话反驳,仰天打个哈哈,心中却自犯疑,寻思沈舟虚此时设下这“九窍香轮”,势必有诈,但诈在何处,却又猜测不出。

    苦恼一阵,谷缜抛出骰子,那骰子变是玻璃,落到盘上,叮叮当当,旋转如电,耀出彩芒万千,与棋盘上那团彩烟交相辉映,更添奇彩。谷缜没来由心头一迷,四周景物微微一暗,忽变模糊。

    谷缜吃了一惊,忙大吸一口气,定住心神,眼见那枚骰子越转越慢,仿佛融入水晶盘中,异彩涟涟,毫芒四射,任凭谷缜如何瞪眼细瞧,也看不清它的点数,似乎是六点五点,又像是三点四点,越想凝眸注视,越是看不明白。

    这等情形谷缜从没见过,忙将目光从盘上挪开,饶是如此,仍觉头眼晕眩,心子噗噗乱跳,暗自寻思:“活见鬼了,到底是棋盘的缘故,还是‘九窍香轮’作怪,是了,苏闻香与秦知味同俦,一个以味觉颠倒众生,一个用香气迷乱世人,难道说这一炉异香中含有迷魂药物,能够致人幻觉?”

    沉吟间,忽听沈舟虚笑道:“足下既然占了先,怎地还不落子?”

    谷缜见他神态从容,心越发惊疑:“老贼与我一般看棋,闻香,倘若棋盘香炉有鬼,他又怎幸免?莫非他本就服了解药,不怕迷香?”他捉摸不透,但觉今日之局诡异非凡,不论如何设想,都难觅到头绪。

    思忖间,沈舟虚猜到他的心思,笑道:“阁下既然不肯占先,让沈某先走如何?”谷缜微微皱眉,寻思:“知己知彼,先瞧他怎么应付。”当即笑道:“好好,请先,请先。”

    沈舟虚一笑,食中二指修长白皙,拈起骰子,随手撒出,奇的是,他一拈骰子,棋盘上立时彩烟凝固,局面澄清,骰子转停时,清清楚楚,恰是六点。沈舟虚微微笑道:“承让,承让。”说着拈棋直进。

    谷缜心中大奇:“他也嗅了一般的香气,也用同一张棋盘下棋,为何他没事,我偏遇上无数怪事?”一念及此,争竞之心大起,想了想,拾起骰子抛出。谁知骰子一落,那张棋舟光华大盛,彩焰蒸腾,谷缜眼前一花霎时间心头迷乱,隐约看到骰子的点数为一,当即不由自主,提起棋子,前进一步。

    沈舟虚见状,漫不经心的应了一着,谷缜亦回一着。这么紧一着,慢一着,下了约莫十着,也不知怎地,只要是沈舟虚提子,盘面上便烟凝霞收,澄净皎洁。但一轮到谷缜,倏忽烟霞四起,变化纷纭,棋盘上的事物立时陷入一片混沌之中。谷缜只觉得眼花心乱,手不应心,心里想的是走一步,落子时却走两步,心中想的是走两步,落子时却走一步。

    双陆棋本是棋类中是最简略的一种,棋盘上左右均有边界,一方棋子先过对方边界者为胜。谷缜眼见沈舟虚的棋子不住跳过己方边界,自家棋子却只在边界内打转,骰子点数有时明明足够,落子时却不由自主落向别处。沈舟虚面前那条细细边界就如一道无形屏障,阻着拦着,谷缜屈指弹拨也罢,用力抛掷也罢,使尽诸般法子,那棋子也不能越界半步,就如身在梦中,对面人物分明伸手可及,但无论怎么奔跑追逐,也不能够到对方一片衣角。

    这样一来谷缜陷入了有输无赢的窘境,他不知道自身神志已被棋盘上彩光慑住,眼看要输,心中越发焦虑,但越是焦虑,便越发沉溺于幻觉,难以自拔。不知不觉间,那尊“九窍香轮”喷出的香气亦生变化。起初还好,如芝如兰,馨香袭脑;但悄然之间,轻轻一变,有如处子幽香,清灵和美;但这幽香也持续不久,又变得混浊起来,有如妇人暖香,温软中带了一丝腻腻的异味,这一丝异味在鼻尖萦绕不去,越来越浓,渐渐刺鼻起来,臭烘烘的,绝似鲁男子的体气;自此之后,那气味越变越臭,似入鲍鱼之肆,恶臭冲天,又如狐狸的骚膻之气,中人欲呕……

    一时间,尘世间所有美恶之气次第袭来,谷缜心烦意乱,正觉难忍,鼻间忽又一堵,一切香臭尽消,再也嗅不到丝毫气味。

    谷缜正觉奇怪,忽又见棋盘上彩霞喷涌,金星乱飞,棋子自跳自舞,有如活了一般。这般异象匪夷所思,谷缜呆呆瞧着,心中忽然奇怪起来:“按理说,这一局棋早该结束,怎么偏偏无穷无尽,老是下不完呢?”念头刚起,一阵困倦涌上身来,如处春阳之下,浓阴深处,凉热适宜,昏昏欲睡,所幸他内心深处感觉到有一件要事未了,每次行将入睡,忽又机灵震动,睁开双眼,苦苦支撑。

    如此反复数次,忽听沈舟虚笑道:“足下且饮下这一盅‘八味混元汤’,提提精神。”说话间,秦知味提来一樽玉壶,将一只瓷杯递到谷缜面前,壶口倾斜,一股白玉似的浓汤哗哗啦啦注入杯中。

    谷缜神志昏乱,来者不拒,茫然捧起瓷杯,凑到鼻间嗅嗅。这本是他饮食的习惯,吃喝前总要先嗅一嗅食物的气味,谁知这一嗅,却觉那汤淡淡的,一点气味也无。谷缜不知“鼻识”已被“九窍香轮”封住,还只当那汤液用料奇怪,无香无臭,当即再无迟疑,一气饮下。

    汤一入口,极鲜极美,谷缜正觉惬意,那一丝鲜味倏地消散,化作无数异味,酸甜苦辣咸淡涩麻,八味交融,千奇百怪,无不极情尽致,由着他的舌尖传遍全身,谷缜脑子里嗡的一声,有如神魂出窍,整个人都飘浮起来。这异感足足延续了一盏茶的功夫,身子才由轻转沉,落回地上,嘴里却是木木的,任何滋味也无。

    忽听薛耳憨声道:“汤也喝了,再听听我这‘呜哩哇啦’,也能提精神呢。”谷缜心中越发恍惚,不觉忖道:“呜哩哇啦,什么东西?”薛耳却不待他答应,走到对面,怀中抱着一黑黝黝,暗沉沉的乐器,两头尖细,中间鼓起,有弦而不类琵琶,有皮而不似金鼓,有孔却不像长箫短笛,总之不伦不类,古怪极了。

    谷缜心中好奇,想问乐器来由,不料方要张口,忽觉舌头僵直,竟然不听使唤。原来,秦知味一盅“八味混元汤”,已封住了他的“舌识”。

    薛耳自顾自拨弄起那面“呜哩哇啦”,只听一阵轻吹细打,悠扬升起,有如龙笛吹响,但不一阵,琴瑟鼓锣,箫号琵琶等等乐器声渐次加入进来,繁声汇呈,几个起伏,倏地化为许多不可思议的奇响怪声,已不限于寻常音乐,大至风雨雷霆、征战杀伐,小至虫噪秋声,鸟语春风,粗细虽有不同,静心谛听,每一种都能领略体会。

    随那乐声,谷缜眼前的棋盘生出剧变,原来一平如镜,渐渐起了波纹,好似煮沸一般,烟霞汹涌,霞光流射,幻成绚烂七彩,随那音乐中的境界,烟来云去,化为风云雷电,山水奇观,战场铁马,繁花飞禽……般般幻象只一闪,旋又缤纷四射,化作一团彩雾丽烟,这么随生随灭,那团彩烟忽的急速旋转起来,化作一个霞光焕烂的庞大漩涡,谷缜身不由主随那光芒飞速旋转,倏尔一阵头晕,闭目下沉,待到再张眼时,四下景物,悄然大变。

    百尺危崖,高耸入云,黑礁兀立,森如利剑,海水翻滚不尽,掀起滔天白浪,撞上礁石,迸作零珠碎雪,漫天挥洒。

    “妈妈!”耳边传来一个细碎的声音,谷缜循声望去,一溜儿雪白沙滩,残月般嵌在宝蓝色的海面上,随天远去,延伸无垠。

    沙滩上,一个绝美女子赤着白生生的脚,眺望大海,春山也似的眉间,愁意融融,绣衣被长风惊起,飞卷流荡,灿如金霞。

    “妈妈?”美妇脚边的小男孩儿拾足了贝壳,笑嘻嘻的。男孩儿极幼小,不过五岁,生得粉妆玉琢,一双大眼又黑又亮,骨碌碌乱转,叫了两声,见美妇未曾理睬,顽皮起来,到海边掬一捧海水,洒向美妇。水花晶亮,在骄阳下缤纷溅开,碎金般泻落在美妇的髻间鬓角。

    美妇轻轻一颤,拂去发梢上的水滴,苦笑道:“缜儿,又调皮么?”上前两步,将孩子抱在怀里,小男孩咯咯的笑,在她的怀里拱啊拱的,将拾到的彩贝一个个送到母亲眼前,说道:“妈妈你瞧,这个形状最好看,这个颜色最光鲜,这个好光滑哩,能做酒杯儿……”

    美妇默默听着,蓦地眉尖一颤,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滴在小男孩脸上。

    “妈妈,你哭什么呀?”小男孩呆了呆。美妇一言不发,泪水决堤流下,温软的双臂亦越圈越紧,小男孩忍不住叫起来:“妈妈,你弄痛我啦。”

    “我没法子,缜儿,妈妈没法子……”美妇的喉间发出低低的哭声,呜呜咽咽,俨然忍受着极大痛苦。男孩似乎被吓住了,紧紧攥着手里的贝壳,睁大了眼,一动不动。

    极远处,碧海长空,海鸥翩翩向西飞去,一声哀叫,划破青天。

    “这妇人的样子好熟,男孩子也像在哪里见过。“谷缜欲要细想,眼前忽地彩光离合,晕眩又生。耳听得一声炸雷,定眼看时,四周浓黑如墨,大雨如注,咔嚓一声,天边掠过一道闪电,电光曲折,映出一座破庙的轮廓。

    大殿上哭声一片,一群小丐缩在墙角,瑟瑟发抖,雨水从屋顶的破洞泻落,溅在一个年轻女丐的脚前,蓬乱的头发掩不住她姣好的面容,她望着殿门惊恐似乎刻在脸上,两眼失神,泪水一行一行,无声落下。

    “丢他妈,就知道哭。”角落里,一个小丐蓦地跳将起来,他脸上黑黑的,尽是泥土,一双大眼却乌溜溜,亮闪闪,有如黑夜里的两粒寒星,“老子说了,独角鬼敢来,我叫他死一百次……”

    话音未落,殿外电光一闪,照亮小丐小脸,眉宇间竟有一股子不合年纪的凶狠。

    一个响雷在大殿上方炸开,夹杂着一声沉闷的痛呼。

    殿内倏尔沉寂,一众小丐蜷缩成团,挤在一起瞪着殿外黑沉沉的夜色,眼睛睁的老大。那大眼小丐却侧耳向外,专注聆听,过了片刻,忽听门外传来一声喝:“哪个狗娘养的,暗算你老子……”

    “丢他妈,这狗东西命硬。”那小丐啐了一口,“大伙儿依计行事,王小乙,拿棒子去香案下面藏起来,胡么儿,去门后……”说着说着,忽然身后全无动静,转眼望去,自那女丐以下,一从秘丐无不两眼瞪着大门,如丧魂魄。

    “胡么儿,老子叫你呢。”小丐大怒,狠狠踢向一名小丐,那乞儿脸上露出害怕神气,一边躲闪来脚,一边死命向人堆里缩。

    殿外脚步霍霍响起,又重又沉,小丐忽地抢到香案前,抓了一根烛台,拔掉残蜡,露出锐利铁签,丢在地上,翻身坐在上面。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