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 或点击收藏本站 欢迎来到友书小说网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 18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封神伊始,太庙进香






    纣王七年春,忽然有人来报,北海袁福通犯上作乱,起兵造反。纣王听了大怒,立刻下旨,太师闻仲领兵讨伐叛逆,闻仲领旨,点其兵马,带着一干勇猛吾将,前往北海讨伐叛逆袁福通,如此一来,朝中再无能够管束纣王之人存在,致使纣王更加肆无忌惮,长长不上早朝,还好朝中文有商容比干,武有武成王黄飞虎,如此一来,这全国大小事务,倒也算是井井有条,没有出现一丝霍乱。

    这一日早朝,纣王难得上朝,众文武百官急忙上前,纷纷将这些日子以来积压下来的大小事情,逐一像纣王做了禀报。

    待政务处理之后,只听纣王哈哈一笑,开口说道

    “吾大商王朝,历经百年风霜,到孤这里,也算是国泰民安井井有条了,孤虽然不敢自称圣贤,然手下诸卿,皆是辅国之臣,孤王得诸位卿家相助,何愁我大商不能中兴?”

    文武百官听了纣王这番话,齐齐跪倒连称不敢。

    纣王见到众人如此,又是微微一笑,随后站起身来,开口说道

    “好了,众位卿家不必如此,如今事情也都处理完了,诸位可还有事情启奏?若无甚大事,那么就此退朝吧。“

    纣王话音刚落,只见商容从文班之中走了出来,躬身向着纣王行了一礼,开口说道

    “启禀吾王,臣有事启奏。“

    纣王见商容如此,顿时皱了皱眉头,回身又坐了下来,开口说道

    “爱卿有何事启奏?“

    只听商容满是恭敬的开口说道

    “吾王,如今我大商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是以臣恳请吾王,明日动身前往太庙,拜会吾人族圣父圣母,以报佑护之恩。“

    纣王听了商容这话,顿时皱了皱眉头,随后脸色略带不悦的对商容说道

    “爱卿,这圣父圣母又是何人,他们对我人族有何功德?孤王乃是当今天子,为何要去拜会他们?“

    商容听了纣王这话,急忙整了整衣袍,满是恭敬的对纣王说道

    “吾王不知,这圣父圣母,对我人族实有大恩,当年洪荒之中,天地万物生灵萧条,圣母女娲,有感天道,遂与圣父一起,捏土造人,如此方有我人族存世,后来洪荒动乱,圣母女娲炼石补天,又护佑得我人族平安渡劫。

    其后,众神大战,吾人族弱小,多亏圣父怜悯吾族,多次出手护佑,又遣下上古三皇,带领吾族,吾族方有今日之兴啊,今吾大商,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四时得利,灾害潜消,正是得益于吾族圣父圣母护佑之功,是以,吾王自当亲自前往太庙,拜谢圣父圣母护佑之功啊。“

    纣王听了商容这番话,顿时满脸惊奇的“哦“了一声,随后低头沉思了片刻,开口对商容说道

    “爱卿所言极是,孤王明日一早,便率领文版武将一同前往太庙上香。“

    殿下众人听了纣王这话,顿时齐齐大喜,急忙齐齐躬身跪倒在地,同声喊道

    “吾王圣明。“

    纣王见此,也不再多说,随后转身离开大殿,回转后殿休息去了。

    次日一早,由武成王黄飞虎开道,纣王乘坐着龙辇,带领着诸公大臣一起,前往太庙进香,待众人齐齐进了太庙之后,自有守护之人,递上高香,随后纣王在廖飞宇和女娲的神像之下,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

    待拜完之后,纣王与众人刚要起身离开,忽然一阵微风吹来,将那遮挡神像的帐幔吹起,现出了女娲和廖飞宇的面容,纣王抬头一看,忽觉脑袋一沉,浑浑噩噩之间,只觉女娲之容,美貌若仙,一时之间竟然魂牵梦绕,久久不能回神,过了片刻之后,纣王这才渐渐回复了清醒,此时正好有看到了廖飞宇的神像,纣王见廖飞宇和女娲二人神像并列,一时之间,不由感到一股无名之火自心中升起。

    纣王暗自想道,想自己堂堂天子,这天下万物,莫不是自己私有,只是身边,却从未有过如同女娲娘娘这般仙姿貌美的女人侍奉驾前,这廖飞宇自命人族圣父,又有何德何能,有如此美女陪伴?

    想到这里,纣王不由满脸怒气的哼了一声,开口对身后众人说道

    “这廖飞宇无德无能,怎敢称我人族圣父,与女娲娘娘并列座前,来人啊,予孤王将这廖飞宇的神像砸了,从今尔后,我打赏国中,只拜圣母,不拜圣父。“

    商容的人,听了纣王这话,顿时皆是吓的亡魂皆冒,随后齐齐跪在了地上,商容更是满脸焦急的开口对纣王说道

    “王上,这圣父对吾人族,乃有大功德,当年乃是三皇亲自下旨,要吾人族,世代祭拜圣父功德,以免后世之人忘之,如今王上命人欲毁去圣像,岂不有失德仪?老臣还请王上收回成命,以免今日之事传出,有损我大商威严啊。“

    一众文武百官听了商容这话,也都是齐声祈求纣王收回成命。

    纣王见此,不由一股无名之火升上心间,环顾左右,满脸怒容的大喝了一声

    “尔等闭嘴,尔可可还把孤王放在眼里?孤王乃是九州之主,上天之子,令御所致,莫敢不从,孤王之德,可比三皇五帝,气盖九州,今日尔等不听王令,竟敢如此忤逆,可是要造反么?“

    众人听了纣王这话,顿时齐齐都是一惊,急忙齐齐拜服在地,皆道‘不敢‘。

    纣王满脸威严的环顾了四周一眼,随后冷哼了一声,拔出腰中佩剑,上前一剑将廖飞宇的圣像砍倒,随后回身收起佩剑,开口对身后战战兢兢的众人开口说道

    “来人,拿笔来。”

    自有侍卫上前,将笔墨送上,纣王来到女娲像下,抬头看了看花容月貌的女娲,随后大笔一挥,在女娲像下题了一首诗,随后将手中笔一抛,在一片大笑声中飘然而逝。

    待纣王离开之后,众人这才起身围上观瞧,这一看之下,尽皆吓的亡魂皆冒,只见纣王所提之诗如此道来

    “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曲曲远山飞翠色,篇篇舞袖映霞裳。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

    众人看罢,不由齐齐叹息了一声,随后商容开口对众人说道

    “哎,今日天子失德,砸毁圣父神像,又在赐题下淫诗,若此事传到圣人耳中,恐怕我大商三百年的基业,到今天就算完了啊。”

    众人听了商容这话,也都是齐声叹息了一声,随后武成王满是忧虑的开口对商容说道

    “老丞相,今日之事您看该如何处理?”

    商容听了也是叹息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

    “还能如何?即刻命人将这淫诗擦去,然后在命人立刻将圣父神像修复,从新竖起,只盼今日之事到此完结,否则若是出现变故,恐怕我大商危已。”

    众人听了商容这话,不敢怠慢,急忙命人将纣王淫诗擦去,随后将太庙收拾干净,又命人即可去修复廖飞宇神像,待一干事情,处理完后,众人这才面带忧虑的缓缓退出。

    就在众人尽皆离开太庙之后,这太庙之中突然闪过一道金光,随后只见一道人手提七宝妙树出现在这里,这道人四处看了看,随后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妙哉妙哉,真没想到,我今朝刚刚从返灵山,竟然便遇到了如此妙事,此事怎能如此轻易隐藏,这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一个让我西方大教东进的大好机会?”

    话音落下,这道人手中七宝妙树轻挥,那被擦去的淫诗,立刻闪过一道金光,随后重现出现在女娲像下面,这道人见到这诗句已经出现,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再说女娲坐下的九天玄女,自从廖飞宇闭关,女娲每千年讲道一次之后,这女娲宫中的大小事务,便尽皆交由九天玄女处理,这一日,九天玄女恰巧路过朝歌太庙,突然见到这太庙之中的守灵神将,一个个面色悲苦,满脸苦相的站在那里,见到这种情况,九天玄女不由满是疑惑的降下身形,来到守灵神将面前,开口说道

    “吾乃是女娲娘娘坐座下九天玄女是也,尔等因何再此啼哭?”

    一众守灵神将听到九天玄女道出身份,顿时吓得齐齐跪倒在地,随后为首神将,便将今日纣王进香,砸毁廖飞宇神像,并在女娲神像之下题诗之事,一一像九天玄女讲诉了一遍。

    九天玄女听完守灵神将的讲诉,顿时也是大吃了一惊,随后急忙起身来到了太庙之中,只见此时廖飞宇的神像金身已碎,而女娲像下,纣王写的那首淫诗正惶惶然放在哪里,见到这种情况,九天玄女不由满脸怒容的娇喝了一声

    “这纣王昏庸无道,不思回报上天,今日竟然砸毁圣人金身,题下淫诗,侮辱娘娘,此事怎能如此结束?”

    说完这话,九天玄女满脸怒容的回神对一众守灵神将说道

    “尔等再此看护好太庙,不许任何人等,将这里变动,我这就回转青丘山,将此事禀报娘娘,一切自有娘娘发落,尔等可晓得?“

    中守灵神将听了九天玄女这话,急忙躬身点头。

    九天玄女见此,这才转身出了太庙,随后驾云直奔青丘山而来。

    待九天玄女回到青丘山,急忙来到女娲宫外,随后满是恭敬的躬身对里面说道

    “娘娘,玄女有事求见。“

    声音落下,女娲宫的大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随后女娲的声音从中传来

    “有什么事情,进来说罢。“

    九天玄女恭敬的答应了一声,随后缓缓走近了女娲宫。

    待九天玄女来到女娲面前之后,急忙躬身拜倒施礼。

    女娲见此,开口说道

    “玄女不必如此多礼,有何话说,直接道来便是。“

    九天玄女听了女娲这话,顿时答应了一声,随后便一五一十的将今日自己在太庙所见所闻一一像女娲说了一遍。

    女娲听完九天玄女这番话,双目之中陡然升起一丝怒火,随后纤手轻挥,顿时在半空之间出现了一道水幕,水幕之上,将今日纣王进香之事,以及后来,商容等人将那淫诗擦去,以及那道人施法将这淫诗恢复的事情全部重放了一遍。“

    女娲看到这道人现身,不由眉头一皱,咦了一声,随后待所有的事情全部结束之后,女娲不由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这才抬头对九天玄女说道

    “此事看来,绝不简单,如果不是大哥在闭关之前提醒与我,大劫之前,一切多加小心的话,恐怕今日我等便遭了别人的算计了,这准提刚刚重返灵山,今日为何又要如此作为?看来这里是牵涉到了什么,不过,这纣王无德,竟敢毁去大哥金身,同时又题下淫诗侮辱与我,确实不能轻饶,你这便下去,让陆压来我这里一趟吧。”

    九天玄女听了女娲这话,顿时点头答应了一声,随后躬身缓缓退了出去。

    待九天玄女退下之后,女娲又是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

    “这准提到底意欲何为?为何在此时要如此行事?”

    过了片刻,九天玄女便带着陆压一同来到女娲面前,见到女娲正端坐在云床之上,满脸淡然的看着自己,陆压急忙躬身跪倒在地,开口说道

    “弟子陆压,参见女娲娘娘。”

    女娲见到陆压拜倒,点了点头,随后开口对陆压说道

    “陆压,你在青丘山上这么多年,可曾回返妖界,见过家人?”

    陆压听了女娲这话,急忙开口说道

    “回禀娘娘,自从师祖闭关,娘娘主持山上事务之后,陆压和弟弟十金乌还未曾回返过妖界,一直在山上专心修炼,只是上次娘娘讲道之时,父亲和二叔回转山门的时候,见过一面。”

    女娲听了陆压这话,又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恩,如此也好,只要你兄弟二人用心修炼,日后必会有所成就。”

    陆压听了女娲这话,点头答应了一声。

    女娲见到陆压还跪在地上,便开口说道

    “陆压,你起来说话吧。”

    陆压听了这话,这才急忙起身,恭敬的站在了一边,女娲见到陆压站了起来,这才开口说道

    “陆压,今日我找你来,乃是有一事要与你分说。”

    陆压听了女娲这话,急忙躬身说道

    “娘娘有何吩咐,但请直言。”

    女娲听了陆压这话,点了点头,便将今日纣王进香题诗之事又说了一遍,待女娲说完,陆压顿时满脸怒火的开口说道

    “这纣王好不是东西,竟敢砸毁师祖金身,题诗侮辱娘娘,娘娘,你要陆压如何去做,只管说来便是,就是要陆压将那纣王杀了,陆压也为命是从。”
键盘左右键可翻页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为达到宣传目的,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会进行及时处理。 yjfk@laiyo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