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 或点击收藏本站 欢迎来到友书小说网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 18 +

第336章 老大老五






    果然,这个女人正是个灾星,到怎么能怎么能就会被她折腾的鸡飞狗跳的,就这么着,他柔和上前一步,将艾尔撒拉到自个身后,有些疑惑的问了声:“妈,你怎么来了,你的身躯康复了;”

    原本艾尔撒被夜拉到他的身后,对他还十分的不满,这不是明摆着的偏袒那一个女子吗?可话又说回来,听到了夜的称呼后,再瞧瞧那些星空战士憋笑快憋出内伤来的表情,艾尔撒傻眼了;

    夜喊她什么,妈,如今的她不用照镜子就晓得,她如今的脸有多红,她这会儿真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或者说一头撞死拉倒吧;

    自个如何就这么沒脑子呢?夜曾经和她说过,他的母亲是他们那一个势力仅有的两个公主之一,可话又说回来另一名公主被困在了他的家乡,沒有逃出来,故而他母亲是在外面的只有一名公主;

    不仅这么他的母亲是他们势力的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在星空战士内里的位置比他还高,瞧着那些星空战士对她那恭敬的态度,此外还有对她的称呼,自个很早就已经应该想到才对啊;

    如今的艾尔撒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夜每次提到她母亲皆是一脸的古怪了,说他母亲是个妖孽,是个灾星,以前她还不相信;

    以为那是做儿子的对母亲的一种昵称而已,这会儿真正瞧着夜的母亲沈青菲之际,才晓得夜的话有多么的准确,说她是妖孽,根本一丁点都不错啊;

    可惜,沈青菲从来皆是一名记仇所属之人,她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艾尔撒,却直见她随意的找了张沙发坐了下来后,狡黠的笑了笑言道:“你外公把我的伤治好了啊!就算是沒有根本康复,但是支撑我飞出虫洞还是够的,我在母皇星愣腻了。就想出来转转,听马辉说你在普旺休斯,我就顺便过来瞧瞧我的宝贝儿子这会儿长什么样了,对了。站你后面将将骂我小五,小婊砸的正是我的儿媳妇了,来,你告诉我,老娘怎么能像小婊砸了啊!”

    艾尔撒晓得。这一关不吃点苦头的话,绝对是捱可惜去了,她曾经听过很多次当年沈青菲的光辉事迹,她可话又说回来一名唯恐天下不乱,天下太平的话她都会制造点事端出来的主,不仅这么脑子绝对比自个好使,瞒混过关也不可能;

    故而,她只好硬着头皮站出来,弱弱的喊了句:“妈;”

    “噗;”周围的那些星空战士们这次终于禁不住了,所有爆笑出声。艾尔撒那可以说更就是感觉自个的双颊好像是开水一样,滚烫滚烫的;

    可话又说回来这会儿退缩是不行了,她只能硬着头皮的言道:“妈,其实以前我就听夜说过你的事迹,你13岁就开始在外面闯荡,无论是智慧还是武力皆是一待得一的高,可话又说回来夜说你好像是是个妖孽一样,可我不相信,以为他说的是客气话,今儿个乍一见到你。瞧着一名和我年纪勉勉强强,又这么绚丽的女小孩就再这时扑到我亲爱的怀抱里又亲又抱的,我当然会生气了啊!对不起了啊!妈;”

    “哟,这小嘴叫的可真甜。放心吧,今儿不难为你,省的我落下个恶毒婆婆的名声,其实我还是很善良的,嗯嚯嚯嚯嚯;”瞧着沈青菲在那发出一连串的怪笑声,艾尔撒是一脸的忐忑。这个婆婆有多难服侍,她算是有些明白了;

    因由是不过是要沈青菲略微绽放出一丁点点奇怪的动作,围在她四周的那些星空战士马上就会流绽放出一幅大惊失色的模样,当然是怕她怕到了极点,这还是那些驰骋宇宙,桀骜不驯的星空战士吗;

    就再这时,沈青菲柔和的打了个哈欠,慢慢的躺在了沙发上,一脸的困倦,紧跟着她的动作,她身上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了外面,可话又说回来她这随意的一名动作,却让绝大部分的星空战士所有朝后暴退,一直退到7米开外,确定看不到她走光了,这才悄悄的喘了口气;

    场面一时光儿似乎极度的压抑,现在还在这个时候,一名大约29多岁,一脸谄媚的汉子凝神屏息的抬步走到沈青菲的沙发后面,双目瞧着地面,低声道:“主子,有客人来了,放不放他进来;”原来这个家伙竟然是沈青菲以前的书记官,他竟然还沒死;

    沈青菲柔和的抬了抬手,无精打采的言道:“这个时候来拜访,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他进来,瞧瞧有什么好消遣的,我好乐一乐;”

    “是;”书记官赶紧的点头答应,退了下去,紧接着冲着沈青菲的那群阿克塞侍卫招了招手,放声道:“把那一个家伙放进来;”

    书记官的话刚一言罢,破房子里就再这时传来一下暴喝:“朱德姆;”紧接着,一团晃眼的墨绿色光芒在大厅里骤然爆开,待光芒散尽,一名通体墨绿色的星空战士便出这会儿了原来的地方,他好像是是一名开头一样,各种各样的光芒紧接着爆发开来,一名接一名的星空战士恢复了真身;

    沈青菲敢随意,他们可不敢,万余一沈青菲出了一丁点点的意外,哪怕是受到了惊吓了,这责任他们都担当不起,再说了,沈青菲是华夏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他们有义务也有责任来保护她的无凶险;

    短时光儿后,别墅的大厅内里乌泱泱的的就站满了超过29名星空战士,直到此后还是还剩下依旧还是人类模样的就只有躺在那小憩的沈青菲,沒有变身的夜,此外还有偎在夜的怀抱里,明摆着被面前的景象吓到了的艾尔撒,以及不是星空战士,特意从奥斯丁胧月那里赶过来的那一个沈青菲的书记官3人;

    至于沈青菲的那些阿克塞族侍卫,就他们那一身狰狞的铠甲,造型绝对比星空战士还要有型的多;

    现在还在这个时候,艾尔撒的别墅门口传来阿莫尔痛快朗的大笑声:“我家艾尔撒小傻妮子在不在家啊!此外还有我亲爱的夜呢?听说你们来了客人了,我过来瞧瞧,这些客人正是你们说的准备跟我合作的,,;”

    话还沒言罢。阿莫尔的话好像是是被人卡住了脖子一样顿住了,瞧着破房子内里乌泱泱的的星空战士,哪怕这个大议员再如何见过世面,也彻底的被吓傻了。阿莫尔额头上的冷汗好像是是瀑布一样的朝下倾泻,两条腿都慢慢的开始打起了摆子;

    开耍笑,瞧瞧大厅内里,一名他从沒见过的超级死士,这还是阿瑟米亚沒有变身的局势。3个一级死士,这内里两个他也沒有见过,2级死士有11几个,3级死士快19个,此外还有后面那一群穿着古怪铠甲的怪人,这是来合作的,这力量就算是想要毁灭丁撒meng国势力,都有可能了啊;

    现在还在阿莫尔发愣之际,一名懒洋洋的女声传了过来:“你正是阿莫尔那老人,和夜和谈的。来来来,过来过来,我觉得咱们之间的和谈有必要略微改一下了;”

    声音是从那一个躺在沙发上的那一个一脸迷糊的女子嘴里发出来的,瞧着她那绝美的面孔,柔弱的身姿,阿莫尔一时光儿摸不允许她的来头,只能求助的将眼神投向了艾尔撒,毕竟这个地方就她跟自个最熟了;

    感受到阿莫尔投过来的眼神,艾尔撒看了看那一个地方的沈青菲,柔和的吐了吐舌头。紧接着冲着阿莫尔小声言道:“她叫沈青菲,是我婆婆,也正是夜是母亲,也是星空战士那一个势力的长公主。其他的身份你就不需要明白了,只需要晓得,在星空战士里,她的权力比夜大的多,你这会儿也瞧着了啊!夜只能指挥星空战士内里的属于他的那一个派系所属之人马,而她这次带来所属之人可话又说回来3个派系的;”

    阿莫尔听闻。只觉得一阵的头大,这个女子的来头根本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了,可惜,作为一名老牌的政客,就算是他内心得很的惊愕至极,可话又说回来他还是短时光儿后就镇定了下来,却直见他抬步走到沈青菲的面前,小声道:“公主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不晓得公主殿下将将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沈青菲柔和的打了个呵欠,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冲着阿莫尔轻笑了笑言道:“我儿子跟你谈的条件不变,此外再加两条,我跟我儿子完全不同,他欢喜和笨所属之人合作,我欢喜和聪明人合作,懂我的意思吗?我让你当总统,我给你提供包括星空战士,sheng化兽,娜迦族,阿克塞族在内的支持,你完全可以尽显你的英雄本色,但是,当上总统后,你得听我的,这是第一名条件;”

    话还没言罢,沈青菲站起了身,接着言道:“紧接着呢?我在家站着的时光儿很长时光儿了,很长时光儿沒出来转转了,丁撒meng国势力很不错,我挺欢喜的,故而计划着最近在这个地方耍一段时光儿,但是,我从小买东西就沒有付钱的习惯,这会儿同样也是,不想我捣乱的话,我吃喝耍乐的费用你全包,等等到你派个能替我买单所属之人来吧,友情提醒嗯,我花钱很厉害的;”

    关于这一丁点,绝大部分的星空战士所有深有体会的稍稍颔首,沈青菲花钱的确厉害,但是不是用于购物和消遣,竟然是被她破坏后的赔偿金需要一大笔的天夜数字;

    待沈青菲言罢,阿莫尔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根本不受自个操纵了,这正是沈青菲,如今的她越来越像郑远清了,就算是她言谈之际,平平淡淡的,好像很正常的和你对话,可话又说回来那股无形的压力,却让人想要崩溃。

    沈青菲的话已经说的狠明白了,或许答应,或许毁灭,就算是丁撒meng国势力十分的强横,凭借其强横的军事力量将这些星空战士驱赶出去的话,并不是不可能的,但是阿莫尔议员是肯定死定了;

    故而,他可以说沒有任何的吃不允许,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这个资深政客这会儿内心中十分的清楚,面前的这个看上去最多19出头的女子和夜根本不是一名待得级上的;

    在夜面前,他或许还能耍耍滑头,耍耍心机,但是在她的面前,就算是沒有领会到她的厉害之处,可话又说回来凭直觉,这些小心眼对她根本无效;

    瞧着阿莫尔答应了后,沈青菲笑了,笑的妩媚性感,倾倒众生,却直见她伸出一根手指,指着门口,柔和的言道:“明白了就滚吧,下次别再给我耍心机,要是还想这么随随便便的跑我儿媳妇家里来试探咱们的力量和底线的话,我把你扒光了钉在你们国会大厦的屋顶上;”

    “是,是,是;”阿莫尔猛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沒有丝毫的吃不允许,连滚带爬的冲着别墅的大门口爬了出去,沈青菲喊他滚,以他多年的政客经验,他绝对是不敢站着走着出去的;

    待阿莫尔走后,绝大部分的星空战士所有解除了变身,又恢复到了常人的形态,沈青菲两只手背在肌体背面,慢慢的踱步到夜希那一拨人的面前,就再这时,她停下了脚步;

    站在她面前的是望鄂,却直见她柔和的伸出一根手指,挑起望鄂那绚丽的下巴,瞧着她那因由是害怕而一直在躲闪的眼神后,轻笑了笑言道:“你正是望鄂,山岳的孙女,很长时光儿沒瞧着你爷爷了,听说他这会儿在奥斯丁帝国混的风生水起啊!果然是个可人的小傻妮子,和你奶奶一样的绚丽,怪不得那么多蠢货为了你争风喝酸斗个你死我活的,我儿媳妇刚说的小婊砸,我看不应该说我,说你才对;”

    言罢,她猛的转头死死的盯住一边的夜希,被她这么就再这时的一看,夜希只觉得双腿一软,可话又说回来,他还沒有来得及有什么动作,只觉得肚子上一股剧痛传来,紧接着正是“啪啪”的一下爆响,夜希竟然被沈青菲就这么直直的一脚踹飞了出去,使劲地撞在了墙壁上;

    瞧着嘴角慢慢溢出鲜血的夜希,沈青菲慢慢的抬步走到他的面前,冷声道:“你这么急赶紧的忙的赶紧的赶到普旺休斯,是不是想把我儿媳妇化身另一名望鄂;”

    夜希躺在地面,在沈青菲的注视下,他不敢站起来,也不敢说假话,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是;”

    沈青菲又笑了,笑的花枝乱颤,空灵婉转,就再这时,她猛的抬腿,使劲地一脚抽在夜希的脸上,又是“啪啪”的一下爆响,夜希竟然被她这看似随意的一击抽出去起码11米远,紧接着使劲地砸在了大厅另一头的墙壁上。(未完待续。)
键盘左右键可翻页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为达到宣传目的,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会进行及时处理。 yjfk@laiyo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