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书小说APP下载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埋子蜀山,收徒张免






      却说红孩儿与小白龙二人,感应着一种淡淡的呼唤之意,从洛阳南下,来到江南武林之地。

  偶然撞见了一蒙面女子,更令二人心惊。那女子分明身上并无丝毫法力波动,但却气息晦涩,无意间催发出一道剑气竟然差点令得小白龙身殒。

  红孩儿见此,却是笑了起来,对于这次江南之行更是感兴趣,显然,方才那女子亦是感应着那道剑气寻来的。

  “兄长?”见得红孩儿神色,小白龙却是有些疑惑道:“兄长莫不是识得那女子身份?”

  “或许。”红孩儿闻言,却是摇了摇头,而后轻轻摇动手中折扇,朝向前方走去。

  “这?”敖烈见此,却是眉头微皱,而后快步跟了上去。

  此刻,在红孩儿心底却是颇不宁静,方才那一汪秋水,那一道绝艳的剑意,一身青衣一头白纱,还有那根翠竹杖,令得红孩儿想起了一个人。

  但细细掐算,却发现那人竟然毫无踪影,似乎魂飞魄散了一般,在三界六道之中完全消失,又或许,是那人神通惊世,将自家前生今世所有因果全部抹去。不简单,红孩儿想着,却是暗自心惊不已。

  又放出神念去寻找适才那人,却发现早已无影无踪,不过却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江南果然有不少能人异士隐居于此。

  念及此,红孩儿却是不再在武林城中转悠,而是转而出城,朝向城外三里一处道观松风观而去,令得那本欲寻花问柳的小白龙好生郁闷。

  到得观门前,红孩儿却是略略吃惊,那松风小观不大,但却香火不错,来来往往凡人诸多,皆是求签算卦。

  “道友!”红孩儿见此,却是微微一笑,而后走到算卦的摊位前,对着那老道士一礼。

  “解签五钱,算卦二两!厢房已满,挂单请走。”那老道士闻言,亦不抬头,面无表情,老神在在的应道。

  “你!”小白龙见此,先是微微一愣,而后却是心底一怒,想自家二人何种身份,横行西牛贺洲可是出名的仙二代,纨绔子弟,此刻眼前的老道士竟然将自己二人当成前来挂单的游方道士。

  一旁正在等待解签的妇人见得此景却是惊得从座位上站起,退到了一边。

  “哎!”红孩儿见此,却是轻笑着摆摆手,将手中折扇一合,止住小白龙,而后伸手从自家怀里摸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珠子,放到道士面前,而后开口道:“烦劳道长帮我算两个字。”

  “请说!”老道见此,却是微微一愣,而后望向那宝珠,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神色微变,抬头望向红孩儿二人。

  “却是‘张免’二字!”红孩儿闻言,微微一笑,伸手拿起道士桌上的毛笔,在白纸上写下两字。

  “嘶!”闻得红孩儿之言,老道却是忽而惊起,眼中放出两道骇然精光,而后细细的望向红孩儿二人,只觉得红孩儿一声气息普通寻常,隐约之间有种似有似无的道韵,难以捉摸。但那身后敖烈身上竟有淡淡云龙之气飞腾,更有淡淡妖气,显然乃是水中龙君所化。

  瞳孔一缩,更是面色大变,转头望向红孩儿,而后起身走到红孩儿跟前,倒头便拜:“上仙降临,还恕张免眼拙。”

  “起来说话!”红孩儿见此,却是伸手将张免扶起,而后望着老道,心中却是颇不平静。若非方才心念所动,神念探查武林之时,发现此间有一道微弱剑意,细细推算,方才寻过来。

  张免,若论名声,却是不显。但熟读《蜀山传》的人,却是对书中无数法宝如数家珍,特别是书中那来去无影,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飞剑,更是全书当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诸多飞剑当中,三阳一气剑却是位列其间,号称一等一的诛魔利器。剑分三阳,共有三柄,号位“太阳”、“中阳”、“少阳”。

  剑柄三星凸起,剑长三尺三寸。三阳相生相应,收发同一,不能分开,否则灵效便减。略一舞动,便发出丈许长的芒尾,追虹耀目,照眼欲花。尤其剑光共是七层颜色,闪烁幻映。舞动一口,其余两口也自同时颤动,似要脱手飞去。发时如三道连环朱虹,隐带疾风风雷之声。

  那三阳一气剑在数次正邪大战之中大放光彩,便是眼前之人张免的炼魔之宝。适才在武林城中,红孩儿因为探查那神秘女子的踪迹,却不想探查到了张免。

  要知道,前世红孩儿熟读封神西游蜀山等书,自然对于蜀山之中的人物影响深刻,这张免虽然从头到尾只出现了一个名字,但三阳一气剑依旧令红孩儿牢记于心。

  特别是这一世中先后遇到了长眉的前世尹喜,以及大元真人,却是令得红孩儿对蜀山中的人物亦是关注起来。

  “张神仙!”一旁的老妇见此,却是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而后开口道。

  “王大姐!”张免闻言,却是回过头,对着老妇露出一个笑意,而后道:“那签不用解了,乃是上上签,你家媳妇,下一胎定然是是个带把的,能为你老李家传宗接代。”

  “真的?”老妇闻言,却是露出狂喜的神色,而后又有些担忧的望了一眼张免,而后望向红孩儿二人。

  “没事。”见得老妇的神色,老道士张免却是有些好笑,而后道:“今儿解签看相都不用钱了。”

  “啊?”一旁诸人闻言,却是露出颇为欣喜的神色,要知道,松风观的签挺灵的,但也挺贵的。

  张免见此,却是摇了摇头,而后唤来自家弟子,让其坐镇算命摊。自己则带着红孩儿二人进了后院,朝向厢房之中而去。

  “弟子张免,恳请上仙收为门下!”

  进的厢房,张免将红孩儿引到主位上做好,却是对着红孩儿跪倒。

  “你认得本座?”红孩儿闻言,却是露出些许戏谑的神色。

  “回上仙话,弟子却是不识。”张免闻言,却是面色一红,而后坦然道。

  “噗!”

  红孩儿本来正自顾端起桌上的茶碗,喝了一口微凉的茶水,闻得此言却是一口茶水全喷在了张免脸上。

  “你不认识我也敢拜师?”红孩儿瞪着眼睛,望着眼前这个奇葩老道,看其年岁,当有四十好几,根骨不能说一般,只说尚可造就。蜀山之中其以剑得道,最后飞升,想来定然有其机缘,更有悟性。因为红孩儿从其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剑意,颇有些大道气象。

  想着,红孩儿却是暗自掐算起来。原来,这张免当在三年之后遇得来江南游历的樗散子,二人结交,而后拜入楼观道中,得那八仙之一的张果老传授剑道。

  又是人教,红孩儿见此,却是眉头微皱,却是想起当初在比丘国中,那长眉前世尹喜那般狂妄,竟然以剑气袭杀自己。虽则,自己对太清一脉其实并无多大恶意,但对那长眉着实不喜。

  想着,红孩儿却是转念一想,那蜀山之后,天下无仙,便是末法时代,自家既然已经参与了西游大劫,身在局中,不若在那蜀山一劫也掺上一脚?

  “这?”见得红孩儿面色数变,张免却是一颗心脏早已提到嗓子眼儿,想着自家如今已经四十几许的人了,虽然练得些许粗浅吐纳法门。但谁知道还有多少时日,自小修道眼看就要成为泡影。

  “唔!”

  良久,红孩儿却是转过头,望了一眼张免,而后微微点头,道:“你与我却是有些缘法,但却并无师徒之缘。”

  “啊!”张免闻言,面色一白,而后露出一种莫名的怅然。

  红孩儿见此眼前的老道士脸上微微有些失望,却是露出好笑的神色,而后道:“不过,念你诚心,我便收你为记名弟子!”

  “弟子张免谢过师尊!”

  闻得红孩儿之言,张免本来失望的心境却是转为狂喜,再一次对着红孩儿倒头便拜,脑门撞在地板上,发出声声脆响,却是令得红孩儿嘴角直抽,更是让一旁的小白龙好笑不已。

  “既入我门,当知为师名号。”

  良久,红孩儿见得张免那一脸激动的神色,却是出声道:“本座乃西方出云城城主,火云道人。”

  “弟子张免见过火云老师!”闻得红孩儿神色,张免却是显出茫然的神色,显然,其并未听过什么火云道人,虽然自幼出家,却并未得道。所知道的神仙也仅仅是三清四御那般高高在上,以及城隍庙中的城隍老爷,那倒是跟自家常有交情。

  “好了,既然不知就给我记好了。”红孩儿见此,却是笑了起来,这张免一身修为不过炼气,甚至连内丹也未曾凝结,倒是与那琵琶仙一般野路子出生。

  “一会儿为师再传你修道法门,在此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见得张免那一脸期待的神色,红孩儿却是摆了摆手。

  “啊?”感情,眼前这位大仙只是为了问自己问题才收下自己,那般说来,这个师傅也来得太随便了。瞬息之间,张免竟然有了一种上了贼船的幻觉。

友书小说:
小友~酒莫贪杯,书莫贪欢。
注意用眼哦,休息一下眨眨眼吧!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