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一百二十三章,摩昂,姻缘






      三年。

  女娃离了姜姓部落,沿着姜水一路往前走了三年,原来姜水竟然这般漫长。

  女娃终于见到了海,而海,竟然可以这般宽广。

  女娃呆呆的站在沙滩上,望着远方的日出,那太阳就像一个巨大的橘子一般,红彤彤的,令人心中欢喜。

  应该,要见到他了吧?女娃这般想着,缓缓的走在了沙滩上。思绪漫无目的,而眼睛则开始搜寻起,那一个人的身影。

  “驾!”

  一个声音传来,女娃微微一惊,循声望去,却见一个少年正在将另外几个少年当做马骑,指挥着他们在沙滩上爬行。而一旁的坐着几个小姑娘,正在哭泣。

  “你不准欺负他们!”

  女娃见此,却是走上前去,将那少年从别人背上扯了下来。

  “你这人胆子不小!”

  那少年有些恼怒,转过头望向女娃喝道。

  “你?”

  女娃微微一愣,这少年竟然与他有几分相像。不过旋即却是肯定,眼前的,不是他。因为没有他那种让人心安的笑意。

  “你是聋了还是哑了?”少年见得女娃出神,却是有些不满。

  “我只是不许你欺负他们。”女娃闻言,却不动怒,轻声答道。

  “哈哈!”

  少牛闻言,却是笑了起来,而后道:“我父王是东海龙王,他们全部都靠我们龙族降雨养活,我爱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言罢,却是要再次坐上去。

  “我就不许,我父皇是神农,是人皇。就不许你欺负人。”

  女娃说着,却是伸手再次将少年扯住,少年见此却是转身与女娃扭打起来。

  虽然女娃一身修为不高,但却天资超凡,少年虽是龙族,但道行浅薄,又化为人身。竟然被女娃大的无还手之力。最后直到少年求饶,女娃才撒手。

  从此以后,女娃便守在了海边上,只为了等到她想见的人。

  可惜没有,那个人似乎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又或者,所说的那句话只是随意。

  终于,三年,女娃倦了。

  那一日,女娃坐在一块礁石上,用脚拍打着浪花,心中莫明惆怅,却是想着,回去吧,该让父皇担心了。

  “轰!”

  一道惊天巨浪突然卷起,直直的朝向女娃冲来,女娃见此却是大惊,手扶着礁石,就要站起来。

  一只金色爪子忽而从那浪花之中伸出,一把攥住女娃的脚踝,用力一拖。女娃便被拖到了水里,而后巨浪打来,将女娃的踪迹掩埋掉。

  女娃拼命挣扎,但却发现自己被越裹越紧,有一个巨大的脑袋出现在女娃面前,竟然是一条金龙。

  “你给我道歉,我就放了你。”

  金龙忽而开口,竟然是那一日海滩之上的少年。

  “我就不,我又没错,凭什么道歉?”

  女娃闻言,却是用力挣扎,拼命地与眼前的金龙搏斗。

  可惜,人在海里,又怎么斗得过龙?女娃终于晕了过去,死活也不肯开口道歉。

  金龙见此,却是觉得无趣,松开女娃,眼睁睁看着她被海流带走,越走越远……

  “女娃!”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呼唤出现在海滩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手中拄着一根木杖,衣衫褴褛,面色悲苦异常。

  正是那人族三皇当中的“地皇”神农氏。

  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似乎悲苦异常。呼声惨痛,令人断肠。

  有一只花白的雀子,似乎被这声音惊动,从海滩上冲起,飞向远方……

  这是?精卫的记忆?

  红孩儿满头大汗,心中却是惊骇莫名,自家方才竟然陷入了,被轮回神光映照出的,精卫前生的记忆当中。

  回过神来,却是赶紧查看起自家肩头上的小精卫,却发现其双目之中现出一种茫然之色,并无其他异样,却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方才那一道轮回神光并没有伤人,否则恐怕自家与精卫都难保。但心中更是好奇,似乎自家的葫芦竟然可以控制轮回神光。

  因为先前红孩儿清楚的看见,那一道轮回神光是从那个小世界当中,那一株葫芦藤上飞出。

  “这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么?”

  红孩儿轻声嘀咕,却是再次将神念探入其中。这一次却发现,那尺许长葫芦藤已然长到了丈许,藤叶稀疏,如同碧玉一般,有一种莫名道韵在其上流转。

  并且结出了一个青色葫芦,有丝丝混沌之气萦绕,更有五彩毫光绽放。

  红孩儿见得此景,却是一喜,连忙将自家神念探去。只觉得一股莫大压力瞬息之间临体,似乎那个青色小葫芦当中,竟然装着一个世界。

  隐约间,有大道符文闪现,更有阵阵大道天音,令得红孩儿心神巨震,只觉得在那道音之下就要遁入道境。

  红孩儿脸上却是现出震惊之色,这般气象,绝对超过当初不周山上,葫芦灵根上所结的七个葫芦。

  继而又朝向一旁的那一汪水潭望去,那一朵青色莲蓬此刻亦是绽开了,却是花开三品,令得红孩儿好生失望。

  仔细观察,却又觉得,似乎有无穷道音隆隆,从那纤细的莲叶和柔嫩的花瓣间传出,像是有一位先天混沌神祗在阐扬大道一般。

  “唔!”

  红孩儿见此,终于点了点头,却是好生欢喜,又好生忧愁。喜的是,可能将会收获两般至宝。但更烦恼的是,看样子,要等两件至宝成熟,亦不知是何年何月去了,就怕等到无量量劫这两个宝贝还未成熟啊。

  “咦?他怎么来了?”

  忽而,一种熟悉的气息落入红孩儿感知当中,却是抬起头朝向院方的海面望去。

  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中飞速的,驾着浪涛由远而近,正是那在东海龙宫见过的西海太子摩昂。

  “啊,摩昂太子殿下!”

  似乎也望见了来人,龟丙却是大声喊道,急忙忙的迎了上去。

  而摩昂却并未理会龟丙,下了浪涛便直直的朝向红孩儿而来。

  “太子殿下何来?”

  红孩儿见此,却是微微一笑,而后对着摩昂施了一礼。

  抬头望着来人,却是微微一愕,这摩昂,与那精卫前世的记忆当中那个少年,怎的如此相似?是了,那个少年住在西海,叫做“昂”,可不就是摩昂?

  “摩昂见过火云兄长!”

  摩昂见此,却是赶忙还礼,而后抬头向着四周望去,似乎在寻找什么,面带疑惑。而后望见了红孩儿肩头的小精卫,却是眼中闪过一丝冷芒。

  “太子殿下来此荒山野岭所为何事?”

  红孩儿望见此景,却是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我此来自然是为了除掉那个一直扰乱东海的凶禽!”

  摩昂闻言,却是笑了起来,目光死死的盯着红孩儿肩头的精卫。

  “你不能杀她!”

  红孩儿闻言,却是微微一愣,而后笑了起来,心底却是微微一叹,一种莫名的心绪涌了上来。

  “兄长莫不是欲要收服这凶禽?”

  摩昂闻言,却是有些愕然,继而露出些许戏谑的神色,毕竟此刻精卫竟然化作拳头大小落在红孩儿肩膀之上,模样甚是亲昵。

  “难道你忘了?”

  闻得这话,红孩儿却是疑惑起来,很明显摩昂便是当初姜水之畔的那个少年,但他为何认不出精卫?

  “什么?”

  摩昂闻言,却是微微一愣,而后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啄了一下自家面膛。方才发现精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飞到了自家肩头,状似亲昵的用头蹭着自己的脸。

  “为什么?”

  摩昂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却是轻声问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的气息好熟悉?”

  “看来你真的忘了。”

  红孩儿闻言,却是叹息了一句,一时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女娃一路东行,奔走三载,最后却客死他乡,眼前的男人居然将她忘得一干二净。

  “嗡!”

  红孩儿抬手,对着自家腰间的葫芦轻轻一拍,一道六色光华迸现,而后将摩昂与精卫笼罩当中。虽然并未领悟轮回之道,但前世红云却是精擅灵魂一道,简单的催动轮回神光还是能够做到。

  “呃。”

  摩昂的表情凝固了,似乎某些被尘封已久的记忆被揭开了一般。

  先是狂喜,继而大恸,有两行清泪从摩昂的脸上淌了下来。而一旁的精卫似乎被触动了,用白色的小尖嘴去啄。

  “啊!”

  “噗!”

  一声痛呼从摩昂口中传了出来,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摩昂胸前银白色的铠甲。

  “嗡!”

  一种淡淡的波动传来,红孩儿却是感到心头一紧,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将自己束缚起来。

  “铿!”一道绝强的剑气迸出,红孩儿只听到一声轻微的断裂声,似乎有某种东西被自己斩断。低头望去,却见一截断开的红线从自己脚踝上化作齑粉,而线的另一头,似乎拴着精卫。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红孩儿心中却是大怒,适才若非动用了轮回之力,恐怕还不能察觉这突然降临的姻缘。

  姻缘,从女从因,自是与男女有关,更是天道因果,乃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因果之力。当今三界,能够运用这种秘力的,只有天庭月老与天道女娲圣人。

  若是由女娲施展,红孩儿自不可能发现。很明显来人不是女娲,却是那天庭月老。

  红孩儿抬手,一阵大道之音从散魂葫芦当中荡出,引起道道涟漪,便见那周遭无数空间似乎被禁锢了一般,一个神色惶恐的老头子从虚空当中栽了出来。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