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二百五十章,比剑,西游始






      第二更,求支持!

  “那便战罢!”

  闻得阿青之言,吕祖却是瞬间来了兴致,一口气喝光杯中茶汤,便望向一旁的越女阿青,目光灼灼。

  “铿!”

  随着吕祖的话语,阿青的气息亦是随之一变,瞬息之间,由一个温婉可人的小家碧玉,化为一柄出鞘的长剑,伴随着无尽森寒剑意。

  令得周旁的空间为之一颤,便觉得有万道剑气蓬勃而发,无量罡风四散,小船之中万千禁制亮起,明灭不定,似乎即将磨灭。

  “嗡!”

  一道淡淡红光从红孩儿眉宇之间生出,只觉得周围的乱象为之一清,天气晴朗,诸般景致又恢复到之前的古井无波。

  却是红孩儿以自身偌**力,将这二人身上的气势隔绝开来,更是另布下无穷禁制,抵挡住可能扩散而出的剑气。

  “铿!”

  见得红孩儿如此,阿青却是率先出手,拾起桌上的小勺,权当做是利剑,直取吕洞宾面门。

  “嘿嘿!”

  感受到那阵阵刺痛皮肤的剑意,吕祖却是微微一笑,眼中爆闪出异样的神采。却是探出自家右手二指,化作剑指,一阵玉色光晕从指间闪出,迎了上去。

  “叮!叮!”

  接连碰撞,万道火光四射,阿青手中的小玉勺与吕祖的右手食指中指接连碰撞,瞬息之间已不下数百个来回,倒是看得一旁的红孩儿津津有味。

  只见,此刻在红孩儿眼中,那阿青手中的白玉小勺,分明如同一把寒铁骨剑,散发着绝世锋芒,无量剑气萦绕,便是任何一丝剑气,亦是可以穿金裂石。

  还好那玉勺乃是红孩儿亲手炼制,虽然功效简单,但却是一件灵宝。况且阿青亦是很有分寸,并未催动太大的威能,使得玉勺内部阵纹禁制磨灭。

  而那吕祖的剑道,却是与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以前的吕祖,所使用的剑道却是杀戮之道,亦是锋锐绝巅,剑气一出,万物寂灭。

  而今的吕祖身上,却是颇有些重剑无锋之意味,倒是有些如同帝皇之道一般,厚重无锋。但即便无锋,若是一经发动,则必是伏尸百万、流血漂橹。

  二人招式简单,看起来更是有些不伦不类,但红孩儿却是看出其中的凶险,化繁为简,一击必杀,剑招最是伤人。若是与这二人对敌之人唤作一般大罗金仙,恐怕难当这二人一击便会肉身崩毁,身死道消。

  其实此刻,那交手的二人当中,吕祖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心中只怪自家轻敌,更是小觑了越女,只当其乃是一后辈,所以并未借助任何外物,只凭二指与其争锋。

  可叹吕祖如今准圣至尊,一声道行精深无比,肉身亦是早成玉骨冰肌。但再逆天,也不可能如同红孩儿、多宝之流,能够直面灵宝不是?

  那玉勺乃是红孩儿所炼制,堪堪达到了后天灵宝的品阶,却是无他功用,单单一个“硬”字。最是坚固无比,其坚硬程度,不输猴子手中的神铁棒,绝对能够与上品灵宝争锋。

  而今经过越女以自家无上剑意催动,却是不弱一柄绝世利器,虽则阿青也很是有分寸,尽量收敛剑气,不伤到吕祖。

  但那玉勺却不同,却是次次到肉。所谓“十指连心”,那般坚硬之物撞击在指尖上,任吕祖准圣至尊,肌体强悍,经过秘法催动,肉身亦是可当灵宝,但也只是“可当”而已。

  此刻吕祖心底,可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虽然看上去,以肉掌与灵宝争锋,当真拉轰无比,但其痛处,也只有吕祖自知。

  “哧!”

  突然,阿青身上的气势一敛,但手中的玉勺却不曾停下,直直的朝向吕洞宾而去,却是方向不变,依旧直取印堂。

  “嘶!”

  吕祖见此,却是神色一凝,顾不得手上传来的阵阵剧痛,却是急忙抬手迎击。

  此刻,在红孩儿眼中,那阿青手中玉勺却是化作了一条冰龙,身披着万千玄冰骨刺,神态狰狞,穿破一切,呼啸而去。

  而吕祖的指尖更有万道火光迸现,如同一轮烈日一般,但又并不令人感到灼烈,有的只是一种淡淡的温润,冲正平和,却是真正的帝皇至道。

  “叮!”

  一声脆响,阿青手中玉勺与吕祖的手指终是撞在一起,一股浩荡波动瞬间传出,扫向四面八方。隐约间见得一道道裂缝,从二人之间闪现,混沌之气四溢,更有万道黑色雷霆炸开。

  令得红孩儿瞳孔微缩,慌忙撑开一片氤氲赤霞,将这二人笼罩进去,否则这般波动若是扩散开去,自家的宝船铁定遭殃。

  此刻,红孩儿却是对这二人的剑道有了一层新的认识,却是意识到,这二人若是拼尽全力,便是自己亦是难以奈何。

  “哎哟!”

  正在这时,一声痛呼传出,令得红孩儿微微诧异,却是慌忙散开禁制。却见那吕洞宾正坐在茶桌旁,抱着自家右手痛呼不已。

  红孩儿抬眼望去,却见其食指中指,此刻早已肿成了两根胡萝卜,却是嘴角一抽,心中暗笑,果然装逼遭雷劈啊!

  “咳咳!”

  感觉到红孩儿眼中的笑意,吕洞宾却是老脸一红,却是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一脸幽怨道:“某家这次可是亏大了,你那紫珠兰却是不错,匀我一点补补身子。”

  “咳咳!”

  红孩儿见此,却是咧嘴一笑,与一旁的阿青对视了一眼,微微摇头,而后却是从怀里取出不一壶仙酒,望向吕洞宾笑道:“我观你适才与阿青比斗之时,尽显‘前辈’风范,怎的这会儿又撒泼起来了?你吃不吃亏,与我何干?”

  “哎呀!”

  闻得这话,吕祖却是眉头一挑,不过闻得红孩儿手中那酒杯当中的香味,却是旋即唤作一脸的谄媚,道:“好酒,喝酒好,舒筋活血!”

  言罢却是径自伸手从红孩儿手中抢过酒壶,给自己到了满满一杯,这般变脸如唱戏的本事,却是看得一旁的阿青颇有些意外……

  长安城外,玄奘骑马与太宗、李玄霸并行,后面却是跟着吕布、曹植、费长房与小四月。更有满朝文武、十万御林军紧随其后,浩浩荡荡,出了京城,直直送到十里外。

  “兄长,请回吧!”

  忽然,李玄霸转头对着一旁的太宗开口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况且我等师兄弟一路向西,又皆有神通在身,不过三四年,定能回返。”

  “这!”

  闻得这话,太宗却是微微一愣,望向自家小弟,却是神色微变,欲言又止。

  “嘿嘿!”

  见得太宗神色,李玄霸却是微微一笑,而后转头朝向身后吕布等人微微示意,便要策马先行。

  “小弟!”

  正在这时,太宗却是出言,唤住李玄霸,轻声叹息一句,而后道:“此番离去,却是不要再一走十数年,不然……”

  闻得这话,李玄霸神色一愣,见得太宗竟然目含泪光,心中一软,却是想起,似乎当初自家父亲便是如此。

  心中有些黯然,高祖离世之时,李玄霸亦曾回来过,但只是远远一观,并未惊动众人。微微叹息一声,对着太宗点头,露出一个和煦的笑意,而后策马狂奔而去。

  “哎!”

  见得李玄霸数人远去的背影,太宗却是微微叹息了一声,原本还想向李玄霸叮嘱,沿途多照顾一下玄奘。毕竟,与道门诸人不同,玄奘乃一介凡人,一路西行却是颇多不便。

  不过又想到佛道之争由来已久,前些日子更是见得自家小弟与那南海慈航老祖争执,恐怕自家出言相求适得其反,终是没有开口。

  “陛下!”

  感受到太宗微微有些黯然的神色,玄奘亦是开口,出言道:“四殿下所言极是,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贫僧亦是就此别过。”

  “御弟!”

  闻得这话,太宗轻声一叹,赶紧呼来礼官,呈上御酒,与玄奘饯别。

  玄奘见此,却是身受,两下里说了些应景的话,而后亦是纵马狂奔而去,留下一路烟尘。

  倒是那太宗望着两拨人马远去的背影,久久无语,直望着远方天际,直到夕阳落去,方才班师回朝不提……

友书小说:
小友~酒莫贪杯,书莫贪欢。
注意用眼哦,休息一下眨眨眼吧!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