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第八十七章,金蝉子






      却说红孩儿一回到出云城,与众人见了一面,便亟不可待的朝向自家火云洞而去。却是要盘点此行所得,并且为了巩固自家修为进行一次短暂的闭关。

  虽则众妖在出云城中为红孩儿建造了城主府,万般奢华却是较之火云洞好上不少,且铁扇仙亲自出手,从牛魔王处取来诸般宝贝,为出云城布下护城大阵,不弱火云洞中禁制丝毫。

  但在红孩儿心中,却始终觉得,火云洞才是自己的家,就如那翠云山芭蕉洞一般,是令红孩儿感到万分心安的地方。

  所那出云城中城主府红孩儿却是一次也没住过,倒是令得胡秋月众人好不郁闷。

  出云城的位置,就在火云洞南面不到十里的地方,所以红孩儿出了城,便降了下来,一路随着大道前进。

  凤曦那个家伙因为贪饮胡秋月与红杏二人新近炮制的灵茶,却是难得的没有缠着红孩儿,倒是令红孩儿清静不少。

  一路上,不时有火云洞妖兵和出云城中人族护卫巡查,见得红孩儿,莫不是投来敬畏的眼神,红孩儿对此,却是微微一笑。

  终于,再次来到火云洞大门前,红孩儿却是感慨莫名,方才不过离开月许,不知为何却已然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似乎自家一路送小青往东前往骊山,而后发生的许多事,都像是前尘往事一般,如同隔着一块浑黄的琉璃观看。

  “呵呵!”

  想起在骊山之上,小丫头的憨态,那种活泼,甚至怒斥女娲的表情,却是令得红孩儿好笑不已,特别是最后那一句定情之语更让红孩儿觉得欢喜,却是微微出神,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

  “南无阿弥陀佛!”

  一个声音忽而响起,却是令得红孩儿心里一惊,抬头望去,自家大门前不知何时悄然站着一个和尚,或许在自家到来之前便已等候在此,而自己方才却并未觉察到。

  念及此,红孩儿却是一身冷汗,要知道其如今虽然只有太乙玄仙道行,但因为数次神魂变化,以及融合了混沌离火之后,其神念甚至超过一般大罗金仙,能够逃过自家神念探查的,就算只是在不经意间,也绝对是不是一般人。

  转念之间,红孩儿却是朝向那人望去,却是瞬间一呆。

  何时见过这般美貌的男子?与其说是男子,更像是女人。饶是红孩儿一向自谓相貌三界无双,见得眼前男子也不禁失神。

  好一张如梦似幻的仙颜,便是比之那女娲圣人、后土平心亦是丝毫不逊色,较之观音稍胜一筹。为何却要生在一个男子身上?

  只见他肤色白皙,朱唇皓齿,一双美眸祥和而宁静,更是令人感到一种莫名的亲近。似乎这般人儿从来不会伤害他人,休说是人,便是一只蚂蚁、一只飞蛾也舍不得碾死。

  佛门常说“扫地勿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所谓慈悲心肠,更是要在喝水时候念那劳什子“净水咒”,之前红孩儿总会腹诽。毕竟,前世所见的那些个“清心寡欲”的开光和尚却是不少。

  如今,见得眼前之人,却是相信,佛门之中,也会有真正的苦修者,那些方是释门道统的捍卫者。

  更让红孩儿神色不定的,却是那人的气息看起来不过太乙真仙境界,但却散发着一阵令红孩儿感到不安的气息。看似浑身上下一片祥和之气,与世无争,圣洁殊胜。

  但却又有一种入魔一般的佛性,在时刻散发出来,似乎于不经意间,一个念头,一个眼神,便能渡化诸天众生,有一种最纯粹的佛光在其眉宇间萦绕,令得红孩儿为之惊奇。

  心中更是暗暗警惕,看来佛门除了那几位有名的人以外,还有不少隐藏的强者,便说这般人物,自家前世红云在远古时候也未曾见的几个。

  等等,远古,红孩儿想着,却是忽而惊醒,感受着眼前之人的气息,心中却是越发心惊,这气息分明就非常熟悉。

  正想着,却见那人已然迎了上来,对着红孩儿一礼,而后口中称呼道:“金蝉子见过红云师叔。”

  “金蝉子?”红孩儿闻言,却是一惊,而后方才想起。

  当初后土平心娘娘开辟六道轮回,曾有洪荒五虫出世,却是那六翅天蚕、六翅黑蚊、多目金蜈、九尾地蝎以及九头虫。此五种生灵,皆为洪荒之中至凶之物,其中尤以六翅天蚕为甚。

  当时六道刚出,却是无有人守卫,六翅天蚕出入无形,遁入六道之中,摄取六道生灵为食,食量如无底之洞,且躯体有坚壳,无畏刀枪,不惧水火。

  还好冥河道人追赶六翅黑蚊至此,见得此景,却是大怒,那冥河依靠六道轮回功德斩出善尸酆都道人,岂能让天蚕如此破坏六道平衡?便将六翅天蚕与六翅黑蚊一同赶出了血海幽冥。

  后众圣于昆仑山论道,红云身怀鸿蒙紫气,自然在其中之列。会中,这六翅天蚕出现于昆仑山中化茧,再次出世化为六翅天蝉,惊动诸圣。

  接引道人圣人感其善恶,遂将其点化,收作二弟子,名曰“金蝉子”,也就是西游记中唐玄奘的前世。

  接引点化六翅天蝉之时,红云也在场,当时还曾惊诧,这天蝉一身西方庚金之气,比之白虎毫不逊色,却是颇为契合接引之道,要知道接引本就是西方庚金得道。

  念及此,红孩儿却是有些释然,这金蝉子从巫妖量劫之后便一直跟着西方二位圣人,有这般修为却是毫不意外,随着如今看起来道行不高。但却是因为无数年来醉心于佛学至理所致,若是他日,因缘即合,其道行必然一飞冲天。

  这也是为何西游记中,金蝉子转世唐玄奘历经久久八十一难之后,由一介凡人,直接成就佛陀业位的原因。

  “道友却是认错人了,红云已逝,我乃是火云道人。”

  良久,红孩儿却是叹了口气,转头望向金蝉子,眼神之中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红云与火云又有何分别呢?”金蝉子闻言,却是笑了起来,深深的望了一眼红孩儿,而后笑道:“如今三界皆晓,平天大圣之子牛圣婴便是红云转世,谁又会在意红孩儿还是不是红云呢?”

  “这?”红孩儿闻言,却是面色一变,虽则那一日被真武道破天机,红孩儿还并未觉得有何不可,毕竟他这一世乃是红孩儿,红云早已是前尘往事。

  但在三界强者眼中则不然,三界皆知,当初红云身怀大气运,不然又如何能够蒙的道祖赐下鸿蒙紫气?虽则红云命数不够,最终未能成圣,但其福泽却是造就了阐教福德真仙与截教三霄。

  况且红云身死,本身就有着大因果,那准提、接引、冥河、鲲鹏等人得知红云转世,却不是又会如何算计。

  “哎!”良久,红孩儿终于叹了口气,望了一眼金蝉子,而后苦苦一笑,叹道:“是啊,谁又会在意呢,众人只要知晓红云是圣婴,又怎会在意圣婴是否为红云呢?”

  “阿弥陀佛,师叔却是慧根不浅,果然与我佛有缘。”金蝉子闻得红孩儿之言,亦是笑了起来道。

  “慢说!”红孩儿闻言,却是摆了摆手:“我如今乃是圣婴大王红孩儿,别人怎么看我且不管,道友乃是得道高僧,怎的也学得观音如来那一套忽悠人的把戏,我如何又与佛有缘?还是有无缘法皆是出自尔等口中罢了。”

  “善哉,善哉!”闻得红孩儿之言,金蝉子却是摇了摇头,而后道:“我知师叔道行高深,对于五百年后大劫恐怕了然于胸,然圣人算计,岂是非常?师叔莫不是忘了前尘?”

  “你!”红孩儿闻言,却是大怒,望着金蝉子,心中却是暗恼不已,面色数变,而后复为淡然道:“圣人亦是人,是人则难免有失误,天道尚且不完满,更何况人?道友亦言五百年后,五百年后当如何,此时言之为时过早。”

  言罢,二人却是齐齐沉默起来,尽皆望着对方,神色复杂。

  “哎!”

  末了,金蝉子却是摇了摇头叹息一口气,而后望着红孩儿,不再言语。

  “道友此来,可是奉了圣人法旨,前往东土?”

  良久,红孩儿却是忽而想起什么,开口问道。

  “正是!”金蝉子闻言,却是笑了起来道:“路过此地,因为想起前些日子的听闻,所以前来寻访师叔。”

  说完却是对着红孩儿行了一礼,转身就又要离去。

  “道友好走,但愿大劫之后,我等还能把酒言欢,如这般说说话。”红孩儿见此,却是微微一愣,而后轻声道。

  闻得红孩儿之言,金蝉子离去的背影却是稍稍一顿,而后不再停留,足下生出一朵莲台。便化作一道金光,腾空而去。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